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精与含羞草精

飞机平安降落了。

韩修坐在靠窗的位置,两条细瘦的腿紧紧并着,整个上半身以一个倾斜的角度贴在机舱壁上,与自己左手边占座面积约为常人1.5倍的大叔勉强保持出一小段距离。

大叔起身拿行李,站起来时胳膊肘不小心碰了一下韩修的手臂。

韩修立刻嗖地一下在座位上蜷成了一小团!

两腿弯起,双手抱膝,脑袋死死地埋进手臂中,整个人像一只蜷起的小虾米一样。

三秒钟后,韩修又在大叔复杂的目光中恢复了舒展的姿态,清秀的脸蛋不好意思地涨红了。

被碰到就蜷缩并不是因为韩修害羞。

当然韩修的确也是比较容易害羞……

但根本原因在于韩修本人其实是一株成了精的含羞草。

被其他的生物碰触到身体时,以及感官方面受到严重刺激时,韩修都会立刻不由自主地蜷缩成一个小团团,持续一段时间后才会恢复到正常的样子。这是一种残留在韩修意识中的本能,虽然修炼成人形之后可以慢慢改掉,但韩修都当了好多年的含羞草了,可化形成人不过才半个月的时间,刻在叶子里的习惯并没有那么容易改。

比如说韩修之前寄住的那家花店的老板娘苏澜就是一只成精的树懒,化出人形之后好长时间过去了,才勉强从每天清醒4小时变成每天清醒5小时。

等机舱里的人都下得差不多了,韩修才拿起自己的行李箱走下飞机,同时掏出手机打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了,一个磁性温柔的男声在韩修耳边响起:“喂,你好。”

“……”韩修脸又是一红,松开行李箱往地上一蹲,双手环住自己,再次缩成一个小团团!

对方说话的声音太好听了!小含羞草感觉自己受到了严重的刺激!

三秒钟后,韩修站起来,一板一眼地按照人类的礼节开口道:“叶威先生,您好,我是韩修,抱歉我刚刚没控制住……”

韩修越说声音越小,最后那轻柔温软的声音干脆完全消散在电波中,无法被耳朵捕捉到了。

叶威和气地笑了笑,安抚道:“没关系,林森和我说过你的情况,我在接机口这里等你,你出来就能看到我。”

也不管电话那边的人能不能看见,韩修照本宣科地按照人类礼仪对空气点了点头,礼貌地挥手道:“好的,叶先生,待会儿见。”

这个叶威其实和韩修一样,是某家花店里一朵成精的花,只不过他们一个是玫瑰精,一个是含羞草精,而那家花店的老板和老板娘则分别是树精和树懒精。

因为同样是修炼成精的植物,所以身为花店老板的树精林森平时会格外留意店里有成精潜质的植物,发现之后便会慷慨地分一些妖气过去,帮助那些植物加快修炼的速度,简而言之就是催熟。

在植物们成精化出人形后,林森会教给他们人类社会的基本常识,还会负责帮他们找一份至少能养活自己的工作,毕竟在这个人类占据主导地位的世界中,小妖精们想愉快地生存下去必须要学会互相扶持帮助才行。

叶威就是店里最早被林森催成精的那批植物之一,很幸运的是他具有玫瑰花的特质,外形华丽俊美,性格开朗热情,又有魅力又爱撩,所以某天叶威在林森介绍的冰激凌店打工时碰巧被星探看中,进入娱乐圈并且凭着一部大热的偶像剧一炮走红,现在已经是家喻户晓的国民小鲜肉了。

而林森觉得韩修的外形也相当不错,人类形态的脸蛋和身材都是一流,有进军娱乐圈的本钱,想着可以让叶威试试把韩修往娱乐圈带一带,这就把韩修托付给他了。

刚成精的小含羞草拖着行李箱,心情兴奋又忐忑地走在路上,从这里到接机口人很多,时不时有步履匆忙的人与韩修飞快擦身而过,韩修每被人碰一下就嗖地蜷一下,十分钟后,这株小含羞草终于毫无效率地走到了接机口……

远远地,韩修看见一个身上有妖气的男人在冲自己挥手,于是忙加快步子走过去。

戴着口罩和墨镜的叶威语气笃定 地确认道:“韩修?”

“是我,您好。”韩修一紧张,弯腰行了个礼。

“哈哈,你好。”叶威愉快地笑了起来,“不用这么客气,把我当哥哥就行了。”说着,他一边引着韩修往外走,一边伸手去拉韩修的行李箱,这个动作令两人的手指轻轻碰了一下,手指碰触到的一瞬间,韩修脸一红,闪电般缩回攥着行李箱拉杆的手,一秒钟蹲在地上蜷成小团团!

叶威:“……噗。”

“对不起对不起!”三秒钟后,韩修面红耳赤地跳了起来,因为站得太急还头晕了一下,“我以后一定改!”

叶威帅气地挑了挑眉毛,慢悠悠道:“没关系,很可爱啊。”

他他他……他說我可爱!

猝不及防遭遇称赞的小含羞草瞬间又不争气地双手抱膝蜷了起来!

韩修缓过来之后,两人走到停车场。

叶威将可以竖立起来滚动的行李箱放在自己侧边推着,走在前面开路,韩修亦步亦趋地跟在他后面,一路上完全没被人碰到。

走到车前时,叶威回头看看韩修,墨镜后的双眼好像是笑着的。

“有我在,是不是特别有安全感?”叶威柔声问。

韩修立刻用力点头:“是!”

叶威墨镜后的笑容更明显了,他帮韩修拉开车门,又绕到后面放好行李,随即坐进驾驶位,关上车门如释重负般摘掉墨镜和口罩。像是故意要让韩修看看自己的脸似的,叶威转头正视着韩修,关切道:“会系安全带吗?”

“我会的。”安全带的系法林森教过,韩修笨拙地扯过安全带正要扣上,目光却正正对上了叶威的脸。

一张俊美得无可挑剔的脸,翘起的唇角和一双含笑的黑眼睛。

“啊……呃……”韩修红着脸结巴起来,却又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

“嗯?”叶威发出了一个磁性的上扬音,笑盈盈的眼睛探询地眨了眨。

一瞬间,简直好像有阳光忽然从哪里洒进来了一样。

“没、没事!”韩修再次一秒钟蜷成小团团!

手里没系好的安全带唰地弹了回去,韩修双手捂脸,两脚离地,膝盖拼命朝胸口的方向缩去。

这位玫瑰先生简直太好看了啊!

小含羞草遭受了空前绝后地雄性荷尔蒙攻击,羞涩得团起来就不动弹了。

于是,一分钟后……

叶威温柔地问道:“你能展平了吗?”

韩修仍然一言不发地蜷着:“……”

叶威明知故问:“我刚才好像没有碰到你,怎么害羞成这样?”

韩修露在指缝外的皮肤愈发红若火烧:“……”

“不会是蜷得抽筋了吧?”坏心眼的玫瑰先生伸手,将整只手掌按在韩修屈起的膝盖上,往下按了按。

韩修打了个激灵,顿时蜷得更用力了!

叶威忍笑道:“别怕别怕,我不碰了。”

又是一分钟过去,就在叶威发自肺腑地担忧起韩修的抽筋问题时,韩修终于舒展开了。

面红耳赤的小含羞草低着头匆匆系上安全带,双手不安地握着拳放在膝盖上,急切地解释道:“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我刚才怎么了,你一眨眼睛我就忽然大脑一片空白了……”

“那我就不眨眼睛了。”叶威玩笑道,一双深邃漂亮的眼睛专注地凝视着韩修。

韩修与他对视了三秒钟,随即再次咻地蜷成一团!

我怎么什么事都没有就乱蜷啊!完了完了,我一定是坏掉了……小含羞草惊恐地想。

叶威无声地笑了起来,发动汽车朝家的方向开去。

这一刻,玫瑰先生愉悦得就像一株抓到了小虫子的猪笼草。

叶威住在某商业区附近的一幢高级公寓,房子不大,两室一厅,为了迎接韩修的到来叶威将原本空闲的房间整理了一番,购置了单人床大衣柜书架书桌等各种韩修可能用得上的东西。

韩修走进房间看见那些崭新的家具,感激得不得了,连连鞠躬道谢。

叶威含笑制止了韩修的三鞠躬,温和道:“不用这么客气,我们都是一家花店出来的,何况林森特意叮嘱我好好照顾你。”

韩修热泪盈眶地一点头:“嗯!”

完全是懵懂山村小朋友进城投奔同乡的既视感!

叶威心情愉悦:“坐了这么久飞机,肚子饿了吧,简单收拾一下我们去吃饭。”

韩修乖巧地应了,蹲下打开箱子把自己全部家当拿出来归置整齐。

韩修的全部家当包括——两套换洗衣物,一个“住”了很多年的旧花盆,一个塑料小喷壶,一把做造型臭美用的小园艺剪,一大包养花专用土,以及一大瓶家庭园艺浓缩肥料……

叶威在一旁无声地笑了。

果然还是新生的小花妖,生活习惯完全没拧过来。

这时韩修起身:“我收拾好了。”

叶威迅速敛起笑容,柔声问:“喜欢吃什么,我带你去。”

韩修瞟了一眼那瓶家庭园艺浓缩肥料,吞了口口水,违心道:“我吃什么都可以的。”

叶威:“能适应人类的食物了?”

其实韩修还不是很适应人类的食物,作为一株曾经的植物,吃肉的感觉让韩修觉得很奇怪,吃菜的话则完全像是在吃自己的同类!

然而害羞的小含羞草不想拂了对方的好意……

于是韩修弱弱地点头道:“嗯,能的。”

但韩修真的很不会撒谎,毕竟撒谎这种事林森可没教过,完全靠自学。

所以韩修嘴上虽然答应着出去吃,目光却仍然锁定着地上的那瓶园艺肥,表情还特别馋!

叶威几乎憋笑出内伤。

“其实我倒是还不太适应人类的食物。”叶威话锋一转,弯腰拿起地上那瓶园艺肥,舔了舔嘴唇道,“这个看起来很好喝。”

于是三分钟后,两个人肩并肩坐在沙发上,一人手里捧着一杯按比例调和过的园艺浓缩肥,叶威还在两个杯子里分别加了冰块,又切了两片柠檬片插在杯沿上,可以说是非常讲究了。

“干杯,欢迎你的到来。”叶威风度翩翩地和韩修撞了一下玻璃杯,微笑道,“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

“谢谢你。”韩修眼睛亮晶晶,低头小口小口喝着香甜的肥料,心里特别满足!

也不知道叶威的那些迷弟迷妹们看见自家爱豆喝肥料喝得津津有味的样子时会作何感想……

两个人美美地吃了一顿肥料。

叶威将杯子洗干净,擦着手上的水珠朝韩修走来,道:“我今天没有通告,可以一直陪你,下午想做些什么?我带你去商场逛逛买几件新衣服?”

“唔……”韩修迟疑着,目光诚实地飘到了窗外。

今天阳光很好,露台的白色栏杆被晒得愈发耀眼。

作為一株喜阳植物,韩修完全无法抗拒阳光这个小妖精的诱惑,只要一想起自己叶子中的叶绿素在阳光照射下轻快活泼地跃动着的样子,再想起光合作用带来的酥麻快感是如何沿着叶脉攀升的,韩修就忍不住惬意地眯起了眼睛。

将二氧化碳和水转变成让自己活力满满的有机物,再打上一个充满氧气的饱嗝……简直不能再棒了啊!小含羞草想着,充满向往地望着窗外明丽的阳光。

叶威有趣地观察着把一切都写在了脸上的韩修,十分善解人意地提议道:“今天太阳这么好,不然我们在窗台上晒一晒?”

玫瑰和含羞草一样是喜阳的植物。

韩修表示同意,一双大眼睛立刻变得炯炯有神:“好啊好啊!”

说完,像怕叶威改主意似的,韩修一阵风般冲回卧室拿花盆。

途中还因为跑得太快不小心踢了一脚体重秤,整个人瞬间蜷缩三秒钟!

是的,就算再着急也要蜷够至少三秒才能展开!破习惯真的很讨厌!

“不用这么着急啊。”叶威有点想笑又有点心疼。

两个人各自搬着自己的花盆来到阳台。

韩修的花盆已经用了很久了,自从从花卉大棚进了林森的店之后就一直在用,而林森一开始也没看出来韩修能成精,随手给了个小破盆,就是那种最普通的赭石色瓦盆,上面还画着一只丑丑的梅花鹿,边缘有一道小小的裂纹……

而叶威的花盆则和他俊美迷人的外形非常搭配,那是一个掐丝珐琅景泰蓝大花盆,盆身绘制着五光十色的花朵与蝴蝶,相当的奢华浮夸!

叶威看看韩修可怜的小花盆,语气温和道:“储藏室里还有一个新花盆,我给你拿过来。”

“不用的。”韩修摇摇头,仰起脸诚恳道,“我很喜欢这个花盆,用久了有感情。”

就像人类有时也会有一些舍不得丢掉的、有纪念意义的家具或是小物事。

“好,听你的。”叶威唇角一翘,觉得宝贝地抱着小破花盆的韩修有种特别的萌感。

接着,韩修把自己专程从林森花店里带过来的园艺土拿出来,分别倒进两人的花盆中,乖巧道:“林森哥说你以前可喜欢这种土了,所以特意让我带了一大包來,他说不够的话可以快递给我们,这种土是他自己调的,别的地方买不到。”

“好啊。”叶威悠悠地应着,吸吸鼻子,果然嗅到了令人怀念的旧时光的味道,他的心情变得更好了,感觉眼前的小含羞草仿佛又可爱了几分。

铺好了土,两个花妖变回原形稳稳地扎根进花盆里,享受着下午的太阳,尽情地进行着光合作用。

一阵清风拂过,那朵盛放的玫瑰花被风吹得摇晃起来,红硕而沉重的花朵好巧不巧地碰了一下含羞草纤细的绿茎,含羞草那羽毛状的叶片立刻羞答答地合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含羞草重新舒展开,然而随着又一阵风拂来,被风吹得摇摇晃晃的玫瑰花又用花朵碰了一下含羞草的叶茎,含羞草又咻地合了起来。

韩修:“……”

还让不让人好好地光合作用一会儿了!

第三阵清风拂来时,小破花盆的方向忽然传来韩修小心翼翼的抗议:“叶威哥,你能不能别总拿你的……那个……碰我的大腿?”

景泰蓝花盆的方向传来叶威温柔中带着一丝揶揄的声音:“抱歉,刚才是风吹的,我注意。”

小含羞草并没有多想,专心致志地张着小叶片,翘着自己白白净净像雪绒一样的小圆花,惬意地享受起阳光。

流氓玫瑰则开始暗暗地生产花粉。

一个温馨且满溢着花香的美好午后就这样过去了!

韩修安顿下来了,就开始琢磨找工作的事情。

起初叶威雇韩修给自己当助理,一是小东西跟在自己身边叶威比较放心,二是韩修外形条件好,跟着自己到处跑跑多认识些圈子里的人说不定能碰到一些露脸的机会。可是跟着叶威跑了几天之后,韩修发现自己根本无法胜任明星助理这种工作,因为拍摄现场总是很多人,根本不能避免肢体碰触,一天蜷个几十次都算少的。

别人不小心碰一下,韩修咻地蜷起来,哪个演员的手机铃声太响了,韩修咻地蜷起来,导演大着嗓门训人,韩修咻地蜷起来,盒饭太烫,韩修摸了一下,咻地蜷起来……

我简直就是个废物!还不会克制本能的小含羞草愁得头发大把大把地掉,几天下来,变回原形的时候叶子都显得稀疏了很多。

玫瑰先生看在眼里,心疼了。

这天工作结束,两人回到家,叶威坐在沙发上松了两颗领扣,冲换完拖鞋却仍然站在门口默默发呆的韩修招招手,道:“过来坐,我有话对你说。”

怀着要被辞退的预感,韩修苦着一张小脸走过去坐在长沙发上,和叶威之间隔了大约二十公分的安全距离。

叶威沉吟了片刻,还是选择了开门见山,他坦诚道:“我个人觉得你不是很适合助理的工作。”

“我知道。”韩修垂着头摆弄自己的衣角,摆弄了一会儿,抬头小心翼翼地瞄了叶威一眼,道,“叶威哥,其实我知道,其它的工作我也都做不来的……”

叶威无所谓地笑了笑,语调轻快道:“其实你不一定非要去工作,苏澜不也一天睡二十个小时。”

韩修认真地纠正道:“苏澜哥现在一天只睡十九个小时了。”

好一个“只睡”!

“这个不重要。”叶威道,“我的意思是,只要苏澜在自己身边,林森就满足了。”

韩修红着脸眨了几下眼睛:“那不一样,他们是恋爱的关系啊……”

叶威稍稍把身子贴过去一些,说悄悄话一样伏在韩修耳边,轻声问:“那么,你想恋爱吗?”

说话时,叶威唇齿间微润的气流轻轻打落在韩修敏感的耳朵上,韩修怔了一下,踢掉拖鞋咻地蜷在沙发角落里,蜷得圆圆的。

小东西又害羞了啊……腹黑的玫瑰先生笑得肩膀直颤。

过了一会儿,韩修展平了,不好意思地回答了叶威之前的问题。

“我想恋爱啊。”韩修不安地答道。恋爱这个东西,韩修只见林森和苏澜谈过,而那两个人天天都是一副很幸福的样子。变成人之后韩修在林森的紧急特训中也多少了解了一些恋爱的概念,当然,都是正面的概念。所以在韩修的认识中恋爱就是一件特别特别好的事,而好的事情韩修当然会向往,不过……

“但是我想先有份能养活自己的工作,听林森哥说谈恋爱是要花钱的。”韩修严肃地答道。

要能带着恋爱对象吃吃吃买买买才行啊!

所以非常有志气的小含羞草想要先立业再成家!

叶威赞许地点点头,温和道:“那样的话,恐怕就要把你的习惯稍微改一改了。”

“好!”韩修正襟危坐,紧张道,“林森哥说我如果想尽快改掉这个习惯,最好就是叫人不停地刺激我,习惯了也就会好了。”

叶威略担忧:“不停地刺激不会出问题吗?”

韩修带着点小小的得意道:“如果是还没成精的时候,刺激多了搞不好会死掉,但是成精就不怕了。”

这是因为植物精怪的耐受力要比真正的植物强悍得多。

“那我就不客气了。”叶威笑眯眯地伸出一根手指,细细地端详着面前坐立不安的韩修,自言自语道,“该碰哪里呢?”

韩修天真道:“哪都可以的。”

“好的。”叶威伸手,用食指暧昧地按了一下韩修的嘴唇,道,“真软。”

韩修倒抽一口冷气,咻地缩起来。

三秒钟后,韩修红着脸展开,不服输道:“再来。”

于是臭不要脸的叶威就又按了一下韩修的嘴唇……

韩修又蜷了起来。

再次展开时,韩修忍不住小声问:“叶威哥,你能不能换个地方碰?”

“好啊。”叶威从善如流,摸了一把韩修红扑扑的小脸蛋。

把脸整个埋进膝盖里的韩修露出两只红得快要爆炸的耳朵,等韩修再抬起头时,叶威善解人意地问:“也不喜欢被摸脸?”

韩修不好意思地点点头。

叶威露出一个纯良的微笑,动作轻柔地捻了捻韩修几乎有点儿烫手的耳垂。

韩修不由自主地轻哼了一声,歪过头把耳朵抵在肩膀上蜷了起来。

这次韩修展开之后,还没来得及说话,叶威便抢先问道:“你有没有试过在受到刺激后被人固定住四肢不能动?”

韩修一下忘了自己之前想要说什么,懵懂地摇摇头道:“没试过。”

“试试?”叶威一本正经地提议,“我来固定住你的手脚。”

韩修不疑有他,飞快答应了:“好啊,但是叶威哥要怎么固定……”话还没说完,就被突然压过来的叶威压倒了。

“就这样固定啊。”叶威磁性低沉的声音里含着一抹撩人的笑意,他两只手臂压着韩修的手臂,腿也正好覆在韩修的腿上,用自己的体重将韩修压制得动弹不得。

遭遇了有史以来最大面积且持续时间最久的身体接触,韩修体内的每一个细胞都拉响了S级防御警报,然而被强制扳直的身体毫无蜷缩成团的可能,韩修又羞又急,脑门上霎时沁出一层细汗,可怜的小含羞草焦虑地将两只手臂从叶威的钳制下勉强挣脱出来,然而下一秒,顺应本能蜷曲的手臂便勾住了叶威的脖子,将叶威当成了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一般不由分说地抱紧了。

本来完全能抵御住这股力量的叶威却丝毫没有要反抗的意思,他顺应着韩修手臂的力量,整个人被按着愈发向下压去……

两人的嘴唇紧紧贴在了一起。

韩修不敢相信地瞪大了眼睛,本能地张开嘴巴艰难地说话:“叶威哥你坐起来……”

“你抱着我,我坐不起来啊。”叶威温和但毫无诚意地应道,顺势用舌尖轻轻碰了碰韩修的舌尖。

韩修惊呆了,脑子里砰的一声,像是有烟花炸开。

汹涌且不知名的难耐感觉令韩修思考不能,只能呆若木鸡地依照本能尽量将被侵犯的口腔封闭起来,然而这样做的结果就是含住了叶威的舌尖不松口。

越害羞就越是松不脱,越松不脱就越害羞,韩修将叶威越抱越紧,感觉到对方柔软温热的舌尖在自己口中愈发不老实起来,韩修体内运转的妖力都急得乱了套。妖气错流,韩修维持不住人身,咻地变回了原形。

叶威便宜占得正欢身下却忽然一空,他低头一看,发现人形的韩修已经不见了,沙发上蜷着一株瑟瑟发抖的含羞草,洁净的根系暴露在空气中,看上去有点儿可怜兮兮,韩修人形时穿的衣物则软塌塌地摊在沙发上。

“你刚才抱我抱得真紧。”叶威先发制人道,“我都挣不开。”

简直就是恶人先告状!

小含羞草羞涩地蜷了起来,因为想想刚才的事简直太害羞了,所以韩修这次蜷得非常彻底,正常含羞草只是会在受到刺激时合拢叶片而已,韩修却把自己整个连根带茎都跟着蜷了起来,除了那朵盛放的小白花之外,其余部分看起来已几乎是个圆溜溜的草球了。

“花开得很精神啊。”叶威把小草球放在掌心中托起来,用指尖碰了碰韩修精致可爱的小白花。

小含羞草立刻蜷得更紧了,看起来几乎快要把自己榨出含羞草汁了!

然而其它部位蜷得越紧,那朵盛开的小白花就显得越扎眼。

“你轻点。”叶威忙把含羞草放下,“别蜷坏了。”

过了一会儿,小含羞草实在是蜷累了,便不情不愿地展开变回人形,然后手忙脚乱地穿上衣服,脸红得像番茄成精了一样。

叶威见韩修紧张成这样,便没纠结刚才的事,一本正经地问:“我们继续练?”

韩修听了这话立刻瑟缩了一下,忙道:“那不固定四肢了好不好?”

叶威忍笑点头:“嗯,不固定了。”

韩修摸了摸自己的嘴唇,欲言又止了片刻,最后还是没好意思说什么。

虽然莫名其妙地丢了初吻,但毕竟是自己按下去的啊……

那肯定不能怪叶威哥!叶威哥人特别好!

于是就这样,一个白天过去了,单纯天真的小含羞草也被“人特别好的叶威哥”从头到脚摸了个遍。

因为被摸得太多太频繁,所以韩修总算是有点儿麻木了,被碰触到的时候蜷缩的速度比之前稍微慢了一些,似乎反射弧变长了。

可以说是有很大进步了!

毕竟多年养成的习惯不可能一天两天就改过来。

晚上,两人像往常一样,美美地吃了一顿园艺浓缩液体肥。

这种肥料是蓝色的液体,叶威将它调和之后倒进鸡尾酒杯里,再加点冰块和装饰,看上去完全就是植物界的“蓝色夏威夷”。

不愧是玫瑰先生,十分有情调!

吃饱喝足,还泡了个对植物来说很舒服的凉水澡,韩修拍着自己圆溜溜的小肚子躺在卧室床上,听着音乐培养睡意。

这时,虚掩的卧室门响了三下,叶威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可以进去吗?”

韩修乖巧道:“请进。”

叶威似笑非笑地推门而入,怀里还抱着一个枕头,他看起来也是刚刚泡完凉水澡的样子,容光焕发的神情让他的脸看上去更加俊美了,他身上的睡袍带子系得很松,露出了胸口大半紧致匀称的肌肉,他推门而入的一瞬间,卧室里骤然充满了玫瑰暧昧的甜香。

“叶威哥有什么事?”韩修吸了口气,被叶威的香气迷得有些发昏。

“陪你睡覺啊。”叶威的语气与表情过于理所当然,以至于韩修的第一反应居然不是问“为什么要陪我睡觉”而是忙不迭地往靠墙的地方挪了挪,腾了地方和一半的被子出来。

下意识地做完这一系列举动后,韩修才如梦初醒般眨眨眼睛,不解道:“可是叶威哥为什么要陪我睡觉?”

叶威不答,只是拧暗了台灯,掀起盖在韩修身上的被子躺进去,道:“你转过去背对着我。”

韩修迷迷糊糊地转过去,用后背对着叶威,叶威伸手便把韩修揽进怀里抱紧了。

韩修飞快蜷了起来,叶威便抱着那个背对着自己的小团子,嘴唇若有似无地擦过韩修的耳朵,低声道:“以后每天睡觉都这样抱着你。”顿了顿,叶威强调道,“为了帮你训练。”

语毕,叶威揽着韩修胸口的手臂明显地感觉到了一阵不正常的震颤。

那是他怀里的小含羞草心跳加速的声音。

第二天早晨叶威比韩修先醒来,睁开眼睛就看见韩修正舒舒服服地睡在自己怀里,四肢舒展放松,睡脸安然恬静。

昨天晚上韩修蜷着蜷着就累了,迷迷糊糊地睡过去之后就把什么本能反应全都抛到了脑后,搂着叶威睡得天昏地暗。

叶威垂眼看着韩修微微张开的两瓣嘴唇,怀在对方腰上的手臂忍不住缩紧了。

韩修被这个小动作吵醒了。

于是玫瑰先生再次心满意足地获得了含羞草的“蜷缩式拥抱”×1!

不过这回韩修学聪明了,在叶威再次顺水推舟亲下来之前及时变回了原形……

叶威在一旁目露怜爱地看着韩修那朵毛绒球一样可爱的小白花,努力克制着自己想凑过去亲一下的变态欲望!

于是就这样,训练每天都在持续进行着,在叶威“无私”的帮助下,韩修在受到刺激后的反应渐渐变得没那么严重了,一是这方面的反应本身越来越迟钝了,细微的碰触经常不会触发反应,二是蜷缩状态持续的时间从三秒减少到一秒多……总之都是非常可喜的进步。

这段时间韩修饭量大增,每顿饭从一大杯园艺肥变成了三大杯园艺肥,每天变回原形晒太阳光合作用的时间也从一个小时增加到了两个小时。

畢竟天天蜷来蜷去真的很消耗能量!

这天下午,没有通告要赶的叶威像往常一样和韩修一起在阳台上晒太阳。

是怡人的夏日,阳光和煦,风中柳枝摇曳,不时有三两声鸟鸣从叶隙间抖落,细碎地飘进草丛里,惊起一只绚丽斑斓的蝴蝶。

这么漂亮的蝴蝶在城市中已经难以得见了,它扑了扑翅膀,翩然飞旋至空中,在几户人家的阳台上转来转去,最后落在叶威怒放的艳红花朵上。

玫瑰与蝴蝶,是很美丽的一幕,韩修在风中毫无防备地摇曳着自己的小白花,欢快道:“这只蝴蝶真好看……”

话音未落,那只蝴蝶忽然振翅朝韩修飞了过去,沾满了玫瑰花粉的三对足在韩修反应过来之前不由分说地按在了韩修的小白花上……

“啊啊啊你别乱蹭啊!”韩修怔了一下,顿时羞耻得恨不能直接从阳台上跳下去,为了立刻赶走那只摸完了花之后又在自己身上其它部分蹭来蹭去的蝴蝶,韩修立刻变回了人形。

蝴蝶被突然变成了人的韩修吓跑了。

韩修低头看看自己的身体,原地惊呆了三秒钟,然后当机立断顺应本能,蹲在地上蜷成了一个白白净净的小团子。

这是小含羞草自有记忆以来遭遇到最严重的一次刺激,其严重程度简直足够韩修蜷满三天三夜!

然而这时,韩修裸露在空气中的身体突然被一个温暖的东西包了起来。

——叶威把蜷成一团的韩修抱到了沙发上,放在怀里搂着。

“身上脏了,洗个澡去?”叶威语气平和地问。

韩修羞耻得一个字都不想说:“……”

叶威:“不去?”

韩修:“……”

叶威轻笑:“难道是舍不得洗掉?”

韩修崩溃:“不是!”

叶威无视了韩修的否认:“那就再多给你一点好了。”

韩修顿时蜷得恨不得把脑袋都塞进肚子里:“……”

“逗你的。”叶威捻了捻韩修红透的耳垂,扯了件外套给她披上了,温柔道,“这种事要等你和我谈恋爱了才能做。”

“谈恋爱?”仍然蜷缩中的韩修稍稍偏过头,透过胳膊和大腿之间的缝隙露出一只亮晶晶的眼睛看着叶威。

“嗯,我想和你谈恋爱。”叶威把脸凑过去一些,透过韩修胳膊和大腿之间的缝隙与韩修对视,那双黑眼睛映着夏日的暖阳,熠熠地流着光,“我看见你的时候心里就酥酥痒痒的,听说这就是喜欢。”

酥的……

韩修在脑海中搜索着“酥”字的含义,这个字在释义中有细腻松软,酸软无力的含义,如果形容食物则是松脆,不过心不是食物,那么……韩修稍微展平身体,看一眼叶威,低头看看自己的心口,再看一眼叶威,再看看自己的心口。

非常努力地在梳理自己的感受……

过了一会儿,韩修小声道:“那我的心也是酥酥痒痒的啊。”

叶威毫不意外地翘起嘴角,抬手轻轻勾起韩修的下巴,韩修努力克制着自己想要蜷缩的本能,向叶威的方向仰起脸,两人的嘴唇碰在一起。

一吻下来,激动的小含羞草再也克制不住蜷起来的冲动了,像那次在沙发上一样,韩修用双手勾住叶威的脖子把人朝自己按了下来,两条腿也缠住了叶威的腰,整个人再次蜷成一团的时候也顺势把叶威死死地抱住了。

“不讨厌我这样吗?”叶威问。

“不讨厌……”韩修小声答。

“这算是和我恋爱了吗?”机智的玫瑰先生趁机确立关系。

“唔,听说谈恋爱特别好……”韩修应道。

因为之前有放话说要先立业再成家,为了不自打脸,韩修一板一眼地补充道:“其实前段时间你不在家的时候我天天上网学东西,我现在会摄影,会做图,还看了很多销售管理的书……”

叶威被这一番突如其来的话说得有点儿蒙,温柔又困惑地笑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我正在筹划开网店,我觉得在家里工作很适合我的。”韩修抿了抿嘴唇,眼中闪烁着对事业和爱情的向往!“我很快就能赚钱了,到时候我带你吃吃吃买买买呀。”

先成家,晚一点点立业应该也是可以的,我只晚一点点……小含羞草认真地想。

叶威被韩修逗得不行,虽然有点想笑,但他并没有打击韩修的积极性,而是一本正经道:“好啊。”

于是,在这个温馨美好的夏日午后,小含羞草猝不及防地就成家了!

成为了新郎的玫瑰先生表示含羞草越害羞就越蜷紧的特性在那啥的时候 就体现出好处了。

简直不要太舒爽!

确立关系之后,两个人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在叶威不断的刺激训练下,韩修对克制本能一事越来越习惯了,一般的碰触已经很少会让韩修出现蜷缩反应,韩修可以过上平常人的生活了。但可能是性格使然,腼腆的韩修仍然不太喜欢在现实中面对面和人打交道。于是一段时间后韩修真的自己开了一家售卖园艺用品的网店,除了进货之外不大需要出门,和顾客交流又都是在网上,十分符合韩修的性格。

网店初期没有信用度,生意比较惨淡,林森的花店和叶威假装的客人几乎包揽了韩修起步阶段的所有订单,不过随着信用度的提高,韩修的小店真的越开越好了。这家小店不仅物美价廉,老板态度亲切礼貌,而且身为一株植物,韩修对其它植物的需求了解得非常透彻,只要买家传一张花卉的照片或是一小段视频来,韩修就能立刻为买家推荐最合适的园艺用品。

“親,您看您养的小花一脸没有安全感的表情,一定是根系生长得不够牢固,建议您买一盒促进根系生长的生根粉,14.8元一盒全场满50元包邮的……”

“亲,您养的月季一直在抱怨根部痒痒,一定是土里生虫子了,建议您买这种杀虫剂……”

“亲,您养的多肉说您用的是球根土它住得不舒服,建议您最好使用这种多肉专用土哦……”

生意特别红火!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韩修抻了个懒腰,起身在屋子里看了一圈。

叶威还没回家。

于是韩修便暗暗地坐回电脑前,打开一个被隐藏在层层文件夹之中的神秘文件夹,点开一个珍藏的小视频看了起来……

没错,老公不在家的时候寂寞的小含羞草忍不住要发泄一下!

看看小电影什么的!

电脑屏幕上,是三五只蜜蜂和蝴蝶在一片繁盛花丛中飞来飞去的景象,它们停在一朵花上,沾点儿花粉,再飞到另一朵花上……如此这般,把花粉传播得到处都是。

天、天下怎会有如此淫乱之事!学坏了的小含羞草看着花片儿,面红耳赤地捂着鼻子防止鼻血喷涌而出。

看完花片儿,韩修又点开一个文件夹,这个文件夹里面全都是盛放的玫瑰花,各种颜色、大小、形状的玫瑰写真。

不行了不行了不行了!看着满屏的写真,韩修心里的罪恶感呈指数倍疯狂增长,由于看得太投入了,所以叶威开门进屋的声音韩修压根儿就没听见,直到身后响起一个酸溜溜的声音,韩修才猛然惊觉自己被老公抓包了!

“呵,背着我看别的玫瑰花?”叶威半是吃醋半是调侃地问道。

“它们都没有你好看的,我错了,你别吃醋……”韩修一边哄着吃醋的老公一边手忙脚乱地把文件夹关掉了,按着鼠标的手指头心虚得直抖。

“看来是我没喂饱你。”叶威发出一声低笑,一弯腰,不容抗拒地把韩修打横抱了起来……

三分钟后……

阳台上的景泰蓝大花盆里并排栽着一株玫瑰和一株含羞草。

两株植物的根系在泥土下紧紧交缠在一起,玫瑰被自己怒放的硕大花朵坠得弯下了腰,那艳丽的红花正巧搭在含羞草的小白花上面,一颤一颤地蹭着。

玫瑰伸出一片绿叶搭在全部羽状叶片都蜷缩了起来的含羞草身上,像在安抚一个害羞的人一样一下下摩挲着。

在安抚下,含羞草缓缓地展开了叶片。

夕阳最后一缕余晖正正漫过阳台的一角,照在两株植物的叶片上。

用落日的光芒光合出来的有机物总是有种不一样的味道,含羞草耷拉着软塌塌的小白花,在风里翘起叶子,精神抖擞地晒起今天的最后一点太阳,而泥土之下,玫瑰用一条根轻轻碰了碰含羞草的一条根。

就像一个落在情人脸上的浅吻。

赞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