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初恋日记(2)

草灯大人

21

今日,零君因相思成狂,邀我同居。

我心道不好,这恐怕就是结婚暗示吧?于是我淡定摇头,拒绝。

他不太高兴,一整天黑着一张脸,表示不满。

我干咳一声,安抚零君:“我们即使不同居,晚上也有机会一起睡觉的。”

他意味不明地看我一眼,冷冷讽刺:“我是喜欢和你一起生活才同居,只有你是想睡我。”

“……???”等等!

22

我少女心十足,最近买了LO装花嫁,算是婚纱。

随后,我娇羞地对零君说:“穿上花嫁,好像真的要嫁给你一样。”

零君轻笑,逗我:“不羞吗?”

“一点点……”

“然而,扮家家酒的婚礼,只是形式上不行的,必须要有实际行动。这样吧,不如洞房也模拟一下。”他说得风轻云淡,瞥我一眼。

我脊背发麻:“……”

这,这还是算了。

零君看了一下价格,怕我被骗。

于是问:“花嫁买来做什么呢?”

我灵机一动:“和你结婚。”

他不再问,低语:“这理由找得很好。”

23

零君在百货店打工赚学费,一日进货,有件轻薄的女式睡衣,款式性感大胆。

零君拍照发我,说:“里面那件睡裙,漂亮,合适你。”

我看了很久,忍不住问:“你确定是因为它好看,而不是因为它布料单薄?”

“……”零君默不作声。

24

因为要订制花嫁,所以我拜托零君买个卷尺回来,需要量三围。

最起初,我没解释用处,零君一听,诧异问:“怎么突然想量三围了?”

“因为……”

他恍然大悟,干咳:“是大了吗?”

我吓了一跳,结结巴巴地问:“什,什么大了?”

“我怎么知道?”他沒敢看我,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

“……”嗯?

25

隔天,零君原本急着去上班,突然后退一步,和我说:“先帮你量三围,你不是急着订衣服吗?”

我诧异问:“你不是着急去上班,没问题吗?”

“哦,不急,你的事是头等大事。我昨天刚学的,帮你量。”

说好了量三围,他就只对某一围感兴趣。量了一下,看到数字,扑哧笑出声。

“……”我好气。

不用挽留了,绝交吧!

26

时而,我忧心忡忡地问零君:“你要是变好看了,会不会找其他小姑娘?”

零君斜我一眼,慢条斯理道:“我跟你一样没心没肺?”

“……”

27

零君工作时期,早上八点上班。

我很想他,辗转反侧,夜不能寐的那种,于是六点抱睡衣去他家睡了两个小时。

睡到一半,起来上厕所,正巧撞到零君妈妈。

她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回房。零君扶额,道:“叫你穿上衣服,你不听,这下被发现了。”

我愣:“发现什么?”

“你穿着睡衣,代表之前我们在一起睡……”他悠悠然叹气,“这下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

嗯?等等!妈妈,我还能再解释一波!

28

我很喜欢猫,但是现在条件不允许,不能养。

零君偷偷在网上订了猫爬架,打算满足我的心愿,给我惊喜。

于是,在某个意大利人的家里领养了一只三花猫,周一去接,名字都想好了,叫包子。

养猫之前,零君担心猫会抓破他日常穿的衣服。

我反驳:“怎么可能?它又没这么闲,才不会碰到你的衣服。”

零君倏忽一笑,意有所指道:“原来它不像你,喜欢主人的味道?”

“……”

即使养猫,也是零君在养,他又担心了:“猫会不会跳到我床上?”

我漫不经心道:“别担心了。”

“嗯?”

“肯定会发生的。”

“……”

29

很快,到了周一。

零君开车带我去某个乡下接猫,猫主人是意大利人,热情好客,和零君在一侧聊天。

我捧着小猫,小心翼翼地装到笼子里,给它喂猫粮,喊它包子。

包子很皮,然而不怕生。一看到猫粮就乖乖地咬到怀里,吃了个饱。

零君很宠包子,对我说:“它是我们的小结晶。”

我脸颊发烫,望着零君在灿烂阳光下发光的眼瞳,没由来的,心头颤了一下。

30

起初,零君不能接受包子会上床的事实。

他有洁癖,很严重。就连我要进被窝,都得先洗脚,脱掉外衣外套,经由他审核方可进入。

他为了原谅包子睡他枕头,自我安慰:“可能是冬季,猫窝太冷了。它还小,怕冷,所以很聪明地躲到我的床上。”

我:“……”

为了护猫,你还真是不择手段。

31

我时而嘀嘀咕咕:“男人哪有猫好玩。”

零君似乎听到了,放下书,似笑非笑地看我:“我好玩不好玩,你不知道?嗯?”

喀。

32

之前,零君说过,包子绝对不能上他的床。

包子退而求其次,跑一君床上了。

零君颇吃醋,一整天板着一张脸。

我不解:“你不是不喜欢包子上你床吗?”

零君看着优哉游哉的包子,轻描淡写地说:“反正都是要上床,还是上我的床比较好。”

“……”

他看了一君一眼,片刻,咬牙切齿又答我:“我的是木板床,我弟是软垫床。相比之下……啧,输在了起跑线上。”

我扶额,钩心斗角的男人们。

33

包子粘人,我哄它睡觉。它还有点想玩,眼睛半闭不闭。

零君拍了半天床榻,让我上来,幽怨道:“你能不能哄哄想睡的人?”

我:“……”

34

夜深了,零君睡觉,脊背突然被什么东西敲了一下,是包子。

它见叫不醒零君,亮爪子抓人。

零君醒了,包子化作一道影子,迅速钻入床底。一看就懂了,干了坏事。

翻动猫砂,原来是喊零君铲屎。

我:“挠你?治愈吗?”

零君冷笑:“治愈没有,疼倒是挺疼。”

35

零君哄不了包子,小家伙会闹。

深夜,我本没有在零君家过夜的打算,他突然说:“包子一直在我床上跳,过来管管,很皮。”

我无奈,只能赶过去。

转念一想,倒是有哪里不太对劲。这剧情,怎么跟宫斗剧里,妃子借孩子病重的理由见皇上一样?

一想到零君一身华贵长袍,怀里抱着包子,一步步接近我,冷冷道:“皇上不来看一眼我们的孩子吗?”

突然,我瑟瑟发抖。

赞 (6)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