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你来过

纪十年

突然很不想写专栏。

因为每一次写专栏,都是在挖往事。有的往事快乐,有的往事辛酸。前者晾出来跟现在一比,以前的日子过得犹如神仙——读书时,好朋友都在周围,喜欢的人就在身边,数一数老师新长出来的皱纹,看看操场上挥汗如雨的少年,一天就过去了。后者?后者太沉重,尽管后来觉得坦然了,觉得事无不可对人言,写出来还是有些唏嘘感叹。

比如说,我跟可爱姐的故事。

读书时,我们一起吃饭,一起上课,一起散步。我们会聚在一起说一说喜欢的男孩子,聊一聊麻烦的女同学,友情来得理所当然。大学毕业,我们毕业旅行去的是青城,喝酒、撸串儿、秉烛夜谈,一起爬山。那时我们经过一家小书店,不知怎么的,各买了一本考研政治,就这样,稀里糊涂地决定去考研了。

省去那些艰辛的过程,考研很顺利。

然后,回到C城,念书、写论文、毕业……渐行渐远。

我们同城,学生时期跟的是同一位教授,五年时间里,却只在教授的谢师宴上见过几次,还有一次,是可爱姐谈恋爱了,请我吃饭。

延续学生时期的传统,谁恋爱了,就请好朋友吃大餐。

席间,我有点儿原谅世事了,好歹,它把可爱姐又还给我了。尽管,下雨时可爱姐蹿到了男朋友伞底下,尽管吃饭时可爱姐坐到了男朋友身边,尽管那天我们聊得最多的话题是她的男朋友想出一本画集,问我有什么建议。

可爱姐不是坏人,她的画家男朋友也不是。

但我写到这串文字时,依旧有些心酸。

我们都是好人啊,我们什么也没做错,但,曾经睡在一个被窝里的友谊,怎么说没就没了?

我以为考研成功了,我们有了更多的时间相聚,但没有,我们要写论文,要做科研。我以为毕业了,我们有更多的机会碰面,可也没有,我们要工作,我们有各自的生活轨迹。我已经习惯了我们不再煲电话粥,不彻夜聊微信,我们即使见面,能聊什么呢?

聊五年前的人,五年前的事儿?

也许,我们依旧能相谈甚欢,但,这缺失的五年,我们谁也弥补不了,不是吗?

我不想承认,但不得不承认,我们的圈子重合点越来越少了。就像初中同学考去了外校,离开前我们互相拍拍肩膀,没说“再见”,后来,遇见了新同学,有了新朋友,就真的没再见。

我曾经想那就这样吧。我也和新朋友彻夜长谈,我们也一起看电影,一起爬山,一起旅行。

在很多个夜晚,我想,新朋友多好啊,新朋友帮我分担生活,新朋友对我如此体贴,新朋友住那么远,却会为没吃早餐的我带一颗水煮蛋。直到,现实给了我一记重击,教会我那些美好往往是虚无缥缈的。

电影里怎么说的?

“这个世界不缺完美的人,缺的是从心底散发出的真心、正义、无畏和同情。”

書里怎么说的?

“处在你现在的位置,分辨朋友的真心和假意,是你一生的功课。”

美好的人太多,真实的太少。我在新朋友身上受了挫折,在夜里难以入眠,我不知道如何自处,如何对待他……我曾恐惧,也曾迷惘。那段日子短暂却很艰难,我走了出来,然后,我想起了可爱姐。想起我们去爬山时,手拉着手一起走进那家老书店;想起我们大冬天去自习室里背单词,作业本上字里行间满满当当都是“abandon(放弃)”;想起那一年圣诞节,她给我织的白围巾……

我给她发短信,说:“等你有时间,我们见一面好吗?”

怕她在忙,怕她没看到,我说:“我想请你吃饭。”

可爱姐回道:“怎么了?”

我吸了吸鼻子,故作轻松地道:“好久没聚了。”

她问:“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

我回复了一个表情之后,没有伤心;按灭手机时,没有伤心;在某天深夜想起这句疑问时,也没有伤心;但,写这一段话时,我潸然泪下。

世事变迁,我们隔了五年,可她仍在那里。

赞 (1)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