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丽莎白和伏特加

关注公众号 : Bucee雜誌館 , ID : buceezzg 免费下载《花火》《逃之夭夭》......PDF杂志

<台灣電子雜誌電子書下載>

作为大学汉服社成员兼深度爱好者,李梦尤不会缺席任何一场汉服活动。为了文化镇上一年一度的汉服节,李梦尤更是特意手工做了一身新衣服,杏色的立领纱衫,绣着海棠的一片式褶裙,发髻是好友菜菜编的,插了一支简单朴素的铜簪子。

李梦尤虽然不是多惊艳的美女,但胜在清秀,小鼻子、小眼,只要稍微打扮一下,就算是平常看惯她的人也会觉得眼前一亮。

只是,今天特别让人眼前一亮的,应该不是李梦尤,而是她手里牵着的那头小香猪,甚至有人举着相机问她是不是在扮演种田文女主。

“伏特加,我带你去找有缘人。”李梦尤非常忧伤地看着一脸欢乐、只知道哼哼的伏特加,“如果你没有被发现就好了……”

×大学女生宿舍一楼06厅,共四个房间,十六个人。

早上六点,起床上厕所的菜菜发现猪窝里不见了伏特加的身影,而且阳台的门昨晚也没关。

“是伏特加!”忽然,菜菜指着宿舍旁宿管开辟出来的一块菜地,里面一坨黑乎乎的东西正在拱白菜。它玩得忘乎所以,并没有听到大家的呼喊。

于是,全寝室的人上阵抓猪,宿管阿姨的菜地被踩得一塌糊涂。

“一大早吵什么!”此时,忽然有人中气十足地大喊,宿管阿姨刚从房里出来,看到这一幕,顿时目瞪口呆。几个女生在菜地里僵住,李梦尤手里还提着在无忧无虑地嚼着菜叶的猪。

当天下午,李梦尤就被全校通报,一时间,学校里只要有电子屏的地方就全滚动播放着:×届×系×班李梦尤同学因在宿舍养猪,违反校规……

虽说养猪的是李梦尤,但是,连累整个大厅都挨了训,李梦尤很过意不去,加上现在伏特加也不能留下,李梦尤只能赶快给伏特加找一个新主人或是一个新家。

正在李梦尤一筹莫展之际,菜菜机智地提醒:“对了,你男朋友不是养鹅吗?”

“对哦!”李梦尤如梦初醒,很快又反应过来,“等等,林川他不是我男朋友。”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一个连鹅都养的人,会不接受一只猪?”

李梦尤突然觉得很有道理,当即便打电话试探林川的口风,被林川一句“我宁愿养一百只鹅,也不会收养一只猪的,你死心吧”无情地拒绝了。

【2】孩子是

无辜的。

因为林川的拒绝,李梦尤只能带着伏特加一起参加活动。在这个养蜥蜴、养蛇的开放年代,竟然没人愿意养猪。

“唉,好饿,好想吃烤肉。”走在大街上,李梦尤摸摸肚子,转头看着自己牵着的伏特加,又觉得很尴尬,“不是说你啊,宝贝!”

这时,正好路过一个卖杂粮煎饼的小摊子,李梦尤眼睛发光凑上去:“要一个豪华套餐!”

老板看了眼她的装扮,又瞄了眼伏特加,眼神意味深长。

李梦尤摸摸口袋,结果发现手机不见了,不知道是弄丢了,还是落在菜菜包里了,可是,她没带现金的习惯,局面很尴尬。

老板把饼递过来的时候,李梦尤强作镇定,拨下头上的簪子:“老板,能不能用这个抵啊?你别看它是铜的,其实还蛮值钱的,可以买十来个煎饼呢。”

老板一听,大概想着这人是要吃霸王餐:“你这小姑娘,年纪轻轻干什么不好,竟然装穿越的,吃东西不付钱!”

干钧一发之际,李梦尤看见摊子后面的一家火锅店里走出来一个熟悉的人。

“林川!”

刚吃完饭出来的林川就看见夜色中一个打扮成古人的妹子抱着一头猪向自己飞奔而来,紧接着那头猪已经到了自己的手里。

“想爸爸了吧,嘿嘿。”李梦尤摸着伏特加的脑袋,“没事,爸爸抱啊。你放心,爸爸不会不管我们的。”

这举动真的宛若智障,可是,李梦尤顾不上了。

林川的脸色一瞬间变化了几十种,最后微笑着递了一张百元大钞给追上来的煎饼老板,老板狐疑地找着钱,嘴里嘀咕:“好好的一小伙子,唉。”

找完钱,老板走了。林川看着自己怀里已经昏昏欲睡的伏特加,忽然阴森地笑着问:“你知道小香猪还有一个名字叫什么吗?”

李梦尤狼吞虎咽地啃着煎饼,一边含糊地问:“什么……”

“七里香。”

“七里香?”

“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

林川嘿嘿一笑:“因为它的肉比一般猪肉香,七里开外都闻得到……”

“你想对伏特加做什么!”李梦尤也顾不上吃了,一下子扑上去抱住伏特加,“孩子是无辜的啊!”

可伏特加还在林川的怀里呢,这姿势看上去像李梦尤在投怀送抱。李梦尤抬头的时候,也愣住了,怎么这个人在这种角度下还是这么好看?

现在流行说好看的人眼里有星星,李梦尤怎么觉得这人的眼里有炸弹?

李梦尤忽然想起刚认识林川的时候,她也是对林川动过心的。但那时林川身边有一个相恋多年的女友,所以,她告诫自己,林川嘛,跟他做做朋友就好啦,千万不要胡思乱想。

而对林川来说,虽然他不是第一次看她这么打扮,但心跳仍然漏了几拍。他回过神,强作镇定:“喂,我是不是顶好看?”

虽然语气自恋得很欠揍,但林川看过来的那一刻,李梦尤只觉得他眼里的炸弹忽然爆炸,炸成自己眼里的漫天烟花。于是,她强行转移话题:“真的不考虑一下收养伏特加吗?”

“绝不。”

“就算我做你女朋友也不行?”

林川结巴了一下,小声道:“可以考虑,再议再议……”

李梦尤和林川是一对冤家,从认识的第一天起就很好地诠释了什么叫相逢是劫。

大一那年,学校组织新生去医院做体检,轮到B超项目的时候,李梦尤怎么也憋不到足够的尿,导诊台的护士让她不停地喝水。可是,大脑越是发出“快尿尿”的指令,身体越是反其道而行,一个小时了,眼看别人体检做完都散了,她还在喝水。

护士眼看她要把饮水机里的水喝完了,终于也放弃了:“要不,你先休息一会,待会再来。”

李梦尤很无奈,只好到附近去转转。可是,她刚走到楼下,之前喝的水一下子就起了作用。所以大脑丝毫没有给出“有尿意”这个过程,而是直接到达“憋不住”的极点。

李梦尤苦着脸快速爬上楼,结果B超室里一直显示有人。她守在门口,感觉自己已经快到极限的时候,突然左边出现一个弓着身体、捂着肚子的人。她看不清那人的脸,只知道敲门的手青筋毕露。

门终于被打开了,护士手里拿着两张单子,看着眼前几乎要跪倒在地的两个人,一下子有些为难。

“医生,我快不行了,我就要英年早逝了……”

“医生,我快憋不住了……”

医生探出脑袋看了看:“让那个快不行的人先来!”

然后,李梦尤就被无情地告知“下一个”了。幸好那人很快就被护士扶着出来了,李梦尤这才看见他的样子。

他脸色苍白,嘴唇也没什么血色,可是毕竟人家颜值高。因为这张脸,李梦尤差点就原谅了他。可是,那人明明疼得嘴角都在抽搐,却在和李梦尤对视的时候,浮现出一股得意的笑意。

不就让你先进去吗,至于吗!

李梦尤躺在床上的时候已经憋尿憋得快昏厥了,医生按着她的小肚子检查的时候,她提心吊胆,真怕一不小心在医院尿床。

“医生,刚刚那个人是怎么了啊?”就算死到临头,也不能熄灭李梦尤对美色的好奇。

医生机械地回答:“疑似盲肠炎。”

噗。

因此李梦尤对林川的第一印象是 好看,第二印象是 幼稚!

【4】伏特加?

哼哼。

林川真的很幼稚,幼稚到大太阳下牵着一只猪来威胁李梦尤。

那时,李梦尤刚上完公开课出来,在校友的热切注目和类似“快看养猪的那个妹子”这样的窃窃私语下,林川指着伏特加质问:“交代吧,为什么把猪扔进我的院子?”

今早,林川起床正在刷牙,就看见后院里有一只黑白相间的猪在晨光中欢快地奔跑,身后还有一只大白鹅在愤怒地追逐。一旁是倒塌的小木屋和小池塘里溅起的烂泥。

“伊丽莎白!”林川吓得尖叫一声,跑进院子,抱起自己的大白鹅,煞有介事地问,“你从哪里拐来的猪?”

林川仔细打量起脚下这只小香猪,忽然发现有点眼熟,试探着叫了一声:“伏特加?”

“哼哼。”小猪愉悦地回答着。

“真的是伏特加?”

“哼哼哼。”

“李梦尤!”林川的吼声吓得怀里的伊丽莎白抖了抖,伏特加继续愉快地奔跑。

此时李梦尤面对质问,毫不犹豫地说出早就想好的借口:“我觉得伊丽莎白没有什么社交圈,太孤单了,它需要一个朋友。”

李梦尤看着牵着猪站在人群中的男人,内心忍不住想,好看的男人就是禁得住考验啊,哪怕是牵着头猪,也不折损一丝美貌!但她脸上装可怜:“唉,事出有因,你听我细细道来。”

“说。”林川从牙缝里挤出一点可怜的耐心。

“伏特加是我们宿舍的吉祥物,这你也知道,一直以来深受整个大厅室友的喜爱。不到万不得已,我是绝对舍不得给别人的。但是,我给的自由过了火,怪大家溺爱过了头,导致它闯祸,虽然这都是因为它自身不可抵挡的魅……”

“少说废话。”

“伏特加拱宿管种的白菜被当场捉住,我被通报批评,限令我两天之内处理好。”

林川一脸僵硬,李梦尤动之以情:“相处这么久了,多少也有感情了,吃……也不好意思吃它了,你说是不是?”

“你的意思不会是……伏特加要长久居住在我这吧?”

“不、不、不,我绝对不会有这么厚颜无耻的想法的!”

林川刚松了口气,只听李梦尤说道:“但是,暂住还是可以考虑的!你看你家院子那么大,伊丽莎白每天的娱乐活动就是拔拔自己的毛,多孤单呀。伏特加乖巧又活泼,喜欢交朋友,一定能和伊丽莎白和谐相处,产生革命友谊,就如同我和你……”

“打住。”林川看着自己手里绳子的那一头毫不知情的伏特加,“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人喜欢养猪。”

大好年华的独居男青年喜欢养鹅才叫人匪夷所思好不好!

“我最近不是在找房子吗,一找到,我就马上把它接走。暂住的这几天,我会出伙食费、借住费,还有……”

“我和伊丽莎白的精神损失费。”

“好、好、好,你说多少钱,我能承受就行。”

林川这么一听,好像还有点可行性,可是又很快意识到有陷阱:“你不是叫我喂它,还给它铲屎吧?”

“多好啊,这样你每天都可以看见它,就像能够看见我一样。”

“呸,谁要看见你!”林川歪着头,脑袋偏过的角度藏起了嘴角不可捉摸的笑意,再看着李梦尤的时候,眼睛明亮,“我不收钱。”

“你不会真要我以身相许吧?”

“呸,你想得美。”

“那你想怎么办?”

“我要你每天来喂食打扫,包括伊丽莎白的!”

“成交!”

【5】伊丽莎白会下蛋!伏特加可能……

是只货真价实的猪。

伏特加搬去林川家的第二周,林川就出差了。

李梦尤只能自己过来照顾两只宠物,她隔着落地玻璃看伏特加和伊丽莎白在夕阳中追逐奔跑,看着看着,发现不大对劲,伏特加怎么好像大了不少,奔跑的速度也慢了不少,是不是吃得太胖了?

正想着,伊丽莎白已经追上了伏特加,一猪一鹅打起架来,准确地说,是伏特加在挨揍。

今天的伊丽莎白特别狂躁,一啄、二扭、三击打,每个步骤都毫不留情。前两天刚下过雨,院子里地上本来就泥泞,现在这两只宠物一闹,简直是灾难现场。眼看伏特加已经被伊丽莎白按到了小池塘里毒打,李梦尤不能再袖手旁观了,果断加入战斗。

此时,林川刚下飞机坐到出租车上,突然接到李梦尤的电话:“有两个消息,一好一坏,先听哪个?”

“坏的。”

“不行,我先说好的。”

“说。”

“你当爹了!”

林川身体一抖:“我们可是清清白白啊,但如果你想……”

“我是说伊丽莎白会下蛋!”

“哦……”林川立即换上兴奋的语气,“真的吗?”

笨蛋李梦尤只从林川的语气里听出了老父亲般的喜悦,继续说道:“坏消息是……蛋被伏特加踩碎了,伊丽莎白狠狠地打了伏特加一顿,但是,现在局面已经控制住了。”

李梦尤说着,把腿从池塘里拔出来,然后抹了把脸上的战斗痕迹,这时她低头看到在池塘里泡了太久的伏特加,脸色一变:“现在还有个坏消息……”

“伏特加被打死了?”

“伏特加可能……是只货真价实的猪。”

【6】他会帮

自己养猪吗?

看着池塘里的猪,李梦尤觉得五雷轰顶。她的第一个想法是:天杀的无良卖家,居然弄假的香香猪骗我!

“难怪你越来越茁壮,原来根本不是胖啊。”李梦尤看着伏特加哭笑不得,本来让林川帮忙养一只小香猪就够难为情的了,现在……他会帮自己养一只土猪吗?

李梦尤自己都有点接受不了。

刚冷静下来的伊丽莎白忽然又暴躁起来,直扑扇着翅膀奔过来。李梦尤对鹅多少还是有些畏惧的,没有伏特加那么不怕死。

所以,李梦尤的第一反应就是逃,眼看那两只又干上架了,她心如死灰,在它们把院子拆掉以前,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可是,这次谁都不领情,伏特加也被激怒,李梦尤明知家里没人,但还是忍不住拼命喊救命。

这时,客厅的玻璃门被人打开,李梦尤以为是林川回来了,刚逃命似的跑过去,却看见一个陌生的女孩一脸懵懂地站在那里。女孩子很漂亮,是精心打扮过的。

“快关门!”等李梦尤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跟着李梦尤奔跑过来的伊丽莎白和伏特加已经奔向了那一无所知的女孩。

人间惨剧。

李梦尤甚至不敢睁眼。

强行忽略满屋子乱窜的伊丽莎白和伏特加,李梦尤先把女孩子扶了起来,可是女孩子妆容毁了,裙子上也全是泥印。女孩子看了看自己的样子,差点惨叫出来。

“对……对不起。”李梦尤感觉死都不足以谢罪了。

可是,对方的关注点不在这里:“你是谁!怎么会在林川的家里!”

【7】也有可能发展为恋人,但现在

还未成功,可能是我不够努力。

夜色中,林川打开家门看见的景象是:满地的泥脚印,形状各异,有人的、鹅的,还有猪的。客厅里坐着两个姑娘,一个满脸忐忑,但还死皮赖脸地在笑。一个满脸羞恼,小宇宙就快爆发的样子。但一样的是,两个姑娘都狼狈至极,李梦尤简直像刚从泥坑里爬出来。

因此,林川的第一反应是:转身,关上门,就当没回来过。

可是,他被李梦尤叫住了:“别丢下我们啊……”

那女孩一看,更加生气,愤然站起身:“你们是什么关系?”

林川安慰自己,我连鹅都不怕,还怕女人?于是,他挺直了身板走到两人中间,先看着那女孩:“沈筝,好久不见了啊。”

“沈筝”这个名字从李梦尤的记忆里脱颖而出,鲜亮地眺到眼前,原来是她啊。

林川和相恋多年的女友分手,是在李梦尤大二那年。那时候林川刚工作,两人因为各种理念分歧导致了分道扬镳。

“林川,许久不见,你不介绍一下吗?”沈筝看着李梦尤,李梦尤真想立刻消失,这局面,她在这里实在太尴尬了。

可是,林川不这么想,有些事,不当着李梦尤的面说清楚,她就总有个梗在心里,让她不敢上前一步。同样林川也不敢轻举妄动,就怕她觉得他不够专情,会轻易移情。

“梦尤,这是沈筝。”林川看着李梦尤,微笑着解释,李梦尤忽然被点名,愣了愣,傻乎乎地点点头。

林川又看向沈筝:“这是我朋友,李梦尤。”

听到“朋友”两个字,沈筝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些,可是,林川紧接着说了一句:“也有可能发展为恋人,但现在还未成功,可能是我不够努力。”

一句话炸开锅,只有林川镇定自如。李梦尤局促不安地来回看着林川和沈筝,沈筝没看她一眼,只是盯着林川:“这两年来,你从未问我收回过家里的钥匙,这是什么意思?”

“抱歉,如果让你产生误会,真的非常抱歉。我那时刚工作,加上和你分手,忙碌又痛苦,真的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思考别的,所以,时间一久,也忘记了钥匙的事。这点是我的疏忽,向你道歉。”

“道歉?”沈筝的笑比哭还难看,加上被那两个罪魁祸首弄乱的衣服和发型,看上去更加让人于心不忍。

可是,李梦尤不敢出声,刚刚被林川拿出来挡枪,现在她还是装缩头乌龟比较好。

“沈筝,我们在一起时诚心实意,分手也平和冷静,没有任何遗憾,希望你不要太纠结于已经结束的事情。”

林川的话让沈筝眼眶泛红,她紧咬嘴唇,没有出声。

“感谢你把钥匙送回来。”林川走近李梦尤,“你俩都去洗手间洗漱一下吧,这样子出门会不太方便。”

沈筝忽然快步走进洗手间,砰的一声关上门。

“你去楼上吧。”林川指指楼梯,李梦尤看了眼紧闭的洗手间门,无奈地点了点头。

二楼的洗手间是私用的,林川的私人用品按顺序摆在台子上,清新剂是淡淡的绿茶味,这些习惯这么久以来都没有变过。李梦尤想起第一次来他家,还是他刚分手的时候。

【8】“我想养鹅。”

那时候,林川还没养鹅,李梦尤也没养猪,大家还都是正常发展的四好青年。

直到大二那年放暑假,李梦尤在家里,连续几天没联络到林川,意识到不对劲,便简单收拾了一下,直接坐高铁去找他。

李梦尤按了半天门铃,没人回应,最后她看见客厅的窗户没锁,就直接眺了进去。

屋里弥漫着奇怪的气味,李梦尤找了半天,才从被窝里挖出一个人来。林川脸色苍白,黑眼圈,青青的胡楂,迷离的眼神,看见李梦尤以为是幻觉,又拉过被子继续睡觉。

李梦尤觉得不对劲,一摸他的额头,果然是发烧了。

凌晨,林川在医院里睁开眼,看见床头挂的点滴和正气势汹汹盯着自己的李梦尤,抖了抖,问道:“开学啦?”

“开你……等你好了再算账。”李梦尤收回拳头,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我要睡一会,快累死了。”

她是不放心他,所以一直坚持着等他醒来再睡吗?

林川敲敲李梦尤趴在床边的脑袋:“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李梦尤不理他,林川又问:“怎么来的?”

李梦尤还是不理他,林川忽然笑了,揉揉她的头顶:“谢谢你。”

李梦尤的肩膀有些颤抖,闷着声音问:“要不,我帮你找她回来吧。”

林川愣了愣:“她?谁?”继而,他了然地笑了,“你误会了,我不是因为分手才这样,只是最近持续高强度工作,一不小心就病倒了。”

李梦尤抬起头,眼睛里亮晶晶的,林川看着她,心里一片柔软,眼前的女孩给了他力量。刚分手的时候,他确实有些颓唐,所以用工作来麻痹自己,但是现在他觉得,他可以开始新的生活了。

于是,他说:“对了,你不是一直说我家里空荡荡的,适合养个宠物吗?”

“你想养什么?”

“你先睡觉,醒来我告诉你。”

李梦尤睡得很沉,醒来的时候,房间里有比萨、有奶茶等一堆好吃的。李梦尤这一天都在赶路,正好饿得不行,林川看着她大快朵颐的样子,忽然柔声说:“梦尤,今天是你的生日欺。”

嗯?李梦尤早就忘了这茬了,一看手机,果然电话都要被打爆了:“现在觉得自己亏大了,我们家给我过生日,饭菜可是很丰盛的。”

这时,窗外绽开烟花,林川幼稚地跑过去:“那我请你看本市最盛大的烟火表演!”

两张脸被五颜六色的光照亮,像站在烟花里,李梦尤忽然问:“对了,你想好养什么了吗?”

“鹅。”

“呃什么呃啊。”

“我想养鹅。”

【9】我们做够

朋友了。

“你不会睡着了吧?”林川敲了敲门。

李梦尤回过神:“很快就好。”

她边说,边快速冲洗,却听林川缓缓地说:“我知道你被我刚才那番话吓到了,对不起。”

“没事,理解。”李梦尤顿了顿问,“她怎么样了?”

“她走了。”林川平静地说,“梦尤,那不是玩笑话,那是我想说却又不敢对你说的话。但我知道,今天这个局面,我不说清楚的话,你一定以为我还对沈筝余情未了,对我也会更加敬而远之。”

水龙头还开着,可是,林川隔着门的声音那么清晰,闷闷的,却又异常温柔:“梦尤,我们做够朋友了。”

李梦尤心跳如擂鼓,她按住心口,转身看着门上的影子,叹了口气:“林川,哪有你这样表白的。”

“教科书有规定表白必须用什么模式和语境吗?”林川无奈地笑,“当时只顾着考虑你会不会误会,所以,很抱歉,缺少了一点仪式感。”

李梦尤摇摇头,也不管对方看不看得见:“我……”李梦尤的话被楼下院子里的嗷嗷嗷声打断,“又打起来了!快!”

表白被迫中止,先让猪与鹅停止战斗才是燃眉之急。

两人默契地冲到楼下,撸起袖子,一个拉猪,一个抱鹅。可是,最近半个月伏特加实在长了太多,李梦尤已经无能为力。于是,两人立刻更换阵营,林川抓猪,李梦尤抱鹅。

“你抱着伊丽莎白先进客厅,它俩必须隔离了!”

李梦尤立刻按照林川的指示行动,光抱住伊丽莎白就已经弄得一身汗。等把它关进屋里,她感觉自己快报废了。

她回头看着院子里正在安抚伏特加的林川,屋里有灯光,院中有月色,月色洒在好看的人身上,比灯光还亮。

李梦尤这才注意到林川今天穿的是衬衫西裤,可是,现在衬衫和西裤上沾满淤泥。她十分自责,如果不是自己和伏特加来麻烦他,就不会发生这么难以控制的事情了。

李梦尤开门走到院子里,挨着林川在池塘边的石头上坐下:“伏特加真的是土猪,你会嫌弃它吗?”

“为什么会嫌弃?”林川有些意外,“就算它食量变大,长得更丑,我也养得起它,也照样喜欢它。就是不知道,看着它的时候,我到底还该不该想起你呢。”林川说这话时,看着李梦尤,李梦尤忽然觉得他意有所指,好像又在指桑骂槐说她是猪?

“喂!我还没给你下一步指示,告诉你表白成功与否,你最好不要逞口舌之快,以免因小失大。”

林川恍然大悟:“是、是、是,我失言。”他刚想站起来,忽然脸色一白,“伏特加真的太重了……”

“怎么了?”

“我的手臂可能……脱臼了。”

【10】我也觉得我们

做够朋友了。

大半夜的,李梦尤陪着林川到医院挂急诊,还真是关节错位。林川一向怕疼,全程鬼哭狼嚎。男人成熟时顶天立地,幼稚起来又无与伦比。刚刚表白时还气势十足的林川,此刻已经哭成小白兔。

虽然关节复了位,但还是打上了石膏,三周后拆除。

折腾完后,两人坐在走廊的椅子上沉默不语。

李梦尤开口打破沉默:“你有没有觉得咱俩难得这么安静地坐在一起?”

“如果是以脱臼为代价,我宁愿鸡飞狗眺。”林川眼里的泪光仍在闪烁,李梦尤有些同情他,“我找到房子了,最近正在搬呢,一收拾好,马上把伏特加接回去。”

“你傻了吧。”林川,“这世上有哪一个房东会允许自己的租客养猪?”

“那……偷偷地……”

“这么大,能偷偷地养吗?”

“那……”

“我想过了,回去后,我把院子改造一下,让它俩都有各自的领地,在它们和平共处之前,坚决隔离。”

“办法可行,就是……”

“你也知道会麻烦我?”林川忽然凑过去,“你觉不觉得它们有点像我们?所以,我想,如果我们在一起的话,它们也会有个榜样,也许能够和谐相处。”

李梦尤并不觉得一头猪和一只鹅会看到什么榜样,但是,这几句话让她回到了之前的话题。

林川说:“梦尤,我们做够朋友了。”

“林川,我也觉得我们做够朋友了。”李梦尤忽然说。

林川也算是个见过世面的人了,但此刻还是因为这句话激动得发不出声音。他想,这时候是不是应该把她抱起来转几个圈圈,或者用医院的广播通知一下全世界?那些滑稽又无脑的想法漫过思绪,最后只剩下单纯又直白的快乐。

最后,林川骄傲地说:“现在我有三个宠物了,伊丽莎白、伏特加,还有你。”

编辑/墨子

赞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