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子味的吻

  • 花火·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7月B版第14期】    
  • 桃之夭夭·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7月B版第14期】    
  • 檐萧

    简介:某日,刚和网友吵完架的晏声发现,刚才的“杠精”居然是她一直想找的画手大大顾卿。她实力装傻却被他无情拆穿,又因为合作,由着他一步步从蹭饭到最后自己沦陷她。蹭饭有风险,恋爱需谨慎。

    01

    好友柒柒打来电话时,晏声刚在后台和网友吵完架。

    一接通,柒柒痛心疾首地数落她 :“你拖延症是不是又发作了?我告诉你,我好不容易才拿到顾卿的联系方式,你抓点儿紧,趁他现在有空赶紧把事情敲定。再犯懒,哭,我都不会再理你!”

    柒柒数落完,晏声想辩解两句再诉苦,但被对方拒绝并绝情地挂断了电话。晏声返回微信界面,看到柒柒十分钟前给她推送了一张名片,说这是那个非常棒的画手,让她无论如何都得拿下。

    晏声从句尾的感叹号里感受到这句话的力度,一秒都没再耽搁,麻溜儿地点开名片。可按下“添加到通讯录”之前,她忽然发觉这个名叫“顾少爷气场两米八”的名字十分眼熟。她狐疑地打开网页看后台,记录准确无误地显示着,她十二分钟前刚和“顾少爷气场两米八”吵完架,并且那个人的头像和名片上一致……

    而这一架是以她拉黑对方收场的。

    晏声心存侥幸地想,大神应该没空跟她吵架吧?但为保万一,她又给柒柒打了个电话确认:“你给我推送的那个名片,真的是顾卿,顾大大?!”

    “废话!”这两个字里的气愤掷地有声。晏声思索两秒,假装毫不知情地添加了“顾少爷气场两米八”为好友。

    “顾大大好,我是‘吃饱了没事干的公众号的负责人。”晏声殷勤地打声招呼,还发了猫咪卖萌的表情包。

    可显然有人对吵架吵输这件事耿耿于怀,顾少爷一上来就问她:“作为负责人,你肯定也是吃货,你说青团应该吃甜的,还是吃咸的?”

    刚才晏声就说过真正的吃货能包容一切美味,管它甜的咸的,就算是辣的酸的,只要好吃她都喜欢,所以她才一言不合拉黑了不停地跟她强调青团应该吃甜的的顾少爷。但眼下,作为粉丝没有人家多,实力没有人家强的小博主,晏声只能伏低做小:“顾大大怎么忽然问这个?不管你想吃哪种口味,我都能给你找到最好吃的!”

    “我就想知道青团应该吃甜的还是吃咸的。”顾卿十分较真儿地再次强调。

    晏声昧着吃货的良心诚恳地说:“当然应该是甜的。”说完心想,这下毛该捋顺了吧?该谈正事儿了吧?不料下一秒,顾卿话锋一转,十分肯定地说:“你果然就是拉黑我的人!”

    “顾大大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刚从菜场回来,是不是新来的实习生说了什么让你不高兴啦?我这就教训她替你出气!”晏声听说顾卿年龄不大,不仅画风清奇,脑洞更是大得出奇,总之在她看来这些词凑在一起就代表涉世未深——好骗。

    但顾卿毫不留情地拆穿了她的谎言:“呵呵,别装了,你早被你的打字习惯出卖了,一点儿立场都没有,代表吃货看不起你。”

    合作不成还戏弄她?!晏声怒道:“没人告诉你这么皮会挨揍吧?我还代表咸青团报复你呢,幼稚鬼!”说完又把顾卿拖到了黑名单。只是拉黑一时爽,计划火葬场。

    晏声大二那年跟风开了个研究美食的公众号,这几年来积累了不少粉丝,所以毕业后没出去找工作,而是靠公众号的收入养活自己。年后她新开了一个叫作“藏在食物里的四季”的栏目,春天时贩卖春笋、青团和刀鱼,立夏时说欢迎毛豆、西瓜、小龙虾。

    刻板里藏著虔诚的不时不食,从不被看好到唤醒许多人对食物遵循的一期一会的期望和觉醒,她收获着也感动着,而后忽然想用漫画记述一些故事。

    顾卿的画风是她和柒柒找寻很久后一致觉得看好的,可惜,就这样躺在了她的黑名单里。

    02

    隔天一早,晏声家的门被踹响,她暴躁地抓了把头发去开门,门外站着一位穿白T恤的高个儿小帅哥,看到她的瞬间眯起眼睛似笑非笑道:“我是顾卿。”

    晏声愣了两秒,皱着眉问:“幼稚鬼?”瞬间,门外的人脸黑了两分,猜测得到印证,她随即叉腰问他,“你来干吗?约架?!”

    顾卿将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两遍,摇摇头可惜地说:“我来谈合作。”见她有关门的倾向,他不怀好意地笑了笑,摊开卷在手里的纸筒给她看,“柒柒姐怕我反悔,已经替你跟我签了合同。”

    思虑三秒后,晏声让他去楼下咖啡店稍坐,她迅速洗了把脸,而后发现手机有数个未接来电。等拨回去柒柒便劈头盖脸地吼她,让她赶紧收拾,不要在顾卿面前丢脸。她没胆子说,仅有的脸面昨日已经丢尽了。

    咖啡店里,顾卿歪坐在沙发上,百无聊赖地翻看着本花花绿绿的少女杂志。晏声推门而入,他下意识地抬头看了一眼,而后又弯着眼睛笑起来,跟随她的脚步,看藏在她裙摆里的碎金似的阳光不停地跳跃,直至停下。

    “要看合同吗?”他收敛神色,将桌边的奶茶推到她面前。

    这出乎意料的动作让晏声怀疑有诈,她心虚地摆摆手:“不用了,我们还是直接说后面的‘但是吧。”

    顾卿点点头说:“但是,合同里的费用我有异议。”

    晏声眼皮一跳,直视着他的眼睛,他却笑得愈发愉悦:“别紧张,我没涨价,甚至费用我都可以分文不收,只要你同意让我用你当原型画个故事。”

    晏声还是觉得有诈,他的作品有多贵她不知道,但看他拥有的百万粉丝怕是不愁找不到免费的原型。她吞了吞口水,故作镇定地说:“我要征得柒柒的同意。”其实是她迫切地想听柒柒劝她悬崖勒马,怎么会有这样的好事儿?是她对自己的容貌有误解吗?

    顾卿应了一声,又翻起杂志,可握着杂志的手心里有多少汗,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晏声才注意不到这些细节,她“噼里啪啦”的打字速度几乎将手机屏幕戳穿。可柒柒非但没劝她,还乐见其成。对于晏声的怀疑,柒柒毫不留情地戳穿道:“有诈?能诈什么你告诉我?是诈你那几万粉丝,还是诈你兜里的几毛钱?这是现成的流量懂不懂?”

    晏声弱弱地反驳道:“你怎么不想想他是不是对我图谋不轨?”

    “呵呵,就顾卿这种长相,多看你几眼我都觉得你该给国家交税。”看完,晏声愤愤地把手机反扣在沙发内侧。

    趁着喝奶茶的工夫,晏声又偷看了顾卿几眼,不说话的时候眉眼凛冽,气场有风,笑起来又痞又坏,五官还真是精致。不料再看时被他逮到,他探身向前,手松松地搭着桌沿道:“这么纠结,要不算了,钱照付……”

    “不不不!”她激动地拉过他一只手,“成交、成交!以后还请多多关照。”

    顾卿看着被她握住的手,意味深长地笑笑:“那就这么说定了,我会实现你的想法,你就安心当个原型。”

    03

    晏声筹谋了两天,敲定想法后,第一时间联系了顾卿,不过才说两句就被挂断,再打过去便没人接。她愣了几秒,心想这是什么操作?对黑名单的报复吗?

    十分钟后,屋门被敲响,顾卿单手拎包站在门外,衣角还带着腾腾的暑气,看着她愣怔的表情,他抓了把头发:“瞪我干吗,不是说了见面谈?”

    晏声狐疑地歪头,怀疑风大没听清。顾卿却默认这个微动作是在示意他进屋,于是抬腿就进了屋。不怪他自来熟,虽然晏声自己住,但客厅大大的落地窗前被她改成了工作区,阳光透过薄薄的纱窗打在地毯上,看起来十分舒适。

    顾卿坐到她对面的空位上,一脸认真地从包里拿出电脑、纸笔。

    两人沟通完,已经近下午五点。晏声早上十点多吃过饭一直撑到现在,思维一停下,饥饿排山倒海地袭来。她去冰箱里给顾卿拿可乐的时候,看到前天做的蒜香小米辣凤爪还有,放进微波炉加热后一并端给他,又鬼使神差地问了句:“我饿了,炒饭你吃吗?”

    顾卿呆了两秒,乖巧地点点头。

    晏声一脸见鬼的表情,没料到会在他脸上看到这种呆萌表情,像在外炫酷狂跩的大男生回到熟悉的环境里卸下防备,回归原本的天真。她摇摇头把这个想法抛开,又返回厨房。从冰箱拿出鸡蛋、泡菜、午餐肉罐头,以及即食的海苔片,不过几分钟就端出来两碗卖相绝佳的炒饭。

    白瓷碗里盛着被泡菜汁染成油亮红色的饭粒,切成小块的午餐肉和拌碎的鸡蛋匀称地夹杂其中,上边还撒了一层脆脆的海苔丝。

    顾卿两三下吃完,眼睛亮晶晶地看着她:“我住得近,以后做了饭能不能喊我一声?”

    晏声暗笑两声,心想终于找到了他的弱点。从开始到现在,她一直被他牵着鼻子走,眼下终于能扳回一局。她“嗯”了一声,顾卿见她应允,甚至乖巧地去洗了碗。

    第一期漫畫在三天后发布,名字叫《有一个地方知道我喜欢你》,文案里说:“喜欢是藏在樱花树下,藏在西瓜最中间的那一勺,藏在秋天的糖渍桂花中,还有冬天的牛肉火锅里。”这四句话分别配了四张应景的图——穿短裙、衬衫的小姑娘和穿T恤的少年从樱花纷飞的春天,一步步成为下着雪的冬天里的大人模样。

    陪伴最长情,晏声看完莫名感动,破例早早地发了推送。粉丝数“噌噌噌”往上涨的时候,她才知道,顾卿也转发了这几幅图,还有人在底下评论,说最喜欢的画手和最喜欢的博主合作了,真是网络姻缘一线牵。

    后期再沟通,顾卿几乎驻扎在晏声家,吃饱了就画图,话不多也不闹,只偶尔在她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看她几眼。

    这副乖巧的模样常常让晏声误以为养了只大型宠物。她不知道的是,顾卿微博新更新的漫画就是一个蹭饭的故事。嗯,就是从女主的一道菜开始,最后和女主恋爱的故事。更到半途,他还发了四张照片,有背影、裙摆、长发和樱花,无一例外都和漫画中的情景相对应。

    粉丝顿时在评论里炸开锅:“我的天,原来真有这样一个人存在吗?是我们的‘吃饱了没事干博主本人吗?”

    “楼上这样想的不是你一个,我们宝宝什么时候替别人宣传过,这意思还不够明显吗?!”

    “哼,对方想拒绝你的狗粮,并想踢翻了你的碗。”

    各种猜测满天飞时,晏声看到柒柒发的截图,心怦怦跳着仔细辨认,而后哼了首“可惜不是我陪你到最后”。

    晏声的公众号因为漫画小火的时候,有人把她之前接受采访的内容又发了一遍,那时候她还没毕业,还没和周叙之分手,她说想要把各地搜罗到的美食都捧到他面前,陪他度过所有独一无二的季节。

    事实证明,当时撒的糖都是后来打的脸,如今她和周叙之分了手,再看这句话怎么都觉得荒唐。她没料到的是,有一批“戏精”分析过她号里的内容后,不知怎么竟神奇地推测是顾卿导致她和男友分手,并且还去他微博底下控诉。

    这个猜测让晏声本人大吃一惊,她作为事件女主角竟然都不知道事情是这种走向!

    04

    晏声按照柒柒给的地址,在一个阴风阵阵的下午敲响了顾家大门。

    好歹他也算流言的受害者,柒柒让她主动慰问一下,于是她拎着一兜好吃的找到他家。顾卿双眼通红、头发蓬乱地来开门,看到是她还愣了几秒。他这副熬夜赶工的邋遢模样落在晏声眼里,以为他是被流言打击了,十分愧疚地替他把饭菜热好。

    晏声老老实实地等他吃完才开口:“之前的事对不起了,我跟前男友分手明明跟你没什么关系,都是这些网友连累了你。”

    顾卿咽下一口草莓汁,缓缓地说:“不用跟我道歉。”

    晏声在沙发边沿坐着,闻言低头抠手指:“好吧,你这么多真爱粉,这点儿流言又不能影响……”

    “我的意思是,你的从前的确跟我没什么关系,但今后可以有,所以不用道歉。”被打断的晏声脑子有些短路,愣愣地看着顾卿,一时间竟没想到怎么接话。

    顾卿放下草莓汁,觉得她或许领悟不到这句话的意思,想着是时候用行动证明一番了。晏声只觉得眼前一道阴影,胸前一暖,紧接着被扯到一个温暖的怀抱里,顾卿的嘴唇擦着她的耳边说:“我的确喜欢你,所以不算无辜。”

    语气里似乎还带着草莓味的甜。这想法让晏声受到惊吓般往后避让,可她忘了身后悬空,慌乱中拽着顾卿的衣襟一起扑倒在沙发上。

    听到两声闷笑的时候,晏声觉得这辈子的脸都在顾卿面前都丢尽了。

    “还不起来?”她闷声推他。

    顾卿低头看她一眼,翻身滚到沙发边的地毯上,还在笑。

    “还、还笑?!”晏声抬脚轻轻踢他,还不是因为他突然抱她,她才慌的,可他们见面的次数,不超过五次吧?

    顾卿轻咳一声,站起来走回桌前,又重复道:“没听错,喜欢你。”说完他端起碗往厨房走,下一秒身后传来“砰”的一声,大门被跑出去的晏声关上。他拿着空碗站在原地,眉眼却几乎飞到了天上去。

    从楼道飞奔下来的晏声第一时间跟柒柒通风报信:他果然对我居心不良!

    柒柒问:那下周再去深山老林,我是不用跟了吧?

    晏声回:……你是敌方派来的卧底吧?

    过了几日,晏声把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归咎于一时的意乱情迷。理清思绪后,她跟柒柒汇报了去仙居的行程,被柒柒无情地拒绝:“不带顾卿你就自己去。”

    晏声最后也没能说服她,所以在车站看到顾卿的那一秒,她第一个念头是“果然如此”,下一秒是撒腿想跑。不过没可能实现罢了,车站里人来人往不说,顾卿腿又长,她转个身就被拽住了衣角。

    “生我的气了?”顾卿弯腰凑到她面前,见她没说话,他一脸傲娇地陈述,“我这么好看,时间又自由,你想去哪里我都能陪着,而且我能力不弱,还乖巧听话,你试试喜欢我啊?”

    “那你放手。”

    顾卿乖乖地松开她的衣角,还不死心地强调一句:“放手可以,放你不行。”

    晏声瞪他,心想这抱一下是解开了什么奇怪的诅咒吗,怎么说起话来还无所顾忌了?

    仙居的杨梅有口皆碑,眼下临近丰收,她想去采点儿尝个鲜。顾卿跟着她转车换乘,还像哆啦A梦一样,不停地从包里掏零食,一会儿“声声,要吃辣条吗”,一会儿“声声,吃个小番茄吧”。

    晏声都懒得计较称呼问题,她头疼。

    仙居她来过不止一次,所以只跟父母的朋友,仙居的主人在电话里打了声招呼。一路东瞧瞧、西瞅瞅,直到快步钻进杨梅林子里她才长呼一口气。随手摘了两颗梅子往回递却没人接。晏声回头,顾卿懒洋洋地迈着长腿刚走到她身后,他一把抢过梅子,还问了句:“偷梅子不怕被抓?”

    “不想碰见熟人而已。”说完,她又摘了颗梅子塞到嘴巴里,酸到五官凑到一块儿。泛红的杨梅夹在葱郁的枝叶间,晏声一连递给顾卿好几颗杨梅,再给他的时候他没接,还贼兮兮地凑到她面前:“太酸了,声声,我想吃最甜的那颗。”

    明明她都摘了最红的给他,闻言扭头瞪他一眼:“自己摘。”

    顾卿眼睛亮晶晶地看着她,一直笑,一直笑,等她意识到有什么不对想后退时,两只手忽然被他拉住,他弯腰凑近亲了她,是清冽的梅子味。

    晏声却不合时宜地想,上次的他是草莓味,这次的亲亲是杨梅味,下次呢?咦?她竟然想到了下次吗?!暂时不敢直视顾卿的她闷头向前走,后边的人眯着眼含着笑懒洋洋地跟着她,盘算着怎样才能让她答应跟他在一起。

    路的尽头,晏声忽然顿住,顾卿一不留神撞到她后背,抬头看清前方是谁后,他烦躁地揽住了她的肩膀。

    05

    周叙之站在路口的树荫下,看着晏声问:“阿声,过来怎么不跟我说一声?吃饭了吗?” 虽然晏声知道他外婆住在这里,但她没料到会遇见他,一时有些愣。顾卿不满地拽了一下她的衣带,她清咳一声说:“待会儿就回去了。”

    他无视顾卿,只看着晏声沉声说:“之前是我的错,回杭州我再找你。”

    晏声随口应了一声。

    坐到回程车上晏声才想起忘记带酿酒的酸梅子了。顾卿也反常地一路沉默,直到送她到楼下,还扯着她的衣角不撒手,半晌后才委委屈屈地问:“今天的你有没有多喜欢我一点儿?”

    晏声正走神,听到这句原本想夸他说有的,张口却是:“今天的你是梅子味的。”

    说完顾卿愣了,她也愣了,两人好似都想到什么了不得的画面。眼瞅着顾卿的眼神越来越亮,她甩开他,一句话都没说就溜了。跑上楼的时候,她恍然发现,被周叙之搅动的不明情绪奇异地蒸发掉了。

    过了两天,晏声想吃对街的火锅,打开门发现一左一右站着两尊门神,见到她都一脸理直气壮地说有事儿。她愣了几秒,借口说约了柒柒,可下一秒周叙之忽然说:“我想跟你聊聊,你不是问过我为什么吗?”

    她犹豫了两秒,心虚地看着顾卿白T恤上的英文字母说:“我回头再找你。”

    “不,我发烧了,我想喝五福粥。”顾卿想拉她的手腕示弱,被她躲了过去。

    晏聲看着顾卿,语气里带着不易察觉的温柔:“别闹。”

    “如果你今天跟他走,以后就不要再找我了。”顾卿孤注一掷地撂下狠话,说完自己都愣了,不知道哪儿来的底气。可晏声只跟他说了句抱歉就和周叙之一前一后地走下了楼。

    晏声买了杯奶茶顺势蹲在路边儿,看也没看周叙之:“你说吧。”

    周叙之看看四周,也学她蹲坐在路边儿:“是你父母授意的,他们希望你能有安稳的工作,说你还能听进去我的话,就让我试试。”

    晏声咬着奶茶吸管想,这理由未免太过牵强。她扭头深深地看他一眼:“就算有我父母授意,其中也包含了你当时的想法吧,毕竟那么决绝。”

    她和周叙之,从大二他让给她一份限量供应的龙虾饭认识,而后他们来往几次,顺理成章地在一起,后来她一时兴起做了公众号,就想要为他搜罗各地的美食答谢他让出来的那份龙虾饭。可毕业的时候,她千里迢迢从庐山深处给他带回来一瓶米酒,却听到他冷声说:“有这个时间,能不能找找工作多赚点儿钱?”

    她记得当时自己傻傻地看了他很久,仿佛从来不认识他。而后她挣扎着问他,是不是一直都这么轻看她。

    他没应声,也没辩解。后来他们就分了手,连大吵一架的桥段都没有。分手太迅速以至于后来晏声想到这些,总觉得那天像梦,所以才心存疑虑,才想听他的解释,可没料到会这么敷衍,或者说他有别的苦衷。

    周叙之看着对面的街角,犹豫着说:“当时找工作不顺利,心烦意乱,很对不起。没想到现在自媒体发展得这么好,那我们还能和好吗?”

    晏声愣了几秒,忽然想到顾卿的脸,想到他说的那句“我时间自由,你要去哪里我都能陪着”。

    守得云开见月明,她释怀地笑了笑:“抱歉,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周叙之想到楼道里的男生,急急地问:“是刚才那个小男生?那么小怎么会认真对待感情?我们在一起那么久……”

    “再见吧。”她利落地起身,大步朝前。她不想对曾经在一起过的人恶言相向,也不想听他什么都不知道就随便质疑别人,甚至有些想不通,自己以前喜欢他什么。

    晏声气喘吁吁地跑回去时,楼下已经没有了顾卿的身影。想起他之前撂下的狠话,她头疼地想,要怎么才能哄好他。

    呼出一口浊气,晏声给他打电话,却发现电话打不通,微信也显示对方拒收,她心塞地发现自己被拉黑了。

    06

    晏声以为顾卿在闹脾气,可拎着煮好的粥上门哄他的时候,却发现屋里根本没人。她不知道,去而复返的顾卿还等在她家楼下,从八点,九点,到半夜,她的房间一直没有灯光,他就以为她答应和周叙之和好了。

    晏声一连几天没找到顾卿,无奈之下跟柒柒诉苦,反被她数落一通。两人凑在一起,柒柒忽然问她:“你真的对顾卿没有一点儿印象吗?”

    晏声看着柒柒:“话筒递给你,请说出你知道的故事。”

    柒柒轻咳两声:“当时顾卿不知道从哪里听说你在找画手,主动来找我的。我被他的百万粉丝诱惑到,就推荐给你了。后来听你说他不收钱,就好奇地多问了两句,咳……他说他喜欢你。”

    “那他有没有说为什么?”晏声一直没明白,顾卿是怎么喜欢上她的,毕竟她在家工作不打扮也不收拾,他见的大多都是她的丑样子,而漫画圈里多的是温柔又好看的小姐姐。

    “我也问过啊,他只说在学校就认识你,知道你分手的消息还乐了好几天。”

    晏声努力回想了一下,而后摇头否决:“不可能,如果我见过这么好看的男孩子,怎么会不记得?”

    柒柒啧啧两声,替顾卿发言:“这么好看的男孩子还不是被你狠心丢在了身后?”

    晏声郁闷地问她:“那他会不会一气之下不喜欢我了?”

    柒柒假装遗憾地摇摇头,悄悄将这段录音发给了顾卿,至于他什么时候才听到,那就不是她要操心的事了。

    处于找不到顾卿踪迹的绝境里,晏声注册了个微博小号,每天给他发私信,但可能他的粉丝太多,根本看不过来,所以一周过完她都没收到回复,甚至连“已读”的提示都没收到。她不死心,改去进攻他的评论,学着他的粉丝在评论里花样夸他,可他像石沉大海,始终没有半点儿音信。

    她气得抓狂,又束手无策,最后忍无可忍,在公众号发布了一则寻人启事,在内容的最后,一行灰色小字:五福粥我都已经熬了七锅了,你到底什么时候来喝?!

    这行小字被潜伏其中的顾卿的粉丝看到,她们一致认为这是要公开“恋情”的节奏,于是欢天喜地跑去顾卿微博评论:顾少爷,你老婆喊你回家喝粥!

    但其实顾卿生无可恋,根本没心情刷微博,甚至连微信都卸载了。

    有天傍晚他没忍住,悄悄溜到晏声楼下坐了会儿,第N次叹气时候,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他拢了拢衣领想要往回走,一扭头发现晏声就站在五米外,歪着头像看神经病一样看着他。

    顾卿心里“咯噔”一声,想笑没笑出来,怕她反感,下一秒拔腿就跑。

    他腿长,晏声当然没追上。

    07

    可那天半夜,顾卿鬼使神差地打开微博,看到数以百计的评论和私信里夹带着“老婆”这两个字时,他吓了一跳,生怕是粉丝在拉郎配,可从头看到尾,认出某个小号是谁后,他抱着枕头嘿嘿傻笑了好久。

    夜里三点,他重新下载微信,将公众号的那行小字反复看了数遍,又不厌其烦地将她的录音听到耳朵起茧。天色刚刚擦亮的时候,他匆匆地洗了把脸,拎起外套就冲到了她家楼下。

    五点二十、五点二十六、五点二十九,第四次看时间发现才不过五点三十二,顾卿感到十分绝望。又在她家楼下徘徊了几分钟,他烦躁地抓了抓头发,而后忽然想,不如趁她迷糊的时候哄好她不计前嫌。

    得亏晏声昨天没做推送,不然只睡五个小时的她被喊起来绝对会原地爆炸。她一脸凶相地看着门外的人,慢半拍地问:“这么早来画图?你没病吧?”说完就要回屋补觉,可走到半途,抓着一丝清醒回头,看到顾卿一米八几的高个儿瞬间缩成一只鹌鹑。

    “什么毛病,一言不合就消失?”提起来就来气,这几天她找他都能翻遍这座城了。

    “我错了。”他委委屈屈地低着头。

    晏声困顿地打个哈欠,问:“那你想怎么弥补?”

    顾卿猛地抬头,头发乱哄哄的翘着,衣服也皱巴巴的,唯独一双眼睛清亮到透出水光。他迈着长腿,两步走到她面前,缓缓地伸手抱住她:“余生够不够?”

    晏声推了他一把:“别想蒙混过关。”

    顾卿抱紧她,弯腰将下巴抵在她头上,不停地蹭啊蹭:“那给你买好吃的行不行?”

    “哼。”从她鼻孔里发出一声不屑。顾卿狡黠地眨眨眼,非常得意地笑出聲:“那就只能哄你睡觉咯。走,我陪你去补觉。”说完轻而易举地将她抱了起来。

    晏声被他锁在怀里时质问他:“你什么时候认识我的?”

    顾卿小心地看她一眼,说:“有一年,你带了瓶青梅酒回学校,在小树林被某人嫌弃的时候,我就在你们身后不远处。”回想起后来的情景,他语气有些不忿,“某人离开后,你自己抱着瓶子喝酒,我本来想过去讨一杯的,但我好不容蹭到你身边,却被喝多的你一把抱住大腿,酒也洒了一地。”

    晏声心虚地反驳说:“胡说,我酒品很好。”

    顾卿冷哼一声,记仇地说:“最重要的是,之后你就忘了我来过。”

    那天被抱大腿的顾卿用晏声的手机联系到她室友,走之前她还抱着他不撒手。可之后再遇到,他特意站定等着跟她打招呼,她却一刻也没有停顿地掠过了他,全然不记得那件事。

    但其实,晏声对这件事还是有模糊的印象的,她甚至知道那个人不是周叙之,只是记不起那张脸而已。眼下脑补出当时情景,她生硬地转移话题,说:“你拉黑我!”

    原本愤愤不平的顾卿闻言立刻抱紧她,说:“我错了,我怕自己忍不住找你。”

    晏声仰着头,还要挣扎,被顾卿捂住眼睛,压低声音问:“还睡不睡觉了?我惦记了你这么久,不睡我可就要收利息了?”

    顾卿想,他才不会告诉她,很早以前认识她的时候,她身边有别的人。虽然那时候他只是想问问她,以后有好吃的能不能分享一下。可后来关注的时日太长,她的一举一动都印在他脑海里,慢慢汇成了别样的感情。

    他等了很久,好在终于等到她。

    赞 (25)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20.50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