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时空的“美少女”们

●今世未央

1

老妈手里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还没进门就忙着和邻居打招呼:“服装城正在打折,可便宜了,你也快去看看吧。”一进门,就兴冲冲地试穿,还满脸期待地问我:“你觉得怎么样?”我阴阳怪气地反问一句:“想听真话还是假话?”老妈翻了我一个白眼,继续试衣服。

老妈的微信里有个名叫“美少女”的群,里面有虹姨、香姨、华姨,她们从小在一个大院里长大,是形影不离的好姐妹,直到后来各自成家后,才走动越来越少。几个月前,虹姨突然召集几个老姐妹聚会,还建了这个微信群。按理说,老妈和几个老朋友在一起叙叙旧是件好事,只是让人没想到,她们在一起的画面越来越欢脱,直奔着“买衣服”的大路一去不返。

每次,华姨她们都带着我妈一起去抢购那种4件以上才打折的衣服,时间久了,几个人更像是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我那原本是知性、潮范儿的老妈,没过多久就成了真正意义上的“庸俗”大妈。

老妈在穿衣镜前摆着造型,自拍了很多照片传到“美少女”群里,美滋滋地看着其他人点赞。看着她那身让人一言难尽的衣服,我的后槽牙隐隐作痛。算了,只要老妈自己高兴,我忍了。

2

可是,我到底还是低估了“美少女”们的同化能力。以前,我妈从来没催过我结婚,现在她的嘴里突然就多出很多鲜活的例子。“你香姨说了,她身边有个老姑娘,今年都38岁了,还没有结婚。她这辈子不就耽误了吗,你可不能这样。”我威胁老妈:“你再讲这些话,我就不认你这个妈了。”

后来,老妈承诺不再盯着我的生活,开始跟着虹姨她们一起去听讲座,还领回大大小小的礼品,再后来,她自作主张把银行里的定期储蓄都变成了理财产品,还兴致勃勃地跟我说:“好姐妹都买了,你虹姨的儿子是做基金经理的,有内部消息,肯定会赚钱。”

为了不让老妈在这个坑里越陷越深,我严格控制她外出的时间,并鼓动老爸对老妈施行“财政打压”。果然,老妈妥协了:“行行行,以后我少跟她们联系就是了。”然而没过多久,老妈就又和她的姐妹们打成了一片。

3

有一天,虹姨再来约老妈的时候,老妈犹豫了半天说,已经跟我约好了要一起去逛街,并且邀请虹姨一同前去。在商场,我给老妈挑了几件衣服,老妈不情愿地换上以后,又恢复了以往知性时尚的形象。我故意当着虹姨的面念叨:“老妈,你自己买的那些衣服就别穿了,那都是些什么呀,一点品位也没有。”

然而,虹姨没觉得尴尬,还自说自话地发表意见:“闺女啊,你买的这些衣服好看是好看,可是我们这些上了年纪的人穿着不舒服啊。”她还絮絮叨叨地说了一大堆,一点都没注意到我抛过去的冷眼。

逛到顶层的时候,我突然瞥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愣在了那里。眼前正搂着一个女人腰身的男子,正是我马上要谈婚论嫁的男朋友。我的脑子里闪过无数画面,可是在这众目睽睽之下,我的修养却让我一样也做不出来。

直到身边的虹姨拎着包砸过去的时候,我才反应过来。很快,老妈也加入了进去。当我喘着粗气,拽住力大无比的老妈和虹姨时,才发觉旁边围了不少人,小声议论着。我狠狠地瞪了老妈和虹姨一眼,流着眼泪转身就跑了。

4

后来,我才得知虹姨召集这些老姐妹的真正“用心”。她去年体检时查出了淋巴癌,躺在病床上最怀念的却是少女时代的日子,这才有了“美少女”团队。老妈和香姨、华姨一直在医院陪虹姨做化疗。她们逗虹姨开心解闷,嘻嘻哈哈地互相曝着小时候的糗事,那欢乐的气氛把整个病房的情绪都感染了。

虹姨出院那天,医生说,虹姨的病情已经完全得到控制,以后她可以像正常人那样生活了。虹姨的病房里一下子沸腾了起来,4个老姐妹瞬间变成了十几岁的小孩子,纷纷商量着,接下来要一起去哪里旅游,哪里的小吃最好,哪里的风景拍照最上镜。她们声音太大,引来其他病房的人侧目,我提醒过几次,但是她们压低嗓音不久后,又吵嚷了起来。

从此后,我再也没有为她们几个的行为感到丢脸。几个老姐妹在一起,或许会变得聒噪不安,方圆十里都听得到动静;或许她们还会在朋友圈推送各种乱七八糟的文章,让你咬牙切齿地想屏蔽;更让人糟心的是,她们互相虚荣攀比,打着爱的幌子,干涉着儿女们的“人身自由”。但最重要的是,她们在一起时,才能卸下身上的“标签”,忘却多年来为人妻母的责任,穿越回她们的美少女时代,轻轻松松做一回自己。

(华仔摘自《风流一代·青春版》2018年8期)

赞 (0)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