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敌来家住10天

●苍宝

许小言打来电话时,拉拉正对着一锅鲫鱼豆腐汤,抱怨程北:“你天天给我吃这个,我都腻了。”程北满脸歉意。

电话响了4遍,拉拉才慢腾腾地接起来:“哪位?”那边笑:“我是许小言,我要去重庆旅游,想住在你们家,欢迎吗?”3年过去,许小言的话里竟带着几分霸气了。曾经她和许小言是情敌,而且旗鼓相当。最终,拉拉胜利了。

她去接许小言,是以胜利者的姿态去的,她特意打扮得像个幸福的小妇人。可当许小言微笑着站在她面前时,拉拉顿时有些底气不足,眼前的许小言,衣着高雅,打扮精致。而自己,相形之下则有些灰扑扑的。

拉拉家离机场有些远,但她还是忍痛叫了出租车。拉拉留意到,许小言手里的包包,是限量版。拉拉不由说道:“许小言,传言你嫁了有钱人,看来是真的了。”许小言笑道:“什么有钱人,他不过是有一家小公司,比普通工薪阶层好一些罢了。”许小言是在摆阔,还是想以此平衡她当年竞争失败的落魄?但凭她的了解,许小言绝非这等庸脂俗粉。

本打算去饭店为许小言接风的,但许小言坚持要在家里吃,而且指定要程北烧砂锅鲫鱼豆腐汤。吃饭时,许小言特意端了一个大碗,盛了满满一碗汤,喝汤的姿势虽文雅,却掩饰不住她的满足。

拉拉一口也没有喝,她打趣许小言:“我都腻了,你还喝得这么贪婪,干脆嫁给我们程北做小老婆算了。”程北轻声呵拉拉:“瞎说什么哪你。”拉拉还嘴:“就算你想要,许小言还未必肯呢。就凭你的粗茶淡饭,你养得起吗你?”昨天餐桌上的一幕又险些上演。看见许小言惊讶的表情,拉拉才住了嘴,心里后悔不迭。

吃过晚饭,拉拉一个人去了书房。她是自由职业,有一个很时尚的称谓,内衣设计师。但也许时运不济,她的设计卖得不好。

家务已经做好,程北和许小言在客厅里看电视。他们俩不知道在说什么,许小言一脸兴奋,并不时爆发大笑。

有些晚了,许小言走进来,站在电脑旁说:“拉拉,你应该幸福,昔日我们的梦想,你都拥有了。”是的,嫁给程北,做自由职业者,是她们那时共同的梦想,如今拉拉实现了,可她却觉得不幸福。

第二天是周末,拉拉醒来时,程北已不在身边。周末程北总会去菜市场,挑最好的鲫鱼,豆腐也是买那种黄豆味很浓的豆腐。这样做出来的鲫鱼豆腐汤,才称得上鲜美。可是,许小言竟然也不在房间。拉拉倚在窗边往下看,程北和许小言并排着走来。如果,那个男人不是程北,拉拉会认为这是一幅很美的图画,夫妻恩爱,柴米油盐。

许小言一进屋,就冲拉拉嚷:“宝贝,我要跟程北学做豆腐鲫鱼汤。”程北和许小言在厨房里不时传来笑语,拉拉去了厨房两趟。第一趟是想去帮忙,可她发现不仅插不上手,还碍事。第二趟,是程北喊她:“拉拉,快找创可贴来。”她跑着去了,许小言正在用清水冲指头上的血迹,她杀鱼时被鱼鳍划破了手。

拉拉撇撇嘴,这有什么大不了的。许小言一边贴一边说:“我一定要学会做鲫鱼豆腐汤,给心爱的人煲一锅汤。”

没想到许小言学得那么快,才几天,就能利落地对付鲫鱼和豆腐了。而且,拉拉记忆里的许小言,也没有如此温柔贤惠。她能烧得一手好菜,还颇懂营养搭配。拉拉对她竟有些刮目相看了。

拉拉问:“你竟为了他洗手做羹汤,你很爱他吗?”许小言给拉拉看一张照片,她和她老公的合影,那个男人年轻、健康、充满朝气。许小言靠在他的肩上,大片幸福在脸上盛开。爱与不爱,不言自明。

许小言在重庆待了10天,除了去购物,她哪也没去。临行前,许小言果然煲了一锅鲫鱼豆腐汤。

她说:“拉拉,你尝尝,有没有程北的鲜美?我回去就煲给他吃。其实,我这次来是想告诉程北,我曾以为只有他能给我幸福,但现在没有他,我一样幸福。”

拉拉听了,有些释然,有些寂寞。这10天,乃至这几年,她的心,1/2用来享受战胜劲敌的成就,1/4用来抱怨生活的艰辛和缺乏诗意,真正用来体会柴米油盐的爱情,体会一碗鲫鱼豆腐汤的心,又剩多少呢?

何况,当初落败的许小言,为了自己的幸福,早已远离那场战争。

许小言走的时候,拉拉哭了。她开始大碗喝鲫鱼豆腐汤。写稿时,从半掩的门里,可以看到客厅,看到厨房,看到程北为她忙碌或是安静的身影,她想努力看清楚,明明同是两个人的生活,明明同是一锅鲫鱼豆腐汤,为什么一个处在幸福深处,一个却在幸福门外徘徊。她这才明白,自己是如此幸福。

(摘自作者的微信公众号)

赞 (2)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