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抠门”老公大方爱

●粟溪的冰

嫁给“抠门”老公的糟心生活

苏青结婚前就知道赵大江抠门,但她觉得这世上人无完人,况且男人节约并不是什么坏事。但结婚后,赵大江的抠门变本加厉,让苏青受不了。

苏青30岁的时候生了儿子,一向抠门的赵大江高兴得忘乎所以,主动问苏青:“老婆,你想要什么礼物?”苏青开心地答:“我想要一个翡翠镯子。”

过了几天,赵大江带回来一个非常精致的小盒子,苏青心里甜滋滋的,迫不及待地打开来,却是一只红色镯子。赵大江解释:“这是漆器,文化品位可比玉石高多了。”苏青仔细看了看,花纹雕刻也还精致,心里虽然有点落差,但也勉强接受了。

可没过几天,苏青的全身陆续开始红肿发痒。去医院检查,医生看到她手上的镯子,说:“你这是漆器过敏。”原来,这镯子上的漆没干透,对漆器过敏的苏青便遭殃了,前前后后折腾了20多天才彻底止住痒。

从那时起苏青心里就有了芥蒂,嫁个这样的男人,人生只能靠自己了。余生还长,万一有个三长两短,这个男人是不可能和自己风雨同舟的。苏青悄悄给自己买了几份商业保险,在保险合同受益人一栏,她毫不犹豫地选了“法定”,坚决不让视财如命的赵大江独吞好处。

“铁公鸡”的计划

孩子1岁以后,苏青决定再买辆车。赵大江跟人合股开了公司,经常要开着车子出门,苏青没车不方便。

苏青和赵大江去看车,她先是看中一款10万的车,赵大江否决了;又看中一款7万的 ,他又否决了。苏青忍无可忍:“你是不是觉得我买辆脚蹬三轮最合适?”赵大江说:“老婆,你看的那些车我考察了,安全系数还是不够高。车子涉及安全问题,要好好买,我帮你挑吧。”

那天赵大江带她去看车,说就是那辆最合适了,苏青一看,车价16万,办完要20万了。她有些难以相信他会这么大方,揶揄他:“你舍得多花这么多吗?”赵大江说:“安全第一,多花点钱值得。”苏青看着他一本正经的样子,半天没回过神来。

可是,他们换房时,赵大江又露出了铁公鸡的本性。儿子逐渐长大,房子越来越拥挤。所以苏青提出换房,赵大江也赞同。

苏青看中了二环内的一套房子,交通方便,配套不错。可赵大江说这房子小,小区容积率太大,虽然离市中心近,但绿化不行,住得不舒服。他看中了一套三环外的房子,房子大,绿化好,价格也比二环的便宜很多。苏青心里有抵触,但是最后还是拧不过赵大江。

交房后赵大江就开始着手装修,一个大露台被他开发出来种菜,书房所带的阳台准备养花草,还砌了花池。一年后,这个偏远的家花草茂盛,菜畦碧绿,住得舒心极了。虽然心中挺美的,但苏青对铁公鸡的失望还是又加深了。他倒是省了钱,可孩子上学太远了。于是每天接送的任务苏青毫不犹豫地撂给了赵大江。赵大江倒老实,不管多忙都严格执行这个任务。

“抠门”老公的爱

去年冬天,苏青觉得身体不适,去医院检查,多发性子宫肌瘤,病情复杂,医生建议手术。

赵大江显得很紧张,四处打听哪家医院好,给她在全省最好的医院办了住院手续。跟苏青同病房的是一个叫王倩的女人,病情跟她差不多,用的药也几乎一样。手术后,苏青有一天突然发现,王倩用的药居然跟自己用的不同了。她心下一惊:赵大江一定是换成了便宜药。她气咻咻地拿着药单去找医生,问是不是被换药了。医生接过去一看,告诉她:“你的药没有换,是我们这最好的药。”苏青一愣,有些不敢相信。就在这时,赵大江进来了。

赵大江满脸涨得通红:“你怎么会怀疑我给你换药?我有那么差劲吗?”他气得声音都变了。苏青说:“那可说不定,钱比我重要。小到葱蒜大到房子,你不都想着如何省钱么!”

赵大江更生气了,连讲话都哆嗦起来:“能省肯定要省啊,可买房我主要是考虑你,你不是喜欢养花吗?难道我不想儿子上学方便吗?但我宁愿接送费力也要为你好!”他的一通话像子弹一样蹦出来,苏青愣住了,心中的感动不可阻挡地潮涌而来。

等苏青出院回到家,就收到了保险业务员送来的保险合同。是赵大江之前买的,受益人一栏,留的是她的名字。业务员夸得花枝乱颤:“真羡慕你有这样的老公,他本来要给你买份保险的,可前阵子你生病买不到比较实惠的,他只好给自己买了一份高一些的,说如果他有什么事,你也有个保障,以防万一。”

苏青听着,眼睛潮了。她这些年一点一滴积累的心灰意冷,在这样巨大的温暖之下,像冰淇凌一样融化了,变成了甜腻腻的幸福,冲散了那些隔阂与芥蒂。她看着窗外的小菜园,想着今晚得好好下厨,做上可口的饭菜,一家人,应该珍惜当下,和和美美地,吃顿饭。

(摘自作者的微信公众号)

赞 (2)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