纨绔

扫描二维码关注, 点击下面菜单"下载", 点击"免费下载" 可获得花火/桃之夭夭/飞言情/南方人物周刊/等PDF杂志下载链接


林格

世有纨绔子,然后知千金難买,浪子回头。

——而我曾见过一人为我回头。

楔子

仙雾缭绕,云海滂沱,绰约流转之间,有天女讲道。

她裹轻纱素面,莲座之上灵目微阖,话音平稳:“神佛一目,不为私利作妄语,不为平生迁众生,不与争,不相贪婪,不……”

本该一如往日不咸不淡过去的梵音却被一抹童声打断。她随响动抬眼望去,见小童子笑容粲然天真,口中问她道:“天女可曾撒过谎、动过杀念?”

众神噤声,素来不可一世的王母这时面上一僵,忙将自己不懂事的孙儿拉到一旁,道:“天女见谅,今日本是朝代更迭、天龙现世之日,本宫特召集各位仙家听道论辩,小九自胎中蒙尘三百年,昨日方得机缘生仙骨,自是不通佛法,难免口拙——”

她解释尚未完全,神钟陡然敲响。

钟声象征着凡尘朝代的交替轮换、岁月流转,称雄三百一十年的熹真一朝,终于穷途末路,换了天地。

天女手中佛珠乍顿,垂眸一笑。她像是喃喃,又像是叹息,在众神惊愕的目光中,回答了那少年的疑惑。

“本尊希望有过,亦希望那是一个谎言。可听谎话的人,不曾让我如愿。”

可他看见她眼中有泪。

他推开门,第一眼看见的是那女孩。她跪坐蒲团之上,手中捻着红木佛珠,喃喃着他听不明白的佛理禅机。

身后喧哗嘈杂的声音逐步远去,仿佛直接略过了这最有可能躲藏的禅房,他心下舒气,轻手轻脚地上前,刚要甩下袖中天子所赐“灭责令”威胁,却听得女孩声音如凉薄的月色,淡淡地道:“这红木本是寺中之物,在外买卖不得,若着实需钱财度命,可将床下竹箱打开,里头尚有些银钱,你自拿它做些盘算,也可维持,不至于破窘至此。”

冷风自窗沿钻进房中,墙上挂着的“佛”帆簌簌作响,女孩转过头来,额间一点朱砂,眉如远山,双目沉沉:“于我也算功德一件,不必忧虑算计。”

那直截了当的误解来得太快,他面上竟泛红,眼见着这女孩俨然还比自己小上几岁,却持重沉稳如斯,心中一时说不清是敬佩还是愕然。半晌,他方才结结巴巴地吐出一句:“大、大胆!你还真以为我是街上乞丐不成?”

女孩眼神扫过他脸庞,又转到他手中的匕首,温软地吐字:“是盗贼。”

话语间,她并不顾忌少年乍然晦暗的神色,从蒲团一旁的小木柜中捧出一本厚厚的册子,从容地研墨提笔,端端正正地写下一句:助盗贼存命改正。

少年见她动作,正要开口询问,却见册子递到自己眼前:助老者解脱心中困苦、助死者超度、助商贩维持生计……无一例外都标示着受助者的名姓。他不信邪地将那册子合拢定神细看外封,正是女孩的端然字迹:功德簿。

他于是嘴角抽动地问:“这就是你们修的佛道?活像个讨债本?”

女孩不卑不亢:“并不索报,仅为记录。你心中若不愿,我收回便是,”说着,她抬眼望了望窗外的夜色,“守夜人此时正在大殿中,你拿了银钱,从后山逃走,不会有人发现。”

他却浑似憋了一口气,平日指天骂地的小霸王找不到撒火的由头,只得赌气般念道:“钱财于我不过与粪土无异,我也不将红木买卖,仅仅觉得寺中物什打磨得稀奇罢了。你若仁慈,何不将红木珠给我?不过是借钱消灾,做个样子!”

女孩闻言,扬眉道:“此话当真?既然如此,拿去便是。”

谢麟没有想到她这般果决,接过佛珠,迷迷糊糊便如同被哄骗般签下了自己的名姓。女孩若有所思地瞧了他的字迹,又仔细打量了他的衣着。

许久后,她上前将佛珠挂在他脖颈间,指尖依稀发颤,却只低声道:“谢家三公子,你叔叔是何等人物,可莫要再仗着他同天子的交情消磨皇室的耐心了。这佛珠送你,且自静心吧。”

谢麟,字怀笃,八岁那年,其叔父谢成壁远行北疆征战蛮族,战死沙场。临死时,钦点谢麟为谢家继承人,并将自己名下封地官宅一一赠予,尚在懵懂之中的谢麟从此成了皇城中首屈一指的红人。当今天子与谢成壁自小一起长大,胜似兄弟之情,待他亦格外看重,亲下免责令、免死旨,上至宫廷,下至街巷,他如入无人之地,世人皆难入目,便这般成了京城中人人议论的小霸王。

实则记忆中,叔父与他并无太多交集,至多不过叔父病中被逼出征、一家数百口跪地恳求他出兵时,唯有自己曾梗着脖子叫嚷一句:“叔父保重身体!”少时的热泪和委屈盈满眼眶,他在某一瞬间看出名震天下的谢家将军面上动容。

然后,男人拍拍他的肩膀,在艰难的咳嗽与喘息中笑道:“哥哥曾说怀笃顽劣,却是当真赤子之心。”

谢府之中,他随手将红木佛珠扔到床边,想起昔日回忆,又再看自己今日种种,前些日子谏官参他一本“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天子在殿上读来朗然大笑,他便也跟着发笑。

笑完,他甩出袖中奏折:“臣,镇北大将军亦有事启奏,”他鲜见地搬出承继自叔父的名号,窥得天子面上的笑容险些僵硬地剥落,竟更觉好笑,“臣自知败絮其中,令诸位大臣不堪其扰,是故自请入华清寺修身养性,为天子祈福。”

华清寺。

这三个字甫一出口,满座皆惊,早先对他颇有意见的谏官上前便破口大骂:“大胆!华清寺乃天子佛门,太子年幼尚不可入,你谢家是何居心?窜谋反上,其心可诛!”他转向大殿龙椅之上神色不定的男人,厉声道:“臣恳请陛下,此人忤逆不逊,应予重责!”

天子却望向谢麟,只笑道:“怀笃,你叔父少年时也曾与朕一同入内,陈旧规矩做不得数,你想去,朕怎会拦你?但遥想当年,成壁当真令朕心中暖意氤氲——他那时说,熹真江山,以帝为重,日后便不再破了祖宗先命,免得令朕为难。你而今也不过是那般年纪罢了,有些好奇,朕无心责怪,你自可放心。”

他那成心的放肆,便这样被借力打力地推了回来。

他心知天子忌惮谢家边疆兵马,不会在此时与自己为难,可日日煎熬的捧杀和骄纵他怎会不知?叔父死时的不甘和落寞,他怎能漠视?

时年不过十六歲的谢麟拱了手,红了眼,脸上堆笑着推拒。

当夜,他私闯华清寺,在险些被抓的当口,闯进了女孩房中。

少年的反抗来得这般微弱,她不过一眼就看通透,烦闷的谢麟将红木珠扯了又扯,终于也只是生着闷气瘫在床上,许久不曾言语。

末了,他将红木珠复又挂回颈上,长长叹出一口气。

他未曾入华清寺,却再一次见到了华清寺中的女孩——虽说已是两年之后,可他仍是在人群中一眼就瞧见了端着厚厚簿子让太子落笔的身影。

那是熹真一百五十年大典,太子执礼,她侍立一旁,在阳光下仰头,丰盈的光将她的脖颈描绘,太子微微弯下腰,一笔一划地写下自己的名姓。

谢麟便笑了,肆意恣睢,唯恐天下不乱。

他大步上前,不轻不重地伸手将人隔开,又拽住女孩纤细的手腕,温言软语道:“你怎么来了?这里可比不得华清寺,炎热难耐得紧,撑不撑得住?”

他这存心的戏码,却并没吓倒谁。

女孩眼神一如往昔毫无波澜,只眼神向下,看他将自己的手腕攥得紧紧的。她无心使力挣扎,只安抚似的在他手背上轻拍:“你又何必强自给人难堪?寻些什么法子不好呢。”

谢麟一愣,登时又想起昔日在她手中步步败退、不知如何应对的模样,手上一松,便被她轻而易举地甩了开去。然后,女孩双手合十,冲他含笑一拜,再不言语。

太子见两人模样,忙搬出烂熟于心的说辞:“怀笃,明殊是华清寺未来的灵女,一生只侍奉皇室,更是要积功德、升天神的。昔日你闯华清寺掠佛珠,明殊以功德之名不、不同你计较,父皇亦放你一马,你……你真当自己可以无法无天了吗?”

这话分明强硬,却被从不曾反驳过他的太子念得结结巴巴,谢麟抬头,骤然眉目一凛,厉声道:“麟有错在先,却不知太子是否记得,谢家祖荫,皇室垂怜,您这般疾言厉色,可曾把陛下的‘免责令放在眼里?!”

话中积郁的怒意,将人斥得后退数步。

他还待得寸进尺,忽而被一旁伸出的手摁住动作,他不由得气恼,却见四周寂静,呆头呆脑的太子还维持着那木然的脸色,城楼下的喧哗逐渐静止无声,天下阔大,唯有他与明殊对峙于方寸之地。

明殊手中的功德簿轰然飞散,零落大半,纸片纷扬成灰的瞬间,他听见女孩嗓音温柔:“可惜了我四百件功德。谢麟,你在此处这般疾言厉色,是要将你叔父的遗愿也扔进土里,举旗起义,还是说,这头颅笨重,实在不想要了?”

见谢麟神色愕然,她松开手,背身对他,瘦小伶仃的身影一如昨日,话中却笃定:“想问我为什么知道你叔父的遗命?既然我能让万物停息,自然也有无数妙法得知世间种种想知而难知的事情。你叔父命你死守熹真,永不能反。不也正是因此,你才只能用这么点桀骜孤高来为难皇室,而不敢跟他们硬来?”

彼时他方才信了熹真灵女的传言,那史书中能广结善缘而飞升成仙的圣灵之人,此刻广袖如飞,面色端然,无悲无喜。

不知为何,这许多年的秘密一旦被揭开,他的心乍而灰暗,仿佛往日誓言已成枷锁。

他问明殊:“为何险险帮我一步?”

“因为太子反口相讥,是我所教功德一件。为人臣者,总该顺君心意,是也不是?——只可惜,竟赔进四百件功德,谢麟啊谢麟,当真鲁莽如斯。”

明殊定定地望了他许久,他以为她还要叹息,却只听得她淡然道:“你要等。”

国礼一事,他与太子闹得极不愉快,有脑子的大臣这时已然纷纷站队,可他依然表态不明。众人焦头烂额之际,谢麟失踪得甚巧。

——其实也不巧。当明殊推开房门,见人叼着狗尾巴草老神在在地坐在蒲团上翻经书时,她反应极快地关了门,心中并不觉突然。她就知道,这人的桀骜放浪,也不全是装出来的。

她甚至从容地沏了茶,闲适中才挑空问一句:“三公子找我何事?”

谢麟眼珠子滴溜溜地转,嘴里还不忘打趣:“怎么,这时候知道开口一个三公子,闭口一个三公子了?要我说,你比我小,合该叫一声三哥哥才对。”话虽如此,他却不打算留窘迫的余地,只笑道,“我是来问佛法禅机的。”

明殊见他不知何时又将昔日拿走的红珠挂在颈间,俨然一副赖皮不走的模样,只得顺着他接下话茬:“学什么?”

谢麟却顿时倾身到她耳边。

平生第一次,明殊指尖的佛珠险险滚落于地,死水无澜的心如惊弓之鸟,上蹿下跳叫她不得安宁。可她依然强装不动如山,心中默念《心经》,眼眸低垂。

谢麟不依不挠,话中带笑:“古有佛祖以肉饲鹫,今日你这般迁就委屈,颇有佛家遗风,如何,要不要我在功德簿上留名?”

这少年的双眼明朗,浑似有年少不欺的朝气,明殊却恍惚觉得被灼伤。

她是要飞升成道的人,焉能被蛮横桀骜的小儿夺去心神?

于是,她话中终有刻薄的锋芒:“明殊不过是怕三公子如京中盗贼,袖中犹藏匕首,冷光一过,叫人身首分离。昔日不过为一挂佛珠,今日为一时口角,想来也不惊奇。”

谢麟登时被她堵得说不出话来,一派闲适乍然有了窘态,只嗫嚅了一句:“我不过平素养刁了性子,那时又觉得华清寺有什么稀罕,才、才……我倒是从没想过真的出手。”

她将粗茶端到他面前,不闪不避地望进他眼中:“那么,三公子,今日拜访,是否应端正仪态,好好说话?”

闻言,谢麟挠挠头。许多年来无人敢这样管教他,他却也学着庄而重之地将茶水接过,又腾出另一只手将蒲团褶痕抚平,这才自顾自地坐上一旁的竹椅,低头啜饮一口。

寂静的禅房内,许久无人说话,暗垂眼眉的少年似乎斟酌良多,不似平常。

她捻起佛珠,跪侍佛前,问一声:“你怕我?”

这才听得少年连连推拒,其后话音试探,寸寸低落。

“你说灵女一生,只侍奉君王,那么明殊,我可有君王之命?”他见无人回答,又慌忙补充,“莫怕,我可不是为了叫你为奴为马,若我为君,自然厚待你。我只是想要问你、想要问你……”

可明殊卻陡然转过眼来看他。

她细细打量他,似乎在盘算,又似乎目光冷冽。一旁的功德簿被窜进室中的夜风吹起,簌簌作响。

当今天子寡德,太子无能,她辅佐庸人,何时能积满九万九千九百件小功德?

面前的谢麟,眼中有少年稚气,辅佐新帝即位,若他能为上天认可,于她而言,自然是足以得道的大功。然而,若他以兵血洗京城,令山哭鬼嚎——

明殊笑了,颊边梨涡深深。

那是她一生中唯一一次对他展露笑颜。

而她也只是以茶向他举杯,温言道:“佛曰,不可说。”

熹真一百五十一年,谢麟仍然是个桀骜放肆的纨绔子,唯一的不同,大抵是他已经学会了熟门熟路地溜进华清寺,有时向她勉强问上几句怎么也读不通的禅语,有时什么也不做,只是散漫地赖在椅上,听她诵念《心经》。

那一年明殊十六岁,功德簿已然堆成一座山,其间谢麟帮忙不少,粗略数来,大抵已是功德四万件。

明殊问他缘由,他也只是粲然一笑,“我不过是听了话,在死之前,认真地在等。”话音过后,还少不了要嬉闹一句,“自然也是为你——我这般好,是不是觉得修道无趣,何不来嫁我?”

这自然是戏言,明殊便每每扭头来盯他一眼。

他却乐此不疲。

后来,谢麟想,大抵便是命运叫他等来了三年后边疆梁国联合月赤旧部的反攻。长期驻守边疆的谢家军队终迎用武之地,谢麟作为家主,自然是主将的不二人选。

得到消息的那一夜,谢麟夜访华清寺,纱窗内明殊剪影如幻梦,正为他布好茶点。

谢麟撑着下巴,一如过去四年间百无聊赖的每一夜,像只是宣布明日晚来一会儿般轻描淡写地说一句:“明日我便出征了,明殊。”

她动作未顿,只道:“你曾答应过你叔父,一生不反。”

“我并没有说过一定会反,”谢麟抓过桂花糕囫囵吞下,嘴里含糊不清地嘟囔着,“可我不能一辈子烂死在京城里。”

明殊便不再追问,只在他遁入夜色前轻声叮嘱一句:“若你有难,我会最后助你一战,不必忧心,前去吧。”

谢家大军鸣金出征,誓死而归,临别前天子大宴将士,谢麟请命,披甲上阵。那一夜长街十里,骏马上英姿飒爽的少年将军振臂一呼,谢氏一族热泪泉涌,纷纷相应,而皇座之上的天子面色步步斑驳,终归沉默。

他想起谢成壁最后出征的一夜,自己曾问他:“是否成壁一死,谢家再没有你这般的儿郎,日后朕便可以永绝后患?”

男人病中犹然带笑,低声叮嘱妻子去外室沏茶,随即低声与他一言:“成壁此生不负谢家,不负熹真,孩提旧谊此战偿。日后之事,谁人可以道尽?——但若有朝一日,谢家后世可期,成壁遗愿,自然皆可相弃。那时他们作何选择,君自去看吧。”

谢麟此时却只遥隔重席,以果酒与天子一旁的明殊举杯。天子便扭头看向她,抬手赏赐一杯美酒。紧蹙着眉,她望他一眼,低头小啜一口。

那女孩手捧经书和厚厚的功德簿,艳阳勾勒出她的模样,亦让她大汗淋漓,可她浑然不觉似的,只兀自闭眼念叨经文。她像是水火不侵的顽石,有着永远也雕琢不开的顽固,白白浪费了一张天真面孔。

——可他倒觉得,怪可爱的。

失笑间,谢麟仰头,将酒水一饮而尽。

那一场仗,谢麟打了足足八个月。他不愧是谢家儿郎,生有鬼才,将大梁军队打得节节败退。最后一役,皇城遣送监军,督军备战。谢麟心知不妙,但前次战役他已受毒伤,右腿踝骨折损,精力大惭,想来至多不过寻机革职,便没太过计较个中算计。

可那毒箭自背后刺穿他背脊时,他俯身呕出一口黑血,翻身滚落在地时,方才明白,自己这一生,其实并没有被高高在上的天子给予除了一生纨绔之外的第二种命运。他的右脸摔在尘土之上,无数长枪短剑向他飞刺而来,他咬牙闪避,却仍觉剧痛,伤口撕裂。战马受惊,长嘶一声,竟活生生从他身上踏过。

他从未觉得自己离死亡这样近。

可他犹自笑着,明知故问般斥道:“庸臣误国!本将死战固守边疆,杀了我,无异于杀了谢家,无异于将天子之命视为粪土,尔等是何居心?!”

手握长弓的督军却只凛然冷面,驾马到他面前,四周兵士向他围拢,高举长枪。

男人勒马,居高临下,宣示了他的死期:“四年来,你数闯华清寺,与灵女私通,当真以为帝心甚怜,不愿痛下杀手?边疆已然大定,你们谢家,也是时候到下头去向谢成壁告罪了。”

前方大军压阵,后方内敌残杀,他喉口腥味翻涌,怒吼一声,艰难地甩出手中银枪——

继而便看见,天际流光漫天,无数纸片消散成烟,那白纸黑字,俨然是他曾帮她一笔一划誊摹上的万千功德。

而她自灰烬中走来。

谢麟问她:“真有这么欢喜我吗——都被揭发了奸淫之情,还不避嫌,却来送死?”

明殊到他身旁,脚步晃悠,面容枯朽:“我不喜欢别人这样说我,又记起曾经应承你的诺言,于是便来了。”她捧起他沾满血污的脸,用衣袖为他擦拭干净,“你莫要辜负了我这小半生艰难的功德。”

他喘息着,如同风箱,随她而来的灰烬依附在他伤口之上,皮肉复生的感觉伴着疼痛叫他呲牙咧嘴:“叫一声三哥哥听听。”用那不知是滑稽还是凄凉的模样,他戏弄她,“叫声三哥哥,我来日便做这熹真的王,送你到天上做快活神仙。”

这称呼难以启齿,她甚至来不及反驳他戏谑的浑话,却忽然被人抱紧。

有温热的泪顺着她的衣襟滚落,谢麟在她颈间哽咽:“你可别叫,你叫了,可真要让我为难了。我不愿做第二个叔父,不愿做第二个被家人和天子抛弃的所谓忠臣。明殊,我只有你了。可我若是成了天子,你便迟早要离去,那孤零零的皇宫,我坐不稳。”

黄沙扑面,她于怔愣中听得自己心跳如擂鼓,继而看见少年背后有真龙的幻影呼啸而过。

这少年分明只是因一无所有而爱她,可她却想起,自己其实并不是那一夜初识他。

那年大雨瓢泼,长身玉立的谢家名将被族人簇拥,涕泪俱下的老者哭着恳求他出兵以保全谢家上下百口人命。彼时尚未飞升的师长领凡心未尽的自己远眺这般情状,冷笑道:“骨肉同胞,人间亲情,不过如此。明殊,成道应无欲无恨,无爱无悲。见此,你还对世人留有退路吗?”

她黯淡了心肠,刚要离去,却听得他声色跃跃:“叔父保重身体!”语有哭音的少年拽住将军的盔袍,“叔父一生为国死生,何必为我等拖累,叔父,你逃——”他话音未来得及落下,便被老人一巴掌断了后文。

将军眼中的动容,一如她的讶然。她记住了人们口中的“麟儿”,也记住了那少年强忍的眼泪。

凡事皆有因果,她恍惚间,便明了了个中惶然。

谢麟反了。他是如何死里逃生,又是如何逃过天罗地网回到后军之中召集谢家军队的,世人无从得知,待到天地風云变色时才迟钝地察觉,这位谢小将军,已再不复当年。

熹真三将中,谢、齐世代睦邻交好,齐家后人亦早已受天子忌惮,弃戎从文,仅剩宋家女将匹马对敌,寸步不让。谢麟虽名为纨绔,却没少跟着家中教习学武,更继承了谢家七十二式成雪枪,宋家勉力强撑数月,正月初九,谢家军便长驱直入,直取京都。

那是为纪念明慧长公主而立的长生节,纵使在战中,人们依然没有忘记,家家户户,女子以红纱覆面,祈求天龙赐福,祈求明慧佑缘。谢麟在军中为明殊独设禅帐,推门而入时,他趁她措手不及,将红纱盖上她的面庞。

那少年撑着下巴,剥离了大将的沉担,犹有一派天真。他把玩着颈间的红珠喃喃:“明殊,你想做神仙吗?我跟你说件事,你可不可以不要生气?”他不敢停顿,赶着往下说道,“我快打赢了,这片江山很好,但我有许许多多的担忧,日后日子还很长,我可以陪你慢慢积攒功德,可以保护你,让谁也不能说你的坏话,可不可以、我……可不可以……”

明殊打断他,隔着红纱,那少年局促不安的样子并无遮掩,她问:“你不想称帝?”

他犹疑着,终于是点了头:“叔父死誓,不可违背,熹真至今已然一百五十六年,延续国号,不再妄动大局,方可保国泰民安,为衰残续命。我虽恨天子,但从来不恨百姓,更何况谢氏一族,亦从无野心。”

他说的话真挚,她本是要点头应下的,他不愿做皇帝,她不会逼他。江山空冷,她要度他自由,可她腹间一痛,瞬间冷汗满面,红纱飘然坠地,露出她惨白的面色。他伸手要来扶她,明殊却不受控制地打战,趔趄间摔倒在地,双眼落血。

他仓皇得不知将手放在何处,只徒然地擦拭着她眼角的瘀血,“怎么了明殊,怎么了?”

她并不回答他,只是紧紧拽住他的衣袖。

送军宴上天子亲手递来的美酒,穿肠而过的刺痛,她并非全无察觉。可鬼使神差地,她看见席间那少年举杯时的笑,仍然蹙着眉的自己,忽而强装不在意地别过头去,然后将所有的苦痛,埋入腹中。

可强撑的这口气,竟到底没能撑到最后。

欢喜原来是这样痛的,可比起死水平河,她那未死的凡心终归还是动了。

从牙缝间、从艰难的吐息中,她忽而在如此不适宜的时刻,挤出一字一句的卜言:“你没有帝王之命,谢麟,到此为止吧。”

闻言,谢麟浑身簌簌,唇齿发颤。

这个刚才还在发愿,想与她缓缓积攒功德,慢慢游遍山水的少年,这个没有野心称帝的少年,或就是在这般电光石火的一瞬,明白自己不过是命运之一芥,无法痴念。

他抵着她额头,连呼吸也冰冷,“我会有——我会救你。”

他曾听闻,灵女为天子谋,天子惩处时,必赏断灵蛊酒。蛊酒下肚,发作过后,灵女功德尽废,非平乱世、救世人之无量功不可救之。

她用尽最后的力气死死拉住他,以平生最笃定的谎言告诉他:“你没有帝王之命,不要再继续了,讨个闲散职位,做谢家诸侯,从此再没有人敢威胁你——”

咸涩的泪混着蛊血淌落,谢麟将她抱紧。

“明殊,放心,我会励精图治,会不舍昼夜。有朝一日,人间会建满你的庙堂,香火泽延,年年岁岁。”

“可谢麟啊,得未曾有,神佛一道,原是我参不透。”

熹真一百五十六年,谢氏军入京,帝惭然退位,免纷争,而新帝以荣华伺之,乃不改国号,承继国运。未久,先太子意反,为帝所察,怒而斩之。帝甚勤勉,国盛民安,供奉华清寺先灵女为国之神灵,而神甚佑,万民来归,四海昌平。

老态龙钟的帝王于病中翻阅史书,在泛黄的书页间,他却只想起那一日天子惨白的脸,谢氏全族早先一步被诛杀殆尽、血流成河的惨状。他步步逼近,天子怆然跌倒,在他踏上皇座的那一刻,前所未有的,他感到冰冷。

他断了皇室血脉,又亲手安葬全族,最后的最后,他终于还是从明殊手中要来了功德簿。

那时明殊五感已失,静静地端坐在一旁,他却愈写愈慢,几近停笔。

她听不到他言语,而这尊贵无匹的帝王,终于落泪不休。

“明殊,我第一次见你时,觉得你是那样伶牙俐齿,真招人讨厌。你还总是要我等,有什么秘密,都藏在心里,用一句“不可说”来搪塞我,看起来冷淡又不好接近,我一生从未见过这样不识抬举的人。”

“可就是这样不识抬举的人,会在我鲁莽时无奈地骂我,会在危难之时,舍弃一生艰难来救我,携手生死。但我不过是个纨绔,是天子眼中不羁的鹰犬,是族人眼里顽固的逆子,你怎么能为我死呢?”

“你生来便是圣人,有你应去的道。我明白道理,却怎么也不舍得,是我的过错。”

他最后望她一眼,她仍摸索着朝向自己的方向,对一切的悲欢一无所知,亦不知那些他极少正色谈及的欢喜。

他便笑着,将最后一笔写完。

身后的女子,登时被灵光环绕。

在岁久朦胧的回忆里,有人于晨光四散中,低低浅浅地,唤一声“三哥哥”。

他一生只听到过一次,一次也就够了。

明殊天女谢世那一日,黄泉道尽枯。她得道平生,传布梵音于世,有无量功德,道祖执其手,问此生执念,而天女不答,溘然长逝,葬无尽海,化辰星,入轮回。

那一日,昔日童子与东海定下亲事,正遍寻宝库明珠,却有温文仙使以天女之名送来贺礼。

——一串红木佛珠。通体流光,形容精妙。

童子大喜,当夜佩佛珠而眠,恍惚间一夢三百年。

他生带佛印,于王母胎中离魂历劫,历经王朝兴衰,在神钟敲响的前一日醒来,前尘尽忘,破劫而生。仙会上,他见着了那位传说中的天女。

那位度世人的天女,却唯独度不过心魔,年年岁岁,都要到黄泉道寻觅故人。直至被自己刁难过后,她便再不曾踏足幽冥,一心一意做了天道之楷模。

可梦中却有个与那天女长得一模一样的小人儿,在夜深被他哄骗着醉酒,迷迷糊糊地又打又闹。

他逗弄她:“明殊,你说说,你喜不喜欢我,啊?”

痴笑着的小人儿指着满天繁星,嘀嘀咕咕。他听不清,便凑上前去。

“谢麟,我不会告诉你,我喜欢你,打从第一眼便累积,一颗一颗,一颗一颗,就像天上的星星,何曾数得清。”

“谢麟,我也最是讨厌你,你次次打趣我,焉知我为了守住清静,得多么多么、多么多么费劲呀?”

他愣了,竟下意识地问:“你说谎话?”

却得到了庄而重之的回答:“明殊一生,不做妄语。”

他在梦中惊醒,终于读懂了神钟敲响之际天女的泪,读懂了梦中自己刹那的欣喜和雀跃。

可终究是迟了。

番外:幽冥司

我掌人间黄泉轮回已有五万年,其间见过两个最奇怪的人。

一位,是天上盛名昭彰的明殊天女,她曾叨扰了我整整一百四十四年,一句话也不说,只盯着来往生灵。人人皆怕被她的神光灼伤,唯有我的修为能同她说上几句话,我便试着问她:“天女来此有何贵干?”

她说在等一位故人。

这种神我见得多了,总给幽冥司惹来一堆麻烦,我便苦口婆心地劝她放下,好似我才是日日传布佛法的人。可她就只是看着,时不时找个怨气重的超度一下。直到最后,她才冲我一笑:“我已找到了他。”

我问天女:“不与他相聚吗?”

天女叹息着摇头,道往日种种,或只是一厢情愿。

“我寻到他,见了他,已觉圆满。”

真是个傻——怪人。

另一位就更怪了,本是天庭九皇子,却因为抵死退婚,被天庭和龙宫夹着追了百来年,衣衫褴褛地跑到我幽冥司来。彼时,我叹息一声:“你现在反悔也没用了,东海那位早有了如意郎君,与他下凡私奔去了。”

他却喘着粗气,问我明殊天女的下落。

神灵谢世,自然有其满意的去处,我本还要招架一番,却不知为何,一来二去便松了口风:“天女说这一世不入神道,不做贵胄,就做个农野之人。她一生受道所累,饱经别离苦,天子脚下,西山之村,我和她有些交情,让她在那里享福呢。”

他闻言道谢,很快遁去身影。

再过了十余年,我听闻九皇子剔仙骨,自贬下凡,便耐不住好奇,亲自动身去了西山。

那日夕阳西沉,桀骜不可一世的九皇子弯腰嬉皮笑脸地哄着孩子,手里拨浪鼓摇得正欢,明殊天女布好饭菜,他抬头,向她展颜。

我明白,我算是做了件好事。

赞 (35) 打赏

裸捐你的1元钱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29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