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南方姑娘,你还好吗

●岑桑

不是一句“亲爱的”,就可以亲密无间

认识唐欣的时候是在一个“七夕”节,我刚刚大学毕业,到上海工作。

那时舍不得付给房产公司中介费,只能每天在论坛里到处找房子。唐欣在我的帖子下留言:我有两室合租,邀单身女生同住,你愿意吗?唐欣在电话里声音很甜,带着台腔普通话的嗲,张口就叫我“亲爱的”。可是见面我才知道,唐欣已经40多岁了,是不惑之年的单身“女生”。

她好心地把向南大间的一室让给我,但房费要多摊200元,其余的各种费用均分。她说:“我决不占你一分便宜。”可是第一个月水电费下来的时候,我才明白“平摊”里的秘密。我每天早中晚餐几乎都是外卖,白天不在家,晚上家里用电半价,但唐欣不同。她是钢琴老师,在家教小孩弹琴,空调不停,并且一日三餐都在厨房开火,一个月下来,高额的水电燃气费,却要我和她一起分摊。

出账单的时候,我不满地说:“我根本没用,还要花这么多钱,这也太不公平了。我们至少应该四六开。”但她却慢悠悠地说:“亲爱的,你不止18岁了吧,写在合约里的事情是不能改的。”

她正气十足的脸,让我明白了人与人之间,不是一句“亲爱的”,就可以亲密无间。

“斤斤计较”让我融入到了新环境

和唐欣在一起,我渐渐学会了什么是斤斤计较。冰箱里上两层归我,下两层归她;洗漱架左边归我,右边归她。我们的生活,默契地分出了一条界线。

有一天,我下班回来,发现冰箱里的鸡蛋少了一只,取而代之的,是枚崭新的一元钱硬币,不用问也知道是什么意思了。我拿着硬币,敲开唐欣房门,用力地拍在桌上。我说:“你这不是骂人吗?我再没钱也不差一个鸡蛋吧。”唐欣却笑了,说:“亲爱的,今天是不是上班不顺心啊?”我没说话,转身就走了。因为我被唐欣一语说中了心事。职场新人工资不高,还要身兼数职,甚至被人欺负。

那一天,唐欣破天荒的在晚上弹起了钢琴。琴音从客厅传进我的房间,温暖而平和,我坐在电脑前哭了,心情反而因此平顺许多。

第二天清晨,我从房间里出来,看见客厅的茶几上放着那枚一元钱的硬币。唐欣从厨房走出来,把硬币放我手里说:“抱怨和发泄,都不如快点适应新生活,你说呢?”我和唐欣的友谊就是从那时开始的吧。因为我发现“斤斤计较”也不是什么坏事,至少让我很快融入到了新环境,而我和她也日渐亲密。

她是个“知心”大姐姐

唐欣有个儿子,是我偶然翻她影集时看到的,只有一张襁褓中的照片。唐欣轻描淡写地说,离婚时判给前夫了。我问她,有没有去看过儿子。唐欣不在意地说:“判都判了,还去看他干吗?”看唐欣不以为意的样子,我想,像她这样洒脱犀利的女人,也许有儿子反而是累赘。

我工作后的第三年,母亲忽然从保定风尘仆仆地来了。我埋怨她怎么不坐卧铺,她说:“车子跑一半就没人了,我一个人占两个座位,跟坐硬卧一样的。

晚上,我陪母亲看电视剧,她忽然对我说:“丫丫,你弟下半年结婚,钱有点不够,你能借给他5万不?”我想拒绝,又张不开口。就在这时,唐欣推门进来了。她说:“阿姨,实在不好意思,您说的话刚好被我在门外听到了。这钱不能借,您光看见您女儿风光,没见到她辛苦。丫丫的弟弟在家,没钱也有亲戚朋友照应,可是丫丫孤身在外,没钱防身怎么行呢?”

最终,我只给母亲带回1万块做贺礼,然后买了卧铺送她上了车。那天,唐欣一直陪着我。回家的路上,我心里很内疚。唐欣说:“亲爱的,人一辈子总要学会拒绝,就冲着你弟让你妈坐火车硬座来找你借钱,你就不应该借给他。”直到那天,我才知道唐欣缘何自私的那样理直气壮。这是一个女人用半生的艰辛,悟出的真理。

不久之后,唐欣告诉我,她要回老家了,因为她的儿子病了,前夫把孩子抛给了她。离开的那晚,唐欣做了一桌子菜给自己送行。看我难过的样子,她反而笑着说:“别哭啊,我见不得眼泪。”我点头,明白她的意思。

我问她:“为什么不和前夫打官司?”她喝了口酒说:“打官司要很久,我等得起,我儿子等不起啊。”我想起她看儿子照片时的淡然,说:“这么多年都不见,你又何苦呢。”唐欣忽然抬起头,看着我说:“你不懂的,他过得幸福,我不会去打扰他。他过得不好,我一定要在他身边,因为我是他妈妈。”

第二天,唐欣拖着行李离开的时候,把没住完的房费和押金塞在我手里。我不想收,她比我更需要钱,但唐欣却坚定地说:“我跟你说过,我决不占你一分便宜。”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唐欣,但她教给我的东西,我却一直都记得。

她就像我的姐姐,虽然我曾一度讨厌她的苛刻和现实,但她那些细致的道理,却让我在女生到女人的蜕变中,没走错过一步。

(摘自作者的微信公众号)

赞 (1)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