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君终于破壳了

简介:在仙界单身不用怕,喜欢什么样儿的就可以种个什么样儿的。然而,莲溪却发现,她种出来的仙君,似乎哪哪儿都不对……

贤君要出世

玄灵宝气,冥沙沃土,幻海甘露,比比皆是。

莲溪提着裙摆,在一排排仙气缭绕的搁物架间来回穿梭,除了造型精美别致的琼楼玉台,沙海翠林外,竟然还有华服美袍,玉枕锦被,小床、小桌、小凳子,一应俱全,她越看越欢喜,恨不得将一切打包带走,可是瞄了眼羞涩的囊中,最终只挑了瓶廉价的紫菁精油。

正打算结账离开,门外施施然飘进来两个人,为首那人是她的“蛋友”洛梨花,一眼瞧见莲溪便快步小跑过来,把所谓仙家礼仪都抛到了脑后去,兴奋道:“莲溪,我的蛋破壳了!”

莲溪的眼睛盯着洛梨花身后的男子,眉目如画,清雅似竹,是洛梨花期待的模样,她羡慕道:“真好。”

“你的蛋呢?”洛梨花问,“咱俩买的是同一批蛋,你的仙君应该也快出世了吧?”

“仙君”两个字成功取悦了莲溪,她美滋滋地摩挲着手里的紫菁精油,弯着眉眼笑道:“我买了精油,回去就仔细涂抹在蛋壳上,等他破壳的时候也好滋润些……”

正说着,她手腕上的玉环突然亮了起来,莲溪怔住,还没反应过来,就听洛梨花喊道:“啊,你的仙君真的要出世了!”

莲溪的大脑嗡的一下,再顾不上其他,撒丫子朝自己的小窝狂奔而去。

此刻莲溪的房间内,突然一阵风起,挂在墙上的一幅画像被风吹得微微晃动,画中的男子英姿飒爽,萧疏轩举,眉梢衣角都似乎动了起来,呼之欲出。

画像对面是一张八仙桌,桌上搁着一座精雕细琢的楼阁,楼阁三层的窗户打开,内置摆设一应俱全,锦缎铺就的灵木床上,躺着一枚腰系丝绦,碧纹如波的蛋,丝绦上洋洋洒洒地写满了诸如“仙骨玉姿”“温柔体贴”之类的词,代表了主人的殷殷期盼。

这是一枚仙人蛋。

说起“仙人蛋”,就不得不提仙界一个很严峻的问题,那就是光棍越来越多。

比如莲溪这等卑微的小仙人,既没天赋,也不肯吃苦,想要娶老婆或者嫁个心仪的仙君,那基本是不可能的,虽然自己没多大本事,但对另一半的要求可都高着呢!

再比如天资卓绝的上仙上神,他们自然是不乏追求者的,但他们动辄闭关修炼几千、上万年,另一半也是很寂寞如雪的,传言有上神闭关修炼,他出关的时候,爱人的坟头草都老高了,所以,仙界的单身问题越来越严峻。

据说成功解救众单身仙人于水火的,是沅殊上神,据说,沅殊上神本身,就是条万万年的老光棍。

沅殊上神制造出了第一批“仙人蛋”,这些仙人蛋能够根据仙人各自的需求,孵化培育成他们理想型恋人的模样。从此单身不再是问题,缺老婆、缺丈夫甚至缺孩子的,都可以自己培育一个嘛!

因此仙人蛋一经问世,便广受好评,而莲溪刚刚光顾的“蛋蛋仙人馆”,就是专门为尚未孵化的仙人蛋提供各类服务的。

莲溪一路撞翻了好几个仙人,她怀着激动万分的心情推开了自己家的门,下一瞬,笑容僵在嘴角,她脸上腾地爆红如血:“啊——流氓!”

种出一个残次品

这是一个裸男,肩宽腿长,腰腹和四肢上覆着一层紧实的肌肉,彰显着嚣悍的力量,他的个头极高,比预设的身高要高出大半个头,而且那张脸,跟“玉骨仙姿”半点儿不沾边,长眉斜挑入鬓,唇片飞薄猩红,眼尾嘴角都带着抹桀骜之气,整个人长得不难看,但是很邪性。

“先把衣裳穿好。”只匆匆瞥了一眼,莲溪就将他全身看了个明白,她捂着被污的眼,伤心道,“你是谁啊?”

“莲溪。”

邪神一秒变痴汉脸,是真痴,傻愣傻愣的,白瞎了那张好看的脸。

“我知道我叫莲溪,我是问你的名字呢……不是,你怎么还光着?”莲溪忙再次用胳膊挡住眼,另一只手潦草地挥了挥,一件藏蓝色金丝滚边的衣裳便将他从头到脚裹了起来。

男人用手扒拉开衣裳,笨手笨脚地往身上套,边扯边委屈着道:“莲溪莲溪。”

“你不会是个傻子吧?”

莲溪无法,只得帮他把衣裳穿好,然后将人拖到画像面前,戳着他的胸膛道:“快瞅瞅,你应该长这样儿才对,名字叫萧朗。”

手指被“啪”地拍掉,萧朗对画中的人物模样极为排斥,他像只大狗似的龇了龇牙,爪子在画像上抠抠抠,直到画像上的人变成了跟他一个模样,他才满意地停了手,得意地看向莲溪,意思是,瞧,这不就一样了?

莲溪瞪着手背上的红印子,再看看被萧朗擅自修改后的画像,顿时感觉有些惊悚。

身为一个蛋人,必须是既好看又乖巧,不会吵架更不会背叛,对创造出自己的主人言听计从,绝对顺服的完美恋人!可是,萧朗竟然打了自己?究竟是哪里不对了?!

很快,莲溪就发现,哪里都不对了。

这家伙没有一个地方是按照自己的期许生长的,黏人,吃得多,只会说“莲溪”两个字,仅短短时日就又长高了一截儿,要知道,蛋人的所有外貌特征都是在出壳时就全部固定住的,绝不可能再变。

“花生酥放下,今天不能再吃了。”

“莲溪。”

“照理说,这些东西你都不能吃,要不我带你去蛋蛋仙人馆买些食物?”

“莲溪。”

“算了,你还是跟……那什么,梨花,你的仙君叫什么名字来着?”

洛梨花已经盯着萧朗愣了许久,闻言回过神,收拾好被打翻的茶盅道:“慕霖。”

“对,就是慕霖。”莲溪羡慕地看了眼淡雅如竹的慕霖,侧头对自家不成器的仙君道,“你跟慕霖去花园里玩会儿,我同梨花有事要说。”

萧朗拉着莲溪的一根胳膊,没动:“莲……”

莲溪小脸一板,凉声道:“你看人家慕霖多好,再不听话我就不要你了。”

一句“不要你了”分量是十分重的,对于蛋人来说那是毁灭性的灾难,事实上蛋人虽然样样好,但是寿命却很短,说白了,他们不过是仙人们打发时间的玩物罢了,因此不少仙人会同时拥有多个蛋人,想要什么样的,就去制造什么样的,只要你能养得起。

萧朗呆了呆,反应过来后抿住薄唇,满眼都是“你负心薄幸”的委屈模样,他恨恨地咬牙,转身气呼呼地走了。

“莲溪。”洛梨花等萧朗走远了,斟酌着道,“你家仙君似乎有些不对啊。”

“你看出来了啊。”莲溪丧气得很,“这也是我今日来找你的原因,你说是不是我哪里弄错了,他怎么会长成这个样子?可我是严格按照《养蛋指南》来的啊。”

洛梨花道:“我听说咱们买的这一批蛋,出现了不少残次品呢,缺胳膊少腿的都有,你们家萧朗,是脑子有些不好吧?”

何止是脑子不好,莲溪心道,萧朗是哪哪儿都不好,不过得知可能是蛋本身的原因,她振作了下精神:“那我去找卖蛋的人。”

“已经有人去找过了,那人早跑了。”洛梨花想了想,建议道,“你若实在不喜欢,可以把他送去蛋人回收处,再重新培育一个便是。”

“可是……”莲溪正在犹豫,花园里突然传来慕霖惊恐的尖叫。

我会很乖,你不要丢掉我

萧朗把“别人家的好孩子”慕霖给打了,而且打得还挺惨,若不是莲溪和洛梨花两人及时赶到,慕霖就得回蛋重造了。

“你在干什么!”莲溪一把将萧朗推开,后者猝不及防,一屁股摔到花丛里,眼角登时被尖刺划出一道血痕,他傻愣愣地看着莲溪,莲溪却看着浑身血迹斑斑的慕霖,对好友十分愧疚,“梨花,真是对不起啊,慕霖伤得怎么样?”

鼻青脸肿的,小腿还被打折了,半个身子浸在水潭里,一缕一缕的血色溢出来,怎么看怎么不好。洛梨花心疼坏了,忙抱起慕霖道:“我先带他去疗伤。”

说罢匆匆而去,莲溪看着两人的背影,冷不丁被人捏住下巴偏过头去,入目一张冷若冰霜的脸,唇片紧抿,狭长的眼睛微微眯着,飞挑的眼角处一道醒目的划痕,正不断地往外渗着血珠子,看上去竟有几分妖邪的魅色。

“好端端的,为什么打慕霖?”

莲溪下意识地抬手,用指腹将他眼角的殷红抹去,伤在那个位置,其实是十分惊险的,再偏一分,就有可能刺破他的眼球。

这么想着,心里不由得涌起几分愧色,但自家孩子犯了错,该教训还是要教训的,她板着脸道:“知道错了吗?”

萧朗终于说了除“莲溪”之外的第三个字,他说了一个“哼”!将不配合和轻蔑的姿态展现得淋漓尽致,莲溪很忧伤。

隔日,莲溪下决心将人带去了蛋人回收处,萧朗起初不明所以,还以为莲溪带他出来玩呢,好奇地东摸摸西逛逛。莲溪趁他不备,将人甩开,一道无形的结界立刻在她身后落下,将萧朗牢牢地困在里面。

萧朗一转头,发现莲溪走远了,脸上终于露出惊慌失措的表情,他忙奔跑着去追赶,却在碰触到结界时被猛地震飞,反弹了回去。

整个人重重地摔到地上,他歪头吐出一口血水,手里还紧紧攥着莲溪买给他的琉璃球。

眼见着对方的身影拐了个弯,再也看不见了,他惶急地爬起来,再次扑上去,口里不停地喊着:“莲溪,莲溪!”

莲溪从没见过如此不听话、不认错的蛋人,来这里之前她是坚决想要把萧朗丢掉的,但是真的看不见那人在身边转来转去的身影后,心里又莫名有些难受,走得越远,胸口的窒闷感便越强烈。

她咬了咬手指尖,问身边办事的小仙:“这些蛋人被回收后,你们都要怎么处理啊?”

“即使能调教修理好,也没有人愿意要这些‘二手货’了,多半打发去做些修剪花木,擦洗星星之类的粗活,至于那些修理不好的……”

小仙子做了个意味深长的表情,莲溪把指甲都快啃秃了,眼前浮现出萧朗那张桀骜的脸,心里慌得如万兽在咆哮。

“我我我,我想看看那些被调教的蛋人。”

片刻后,莲溪双腿发软地被小仙子扶出“返璞阁”,撕裂人耳膜的惨叫声犹在耳边涤荡不休,那些披头散发,衣不蔽体,浑身伤痕累累的人影不停地在眼前闪过,最终定格下来的,是萧朗桀骜的脸。

“快,去找萧朗。”莲溪根本不知道所谓的调教会如此变态凶残,她哆嗦得话都说不利索了,“我我我,要带他走。”

找到萧朗的时候,人不知道遭受了什么,已经半昏迷了,莲溪十分愤怒,办事的小仙怀着歉意道:“我们真没做什么,是他一直想逃走,被结界反噬了。”

“萧朗,我们回家。”莲溪摸了摸对方惨白的脸,萧朗似有所觉,手指松了松,被碾碎的琉璃珠滚到地上,他捏住莲溪的衣角,费力地张了张口:“莲溪,我以后会很乖,你别不要我,莲溪……”

莲溪的眼角倏地一红,泛起湿意,胸腔里的某个地方仿佛被人狠狠地抓了一把,又酸又疼。对方是她种出来的,即便有千般不好,也该负责到底,他短暂的一生,都是要陪在自己身边的,自己却因为他不是自己想要的,所以就想丢弃了吗?

这对他何其残忍。

“没有要丢掉你,永远也不会了。”莲溪握了握他的手指,哽咽道,“萧朗,我带你回家。”

下一瞬,萧朗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蹦起来,伸伸胳膊、踢踢腿儿,笑靥如花,精神抖擞,一把拉起莲溪的腕子,飞快地道:“你说的啊,不能食言,嘿嘿。”

什么时候说话这么顺溜了?说好的气息奄奄,可怜兮兮呢?这真是一枚心机蛋!

莲溪把涌到眼角的泪珠硬生生憋了回去,被骗了,不开心!

妖娆的蛋人

“莲溪,我这样好看吗?”

沐浴之后,萧朗披着一层薄纱就出来了,下面光着两条腿,掐腰扭胯地朝莲溪走来,边走还边撩了撩胸前的衣襟,露出大片诱人的胸膛,挑唇娇羞道:“哎呀,好热。”

莲溪一口茶直接从鼻孔里喷了出去,咳得惊天动地,萧朗立刻上前,一手撑在桌面上,胸膛紧黏着她的后背贴上来,另一只手翘着兰花指给她顺气,仿佛把人整个儿圈在了怀里一般,他笑吟吟地道:“哎呀,怎么如此不小心?”

“喀喀喀……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动脚的,这样真的不适合你。”莲溪拼命地把贴在身上的人推下去,一个转身,那人又“啪”地黏了上来,窒息。

“怎么不适合?”萧朗将她的身子转过来,两人面对面,大手裹住她乱晃的脑袋,他稍稍偏头,露出眼角尚未褪去的红痕,她顿时老实了,萧朗很满意地挑唇笑了,人却越凑越近,直至鼻尖抵着对方的鼻尖,气息缠绵交错,他微微垂眼,伸出舌尖在莲溪形状优美的唇上舔了舔,指腹在她小扇子般颤动不休的睫毛上刷过,笑道,“你种我出来,不就是想让我做你的夫吗?”

“那也不……不用这样啊。”莲溪虚弱道。

“怎么不用?我害怕被你丢弃,当然要努力学习蛋人的本分。”萧朗说着,手指在她腰上用力一掐,莲溪“啊”地呻吟出声,身子猛地一挺一软,反应过来后忙用手指捂住嘴巴,无语凝噎,萧朗开心地咧开嘴角,嘿嘿。

经过上次那么一遭,萧朗身上像是突然被打开了什么奇怪的开关,就……变成这样了。

莲溪被他变着花样儿的骚扰,大气不敢喘一下,想把人推开,触手都是滑不溜丢的肌肤,忙往后缩了缩,做出虚推的姿势,憋红了脸商量道:“那什么,你也可以有自己的追求的,不用一直围着我转,真的。”

萧朗胸膛往前一挺,自愿臣服在她的双爪之下,恬不知耻道:“我的追求,就是用各种姿势,被你睡一遍。”

莲溪:“……”救命。

这样下去实在不是办法,经过几日焦灼的思虑之后,莲溪豁然开朗,既然这位是指望不上让他做个正常的仙君了,那不如,再种一个!

说办就办,莲溪挑了个黄道吉日,拉着萧朗的小……大手出门了,一路脚踩祥云,分花拂柳,循循诱哄道:“你看你自己一个人多无聊,我给你找个兄弟吧。”

“并不无……”

“哎呀,那不是慕霖吗?”莲溪两人正好踩着祥云从洛梨花的宫宇上方飘过,只见慕霖长身玉立地站在花丛中,穿着身水绿色的衣裳,一手执着玉骨扇,微微偏头看向身边的洛梨花,言笑晏晏,看上去伤势已经痊愈了。

由于祥云过于稀薄,萧朗想装瞎都不行,他揣着手斜着眼,凉凉地道:“人家有心上人了,你惦记个有妇之夫干什么?”

听听,真粗俗!

莲溪招手跟洛梨花打了个招呼,等飘远了,才扭回头来看萧朗:“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你怎么老跟慕霖过不去?”

萧朗的脸色沉了沉,他就是听不得她总是一口一个“慕霖”叫得亲切,当然,他也绝不是无缘无故地揍人,萧朗道:“因为慕霖总说你坏话。”

“呵呵。”莲溪显然不信,迎面飞来的叶片“啪”地贴在她额头上,她顺手揪下来,气愤道,“这空中垃圾也太多了,清扫的小仙人竟然这样偷懒,看我不……”

“啪!”又一片。

萧朗垂眼看着跳脚的某人,心思又回到了那天,慕霖不但一直在冷嘲热讽莲溪,甚至看着他脑子不好,还企图把他推下水潭,那个看似清雅如竹的人,才是个真小人。

仅剩的一颗蛋

最终挑来选去,莲溪抱回了整整一筐蛋,她将心目中的仙君画像图再次挂到仙人蛋对面的墙上,心想道,这么多蛋,总有一个不长残吧?

萧朗冷笑一声,对此不置可否。

莲溪全当他在闹脾气,将蛋埋进冥沙沃土里排成排,每日用甘露滋润,白天打扇子,晚上盖被子,有事没事就将蛋挨个儿挖出来擦拭精油,擦完了再小心翼翼地埋进去,一会儿排成个“人”字,一会儿排成个“一”字,细心呵护,关怀备至。

这一日,莲溪去蛋蛋仙人馆买东西,回来的路上遇到了崇明上仙。

崇明上仙,天界美男排行榜第三名,前两名据说都是上神,莲溪没见过,但仅是第三名,就已经把莲溪迷得神魂颠倒了。

少时惊鸿一瞥,让她从此误了终身,最终落得个只能靠蛋人度日的悲惨下场,而且还是个长歪了的蛋人。

但最悲哀的是,莲溪把人家当白月光、朱砂痣,人家却不认得她。

这次相遇,纯属巧合,他大约是对这里并不熟悉,转身看见抖得快要晕过去的莲溪,顺手扶了她一把,微微一笑,如春风化雨,他问:“这位仙子,可是知道哪里能买到蛋人?”

他竟然是来买蛋人!莲溪差点儿脱口而出“买什么蛋人啊,你买我吧”!不过因为太紧张,舌头打结,已经有路过的仙子替崇明指了路,于是,她连唯一跟对方说话的机会都错过了。

怀着无比悲愤的心情回到自己的小窝,习惯性地先去看看自己的蛋宝贝,结果一看之下傻眼了,原本圆润可爱的蛋宝贝不翼而飞,只剩下了一溜儿光秃秃的小圆坑。

“萧朗!”

萧朗正在厨房里忙活着做饭呢,身为仙人悉心培育出来的“标准夫君”,他怎么可以不贤惠?

于是,他做了煮蛋,蒸蛋,煎蛋,荷包蛋……

“你给我住手!”莲溪闻香而来,看着一地的蛋壳儿,心都碎了,她说话的工夫,萧朗又迅速地摸向筐子里仅剩的几枚蛋,在碗沿熟练的一嗑,咔咔咔……糟糕,被莲溪抢走一个。

莲溪抱着仅剩的这枚蛋,哭都哭不出来了,悲怆道:“萧朗,你怎么能这么凶残,他们可都是你的兄弟啊!”

萧朗振振有词道:“是兄弟,就不该夺人之妻。”

莲溪被噎住,慌张地将蛋宝贝揣进袖子里。

看来不放狠话是不行了,她狠心道:“我不管,这个要是不能顺利出世,我就把你送去回收处!”

萧朗脸色倏地阴沉下来,他目光森寒地盯着她捂在袖子里的仙人蛋,半晌移开视线,抬手在灶台边狠狠一掌。

当天,莲溪的仙宫塌了一半。

虽说她住的地方原本就不大吧,但能毁成这样,还是让她吓了一大跳。

一同受到惊吓的,还有她袖子里的那枚蛋。

因为在她精心保护,万般念叨,日日对着画像烧香祈祷的努力之下,最终破壳而出的,竟是个刚到膝盖的小胖子。

小胖子一出世就屁颠儿屁颠儿地跑过去抱住了萧朗的大腿,眼眸一弯,露出两个甜甜的小酒窝,张口就喊:“爹!”

然后扭着胖胖的小脖子转过脑袋,对着莲溪道:“娘!”

莲溪眼睛一闭,晕了过去。

软软的身子跌入萧朗怀里,他将人打横抱起朝卧房走去,小胖子快速地挪着自己的小短腿儿跟上,担忧道:“爹爹,娘亲怎么晕倒啦?”

萧朗猩红的嘴角挑起,龇出颗白森森的小尖牙,闻言道:“高兴的。”

神仙打架

一家三口携手出游,很快引来众仙友的团团围观。

“哟呵,之前不是还说嫁不出去了吗,怎么短短时日不见,儿子都这么大啦?”

“你笨啊,肯定是蛋人呗。”

“种个仙君可以理解,种个拖油瓶有什么用?”

呵呵,若说这个小的也是我为自己种的仙君,你们信吗?

莲溪目不斜视,从众仙头顶飘过,对于一夜间冒出来的胖儿子,她心如死灰。

“爹,我长大以后也要长得像你一样,这么高大,这么英俊,这么有力!”

瞧瞧,这张小嘴儿就没说过实话,莲溪残忍道:“不要肖想了,你现在是什么样儿,以后也还是什么样儿,长不大的。”

小胖子往嘴巴里塞奶饼的动作顿了顿,满脸呆滞,萧朗不开心地瞪了莲溪一眼,弯腰托着小胖子的屁股抱起来,小胖子扭身趴在他肩头,抠着自己的小手指,看上去委屈极了。

呵,戏精。

大戏精萧朗很快接招,对小戏精道:“别听你娘的,爹说你会长大,你就一定会长大。”

“嗯,我听爹爹的。”小胖子登时活泼了,啃着奶饼,眼珠子转了转,突然指着头顶道,“那我长大后要比他好看。”

“胖子,你是个男的,跟别人比好看是什么……”莲溪顺着他黏糊糊的小手指抬头朝上看去,要出口的话拐了个弯儿,陡地拔高了音调道,“崇明仙君!”

因为太激动,莲溪差点儿从祥云上翻滚下去,被萧朗眼明手快地拉住她,然后顺着她灼热的视线望去,一秒钟变杀人犯脸。

崇明乘着祥云缓缓降落,视线在萧朗冷俊的脸上停了很久,然后才转到莲溪身上,冲她笑道:“又见面了,仙子可还好?”

“好好好。”莲溪道,“仙君可是买到心仪的仙人蛋了?”

“不曾。”崇明遗憾道,“许是经验尚浅。”

这次再错过机会那就真是该天打雷劈了,莲溪欢喜道:“我经验丰富……喂喂,萧朗你放手!”

萧朗的脸色十分恐怖,抓着莲溪胳膊的手指似钢钳一般,不顾她的挣扎踢打,强行将人拖走,被丢到地上的小胖子也顾不得吃了,磕磕绊绊地抱住莲溪的腿,一个劲儿地劝:“娘亲娘亲,你就听话些吧。”

心塞,丰富的经验就种出了这么两个玩意儿,脸被打得太狠了。

莲溪艰难地偏头看向崇明,还未及张口就又被萧朗捏住下巴掰了回去,最终直接愤怒地将人扛在肩头,一把提上小胖子,闪电般急掠而去,只在空中留下一道光电交错的残影,崇明看着那道转瞬即逝的残影,若有所思。

当天,莲溪被萧朗关进思过室,不准吃不准喝不准迈出房间一步,由小胖子负责看守。

靠武力值小胖子当然守不住莲溪,但是萧朗放言,若他没有将人看好,就把他片成条做风干的腊肉,小胖子抱住莲溪的腿呜呜大哭:“娘亲,你就可怜可怜我吧。”

莲溪也想哭,摸着小胖子的脑袋策反道:“他真坏,原来养你就是为了宰着吃,你又不是猪。”

隔日,萧朗是被人抬回来的。

据抬他回来的小仙子道,萧朗跑去找了崇明仙君,二话不说就将人给打了,但他再厉害又怎么可能是上仙的对手?没被打死已经是对方手下留情了。

小仙子对莲溪的态度不是很友好:“你若不喜欢蛋人,当初就不应该种,让他去跟上仙打架,与要他的命有什么区别?也就是他这次运气好罢了。”

莲溪知道他是误会了,以为萧朗去找崇明的麻烦是自己的主意,因为一个蛋人,没有主人的命令,是绝对不会同仙人动手的,这是当年沅殊上神设计之初就定好的。

她看着昏迷不醒的萧朗,心不由得沉了沉。

把他交给我吧

很快,萧朗跟崇明打架的消息就在仙界传开了,当然,大部分人都认为这是莲溪追求不成,因爱生恨了。

崇明找到莲溪,开口第一句就是:“把他交给我吧。”

莲溪愣了愣,萧朗还在昏迷,小胖子从房间里冲出来,拳头小雨点儿似的落在崇明腿上,哭号道:“坏人,坏人,你是个坏人!”

把小胖子抱起来,莲溪拍拍他的小脊背,看向崇明,带着些警惕地道:“仙君要罚他?”

“自然不是,我没想到他现在的仙力……是我下手太重了。”崇明顿了顿,然后转口笑道,“一直没有找到心仪的仙人蛋,他很合我的眼缘,你愿意割爱吗?”

不愿意。

莲溪被自己内心强烈的呼声吓了一跳,若是以前,崇明看好了什么,只要她有,都会屁颠儿屁颠儿地双手献上,何况只是个自己早就不想要了的蛋人呢?

其实没有不想要,从很久之前开始,她就离不了他了。

想到里面那人嘴角带血,脸若金纸的模样,心里就只有疼,而且疼得厉害,她抓住小胖子衣襟的手指不自觉地紧了紧,勉强笑道:“原来仙君好这口?可是不行啊,他是个残次品。”

“他不是残次品。”崇明道,“很快找他的人也会知道,我带他走是为了你们好,你护不住他的。”

“崇明,你又要跟我作对吗?”

崇明话音未落,千里之外便有一道尖细的女声伴随着阵阵琴音穿云破雾而来,眨眼间,天空银光烁烁,有一妍丽绝伦的女子乘鹤而来,香风满袖,长绦飘扬。

女子抱琴缓步走来,在清风朗日间露出明艳逼人的面孔,而她身后的仙鹤则长鸣一声,落地化作一青衣小仙,眉目如画,清雅似竹。

莲溪震惊地瞪大了眼,那不是慕霖吗?怎么这一批蛋,个个都不正常呢。

“枢未羽,我道你如何这么快得知消息,原来是这畜生给你送的信。”崇明单手负在身后,上前一步,袍角无风自扬。

“他本就是我的人,给我送信有何奇怪?”枢未羽却是脚步未停,冷漠道,“你不是我的对手,让开!”

两人交错而过的瞬间,崇明陡然出手,枢未羽一闪,同时手指拨动琴弦,一刹那琴音如潮水从四面八方汹涌而至,两道身影幻作万千虚影,从宫内闪到宫外,在半空中轰然炸开,明明只有两个人,却似有千军万马在厮杀争鸣,崇明的声音自战斗的漩涡中遥遥传来:“带他走!”

如坠梦里的莲溪猝然惊醒,抱着小胖子拔腿就跑,慕霖身形闪动,瞬间封死她的去路,莲溪急道:“慕霖,你是不是被那坏女人蛊惑了?梨花对你多好啊,你可不能辜负她。”

慕霖清冷的目光有片刻的松动,莲溪趁机转身想跑,他面色一寒,掌风以排山倒海之势呼啸而来,她骤然吐出一口血水,狼狈落地,还没觉到疼,心里已是一片寒凉,这差距实在太大了。

“崇明,你为什么总是跟我作对?”

“我不是跟你作对,我是在帮你。”崇明低声道,“枢未羽,别人不知,我却很清楚,当年莲溪根本不是自杀,而是你害了她,沅殊上神以为你只是散播了谣言,所以才没有跟你计较,如今他封印将破,若你……噗!”

“废话什么,沅殊我会带走,莲溪,我也一定要杀。”枢未羽说话间已将崇明击落在地,她侧头看向莲溪,似在看一只微不足道的蝼蚁,然后抬手,在琴弦上轻轻一拨。

小胖子猛地从莲溪怀里蹿出来,厉声尖叫:“爹爹,娘亲要死啦!”

天地间最配

从很久之前,枢未羽就一直喜欢沅殊,两人一起修炼,一起长大。可沅殊待枢未羽如妹,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枢未羽得不到沅殊,自然也不会允许别的仙子得到。

沅殊性格桀骜,你不让我喜欢别的仙子,那我喜欢的不是仙子,总可以了吧?

一万年前,沅殊上神亲手制造了第一批蛋人,无论样貌,不拘性格,任其自由生长,等他们破壳出世时,沅殊从中选了自己最喜欢的一个,取名莲溪。

两人志趣相投,情意相融,确实过过一段神仙日子,然而蛋人终不是神仙,寿命至多不过数千年,再加上外面风言风语日盛,都传莲溪不过是个玩物,没有资格高攀上神等等,莲溪不堪其扰,在寿限未至时就悲惨死去,其实她不知,那个时候的沅殊已经在想法子改变她的命数了。

与其他的蛋人不同,莲溪身上是带有沅殊仙根的,她死后,沅殊放下一切,花了三千年的时间帮她重塑仙体,这一次,他让她成为真正的仙人。

等又过了几千年,她日渐长大,沅殊突然做了一个大胆的举动,他把神力封印,将自己变成了一枚仙人蛋。

你是我种出来的,我也是你种出来的,天地间最是相配,再不会有人多嘴多舌。

即使封印了神力,他对莲溪依旧有着本能的亲近,莲溪选蛋时,它自动滚到跟前,莲溪关注别人时,他下意识搞破坏,而跟他同一批的蛋,却受影响极大,个个发生了异变,残缺不全,慕霖也是一样,洛梨花并不知道,她的蛋在破壳时就已经被人替换掉了。

慕霖,是枢未羽在闭关期间,帮她盯住两人的眼睛。

“娘亲,你快醒来,呜呜呜……”

莲溪是在小胖子肝肠寸断的哭声中醒来的,她的记忆还停留在那日枢未羽跟萧朗惊心动魄的战斗中。

枢未羽素手拨琴,琴音如惊涛骇浪扑面而来,所有人都被卷入其中,一会儿浸入漩涡,一会儿又被浪花抛向高空,却在萧朗跨门而出的瞬间,琴弦“铮”的一声崩断,柔软而锋利地弹了开去,在枢未羽的手指和脸上留下一道血痕,他抬手接住莲溪和已经昏厥的小胖子,将两人牢牢地护在结界里,滔天巨浪也戛然而止。

“你过分了,未羽。”

“你的封印解开了?”枢未羽露出她出现以来的第一个笑容,妩媚至极,她的眼睛只盯着萧朗,欣喜和痛苦在眼底交错而过,她道,“我喜欢了你这么多年,你却总是不肯多看我一眼。”

萧朗的封印解开,神力连同记忆一起恢复,他瞥了眼伏在地上万分紧张的崇明一眼,反问道:“那他喜欢了你这么多年,你为什么不肯多看他一眼?”

话一出口,所有人俱是一愣,枢未羽脸上青白交加,恼怒之下陡然振风而起,指甲在残余的琴弦上锵锵锵刺耳划过,花火四溅,墨发飞扬。

再然后,莲溪就晕了,没能领略到萧朗潇洒迎战的英姿,甚为遗憾。

“爹爹,娘亲为何不说话啊?”趴在床边的小胖子被一只大手提起来丢到一边,萧朗端着药碗鸠占鹊巢,看着眼神直愣愣地落在自己脸上的某人,突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扭头对小胖子道,“你娘亲被爹爹迷晕了,后悔没有早点儿爱上我。”

“哦。”小胖子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喂……”莲溪还是有些傻傻的,“你真是沅殊上神哪?”

“萧朗,我的名字不是你起的吗,自己忘了?”萧朗把人小心翼翼地扶起来,让她靠在自己胸前,莲溪又道,“崇明呢?慕霖呢?你的老情人呢?”

“什么老情人!”萧朗的脸顿时一黑,恼火道:“她被废了大半仙力,让崇明给抱走了,慕霖不知道,你这么关心旁人,就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这不是正在跟你说吗?”

“谁要听这些了!我要听你说爱我啊,喜欢我啊,非我不嫁啊什么的。”

莲溪捏着手指尖,耳朵发红:“这……少儿不宜。”

一阵冷飕飕的视线掠过,小胖子原本咧开的嘴巴倏地阖上,用小手捂上耳朵,小短腿儿踩了风火轮一样逃出房间。

片刻后,小胖子蹲在花丛里,双手托着下巴,忧郁地望着天空中飞舞的蝴蝶。

知道少儿不宜,你们倒是小声些啊,唉,愁人!

赞 (111)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