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授猛如虎

扫描二维码关注,回复"免费" 可获得花火/桃之夭夭/南方人物周刊/等PDF杂志下载链接


烟柳

简介:美女学渣木绡最近遇到了麻烦,一向高冷的男神客座教授徐成蹊居然要亲自带她的毕业设计?木绡猜测,徐成蹊揽了这个差事,就是为了整她的,事实也的确如此,徐成蹊把她整得翻来覆去辗转不成眠,还差点把她的心给整碎了。

1. 哭是没有用的

木绡的毕业设计的导师是徐成蹊,这个事情,比较复杂。

这个事情,不是复杂在徐成蹊是全学院的公认大帅哥、从天而降的客座教授,破例从木绡的导师手里接过活儿,亲自带木绡的毕业设计,这举动势必引起战火。而是复杂在,木绡知道,已经在筹备公司上市准备慢慢退出学院工作的徐成蹊,突然提出要带她的毕业设计,是为了整她。

木绡作为年级公认的美女学……渣!一向只靠脸吃饭,从来不靠才气,食堂大妈打菜的时候,都能看在她一张赏心悦目的脸上偷偷多给她一勺,班上的学霸同学,也会在考前突击的时候,羞红着脸给她核心资料。

所以在这个本来女生就少的理工性学院,木绡就是大家心中的小公举,谁也不能欺负。

直到遇见了徐成蹊。

木绡的专业,有一门非常难的专业课,课程难度堪比北京沙尘暴、沿海龙卷风 。专业课老师提前给他们透了风,看在他们上课听讲算认真的份上,考试不会很难。

木绡眼泪汪汪地上了一学期课,到期末了,临门一脚,老师居然扭伤了腰进了医院,请来了客座教授徐成蹊这尊大神来负责他们的考试。

全班同学虎躯一震。

徐成蹊的大名,可是如雷贯耳的。听闻他从前供职于校外某家著名企业,做到了总工程师,后来又出来单干,用仅仅三年的时间把自己的公司做到接近上市的规模,期间受聘于院长,成为学院的客座教授。这位教授专业能力强,虽然长得帅气,但脾气非常不好,就算是在讲座上,也不容许有玩手机的学生存在。徐成蹊对待学术的态度非常严谨,木绡在他出的变态考卷以及苛刻的阅卷标准摧残下,艰难地上了考场,艰难地查到了成绩——

五十九分!

木绡拿着成绩单,挤出一包眼泪,找到了徐成蹊的办公室,声泪俱下地求他高抬贵手。

徐教授不动如山,干净利落的身姿挺拔在窗前,手指缓缓摩挲着茶杯,在听完木绡半个小时声情并茂的求情之后,轻飘飘抛出一句:“补考吧。”

由于这门专业课的难度实在太大,木绡的整个假期都毁了。但她非常记仇,既然徐成蹊不让她好过,那么她就顺便借着询问课业的借口,每天早上六点准时打电话给徐成蹊“求师解惑”,听着徐成蹊在电话那头沙哑低沉的声线,木绡暗爽。

本来,补考完之后,这两人的恩怨应该算是告一段落了,可是大概徐成蹊也是个特别记仇的人,偏偏还以木绡本来分配的老师伤还没好为由,“受累”地把木绡的毕业设计揽在了手里。

木绡觉得,在徐成蹊的手下做毕业设计,她不死都要脱层皮。

“徐教授,您日理万机,带本科生毕业设计这种小事,就不要麻烦您了吧!”

徐成蹊抬眼,英气逼人的眉眼带着几分戏谑,上下打量了木绡一眼。

“作为专业排名垫底的学生,我有必要亲自指导你的毕业设计,免得出去砸了我们学校的招牌。”

木绡长这么大,还没被人毫无遮掩赤裸裸地打击过。她忍了忍鼻头的酸意,眼睛还是突然地湿了。

徐成蹊再次抬头看了她一眼,修长的腿划开办公椅,起身在桌上抽了张面巾纸,递给木绡。

“哭是没有用的,留着力气做实验写论文,T大出去的学生,不能是你现在的水平。”

2.你不和我结婚就是因为这个小贱人?

第二天一早,木绡就被手机的震动吵醒了,她迷迷糊糊地接起,听到电话那头传来徐成蹊的声音。

“五号实验楼,307,半小时之内赶到。”

木绡整个人从床上坐起来,光速洗漱,从宿舍一路跑到实验楼,踩着点推开了307的门。

徐成蹊一身休闲服,站在实验桌后面,朝她看来。

“徐教授。”

徐成蹊点点头,手指向墙边的办公区:“那里有早餐,吃了再过来。”

木绡不可置信地看了徐成蹊一眼,慢腾腾地挪了过去,发现桌上居然是她喜欢的肉松包和酸奶。

“以后晚上早点睡,不要玩手机,你早上就来得及吃早餐了。”

木绡一噎,弱弱地答了个“哦”。

“你上个寒假不是每天六点起来的吗?作息就挺好。”

木绡胃疼,原来他还是没忘了这事……

分明就是在整她嘛。

木绡心塞塞地吃完了早餐后,徐成蹊递给她一个平板电脑。

“这上面的文献,你先看一下。”

“然后呢?”

徐成蹊又慢腾腾地看了她一眼,说:“看文献啊。”

“今天一整天都看文献吗?”

“如果你觉得你一个小时能看完的话,也行。”

木绡内伤。

看文献这种事,徐成蹊明明可以直接发给她,让她在宿舍看。为什么非要大早上地把她叫起来,在实验室里,杵在他面前看呢?

木绡怨念地盯着他,此时的朝阳,透过她背后的窗户,直射在徐成蹊脸上,照得他高大的身影如神祇般光辉,卷翘浓密的睫毛在阳光下根根分明,堂而皇之地散发着荷尔蒙。

木绡的目光在徐成蹊的脸上扫视了一番,不自觉咽了咽口水。

徐教授也是奔三的人了,怎么皮肤还这么好?

不愧是禁欲系大帅哥啊……

大概是木绡的眼神太过可怜,徐成蹊起身,把实验室唯一一把椅子让了出来,言简意赅。

“坐这里。”

木绡莫名的有些心虚,毕竟她刚刚一边看文献一边在内心诅咒了徐成蹊无数次……

徐成蹊弯腰,手扶上桌子,往木绡面前的电脑录入数据。木绡把脑袋稍微伸出来,就碰着了徐成蹊的手臂,清冽的男人香钻入她的鼻孔,温热的气息打在她耳侧,这是她第一次离徐成蹊这么近,也是她活了二十多年來,第一次因为一个男人,心跳声响得连自己都能听见。

木绡觉得,自己的脸上,再抹点油撒点盐,都能煎鸡蛋了。

木绡正在想要不要赶紧尿遁,以免徐成蹊见到她这个熊样,实验室的门就被狠狠踹开了。

“徐成蹊!你不和我结婚就是因为这个小贱人?”

木绡猛然抬头看去,瞧见门口那女人的手指,明晃晃地指着自己!

她没见过这种阵仗,赶紧将目光转向徐成蹊,希望他赶紧解释清楚把她支出去,然后溜号,以免这位掌管着她生杀大权的教授因为木绡撞见了他的不雅私事而将她灭口!

可是木绡怎么也没料到,这位处在风暴中心的徐教授,在直起身子看清了门口的女人后,顺着女人的手指看了看快熟成小龙虾的木绡,风轻云淡地回答。

“是啊。”

3.又被徐教授杀到了

是!你!个!头!啊!

木绡现在无比确定,徐成蹊来带自己的毕业设计,就是来拉她挡刀的!

就说徐成蹊为什么那么好心,又给她准备早餐,又把自己的椅子让给她坐,原来这都是和杀猪之前要先养养肥一样一样的道理!

木绡特别特别生气,所以她一把搭上徐成蹊高到自己脑袋的肩膀,对门口的女人说道。

“是啊,阿姨,你不会想和我争吧?您要不要看看您脸上的法令纹和黑眼圈,都松到外太空去了诶!”

木绡笑得十分小人,年轻活力的面庞生生刺痛了女人的脸,女人的脸色由白转青、由青转黑,最终跺脚走了。

木绡松了一口气,放下手,颓废地坐回椅子里,拿起平板继续看文献。

她虽然漂亮,但不是没脑子,她知道既然徐成蹊搬出了要拿她挡刀的态度,那她不接招是不行的。毕竟导师要用毕业设计的理由卡着学生,让她延迟毕业,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她又为刚才生出的旖旎心思而感到羞愧,明明徐成蹊是挖了个坑给她掉,偏偏她还乐此不疲地跳了进去。

委屈得快哭了。

突然有一双大手抽出了她手里的平板电脑,说:“看一上午了,先带你去吃饭。”

木绡闷声道:“不想去。”

徐成蹊揉揉她的脑袋,哄道:“听话。”

木绡仰着头,一张脸委屈巴巴:“教授,你这么欺负我,我导师知道吗?”

徐成蹊:“他知道了也没办法,那货现在还躺在床上起不来呢。不好意思,你还得被我欺负一段时间。”

好汉不吃眼前亏,木绡泄气,乖乖站起来跟徐成蹊下楼了。

木绡坐在徐成蹊车的副驾驶上,不吭声。

“我在校外办的公司要上市了,可资金链出现了个缺口,想找人融资,就找到了刚刚那女人的哥哥。”

徐成蹊自动解释起事情的来龙去脉,说:“本来谈得好好的,结果和那女人在一次饭局中见过之后,她就提出联姻的要求,好处是他哥哥可以无条件地帮我。”

木绡脱口而出:“她是不是电视剧看多了?”

左边传来徐成蹊的一声轻笑。木绡转头望去,徐成蹊右手扶着方向盘,视线望向前方,俊美的侧脸上浮现出一个笑。

她还是第一次看见徐成蹊笑,徐成蹊这样冷静克制的人,做什么动作你都会觉得他很有深度,唯有笑是不同的。他的笑特别有感染力,上扬的嘴角刺激了木绡的肾上腺素,让木绡全身像过电一般翻涌了一阵。

好吧,她又被徐教授杀到了。

等红绿灯的时候,徐成蹊指了指副驾前面的储物斗,对木绡说:“打开。”

木绡拿出了一个海贼王的手办,还是她梦寐以求的那款。

“今天给你添麻烦了,抱歉。”

木绡瞪大眼睛看了半晌,指了指手办,指了指自己,不可置信地问道:“给我的?”

徐成蹊点点头,眼里藏着宠溺的笑,说:“看到你的手机屏保是这个。”

木绡感觉心“咚咚”地跳了起来,她感觉喉咙处有一股不正常的热流疯狂涌动着。

手办是在别国才能买到的,不能短时间到手,徐成蹊这是……早就预谋好了要送给她?木绡不敢再细想下去了。

缓了许久,她才从一团乱麻的脑子里稍微扯出点思绪,为了掩盖住空气中莫名浮现出的粉色,她接着之前的话题询问:“那你融资的事情还能进行下去吗?”

徐成蹊把车开进饭店停车场,回答:“不能了。”

……木绡觉得自己把天给聊死了。

“那……祝徐教授的公司早日上市。”

徐成蹊把车停稳,手扶着方向盘,侧头,深邃的目光盯在木绡脸上,勾起嘴角。

“正在努力。”

气氛更加不正常了……

4.只要你读研,我就能指导你。

接下来,木绡同志就在徐教授的监督下,投入了艰苦的毕设大业中。徐成蹊对实验样品和数据的要求非常严格,这导致木绡不停地重做,整天整天地泡在实验室,推掉了所有的集体活动。

同学们都对徐教授居然亲自带木绡的畢业设计感到万分惊奇,有人直接问了:“木绡,徐教授是不是……对你有一点点企图啊?”

木绡对同学翻了个白眼,转过身又不由自主有一丝丝窃喜。完全忘了徐成蹊亲自带她毕业设计是为了整她的猜测。

她发觉,有某种关于徐成蹊的情绪,已经在内心慢慢滋长。特别是一想到学院这么多倾慕徐成蹊的学生,就只有她和徐成蹊的距离最近,内心就忍不住地开心。

可是木绡的情绪,很快又低落下去了。

因为她发现徐成蹊最近经常接见一些女学生,和蔼可亲地交谈,神情真挚地夸赞,然后把她们的论文放到木绡的面前:“这些都是你研究生师姐的优秀作品,你好好观摩。”

木绡噘着嘴,有一丝酸涩的意味从心底慢慢浮起。心里想着:徐成蹊是嫌她不够优秀吗?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木绡觑着隔壁办公室的动静,只要有女学生进赵成蹊的办公室,她也会找各种理由进去。要么是请教数据,要么是不懂实验方法,要么是忘了器材的使用。借口拙劣得惨不忍睹,徐成蹊自然发现了她的异常。

“你是有什么事儿跟我说吗?”徐成蹊打发了一个女学生,全身放松下来,靠在椅子上问木绡。

“没、没有啊。”木绡支支吾吾道,“纯粹是有关毕设的问题。”

徐成蹊不信任地上下打量她两眼,顿了一会儿,突然开口解释:“这些都是你自己导师带的研究生,他腰伤还没好,我代替他履行一下导师职责。”

徐成蹊的解释,弄得她好像在吃醋一样,木绡红了脸,不敢正眼瞧她,赶紧溜回了实验室,再也不敢作什么妖。

认真的结果就是毕设进展神速,当木绡把论文一稿交到徐成蹊手上时,连徐成蹊都吃了一惊。

“这么快?”徐成蹊将木绡的论文仔细看了一遍,赞赏之情溢于言表,认真地将她夸了一顿,并说,“以你的资质,不读研可惜了。”

想到徐成蹊只是学院的客座教授,木绡喃喃道:“你又不带研究生。”说完,木绡又红了脸,说得好像她内心多期待一样,又欲盖弥彰解释一句,“我是说……我习惯你带我做实验……”

“这有什么难的。”徐成蹊说,“只要你讀研,我就能指导你。”

木绡也不知道着了什么魔,听了徐成蹊这句话,居然就下定了要考研的决心。

5. 徐成蹊,这是在……吃醋?

同学们都非常惊奇,在距离考研仅仅三个月的时间内决定去考研,这个事情,比较悬。

可木绡却铁了心要去撞一撞南墙。

好在毕业论文的一稿已经提交,木绡比其他同学的进度已经快了很多,毕业设计的进度可以暂时搁置,她计划全身心投入到考研的复习中去。

为了抢到自习室的好座位,木绡六点就起床排队,连早餐都省了,坚持了几天的结果就是,她晕倒了。

还是在徐成蹊面前晕倒的。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木绡复习到专业课的时候,有个地方一直搞不明白,正好到了午饭时间,木绡干脆背起包去了徐成蹊的办公室。徐成蹊又正好不在,她就蹲在门口等了一会儿,看到徐成蹊来了的时候,猛地一起身,双腿一软,就失去了知觉。

据围观人士事后报道,当时木绡,是直冲冲扑到了徐成蹊怀里。

这就很令人遐想了。

偏偏徐成蹊还旁若无人地一把将她抱起,送到校医院,听说当时遇到了来看牙的有资历的老教授,对徐成蹊露出老母亲般的微笑,感慨道:“小徐终于肯找女朋友了啊!”

偏偏徐成蹊还一脸淡然,有礼貌地谢过老教授,一句解释的话都没有。

而当时正好有几个木绡的同学路过,男同学和木绡比较熟,想着不要麻烦人家徐教授,让同学们自己来照顾木绡就好了,结果被徐成蹊一眼瞪了回去。

得知这一切的木绡,靠在病床上,心跳得又急又快,半晌才支支吾吾说一句:“徐教授……你这样……真的好吗?”

徐成蹊把手里的粥递给她,说:“怎么?怕传出去让别人以为你名花有主,都不来追你了?”

木绡被噎了一下,她看着徐成蹊高挑的眉头,终于意识到什么。

徐成蹊,这是在……吃醋?

木绡“扑哧”一声笑出来。

倒是徐成蹊敲了敲她额头,警告道:“再努力复习也要注意身体,以后你来我的办公室自习吧,也不用起那么早去自习室占座位了。”

6.徐成蹊要离开学院了吗?

传言,学院的公认大帅哥,徐成蹊教授,最近突然辞了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简单来说,就是把讲座全部推了,只留了个本科生在自己办公室里。

本来,徐成蹊的仰慕者还对这个本科生很是嫉妒,可当大家都知道本科生就是木绡时,嫉妒也没了,只有羡慕。

在普通人的认知里,大帅哥就该大美女来配嘛!

那天徐成蹊带着木绡去另一栋实验楼用器材,路过某个实验室的时候,就听见了这样的对话。

木绡的脸“腾”地红了,在徐成蹊旁边埋着头盯着地面,不敢看徐成蹊那张脸。

她喉咙发烫,不知道徐成蹊会怎么想,导致做实验的时候没有专心,出了个小小的失误。

徐成蹊锐利的目光直射过来,让木绡手一抖,差点又按错了一个数据。

徐成蹊点了点木绡的额头:“你这小脑瓜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亲昵的动作,宠溺的语气,让木绡再也忍受不了了,直接说:“徐教授,你知不知道外面现在在传我和你……呃……是那种关系?”

徐成蹊挑眉,一只手还在淡定地操作仪器,说:“我们难道不是?”

……木绡感觉自己要晕过去了!

她被徐成蹊撩拨得一颗心火热火热的,发誓要考上研究生,要继续被徐成蹊“指导”。不管徐成蹊在不在,都驻扎在了他的办公室复习。而徐成蹊大概因为最近公司比较忙,倒是比较少出现了。

考前的一天,木绡遇到了一个难点,打开徐成蹊的电脑打算上网查一查,结果却看到了桌面上一封辞职信。

木绡心中一惊,打开文档,发现这的确是徐成蹊写的,内容是辞去学院客座教授的职务。

木绡只知道徐成蹊在转移重心,花费精力打理公司的事情,却不知道他连讲座的职务也要辞去。

那不就是……要离开学院了吗?

那他之前,要指导她的承诺算怎么回事儿呢?

揣着心中的疑惑,木绡打算登录聊天软件问一问徐成蹊,可当她打开软件的时候,就自动登录了徐成蹊的账号。

木绡看着最近聊天那一栏的头像,震惊得说不出话!

谁能告诉她,她的小叔叔怎么会和徐成蹊认识的?

而且还言辞恳切地拜托徐成蹊,多照顾照顾自己那“不务正业的侄女儿”,让她“认真学习,能考上研更好”。

想到徐成蹊这段日子以来的关心爱护,都是因为他答应了自己家人,要让自己考研的缘故,木绡的视线就渐渐模糊起来。

亏她还一直自作多情,却没想到人家早就打算等任务完成后就辞职,把自己给甩了。

像是自暴自弃一样,木绡开始在徐成蹊的聊天软件里搜索着更多他准备要抛弃自己的信息,下拉列表的过程中,有个叫孟婕的人吸引了她的注意。看头像,木绡猜测就是上次喊她“小贱人”的女人。

“徐成蹊,听说你又要去相亲了?我条件也不差,我哥哥也有实力,你真的不再考虑一下?”

后面是徐成蹊的回复:“好,今晚见。”

看着这段话,木绡的手微微颤抖了起来,她感觉胸口被什么东西给狠狠地堵住了,她忍住想哭的冲动,拿出手机想拨通徐成蹊的电话。

可她悲哀地发现,自己连一个质问徐成蹊的理由都没有。

直到这时她才发现,原来自己是真的很喜欢徐成蹊,可徐成蹊好像从头到尾都没说过喜欢她。

想到这里,木绡慢慢地放下了手机,还是决定先考完试再说。她是愿意相信徐成蹊的,木绡是个不肯服输的人,只要真相没有摆在她面前,她就永远要抱着一丝希望。

可惜现实并没有如她的愿。

7. 这个人怎么这么会伪装呢?

木綃参加完的考试,正准备调整心情面对徐成蹊,手机里突然收到了一封邮件。

发件人她不认识,可邮件照片附件里的两个人,她都认识。

是徐成蹊和孟婕。

两个人所在的地点,木绡也知道。

那是在前段时间,徐成蹊说木绡复习太辛苦,带她出来吃个饭放松一下,他们坐在餐厅靠窗的座位上,看着对面那座浪漫典雅的建筑聊开了。

起因是服务员送来了一张对面店的消费抵用券,木绡偷偷问为什么,徐成蹊笑了。

他低声说:“你不知道吗?在这里吃过饭的情侣,一般都会去对面消费一下。”

徐成蹊的嗓音低沉而诱人,把木绡闹了个大红脸,她又看了一眼对面,觉得自己这一顿饭都不敢再抬头望对面了。

那时一家本市著名的情侣酒店。

木绡仔细地看着徐成蹊和孟婕进酒店、甚至进房间的照片,虽然看角度像偷拍,可两个人的面目却是拍得清清楚楚。那一张张照片犹如雷霆爆击在她胸口,彻底粉碎了她那粉红色的少女心。

她再也无法说服自己眼前的东西是假的,她仓皇地关掉了手机,胡乱抹去眼泪,生怕被过往的同学看到。

她哭着在路上跑,往潜意识里最安全的那个地方跑去,不知不觉就跑到了徐成蹊的办公室门口,还正好撞在了徐成蹊怀里。

徐成蹊一脸惊异:“哟,谁惹我们的小美女伤心了?来告诉我,我帮你出气去。”

木绡捂着嘴看着面前的他,觉得明明是那么熟悉的面容,却又那么陌生。

这个人怎么这么会伪装呢?

伪装到她考完试了都还没卸下这一副假面。

木绡只想快点躲开他,转身就跑走了,没有理会徐成蹊在后面的呼喊。

8.木绡,你同意吗?

木绡关了手机,在三亚好好玩了几天,本来是想疏散心肠,却连梦里都是徐成蹊的身影。她梦见她和徐成蹊在海边举行婚礼,主婚人问徐成蹊愿不愿意娶她的时候,徐成蹊抛下一句“不愿意”,就牵着别人的手跑了。

木绡被吓醒,呆呆地看着窗外的月亮坐了一整晚,第二天连海滩都没有去了。

木绡打开手机,首先跳进眼帘的是同学群刷爆了的消息。

“你们知道吗?徐教授被抓了!”

“听说了听说了,好像是他公司的事情,罪名是职务侵占。”

“天哪!简直不敢相信……”

……

木绡看到这样的消息,立马蹦了起来,赶最早的一班飞机回去了。她四处打听消息,最后是徐成蹊的律师联系了木绡,说徐成蹊想见她一面。

再见到他的时候,木绡差点哭了出来,从来对形象一丝不苟的他此刻长出了杂乱的胡楂,额前的碎发也不听话地耷拉下来。

“木绡。”可是徐成蹊的眼神很亮,他说,“我是前几天才知道,有人给你发了些照片。”

木绡紧紧绷着后背,小心翼翼等着他的后话。

徐成蹊眼里的心疼都快要化成水滴出来了,他说:“我不知道孟婕兄妹两个会打主意打到你的身上,伤害到了你,是我的过错。你不要看图说话,那天是孟婕的哥哥孟常约我,说要谈融资的事情,我才赴约,房间里除了我和孟婕,还有孟常和其他人。”

木绡堵了好一段时间的心口终于疏散了,她差不多明白了,问:“是孟婕想嫁给你,才会让我误会的?”

徐成蹊点头:“对,包括我现在入狱的事情,都是孟常的手笔。他收买了我公司的财务,污蔑我侵吞钱款,而且带话给我,只要我答应和孟婕结婚,他就能立刻让我出来。”

商场的尔虞我诈,木绡从前也听小叔叔说过不少,孟常的阴谋,让木绡感到了巨大的危机,她连忙问徐成蹊:“那现在你打算怎么办?”

徐成蹊低眸,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有个合作伙伴,说愿意给我一笔投资,只要这笔钱到位,对我的指控就能撤销,我才能出去打个翻身仗。只不过……”

木绡觉得自己比徐成蹊还急:“不过什么?”

徐成蹊有些为难地看了木绡一眼:“只不过对方的条件,也是联姻……”

木绡的心渐渐沉下去,一方面在荒诞地嘲笑徐成蹊是不是块唐僧肉,以致让所有的女人都想把他吞下去?一方面在心底哀悼,自己和徐成蹊,的确是没有缘分的。

“可以吗?木绡?你同意吗?”

木绡看着徐成蹊小心翼翼的神色,心软了。她能感受到徐成蹊对她的情意,虽然没有点破,可徐成蹊几乎已经在明示了:我本来是喜欢你的,之前也在不停地撩拨你,可是为了我的人身及财产安全,我只能对不住你了。

木绡还能说什么呢?难道她还能要求徐成蹊抛弃一切,坐个十年八年的牢然后出来和她团聚吗?

只要他好就好了,木绡安慰自己。

她强扯着笑,朝徐成蹊郑重点头,努力忍住了声线里的泪意。

“嗯,同意。”

9.我已经不打算读研了

折腾过这一阵后,木绡开始找工作。她考研,原本就是為了能常常看到徐成蹊,可现在徐成蹊都离职了,她还期待什么呢?

木绡还是在关注着徐成蹊的消息,得知他已经被洗脱了冤情,而孟家兄妹也面临了不正当竞争的指控,看样子是自食恶果了,木绡终于放下了心。

正月初二,木绡突然收到了徐成蹊的消息。

“考研成绩出来了,410分,专业第三,你太棒了!恭喜!”

木绡盯着这条信息,有片刻的失神。

如果没有之前的变故,现在一定已经开心得飞起来了吧。

木绡想了很久,还是平静地在手机上敲出了几个字。

“谢谢你,不过我已经不打算读研了。”

那边再没有回音,木绡愣愣盯着手机好久,还是难掩失落,放下手机起床了。

今天小叔叔一家会来她家拜年,妈妈不停地叮嘱木绡要好好打扮。说是小叔叔刚才来电话,会把木绡的相亲对象也一起带过来。

这个相亲对象,木绡从前也在妈妈的口中听到过,只不过她一直喜欢徐成蹊,觉得不管怎样妈妈都不会强迫自己和别人交往,所以从来没有在意过,直到现在听妈妈说对方要登门,木绡才有了危机感。

木绡不愿意相亲,甚至在洗手间的时候还想溜出去,好歹被妈妈逮住了,可就是这样一番折腾,等小叔叔上门的时候,木绡还穿着睡衣,没有洗完脸。

当小叔叔进门,后面那个据说是“相亲对象”的男人一露脸的时候,木绡彻底僵硬了。她站在原地,像被雷劈了一样。

徐成蹊穿着正式,向木绡的妈妈问好后,视线转到她身上,沉下了目光。

“你为什么不读研究生了,木绡,可以当面向我解释吗?”

10.“好好”惩罚你

解释?我还想要你给我解释呢!木绡在心底咆哮着。

经过小叔叔的一番介绍,木绡才知道,小叔叔和徐成蹊很早以前就认识了,只是小叔叔从前一直在国外,所以木绡也不知道他和徐成蹊这一层关系。直到今年小叔叔回国,他才和徐成蹊重新联系,并且带了海外的融资进来,让徐成蹊成功摆脱困境。

“所以,徐教授的相亲对象,是我?”木绡指着自己鼻子,不可置信地问。

“当然是你了,不让你以为是谁?而且你都已经同意了。”徐成蹊抱臂回答。

木绡被这个消息砸得一脸问号,几乎是吼了出来:“我什么时候同意了?”

“在你探视我的时候啊,你亲口同意的,你可别耍赖。”

木绡眼睛狂眨,大脑当机了几秒,才反应过来,颤抖着手指着徐成蹊:“你你你——说的那个合作对象,就是我小叔叔?!”

徐成蹊眯着眼笑,一副“孺子可教”的模样,点头。

木绡快要被气炸了,徐成蹊居然这样算计她!当即就要把徐成蹊推到房间外面去,却不想被徐成蹊反客为主,搂住了她。

木绡被圈在徐成蹊的怀里,眼圈悄悄地红了。

徐成蹊问她:“为什么不读研究生了?你读研还是可以挂靠在你原来的导师门下,然后由我亲自指导。”

木绡赌气似的给他看手机上发放offer的邮件,说:“我已经找好工作了。”

徐成蹊扫一眼邮件,就把木绡的手机扔在床上,手一撑墙,给木绡来了个严严实实的壁咚。

“什么工作条件,能比我给你的好?你在我公司的研究所一边读研一边工作一边当老板娘,不好吗?”

木绡的心被揪得紧紧的,狂眨眼睛,问道:“什么?”

“你还问。”徐成蹊恶狠狠道,“你都已经在孟婕面前承认,我不肯和她结婚是因为你了,难道又要抵赖?”

“我我我——只是为你挡刀的啊大哥!”

“谁叫你接招接得那么快,现在不承认也不行了。”

徐成蹊这一波攻势,已经把木绡砸晕了。他撑着墙,嘴凑上去,狠狠地亲了她一口,教训道:“喜欢我还不承认,还躲着我?之前躲到三亚去?现在又躲到工作单位去?是不是哪里找了野男人,想取代我的位置,哼?”

木绡被她亲得又痒又舒服,连连求饶,道:“我没有……没有……我以为你要离开我了,那天你都答应和孟婕赴约了……后面又有照片传过来……”

木绡语气委屈得像只小猫,弄得徐成蹊既心疼又生气。

“偷偷看了我的聊天记录?小朋友,看了怎么不找我问清楚呢?电脑上的聊天记录没有同步完全,中间还有一大段商业扯皮的过程,要我都给你看吗?嗯?”

“不、不用了。”木绡弱弱道。

徐成蹊觉得木绡这个样子可爱极了,轻轻刮了一下她的鼻子,宠溺道:

“不过,等你上了研究生,来我公司委外培养后我保证天天去研究院报到,免得我的小花猫又胡思乱想了。”

木绡被徐成蹊逗得一颗心软成了水,小声呢喃道:“那我以后,岂不是不能逃课了?”

“岂止是不能逃课?”徐成蹊拍了一下她的小屁股,恶狠狠警告,“要是让我知道你挂科,我保证不仅让你补考,还要‘好好惩罚你!”

赞 (53) 打赏

裸捐你的1元钱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23.60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