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有只被放养的“小鸡崽”

●冬凝

还算袖手旁观的儿童时期

越越小时候,我最喜欢为她买书。因为忙,书买回家就扔给她,我并没多费心思。

之后越越上了一年级,每天放学,她放下书包的同时我会问:“有作业吗?”

越越答:“老师说会了可以不写。”

我就接着问:“会吗?”

她每次都胸有成竹地回答我:“当然会。”

“那就玩吧!”我也不检查,径直放她自由。

于是越越就一头扎进书堆里读起了课外书。读够了,她折纸、捏泥巴、转魔方,不亦乐乎。

越越三年级时开设了英语课,我为她报了一个补习班,那时她还小,也听话,乐颠颠地去了。

这个英语班她坚持了3年。五年级暑假期间开始闹着不肯去,她的理由是,补习班的课程很难,有揠苗助长之嫌。闹了1个多月,最后她建议:“妈您不懂英语,咱们找我们英语老师评评理。”

老师认真了解情况之后支持了越越的想法与做法。至此,我也只好让步。越越雀跃:“我就知道您是个好妈妈。”

如今想来,那是我第一次想对她施以控制权,末了以失败而告终。

被圈养的邻居小孩

被越越称为 “好妈妈”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是,她看多了她的小闺蜜桐桐的“悲惨”生活。

桐桐是邻居家孩子。从桐桐一年级开始,桐妈妈就为她报了课后作业班、英语班、奥数班,再加上先前已经学着的国画班、钢琴班以及跆拳道,桐桐每天都在妈妈周密的计划中度过。

一天上学路上,桐桐哭红了眼对越越说:“越越我真羡慕你,你在天堂里生活,我却在地狱里。”

后来桐桐妈告诉我,越越一本正经地跟她谈:“阿姨,我是我妈妈放养的孩子,桐桐是您圈养的孩子,可是我的成绩比桐桐好,因为您圈养她是错的。就像养鸡场的鸡是圈养的,可我妈妈买鸡蛋都买草鸡蛋,草鸡快乐,想象力更丰富,下的蛋当然比圈养的鸡蛋有营养。”

桐桐妈没憋住,“扑哧”一声笑了。她跟我说:“哎,我若是养了你们家这样优秀的孩子,肯定不会把她逼到这么累。”

我心里暗暗嘀咕,说什么聪明不聪明,无非是让孩子按照自己的既定路线发展罢了。

爆发在中考后的焦虑症

越越初中顺风顺水,中考却意外失利。幸亏是小城,招生划片入学,并不影响她进入重点高中,然而我还是因此联想到高考。焦虑,就被这不理想的中考成绩彻头彻尾地点燃。

我对越越说:“咱们也报个课外班预习高中课程吧。”

越越很认真地劝我:“妈,去补习班是被动学习,我自己预习是主动学习,我不想报班。”

看她不听话,我急躁起来:“人家都去补习班呢,你在家能管住自己吗?听妈的,去!”

“人家是人家,我是我。每个人的能力都不一样,我的自主学习能力和自控能力都很强。”看我态度不好,越越也不买账,她头一甩,转身回了自己房间。

细细想来,越越理由充足,说的也是实话,然而我还是觉得去课外班才保险。

那个暑假我与越越隔三岔五地闹别扭,母女关系一度搞得很僵。

独立掌控的高中生活

越越正式开始高中寄宿生活。第一个月,她一边适应寄宿生活一边适应高强度学习,月考成绩不甚理想。

那一阵,我心中的不安膨胀到极点,可是没多少日子,越越就进入了状态,成绩一次比一次优秀。我蓦然明白过来。越越的学习一直在她的掌控之中。每一次落后与跌倒都会使她的臂膀更强壮,她应该被尊重,而不是唯妈妈是从。

寒假过去不久,越越的同学相继选定了补习班,我又一次陷入焦虑。但思考良久,还是决定尊重她的意见:“妈不勉强你。妈就是怕咱跑得慢,别人超过咱。”

越越抱抱我的肩膀,说:“妈,新课预习会锻炼我更强的自主学习能力,学过的部分我也会抽时间复习强化。我打算高二课程结束的时候,选择一家课外班,意在拓宽视野,强化训练,学习跟学校老师不一样的思维与方法,您放心好了。”

到今天,我真真切切地懂得,良性的亲子关系应该是平等的,是有弹性的,而真正优秀的家长,他们不会强行改变孩子的每一个选择,也不会将家长的权威凌驾于孩子的自我意识之上。

(若子摘自《分忧》2018年7期)

赞 (0)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