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程突袭哪里强?

  • 下載PDF繁體中文雜誌
  • 来源: Vista看天下 14年第26期

      王菲和谢霆锋在没有拉窗帘的家里拥抱、接吻,人们看到了爱情(当然,也有说奸情的,但终究是情)。有一个文艺公号写道:“王菲让所有窗户又打开了”,真是情意浓浓。但大学生在校门口的旅店中接吻、拥抱……人们想到最多的却是性。“开房”曾经是多么单纯的词,如今就只代表机械运动。现在可好,连“开房大厦”都给制造出来了。武汉华中科技大学附近有一栋10多层的大楼,密密麻麻开了10多家宾馆。这其实和高校门口打印店林立、餐馆遍布没什么区别,但惟独它有了一个“开房大厦”的诨名。我看到一篇评论,大概能代表许多道学家的观点:“这是大学生盲目骚动下的产物”,反映了大学生责任观的苍白——同为成年人,谁有资格说自己的性比别人的性目的更明确,或者更有责任心呢?情到浓时,更上层楼,本就是人类的基本素养和普世价值。只是集中到一起,确实不大方便,若是两人乘兴而来,却遇到了各自的前任;或者两人初尝禁果,遇到熟人,总是免不了一些尴尬。这时候,估计谁也没情调说张爱玲那句话的——原来你也在这里吗?

      还是走远一些的好。四川省南充市的高二学生小林,现在是否最后悔的就是此事?9月14日那天,他和朋友走在嘉陵江边,恰逢电站泄洪,看着湍急且浑浊的江水,小林知道是时候了。他让朋友去报警,说自己跳江自杀了。这个还未成年的高中生,并不是真的想自杀,但是常被同学欺负,变得不想去学校,于是想到用假死的方法,骗过父母、朋友,之后再隐姓埋名,重新来过。一开始,他们确实骗过了警察。警方连捞3日,毫无结果,便认定他已经消失在激流江水里了。可就在人们深感无望时,小林的同学却在闹市里偶遇了他,迅疾报警。小林的如意算盘就此落空,他和朋友也受到警方的行政处分。

      也许,如我年轻时一样,出门远行虽然美好,却是一件艰难的事。这两天,被朋友勾起一段往事来:2008年的时候,我还在石家庄,每天骑着自行车到一家人才网站上班。同事们都很不错,但工作却并非我喜欢的。我总幻想着有一天会离开那里,到另一座城市去。结果,机会真的来了。网上认识的一个财经媒体人问我,有一个去阿里巴巴工作的机会,愿不愿意过去?我枯坐工位上,呆了半天,扭头就能看到窗外,熟悉的街道,熟悉的车流、人流,对面是熟悉的广场,再往东,隔着二三十栋楼,就是我熟悉的家。放下这一切,到一个陌生的城市里,做一份充满未知的工作,真的好吗?保守又怯懦的我,谨慎措辞,礼貌拒绝了他。我原本有机会遇到一些不同的人,也许是马云,却错过了。更心塞的是,后来,阿里巴巴上市了,我没能遇到的那些人,都成了千万、百万富翁,而我只能做一个安静的媒男子,偶尔在淘宝上花点钱打发日子。

      9月4日,山东蓝翔技校汽修专业的一些学生们得到消息,他们也要出门远行了:去河南商丘一个小区里打扫卫生。虽然这个理由听起来很怪,但他们并未在意,更没想到,“扫卫生”原来是个人。第二天凌晨四点,在赶赴商丘的大巴车上,汽修系的主任告诉在座的师生们,此行真实目的是打架。直到冲突顿起,人们才知道,打架的对象是蓝翔技校校长荣兰祥的岳父孔令荣。原来,荣兰祥正在与妻子办理离婚手续,妻子一方发现他有转移财产的嫌疑,孔令荣便到荣兰祥名下的天伦花园小区看守,结果引起姑爷的不满。荣兰祥的下属更是带着近百师生,浩浩荡荡,来了一场远距离突袭。

      那场旅程,长达8个小时。看着窗外的陌生景色和陌生行人,看着车后飞起的黄尘,看着两旁田地里由绿渐黄、变得苍老的玉米,一切都安详静谧,而想到自己旅程终点的暴力事件,蓝翔师生们又会作何感想?是否如年轻的我终于踏上离开石家庄那趟火车时,心中忐忑难安?还是如那些初尝禁果的少年,身体里充满着躁动的青春荷尔蒙,既害怕,又有些小激动?

      来一场说脱就脱的旅行。9月17日,瑞士玉女峰,这场名为“The Topless Tour”的无上装之旅活动,号召女孩们向世界敞开胸怀

    赞 (1)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42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