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动

封面来信

虽然本世纪以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政治化、党派化愈发严重,但这并不意味着三权分立失灵。事实上,就意识形态而言,大法官们从来不是铁板一块。大法官终身制使得他们被任命之后就免于总统和国会的政治压力,随着个人经历和对法律理解的变化,大法官的意识形态、立场也很可能在任职期间发生变化甚至反转,这在历史上多有例证。

近三十年来,人们可能会有一种刻板印象,即共和党总统任命的大法官就一定是保守派,民主党任命的就一定是自由派。事实上,二战后美国最伟大的四名自由派法官——沃伦、布伦南、布莱克曼和史蒂文斯都是由共和党总统任命的。据说,艾森豪威尔非常后悔任命了沃伦和布伦南,以至于在1958年表示:“我担任总统期间犯了两个最大的错误,他们现在都在最高法院。”

史蒂文斯可以说是大法官转向的最佳代表。他于1975年被共和党的福特总统任命,在1989年著名的“焚烧国旗案”中还撰写了异议意见,主张美国国旗是国家价值的象征,绝不允许玷污。但是,进入九十年代,史蒂文斯法官的立场越来越自由,后来更是成为最高法院自由派公认的领军人物。2010年,他在自己法官生涯的最后一案——联合公民诉联邦选举委员会案中,撰写了一份长达180页的反对意见,认为公司在制作竞选广告时应当受到限制。尽管最终保守派以5:4认定公司不应受限制,但年逾九秩的史蒂文斯法官在案件宣判时,用颤抖的声音当庭宣读反对意见节选的场景,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其他一些大法官的意识形态虽未发生这样大的反转,但也在任职期间多有变化。据观察,几十年来,大多数法官进入最高法院以后,其意识形态会缓慢地向自由派移动。刚刚退休的肯尼迪法官在任职的最后几年,就在同性恋权利、堕胎权、死刑等几个议题上经常加入自由派阵营。

实际上,“保守”和“自由”也未必是截然对立、互不相容的两种立场。保守派巨擘安东宁· 斯卡利亚法官一向厌恶措辞含糊不清的法律。因此,当一项刑法条款过于模糊时,斯卡利亚即使与自己的保守派同僚分道扬镳,也毫不犹豫地判决它违宪。这与其说是保守和自由之间的流动,不如说是对一个司法原则的坚持。随着卡瓦诺的提名大戏落幕,最高法院的政治化已达到前所未有的程度。但是,我们不要忘了大法官意识形态的流动性。未来,最高法院是否会再出现一位“倒戈”的大法官?爱惜名节的罗伯茨首席大法官是否会成为新时期的摇摆票?我们拭目以待。

● 王品达 北京大学学生

贵刊·王小葵,加油!

上回罗婞说到,文化记者王酸酸很大程度上拉高了整个编辑部的时尚度,这点我是赞同的。可是最近,我注意到王酸酸的一个重大转变——不是肤浅的外表,而是深邃的心灵。一夜间,她突然变得元气满满,这让整个编辑部的“正能量值”骤然暴涨。她立下重誓:要从穿越尘土上班的GBD高碑店忧虑天使,变身为惠新西街南口玛丽苏女主王小葵!对,就是和把加油挂在嘴边的鹿小葵一样!

对于她的转变,大家都很关切,以为她受什么刺激了。谁也想不到,这居然是一场手术导致的。据说,王酸酸同学以前每次写稿的时候都很焦虑(事实上,这是编辑部的常态)。可自从她接受了“半废”,哦,不对,是半飞秒近视眼手术后,整个人脱胎换骨。逢人便喊“加油哦”,一天喊上800遍,喊到世界充满爱。

我也曾被她的“加油”安慰过,当时还有点感动。可转眼看到她在朋友圈贴出了一个冷酷的事实:她口中的加油,不过是“礼貌硬聊”的一部分。所谓“礼貌硬聊”,即两个不熟的人在聊天时因礼貌问题都不太敢贸然结束,怕对方尴尬,只剩“嗯嗯”和没有实意的表情包。而“加油”,即王酸酸同学在表情包不够用时的补充。

但这次开会,王酸酸同学不管熟不熟都喊加油。仔细一问,她说是因为做完手术后,世界都清晰了,发现世间充满了爱,大家都爱她。她渐渐会被北京秋天的叶子色彩所感动,“加油”也成为了生活的一部分。

最近,正能量在蔓延。封面组的陈光同学自从国庆去了趟云南就开始修身养性,时刻提醒自己与周围人保持“祥和”,不要生气。如此发展,若有一天你来编辑部串门,发现所有人端着保温杯,面带微笑,一派Love& Peace,不用怀疑,就是被她俩传染的。

● 执笔小黑手:今天也有加油鸭的梁静怡

我爱问编辑

● 胖媛:和男朋友认识不到一个月就在一起了,在一起不到一个月就kf了……这样的感情会不会因为过于火热以至于最后引火烧身呢……

● 叔本华附身的编辑:人生实如钟摆,在痛苦与无聊中徘徊——作为身体素质很好的年轻人,被激情控制可能会痛苦,控制激情又可能会无聊。

● Oac:我一直有一个问题,肥宅的标准到底是体重多少呢?

● 喝口肥宅水,永是乐肥宅的编辑:肥宅的主要标准是无法用体重量化的宅。

● 鱼腥味:上了大三了,又一届新生来了,看到他们就觉得拽不住时间,很是焦虑……不想这一年又是晃晃悠悠地度过,咋整?

● 在夕阳下奔跑的编辑:谈青春太重,只争朝夕。

● 翰扬王高骏:孤独寂寞丑编辑,冬天,我媳妇总是把冰凉的脚放到我肚子上,冰凉冰凉的,怎么办?

● 孤独寂寞丑编辑:哈哈,终于轮到你羡慕我了!从来没有人把冰脚丫子放我身上,因为我都是一个人睡的,要是冬天觉得冷,开电热毯就好了,可舒服了……诶,你别用这样的眼神看我啊,我真的过得挺好、挺幸福的……

时事

一个沙特记者的非正常死亡

过去的几周里,卡舒吉的命运引发了多种猜测,关于幕后凶手、作案手段,各方说法交织其中;人们站在不同立场上,对这位死于非命的异见者或同情,或质疑;分析人士从多个角度出发,分析卡舒吉之死可能给国际形势、沙特王室带来的变化。然而,除了他已经死亡的事实,多数问题也许注定无法得到解答

娱乐

平遥电影展在平遥

从去年提出要在平遥办电影展开始,就不断有人向贾樟柯提出一个问题:“你在这里办一个电影展,会有观众吗?”

财经

中弘股份升“仙”记

王永红曾说,“做住宅没什么挑战性,我更看重商业运营的内容,做商业地产跟经营有密切的关系。商业要考虑更多的未来,经营什么业态,经营什么商品,包括未来的商业管理,跟住宅大不一样。”

文化

“野兽贵族”蒋友柏

大起大落的人生造就了蒋友柏“I don´tlive,Isurvive”的心态,他此前的两本书,分别名为《悬崖边的贵族》和《悬崖下的小道》。他觉得自己身上有征战的基因,有武将的个性,“没办法,三代都是搞这个的”

赞 (1)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