啧!战神似乎还挺甜

简介:作为东海战神,我为了实现毕生梦想来到人间,买夫生活。可我貌美能打,玄清珏偏偏不喜欢我,天天找我闹和离。我满腔悲愤想找别人,却发现我好像已经非他不可了。

1.一百〇一次和离

2.暴力战神的贤妻梦想

3.艰难持续的婚姻和爱情

4.我不是那种海螺

5.祸世妖螺心里苦

6.都不是人

7.用海螺炼神兵

8.女战神带回家

9.我们全家都谢谢你

1.

玄清珏今日还是要与我和离。

他坐在我对面,气势汹汹地找来了一堆漂亮姑娘,在他身后拉起超长横幅,上边洋洋洒洒地写着一行大字:清珏离婚,四季是春。

横幅前边还站着个长相清纯的小姑娘,操着一口不太标准的普通话声情并茂地在做演讲:“罗姑娘,人类的爱情纯粹是荷尔蒙在作祟,荷尔蒙存在的期限仅仅只有三个月,你和玄公子结婚至今已经将近三个半月,荷尔蒙已经不存在,又何苦继续为爱情同归于尽呢?”

话音刚落,后边就热热闹闹地响起一片应和声。

玄清珏在我面前向来是个怂包,似乎这些姑娘的欢呼给了他无限勇气,他拍案而起,脸颊都气得发红:“听见了没,罗甜甜,今日你不和我和离,我就,我就……”

他卡了一下,目光在我全身上下扫视一遍,又迅速放到了外边那群姑娘身上:“她们今天就不走了!”

玄清珏是个名副其实的小白脸,这么吼了两句,脸颊都泛了红,红扑扑的,格外招人喜欢。想当初我携带巨款来到本地买夫,在一堆各式各样的美男里,就看上了玄清珏。当时他穿着白衣服,脸颊又红扑扑,整个人像是个被裹在白云里的熟透了的红苹果,乖巧得让我一眼看中。

那时候我以为玄清珏乖巧,很适合实现我的梦想。

可是现实像一个巨大的巴掌,狠狠地抽了我一耳光。

我和玄清珏成亲至今不过三个半月,成亲不过五天他就开始和我闹和离,闹到今天已经是一百〇一次。期间用的方法从不重样,从到官府告我家暴到半夜不睡找我谈心,从送来美男引我出轨到找一群姑娘对我进行道德压迫,花样繁多,差点儿让我以为他是离婚办出来的。

我在桌边坐了半晌,犹豫着该怎么打肿玄清珏的脸。

正是三伏天气,外头日头很大,玄清珏请来的那些“群众演员”显然不太有职业操守,在太阳底下暴晒一个时辰不到,横幅都被扯成一块一块的。姑娘们三五成群地缩在大树底下,用横幅扇风,做演讲的那位姑娘显然是个领头人,十分认真的和玄清珏补了条件:“玄公子,今日天气太热,因此结束之后,你除了支付应有的酬劳之外,还需要支付高温补贴。”

这句话一出,我没忍住握紧了拳头。

领头姑娘虎躯一震,冲过来抱住我大腿:“罗姑娘!你冷静!我家就住在你家隔壁的隔壁,你捶塌自己家事小,波及我家我娘就要效仿孟母第三迁了啊!”

玄清珏的脸色自刚才起就红了又绿,绿了又紫,非常难看。他以前生病就这样,我有些担心,抬手想去摸摸他的额头。

可我抬手的瞬间,院子里爆发出一声:“快跑啊!母夜叉打人啦!”

然后三秒之内,那群人就呼呼啦啦地跑了个干净。

玄清珏盯着我的手看了半晌,然后突然扑进我的怀里,搂着我的腰不松手,抖着声音说:“甜甜,我知道错了。”

我一边抚摸他的狗头,一边反思我究竟哪个地方长得像我那位以凶悍著称的同僚。

2.

我叫罗甜甜,是一个海螺精。

我有一个梦想,是成为一个贤妻良母。

我修成人形之后曾在海底学堂接受过《妖精守则》和《如何成为妖精榜样》的课程教育,讲课老师小龙女是个更年期水蛇妖,一口小尖嗓格外“辣耳朵”。因而她讲的许多课程我基本没什么印象,唯独妖界榜样田螺姑娘的故事被牢牢地刻在了我脑门里。

我曾认真分析过原因。

一是因为田螺姑娘与我是同族,有心理上的亲切感,二是我年少时也曾被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少爷捡到过,他长得漂亮极了,可是我当时年纪太小,修为太低,化成人形都极其困难,更不可能和他发生什么红颜知己的浪漫桥段。加上后来我回到海里许多年,都没能摆脱单身螺的宿命,所以那段不完整的经历,我一直颇为遗憾。

再听到田螺姑娘的故事,自然又勾起来我这丁点儿的遗憾,所以我会有成为第二个田螺姑娘的想法,这并不奇怪。

可是问题在于,我太能打了。

因为种族先天劣势,我们海螺一族一向在武力值上没什么存在感,这一点儿从龙宫兵将设置含有虾族、蟹族却没我们海螺族什么事上就可见一斑。由于不会打架,战斗力低下,打仗的时候我们族想当医疗兵贡献一分力量,龙宫人事办都不带招收的。

没有战斗力就没有发言权,我们族人憋屈了百多年,终于碰上了我这么一朵奇葩。

我不只一路打败虾兵蟹将,更完胜白龙将军,带着龙宫的兵将大败魔界,龙王爷直接封我做了大将,连带着族人都从此出人头地。

事业有成之后,我开始着手实现梦想。

可是我的名气太大,正面夸我是战神大大,背后叫我是暴力女魔头,龙宫里有点儿地位的雄性个个都被我捶过,就剩一个龙王爷……

他太老了!

我悲愤之下,带着我打仗换来的诸多赏赐跑来了人间。

白龙将军曾告诉过我,在人间,没有金钱是万万不能的。我想找个心仪的夫婿,又怕挑来挑去,条件权衡过于麻烦,所以不妨直接花钱,找一个看着顺心的买回来。

但是贩卖人口毕竟不是个什么光明的事情,我打探了两天行情,在一个夜里揣着钱去找人,那天正好月中,天上的月亮又大又圆,我满心欢喜地觉得,这象征着我的婚姻也能圆圆满满。

我正在一堆人里挑挑拣拣,忽然出现了一股子强大的牵引力,我毫无防备、措手不及,等到反应过来时,已经撞进了一个人的怀里。

那人就是玄清珏,我抬头时瞧见他的样貌,他冲我眨了下眼,虽然脸上有脏污,还是好看,我被他那一个眨眼偷走了心魂,斥巨资把肤白貌美的玄清珏买了回来。

玄清珏长得漂亮,声音又好听,喊我名字的时候像是在说情话,我一个常年奔波于战场又心存恋爱幻想的钢铁直女,对他实在没什么抵抗力。

在成亲最初,我像个活在青春期的人类少女一样,把我们的美好未来想了无数遍,什么他种田来我织布,他盖房来我下厨,再生一两个娃娃。幻想比较严重的时候,一个人心里美还不过瘾,还千里传音把我的美好爱情告诉了闺密白龙将军,白龙将军当时正睡觉,被我吵醒听完之后,忍无可忍地咆哮一声:“罗甜甜你是傻子吗!你一拳就能捶个窑洞出来还让他盖什么房啊!”

我醍醐灌顶,了悟幸福生活原来比我想象中要简单得多。

第二天一早我就拉着玄清珏去了附近一座山头,跟他唠叨了一路关于生活和未来的美好愿景。到了地方,我郑重地告诉他:“相公,我在这里给我们搭一个新的居所,往后我们就在这里好不好?”

玄清珏认真点头:“好的,等明天我就……”

他话音未落,我已经一拳轰出,这座破山头实在不太给力,我还没有使大力,山就崩了。

我有些遗憾,想拉着玄清珏一起去找下一个地方,转过身就看见玄清珏一脸惊恐,脸色花花绿绿地变,指着我“你你你……”了半天,然后昏了过去。

玄清珏昏迷了整整三天,期间高烧不退,吓得我以为自己刚找了夫婿就要守活寡,日日跪在佛前恳求,如此担惊受怕整整三日,玄清珏终于醒来。

他睁开眼,声音虚弱,眉目如画。

但是说的第一句话实在很没有良心,他说:“罗甜甜,我要跟你和离。”

3.

我主业是做妖的,虽然接受过小龙女的教育,但一来教育不太正规,二来教育时间有些短暂,人间林林总总的许多常识,小龙女纵是三头六臂也教不完。所以面对玄清珏醒来后有气无力的头一句话,我作为一个贤妻,先答应了一声好,才不耻下问地接了句:“不过,和离是什么意思?”

玄清珏悲愤欲绝地瞅了我老半天,气得哆哆嗦嗦,没再出声。

接下来的许多天里,玄清珏铆足了劲和我闹和离,我开始不懂,觉得我挺贤惠一小姑娘,又有钱又能打窑洞,省了他盖房子的工夫,他凭什么对我有意见!

当然,更重要的原因是,我翻遍了各地县志,没哪个贤妻良母是二婚的,还是头婚几天就离的那种!

玄清珏闹了许多天,我全当没看见,装聋作哑不回应,直到玄清珏变本加厉,我忍无可忍,又舍不得打他,只能一拳捶向地面,拆了自家房子就算了,还不小心带上了旁边好几家,所幸大家都在我家看热闹,没有导致什么伤亡。

我赔了钱之后带着玄清珏灰溜溜地搬了家,玄清珏虽然还是闹,但是在此之后总算有了些忌惮,闹完之后怕我发怒,就会抱着我的腰好声好气地道歉:“老婆,我知道错了。”

我还能怎么办?我只能摸摸他的狗头温温柔柔地告诉他:“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下次别闹了。”

当然,一次都没有用。

我面上不动声色,但是玄清珏屡次要与我和离,我其实很苦恼,夜里玄清珏睡着,我就偷偷跑出去,躲在海螺壳里偷偷哭泣,为我艰难维系的婚姻和爱情。

白龙将军是个好闺密,所以每天夜里我辗转反侧无法入眠时,就找他千里传音,痛哭流涕地和他倾诉我婚姻的失败。白龙将军打着哈欠听我号哭,认为我和玄清珏之所以感情脆弱,肯定是缺乏爱情基础,要我好好追他。

我挂着眼泪正沉思,抬头间忽然看见天上圆成饼的大月亮,随口问白龙将军:“今天又十五了吗?”

“十四啊,噢,对了,我前两天听我爹说,天宫最近福利太好,月宫仙子都胖了一圈,导致最近的圆月十分没有美感,凡间的文人不情愿了,天天上书请求月宫仙子减肥。你那看得到的吧?”

我仔细端详着那个大圆饼,一边想着我和玄清珏糊里糊涂的也认识一个月了,另一边垂着泪回应他:“嗯,挺像个饼的。”

话音刚落,初遇玄清珏时那种强大的牵引力又来临,我愣了一下,而后极力运功克制。白龙将军听见异动很不高兴:“罗甜甜,你便秘吗?”

我一声咆哮:“你才便秘!你全家都便秘!”

下一秒,我已经被强大的牵引力带到了玄清珏的怀里。玄清珏睡得迷迷糊糊,被我铁头一撞,闷哼一声睁开了眼睛。看到我之后下意识地直接推开我,恼羞成怒地指责:“罗甜甜!你干什么!”

他夜里睡觉,换了单薄睡衣,由于睡姿不怎么雅观,这会儿已经露的差不多,我没想到玄清珏长了一张小白脸,竟然还有胸肌腹肌。我们虽然成亲多日,但一来我的目标是贤妻,二来玄清珏日日忙着与我和离,所以这样子的玄清珏,我还真是头一次见。

于是我好色心起,一个没忍住,伸手摸上了玄清珏的腹肌。玄清珏气得哆嗦,吼声里都带了小颤音:“罗!甜!甜!”

我魂兮归来,正巧听到白龙将军的咆哮:“罗甜甜!你俩都这样了你还半夜找我哭?你们谈恋爱的都这么恶心人吗!”然后不听我解释,果断切了千里传音。

玄清珏还在瞪我,因为长得好看,瞪人都像调情,虽然我十分能打,但这次毕竟是我有错在先,再暴力解决未免太不像话,只能好声好气地和玄清珏解释我真不是故意的。

但是这个怪力的原理我自己也说不清楚,当然也说服不了玄清珏,他拢着衣服,仿佛真受了什么奇耻大辱,质问我:“罗甜甜,你当我是个傻子吗?”

我解释的话在嘴边转了一圈,还是憋了回去。

玄清珏总和我闹,但之前我从没认真审视过这件事,我总觉得他这是新婚躁郁症,闹上一阵子就会无事。可直到如今,我才发现他兴许是真的很讨厌我,这世上的丈夫,哪有被自己妻子摸了一下就露出那种表情的?

我头一次在婚姻之中产生了绝望感,心如死灰地下了床,想去我的海螺壳里静静。可我刚下床,那股子怪力又来作祟,我一个没注意,再一次撞到了玄清珏怀里,鼻子正好撞在他的胸骨上,生理上的疼痛加上心里的委屈,我一个没忍住就开始哭。

玄清珏没见过我这个阵仗,手足无措地摸着我的脑袋:“哭……被看光还被摸的是我,你哭什么啊?”

我揪着他的衣襟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玄清珏在遇上我之前,估计也是个万年单身狗,一句顶用的安慰话都说不出,只是一遍遍地拍拍我的背,或是摸摸我的脑袋,然后就是放任我揪着他的衣服,蹭得他胸膛上全是眼泪。可是这个愚蠢的方式却对我格外有用,我缩在他怀里,哭得累了,就沉沉地睡了过去。

4.

玄清珏这人有个坏毛病,每每外出归来,总带着一挂一挂的破铜烂铁,然后坐在院子里一堆一堆地捯饬好。

我初见他时,他穷得被人当成货品出售,我以为他是打小生活艰难,所以养成了这么个勤俭的习惯。

我有点儿心疼,给了他一盒金叶子当零花钱,没想到玄清珏脸色一沉:“罗甜甜,你不要以为这点儿臭钱就可以收买我!”

我认真地摇摇头:“当时买你真的没用这么多钱。”

话说出口,我猛一拍大腿,张口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

玄清珏毫不客气地抓了我的金叶子收好,理直气壮地跟我理论:“这是精神损失费!”

然后冷着脸色翩然远去,未过多久,就用我给的钱请了一群群众演员,上演各种人伦惨剧来对我进行道德压迫,期许我能觉得良心好痛与他和离。

玄清珏毕竟年轻,我一个在战场上横行霸道过的海螺,他竟然指望我该留有良心?

但是,我的钱毕竟也是厮杀出来的,玄清珏这么个败法我还是很心痛,所以发现了玄清珏在编故事上的巨大天赋之后,我在自己家布置了一堆板凳,邀请左邻右舍时不时地来我家观赏最新的和离方式。

大家的娱乐方式太过单一,玄清珏编的故事又稳、准、狠地踩到了婆媳们的关注点,所以每一次票房都很不错。

玄清珏折腾完回来,我跷着二郎腿数钱数得正开心,看到他更欢喜,没忍住摸了一把他的小白脸:“相公真厉害,我好久没见过这么多钱了。”

没等他发作,我迅速地丢给他一块碎银:“对了,这是摸脸钱。”

玄清珏不知今日受了什么刺激,一把推开我满桌子的银钱,把我推到了桌子上。我以为他要对我做些什么,心里期待又忐忑,却没想到他搂着我的腰,目光凉凉地打量了一遍我,然后把碎银扔到那堆银钱里,重新拿了两个铜板:“你胸大,算你便宜点儿。”

我:“……”

自从我在玄清珏那里号了一次之后,玄清珏变了很多,整个人越来越透出一股子贱气来,前不久被我摸了一次就红了眼圈的人好像根本就不是他。

时隔多日,我又一次和白龙将军千里传音,答应了一堆“丧权辱国”的要求,白龙将军终于不再直接切我千里传音,他很耐心地听我说完,建议我去出个轨试试。

我气呼呼:“白小龙你注意一下,我不是那种海螺!”

白龙将军解释道:“别误会我的意思,我是指,你可以做出一些类似出轨的行为,刺激一下他……就激将法!这么说你懂了吧。”

我当然懂。

可是我和玄清珏来本地不久,给本地人就两种印象,开始是暴力妻子和闹和离的娇弱丈夫,近来升级成为以和离为名义的恩爱狗,所以找一个愿意撬玄清珏墙角的人还挺难,虽然我貌美又贤惠。

我正为人选头疼,隔壁萧公子来找我。每每与他见面,我总觉得有些尴尬,因为玄清珏当时找来引我出轨的美男子,就是他。

萧公子有个很体面的名字,叫萧清和,但因为他在家中排行老四,又长得不错,来来回回不知掠夺了多少少女的芳心,所以总被叫作萧四郎。

玄清珏当时就是看中他这点,才找了他来。

萧四郎是个好人,但脑子有点儿毛病,信奉“为兄弟插自己两刀”的人生信条。当年玄清珏在他面前把我形容成一个百年难得一见的凶悍女人,他都敢拍拍自己弱不禁风的胸膛打包票:“兄弟放心,我帮你解决。”

据玄清珏后来所说,萧四郎特地去烟花场所进修了五日,期间被他爹抓回数次、口头威胁数次、殴打数次,仍然为了勾引我坚持不懈地去进修,虽然进修的结果非常不尽人意。

这回萧四郎应该是喝了酒才过来,脸上红扑扑,呼吸还带着酒气,一双眼睛盯着我,盯得我怪不自在。

正这时候,玄清珏回来了,我喊他过来招待萧四郎。

可我前脚刚迈开步子,后边萧四郎突然喊了我一声:“罗甜甜!”

我回头看他,萧四郎憋红着一张脸,不知是喝酒上脸还是害羞,对着我大吼一声:“我喜欢你!”

我以为玄清珏想不出什么新花招,又玩起了复古流,可我嫌弃的话还没说出口,就先看到了玄清珏黑如锅底的脸。

我觉得,事情有些失控了。

5.

如果小龙女在这里,她一定会把这里的情况详细记录清楚,编成教材告诉新一届的小妖怪们不守妇道的可怕之处,以她奇葩的想象力和创造力,兴许还会给我挂上一个“祸世妖螺”的名号。

但是此时此刻,本祸世妖螺有点儿慌张。

萧四郎和玄清珏对坐着,两个人四目相对老半晌,没一个人说话。

萧四郎终于清醒了一点儿,叹了口气,无奈地对玄清珏道歉:“清珏兄,对不起。”

玄清珏冷哼一声,萧四郎又接道:“可是你也明白,爱情总是不讲道理的,你与罗姑娘日日闹和离,可见早已没了爱情这样东西,倒不如成全我们。”

玄清珏眼皮都没抬:“萧兄圣贤书读的不怎么样,歪理倒是不少。我和罗甜甜既然没走到和离那步,再怎么闹都是我们夫妻的家事,有没有爱情与你无关吧。”

萧四郎含情脉脉地看了我一眼,我偏过头去,萧四郎叹了口气:“罗姑娘,我今日来只是想告诉你,我前些日子所做,皆是因为你。”

他说完潇洒离开,玄清珏闭了门,眼神冰冷地盯了我许久,发出了一声意味不明的笑声。

我正想要解释,却突然想起来白龙将军给我的建议,现在的情势虽然不是太好,但萧四郎这么一来,反而误打误撞地合了我的意。我看了玄清珏一眼,垂下眼皮没再解释。

玄清珏等了须臾,十分愤怒地摔门而去。

我心里闪过一丝欢喜,心想这么多日的夫妻毕竟不是白做的,玄清珏虽然总和我闹,但并非一点儿都不在意我。

那日之后,玄清珏当真没再同我闹过,不过也不怎么搭理我,日日早出晚归,带回一堆又一堆的破铜烂铁,然后沉默又仔细地将他们分好类,在院子里堆得老高。

白龙将军告诉我,这叫冷战,常见于情侣之中,十分正常。

而他冷着我的这段时间,萧四郎倒经常来找我,仔仔细细地解释了他对我的爱情是崇高的爱慕,而非世俗的喜欢,我被他洗脑太多遍,也接受了这个鬼说法。

萧四郎去风月场所进修学到的那些东西,并不是完全没用的。起码他比起玄清珏来,要善解人意很多,能十分精准地把握住我的喜好,也特别会说些讨人开心的话。比如我做了一碟糕点给玄清珏吃,他拿了一块就再没后续,但是萧四郎不只会认真品尝,还会仔细详尽地评论一下味道。

接连几日下来,我被他夸得飘飘然。对比玄清珏日日对着我那张死人脸,我叹一口气,觉得自己已经慢慢在出轨的边缘试探。

一个已婚少妇终于在别的男人那里找回了一丁点儿恋爱的感觉。我在半夜想起来这件事,心里头突如其来地泛了酸。

在玄清珏之前,我和男性的接触并不多,好不容易有个白龙,又混成了我闺密,我为了梦想来到人间,迷迷糊糊的,想找个顺心的男人结婚过日子,可是怎么样的男人让我顺心,我没有一丁点儿概念。

所以在那股强大的牵引力将我带到玄清珏的怀里之后,我虽然没说过,但其实我心里存了一些关于缘分的念头。上天带着我撞进他怀里,偏偏这个人,从头到脚都叫我欢喜又满意。小龙女上课时候,我和别的雌性海生物在底下偷偷传阅人间的话本,话本上说,这叫一见钟情,叫命中注定。

可话本上也说,单方面的爱情不会有结果。

眼睛有些发胀、发热,我缩在海螺壳里偷偷抹泪,想着或许我真的应该放手,让玄清珏去找他喜欢的人,反正萧公子对我也不错,我贤妻良母的梦想虽然有个二婚的污点,但应该也不难实现。

我抬头时,又看到一轮饼似的圆月。

不待我有什么反应,那股牵引力再次造访,我避之不及,又一次撞进了玄清珏怀里,这次他没有醒来,迷迷糊糊地搂住了我的腰,说了句:“甜甜,别闹了,快睡觉。”

我缩在他怀里,照旧揪着他的衣服,心里的委屈翻江倒海,不讲道理,索性恶狠狠地撕开他的衣服,贴着他的胸膛,听到他心脏有力的跳动。

我东海第一女战神罗甜甜,人生头一次生出了不般配的想法。

我和玄清珏不般配,这大概是我螺生至今,最为绝望的一件事。

半梦半醒之间,我听到玄清珏的咆哮:“罗甜甜!你睡觉怎么会有流口水的臭毛病!”

我睡得正迷糊,翻身将他搂得更紧,“啾”一下在他身上留了颗“草莓”。

6.

我醒来时,玄清珏正在盯着我发呆。我对上他的眼睛,眨了两下他才回过神,一瞬间换成了无比嫌弃的表情:“醒了就起来,我胳膊麻了。”

我“哦”了一声,慢吞吞地坐起来。

玄清珏长叹一口气说:“甜甜,我们谈谈吧。”

我点了点头。

虽然这段婚事我努力维系,但它毕竟不是一段正常的婚姻,没有爱情基础就算了,连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都没有,更何况,新郎还是我买来的。

我梳洗完毕去寻玄清珏,他坐在凉亭里等我,目光落在院子里那堆破铜烂铁上,不知在想些什么,我走过去坐在他对面,发现他已经剥好了一小碟瓜子。

我爱吃瓜子但不爱嗑,玄清珏嫌弃过我无数次,跟我闹和离的时候还把这个当成无法相处的一个原因写了上去,我祸害的他接受了这个毛病,却还是要和他走到这一步。

玄清珏开了口:“我不是人。”

我吓了一跳,结结巴巴地解释:“也……也没有啦,感情不和毕竟是常有的事情,你也不用这么说自己啊,而且我……”

他打断我的话,注视着我的双眼:“罗甜甜,我的意思是,我不是人类。”

虽然这个结果让我挺讶异,但我毕竟也不是什么正经人类,玄清珏已经坦白从宽,我声音弱弱地跟了句:“其实吧……我也不是……”

场面一度有些尴尬。

玄清珏率先打开尴尬局面:“怪不得你会有缚灵纸……”

我有些茫然,玄清珏解释:“就是你让我签婚书的那张纸。”

缚灵纸顾名思义,能捆绑住凡人以外的一切生灵,所以纸上的契约也必须遵守,我之前天天打仗,妖魔打仗效率很高,不定什么时候就要签个合约,所以我有随身携带缚灵纸的习惯。那一日签婚书,我随手拿出来一张,想着玄清珏是个凡人,影响不大,谁知道误打误撞,反而真正捆住了玄清珏。

玄清珏继续说:“我来凡间,是为了寻找一个物件,此处我已经仔细寻找过,又在此地耽搁良久,是时候去下一个地方了,甜甜,当时我刚来凡间不久,身上没带什么银钱,又不能动用法术,所以活得十分落魄,被你买回来,本来想着回去之后多赠你二十年岁月,看来是不必了。”

“你是天神吗?”

玄清珏点了点头。

我恍恍惚惚又想起来刻在我脑子里的“不般配”三个字,心里有些发苦,却还是强撑着笑:“好了,我同意和离,稍后我会准备和离书,然后你就自由啦。”

玄清珏没有说话,我一个人跑回卧房里倒腾,盯着和离书上的“一别两宽,各生欢喜”八个字,刺得眼睛疼。

玄清珏接到和离书,垂着眼皮同我道歉,他说:“对不起。”

我推着他离开了家,然后躲在门后边悄悄流泪,我们之间,哪里用得着这三个字。

7.

知晓我和离成功,萧四郎往我家里跑得越发频繁。

我原本刚刚和离郁郁寡欢,愣是被他折腾出了一点儿生气来。萧四郎约我出去玩儿,被我拒绝数次仍然锲而不舍:“甜甜,就在城南的苏户山,离得很近,权当散散心也好啊。”

他说得诚恳,我不胜其烦,索性同意。

玄清珏还在的时候我明明已经权衡过厉害,认为实现我的梦想,萧四郎是更合适的人选,可是与玄清珏真正和离之后,我整日恍恍惚惚,再想不起来我还有个梦想。

白龙将军说,这叫相思成疾。

我不承认,说我和玄清珏没什么感情基础,白龙将军长叹一口气:“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啊。”

气得我直接切断了传音。

萧四郎说苏户山上风景秀丽非常,有旷世奇观,我信了他的邪,跑过来一看,才发现苏户山杂草横生,明显是荒无人烟的。

萧四郎堆着笑:“你急什么,风景在深山呢,多走走就看到了。”

既来之则安之,虽然我很想吐槽,但毕竟已经到了这里,真有奇观的话不去看看未免可惜。可我一个打遍东海无敌手的海螺,今天爬个山就觉得体力不济,没走几步就气喘吁吁。

萧四郎回头看到我,跑回来掺着我:“你近来没休息好吗?”

我闷闷应了一声,何止是休息不好,简直日日以泪洗面。

萧四郎轻轻笑了一声,掺着我继续往深山中走。

在我彻底失去力气之前,我终于觉出了不对,我再怎么体力不支,也不该是这么个状态,我犹豫之间,萧四郎放开我的手,失去支撑,我的双腿根本撑不住自己的身体,软绵绵地倒在了地上。

而我眼前,是一口巨大的铜炉,内里点着蓝绿的幽火。

我心道不妙,慢腾腾地往来路上爬,萧四郎仰天长笑一番之后,回头将我抓了回来,脸上的神情也早已变得阴险狡诈:“罗将军,若是你跑了,我的神兵要拿谁来练呢?”

我阖了双眼。

小龙女从前告诉我们,杀孽太多是要遭报应的,可我天生神力,为了守卫东海,手上沾了许多血。最初我也会害怕,是白龙将军告诉我:“杀孽也分善恶,有人杀生,是为了苍生。”

我信了他的话,以为我这样的人不会来报应,可是现在,正好应了那句报应不爽。

我甚至有些自暴自弃地想,死了也好,反正玄清珏也不会知道。

萧四郎使了术法,青蓝幽火更旺,我即将下炉,内心有些紧张,问萧四郎:“萧公子,练神兵用海螺,敢问是什么骚套路?”

萧四郎挑了挑眉:“你可不是普通的海螺啊,罗甜甜,你自己想想,哪有像你这么能打的海螺?”

为了让我死个明白,萧四郎为我一个人开了回讲座。天界玄天族人丁稀薄,人人出生都带着举世罕见的凌尘铁,这块铁是锻炼神兵的绝佳材料,因而玄天族也是天界的主要战力。我罗甜甜之所以作为一个海螺还如此能打架,皆是因为我幼年时,误食了玄天族的凌尘铁。所以萧四郎锻造神兵,费了很大工夫寻来太上老君炼丹的铜炉与天裂之火,万事俱备之后,该拿我下炉子了。

“这既然是我的事情,你怎么知道的比我还清楚?”我皱着眉头,“你不会真暗恋我吧?”

萧四郎冷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你满身的漏洞,怕也只有身边人觉察不出来。更可笑的是那个玄清珏,为了找凌尘铁来了人间,天天和你睡一块也没发现,真是愚蠢透了。”

我躺在地上,发自内心地感慨:“萧公子,你不做情报头子真屈才了。”

萧四郎烧好了火,就没空搭理我的废话,他使了术法将我推起,往炉子方向移动,我闭着眼睛和萧四郎打商量:“火不要那么烫啊……”

萧四郎在一旁念叨:“天裂之火与铜炉,罗甜甜,世上无几样神兵用得到这两样东西,你死得不冤。”

感受到火焰温度的时候我有些难过,又觉得老天其实待我不薄,若是取凌尘铁的那个人是玄清珏,我得多难过啊。可我又觉得遗憾,他需要的东西,我将死之时,也不能给他。

温度越来越高,我在火焰里烧出了幻觉,听到玄清珏拔高声音的咆哮:“罗甜甜!”

8.

我浑浑噩噩的,似乎在梦里,又似乎在黄泉。天裂之火不愧是天裂之火,几乎将我脏腑都炼化,我疼得喘不过气,下意识地喊出了玄清珏的名字。

等我被疼痛逼得清醒过来时,我已经在东海。

白龙将军守在我的床边,瞧见我醒来松了一口气:“你可算醒了。”

我脑子仿佛卡了壳,空了半晌才断断续续地想起来一些之前的事情:“我竟然没被烧死吗?”

白龙将军宽慰我:“祸害遗千年,放心,你命长着呢。”

我休养了几日终于可以下床,虽然保住了性命,但那块凌尘铁确实被天裂之火与炼丹铜炉从我体内炼出,我失去了凌尘铁加成,我的力气比普通海螺还差,什么都干不了,成天待在白龙将军宫里混吃等死,间接实现了人生第二目标。

我也曾问过白龙将军那日的事情,他只是叹了口气:“那日,有人将你放在了东海之外,夜叉巡逻时捡到你,将你送来的。”

“我后来去问过夜叉,她说当时你身边还有一个男人,受了很重的伤,没走出多远就倒下,被人带走了。”

我“哦”了一声算是回应,白龙将军看出来我不开心,转移了话题:“过去的就是过去了。既然你已经成了正常海螺,那完全可以在东海找个夫婿成亲,做你的贤妻良母了。”

我恹恹应下,兴致不高。

白龙将军却开始帮我张罗,甚至在海底给我举办了一场比武招亲,我不想去,被他强行压着过去,坐在了擂台正对面。

我身侧那位公子带了个面具,看得兴致勃勃,一双手生得漂亮,剥瓜子堪称神速,就是自己不吃,全放在了一个干净盘子里。

我没忍住抓了把瓜子吃,那位公子先开了口:“这比武招亲,办的真没意思。”

我深以为然,那人又说了句:“从前我见过一个女子,一拳能毁一座山。”

旁边的人也被他说的来了兴致,七嘴八舌地询问那位女子的“丰功伟绩”,那人舌灿莲花,将暴力女子的事情说得相当传神,甚至提到了那位女子如何如何厉害,结了仇家,险些被仇家锻成兵器。

说到这里他却突然没了兴致:“那个女子从前是我夫人,我与她闹和离,真正分开了,又后悔了。”

旁人开始指责他,他却突然掀开面具,露出一张英俊的小白脸,朝我伸出手:“甜甜,吃了我的凌尘铁,就是我的人了。我阿姐喊我把玄天族的女战神带回家了。”

从前熟悉的力量源源不断地回到我体内,我有些惶然,知晓刚才的瓜子有问题,又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反应。

我只能盯着他。

他的脸上还有被火灼烧过的痕迹,我不是傻子,他是怎么将我救出来的不言而喻,我只是站在他对面,眼泪突然就涌了出来。玄清珏走过来,将我揽在怀里,我揪着他的衣襟哭:“你不好看了。”

“会恢复的。”

“你受伤了。”

“已经不疼了。”

“你不应该回来救我的。”

“那可不行,我会后悔一辈子的。”

9.

我与玄清珏回玄天族那天,他二姐在门口接我,约着我打了一架才放我进去。

玄清珏在一边为我呐喊助威,二姐一脸嫌弃地看他一眼,玄清珏毫不在意,仍然在为我摇旗呐喊。

二姐先开了口:“他那日为了救你,偷拿了玄天一族的圣物麒麟罩抵御天裂之火,保住了你的性命。可麒麟罩碎了不说,他自己还险些死在那里。”

我喉间一紧,发不出声。

二姐继续道:“他从前顽劣,偷拿了我的凌尘铁出去玩,结果弄丢了,又偷偷摸摸跑到下界去找,不知听了谁的主意,附身在一块磁石身上,想把凌尘铁吸回来。他前两天同我说,每逢十四夜里,你就会到他怀里,都这样了,他也猜不出凌尘铁就在你那里。

“那日你着了萧四郎的道,我追着他去夺麒麟罩,拿回了自己的玄天铁。可他又跑到东海,把自个儿的玄天铁偷偷让你吃了。”

二姐叹了口气:“所以罗甜甜,玄清珏已经傻成这样了,现在没了玄天铁,更没有什么用处了。所以以后无论发生什么,都请你不要放弃他,我们全家都谢谢你!”

我:“……好的。”

我偏过头,看了一眼在被光影笼罩着格外柔和的玄清珏,他冲我笑,好看得不讲道理,脸上的伤疤也在慢慢地变好,虽然还是有些痕迹,不过这不重要,我们之间还有那么长久的时间。

用来等伤疤褪去,用来好好相爱。

赞 (96)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