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一让,神逻辑来了!

感觉被室友霸屏的川贝

经常听到一些话,听完后半晌反应不过来。嗯?啥意思?有什么关系吗?逻辑呢?所以。你身边的人,有哪些让你哭笑不得的神逻辑?

璇央:认识一个中二的小姐姐,有次请她嗑瓜子,她拒绝了我,我以为她是不喜欢瓜子,可谁知她给出的答案是,没有成就感。我一脸问号:???小姐姐说:“不觉得嘴巴咬几下才能得到小小一粒瓜子很没有成就感吗。劳动的付出和得到的补偿完全不能成正比啊。”我:……小姐姐其实就是懒吧。

盐姝儿:徐洛一。微信聊天的时候,她看错了一个字,我说“你好好看”(第四声)。然后她说:“谢谢。”我懵了,问她谢什么。她說:“啊,我以为你夸我好好看(第三声),你到底是第几声啊?”我想,谢都谢了,那就第三声吧……

鹿聘:有一次寝室四人出去逛街,看到一份蛮贵的雪糕球,有点犹豫。于是a建议:“我给b买,b给c买,c给d买,d给我买,我们不就不用花钱给自己买啦。”于是我们愉快地接受了这个建议。

婆娑果:室友坚信破财免灾,一旦遇到倒霉的事就要去逛街买东西。某一次,她借用这种理论在霉运连连时去逛街,结果手机丢了~

朝曛:大学室友,没课的时候从来不去买饭,非让我们帮忙带,理由是她穿了睡衣不想换。她给我的感觉很像“谢耳朵”,有时候超可爱,有时候却让人想把她扔出去。

翎均:没人比我更神逻辑,你看我说话都没逻辑的。

归子玦:一朋友有强迫症加上很强的仪式感,譬如说过马路一定要走斑马线。记得有次她错过了斑马线,然后强迫自己倒回去走了十来回,把马路当秀场的那种。

还有,军训时她睡我邻床,鼻梁一侧被眼镜托叶晒出道白印,好久都没黑回来。为了对称,她特地想办法把另一侧也晒出条印子,搞得现在看她不戴眼镜的样子好像长了四只眼睛~

居何:每次放假回家,我妈都会让我扫地,理由是“地上全是你掉的头发”,“谁的头发谁扫”。于是,我勤勤恳恳扫了一个假期的地。直到离家的前一天,我才想起全家不止我一个人有头发。

白苏:我室友用一种特别强大的逻辑捍卫着她作为吃货的尊严。某次上课,讲到那句“休说鲈鱼堪脍”,坐在第一排的她居然流着口水说:“中午吃烤鱼吧,鲈鱼。”我这个穷得每天吃食堂的哪里敢答话,坐在一旁腔都不敢开。这也就算了,毕竟是正常联想啊,之后的事儿都已经超过我的想象了。古汉语课上正在分析某个字的甲骨文形态,结果她撑着下巴说好像陈昌银的麻花并且迅速入手两斤;文学理论课讲叶芝的象征理论,她突然来一句:“你说叶芝是不是特爱喝椰汁啊?或者,爱吃芝麻?不行,我饿了。”后来体测,她居然看着帮忙计分的师兄说:“太瘦了,胸脯肉不好吃。”excaus me?大概这世上除了食物本身没人能够理解她的逻辑了吧?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