做条咸鱼吧:我爱这糟糕的一切

朵爷

打开手机,星巴克在母亲节到来之前发布了活动,——带妈妈在某个工作日去喝咖啡,第二杯免费。

营销的时间节点都挺不错,但心里还是发出了一些些抗议的声音。

城市里奋斗的年轻人,大多孤身一人,离家遥遥千里。别说工作日了,节假日也未必有机会和妈妈在大街上走一回啊。

一起约着去某个装饰文艺的店里喝一杯,对于我们来说,一生之中也只可能是寥寥几回。

我妈不喝咖啡,她注重养生和运动。

我记得我刚上班的时候,去不起咖啡店,那时候最喜欢的是,去超市里买某个牌子的大袋速溶咖啡,大概不到三十块吧,有二十来包,非常地划算。

而且我这个人从小不吃甜食,那个速溶咖啡居然比常见的要苦很多,真是深得我心。

半夜在租的房子里泡一杯,小锅过来尝一口,然后尖叫着:“天啊,苦得想骂人!”

那时候我们还熬得起夜,一杯速溶撑一个通宵,一宿能写一万字,灵魂和肉体都叫嚣着,——我是一个年轻人!

当时我妈不知道从哪里听信谣言,打电话给我三令五申:不要喝咖啡!你会内分泌失调!你会不孕!你会猝死!

我……都什么跟什么!

但我妈到底也控制不了我,后来的若干年,我这老毛病非但不改,还日渐猛烈严重。她算是彻底地放弃了,改给我寄蜂蜜,大概是想,甜与苦应该是可以抵消的吧。

我前些天和某一个朋友吃饭,聊到他父亲最近因病过世。

我原本以为,出于礼貌,这个话题应该点到为止。却没有想到,这位朋友表现得异常平和,他和我讲了很多父亲生前的很多趣事。

他讲他父亲在生病之后,虽然身体比较痛苦,却整日想着吃喝玩乐,全家人只得配合,竟然也苦中作乐不少。

我当时心里惊叹,哇,这位父亲在离世之前,应该是非常乐观的人吧。

而且这样的一家人之间,肯定也是相互体恤,充满爱意的吧。

我最近大概真是年纪大了(哼),就……抵控制不住地去深思一些细微的琐事。

我妈经常在朋友圈有意无意地抒发着对我的愧疚——因为条件不允许,我从小不在她身边长大,等到我真正独立工作之后,我们的分开又是注定的。

这段歲月里,对她来说,似乎充满着遗憾。

这让我有一些难过。

我们常说“父母长忧”。是因为这些人一生负重前行,却舍不得我们的人生里,有一丁点的破碎。

想起以前去那种独立的小咖啡店,喝咖啡之前,咖啡师会先给你倒一杯清水。

他们会跟你说,不要让其他食物的味道,影响了咖啡的味道哦。

我那时候想,你们可真严格。

但后来他们其中一个告诉我,因为我们的味觉很厉害,能识别细微的不同。所以希望大家在接受新的味道的之前,能忘记之前的。

毫无杂念地,面对眼前的一切。

那么一切就变得简单明了。

那大概是吧,其实所有人都是知道的,这人间,甜是甜,苦是苦,它们并不能相互抵消。

但也正是这样,我们才有幸尝遍千万种不同。

母亲节到来的时候,我给我妈买了一份礼物,打电话和她约定,选个时间一起出去走一走。

突然想起生日那天,组里的少女鬼鬼祟祟地递给我一个大盒子,期许地告诉我:你一定会喜欢。

拆开最上层的盒子,是一沓明信片,最上面的,是《老友记》里的那句台词。

“欢迎来到现实世界,它糟糕透顶,但你会爱上它。”

是的,毫无杂念地,爱上它。

赞 (2)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