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代宫变

  • 下載PDF繁體中文雜誌
  • 周智勇

    杨品卿子夜入皇宮

    携圣谕挽危急形势

    戊戌年,如墨的夜晚,偌大的紫禁皇城如同罩上一层黑纱,影影绰绰的朱甍碧瓦在寂夜中依然维系着皇家的威严。

    皇城根外静谧的石板路上打更人一步一瞌睡,疲倦地重复着前进的脚步,行尸般在既清冷又孤寂的长夜里慢慢煎熬着……

    突然身后传来一阵轻微又纷杂的脚步声,更夫一个哆嗦躲到路旁,诧异地看着一顶蓝呢官轿擦身而过,轿中的官老爷仿佛比轿夫更累,凉风习习的子夜时分竟细汗涔涔,仍然压低嗓子不停地催促轿夫:“快快,再快点!”

    紫禁城东华门的门房禁卫正在梦周公,被急促的敲门声吵醒,怒道:“这么晚了,不知道规矩吗?”

    “快开门,四品卿杨锐奉召面圣。”门外声音很是急切。

    门房不敢再言语,心中却怠慢得很,磨磨蹭蹭地开了门,验过手谕,阴着脸将杨锐放进了皇宫。

    待到杨锐走得不见了踪影,墙角阴暗处一个少年太监鬼祟地走了出来,将正在插门的门房吓了一跳。

    看清了来人,门房马上换了一副嘴脸,献媚道:“爷,还没休息呢?您是要出去吗?小的马上给您开门。”

    小太监昂头负手,十足的大老爷派头:“三更半夜,什么人都往宫里放,有什么闪失,你的狗头还想不想要了?哼!”

    门房结结巴巴想解释:“爷,他们……有皇上手谕,小的……小的不敢阻拦……”

    “皇上手谕?”小太监不屑地打断门房的话,“告诉你,咱大清国的天呀,还得老佛爷才能镇得住。你别看他们现在闹得欢,瞧好吧,哪天老佛爷一发威,这些个大臣呀,又都变成只会乞怜的猫崽子了……”

    杨锐跟着引路太监低头疾走,幽暗的曲径仿佛永无止境,白日里喧嚣雄伟的宫殿都隐身在黑幕之中,让人心生恐惧。杨锐无暇四顾,只觉心中忐忑,不祥的预感萦绕不散。

    其实,自参与维新变法之日起,杨锐的心情从未放松过。大清国自皇太极建国以来,二百年有余,历经了兴旺、强盛、衰退,再到如今的病入膏肓,如再不变革,必将国亡民危。万幸还有一批忧国忧民的开明官宦,将国家兴亡视为己任,呕心沥血,想出了一系列的革故鼎新的方法,并坚信找到了挽救帝国的良剂。

    在壮志凌云的光绪皇帝支持下,轰轰烈烈的变法维新拉开了帷幕,一时间,群情激荡,万象更新,大清国运中兴指日可待。

    当变法如火如荼地进行时,所有的参与者都被美好的未来冲昏了头脑,仿佛大家都是妙手回春的神医,几刀下去,帝国的顽疾、脓包就会清理干净,帝国就会重新焕发青春。但,他们都忘了,手起刀落的还有血肉……

    果不其然,杨锐面前的光绪帝,已无昨日意气风发、指点江山的模样。他神态萎靡,眼眶红肿,在亲信面前疲态尽显。

    看到皇帝受了委屈,杨锐感同身受,心中发酸:“皇上,万事都要以龙体为重呀!”

    光绪叹了口气,调整了一下情绪,然后说:“杨爱卿,虽然朕努力勤政,一心只为大清能够起死回生。然……变法之事,恐无以为继,汝等也应提早打算。”

    虽早有准备,杨锐还是心中一寒,如坠冰窖,忙问:“皇上,莫不是老太后有所谕示?”

    光绪点了点头:“自变法开始,各部各省皆观望不前。为打破困境,朕裁撤了二部六司三巡抚,将那些庸官赶回了家。而后擢升汝等忠君之臣为四品卿,在军机处行走。本意是革故鼎新,望汝等能够心无旁骛一心为国。怎料老臣怀塔布自去颐和园向太后哭诉,说汝等摇惑人心,混淆国事,长此以往,国将不国,太后听后震怒!太后即日训政以遏乱萌。到时,莫说变法,朕也只能如从前一样成为殿前傀儡,任人摆弄。”

    杨锐慨然长叹:“此乃天要亡我大清啊!自先皇驾崩,两宫太后掌权,结果弄得奸党弄权,营私舞弊成风,民不聊生;沙俄掠地,日本占岛,洋枪大炮欺我孱弱,内忧外患,生死攸关!幸皇上圣明,能够广开言路,躬身自省,取洋人之长补大清之短。如今,维新的种子刚刚布满神州大地,就要被扼杀,此乃大清命数,抑或人祸?”说完已是泪湿衣襟。

    光绪皇帝与杨锐相对低泣,半晌,才又言道:“自朕亲政三年有余,虽无大错,亦无甚建树。适得汝等栋梁之臣襄助,正待大展宏图,实现朕之抱负!此际功亏一篑,朕也心有不甘。此番密召汝进宫,望汝将朕之境遇密告军机处四章京。时不我待,汝等速想良策,扭转劣势。朕感之……”

    言毕,挥毫泼墨,一气呵成,写一份诏书递给杨锐。

    杨锐躬身接过,视之:“近来仰窥皇太后圣意,不愿将法尽变,并不欲将此辈荒谬昏庸之大臣罢黜,而用通达英勇之人令其议政,以为恐失人心。虽经朕屡次降旨整饬,并且随时有几谏之事,但圣意坚定,终恐无济于事。即如十九日之朱谕,皇太后已以为过重,故不得不徐图之,此近来之实在为难之情形也。朕岂不知中国积弱不振,至于阽危,皆由此辈所误;但必欲朕一旦痛切降旨,将旧法尽变,而尽黜此辈昏庸之人,则朕之权力实有未足。果使如此,则朕位不保,何况其他?今朕问汝:可有何良策,俾旧法可以全变,将老谬昏庸之大臣尽行罢黜,而登进通达英勇之人,令其议政,使中国转危为安,化弱为强,而又不致有拂圣意?尔其与林旭、刘光第、谭嗣同及诸同志妥速筹商,密缮封奏,由军机大臣代递,候朕熟思,再行办理。朕实不胜十分焦急翘盼之至,特谕。”

    杨锐诚惶诚恐,跪下:“臣定不负圣托,虽万事唯艰,亦至死不渝!”

    聚众议良计保皇权

    徒伤神众书生无用

    杨锐出宫时天已微曦,他皇诏在身,不敢耽搁,派人送信给另三位四品卿到府商议。

    三位大人听杨锐说完,全都目瞪口呆,不知所措。杨锐扫视一眼,无奈地叹了口气。慈禧太后把持朝政多年,位高权重者全是她的肱骨。而聚集皇帝周围,吹嘘可为变法抛头颅洒热血的人,大都是文官,百无一用是书生!特别是这种形势险峻之际,更是手足无措,自乱阵脚!

    但,文人自有傲骨!林旭大义凛然道:“養兵千日用一时,我等深受皇恩,如今皇上有难,岂能袖手旁观,然,纵死亦无妨!今日早朝,我等各自朕络百十名同系官员,一起去颐和园,奏请太后安享天年,不要再执掌朝权,放权于皇上。”

    “好,好,此计甚妙!”大家瞠目结舌,这烂主意竟然还有人叫好。但杨锐接下来的一句直接让林旭泄了气:“这主意实在是妙,结党营私,聚众闹事。这下太后不用费劲了,罪名都是现成的,只管抓咱们下狱就成了。”

    刘光第接言道:“别揶揄他了,谁叫咱们一没权二没兵,只是徒有品阶,遇到事情,连个主心骨都没有,唉!”

    谭嗣同听过康有为宣扬新法,一直对他敬仰有加,提议道:“此次维新变法开始就是康有为提出来的,而且他足智多谋,人言‘鬼才,咱们何不请他过来拿个主意?”

    “万万不可,”杨锐正色道,“此乃皇诏,言许咱们四人参阅,他人不许窥视。”

    谭嗣同固执己见:“可以不让他知晓诏书之内容,只是请他来共同商议办法,毕竟现在咱们同坐皇上一条船呢。”

    其实杨锐心里是很不齿康有为的为人的,他看了看谭嗣同年轻的脸庞,耐着性子解释道:“非我有意疏离皇党一派。康有为确有领袖之能,我等才智也确不如他。但此人表在彰德,内藏祸心,待时而动,只会将形势引向失控。而且,事情还未到不可收拾的地步,皇上诏书上也明示,只要‘不至有拂圣意,就仍有转机。既然没有好主意,就用笨法子。各位同僚近日将准备罢黜的昏官庸吏都放一放,准备宣诏的新法也缓一缓,先顺了太后的意。变法自古就是徐徐图之,欲速则不达。切莫贪功求名,但求能够无愧列祖列宗,不负子孙后代就可以了!”

    谭嗣同讥笑道:“你我不动,天下人都不动,这变法如自然而成,何必要费这多的周折?”

    杨锐皱眉道:“变法变法,变的是政令,变的是人心,不是变天下!君不见古人变法,强横如商鞅、王安石,哪个不是权势通天,铁腕改革,不肯变通,可曾落得好结果?”

    林旭等人急忙相劝:“都是同船人,就不要争个高下了。嗣同一腔热血让人钦佩,杨品卿所言也对,既是皇上密诏,怎么可能给他人观看。当务之急应尽可能地获得更多同盟,如各省‘强学会掌控的报邸,朝堂上那些左右摇摆的官员,还有同情皇上的各国公使。尽可能地为皇上创造声势,盛赞此间的盛世太平,这样,太后那边有想法,也需斟酌了。”

    商议结束,杨锐携林旭去拜访朝中老臣翁同龢,而谭嗣同则与刘光第直奔英国使馆,找到公使李提摩太,献上一幅宋宗室赵士雷的《湘乡小景图》真迹。李提摩太仔细观看着,当看到前隔水黄绫上有宋徽宗赵佶“宗室士雷湘乡小景”瘦金书题签时,立刻明白了此画的价值,当即如春风拂面,吹散了一脸的傲慢,对着谭嗣同抱了又抱:“我的好朋友,你们放心。光绪皇帝,非常非常棒,我一定联合各国公使,亲自去总理衙门面见庆亲王奕劻,向他陈述我们各国对光绪皇帝的支持,我们将永远支持大清帝国。”

    珍妃温柔抚慰帝心

    恶皇后心中生歹意

    送走了杨锐的光绪皇帝并没有感到轻松,更觉身心俱疲。想到自幼离开母亲的怀抱,远离家人的呵护,被带到这冰冷的宫殿,从此与那个被自己用满语称呼为“亲爸爸”的女人朝夕相处,她的跋扈乖戾的性格,喜怒无常的情绪,都给他幼小的心灵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只要见到她扳起面孔,自己就不由自主地发抖。也造就了他素性懦弱,没有独做主张的能力,亦没有对抗她的勇气,只有听任摆布,忍泪屈从。

    何况维新改革是一场严酷的政治斗争,其锋芒所向,直指封建专制制度及其腐朽势力,而这些势力的大后台正是慈禧太后。想到这里,光绪帝感到一阵头疼。

    一双柔嫩的小手轻轻放在了光绪的太阳穴周围,一圈圈轻柔地按着。

    让人心旷神怡的幽香沁入心脾,轻重相宜的力道让光绪全身心地放松。他回手将人拉入怀中,柔情地说:“珍儿,昨晚睡得可好?”

    “不好,听闻您昨日被老佛爷骂,我哪有心情睡觉。”洁白无瑕的脸上写满了关切。

    “唉,朕一心只为社稷,不想庸碌一生,真难啊。珍儿,你是不是也觉得朕很无能?”

    “情系百姓,心系江山,您注定会是一代明君!得道多助失道寡助,虽有千万险阻,只要您得到天下人的支持,就终究会有成功的一日!”

    望着那张俊美绝伦的脸,光绪笑了:“人生得一知己即可,能有珍儿的陪伴,纵使变法失败,朕一生碌碌无为,朕亦感欣慰!”

    珍妃宛若凝脂的手指轻轻碰触光绪的脸颊,深情地凝望着那张年轻英俊的脸。

    “哎呦,郎情妾意的,真让人羡慕呀!”一个尖酸刻薄的声音打破了平静。

    这个声音的主人是光绪最不想见到的人,他厌恶地转头不看来人。光绪可以任性,珍妃却是不敢,她忙从光绪怀中挣脱,俯身参拜:“珍妃给皇后娘娘请安,娘娘万福!”

    看到皇帝对自己不理不睬,隆裕皇后本来丑陋的脸更加扭曲。她愤恨地看了一眼光绪,也不答话,拧身坐在椅子上,戏谑地看着仍保持作揖姿势的珍妃。

    时间如静止一般漫长,珍妃的头上香汗涔涔,却也不敢自顾起身,因为隆裕皇后如此有恃无恐,皆因她的姑姑就是慈禧皇太后。

    “够了,你不要得寸进尺!”眼见心爱之人在自己眼前受辱,光绪皇帝终于爆发了。

    一贯嚣张跋扈的隆裕见到平日嗫嚅的光绪竟敢吼向自己,撒泼大骂:“好你个白眼狼,没有我姑姑的提携,你也配做皇帝?你不过就是个没名没分的软蛋罢了!现在胆敢与本宫来逞威风!你心疼这贱婢,本宫偏要欺负她,看你能怎样?”

    珍妃眼见双方情绪即将失控,忙跪下抱住光绪帝的腿:“皇上,都是臣妾不对,您千万不要和娘娘再吵了。如果老佛爷知晓,又少不了对您的一顿斥责。”

    为了更好地将光绪皇帝控制在股掌之中,慈禧做主将本家侄女嫁与光绪,可惜这个女子不但长了一张无任何吸引力的丑脸,脾气还大,恃宠而骄,动辄与光绪帝撒泼打架,转头再向姑姑告黑状,光绪免不了受到各种惩罚。日子久了,光绪帝见到她转身即走。受到冷落的她更加如怨妇一般,变本加厉地找光绪皇帝的麻烦,光绪对她早已深恶痛绝。

    既然忍无可忍,就无需再忍。光绪帝一把拉起心爱的珍妃,大声地说:“你不用怕她,她本无母仪天下的气度,充其量不过是狐假虎威的泼妇,现在也是这里最不受欢迎的人。不过既然她无羞耻之心,那咱们走。”说完,拉着珍妃的手大踏步地走出养心殿。

    隆裕气得鼻孔喷火,她恶狠狠地看着光绪帝与珍妃的背影,喊道:“我不会善罢甘休的,你们会后悔的……”

    谭嗣同病急乱投医

    老狐狸心中起私念

    最近一直剑拔弩张的朝会出奇地安静,维新党没有出来弹劾任何人,后党也没有出来骂街,大家空前一致地保持了平静。

    光绪皇帝也对这种局面感到高兴,他有一种转危为安的喜悦,还好,百官还是给皇帝这个面子的,知道现在皇帝处境不太好,都没有站出来捣乱。维新党成员们也是识大体的,明白了自己的良苦用心,只需消停一段时间,不去触太后的逆鳞。待到自己真正大权在握,天下唯我独尊之时,变法才可能畅行无碍。

    一场看似风平浪静的朝会就在亲切友好的气氛下结束了。光绪皇帝也独自去忖量怎样缓和与太后的紧张关系,继续巩固与维护帝王的尊严。

    但平静的表象下面,其实激流涌动。

    朝会后,狡猾的康有为敏锐地察觉到早朝的诡异之处,但他没有声张,而是自顾地回了府邸。作为维新派的领军人物,他相信会有人来告诉他一切的。

    果不其然,须臾,谭嗣同登门求见。作为维新党中的少壮派,而立之年的他还是有些少不更事,并未将杨锐的告诫放在心里。

    他先将昨晚之事原原本本告诉给了康有为,然后从袖袋中掏出一份偷偷抄写的诏书,诚恳地请康先生能够想出妥善的办法,救皇帝于水火,救变法于颓势。

    老奸巨猾的康有为仔仔细细地看完密诏,半晌没有言语。一抬头见到谭嗣同期盼的眼神,捋了捋山羊胡子,不疾不徐地说道:“嗯,杨品卿说得对,现在就是应该以不变应万变!”

    谭嗣同急了:“自六月中旬始至今日,变法施行尚不足百日。如今改革初见成效,维新同仁斗志激昂之时,却要前功尽弃,岂不哀哉!”

    康有为说道:“如今皇上尚且朝不保夕,一介臣子,你又能如何?”

    谭嗣同正色道:“不有行者无以图将来,不有死者无以酬圣主!嗣虽无力挽狂澜之力,却有报效祖国之心。变法失败之日,即是嗣殉国之时!”

    康有为动容道:“国有汝等忠烈志士,何愁变法不成!皇上与杨品卿都错了,畏首畏尾何以成大事?坐以待毙,注定死路一条!古语有云:先狂而后亡!想要彻底挪开太后这尊大佛,就要想法子激怒她。只要她发难,天下百姓与文武百官都会同情皇上,列国公使也怜悯皇上,咱们只需推波助澜,到时内忧外患,太后失时落势,自然还天下于皇上。”

    谭嗣同都觉得康有为疯了:“然知易行难、行之唯艰。直隶、两江两广、兵部刑部等职权部门全是太后的爪牙,如果事情败露,殃及皇上岂不失大!”

    康有为道:“古云:君子不立危墙!自我上书变法之日,我就仔细物色可有担当之人。现在公理、道义都在皇上这一边,只缺拥有武力之人。直隶按察使袁世凯就是可以争取之人。他所统领的新军,也是不容小觑的力量,武器先进,士兵骁勇,而且卫戍京畿。如果情况有变,由他出兵控制直隶,太后一党只能束手就擒!”

    谭嗣同接口道:“家父曾任湖北巡抚一职,彼时袁世凯为其麾下道员,所以也算故人。此前又刚被提升为工部侍郎,飞黄腾达指日可待,又怎会背叛自己的前程?”

    康有为胸有成竹:“袁世凯曾经捐款五百金,帮助我们兴办强学会,可见他及其新军还是站在皇上这边的。如果他还有所顾虑,皆因筹码不够!直隶总督荣禄乃太后肱骨,事后必要被解决的。就许诺袁世凯直隶总督之职好了,位极人臣,他一定会答应。”

    谭嗣同还是有些担忧:“可是这样如同政变,皇上那里不一定认同呀。”

    “谭大人还是太年轻了。想那皇上如履薄冰,日夜担忧自己的安危,岂会对太后没有嫌隙之心?如今咱們舍命相助,他岂不感激涕零?放心吧,你只需唬住那袁世凯,皇上那里由我劝谏。”康有为信心满满。

    谭嗣同道:“同为人臣,想那杨锐等人,虽有变法之心,却迂腐怯懦,人云亦云,绝无成事的可能。只有康先生才乃我辈人中翘楚!嗣愿为先生牵马坠镫,为变法慷慨取义!待先生取得皇上手谕,我即刻前去联系袁世凯,共赴国难。”

    翁太傅巧言立大功

    念亲情老佛爷妥协

    颐和园,园林之瑰宝,人间之奇迹!集锦绣河山于一园,兼南秀北雄之大成,设计者匠心独运的艺术想象力,加上匠师们巧妙建筑,构造出嵯峨威严的宫殿,碧波荡漾的湖泉,绿草如茵的草原,葱郁苍翠的松柏林,还有峰峦起伏的群山围抱。好一座恢弘富丽与清幽秀丽完美交融于一体的皇家园林。

    大清帝国实际的掌权者,年逾花甲的慈禧皇太后就在此“训政”颐养天年。

    “老佛爷,日已三竿了,再怎么不高兴,您也得进膳呀,您这样,老奴我都心疼啊!”

    “唉,也就是你还惦记哀家这一把老骨头了,别人都恨不得哀家早日升天呢!”慈禧有些悲伤地看着跪在自己眼前的太监总管李莲英。

    “老佛爷,您是福寿星下凡,一定会长生不老的!”

    “哈哈哈,那哀家就真成老妖精了。人啊,不能太贪心了,什么都想要,最后什么都会得不到的。”慈禧笑得很开心,现在她只有在李莲英的面前才会这么无所顾忌地开怀大笑。

    李莲英八岁入宫,曾贴身伺候慈禧三十多年,两人的关系亦主亦仆,亦亲亦友。没有人比他更了解慈禧内心的脆弱。她是外人眼中冷酷无情的皇太后,在李莲英眼中却是一个丧夫失子的孤寂老人。

    李莲英轻轻地给慈禧捶腿,几十年的浸淫,他的捶腿功夫已经炉火纯青。

    慈禧舒服地半躺在椅子上,如同午后慵懒的猫。她喃喃地与李莲英唠起了家常:“小李子,哀家自豆蔻年入宫,开始与那些妃嫔争艳,然后与东宫慈安争宠,再然后与反对哀家的那些王爷大臣们争权,好不容易熬到现在,又要与哀家的亲外甥,也是哀家悉心培养的接班人光绪争利,唉,哀家是真的有些累了,力不从心了。”

    “老佛爷,奴才说句不该说的,既然皇帝想改革就让他们改吧,大清的江山总归会是他的。您也落个清闲,颐养天年多好啊。”

    慈禧道:“昨日奕劻来奏,各国公使联名递交公函,支持光绪的改革。我岂不知中国之弱,在于习气太深,文法太密。庸俗之吏多,豪杰人士少。文法者庸人借为藏身之固,而胥吏倚为牟利之符。公事以文牍来往,而毫无实际。人才以资格相限制,而日见消磨。误国家者在一私字,困天下者在一例字!既然光绪能够获得洋人的支持,又有百姓的拥趸,我也是乐于放权还政于他的。他如果真能重振我大清的声威,百年之后,我也算有颜面对咸丰帝了。”

    说话间,太监来报,军机大臣翁同龢求见。

    当翁同龢进入乐寿堂时,眼前的慈禧已不是刚刚颓废的寡居老太太,又是那个精明干练的老佛爷。

    慈禧对三朝老臣、两代帝师的翁同龢也很客气:“翁太傅,别来无恙呀。”

    翁同龢笑笑:“劳烦太后费心了!老臣忙忙碌碌,倒也无碍。太后神清气爽,才是我大清之福呀!”

    叙完旧,话锋一转,慈禧谈起了公事:“翁太傅来这里,是替皇上来当说客的吧。”

    翁同龢斟字酌句,毕竟干涉帝王家事也是一件忌讳之事:“老佛爷,听闻近日皇上又惹您生气了。”

    “哈哈,怎么,哀家教训孩子,老师心疼了,哈哈。”也许真是人越老心越宽,不苟言笑的慈禧竟然开起了玩笑。

    翁同龢接着说道:“皇上乃孝道之人,虽不是太后亲生,却胜似亲子。太后身子有恙时,皇上都是日夜侍奉跟前,长夜不寐。平日更是逢日祷告,祈求太后能够长命百岁。昨日惹您气结,恐您伤心伤身,特嘱老臣替他向太后请罪。”

    慈禧叹了口气:“母子哪有隔夜仇!这大清的江山本就是他的。哀家训他,是怕他被人蒙蔽耳目,揠苗助长,毁了咱大清的百年基业。”

    “太后训示得对。老臣惭愧,实在是有负圣托!”

    “哎,你快起来,哀家说的不是你。而是康有为等投机分子,打着维新的幌子,统揽朝纲,皇上年幼,只怕将来尾大不掉啊!翁太傅长伴皇上左右,一定提醒皇上斟酌啊!”

    “皇上弱冠亲政,老臣必每以忧勤惕厉,启沃圣心,不负太后殷望!”

    慈禧轻轻吸了口茶,仿佛不经意地问:“翁老是否也觉得我大清时运不济,一定要改革吗?”

    翁同龢此时兼任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大臣,对洋人的科学和思想很是推崇。同时,光绪皇帝的很多新派思想正是他所传授的,所以他也算是维新派的拥趸者。

    他瞥见慈禧脸色如常,才敢答话:“既然太后问起,老臣就说实话:疾在腠理,不治将愈深。是讳疾忌医、挂住脸面,还是向自己开刀、挖出毒瘤给世人看?两害相权取其轻,刮骨疗毒显其定。”

    “嗯。”这次慈禧没有说话。

    沉默了半晌,慈禧接着开诚布公地说:“罢了,就随他去吧。劳烦翁太傅告诫皇上:凡所施行之新政,但不违祖宗大法,无损满洲权势,即不阻止。”

    翁同龢此次就是来试探慈禧对皇上的态度,探到底线很是高兴,甚觉不辱使命:“谢太后,老臣即刻回宫将旨意传奏皇上,太后千岁千千岁!”

    求平安光绪传密旨

    不遂愿又再生事端

    世事难料,各方态势趋于平和之际,一直深受圣宠的康有为却在光绪帝那里受到冷遇。

    光绪皇帝得到老师翁同龢带回的太后懿旨,思索良久,作为一个瑟缩在慈禧太后淫威下长大的儿皇帝,不怕她是不可能的,更没有胆量与她扳一扳手腕。

    珍妃见光绪皇帝又没了主意,问道:“皇上,您一直视康章京为国之栋梁,视为肱骨,今日又为何不肯见他?”

    光绪将原委讲明,道:“万幸太后尚念一丝亲情,不再将我逼入绝境。她现在所忌惮之人只是康有为,而皇宫内外,眼线密布,此际微妙之时,与他面谈恐又惹得太后猜忌,再生事端。”

    珍妃道:“皇上顾虑的对。但維新党是皇上目前身边唯一可依靠的力量,却也不能寒了他们的心。皇上不如传密诏,道明圣意,康有为定会体谅皇上的处境,为您分忧。”

    当即光绪帝写下密诏一封,差人送给在乾清宫东暖阁孤坐了一下午的康有为。

    康有为将几位四品卿请到府邸时,天已近黄昏,树杈上乌黑乌黑的老鸦儿叫得起劲,居高临下仿佛在嘲笑那些匆匆而过的人。

    杨锐府邸与康府相距最远,平日对康有为的行事方法又嗤之以鼻,于是不满道:“康章京,你兴师动众叫我等前来,可是天要塌否?”

    康有为酝酿了一下情绪,两行清泪缓缓滑落:“各位都是皇上的肱骨之臣,如今皇上前途渺茫,尔等竟然还能安然自处?”

    众人一头雾水,杨锐狠瞪谭嗣同一眼,知晓康有为已知道昨夜皇上传诏书之事,恐他要借机生事,试探地问:“康大人所指为何?”

    “今日皇上特传密诏于我,你们自己看吧。”康有为恭敬地双手展开诏书。

    众人凑在一起观看:“朕唯时局艰难,非变法不足以救中国,非去守旧衰谬之大臣而用通达英勇之士,不能变法。而皇太后不以为然,朕屡次几谏,太后更怒,今朕位且不保,汝康有为、杨锐、林旭、谭嗣同、刘光第等可妥速密筹,设法相救。朕十分焦虑,不胜企盼之至。特谕。”

    众皆愕然。杨锐问道:“不瞒康大人,昨日我曾面圣,皇上确实处境堪忧,但绝不到山穷水尽之地步,不知皇上因何给你这份密诏?”

    康有为擦了擦眼睛:“诸位不知,皇上深感太后威逼太甚,请了太傅翁同龢到太后处试探,哪想到太后咄咄逼人,告诉皇上,来日将效仿武帝,掌印天下,皇帝将会幽禁思过。闻此噩耗,皇上涉险传我密诏,让我号召帝党同仁,尽早起事,救皇上于旦夕!”

    见众人眼中疑虑未减,康有为挤出两行清泪,望天叩拜:“罪臣康有为饱读诗书,却无力回天,如果皇上被奸党所害,臣绝不苟活,定当自刎谢罪!以正天下读书人的肝胆忠心!”

    一席话,将众人逼到了悬崖边,同是帝党栋梁,危难之际,忠奸立辨。读书人重名轻利,康有为已许下铮铮誓言,自己如果此际退缩,将被天下人耻笑终身。

    于是,不敢再犹豫,众人一起拱手:“我等愿听康大人差遣,誓与皇上同荣辱,誓与新法共存亡!”

    康有为终于踌躇满志:“既然大家同舟共济,就不要心存侥幸。咱们现在要与时间赛跑,如果太后率先发难,到时一切晚矣。袁世凯的新军大营距京城百里之外,毗邻天津卫。是庇佑直隶的一股重要军事力量。皇上口谕‘非常之际,可速宣袁世凯进京护驾,维持京城的安定。所以现在要即刻派人联络皇上,请他拟好圣旨。明日早朝我们一起谏言,请太后还政与皇上。朝堂之上宣告天下,罢黜后党从众。然后袁世凯新军迅雷之势包围颐和园,诛杀荣禄及关押太后,天下自定!”

    谭嗣同但觉周身热血沸腾,叫道:“如此甚好!小弟愿星夜去宣袁世凯。还需有人将此事奏禀皇上,明日早朝才不会仓促出错。

    杨锐说道:“可是紫禁城宵禁森严,咱们手中又无皇上宣召之书,断无可能见到皇上呀?”

    众人一筹莫展间,谭嗣同忽然一拍脑门:“哎呀,差点将他忘了……”

    见众人一起望向他,谭嗣同接着说:“我认识一名侠者,武艺精湛,上天入地,江湖人称‘大刀王五。任侠之流皆奉为祭酒,于是有大刀王五之称,大刀者,非以刀名,人以此尊之耳!而且此人有侠义之风,扶危救困。忠君爱国,曾是强学会的武术教头,乃我道中人,如果请他潜入皇宫,联络到皇上,此事可成。”

    谭嗣同夜访法华寺

    袁世凯慷慨表忠心

    法华寺是京城南城的大寺,气势宏大,有正山门、三层大殿和东西配殿。袁世凯将此处作为行营,心腹徐福的骁勇营驻扎在此,名为练兵,实为监控风云莫测的京城。虽已入夜,但营内军帐齐整如一,号令严肃,无一丝喧哗,岗哨持枪鹄立,肃杀之气弥漫,大殿供奉的滿天神佛仿佛都气势全无。与同是负责京畿军事防务的绿营军、前锋营、护军营等那些萎靡不振的八旗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新军参谋段祺瑞见谭嗣同左瞧又看,很是骄傲,就问道:“我们新军整肃精壮,专练德国操。马队五营,各按方辨色,较之淮、练各营,壁垒一新。谭大人,你看新军与八旗军比较如何?”

    谭嗣同正叹为观止,回答:“我素不知兵,何敢妄参末议,但观表面,八旗军不免暮气,新军参用西法,生面独开,日后必是大清的中流砥柱!”心中早已乐开了花,得此盟军,何惧后党。

    袁世凯对谭嗣同的深夜到访很高兴。谭嗣同现在是皇帝的亲信,红得发紫,袁世凯正绞尽脑汁思索结交之法。

    “谭大人快请上座。”袁世凯笑得很是灿烂。

    “袁侍郎,你我故人,现在又是同僚,万勿多礼。而且嗣同此次前来是有要事商议。”谭嗣同开门见山。

    “现在维新改革热火朝天,谭大人日理万事,来我这僻壤之处,不知有何要事?”

    “袁侍郎积极推动维新变法的热忱,很得皇上的赞许,破格提升为候补侍郎就是明证。皇上这样器重你,如果皇上有难,你应当如何?”

    袁世凯忙表忠心:“世凯受恩深重,感激弥甚,唯心竭尽血,诚力图报而已!”

    “直隶总督荣禄权重位显,辖直隶三省,统京师卫戍,如果他要你背叛皇帝,你又如何?”

    袁世凯目光坚毅:“食君之禄,担君之忧!在袁某心中,只为皇上一人尽忠!放眼直隶,我新军所向披靡!荣禄胆敢犯上作乱,只要有皇上御诏,杀荣禄之辈不过杀一狗耳!”

    谭嗣同很高兴:“康先生果然没有看错,袁侍郎真丈夫也!”

    袁世凯说:“康大人如此褒奖,袁某人惭愧至极!维新党同僚个个满腹珠玑,却又胸怀天下,都是我辈敬仰之人,我早有意结交,却怕遭人嫌弃啊……”

    谭嗣同也有意与之泽相结纳,互为奥援,形成稳固的政治朕盟,忙说:“袁大人千万不要妄自菲薄,如今大清国势岌岌可危,八旗子弟贪图享乐,颓废成风。想要挽救天下,还得倚仗你的新军。”

    说完,将密诏念与袁世凯听。

    袁世凯听完,马上接口:“袁某人早已对祸国殃民的太后一党怨恨多时。袁某人不自量力,愿与诸位干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业!铲除奸党,世凯定不负皇恩!”

    “好,大事已成矣,皇上亦无忧矣。”热血已在年轻的谭嗣同心中澎湃。

    “我来之前,皇上已许下金口,诛杀荣禄,直隶总督之职非你莫属。”谭嗣同也按康有为的嘱托,许下了口头支票。

    同样热血沸盈的两人相识恨晚,杀鸡起誓,同饮鸡血酒,结拜为异姓兄弟,相约共赴国难。

    得噩耗光绪慌手脚

    风云际珍妃定大局

    养心殿内灯烛火明,光绪看了看仍然堆积如山的奏章,揉了揉发涨的脑袋,起身信步走出了养心殿。随行太监忙给他披上披风,轻声问:“皇上,时辰不早了,还是早些歇息吧。”

    变法生出的事端让光绪焦头烂额,身后慈禧又虎视眈眈,光绪如履薄冰,实在是身心俱疲,仰望璀璨星空,挫败感由心而发,一股酸涩涌上心头,静默半晌,叹口气:“好,都散了吧。”

    太监赔着小心:“今晚还去珍妃娘娘那么?”

    光绪实在是提不起什么兴致,想了想,说:“算了,珍儿也早已睡了吧,前面是瑾妃的寝宫吧?就去那里打扰一下吧。”

    宫殿监正侍高万枝跑得有些上气不接下气,他自光绪幼年入宫便伺候左右,深得光绪信任,现在年已及艾,专职传递口信,是光绪与皇城外的紧急联络官。

    他胸口捂着那封要命的密奏,从西华门跑到了养心殿,又从养心殿跑到了永和宫,却被谨妃手下小太监挡在了门外。

    这些妃嫔的小太监一个个都精于世故。皇帝独宠珍妃,瑾妃虽是她的亲姐姐,却也无福雨露均沾,今夜皇帝突然临幸,瑾妃喜不自禁,用尽万分柔情悉心伺候,早已吩咐小太监守住宫门,任何人不许打扰。

    奴随主荣,这个浅显的道理小太监还是懂的,怎肯让人破坏主子的春宵一刻呢。

    “高总管,您就别难为小的了,是皇上特意吩咐,任何人不许进去打搅,我也没有办法呀。”有瑾妃为自己撑腰,小太监也不特别怕老太监高万枝,拼命拦着。

    赞 (3)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46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