雀心万万(一)

编辑推荐:“我觉得,我爱豆,喜欢我……”小粉丝蔚玖& 当红歌手苏清屿,她喜欢他何止七年?永远不会忘掉那年电台采访,苏清屿在电台里回复她:“这个不知名的小姑娘,你想听我唱多久,我就唱多久。”凭实力甜倒牙!!

雀心万万(一)

文/尤妗

1

周四下午,西城书店的音像区只有蔚玖一个人,灰色的棉麻长裙及至脚腕,给她娇小的身影添了几分修长而温柔的味道。她的步伐不紧不慢,目标却很明确,几步下来站定,目光最先落在一张标签纸上,黄底红字写着大大的“HOT”。

几秒的愣神,蔚玖的视线最终停留在旁边最显眼的那张CD上。封面的基调是黑色,与之对比白得发亮的《七》是专辑名,出道七周年的纪念。即使这样,蔚玖最先看到的,依旧是他的名字。

好像过了很久,又好像才是昨天,情绪因他而牵扯,喜悲因他而起落,所有或是喜悦或是感动的瞬间依旧鲜活而深刻。有多久没想起,就有多久没忘记。

2

她喜欢他何止七年。

距离他最近的那次,是一个电台采访,那年蔚玖读初一。那时的他远没有现在的人气,她用的还是第一个手机,26键的诺基亚。

那是她第一次听到他讲话的声音,和唱歌时的音色不太一样,低沉微哑,语气利落。听众短信互动环节她紧张得不得了,生怕语句不够通顺,前面写的大段话她记不清了,但最后她问他:“我想知道你会唱多久?”

主持人念给苏清屿,他轻声笑了,问:“我能知道她的名字吗?”

蔚玖本就急速跳动的心脏瞬间漏了一拍,慌忙抓起手机调出自己刚刚发送的短信,直接拉到最后,一怔,不甘地捶着脑袋失落。

主持人:“我看看,欸?这个小姑娘忘记留名字了呀,真遗憾。”

她听到他又笑了:“没关系,她在听着就好。那……这个不知名的小姑娘,你想听我唱多久?”

主持人笑:“今天的嘉宾虽然年轻,但太会说话了,这位小姑娘肯定知道答案了吧?”

答案……电台后面的内容在她的记忆里都是恍惚的,那句话在蔚玖的耳边不断回荡,可不管怎么解读,他的意思仿佛都是——

这个不知名的小姑娘,你想听我唱多久,我就唱多久。

2

手机震动的声音打断了蔚玖的思绪,她接起电话,是齐彦,她的班长。

前不久齐彦找到她,想让她教他一个亲戚的小孩弹钢琴,对方开价很高,地点离学校又很近,她很快就答应了。此时看着手中的专辑,蔚玖顿时有种心虚感,她本来是来音像店买琴谱的。

齐彦打来电话是和她约两个礼拜后陪她一起过去上第一堂课,蔚玖拗不过齐彦的热情,推拒失败,和他确认了两遍他是不是真的没有别的事才放下心,定下确切的碰面地点。

挂断电话后,蔚玖站在原地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把专辑暂时放回了原处。现在不同从前,她不再需要提醒老板他的名字,不需要解释他是谁,更不用担心自己攒够钱以后却买不到了。

竟然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她低头笑了。

回学校后自习了几个小时,蔚玖回到宿舍的时候已经接近门禁时间,洗澡出来后两个室友已经躺上床,她便没用吹风机吹头发,只拿干毛巾简单擦了擦。

躺到床上,蔚玖侧过头对着墙。

这时晓晓突然出声:“你们都没睡吧?看今天的热搜了吗?追星狗的世界真可怕啊……”

瑛婕:“又有人干什么脑残事了?”

蔚玖的精神醒了醒,转身听着。

晓晓:“描述不出来……你们自己看吧,就热搜第一那个。截图里那些粉丝都真奇葩,没打码,现在他们的微博都沦陷了。”

……奇葩?蔚玖点开微博,看到热搜第一,挺长的一段字:那些年你为偶像做过的最疯狂的事。

点开以后,是一个娱乐号发的截图汇总。蔚玖动作慢,打开第一张图的功夫周瑛婕已经看完了,还给了点评:“是够奇葩的。”

晓晓:“是吧,我特别不能理解这种,为什么放着身边人不喜欢,要去喜欢屏幕上的一个被塑造出来的人物呢?”

两个人同仇敌忾,聊得异常投机。蔚玖一张一张看下去,有的确实很过分,侵犯明星私生活,但有的也很温情,比如一个不太红火的演员发了一条不喜欢下雨天的微博,底下粉丝贴给他全国各地的蓝天。

滑到最后一张图的时候,蔚玖愣了。她不敢置信地揉了揉眼睛,用力闭上又睁开。博主在旁边还贴心地配了段话:

把这张不怎么疯狂也不怎么奇葩的放最后是因为——真佩服这妹子的毅力。我从头往下翻完了,1013天,快三年,一天的晚安都没断。太贴合微博ID了,真不是一般人能干的事……

3

她……有多久没看这个微博了?蔚玖把五个字输入搜索栏,点进了一个旧账号,能看到很多旧面孔也寻着热搜点了进来。

即使她已经消失几年,但仍旧不断地有人给她赠送会员,并且留言希望她能够回来,所以那条一直稳稳地挂在置顶的位置,是他成名那一年发的。

那条微博的内容是:

晚安苏清屿。

我爱你。一如往昔,贯穿未来。

从无人问津,到万人景仰。

庆幸你还是你,我还是我。

纵使我们从无交集,只单单仰望你,便耗尽了我一生的幸运与感激。

@苏清屿。

下面的评论数在一条条增长。

“晚安妹,第五年了,要不是看见热搜,我都快忘了你了……你还好吗?”

“晚安妹晚安哦,我知道即使你离开了微博,依旧和我们一样爱他。”

“……你真的脱饭了吗?”

“说好的爱他呢?!”

“这个置顶微博看着真的好心酸。晚安妹,你真的不回来了吗?”

蔚玖翻着评论,内心充盈着一片温热。

旁边二人的对话断了一瞬,她们终于想起来蔚玖半天没有说话。晓晓这才反应过来她们可能有些不尊重人了,讪讪道:“蔚玖我记得你说过你喜欢苏清屿是吧?我、我没有说你的意思呀,你肯定不像图上这堆人这么神经兮兮。”

蔚玖半天回过神来:“是……没关系。”

这么多年,她听过太多对这种事的负面评价了。从最初的自己生闷气,到现在完全释然。他是她的标杆,是她人生观形成时期最重要的精神指引。

那份感受无人能知,那是她微小又确切的幸运。

晓晓:“那就好……你别在意啊,我常常说话不过脑子。”

“没事的。”又反应了十几秒,蔚玖脑子里过了一遍刚刚晓晓的第一句话。

“不过……”她声音很轻,但毫无扭捏难堪,“最后一张图是我。”

……

吸气声以及叽叽喳喳的声音持续了很久,寝室再次重归安静,蔚玖闭着眼睛准备入睡,耳边萦绕着刚刚室友们的问话:“你这怎么也算个粉丝大大了吧,不是说很多明星都会跟粉丝点赞啊互动啊什么的。”

“对对,你说了那么久的晚安,他有没有给你回复过?”

蔚玖转了个方向,把一边耳朵埋在枕头里。

没有。1013天,她从没有得到回应过。但这是她从第一天就知道的,她一直相信,总有一天他会站在她无法企及的高度。

她的仰望,从一开始就注定是单向。

4

两个礼拜后的周六,蔚玖和齐彦约的早上七点。下了公交没有多远,两人走到了一处别墅区,蔚玖听到齐彦对门卫说:“之前3号楼的苏清溪应该和您打过招呼吧?”

门卫大叔戴起老花镜,眯眼看了看备忘的便签纸,找到了两个礼拜以前的:“苏——清——欸我这记的是什么字?”

蔚玖冷不丁愣了几秒。

齐彦提醒:“溪,小溪的溪,是我表嫂。”

“对对对,苏清溪,没错。还说要带来个小姑娘对吧?”

蔚玖反应了过来,探过身子冲大叔示意。大叔看了看旁边记着的备忘,推了推眼镜,对二人道:“她转天又给我打了个电话,让你们去7号楼。”

这下齐彦诧异了:“她不是住在3号楼吗?”

“好像是说她出去旅行了还是怎么样,要不你打电话和她确认一下。”

齐彦拿出手机,却发现已经进了几条微信。

苏清溪:“小彦啊,我好像忘记告诉你了,我被那熊孩子气疯了,把他丢给他舅舅了,他住7号楼。”

苏清溪:“那孩子从小就怕他舅舅。”

苏清溪:“我现在去国外找你表哥了。不过你让那个女孩子放宽心,他舅舅现在也不在家,平时只有保姆在。让她不用不自在,家里没有男人。”

蔚玖稍稍挨近了些:“怎么了吗?”

齐彦收起手机,冲她笑笑:“没事。”没有别人在,对他来说是好事。不过,让他有些介意的是,苏清溪儿子的舅舅……

齐彦想了想蔚玖的性格,怎么都不像网上那些低情商又肤浅、整天只知道意淫的女生,而且反正那人也不在家。他暗暗放了心。

这里都是独栋的二层小别墅,二人走到门口摁门铃,是保姆来开的门。保姆是于妈,为人很和蔼。

“这么早就来了,吃过早饭了没?”于妈把两个人领进来后笑着问。

蔚玖和齐彦忙点头。

一番介绍过后,于妈往楼梯那边看了看,表情抱歉:“不好意思啊小老师,可能还得让你等等了,小格现在有些闹脾气。”

蔚玖低头看了看手表,还有五分钟八点:“没关系,我今天下午没有事情,可以延长一会的。 ”

(未完待续)

赞 (47)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