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做某宝模特吗

简介:自主创业的某宝店主薛澜用二百块居然雇到了国际巨星当模特!?模特还表示可以承包薛澜的所有内衣内裤?薛澜几乎被从天而降的肉包子砸傻,这还不算,肉包子似乎还要主动献身!?

一 二百块的巨星模特

薛澜准备好了要拍摄的衣服,看了看表,一切准备就绪,就等模特到了。

她略微皱眉,模特已经迟到了快十分钟了。

薛澜不喜欢迟到的人,她正要打电话给助理小白,门口突然传来“嘭!”的一声,小白激动地跑了进来,一脸震惊且欲言又止……

她身后的模特走了进来……

薛澜看都不看开始调单反相机的数值,她皱着眉头道:“你迟到了。”

“对不起。”清冷的男声响起来。

“没关系,接下来好好工作吧。小白帮模特换衣服……”

助理小白面如死灰靠在墙上。

然后薛澜用余光一瞟这个模特,她愣了几秒……

“这模特长的挺像宋念啊哈哈哈。”薛澜笑道。

助理小白依旧靠在墙边,面如死灰地看着薛澜。

宋念是当红影视歌三栖明星,偶像剧里雷打不动的帅男主。不露肉不露点仅仅露个脸就能将万千少女迷得七荤八素……

“哦,我就是宋念。”男模特低声说。

“哦,原来还同名同姓啊真巧……”薛澜说。

助理小白此时此刻也蒙了,这个人的的确确就是宋念。但是宋念的出场费没有低于八位数的……她们开淘宝店的老板在招聘时明明白白地写着:“一小时二百,中午管盒饭……”

“老板,老板他就是……”

小白颤颤巍巍地说道,然而還没说完,薛澜已经调好了单反相机,弄好了灯光,中气十足地说了一声:“开工吧!脱衣服!”

“脱……脱衣服?不是当模特么?”宋念颤抖地说。

“没错啊,你当的是男士内裤的模特啊。”薛澜一本正经。

小白颤抖着从包里掏出副近视镜……

“没关系别害羞。”薛澜看着宋念僵直在原地的样子安慰:“反正也不照脸,到时候后期人员会给你p的很大很漂亮的……”

“那你自己穿然后给自己p啊为什么要找模特……”宋念颤声问。

“老板以前就是这么干的……用一根香肠。后来发现自己来还得自己拍照太累了所以找了个模特……”小白默默补充。

薛澜是学设计出身,单反和后期自然都会,但宋念没有想过,薛澜会的居然这样全面……

宋念沉默了,拿出那条可达鸭小内裤,他抿了抿嘴,转头走进了试衣间。

宽厚的脊背如同一块光洁的玉壁,肌肉线条如同流水一般流畅,整个人如同美术书里的完美石膏像。

然后宋念慢慢脱下裤子……

那是一条平凡无奇的印着可达鸭的四角内裤,可此时此刻穿在这个男人身上却像镀了金一样,什么都不能阻挡它的光环,可达鸭的双眼被撑的如同比目鱼一样,薛澜和小白看着尺寸,她们在灵魂深处同时爆发出一声惊叹,俩人默默地咽了一口唾沫……

根本不用后期ps啊光是看那浑圆壮阔波澜起伏 的外形已经很大很漂亮了……

薛澜突然觉得,这场拍摄根本不用拍他的脸实在是太亏了!于是赶紧偷偷拍了几张全身照片准备私藏……这种人间极品实在难得,外表如此英俊不说,内涵还如此广博……

“这……这就是你一小时二百块找来的模特?我的天啊真是超值!”薛澜拍完之后默默欣赏着原片。

“老板,他真就是宋念啊……”小白无助地说。

“别胡扯了宋念还能拍网店的内裤吃盒饭……”薛澜呵呵笑道。

薛澜刚想吐槽,却用余光看见了那个默默端着盒饭,一点点把韭菜挑出来的身影,她仔细端详着宋念的脸,沉默了……

“的确……长的像一奶同胞,是不是他是宋念的弟弟之类的……”

“老板!他真的是宋念!大明星宋念!你不信看看门外!”

薛澜跑了出去。

门外停着辆保姆车,一身西装的经纪人不耐烦地看着表,十来个保镖就守在这个小小的摄影棚外……

“啪嗒!”一声,薛澜的相机掉了……

二 阴差阳错

“盒……盒饭好吃吗?”午休时分,薛澜和小白毕恭毕敬地看着这个穿着二十五块钱一条的四角内裤却依然浑身金光闪烁的大帅哥问。

“还行……就是……”宋念皱起眉头,“我不太爱吃韭菜。”

薛澜心里一顿,就在宋念还没来的时候,她为了省钱特地嘱咐外卖老板:“不要放肉,一个荤菜都别放,来最便宜的盒饭……”

“你……你不拍戏,来这里干吗?”薛澜颤抖着问。

“来当模特啊。”宋念一脸理所应当,他抬起头直视薛澜,薛澜觉得这一眼仿佛让她摸了电门一样……

“一小时,200块?”薛澜无法置信。

“怎么了,还要扣税吗?”宋念一脸呆萌。

“不扣不扣……就是您不嫌少?”薛澜不好意思地问。

“我当过酒吧驻唱,生意不好的时候比这个都少。”宋念转过头继续吃盒饭,他轻声说。

“今天刚刚拍了十多条内裤,就没有别的衣服了么?”宋念试探着问道。

“有。”薛澜说,“下午拍袜子……”

宋念:“……”

这一天拍摄结束之后,已经快要深夜了,薛澜将一天的工作报酬交给了宋念。

“对了,那个我今天拍的内裤,我能不能买一条?还挺舒服……”

“不用买不用买!”薛澜立刻从库里拿出一条毕恭毕敬地递上去道,“这条新的送您,您说舒服我就已经觉光宗耀祖了……”

宋念接过小袋子,微微一笑。

“你……为什么来我这种地方,当模特啊?”薛澜还是不明白,她轻声问道。

宋念沉默了片刻,他突然抬起头看向薛澜,眼睛里有荧荧闪烁的光。

“别问为什么,你就当我是来体验民间疾苦的。”

而后他转过身,坐上了保姆车。

“宋念,这么多年了,你终于找到她了?”穿着黑色西服的经纪人问。

“是……”他沉默良久,轻声说道。

“找到了。”宋念低下头,头发垂下来,他轻声说。

薛澜觉得今天就像一场梦。她回去的时候还觉得自己轻飘飘得像踩在云里……

今天她的相机里的原片要是泄露出去,那就是新一轮的艳照门啊!

薛澜此时此刻觉得自己幸福异常。

“老板,老板我觉得我们这次一定可以大卖的!”助理小白摩拳擦掌,“成为亚太地区最大的内裤生产商……”

“喀喀,到时候我们就不止卖内裤了,你要有点梦想。”薛澜说。

“那我们要不要说,穿这些内裤袜子的模特是宋念啊?”小白问。

薛澜顿了顿,她突然想到,假如这些照片泄露出去,对宋念而言影响可能不会太好。薛澜作了十来秒的思想斗争了,终于决定为这个模特的身份保密。她轻声说:“算了,还是不要说了。”

三 你的内衣内裤我承包了!

薛澜的这一批内裤,果然一上网就被抢购一空。

网店就是卖图片的,因为这组模特的图片质量实在“感人”,虽然是男士内裤,依旧在底下有不少留言:“买内裤赠模特吗?”“这双腿我能舔一年……”以及“穿了这条内裤我也可以变得这么大吗?”

薛澜嘴角抽搐,一点点翻看着这些智障的提问。

“老板!老板不得了了出事了!”就在这时小白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

“怎么了!?这么慌张,一看就不像个干大事的人!知不知道什么叫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薛澜喝了一口水,教育道。

“爱米时装发布会,宋念的经纪公司要和我们合作……希望你能给宋念提供服装啊啊!”

“噗……”薛澜直接喷了。

“老板,别慌别慌,你是要干大事的人……”小白赶紧拿了面巾纸给薛澜擦衣服。

宋念的车就停在楼下。

那是辆黑色雷克萨斯IS,薛澜走下楼梯时只觉得两股战战,眼前发昏。

“上车。”驾驶室的玻璃摇下来,带着副黑超墨镜的宋念对薛澜说。

这厮真是帅得掉渣啊……薛澜默默地想。

“所以我们这是去哪里……”薛澜战战兢兢。

“和我的经纪公司签约,以后你们家的内裤,我承包了。”宋念摘下墨镜,十指纤长而漂亮,墨镜下露出那双极其销魂的丹凤眼来。

“袜子能不能顺道一起包了……”薛澜默了几秒后问道。

“咳……可以。”宋念的手颤了颤,他清了清嗓子说。

薛澜只觉得一颗心要飘到了天上……能被宋念承包她的产品……这是她家祖坟上冒青烟啊!

跑车停在了公司大楼门前,宋念下车,带着薛澜走进了公司的大门。之后他递给薛澜一份文件,清了清嗓子道:“签了这个合同,我们合作关系就达成了。”

薛澜一把接过,看都不看画鬼符一般就在上面写了名字。

“……你,这么快就签了……?”宋念略微颤抖问道。

“嗯,主要是我怕你反悔哈哈……”薛澜诚恳地说道。

“你倒是再看看啊?”宋念苦笑着问道,“万一我给你挖坑……”

“没事,我相信你。”薛澜点头如鸡啄米……

就在这时,一个尖利的女声响了起来。

“宋念,你是怎么想的?居然和这种毫无名气的网店商家合作,你当我们是义乌小商品商场吗?零售批发袜子裤头?”

冰冷的高跟鞋声伴着蕴着怒意的女声传来。

高瑜,宋念经纪公司的高层管理。她眼神如同箭簇一样射向薛澜,薛澜吸了一口氣,来者明显不善。

来者的目光就像体检胸透一样审视着薛澜 ……薛澜被看得浑身发毛,终于,她忍不住了,反唇相讥道:“毫无名气怎么了?我们东西质量好,纯棉透气吸汗!就算大牌又怎么样?内裤这种东西本来就是穿在里面的,难道你还要在屁股上贴个条上面写内穿Chanel内裤一条吗?”宋念愣了片刻,“噗”的一声喷了出来。

高瑜被噎得愣了半晌。

“那又怎么样,宋念是国际巨星,你要让他的内裤上印上可达鸭吗?”高瑜怒道。

“呵呵,我们特地为了宋念开发了小猪佩奇款。”薛澜笑道。

高瑜被气得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而且我们合同都签完了,你能怎样?”薛澜拿出刚刚签好的合同耀武扬威,果然是她手快,她手要是不快,这合同说不定还签不成了……

“宋念!你居然私下签合同?你通过公司的……”

剩下的几个字薛澜没有听清楚,只见宋念几步上前,似乎在高瑜耳边说了一句话,高瑜听后面色煞白,只颤抖着看了薛澜一眼,便咬牙切齿地离开了……

“你刚刚和那个女人说了什么呀?”薛澜好奇地凑上去。

“我说她香水味呛鼻子……”宋念给了薛澜一个栗暴,温柔地笑道。

阳光很暖,照在宋念的头发上,仿佛是上天施予他的光环。

脸色苍白的高瑜从窗外望进去,只见宋念和那个女人笑的那么开心。

薛澜不会知道宋念刚刚和她说了什么。

当高瑜质问宋念他居然瞒着公司私自签合同时,这个男人突然转过身,转身的一瞬间高瑜突然感觉到了杀气。

他凑到她耳边,神色突然变得如同冰碴子般冷漠,宋念弯下腰,吐息如兰,轻轻地说了一句:“我耐心有限,换合同和换我,你二选一。”

高瑜几乎咬碎了一口银牙。

宋念是当红炸子鸡,公司平日里都恨不得找个佛龛给他供起来,当然不会因为一个小小的服装供应商和他闹翻。

只是……这是什么来路的女人,值得他为她这样?

四 亲密接触

回去之后,薛澜更加专注于内裤设计,为了配合宋念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身份,她特意参考了很多设计,面料也更加柔软舒适。很快第一批为宋念特质的内裤就做好了,薛澜兴冲冲地联系了宋念,只见微信另一边,宋念回了句:“哦,那就送到我家里来吧……”

薛澜开心地回了一个“好的。”却是三秒钟之后才回忆起事情的不对……

家里……家里!?

微信另一端很快传来了宋念家的地址,白银口岸别墅……

第二天,薛澜起了个大早,她按着宋念昨天晚上发来的地址左绕右绕,终于绕到了宋念家所在的别墅区。

有钱人果然就是好……薛澜默默地想着,眼前这栋白色别墅仅是花园就有半个停机坪那么大……仿佛只要宋念想,养两只熊猫都没什么问题。

薛澜叹息,默默在心中鄙夷了一番有钱人的生活……

然而薛澜按了半天门铃,始终却没有人开门。

“宋念!宋念!”薛澜急切地拍门,她拍了半天,却依旧没人回答。

薛澜终于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就算宋念现在还在睡着,她这样拍门就算是聋子也该有反应了。她抬起头,突然看见二楼的一扇窗户似乎没有关严。

薛澜算是个攀岩爱好者,她咬咬牙,将装着内裤的袋子挂在胳膊上,踩着一楼的护栏,三下五除二地就爬了上去……

爬明星的窗户……薛澜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像某种狂热脑残粉。

“宋念?宋念?宋念你在哪里!?”薛澜的语气急促起来。

宋念家大的惊人,简直就像个酒店。薛澜突然看见拐角处有个房间,能听见潺潺的水声……

浴室。

她走到浴室门口,狠狠地拍了几下门,里面没有动静……

薛澜当机立断一脚踹开了浴室的门!

热水器没有关!宋念就躺在浴缸里紧闭双眼!水马上就要漫延出来了,他的皮肤呈现出一种诡异的粉红色……薛澜的心里顿时咯噔一声……

难道是……一氧化碳中毒!?

薛澜马上关了热水器阀门,赶紧探了探,宋念还有呼吸!薛澜狂打了宋念几巴掌,却没见他转醒。薛澜登时吓坏了,赶紧将浴缸里的宋念捞了出来……打开一切能打开的窗子。薛澜强忍住鼻血,不去看赤身裸体的宋念……她努力背起宋念赶紧来到二楼窗户边让宋念呼吸新鲜空气。就在她刚刚拿出手机要打120时,楼下突然传来一声惊呼……

薛澜向楼下望去,只见不远处的草丛里,站出一片土拔鼠一样的狗仔……摄影机不停地闪光,草丛里惊呼一片……

“我的天啊!快拍啊!大新闻啊!”

“宋念……不穿衣服啊!!!”

“那个女的!!居然还背着他!!”

薛澜几乎气的想骂娘,这群狗仔居然这样草菅人命!都这时候了还要拍照!再拍下去怕是明星大大就要一命呜呼了!正当薛澜准备带着宋念爬下去时,突然,薛澜的背后响起一个悠悠的声音:“你在……做什么?”

薛澜吓得赶紧回头,只见宋念睁开了那双凤眼,不解地望着自己。

“宋念!你醒过来了!?你不是一氧化碳中毒了么?”薛澜震惊地问。

“哦……我可能,昨天拍了二十多个小时的戏,太累了,不小心在浴缸里睡着了……”宋念默然道。

薛澜:“……”

“然后我睡的比较死,一般人拍是拍不醒的……”

薛澜:“……”

楼下狗仔们几乎已经陷入了疯狂状态……快门声连天,薛澜突然觉得自己的生涯可能就要断送至此了。

“所以你就把我赤身裸体背到窗户边了是么?起码给我套个底裤啊……”宋念颤声道。

“内裤有。”薛澜僵硬地指了指一直在胳膊上挂着的袋子,“这里,穿么?”

五 平息

没过几个小时,薛澜和宋念在窗边的小道消息就已经传了开来……

“怎么辦!怎么办!?”高瑜拿着一大堆通稿拍在宋念面前,“全世界现在都是你们俩的事!你让公司怎么给你们擦屁股!?”

“对不起……”薛澜颤声说,“我是真的以为,你昏迷了。”

“裸体出现在窗户前……作为一个公众人物,这还真是劲爆。”高瑜冷笑,“公司买你们这些照片花了多少钱你们知道吗?!”

“没关系,无所谓了。事情都到这一步了,实在不行那就承认吧。”宋念说。

“承认什么?”高瑜问。

“承认薛澜她是我女朋友……”

“喀喀……”薛澜一口口水几乎把自己呛死。

“你是有艺人形象的好吗?”高瑜崩溃,“你有女朋友这件事如果曝光出去你想让万千少女的心碎成片片吗!?你不怕掉粉吗!?”

“无所谓,碎就碎,掉就掉。粉不粉我反正和我无关,掉粉又不是掉肉。”宋念一脸淡然。

薛澜觉得,下一秒高瑜可能被一口气憋住,活活背过气去。

这些粉宋念的少女们大概不知道自家偶像是个多么无所谓的男人……要是知道了,说不定她们会自戳双眼怪自己眼瞎……薛澜默默地想着。

最后,经济公司开始联系各大杂志社,花钱将照片赎了回来。又连夜发了好几篇通稿,事件才算平息下来,照片也没有流传出去。

然而薛澜却被公司告知,为了避嫌禁止再与宋念接触。交接货也直接由经纪人来负责。

薛澜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宋念,转身的一刹那,眼神有些放空。

她提醒自己,宋念和她,终究是两个世界的人。

她甩了甩头,自己果然还是做好那个奋勇创业的网店老板才是正经。

六 巨星有病

薛澜叹了口气,回到了店里。她知道她和宋念之间的距离太过遥远,宋念和她,明明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薛澜想着想着,买了罐啤酒,一口气一饮而尽。

接下来的几天,一切都风平浪静。突然有一天,薛澜的电话响了。

“什么?你说我的供货质量有问题?怎么可能?”薛澜疑惑道。

“怎么没问题!宋念她穿过你提供的衣服之后,现在浑身起红点!发高烧!怕是染上皮肤病了!你知不知道这对于艺人来说有多严重!?”手机另一边经纪人怒吼。

“怎么可能?宋念他现在……在哪里?我现在就过去……”薛澜几乎拿不住电话,她颤抖着问道。

“在家静养!”经纪人在电话里悲愤道,“情况太严重了你赶紧过来!”

放下电话之后,经纪人迅速变换了一副表情,一脸邀功地看向宋念。

“老板……装的像么?”经纪人看着病床上啃着苹果的宋念贱贱地笑道。

“挺好,但是情绪爆发的不是很专业,只能给你八分。”宋念说。

“我也不是演员,演到这步就不错了。”经纪人大哥骄傲道。

没过多长时间,薛澜就打车来到了宋念家。

宋念躺在床上,紧闭双眼,一脸垂死病中的模样。

“宋念!你究竟怎么了?”薛澜焦急问道。

“从昨天开始,一直就这样,可能是衣服面料过敏了……”经纪人大哥一脸悲痛。

“那为什么不去医院!?”薛澜问道。

“宋念这样的咖位,去医院的话看病的粉丝不得把三峡堵住!”经纪人大哥说。

“这样,我认识几个私人医生。你等我把他们找来……”薛澜说。

“不用不用……”经纪人大哥赶紧上前来抢电话。

“没事,电话我来的路上已经打过了。”薛澜说。

宋念突然觉得头疼,薛澜这丫头平时看起来呆傻,可某些时候却叫人难对付的很……

不一会,私人医生就到了宋念的别墅门口。

私人医生是个五十左右的大娘,经纪人准备了一摞厚厚的钞票,趁薛澜不注意强塞进了私人医生的手里……经纪人嘱咐道:“一会儿在薛小姐面前,你就说病人病得很严重……明白了么?”

“为什么?”医生明显是蒙了。

“追姑娘……没办法,要做就得做全套。”经纪人大哥使了个眼色。大夫瞬间一脸“我懂了,放一千个心”的表情。

这厢这位私人医生已经开始了全方位检查,那厢薛澜在门口焦急的等待。病床上的宋念哼哼着,竭力摆出一幅痛苦不堪的架势好让门外薛澜心疼。不大会儿医生出来了,薛澜赶紧问道:“怎么样?”

“没多大事,全身检查都做完了,壮的很。就是有点相思病,你答应和他在一起,这小子的病就好了。”私人医生摆摆手,一脸无奈。

病床上宋念突然睁开了双眼……

“不是你怎么这么没有职业操守!?”经纪人大哥怒道。

“这位……是我妈。”薛澜默默地说。

一瞬间,屋内鸦雀无声。

尴尬持续了将近半分钟,病床上的宋念默默地直起身,对着医生九十度大鞠躬……

“妈……”宋念颤声。

“欸……”私人医生一脸慈祥。

“嗯??”薛瀾一脸蒙。

七 真相大白

“所以说,你在这里装病?”薛澜震惊地看着宋念。

“也不算装病……本来我也不舒服,谁叫你没良心,也不来看看我……”宋念据理力争,即便底气越发不足,表面上依旧彰显得理直气壮。

薛澜默默扶额,装病还能装得如此有理,她十分佩服。

“但是,就算澜澜是我的养女,我也不会轻易把她交给什么不靠谱的人。”薛澜的母亲说。

宋念直视着薛澜,轻声道:“阿姨,你放心,我其实一直在找薛澜。”

“找我?”薛澜震惊。

“你可能是忘了,我们两个,小时候住在一起,我是你家隔壁的邻居。”宋念轻声说。

那时候的宋念,胆子小得要命,瘦瘦小小的,扎进人堆里根本不会被人看出来,薛澜是称霸全小区的小老虎,风风火火的,天天带着街面上的一群傻小孩鬼混,两个人是同一所小校,但不是一个班级。那时候谁都想象不到,宋念这个蔫巴巴的孩子以后会成为明星。

那时候宋念怂包得很,没少被熊孩子欺负,宋念少年时期长得柔柔弱弱,好似一朵娇花。不少人以为宋念是个短发女孩……直到他遇见了薛澜。

那时的宋念想要上厕所,薛澜在厕所门前一把拉住了他:“欸?女孩子不能上男厕的!女厕所在这边……”

那一天,年幼的宋念的价值观崩溃了。

之后,宋念三天两头就会被同班的男同学欺负:“你居然去女厕所!小流氓!小流氓……”

正当宋念手足无措时,薛澜第一个冲了上去,与问题少年们殴打起来……那一次的战斗异常惨烈,打完之后薛澜的身上也有很多伤。宋念拿了个小帕子一点点地给薛澜擦,那时薛澜觉得,有这样一个香香软软的小媳妇似乎很不错……

年幼的宋念只觉得,薛澜就像个女版奥特曼,旋风小李逵。

他的英雄。

之后每次宋念都是犹犹豫豫地往薛澜身边凑,偷偷给她带零食,想说上几句话,无奈薛澜神经大条,宋念只能是她众多马仔里的一员,整日跟着大姐大跑来跑去。

直到一次学校组织的郊游。

同年级的学生们在大巴里坐在一起,宋念正好坐在薛澜旁边。他几次欲言又止,然而还没等他说出句完整的话时,大巴车出了车祸。

车掉下了山崖,大巴车卡在了山崖的缝隙里,很多孩子在下坠的过程中被甩了出去,然而宋念被困在了残破的大巴车里,在那个幽闭狭小的空间里,有个女孩拉住了他的手。

她也被困在了大巴车里,她在大巴车里紧紧握住了宋念的手,给了绝望的宋念唯一一丝希望。

“那出去的时候,你可不可以做我女朋友?”宋念和女孩撑了两天两夜,就在这时,已经坚持不住的幼小宋念鼓起勇气轻声问。

“不要。”女孩冷声拒绝。

“除非你以后变得超级帅,像明星一样帅,我才能考虑考虑……”

后来救援队赶到,那个女孩却让救援队的叔叔们先救了宋念,然而当宋念脱离危险的那一刻,卡在悬崖间摇摇欲坠的大巴失去了平衡,带着女孩一起摔了下去。

赞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