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胸而过or穿肩而过

  • 花火·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10期】    
  • 桃之夭夭·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10期】    
  • 鱼歌

    顾城骁在南海实战演习的时候,子弹穿肩而过,当场昏迷。

    这是以前从来没有遇到过的,战士们都慌了,上级领导也十分焦急。

    权衡左右,大家一致决定先通知家属,让家属做好心理准备。

    可是,消息传到林浅那边,就成了穿胸而过,危在旦夕。

    于是,在公公的安排下,她坐了4个小时的飞机抵达港口,又搭了补给舰的顺风船,在海上漂了足足70个小时,经过整整三天三夜的漂泊,终于抵达了顾城骁所在的海上军事基地。

    她的命都去了半条,可一想到顾城骁危在旦夕,她一刻都不敢停歇。

    这是一个海岛,四面环海,一望无垠,气温倒是挺舒适的,但海风很大,太阳也很晒。林浅从补给舰上下来,踩到地面的那一刻,人还是晃的。

    她已经快虚脱了,但,身体的劳累还不算什么,心里的忧虑才是她无法承受的。

    一个朴实的小兵接待了她,让她在一个简易的办公室里休息。

    “嫂子,您在这里坐会儿吧,先休息一下。”

    林浅心系顾城骁,着急想见到他:“顾城骁在哪?”

    “大队长现在不在这里,嫂子,喝水。”

    “谢谢,他到底在哪里啊?”

    “这个……这个不好说。”

    林浅又累又饿又晕,一听这话,直接飙泪:“为什么不好说,有什么不好说的?”

    看到她哭,小兵一下变得束手无策:“欸,嫂子您别哭啊。”

    “那你给我说清楚嘛。”

    “实战演习是在海上,我确定不了他们具体的位置啊。大队长是在海上负伤的,一出事军舰就折回来了,这会儿军舰马上就要到了。”

    “才回来,怎么要开这么久?”

    “可不是,南海多大啊,你过来不也得70个小时?”

    林浅心都慌了:“那他现在怎么样了?”

    “我也不知道啊,只是收到消息说大队长负伤昏迷。”

    负伤昏迷……

    穿胸而过,危在旦夕……

    林浅更慌了,也不知道是因为饿得发抖,还是怕得发抖,这一路日夜颠簸,她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可她又不敢那样打算。

    这时,外面忽然响起了警報声,林浅懵然看向窗外:“什么情况?”

    “有军舰返回,一定是大队长他们回来了,我去看看。”

    林浅绝望地愣在原地,顾城骁中枪昏迷,返回的时间就花了三天三夜,拖了这么久真的没关系吗?而且,这个海岛上的医疗设备齐全吗?能救人吗?还是说顾城骁已经……

    她越想越心痛,眼泪水哗哗哗地直往下挂。

    正要出去,门突然被外面的人打开了,她定睛一看:“顾城骁?”她惊呼出声。

    原来,顾城骁是嫌军舰靠岸太慢,所以换乘快艇提前上岸的。

    林浅不可置信地看着门口的男人,只见他戎装在身,雄姿英发,威武挺拔,嘴角带着隐隐的笑容,严肃之中多了一抹温柔之色。

    那一刻,她内心的悲恸瞬间转变成无尽的喜悦,眼泪奔涌而出。

    这世界上最好的词语,就是虚惊一场。

    她破涕为笑,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地打量着他,她手抖着轻轻摸了摸他的胸口,隔着军装,她不知道他伤得如何。

    “不是说穿胸而过吗?伤口在里面是不是?”

    “谁告诉你穿胸而过,”顾城骁指了指肩膀,“是穿肩而过,子弹没留在里面,没大碍,修养几天就好了。”

    林浅一脸蒙,这一字之差,也相差太大了吧。

    “奶奶说部队来电话,说你胸口中枪,危在旦夕,让家属立刻赶到基地。那我就来了啊,我的天哪,坐船坐得我都怀疑人生了,怎么那么远?”

    顾城骁内心有所怀疑:“不对吧,据我所知,部队当时通知了我爸,让他做好心理准备,但是后来我醒了之后又通知了一次,怎么会还叫你来呢?”

    林浅一脸蒙,仰着头,晶莹的泪水还挂在眼角:“那……那我现在要回去吗?”

    顾城骁看着她,面色憔悴不堪,眼睛除了肿之外还布满了红血丝,她这一路过来多不容易啊,他又怎么舍得她立刻就走。

    更何况,他私心里是很高兴她来的,他们也有一个月没见面了。

    “来都来了,就呆着吧,等我这边结束了跟我一起走。”

    林浅流着眼泪笑了起来,点头如捣蒜:“嗯。”

    顾城骁轻叹一口气,心里默默地想,肯定是他家里人搞的鬼,奶奶是头号嫌疑犯,他爸是帮凶,为了抱孙子,他们就这么坑林浅,太过分了,怎么不自己过来试试。

    越想越生气,他一通电话直接打给了奶奶。

    “奶奶,你们简直瞎胡闹,怎么能让小浅过来呢?”

    “嗯,刚刚到的,三天三夜啊我的老祖宗,你想她能受得了?”

    “你们就是故意的,好了不说了,我得赶紧带她歇会儿去。”

    此时,办公室的门外已经蹲满了人,早就听说老大娶了一个美娇娘,百闻不如一见,这小嫂子都亲自来了,他们各个都激动不已。

    有些战士好几年都回不了家,见不到亲人,今天看到老大的媳妇过来探亲,就好像自己的亲人过来一样,都特别的开心。

    当然,也很羡慕。

    顾城骁拉着林浅要回宿舍,门一开,就看到了那一帮堵在门口的战士。

    为首的就是魏男那厮。

    他立刻松开了林浅的手,面上保持着一贯的严肃。

    尴尬的几秒对视过后,魏男声音洪亮地喊道:“各就各位。”

    战士们一字排开,迅速站好

    “稍息,立正!”

    然后,众人整齐划一地喊道:“嫂子好,欢迎嫂子。”

    林浅一怔,除了魏男都是生面孔,她这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又丑又囧,没脸见人啊。

    可是大家都笑着看着她,一个个黝黑阳光的好小伙子,都带着热情洋溢的笑容。

    她躲不掉,只好胆怯而又生疏地抬起手,端正地放在太阳穴边上:“大家好啊。”

    她的声音在抖,眼神也飘向了顾城骁,那清亮又迷糊的眼神仿佛在问,我我我做得对不?

    顾城骁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然后挥挥手对众人说:“都散了吧,我带她去休息。”

    魏男又调皮了,问:“老大,晚上要给嫂子加餐不?”

    顾城骁刻板严肃地说:“不用!”

    他面不改色地领着林浅往宿舍走,一前一后,一直到走进宿舍,他忽然转过身来,抱紧她的同时顺带关上了门,结结实实地将她压在了门背后。

    再多的语言都是苍白的,他捧着她的脑袋,以吻封唇。

    “辛苦你了。”

    林浅摇摇头,轻声说:“只要你平平安安的,我怎么样都无所谓,我真的很害怕你会出事。”

    顾城骁内心一触,抱着她轻轻拍她的背,像是在保证,也像是在祈祷:“放心,我不会出事的,我永远在你身边。”

    “嗯。”

    因為她,他忽然感觉有点后怕,非常庆幸子弹只是穿肩而过。

    因为她,一向把生死置之度外的他忽然有了一种怕死的感觉,以后再也不能不要命地往前冲了。

    ——

    三天前,顾源接到部队第二通报平安的电话的时候,老太太刚巧就在旁边。

    “什么事啊?”

    “之前说城骁中枪昏迷了,现在说他已经醒了。”

    “什么?这么大的事你都不告诉我?”

    “肩膀的位置,小事而已。”

    “哪天中的枪?”

    “昨天吧,昏迷了一夜,已经醒了,不碍事。”

    老太太思忖片刻,立刻有了主意:“城骁演习还得有个把月吧?”

    “嗯。”

    “把小浅送过去。”

    “把她送去干吗?还不够添乱的?”

    奶奶暗暗一笑:“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太少了,就趁这个机会让他们好好在岛上呆着,最好怀上了再回来。”

    顾源眼神里快速闪过一抹亮色,但嘴上还是劝道:“妈,这样不好吧,影响不好。”

    “怎么不好了?城骁中枪,命悬一线,让家属过去探望一下,合情合理,你赶紧去安排。”

    “我不跟你胡闹。”

    “你还想不想抱孙子了?城骁在家待的少,小浅的土壤养得再肥沃,没有播种也是白搭,你去不去?”

    “去去去。”顾源嘴上说得勉强,但心里却在窃喜,大孙子呐。

    赞 (11)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8.13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