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来信


  • 花火·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2期】    
  • 桃之夭夭·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2期】    
  • 最近一个月,反腐工作又出现一个比较罕见的现象——相继有8名上到副部下至副处的官员投案或自首。为这事,我找了好几位在纪委工作的朋友咨询:他们是良心发现了吗,纷纷主动投案了?

    问了一圈业内人士,说法都差不多:这些人多数都是不得已才去投案,止损自救而已。不投案自首,迟早被抓。

    业内人士提供的逻辑是:反腐持续进行,大量的官员贪腐连成串,一个商人为了一个项目,给这一任县委书记送了也得给下一任县委书记送,一个局长为了提拔,给组织部长送了还得给书记送。抓一个,就会牵连出其他人,行贿人为了立功会举报,受贿人被纪委监委双规、留置后为了立功会举报,与其等着被人举报还不如投案自首图个从轻发落。

    在研究这个问题的时候,很多长期在纪委工作的信息人士提醒我注意一点:若投案自首属实,这些人多半是听到了自己正在被纪委监委调查的风声,知道逃不掉了,赶紧自首图个宽大。

    这么说来,这些听到调查自己的风声才去自首的官员都属于投机,并非真心悔过认错。从已经落马的厅级、部级官员案例看,几乎所有落马的官员受贿的时间跨度都很长,不是最近一天两天才发生的事情。而且,中共十八大已经开过好几年,高压反腐也好几年了,给他们反思自己问题的时间也不短了,但他们没有选择在问题尚未暴露前去自首而是听到调查自己的风声后才去自首,真的看不出他们悔过认错的诚意。

    自首的前北京市国土局长安家盛就是没有诚意的典型。2015年春节前,已经退休的他看到不少问题官员落马,想到自己曾收过别人一笔200万的现金贿赂,惶惶不可终日,于是准备出国旅游散心。结果在首都国际机场被告知,按照规定他被限制出境。官至正厅,安家盛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立即去北京市纪委投案自首了。

    在我看来,真正有诚意的自首是这样的:为官多年,过去犯了一些错,收了一些不该收的钱,提拔了一些不该提拔的人,对自己的问题心知肚明,深夜反思常有愧疚;这些问题,纪委还暂时没有注意到,也没有开始调查,但自己想洗心革面、重新做官,终于鼓起勇气主动去纪委交代自己存在的问题。

    自首可从轻是一项人性化的政策,但不能被一些贪腐严重的投机官员利用为止损自救的策略。

    赞 (0) 打赏

    目录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