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仙骨难自弃

关注公众号Bucee雜誌館 ID : buceezzg 免费下载《花火》《逃之夭夭》......PDF杂志

<台灣電子雜誌電子書下載>

简介:身为仙帝遗落在人间的私生女,元淳表示她是真的不想成仙啊!奈何仙帝分给她的仙界监护人爻岳着实长了一张她喜欢的脸,所以,这仙就将过着修着吧!

1.牛肉烧饼吃不吃 2.自己卖自己可还行 3.日常炸炼丹炉 4.不让人欺负你 5.修仙测验 6.局中局 7.往后余生皆是你

楔子

元淳发誓,她不是故意用那片金叶子的。

她从蓬莱仙山逃出来的时候本来就没带多少东西,人间的物价又飞涨,一年的时间很快就花光了那些银子。元淳饿了几天,实在饿得不行便找了个茶寮吃了个肉包子,本来想说打工还债,却不想那虎背熊腰的茶寮老板根本不同意。

元淳只好再翻自己的荷包,不想却从荷包的夹层里找到一片金叶子。茶寮老板一见金叶子眼睛都绿了,不由分说地抢了金叶子才放她走。

元淳离了茶寮,悻悻的还未走几步,就被人堵住了。

严格来说,是被一团云雾挡住了。

仙姿绰约的爻岳腾云驾雾,一身白色的仙袍在青天白日下显得十分刺眼。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元淳,狭长的眼眸中满是促狭之意。

“大小姐,你要去哪儿啊?”

元淳干笑道:“这位神仙大哥,你怕是认错人了……”

“可我只把我的金叶子给过你。”爻岳笑得像只狐狸,“只要你用它,我就能发现你的踪迹。”

元淳腿肚子打抖,扭头就想跑。爻岳弹弹指头,捆仙绳像灵蛇一样从他的袖中游出,将她捆了个结结实实。

元淳扯着嗓子喊:“爻岳,你放开我!”

爻岳还是笑眯眯的:“现在肯认我了?”

“我不认识你!”

爻岳悠闲地从云上移步走下,慢悠悠地来到元淳的面前。他抬起纤细修长的手指,万般珍惜地抚摸元淳的脸颊,成功地让她红了脸。

“话可不能这么说。”爻岳终于移开了自己的手,他挑起元淳的下巴,逼她看向自己。他的呼吸喷洒在元淳的耳根子上,灼热而滚烫。

“你忘了是我把你带回蓬莱的?”

元淳抖了一下,一张脸从耳朵根红到脖子。偏生爻岳不肯放过她,凑得更近,丰盈的唇瓣几乎是贴着她脖子上最为细腻柔软的肌肤。

“一日不见,甚是想念。该和我回家了,大小姐。”

呸。元淳在心里啐了一口,她明明有一年没见他了。她的心底继而生出一些不平,凭什么这一年的时光于他而言只是弹指一瞬?可谁让仙凡有别,天上一天,地上一年呢?

1牛肉烧饼吃不吃

元淳躺在莲花床上,周围是缭绕的雾气,据说这莲花床集天地日月之精华,睡一天能延寿一年。

可元淳想不明白,活那么久有什么用?

负责服侍她的小仙女儿沁儿刚成仙不久,身上还带着人间的烟火气,说起话来满是人间的热闹和喧嚣。元淳不讨厌她。

沁儿道:“大小姐,您该起床了。爻岳仙君说,您今天得去太上老君那儿学习炼丹。”

“我不去。”

沁儿苦着一张脸:“这可不行,您要是不去,爻岳仙君说要把我扔进炼丹炉里的。”

“骗子!”元淳咬牙切齿道,“处心积虑的大骗子!”

“谁是骗子啊?”

熟悉的男声自远而近,元淳恨恨地瞪着爻岳,男人今天换了一身月牙色的仙袍,手中却端着一个餐盘,笑意盈盈地朝她走了过来。

“饿了吧?”爻岳对她的敌意视而不见,“我给你带了你最喜欢吃的牛肉烧饼,怎么样,是不是很怀念人间的味道?”

元淳咽了咽口水,很有骨气地昂着高贵的头颅,道:“你以为这就能收买我吗?天真!”

爻岳耸耸肩,竟然当着元淳的面大口大口地啃起牛肉烧饼来。一边吃一边感慨:“这牛肉烧饼真是正宗啊,不愧是京城最有名的大师傅……”

元淳瞪眼:“你要不要脸?这不是给我的吗?”

“想吃了?”爻岳抬起头看着元淳,眼中满是狡黠。他忽然直起身子,凑到元淳的面前。元淳猝不及防地贴上了爻岳的鼻子,慌张极了,向后退,却被爻岳推到墙角,无处可逃。

“你你你,你干什么?”元淳红着一张脸叫道。

爻岳堂而皇之地蹭了蹭她的鼻子,笑着问道:“香吗?”

元淳被这亲密暧昧的举动吓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香香香什么香香香?”

爻岳忍俊不禁:“烧饼啊,香吗?”

元淳僵硬地点点头:“香。”

“那……要吃吗?”

“……吃。”

爻岳见目的达成,笑了笑,不再调戏元淳,拉着她到桌边坐下,把牛肉烧饼推到她的面前。

混蛋。元淳在心中嘟囔一句,立刻大快朵颐地吃了起来。

爻岳慢条斯理地说道:“赶紧吃,吃饱了去老君那儿上炼丹课。”

元淳瞪大眼睛,道:“你套路我?!”

爻岳一脸无辜,说:“您作为仙帝在人间的女儿,迟早是要成仙的。炼丹只是一小步而已。”

“谁说我要成仙的!是你骗我来的!”元淳恨恨地说道,“如果不是你,我现在还好好地在京城开我的牛肉烧饼店!”

爻岳立刻捂着胸口,整个人痛苦地蜷缩成一团。

元淳怀疑地看了他一眼:“你别骗我,神仙是不会死的。”

爻岳咳嗽了起来,他低声说道:“其实当时我受的伤,一直没有完全好……”

元淳一下子闭了嘴。

爻岳的声音更加低落地,他说道:“你说得对,都怪我,是我不该把你带来蓬莱,是我害你失去了平静的生活,都怪我……喀喀……”

元淳烦躁地挥挥手道:“好了好了,你别废话了,不就是炼丹吗,我去就是了。”

爻岳笑笑,忽然捧住元淳的脑袋,奖励似的在她额头上留下轻轻一吻。

元淳浑身僵硬,动弹不得。

爻岳叹息道:“你知道我最喜欢你的什么吗?就是你的善良。永远不要改变,我的大小姐。”

元淳心跳加快,脸像被热开水烫过一样,彻彻底底地红了起来。

2自己卖自己可还行

一切都是她的咎由自取。

遥想两年前,她元淳还是个普普通通的凡人,在京城小胡同的尾巴上开着一家小小的牛肉烧饼店,安安分分地做她的老板娘。

直到某一天,长着一张人畜无害、娃娃脸的爻岳走进店里。他笑起来的时候会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俊美的脸庞一下子就击中了元淳那颗幼小的心脏。

他说:“老板娘,我看了你贴在外面的招工启事,你看我给你当伙计行吗?”

元淳发誓她绝对不是因为色迷心窍,才收了爻岳。

爻岳每天像个傻子似的笑眯眯的,她让往东他绝不往西,还几次三番地帮她气走了总是上门找麻烦的人。元淳自小没怎么和男人打过交道,单纯的她觉得爻岳简直是她可托付终身的对象。

就在她觉得两个人这么发展下去也不错的时候,麻烦就来了。

那天他们早早打了烊,因为爻岳说要带她去镇上看花灯,元淳还特意打扮了一番。可前脚还没踏出门呢,一群长着牛头马面的人杀进店中。

元淳何时见过这些,她以为自己在做梦。那牛头马面也不含糊,举起手中的长刀咔咔几下,朝她劈来!

“淳儿小心!”爻岳大叫一声,飞身过来把她扑倒在地。元淳眼睁睁地看着那狰狞凶猛的牛头马面用利刃刺穿了爻岳的胸膛。

爻岳的身子就像飘摇的树叶,在她面前堪堪倒下。她试图抓住他的衣摆,却根本支撑不住爻岳的身体。一种从未有过的悲伤与绝望从她心底升起,元淳仰天长啸,发出尖厉的悲鸣。

忽然,她的身上绽放出万丈霞光,那霞光交织成网,顷刻间,那些牛头马面化为灰烬。而元淳的身体则陷在巨大的余威中,她觉得身体的一半好像被什么掏空了,她害怕那失去的一部分会是爻岳。

元淳哭得眼泪鼻涕糊了一脸,她死死地按住爻岳的胸口,恶狠狠地威胁:“你不许死,我还没向你表白,我不准你死!”

爻岳也不知是不是听见了她的呼喊,胸前的伤口竟然慢慢地自行愈合了。爻岳睁开眼睛,黑曜石一般的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她。脸色苍白的他渐渐恢复了红润和力气。

“这是怎么回事?”

爻岳摸了摸她的头发,元淳感觉到一股温暖而绵厚的力量从他的掌心中传出,顺着天灵盖在她的四肢百骸里流淌。他这才向她道出了事实真相:原来当年仙帝巡访人间,曾在人间留有一女。这女孩儿身上多少带有仙帝的仙力,向来对仙界虎视眈眈的魔君听闻此事,便想将女孩儿抢走,从她身上提取仙帝的仙气修行。仙帝洞悉魔道异动,便派了爻岳下凡来找这遗落人间的大小姐。

元淳听爻岳说话就像听书似的,开什么玩笑?跟她朝夕相对的爻岳居然是神仙?向来只想过平平淡淡日子的元淳一点儿也不想当什么神仙,所以当即拒绝了爻岳。爻岳也没强求,只是拉着她的手笑得又虚弱又可怜:“你不愿意跟我回去,就不回去吧。只是我吃惯了你做的饭,我能不能再待一段时间再走?”

元淳糊里糊涂地点了点头。可事实证明,这一切都是演技超群的爻岳对她设下的圈套!

爻岳当真是一句让元淳和他一起回去的话都没说过,只是每天不断重复吃不到她烧的饭有多遗憾……彼时的元淳还没有察觉到他的深意,只是每天被洗脑,感觉自己是个十恶不赦的大坏人。

终于到了分手的那一天,爻岳站在即将落幕的夕阳里,满怀哀伤地对她说:“淳儿,我走了。你放心,我已经安排了人手保护你,不会再有人伤害你。”

他的座驾——那朵小云彩仿佛也十分感伤,正随着这悲伤的气氛而起起伏伏,仿佛在哭泣。

“等一下!”元淳含泪,伸手阻拦,“我跟你走!”

爻岳回过头来,看着她挑眉微笑。

也是到了很久以后,元淳才知道当时的爻岳的笑容并不是因为欣喜雀跃,而是大功告成。

3日常炸炼丹炉

所以说,如果不是因为元淳的确对爻岳抱有这样那样的小心思,以她的硬气和固执,是绝对不会任由爻岳对她为所欲为。

然而自从来到蓬莱以后,爻岳就再也没有叫过她淳儿。

好像这个称呼和牛肉烧饼店里的回忆都被遗留在人间。在这个所有人都长生不老,不知愁苦为何物的仙界里,她只是仙帝的私生女,是他口中戏谑称呼的大小姐。他们之间泾渭分明,他们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元淳想到这里,心头一阵难过,这导致她手一抖,放错了丹药,又炸了太上老君的一个炼丹炉。

于是太上老君的脸色不那么好看了,毕竟那烧得正旺的火顺势烧掉了他几根胡子。

元淳有些心虚,其实仙界的日子并不好混。她也知道,这些神仙并不怎么喜欢她——她到底是肉体凡胎,即使是仙帝的女儿,有仙帝的法力,却到底没有悟性和根骨。

元淳每一天都过得万分艰难,如果不是爻岳,如果不是爻岳……

“今天的炼丹课到此为止。”太上老君看着自己的胡子心疼极了,想尽快把元淳赶走。他道,“大小姐改日再来吧。”

元淳点点头,垂头丧气地离开炼丹房。她深刻意识到,大小姐这个称呼,不只是爻岳对她的戏谑,更是这儿所有神仙对她的轻视。

元淳低着头,走了两步,视线里出现一双洁白胜雪的鞋。她抬起头,爻岳看着她盈盈微笑,笑容中满是宽容与安慰。

“又炸了炼丹炉?”

元淳点点头。

爻岳摸摸她的头:“好了,也不是什么大事儿。他们年纪大了,都是老头子,我会去摆平。”

“你要怎么摆平?”元淳紧张地望着他。

爻岳耸耸肩,道:“没什么,也就是把你炼出来的索命倒霉丹都吃下去,或者被抽掉几根仙骨呗!”

元淳恼羞成怒:“我没有在和你开玩笑!”

“我也没有啊。”爻岳一脸无辜,“你是我带回来的,仙帝指派我做你的仙界监护人。如果你不能在规定的时间内得道成仙,那么作为你现在的监护人的我,要负起全部的责任。”

元淳失语,自暴自弃地吼道:“好好的干吗非要我成仙?就让我老实做牛肉烧饼不行吗?做烧饼丢人吗?我那也是月入过万的正当生意!”

爻岳眼睛一亮,附和着说:“那我们在蓬莱开个牛肉烧饼店,帮神仙改善伙食好不好?”

元淳没想到爻岳同意她的想法,激动起来:“我们可以找点模样像你一样俊俏的仙君来当伙计!”

“然后再让他和你成亲生子,让你在蓬莱把人间的牛肉烧饼发扬光大!”

元淳还没来得及欢呼,爻岳毫不留情地赏了她一个栗暴。

“幼稚。”

元淳捂着脑袋,委屈地看着爻岳。爻岳叹了口气。

“淳儿……”

元淳一个激灵,这久违的亲昵称呼差点就让她哇的一声哭出来。

“嗯?”元淳努力不让自己的声音有什么异样。

爻岳拉起元淳的手放到唇下,竟是轻轻地亲了一口。

元淳呆了。

“我知道你很辛苦,也知道你想回人间,但是对不起,你的骨血决定了你不能当个普通的凡人。你放心,我一定会尽力保护你,不让你受到任何的伤害。如果你想离开,我一定会在为你铲除所有隐患以后,送你安安全全的离开。”

“你……”元淳张口结舌,忽然有些懂得爻岳的深情。

一直以来,爻岳扮演的都是腹黑怪的角色。

他利用她的心软,故作可怜引她来蓬莱,威逼利诱她成仙;不论她如何向他表示好感,他都绝对不会回应;他永远只会笑嘻嘻地叫她大小姐,拿捏住她所有的软肋,逼她就范。

“你不要骗我。”元淳闷闷地说道,“你这人不靠谱,我已经被你坑了很多回了。”

“这一次我保证是真的。”爻岳笑了起来,顺带着揉了揉元淳的头,“你不愿意做的事儿,我不会再逼你,只要你开心,我就开心。”

元淳瞪着爻岳看了好一会儿,忽然伸出手去撕他的脸:“你是什么妖怪变的?快把爻岳还给我!”

爻岳哭笑不得,可他的眼神却是那样的温柔。

温柔到元淳,打算深陷其中。

4不让人欺负你

这一次,爻岳好像真的说到做到了。

元淳不用再每天炼丹,也不用每天背那些经书,更不用每天打坐。她还被特许在仙界拥有一个小厨房,做些人间的小菜,每天吸引那些清心寡欲的仙家在她的小屋前面流连忘返。

元淳觉得做人得感恩,所以她亲自下厨,烙了爻岳最爱的牛肉烧饼,打算好好感谢他。然而当她来到爻岳府邸,向来神采奕奕的男人不知道为什么,看起来特别憔悴。

元淳担忧地望着爻岳苍白的脸色,又不想让自己对他的关切显得太过明显,只好恶声恶气地问道:“你肾亏了?”

爻岳的嘴唇一点儿血色也没有,如今他只穿着单薄的中衣,露出大片的胸膛,晃得元淳不敢正视。

“是啊,昨晚太辛苦了啊。”他看着元淳,似笑非笑地答道。

元淳顿时觉得自己的头发绿了。

“让我进去,我要去抓狐狸精!”

她撞开挡在她面前的爻岳,却听见男人痛苦地低哼一声。元淳敏感的狗鼻子立刻嗅到了一丝刺鼻的血腥味。

她皱眉:“怎么回……”

话还没有说完,元淳就被爻岳按住了手,又整个人被带进爻岳的怀中。可这一连串的动作好像已经消耗掉了爻岳的全部力气,他靠在元淳的肩膀上,脸上最后一点血色都没了。他轻轻地喘着粗气,血腥味越来越刺鼻。

“嘘……”爻岳揉了揉她的脑袋,“淳儿别动,让我靠一会儿……”

“不动才有鬼啊!”元淳快急哭了,“你别给我在这里装死,让我先扶你进去坐下。”

等元淳好不容易把爻岳扶到床榻上,这才注意到他的中衣早就被血染红了。她连忙扒开他的衣服,才发现肌理分明的身体上缠着大大小小的纱布。

“哎呀。”爻岳居然还在轻笑,“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这禽兽想对我做什么?”

元淳狠狠地剜了他一眼,再开口声音都是颤的:“这是怎么弄的?”

爻岳见糊弄不过去,轻叹一声,道:“你别问了。”

“回答我!”

空旷的房间里只有元淳的余音在墙壁之间回荡,爻岳有些为难地捏了捏眉心,轻描淡写地说道:“很快就好了。”

“你不说我也知道,是他们惩罚你了,对不对?”

元淳捏紧拳头,从来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么懊恼。其实,用脚也知道,爻岳在背后为她默默承受了多少。

这人总是这样,吊儿郎当的没个正形,满嘴跑火车没一句真话。可是他的任务明明只是把她带来蓬莱,又为什么要为她做这么多呢?

“为什么?”元淳闷闷问道。

“因为……”爻岳的表情凝重了起来,他一脸认真地说道,“我肾亏啊。”

“爻岳!”

爻岳被元淳气急败坏的样子逗得直笑,腰都快直不起来。他抬起手挑掉眼角笑出来的泪,目光不知何时深沉了下来。

他忽然抱住了元淳,用前所未有的亲昵姿态和温柔。元淳整个人都僵住了,她被动接受了这个莫名其妙的拥抱,听爻岳在她耳边这样说道。

“如果我只是一个普通伙计,如果我能一直跟你待在那个牛肉烧饼店里,那该有多好。”

“你休想。”元淳把脸埋在他的脖颈处,感受着从爻岳胸口伤处渗出的血,一点儿一点儿地将她的衣襟染红。

“是你骗我来这里的,你得对我负责。”元淳顿了顿,忽然推开爻岳。她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道,“不过,在那之前,我要把他们欺负你的都讨回来。”

爻岳惊讶地看着元淳,他很久没有见过这姑娘露出现在的表情了。

以前还在那间小破店里的时候,元淳就是这样,某个繁星密布的夜里,她拍着他的肩膀,胸有成竹地说:“你刚来京城吧?别怕,以后老板娘罩着你。有我在,没人能欺负你。”

彼时爻岳只觉得元淳自大得好笑。

他比任何一个人都清楚,他的目的是什么。尽管他知道元淳回到蓬莱就意味着她平静的生活就此结束,甚至会陷入无边的危险中。可他还是慢慢麻痹了她,甚至故意引诱她,把她骗了回来。

而他竟不知,自己竟是有这么怀念眼前这个久违的她。

“你要怎么讨?”他饶有兴趣地问道,声音在自己没注意的时候温柔了下来。

“这你别管。总之,不管谁欺负了你,我都要他们后悔莫及!”

爻岳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赶在不满的元淳反驳他之前,他先一步堵住了女孩儿的嘴。

用的,自然是自己的唇。

元淳瞪大眼睛看着他,脸蛋迅速地烧红,连成一片红霞。

“傻瓜。”爻岳吻着她的唇,低声叹息。

5修仙测验

元淳忽然勤奋得让所有人都害怕。

沁儿的眼睛瞪成铜铃,一个劲儿地喊“大小姐太厉害了!”

事实上元淳的确对得起这赞誉,她就像瞬间找到了仙根仙骨,不论是炼丹还是打坐,她所做的一切都像个标准的修仙人。元淳的转变即使突然得让所有人都怀疑,可到底让向来看她不顺眼的老神仙们再也找不出什么挑剔指摘的话。

只要再通过最后一场测验,元淳就能正式成仙。

传说中,所有想要修仙的凡人都要渡过天河,在变幻莫测的天河,他们会遇到各种各样的艰难险阻。他们要在天河中褪去肉体凡胎,才能位列仙班。

元淳冷静地注视着水流湍急的天河,余光却一直在瞄着站在岸边的爻岳。她有些懊恼,她和爻岳刚刚才确定关系,万一爻岳等会看到她残暴打怪而反悔了怎么办?

话说回来,那个吻,是他们在一起的意思吧?毕竟一切不以成亲为目的的吻,都是耍流氓!

元淳有点儿紧张,就看见爻岳朝她招了招手。

她赶紧跑过去,爻岳摊开手掌,掌心中多出一个白玉碗,里面装着一碗水。元淳正好口渴,想也不想地端起来喝掉。

元淳抹抹嘴巴,拍了拍爻岳的肩膀,大大咧咧地说道:“等我回来,咱们就只羡神仙不羡鸳鸯!”

爻岳忍不住笑了一声。

他的笑容就像一颗石子,搅乱了元淳心中的一池春水,让她陡然生出了红尘万丈。她斩钉截铁地说道:“你放心,等我成了仙,他们就不能再欺负你了。”

爻岳只是扯了扯嘴角,轻声说了句傻子。

“你最近天天说我傻,有点儿无法无天了!”元淳有些不满。“算了,是你说我也就忍了。”

“为什么是我你就忍了?”爻岳好奇地问道。

元淳忽然娇羞起来,她抬起食指擦了擦自己的嘴唇,忽然飞快地在爻岳唇上一抹。

“谁让我这人有责任心,我会对你负责的。”

爻岳猛地一怔,失神地看着元淳。嘴角的笑意凝固在脸上,渐渐消失了个无影无踪。他看着元淳,轻轻地闭上了眼睛。

那边元淳站在岸边,她口中默念咒语,招来一朵云。她腾云而起,扶摇直上,向天河渡去!

原本平静的河面不知从哪儿刮来了一阵妖风,直要将元淳从云端掀下去!元淳稳住心神,手掐念诀,她的周围立刻形成一道屏障,将那妖风隔绝在外。

忽然,一根巨柱从河底升起,像一把利刃将天河之水一劈为二,元淳便置身于水墙之中,惊讶地看着那在她面前现身的巨妖。

那妖怪看身形像龙,可模样却又似蛟。它通体乌黑,鳞片在水光中闪闪发光,唯有一双墨绿色的眼睛,让它看起来还有些人气。

元淳看见那眼睛却是一怔。

那眼神于她而言实在是太熟悉了。

元淳招来仙剑,却惊觉身体的不对劲儿。她全身的肌肉瞬间就像变成石头一样僵硬住了,仙法再也维持不了身形,那在半空中成形的长剑慢慢消失了。那魔物瞅准这个时机,朝她袭来!元淳不堪重击,瞬间被掀翻,掉入河中。

就在她重重跌入干涸的河底的前一秒,那蛟将她卷起,河水铺天盖地,将他们一起淹没。

元淳被天河之水灭顶,她知道,自己输了。她并没有通过天河的考验,她的肉体凡胎将永远葬身于天河之中。她成不了仙,怕是也做不回人。

冰冷的河水像蛇,缠上她的四肢,拉着她一直往下沉。就在这时,一阵突兀的温暖覆在她的面上,似是有人将热气渡给她。元淳睁开眼,果然看见爻岳近在咫尺的脸。

爻岳冷冷地看着她,尽管他正堵着她的嘴巴,将热气渡给她,可是他的目光中没有温度。

那些元淳不敢猜测的真相,就这样有了个残酷的答案。

元淳听见爻岳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尽管爻岳没有张口,但是在这样亲密的距离里,他仿佛能听见他心中一切所想。

“我给你喝的水里面下了药。”

元淳伸手抚上爻岳的脸,她无声问道:“你不是仙,对吗?”

“对。”

爻岳说,仙魔两道本就势不两立,三千年前,魔君大败于仙帝,一直耿耿于怀,伺机再起战事,给仙界一些颜色瞧瞧。他身为魔道的护法,接到的任务便是窃取仙力,趁机动乱仙界。爻岳便从此潜伏在仙界,做一名普普通通的仙官。就在那时,他得知仙帝在人间还有个女儿,便下凡将元淳寻了回来。

爻岳静静地看着她:“你信不信都好,和你一起在人间的那段时光,是我一生中最开心的日子。可惜啊,我到底不是凡人爻岳,你也不是凡人元淳。”

爻岳慢慢屈起五指,他捏住了元淳的脖子。

“我的任务本来是在人间就杀掉你,取走你所有仙力。却不想你的仙力并不稳定,我只好先将你带回蓬莱,一边养好你的仙骨,一边骗取你的信任,以便随时下手杀了你。有一点你说对了,我是骗子,一个彻头彻尾的大骗子。”

元淳用尽所有的力气,用力地握住了爻岳的手。

“爻岳,爻岳……”

他听见她执拗的声音。

“我只问你一句,如果可以选,你愿不愿意和我做一对寻常人家的夫妻,不求长命百岁,只愿寿终正寝?”

爻岳的视线渐渐模糊了起来。他一下子想起了他们尚在人间的那段时光。

那时他还只是个什么都不懂的伙计,有一天店里实在忙不过来,元淳便让他帮忙切菜。

爻岳见她火烧火燎的模样,觉得有趣极了,便自己假装不擅使用刀具,割伤了自己的手。果然,元淳急得上蹿下跳,还大惊小怪地赶走了所有的客人,关店为他“疗伤”。

爻岳这才意识到玩笑开大了,想向她解释,她却拿着手帕,低着头动作轻柔地为他包扎。可事实上,那也不过只是个小刀口而已,和爻岳这么多年见过的血腥相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可只有元淳会把他这么当一回事儿,一边包扎还一边轻声为他的伤口吹气:“不疼了哦,马上就不疼了。”

他当然愿意。他想和元淳体验人生的酸甜苦辣,然后并肩躺在一起,结束那短暂又漫长的一生。

可是他们的立场到底不同,这愿意,也不过只是一场空想罢了。

爻岳闭上眼睛,慢慢收紧了手。怀中人渐渐没了动静,他垂下手时,早已是泪流满面。

再见,元淳。

爻岳在心里说。

6局中局

仙帝之女元淳没能通过修仙试炼,死在天河的消息很快传遍了仙界。仙帝痛苦不已,闭门不理仙界诸事,众仙家惴惴不安。可这对于魔道来说,却是天大的好消息。

爻岳披星戴月,回到魔道时,他已然摇身一变,成为所有人眼中的英雄。毕竟他在仙界蛰伏许久,如今取了元淳的所有仙力。只要他们以此仙力修炼,势必能魔高一丈。

魔道终日不见阳光,爻岳换下了在仙界时的素衣白袍,改换一身玄色长衫。他神情清冷地走过白骨路,在教众的夹道欢迎下,来到魔君面前。

“大护法,你做得很好。”魔君面露贪婪之色,“现在,你可以将元淳的元神给我了。”

爻岳摊开掌心,他的手中很快出现一个光团。他看着那光团,目光不由得有些模糊。

魔君大喜,伸手来取,爻岳却五指一合,将元神收了起来。

魔君怒道:“大护法,你这是什么意思?”

爻岳道:“若我真将这元神给你,仙魔两道大战,人间生灵必遭涂炭。”

“那又如何?”

爻岳淡淡地笑道:“那是她挚爱的人间,我不能让任何人破坏。”

说罢,爻岳目光一凛,他双腿屈膝,竟直直跪在地上。他道:“爻岳恳请魔君高抬贵手,停战止殇!”

魔君却是大怒,他哪里听得爻岳说出这样离经叛道的话!盛怒之下,他招来利刃,那一百〇八把利刃,直直朝爻岳飞去。

爻岳闭上了眼睛。

忽然,他被一股力量重重一撞,倒向一旁。

他惊讶地睁开眼睛,发现一个人站在他面前!那人一袭月白色的白袍,乌黑的长发素雅地绾在脑后。她周身是让人睁不开眼的光芒,而那光芒形成一道屏障,将他温柔地包裹在其中。

那人回头看他,脸上带着一抹笑。不是元淳又是谁?

爻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惊道:“我不是把你送去人间了吗?”

元淳那双灵动的眼睛忽然笑得不怀好意起来,道:“果然,你是关心我的。”

生死关头,爻岳丢掉了所有的涵养,万分愤怒地喊道:“元淳!”

“嘘……你可别忘了,我到底是半仙,应该比你厉害点儿。”元淳的眼睛里满是笑意,她忽然弯下腰,在爻岳的嘴巴上用力地亲了一口,说:“好了,情话我们迟点儿再说,现在你好好看看,你的元淳是怎么保护你的。”

元淳的表情骤变,肃穆得让爻岳根本不认识。她直面魔君,气场宛如战神一般,杀气四露。

她朗声道:“魔君,你不是想要我的元神吗?我今天来这儿,是代替仙帝和你谈判的。”

谈判?谈判什么?爻岳的思绪还停在元淳方才给他的那个吻上,那么激烈,那么深情。

这不是他认识的元淳。

或者说,他认识的不是这个元淳。

元淳道:“你之所以想向仙界宣战,不过是因为不忿三千年前,你与仙帝一战,他损你一万年的修为。如今我愿意用我的仙骨还你这一万年的修为。作为条件,我要你与仙界签订和平条约,往后五千年,不许再战!”

爻岳却震惊起来,还仙骨?开什么玩笑?他知道她不在意做神仙,可那得有多疼啊!然而爻岳已经没有力气去想了,因为在魔君的犹豫中,元淳已经在她面前俯下身子,落了个吻在他额头。

爻岳便困了起来,他做了一个梦,梦里他又回到了人间的京城,在那间小小的牛肉烧饼店里,他像所有的凡人一样过着最平凡的生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这就是最平实深刻的幸福。

而在他的幻想里,那个和他过完了一生的人,就是元淳。

7往后余生皆是你

爻岳醒来的时候,率先闻到的是牛肉烧饼的香味。这味道许久没有闻到,他立刻弹了起来,却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木床上,身上披着一条毯子。

窗外是正好的阳光。

“你醒啦。”

爻岳神色复杂地看着端着牛肉烧饼,斜倚门框而站的元淳。他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元淳慢条斯理地走到他面前,朝他笑道:“你把东西吃了,我再告诉你。”

爻岳拿她还有什么办法呢?

吃完了她精心为他准备的食物,元淳用手帕为他擦嘴,这才说道:“其实,我知道自己是仙帝的女儿,是在你告诉我之前。”

爻岳惊讶不已。

原来,看似最无情的仙帝才是只羡鸳鸯不羡仙的那个人。当年他在人间留情,知道人间女子给他生了元淳这个女儿。他深知成仙的无奈,所以希望元淳能自由自在地活着。他常常偷下凡间来探望元淳,每次来看她时,告诉她的都是珍惜人间的烟火气,没事儿别老想着修仙的道理。

“所以,从你跟我说,你是仙帝派来渡我成仙的那时起,我就知道你是骗我的。我爹才不希望我当神仙呢!”

爻岳怔了怔,道:“所以,从一开始你就知道,那你为什么……”

元淳耸了耸肩,“我被猪油蒙了心啊,除了我喜欢你这一个理由之外,你认为还有什么原因?”

元淳喜欢爻岳,所以她决定相信爻岳。或者说,至少给爻岳一个机会——她装傻、装什么都不知道,因为她相信,无论如何爻岳都不会伤害她。

“其实,父亲早就知道魔道蠢蠢欲动,他留你在身边,实际上是一种监视。但是他没想到你会把主意打到我的身上,更没有想到我会喜欢上你,我甘愿赌这一局。”

“赌?”爻岳不敢想下去,倘若这其中有半点差池,元淳早就不在人世。他是魔君安插在仙帝身边的眼线不错,可对元淳产生感情也是意外中的意外。他深知元淳不愿成仙,也知道魔君对她虎视眈眈,所以干脆在修仙测验那天,在表面上置元淳于死地,实则偷偷送她的肉身前往人间,还她想要的生活。

爻岳深知,只有死人才不会被人打扰,只有成为死人,元淳才能过上她想过的日子。却不曾想到,他为元淳设下了局,自己也在元淳的局中。

“所以,从蓬莱逃跑,也是故意的了?”

元淳点头道:“你这家伙,一直不肯动手,我只好做点什么来刺激你。”

他失声道:“你怎么敢……万一我真的狠下心肠,万一我真的要杀你,你要怎么办?”

元淳笑了,“你不会的。”

爻岳心中百感交集,对,他的确不会,所以他假装带着元淳的元神面见魔君,就是打算守着这个秘密死去,不让任何人再威胁到元淳的安全。

元淳笑道:“我早就和爹做好了打算,用我这一身仙骨换仙魔两界五千年的和平。这样我就能永远做凡人,这多好啊。”

爻岳搂着元淳,他的手抚过她的背脊,摸到了崎岖的伤疤。他知道,这一定很疼。

“傻子。”爻岳闭上眼睛,轻声喃道。

“你才傻。”元淳抵着他的脑袋,懒洋洋地说道,“喂,爻岳,为了你,我演了好久的戏,可是累得不行了。所以从今天开始,你得好好伺候我,要疼我,宠我,做我的夫君,陪我生好多好多的小娃娃。”

元淳的笑容就像一张网,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将他的心网住,一点儿一点儿收紧,让像他这样见惯了鲜血淋漓的人,开始渴望平凡和安定。

“好。”爻岳轻声道,用尽毕生的力气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吻。

他说:“往后余生,我只要你。”

赞 (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