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隔山海:春末燕归来

容光,巴蜀人士。

白日与英法双语友好往来,夜间与中华文字相亲相爱。

已出版:《平生不晚》《时光隔山海》《喜欢你,是我唯一会做的事》等经典作品。

最新长篇小说:《岁月知云意》即将全国上市!

上个月,我与室友大吵一架,堆积一整年的零碎琐事爆发在某一刻,一发不可收拾。

起因是我早上七点起床,打开了窗帘。她气得咚咚爬下床,唰刷的一声拉上窗帘,并且斥责我不顾他人感受,开窗影响了她的睡眠质量。

我很平静地反问她:“现在你知道别人睡觉时不能随便拉开窗帘了吧?”

争吵一触即发。

事实上,过往二十四年以来,我都是个很软弱的人,看似开朗独立,实则不懂拒绝,也永远不会撕破脸皮与他人道长短。室友与我在大事上足够和谐,却在作息上摩擦不断。例如,我睡觉时不可以翻身,因为翻身会令床板发出响动,打扰她的睡眠质量。例如,我熬夜时不可开台灯,因为台灯的光亮同样会令她不适。例如,我需要赶稿时不可敲击键盘,因为太吵。

大概人性如此,对待他人的要求素来比约束自己更为苛刻,她也一样。对于她的嘈杂,我从来都缄口不言,哪怕她熬夜或起夜时的动静永远足以令我从睡梦中里惊醒,我也至多不过用力翻个身,以示不满。

我们处理问题的方式,一个是隐忍,一个是挂在嘴上。

她骂了一场,哭了一場,被我一一指出她的哪些行为也影响到我的正常作息后,反问我为何不在每一个被打扰的时刻出言制止。

我答:“因为我们共处的时间只会有三年,谁也没有资格要谁改变,稍微忍耐一下,日子会过得更舒服。”

我是在二十岁出头的年纪上第一次明白这个道理,人生在世,能留在身边的人寥寥无几。寿命年寿有限,父母庇护你前半生,终要先行离开。年岁渐长,子女被你呵护二十载,终会成家立业,与你渐行渐远。从读书时代到职场之上,每换一个环境,身边的人悉数改变。年少轻狂时拉着好友的说“这辈子永远当好朋友”,这样的承诺总会在日后成为童言无忌,只能一笑了之。

人是群居动物,活不成一座孤岛,也不能没有朋友。,吃吃喝喝需要伴,逛街购物需要伴,倾诉心事需要伴,每到一个新环境都需要伴。可年岁越长,越发现新环境里也许没有那样三观契合的朋友,更多的不过是伴你吃喝、日常交流的伙伴。也许他无法与你探讨菲茨杰拉德的写作技巧,不理解你为何不关心国家大事,也不懂你妆容精致地骑着单车出门晒太阳是晒给谁看,他能做到的只是与你逛街看电影,吃饭聊家常。可这就是常态,已经足够。

长大的过程,是一个探索自我的过程。在故事的最开始,我们不过是一无所知的婴孩,后来学会了读书识字,找到了兴趣爱好,也朝着不同的人生轨迹悍然而去。怀念过去也并不是因为童年的玩伴更好、更完美,而是因为那时的我们更无知,无知到泯然众人矣,并无甚区别。而越长大越孤单的原因,是我们懂得更多,也拥有了更多自我,再难找到与自己近乎一致的人。

那个夜里,我和室友和好了,坐在一处吃晚饭。

春末,的燕子从远处归来,望着我,望着我与我的伴。在不久的将来,大概我们会分道扬镳,各自去到新的环境,拥有新的伴。,可总有什么会留下来,关于彼此的好的和坏的,一同经历过开心的和不开心的,就这样零零碎碎地拼凑起来,完整了我的人生。

赞 (12)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