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生相悦,念念不忘

“你奶奶叫念香,不叫菊香。”

穿着白背心的爷爷一只手摇着蒲扇,望着坐在院子摇椅上晒夕阳的奶奶说。

奶奶躺在摇椅上小憩,脚边趴着同样休憩的小奶猫和老土狗,奶猫满身绒毛,下巴搁在土狗的大腿上,恬静温柔。

奶奶没读过书,不识字。爷爷是个退休的小学校长,温文尔雅的气质是从他骨子里透出来的。

早年的婚姻是讲究门当户对的,爷爷和奶奶当初在一起还遭到过家里的反对。但爷爷坚持婚姻自由,和奶奶结了婚。

有人说爷爷会后悔,但他用一生证明了,他从未后悔。

爷爷出身书香门第,家里人的名字都很文雅。家里人也经常讨论奶奶配不上爷爷,在背后讨论她连名字都“土里土气”。

这些话不知道怎么传到了奶奶的耳中,让她耿耿于怀。

她跟爷爷说:“达公,我要改名,你教我写新的名字。”

爷爷给她改了个名字叫“念香”。

直至奶奶七十二岁,爷爷仍喜欢喊她“菊香”。小田常看见奶奶对爷爷皱眉头,用严厉的语气纠正:“是念香。”

奶奶是个好妻子,每天爷爷下班回家都能吃到热菜热饭,一推门进家里,总能闻到饭菜飘香。家里阳台上每天都有晾晒的衣服,有皂角的清香……

小田很小的时候,跟爷爷奶奶一起出门逛街。

出门时,爷爷是拉着小田的,可是到了半路就变成拉着奶奶。小田跟在两个老人的身后,她总觉得自己像个被爷爷抛弃的“孤儿”。

走在前面的爷爷紧紧抓着奶奶的手,总皱着眉头警告她:“让你别离我太远,你不识字,迷路了可怎么办?”

每当如此,小田总仰着小脑袋跟爷爷吼:“爷爷,奶奶又不是小孩,你干吗总牵她不牵我!”

小田眼圈红红的,回家后跟爸爸告状。

奶奶跟了爷爷这么多年,识了些字,但在爷爷的眼中,她还是个“不识一字”的小孩子。

前两年,小田带爷爷奶奶去商场买衣服,和两位老人逛到一半时,奶奶不见了,找了一圈没见着人。

他们去广播室广播寻人,工作人员问奶奶叫什么名字,爷爷说“李念香”,说完,眼圈一红,眼泪啪嗒掉下来。

这是小田第一次看见爷爷哭。

那会奶奶的情况已经不乐观。起初,她是炒菜忘记放盐,现在,总把孙女喊成女儿的名字。

小田和爷爷找到奶奶的时候,奶奶坐在椅子上,正茫然地望着四周。她看见爷爷,紧紧地抓着爷爷的手,表现得惶恐不安:“达公,这是哪里?”

爷爷不说话,只是擦眼泪。

奶奶给他擦眼泪,指腹搓着爷爷满是褶皱的面颊:“达公,你为什么哭?”

奶奶的情况愈发糟糕,炒的菜愈发难吃了。爷爷不会做饭,又因为奶奶生病,家里人打算给二老请个保姆,照顾他们的生活起居。

爷爷拒绝了,带着奶奶回了乡下。

爷爷会起早给奶奶做饭,但碍于太难吃,奶奶吃两口总会皱眉:“达公,难吃。”

起初奶奶还能表达他的饭菜难吃,可随着时日渐长,奶奶连“饭菜难吃”都说不出口了,而是用粗暴的方式直接吐了爷爷一脸饭。

爷爷从不恼,他会掏出手巾替她擦擦嘴角的米粒,再擦自己的脸。他嘱咐奶奶:“老伴,要好好吃饭。”

小田来探望爷爷奶奶,看见爷爷给奶奶穿衣、穿鞋、喂饭。

夏日蚊虫多,奶奶坐在院子里,爷爷就拎着小板凳挨着奶奶坐,用蒲扇给她扇开蚊虫,或光着膀子而坐,让蚊虫吸自己的血。

奶奶在院中摇椅上睡得恬静,一睁眼,月上柳梢头,院内光线昏暗。

奶奶看见爷爷,见他满脸褶子,觉得不对,却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她想起什么,用小孩似的语气说道:“达公,我要改名,你教我写新的名字。”

爷爷握住她的手,牵她回屋,吩咐小田把院内的凳子搬进屋。

小田将凳子搬进屋后,看见爷爷教奶奶写毛笔字,说:“给你改名叫念香吧,好听。”

第二天,小田在院内帮爷爷喂鸡鸭鹅,又听见发了半晌呆的奶奶对爷爷说:“达公,我要改名,你教我写新的名字。”

爷爷仍说“好”,又牵她回屋。

她炒菜忘记放盐,忘记儿孙的姓名,忘记一切,却仍记得他叫“达公”。

奶奶学会的第一个字是“达”,第二个字是“公”。她不识字的时候,却能用笔将“达公”两字写得小巧娟秀,亦如她的名字——念香。

两位老人的朴实爱情是我写《两生相悦》的灵感原型。

两生相悦,念念不忘。即便抹去一切从头开始,我的挚爱都会是你。

赞 (150)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