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饼里的爱

●徐光惠

巷口有一个烧饼摊,摊主是一对年近不惑的夫妻。男人面容和善,女人坐在一旁,目光呆滞,咬着手指傻笑。男人一边烙饼,一边看着女人,眼神温柔。女人虽傻,穿着却干净整齐,头发一丝不乱挽在脑后,还别着一只漂亮的发卡。忙碌的间隙,男人会和女人说话,帮她擦去口水,像是在照顾不谙世事的孩子,没半点不耐烦。

男人对顾客很客气,总笑着说:“谢谢!请慢走。”烧饼两元钱一个,酥脆可口。附近的老人、小孩都爱吃,我也成了烧饼摊的常客。久而久之便和他熟识,知道了他们不同寻常的经历。

他和她是同一个村的,两人相恋结婚,3年后有了可爱的儿子。他去学了厨师,盘下一家小餐馆,他掌勺她打杂。夫妻俩起早贪黑经营小店,生意越做越红火。就在两人准备大干一番事业的时候,灾难从天而降。

那天晚上,他们忙完店里的事正要回家,隔壁民房突然起火。有人喊:“屋里还有个老人,快救人!”她想都没想,埋头冲向屋里,当她搀扶着老人跨出房门时,一根木头倒下来,她一把推开老人,而自己被木头砸晕在地。

她在医院昏迷了5天5夜,他守在床前一遍遍呼喊她的名字。第六天,她终于醒了,两眼无神四处张望,傻傻地笑。医生说:“她的大脑严重损伤,智力相当于几岁的孩子,生活将无法自理。”他抱着她喃喃自语:“谢谢老天,你还活着,活着就好。”

一夜之间,她变得半痴不傻。想到父母孩子,想到她为了救人不顾自己的安危,他决定担起这个家,一辈子照顾她。于是,他便摆了这个烧饼摊。这些年,他带着她摆摊卖烧饼,亲戚朋友都劝他:“你还年轻,不能一辈子守着个傻子,重新找一个吧。”他摇头:“我不能丢下她。”

我走到他的烧饼摊前说:“给我来两个吧。”他点点头,帮她捋捋头发,脸上泛起淡淡的爱意,她却傻笑着。他对她的爱如此细腻无声,她无疑是天下最幸福的女人,可她却浑然不知。我鼻子一酸,泪眼朦胧。

他洗净手开始烙饼,油锅里“吱吱”直响。片刻功夫,香喷喷的烧饼就出锅了,冒着热气。“噢、噢……”看着他手里的烧饼,她突然手舞足蹈。“她说啥?”我很好奇。“她说好香,好甜。”他笑着望向她。

霎时,一股暖意自心间弥漫。我想,无需任何语言,他们早已活在彼此的世界里,默默相守不可分离。这份爱不因时光流逝而改变,苦中带甜,平淡却恒久。

(龙凤山摘自《善者》2018年7期)

赞 (4)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