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少,来一曲?

回看古人的成绩单,唐诗和宋词历来就比元曲的分数要打得高。

小编甚至曾听人说“词是翩翩佳公子,曲则带有恶少气质”,元曲一脸尴尬,摸头,傻笑。

元曲数量比不得唐诗宋词,生长的环境亦是,毕竟它长在马上得天下的元朝。不像诗词,常出自高官之手,元曲则比较接地气,加个粉丝滤镜就是率直通俗。

关汉卿的《竇娥冤》让人记忆深刻。

王实甫的《西厢记》也很有名。

马致远的《汉宫秋》超级熟的。

……

下面,请开始你的表演——

末:我是元杂剧中的男角色。正末是男主,外末是次要末角。

旦:我是元杂剧中的女角色。正旦是女主,外旦是正旦以外的次要旦角。

净:我可扮男角,也可以扮女角。

杂当:嗯……我是元杂剧中的零碎角色。

驾:我是元杂剧中帝王的俗称。

孤:我是元杂剧中官员的俗称。

细酸:我是元杂剧中的书生、秀才的俗称。

邦老:我是元杂剧中盗贼的俗称。

行首:我是妓女的头头。

魂子:我是鬼魂的扮演者。

魂旦:我是女性鬼魂。

(当然,以上角色是不会在下面的表演中出镜的。)

恶少正式开始唱曲,请君倾耳听~

马上墙头瞥见他,眼角眉尖拖逗咱。论文章他爱咱,睹妖娆咱爱他。(姚燧《凭阑人》)

听曲便利贴:姚燧的小令,言语够浅白。一个有才,一个有貌,才子佳人,墙头马上,一见钟情。墙头的那位不经意的一瞥,害羞。被瞧见的那位回望过去:哎哟,她在逗引我。

院宇深,枕簟凉,一灯孤影摇书幌。纵然酬得今生志,着甚支吾此夜长。睡不着如翻掌,少可有一万声长吁短叹,五千遍捣枕槌床。【王实甫《崔莺莺待月西厢记》(第一本 第二折·二煞】

听曲便利贴:《西厢记》,无人不知。在第一折里,被莺莺惊艳了的张生,将进京赴试的计划搁浅,满心只想追求爱情。好不容易借得僧房,奈何女方家规严,他便只能独守长夜与孤灯,睡不着啊睡不着。这一套失眠动作,简直神了,小编以后再失眠,朋友圈就有配文可以发了。

人去阳台,云归楚峡。不争他江渚停舟,几时得门庭过马?悄悄冥冥,潇潇洒洒。我这里踏岸沙,步月华;我觑这万水千山,都只在一时半霎。【郑光祖《迷青琐倩女离魂》(第二折·斗鹌鹑)】

听曲便利贴:“名香天下,声振闺阁”的郑老先生的《倩女离魂》,故事进行到第二折,男主角王文举走了,倩女一个人在家担心这,担心那,恨不能魂儿出窍与君同行。然后,她便真的魂离躯壳,追了上去。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身似浮云,心如飞絮,气若游丝。空一缕余香在此,盼千金游子何之。证候来时,正是何时?灯半昏时,月半明时。(徐再思《蟾宫曲·春情》)

听曲便利贴:有人说“徐甜斋之词,如桂林秋月”。这算是一首相思名曲了。尤其是前面那一句,把初尝相思人的心境写得字字入心。一朝得了相思病,那是空房间里,连空气都在欺负人,让人坐立难安。更别说深夜了,那会儿相思病症最重。

他曲未终肠先断,俺耳才闻愁越增。一程程捱入相思境,一声声总是相思令,一星星尽诉相思病。不争向琴操中单诉着你飘零,可不道窗儿外更有个人孤另。【郑光祖《?梅香骗翰林风月》(第一折·幺篇)】

听曲便利贴:这女子爱相思,男子也不例外。郑光祖笔下患上相思病的男儿,又是另一番味道。

欲寄君衣君不还,不寄君衣君又寒。寄与不寄间,妾身千万难!(姚燧《凭阑人·寄征衣》)

听曲便利贴:姚燧这首散曲,想的不是游子,是征夫。想给他寄衣服,又怕他不想回,不给他寄吧,又担心他冷。这闺中妇人矛盾的心情,看得人挺着急的,也挺心疼的。

恨重叠,重叠恨,恨绵绵,恨满晚妆楼。愁积聚,积聚愁,愁切切,愁斟碧玉瓯。懒梳妆,梳妆懒,懒设设,懒爇黄金兽。泪珠弹,弹珠泪,泪汪汪,汪汪不住流。病身躯,身躯病,病恹恹,病在我心头。花见我,我见花,花应憔瘦。月对咱,咱对月,月更害羞。与天说,说与天,天也还愁。(刘庭信《水仙子·相思》)

听曲便利贴:人称“黑刘五”的刘庭信,写闺怨拿手着呢。这一首小令,运用回文格、顶针格、叠词,可真精致。反反复复,相思连绵,看得人愁上心头,着实要了人命了。

一声梧叶一声秋。一点芭蕉一点愁,三更归梦三更后。落灯花棋未收,叹新丰逆旅淹留。枕上十年事,江南二老忧,都到心头。(徐再思《水仙子·夜雨》)

听曲便利贴:徐再思这一曲,是梧桐夜雨离人惆怅。羁旅异乡,梦醒后是夜雨空房残灯乱棋,连汉高祖老爹仿造的家乡新丰也借来抒发胸臆,真是想念了。也不知道家中的老父亲和老母亲,如何担忧着自己呢?是否也如自己这般,辗转反侧?

战西风几点宾鸿至,感起我南朝千古伤心事。展花笺欲写几句知心事,空教我停霜毫半晌无才思。往常得兴时,一扫无瑕疵。今日个病恹恹刚写下两个相思字。(贯云石《塞鸿秋·代人作》)

听曲便利贴:贯云石是出身显贵的隐居者。他很少写伤古,但这次没忍住。看着西风中颤颤凄凄的鸿雁,他想到了前朝旧事,想写几句什么,却毫无头绪。从前再是下笔如有神的他,这会儿也无能为力。挣扎着,竟然只写下了“相思”两个字。几多无奈,几多悲伤。

姻缘簿全凭我共你?谁不待拣个称意的?他每都拣来拣去百千回。待嫁一个老实的,又怕尽世儿难成对;待嫁一个聪俊的,又怕半路里轻抛弃。遮莫向狗溺处藏,遮莫向牛屎里堆,忽地便吃了一个合扑地,那时节睁着眼怨他谁!【关汉卿《赵盼儿风月救风尘》(第一折·油葫芦)】

听曲便利贴:元曲大佬关汉卿,不提他六月飞雪的《窦娥冤》,就看《救风尘》这出妓女从良的轻喜剧,便能看得人哭哭又笑笑。话糙理不糙,这选男人,那可真是件为难人的事儿。

赞 (10)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