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骨生香

扫描二维码关注,回复"免费" 可获得花火/桃之夭夭/南方人物周刊/等PDF杂志下载链接


简介:直男大明星祝晋朝跌入了不正经同人写手童媛笔下的世界,关键是作者本人还记不得剧情了!祝晋朝简直要疯了,唯一能安慰自己的就是,幸好她写得不重口味!

第一章 绣花的东方不败

一处闲庭,一树芳华。

祝晋朝拿着绣花针,嘴角带着慈母般的微笑,一针一线地在绣布上绣着什么,没多久,他就拿着花绷子对着太阳欣赏自己的处女秀——一个火柴人。

看着那火柴人,祝晋朝笑容一敛,将花绷子掷在脚下,面目狰狞地踩着:“这!到!底!是!哪!里!”

若说第一晚做这个梦,梦醒后顶多以为自己只是做了一个奇怪的梦,但是第二天晚上、第三天晚上都是一模一样的梦境后,祝晋朝坐不住了,他到底是在一个什么鬼地方!出也出不去,就给了他几根绣花针!

他该不会是遇上什么邪门的事情了吧,祝晋朝思忖着,都说酒店容易出现灵异事件,该不会是他睡的这间房间有什么问题吧。

祝晋朝正满脑子想着各种酒店灵异故事时,原本他面前紧闭、他怎么也打不开的朱红大门开了,一个身材娇小的古装男子走了进来。准确来说,是一个女扮男装的古装“男子”走了进来,祝晋朝与那人打了照面后,纷纷惊讶地喊出对方的名字。

“祝晋朝?”

“童媛!”

终于看到熟悉的人祝晋朝简直喜极而泣,他上前一把拽住了童媛的袖子,激动道:“妈耶,三晚了!我终于看到活人了!”

童媛皱起眉看着祝晋朝道:“我就说为什么程序员进不来,原来是你进来了!”

祝晋朝一愣,看着童媛不明所以道:“什么程序员?我进哪了?”

见祝晋朝是真不知道自己在哪后,童媛看着他道:“你是不是将试水版的《空庭数据世界》游戏打开了?”

《空庭》正是祝晋朝最近拍的一部IP大剧,而《空庭数据世界》游戏,是根据《空庭》小说开发的一款虚拟游戏,据说体验者可以进入游戏世界,打怪升级。而作为这部戏的男主演,祝晋朝自然是会代言这款游戏,但是这款游戏尚在开发阶段,最近游戏商才给他一个试水版,他前天晚上闲着无聊,便打开来看看了。

祝晋朝点了点头,反应过来瞪大眼睛看着童媛震惊道:“你是说,我现在是在游戏中?”

童媛摇了摇头道:“准确来说,你还在梦里,只不过这款游戏是通过做梦来玩的,一旦你登录上游戏,那么入睡就会进入游戏世界,当然不一定要许多人同时玩这个游戏,一个人玩则陪玩的就是游戏npc,也可以其他人进入选角一起玩,但是前提是大家都入睡了。”

“可是……”祝晋朝低头看了自己一身妖里妖气的装扮道,“既然是《空庭》,我记得没有谁是这种服饰装扮吧!”

童媛睨了祝晋朝一眼道:“这款游戏尚在测试阶段,所以自然不是输入空庭的游戏数据,而是拿了我几年前写的小说录入进去,原本是我跟程序员进到这里体验一下,没想到我们打开游戏后发现主角角色已被人进入,我们还以为出了什么BUG试了好几天,没想到是你进来了。”童媛是《空庭》小说的原作者,现在又是《空庭》这部剧的编剧,游戏剧情的开发自然是由她操刀。

祝晋朝目瞪口呆,半晌后攥紧童媛的袖子道:“那……要怎么才可以出去?”

“当然是走完游戏所有剧情啊!”童媛白了他一眼后打掉他一直拽着她袖子的手,谁允许他碰她的!

一想到她早年的写作风格,祝晋朝咽了一口唾沫呆呆道:“你写的是什么?”

童媛风轻云淡道:“时间太久了,我也记不得了,应该是某个同人文吧。”

祝晋朝心肝一抖,颤着声音道:“我、我的人设是什么?”

童媛睨了他一眼道:“拿绣花针,又穿你这么妖艳贱货的你觉得是谁?”

“……”祝晋朝低头看了一眼自己两腿之间,朝童媛咆哮,“东方不败?!”

童媛拍了拍祝晋朝肩膀道:“你放心,还没有自宫。”

“那你是谁?”

“鄙人不才。”童媛一甩刘海,对着祝晋朝道,“令狐冲是也。”

第二章 鬼知道你写得重不重口

童媛上大學时读的是编导专业,大一刚入校那会,沉迷同人小说无法自拔,然后她便自己开始写,初期还是清水文,后来口味就越加黄暴。祝晋朝可是拜读过她的大作,他实在是不放心童媛这次写的会不会是重口味文,毕竟她挑了一个正常作者都不会写的东方不败来作为主角,故事内容,祝晋朝甚是担忧啊!

“我告诉你,今天晚上我不会睡觉的!”片场上,祝晋朝压低声音对着童媛道。原本,作为前男女朋友关系,应该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要不是他接了她的戏,他又入了游戏中,两个人根本都不会多看对方一眼。

童媛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膀,拿着剧本从他身边走过,祝晋朝看着她“欸”了一声,越发觉得有一句老话说得好,前任,那就是比草芥还可以轻视的存在。

反正童媛理不理他,祝晋朝都抱着今晚一定不能睡的决心!到了晚上夜场戏,原本没有祝晋朝的戏份了,祝晋朝也坚持待在片场,双眼猩红地拿着剧本昏昏欲睡。

路过的扫地大爷睨了一眼祝晋朝道:“当红小生红不是没有道理的,瞧这努力的劲头!”

祝晋朝打了一个大哈欠,眼泪汪汪。

远处在监视器前的童媛盯着祝晋朝,微微皱眉,似是感受到童媛的目光,祝晋朝朝她看去,童媛立刻转移视线,祝晋朝撇了撇嘴。

看他就看他喽,干什么还要装。一想到这,祝晋朝就不免感叹“岁月是把杀猪刀”,从前的童媛在他身边时,最见不得他熬夜看剧本,总是心疼他的身体,现在呢……

“你在这里做什么?”熟悉的女声响起,祝晋朝抬头看去,是童媛,他心下一喜,她还是心疼自己了吧,但是祝晋朝面上不显山不显水道:“今早跟你说的话你忘了吗?”

童媛嗤笑一声道:“你以为你晚上不睡就可以了吗?你只要睡了,不管什么时候都会进入游戏世界中。”

祝晋朝差点从板凳上摔下来,他看着童媛期期艾艾道:“你、你、你说什么!”

童媛睨了他一眼道:“你这样,还不如赶紧去睡,将故事线做完出来。”

“你倒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祝晋朝一下奓毛道,“鬼知道你是不是借机报复我,万一你要是写的是同人重口味文,那我不就清白不保了!”

闻言,童媛更加嗤之以鼻:“报复你?我早就不在乎你了,祝晋朝,你应该了解我的,我不在乎的事物怎么可能会再浪费自己的感情在上面?”

祝晋朝愣了愣,看着眼前的童媛,脑海里一下想到她跟自己分手的那个场面,她也是这般模样,厌了倦了,好像什么都不在乎了,曾经那个窝在他怀里爱撒娇爱哭的童媛不见了。

“我不想与你待在一起,你也不想与我待在一起,不如早点结束这场游戏,然后互不干扰。”童媛再次补充道。

“嘁。”祝晋朝突然不屑地开口,他装作漫不经心地站起身,双手插进上衣外套的口袋中,俯下身看着面前的娇小女人道,“好,本少爷这就去睡觉!你不来,就是小狗!”

童媛看着近在咫尺的俊脸,三年没见,他的眉眼越发冷俊,只是性子还是……童媛撇开视线,清冷着声音道:“知道了,等我跟完萧四的戏,我就去。”

萧四?祝晋朝挑眉看向片场正在拍戏的男人,那是《空庭》这部戏的男三,也是新势力男演员,童媛基本上萧四的每一场戏都跟进,萧四与童媛的关系也很亲密,看着萧四,祝晋朝眼神暗了暗。

第三章 不作死就不会死

童媛与祝晋朝相遇,触动了剧情的发展,于是原本被困在小苑子的祝晋朝也可以走出那片困着他的苑子了。因为这篇文童媛写得很早,所以童媛也记不得自己写了什么,虽记不得剧情,但是童媛却记得东方不败最后的结局是被心爱的人亲手给杀死,为了尽快结束游戏,两个人就必须找到东方不败心爱的人,祝晋朝觉得很简单,东方不败喜欢的人,原著里不就是杨莲亭嘛,只要找到杨莲亭刺他一剑,游戏不就结束了吗?

“所以我的人设就是武功天下第一闲着有些无聊的东方不败想出去逛逛,听到了令狐冲的大名,有意想见上一见。于是大boss伪装成无良小白一枚,自导自演被恶霸看中困在一开始我们遇见的那个小苑子中,后被令狐冲救了?”马背上,祝晋朝“啧啧”两声,这脑洞,也只有童媛敢写吧。

童媛白了他一眼,哪个写手还没有过脱缰野马般的脑洞?

“欸,这里既然是游戏世界,我又是主角,应该有着不死的定律吧!”祝晋朝突然突发奇想道。

童媛看向祝晋朝,眉心猛地一跳。

果然他们在走过一座桥的时候,祝晋朝突然下马跳下桥了,当祝晋朝湿漉漉地上岸,他一脸兴奋地跟童媛道:“我果然真没有死欸!”

童媛:“……”

于是在沿路的过程中,祝晋朝的好奇心开始让他各种挑战死,遇到个悬崖跳一下,捡到一把剑刺一下自己,遇到小贼第一个上前……最后,祝晋朝摇摇晃晃地走到童媛跟前道:“欸?我头上怎么出现了红色的框框啊?你头上为什么是蓝色满格框框啊!”

童媛淡漠开口道:“那是你的血。”

“哦哦,血啊。”说完,祝晋朝跪倒在地,最后一滴血也因为他废话太多不救治而流盡。

祝晋朝死了。

祝晋朝回到了一开始的那个小苑子,如同一开始进入这苑子一模一样,他只有几根绣花针,苑门被人打开,进来了黑着脸的童媛。

“欸!”见到童媛再次像见到亲人一般亲切的祝晋朝忙不迭上前,“童媛,我怎么又回到了这里啊?”

“因为你死了,又没有存档,游戏当然从头开始玩起啊!”童媛气得牙痒痒,怎么会有人自己给自己作死了!

祝晋朝:“……啊?你不早说!”

童媛:“……”

还好因为祝晋朝的好奇心,原本他们也没有走多远,熟悉路线后一顿赶路,很快就追上了一开始的进度。

游戏里的世界,好山好水,空气也清新,祝晋朝扭头看向身侧马背上的人,懒洋洋地开口道:“游戏设定的你就板着这张死人脸?”

童媛完全是因为生气他刚才的所作所为,她从鼻腔里挤出一个“哼”字后,身下的马突然停止了脚步。

系统提醒:人物好感值未达到,尚不能开启下一关。

童媛猛地看向祝晋朝,祝晋朝无辜地指了指她的头顶,童媛抬头看去,她的头上的数值一直在滚动。

“好感值﹣1……”

“好感值﹣1……”

童媛:“……”原来是她的好感值未达到啊。

而童媛看去祝晋朝的好感值,他居然一直对她是满格?

“你别多想,只不过是你把我从那破地方救出来,所以这好感值一直是满格的。”祝晋朝指了指自己头顶,童媛瞪了他一眼不知道怎么办,她对他好感值未达标,就无法进行下一关。

“你说,我们俩靠近一点儿你的好感值会不会增加?”祝晋朝提议道。

“怎么可能,我对你……”话音刚落,祝晋朝就抓住了童媛的手,童媛心下一跳,头上原本滚动的“﹣1”也戛然而止,祝晋朝一挑眉,将童媛捞入他怀中,童媛大惊道,“你做什么!”

祝晋朝微微一笑,有些得意道:“你看,你的好感值不是在增加吗?”

童媛看去,原本负值的好感值瞬间变成正数,而且还不停地冒出粉色的爱心。

“我说,你是不是对我余情未了啊。”祝晋朝搂紧怀中挣扎的小女人暗自窃喜道,从重逢第一天开始,他就想这样揽她入怀了。

童媛听了他的话,脸红了又白,白了又黑,最终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放屁!”

放屁就放屁,祝晋朝满不在乎道,反正数据是不会骗人的,他突然有些喜欢玩这个游戏了!

第四章 萧四版任盈盈

那几晚,为了增加好感值,祝晋朝带着童媛逛街市、策马在夕阳下,虽然童媛全程都黑着脸,但祝晋朝让她放宽心,他们这么做一切都是为了闯关需要!童媛忍不住偷瞄自己头顶上不断冒出的粉红色爱心,最终气得她拿了一条丝巾裹住了自己的脑袋,一秒变成中东妇女,可把祝晋朝给乐坏了。

游戏里童媛无法做什么,现实世界中,童媛对待祝晋朝,就采取能忽视就忽视能不理就不理政策。

休息室内,祝晋朝死死盯着那个跟萧四相谈甚欢的女人,也不知道萧四说了什么,逗得童媛笑个不停。他与她重逢后,还是第一次见她笑得那么开心,当然,童媛的视线一看见他,笑脸就立刻敛了,一副他欠她一百万的样子。

祝晋朝不满地嘟囔,果然人不如新,这几天晚上他想方设法逗她开心的用心良苦简直是喂了狗了 。

中场休息时间一到,祝晋朝便起身往片场的方向走,这一场,有他跟萧四的对手戏。

走到门口的时,萧四脚步微微一顿,非常有礼貌地让祝晋朝先走,祝晋朝侧过脸,压低声音用两个人才能听到的音量道:“你跟童媛什么关系?”

萧四没想到祝晋朝会问及到他跟童媛的关系,他眼中精光一闪,看向祝晋朝眼中带着笑意道:“她呀……”

两个字,包含了太多亲昵的意味,祝晋朝莫名心中一烦,没待萧四说完,就大步流星向片场走去,留下萧四好笑地回头看了一眼童媛做无辜的鬼脸:“表姐,就趁着他不知道咱俩关系的时候多让我醋醋他吧!”谁能想到,当红小鲜肉萧四是童媛的表弟呢?

晚上,入梦。

童媛明显感受到今天的祝晋朝有些不对劲,哪里不对劲呢?他好像要开口问她些什么,但是感觉她一看向他后,他好像就泄气了,看着她的目光带着无限哀怨,仿佛她就是一个丧尽天良的渣男,抛弃了糟糠之妻一般。

因为前几晚祝晋朝的“努力”,童媛对祝晋朝的好感值终于达标了,开启了下一关。

祝晋朝一直心不在焉,关卡一开始的时候,就看见几个恶霸欺负一个卖菜的婆婆,祝晋朝看着童媛立刻施以援手,他以为又是什么救人然后获得新提醒,也没有在意,谁知道那老婆婆被童媛救了后,立刻变成一个妙龄少女,看到那少女的样子,外加上那少女头上的三个大字,祝晋朝额角青筋跳得十分欢快。

那“少女”正是任盈盈,但是……

“媛姐姐!”萧四兴奋地叫着童媛,童媛似乎也并不意外,摸了摸萧四的脑袋,笑得眉眼弯弯道:“没想到你女装还挺好看的。”

“媛姐姐男装也英俊潇洒。”

两个人互相吹捧,忘记了旁边还站着一个东方不败的祝晋朝,祝晋朝冷眼看着这两个人的互动,阴阳怪气地“哼”了一声,成功引起了萧四的注意力。

“祝前辈?!”萧四震惊地看着祝晋朝道,祝晋朝“哼哼”两声表示回应了。

“祝前辈这人设是?”

“东方不败。”童媛眼中闪过一丝笑意。

萧四恍然大悟:“怪不得哼哼成这样了!原来是东方不败啊!”

东方不败怎么了!祝晋朝差点跳起来赏眼前这个小白脸几根绣花针了。

原本的两人行变成了三人行,而三人行,必有一人遭受冷落!这个人便是祝晋朝。

本来令狐冲跟任盈盈就是官方CP,任盈盈一以来,令狐冲跟任盈盈走近也是很正常的,但是祝晋朝就是各种不爽。

“喂。”祝晋朝开口,走在前面的童媛跟萧四齐齐回头看他,祝晋朝眼睛一眯,这么有默契的吗?

“我说,你怎么会在这里?”祝晋朝问着萧四,不得不承认萧四长得很小白脸,这任盈盈的女装穿在他身上也没有任何违和感。

“哦,祝前辈,是这样的,媛姐姐跟我提及这个游戏,我觉得还蛮好玩的,便进来了。”

“她还真是什么都跟你说。”祝晋朝看着童媛冒着酸泡道,童媛撇过脸看着萧四道:“走,带你去玩好玩的。”

祝晋朝看着两个策马而走的人,气得在后面拿着绣花针扎小人。

天色渐黑,三个人架起了篝火在草地上,萧四跟童媛说他再去捡些干柴,童媛点点头,篝火边就剩下她一人。

祝晋朝逮住时机,吐掉叼着的狗尾巴草,一个箭步来到童媛跟前噼里啪啦道:“我跟你说,现在有那么一群刚出道的男演员,喜欢讨女编剧的欢心以此获得多一些台词!”

童媛扫了祝晋朝一眼道:“你说的是你吗?”

祝晋朝:“……”

“我说的是……算了。”祝晋朝老实闭上嘴,他是看出来了,在童媛眼里,自己就是一个不负责任的男人。

两个人盯着篝火一言不发,萧四找了干柴回来看到两人沉默的诡异场景,眸光闪了闪道:“媛姐姐?你这游戏里东方不败跟令狐冲是怎么认识的?”

“英雄救美。”祝晋朝睨了一眼童媛率先开口道,她是真喜欢英雄救美,东方不败是这样,任盈盈也是这样。

“英雄救美好啊!”萧四感叹一声道,“这样女生都会对男生钟情的啊!”

祝晋朝张了张嘴,想起了他追童媛的那段日子,也不知道是因为他长了一张看起来很不安全的脸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童媛一直不答应他做他女朋友,后来学校举办校级运动会,童媛两千米长跑的时候摔伤了,他就从观众席上跳了下来,一把抱起了童媛往医务室冲。

原本观看着紧张赛事的观众席一下爆发出各种尖叫声,他就咧着嘴笑抱着怀中满脸通红的童媛,结果太过高兴,脚下一踩空,抱着童媛摔了一跤,还把童媛压在了身下,观众席瞬间鸦雀无声。

他以为这辈子都追不上童媛了,但是那件事后她却答应了。

年轻的岁月可真好啊,但是为什么他会跟她走到如今的这种地步呢?祝晋朝眸子暗了暗。

第五章 你真幼稚

因為任盈盈上线,原本相处的还不错的东方不败与令狐冲感情出现了危机。

这几日,祝晋朝根本就找不到任何可以与童媛插话的机会,经纪人见祝晋朝心情不好,便好奇问道:“晋朝,最近谁惹到你了吗?”

祝晋朝半眯着眼睛盯着片场上拿着剧本与童媛聊天的萧四,恶狠狠地吐出三个字:“任盈盈。”

任盈盈?经纪人一度怀疑自己耳朵出现问题。

祝晋朝越想越生气,他最讨厌与男女主纠缠不清的各种女配男配了!拉长剧情不说还影响男女主感情和谐!他“哗”地一下从懒人椅上站起,杀气腾腾拿出手机上网,他需要知道任盈盈跟令狐冲后面的剧情发展是什么!

童媛大学修的是编导专业,上学那会儿一边学习写剧本,一边在网站上发文写小说练文笔。祝晋朝还记得童媛大学时发文的网站,他好不容易摸到童媛的网站专栏,才发现她早年的那些小说全都给锁了起来。

当天晚上,祝晋朝各种旁敲侧击,童媛凝视了他一眼道:“时间太久,我记不清了啊,但是无论任盈盈与令狐冲剧情发展成什么样,都好像与你没有什么干系吧?”

说完,转身就走了。

祝晋朝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气得牙痒痒。谁让制片方选中他将《空庭》的剧本送到他手里,谁让她的名字出现在剧本的第一页,不然他都不知道这个女人终于愿意从国外回来了,从大四分手到她出国进修后回国,整整三年,他努力地想忘记她,没干系?他偏不让,他好不容易才不去想她,谁让她又出现在他跟前!

童媛走到萧四跟前,萧四早就将刚才祝晋朝与童媛之间的互动收之眼底,萧四笑眯眯地看着童媛道:“表姐,我的任盈盈好像很成功嘛,这样下去,应该可以加快剧情发展,不会让祝前辈整出什么幺蛾子来。”

童媛“嗯”了一声,其实剧情她都记得,她不说,只是因为知道祝晋朝的性格,若是让他知道这一切,他肯定不会按照剧情发展离开的。

当晚的剧情,是任盈盈揭露东方不败的身份,让东方不败主动离开令狐冲的身边。

萧四拿着剑站在祝晋朝跟前时,祝晋朝差点要大骂这破剧情了。

“如果我不走呢?”祝晋朝突然开口道。

萧四愣住,错愕地看向一旁躲在角落里观察剧情走向的童媛。

“我喜欢她,我不会走的。”祝晋朝从袖口掏出绣花针,原本之前祝晋朝一直在吐槽自己的人设,但是拿出绣花针的那一刻,眉眼却攻气十足,仿佛战死也不愿离开童媛半步。

树下的童媛盯着祝晋朝,眸光闪烁。

“轰。”脚下的世界剧烈晃动,三个人都没有站稳,一下东倒西歪。

“这、这是怎么回事啊!”萧四大叫着。

童媛复杂地看着祝晋朝道:“他说的话不符合剧情,所以游戏世界开始晃动,可能待会我们就要回到一开始。”

“啊?那个破院子吗?!”祝晋朝对那个破院子已经待出阴影了。

童媛看着祝晋朝道:“祝晋朝,你可不可以不要那么幼稚,你不是不想玩这游戏吗?早点出去不是很好吗?”

“我……”祝晋朝有些受伤地看着童媛,她以为他刚才的那些话都是在逗她玩的吗?是对这游戏不负责吗?

……

“祝晋朝,你可不可以不要那么幼稚,不爱了就是不爱了,无关其他。”

……

“轰隆”声不绝于耳,最后白光在三人眼前一闪,他们没有回到那个小苑子,因为怕再回去,童媛在进入游戏之前将存档模式设置成了自动存档,所以系统会自动保存最新的剧情,而最近的剧情就是萧四揭穿祝晋朝身份那刻。

“所以,你也希望我走,对吗?”

童媛没有说话。

“好,我明白了。”祝晋朝脚尖一点,消失在月色下,系统里自动弹出一句话:“正邪不两立,所以从一开始,便是错的吗?”

“媛姐姐,你为什么不跟他说清楚……”萧四回头看向童媛,剩下的话却咽回了肚子里,童媛垂下眼睑,神色黯然。

第六章 童媛,我没有忘记过你

不知道人是不是在得到了就不懂得珍惜了,当年祝晋朝好不容易追到童媛,便将自己的重心转移到事业上面来。那时他大三,作为表演专业的学生,正是机会最多的时候,他想努力地让自己变得更优秀,可以给童媛更多更多幸福快乐的时候,却忽略了童媛的感受。他与她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少,即便在一起,能聊的话题也越来越少,最后大四结束童媛向他提出分手,他才知道与他在一起后她没有任何安全感。他想挽回的时候,童媛已经厌了累了这样追在他身后的感觉了,他们就这样分手了。

思绪从过去的回忆中拉回,祝晋朝甩了甩头,昨天晚上从游戏里出来他便睡不着了,早上起来身体也感觉有些不舒服。看到朝他走来的女人,祝晋朝微微一怔,待童媛要越过他的时候,他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沉吟开口道:“童媛,对不起。”

童媛侧过脸道:“你要是因为昨天晚上的游戏……”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游戏。”祝晋朝打断童媛的话道。

童媛抿了抿唇,半晌道:“你先照顾好你的身体吧。”

祝晋朝身子一僵,松开了抓着童媛的手,童媛正准备要走,祝晋朝哑着声音道:“我不会放弃的。”

童媛不语。

东方不败回到了日月神教,而任盈盈与令狐冲开始了副本游戏。

日月神教内,祝晋朝百般无聊,没了童媛的日子,他也没有什么任务可以做,出也出不去这神教内,每天就是对着《葵花宝典》修炼神功,没事再拿着绣花针剔剔牙。

“也不知道童媛跟那小白脸怎么样了。”祝晋朝一个人自言自语道。

“教主。”身后有人叫他,祝晋朝没好气地不耐烦道:“干什么啊!”

一回头,祝晋朝却愣住了:“童媛!”

话音刚落,祝晋朝看到那个人的头顶上的名字就蒙住了。

杨莲亭?这不是东方不败的宠臣吗?可怎么设定地跟令狐沖长得一模一样?

盯着眼前的杨莲亭看了一会儿,祝晋朝吐槽道:“果然是早些年的作品,居然还有这种烂大街的替身梗!”

系统此刻弹出一条提示——花园偶遇杨莲亭,支线开启。

所谓的支线,应该就是受情伤的东方不败将恋情转移到与令狐冲长得一模一样的杨莲亭身上,两个人开始有感情戏的发展。

既然要有感情线的发展,就是两个人要有心动指数,对着与童媛一模一样脸的杨莲亭,祝晋朝突然笑眯眯地看着眼前的人道:“叫老公。”

原本NPC都是随系统指定不会做什么过多的表情,但是若是仔细观察,杨莲亭在听到祝晋朝的话后嘴角抽了一下,然后重复道:“老公。”

“乖。”祝晋朝心满意足地摸了摸杨莲亭的脑袋,杨莲亭握紧拳头。

祝晋朝不知道怎么了,开始认真地与杨莲亭培养起了感情。他先是带杨莲亭参观了一圈他的日月教,然后派人给杨莲亭换了一套女装下山,牵着她一路吃吃喝喝,因为NPC不会有任何反抗,也不会有过多的话语,所以全程是祝晋朝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

一连着好几天晚上,皆是这样。

“今天晚上,带你看一个好东西。”祝晋朝拉着杨莲亭上了屋顶,漆黑的夜里什么都看不见,杨莲亭怕摔下去,不自觉的握紧了祝晋朝的手,祝晋朝嘴角弯了弯。

两个人并肩坐在屋顶上,祝晋朝拍了拍手,清脆的拍手声在寂静的夜里很是清晰,没一会,地面上开始出现许许多多的亮光,从一个两个变成十个二十个最后到上百上千,那些亮光慢慢离开地面,飞升至夜空,犹如满天星河。

杨莲亭不自觉地睁大了眼睛,墨色的瞳仁里映着的全都是这漫天灯火。

居然是孔明灯,成百上千的孔明灯!

“我曾经对一个女孩承诺过,如果她做我的女朋友,我这辈子会宠她、爱她,带她去周游全世界,带她去看世界上最美的风景……可是我拥有了那个女孩后却因为各种工作机会忙得忽略了她,等我转过身想去找她的时候,她已经离我而去。”祝晋朝的话突然响起,杨莲亭扭过头看向身侧的男子,他也直直地看着她。

“我花了三年的时间想忘记那个女孩,但是怎么也忘记不了,反而因为拼命的想忘记而越发地想她。我想,如果我再次遇见她,我一定不会再放手,我一定会好好对她,不知道老天是不是也想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再三年后遇见了她。”说到这,祝晋朝嘴角带着笑意,他看着眼前的人道,“童媛,我很开心,再次遇见你。”

面前的杨莲亭慢慢握紧手,其实这个杨莲亭一直是童媛所扮演,但是童媛没想到,他居然早就认出自己了?

第七章 崩塌的世界

童媛头上的好感值达到了爆棚的状态,祝晋朝看到童媛站起身,以为她也要对她说些什么,结果童媛凝视着他,无数的火把从四周亮起,数目比那些天灯还要多。

祝晋朝笑容一敛,看着童媛道:“怎么回事?”

“来不及了。”童媛仰起脸看了一眼自己头上的好感值呈爆表状态,游戏的BUG开始越来越多了。

“什么来不及了?”祝晋朝也感觉情况有些不太妙,童媛没有多说,萧四就从天而降,拿着剑指着祝晋朝道:“东方不败,束手就擒吧!你的日月教已经被我们包围了!”

祝晋朝:“……”入戏这么深的吗?

“童媛……”

祝晋朝还想说什么,却被童媛严肃打断:“不要再多说了。”说完,她摘掉头上的帽子,萧四递给她一把剑,她拿在手中指着祝晋朝道:“东方不败,我是令狐冲,你看清楚了!”

祝晋朝:“……”

“我说你俩是疯了……”“吗”字还没有说出口,地面猛地一颤,祝晋朝错愕不已,“我说错了什么吗?”这种感觉,跟之前要回到一开始的感觉一模一样!

“媛姐姐,这里好像快要崩了,怎么办!”萧四有些着急地看向童媛。

“崩了?什么崩了?到底怎么回事!”祝晋朝感觉到情况有些不对劲,他们俩不是在说剧情而是在说这游戏。

“不管了,先将他弄出去再说!”童媛提这剑就朝着祝晋朝刺来,祝晋朝瞪大了眼,低头看向没入自己胸口的剑,后不可置信看向童媛:“为什么?”

童媛复杂看了祝晋朝一眼,张了张口却转头对萧四道:“萧四,你的剧情也结束了,你带着他赶快出去吧。”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祝晋朝捂住胸口,冥冥之中他感觉有些事情不对劲,萧四焦急道:“媛姐姐,那你呢!这里马上就要崩掉了!”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祝晋朝怒喝,他看向童媛,童媛垂下眼睑,萧四见两人到这个时候还是这副样子,忍不住将一切说出口:“将试水游戏给你后不久,就发现这个游戏有个巨大的漏洞系统,这个漏洞系统有可能导致在线玩家的意识没有办法从游戏脱离,会永久留在游戏中。媛姐来不及收回游戏,就发现你已经进入,只能冒险也进来了……”

萧四的话让祝晋朝的大脑一片空白,他捂着胸口,感觉有血一直冒出,扑通一声,他单腿跪在地上:“那你呢?”

萧四的剧情结束了,人物数据闪着微弱的蓝光,这是意识脱离游戏的表现,萧四大喊:“媛姐为了加快剧情走向,才拉我进游戏的……你的结局是被令狐冲杀死……你马上就能脱离了……媛姐她……”

话音未完,萧四彻底消失了。

他以为在游戏里她是讨厌、不喜欢他,没想到她却是在担心、保护着他!

“童媛,他说的是真的吗?!”祝晋朝看向童媛,伸出一只手,却发现这只手已经不见了。

“祝晋朝!”童媛大叫冲上前,却什么也没有抓到,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祝晋朝并没有死,童媛的那一剑刺偏了,漏洞突然开始崩溃,吞噬祝晋朝的身体数据,如果游戏里的意识没有了……那现实生活中的他就再也醒不来了。

“你起来!”童媛大哭着跑过去,企图抱着慢慢消失不见的身体,“因為这个游戏你才进来的,你不能走……你还没见过我变得有多强大,还不知道……我依然……喜欢你……你怎么敢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

系统已经彻底崩坏了,无数乱石从高处落下。

“砰……”

一块巨石砸在祝晋朝的头上。

“不!!!”

童媛失声痛哭,双眼腥红,举剑刺进了自己胸口。

尾声

据说,《空庭》游戏在正式上市之前,有过一段惊心动魄的爱情故事;据说,作为游戏代言人的大明星祝晋朝在游戏试水阶段差点从游戏里出不来了,据说……

《空庭》游戏的上市见面会上,除了正在养病的祝晋朝没来,其余《空庭》的主创人员全部到场,当记者提问新生代小鲜肉萧四玩这款游戏时有什么深刻记忆时,萧四偷瞄了一眼祝童媛含笑道:“这应该是童编剧被黑得最惨的一次。”

见面会结束后,后台内,童媛捉住萧四就要打,萧四眼尖看到救星连忙求救道:“表姐夫,你快管管你媳妇!”

童媛一看是祝晋朝,小脸再次红了。

祝晋朝戳了戳童媛的脸:“敢为我殉情的人,竟然还会脸红?”

“谁殉情啊!脱离剧情的唯一方式就是自杀好嘛……”童媛此时也不明白当时的心情,心痛得恨不得立马死去才行,却阴差阳错地撞对了大结局,赶在祝晋朝数据完全消失前,胁迫着数十位程序员补好了系统。

祝晋朝从游戏世界脱离后精神有些不振,可能是受到了分解数据的影响,于是干脆请了长假,当作度假,好好的与某人补一补甜蜜的二人世界。

祝晋朝见她穿的少,便将身上的西服外套脱下来罩在自家媳妇身上:“好好好,我们先回家。”

童媛点点头,与祝晋朝边走边道:“我给东方不败与令狐冲另写了一个番外。”

“哦?什么?”

“重生之狐冲再爱我一次!要不要看看!”

祝晋朝:“……”

两个人的身影渐渐远去,岁月兜兜转转,又让他们回到了起点。

赞 (11)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16.82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