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寿无疆

作者有话说:关于这篇文章,我只想说,重写真的酸爽……第一遍用的是第一人称,写完觉得不行,实在太中二了,于是从头来了遍。最后并没能写出开始构思时的感觉,只好下一篇再努力了,不过还是希望大家喜欢。

寿玉睡得朦胧时听见宝存推门进屋的声音。

她嗓子干得要命,哑着喊了声“水”,一杯凉水便兜头将她浇了清醒。她心底一惊翻身下床,不小心压到伤口,当场就着床沿滚下去,不大体面地摔破了脑袋。

油灯上豆大的一点火光颤颤巍巍地爬起来,宝存伸手将光捂亮了才站去一旁,不忘回头示意她服软认错。果然她身后便是陈疆,坐在烧出蓝焰的油灯旁低头把玩无双扇:“任务失败回来不请罪,当先倒头去睡,真是出息。”

寿玉脑子摔得嗡嗡响,却没忘记自己确实功亏一篑,将他派来的任务又搞砸了。

陈疆手头正做只大傀儡,机芯想用生花木,他事多走不开便派了寿玉去。

生花木长在风雪城中,可惜城已被蛮人占领。寿玉赶到风雪城附近换了狮鹫傀儡偷潜进城,如此折损半身气力,拼不过守木的藤蔓。所幸藤蔓不好斗,否则她大抵连条命都保不住。

想及此寿玉讷讷认错,来回一趟全身脱水,嗓子像能冒火,几个字仿佛破碎着哭泣出来的。

“想喝水?”陈疆空出一只手往青花瓷碗中倒水,一道水线澄亮如人间银河。他将瓷碗往寿玉发顶一放,站起身便走,“出去罚跪吧,别偷懒,有傀儡看着。”

寿玉于是出去跪着了,她疼得实在厉害,不注意困得身子一歪,水便浇一头将她冻醒。

屋檐上倒挂着一只猴形傀儡,被上了弦来盯她,上下两唇皆是直线,开合时发出嘎吱的木料声。水一洒傀儡便为她补上,上蹿下跳地嘲笑:“蠢货!蠢货!”

陈疆师从不世出的女傀儡师裴夜,一年到头却也不做几只傀儡。能得陈疆专门为她做一只不上台面的督工傀儡,寿玉竟觉三生有幸。

等天微亮,宝存扶她回去睡,可惜也睡不久。府中有贵客,所有仆从都被呵出跪迎。陈疆掌事不久,何况从前陈氏不见经传,他有心掌权,来的便是可助他登临绝顶的灵鲜。

寿玉垂头跪在最外围,灵鲜走过去了又折回命她抬头。她依言抬头,左脸立刻挨了一巴掌,打她的人笑道:“看着就烦。”寿玉也烦,实在被这张脸拖累得不轻。

陈疆拂开一枝梅花走来,皱眉将她那半张脸望着,吩咐人拖她下去罚跪。宝存怕别人不知轻重,急忙揽活拽她走。寿玉膝盖都跪坏了,走路打战不稳,偏偏还要回头看一眼。

那人发里掺进一片梅花瓣,整个人便添了一份温情,无双扇不常展开,只怜爱地捧在掌心把玩,同灵鲜谈笑自得,并不如对她时的喜怒无常。

寿玉又冲三角檐跪下,宝存煮了个鸡蛋替她在脸上滚着。她们是差不多时候进来府里的,虽说寿玉早先更得宠,但后来被贬去做散派任务后身上便常年挂伤。宝存气性好,在府里做内务,得寿玉救过一次命之后便常常照料她。

她侧脸那五指痕艳得像几笔胭脂,宝存耐心地劝抚她:“主子最近事多心烦,发脾气是一阵一阵的,你别太挂心。从前主子待你也是很好的,我们都看在眼里。”

陈疆从前的确是待她很好,救她出苦海,将她带进陈家。

她自幼脑子不好使,想事情慢,学东西慢,尤其一写字就开始画符,一副天长地久会是文盲的傻模样。也只有陈疆肯耐心地教她做这做那,府里人都猜陈疆有意收她作女儿。

“怎么不是收徒弟?”陈疆笑道,“我才十七岁,可要不起这么大的女儿。”那年她八岁。

等寿玉十一二岁长开后,有回坐在椅子上玩小傀儡,陈疆的客人觑她许久,笑着说:“有些像那人。”

其他人探询着纷纷盯着她看,却又摆手说不像:“胡扯,那人哪里肯这样规矩?”

笑谈声里寿玉懵懂却无谓地望向上首陈疆,他也正侧头朝她望着,笑容淡淡,眼角平直,她便又低头玩傀儡。

那天她没能将拆开的傀儡拼回,陈疆发了脾气将她贬去做散派任务,从此住进仆屋。那时她依然不算十分开窍,却懂陈疆生气大概不是因为傀儡。

夜色沉沉地陷下,侍灯傀儡将红灯笼连成了灯海。寿玉睡了一日爬起凑到窗边,方格子挑开了虚幻的影,远处的陈疆才将灵鲜送走。大抵好事将近,连眉梢也隐约透出丝欢喜颜色。

然而转瞬他踱步而回时,那分颜色便在十步不到的方寸之地褪得干净。

褪尽时正走到梅花树下,他仰头望一望亭亭花冠,夜风缠绵拂了一枝夜色擦过他的眼睫,绰绰的是花的影。陈疆面无表情地将扇骨捏紧些,如此便走。

“主子这样阴晴不定的样子,是在学谁呢?”宝存叹口气忽然走进,倒将寿玉吓得一跳。她从方格里收回目光,接过宝存递来的水喝了口。

还能是谁?不过是他大名鼎鼎,也恶名昭彰的师父裴夜吧。

如今的陈疆在面上永远挂着笑,大抵快要没人记得他从前的模样了。但若深究有几人曾真正清楚他模样,似乎也只有早已死透化了灰的裴夜。

裴夜头回见到的陈疆便是个阴沉而面色苍白的矮子,七岁了也没有人腰高,披麻戴孝缩在黑漆漆的棺木边,光落不进眼底,两颗眼珠茫然一动,看人像在看鬼。

偶尔他要开口,侍奉的婢女即刻会往他嘴里塞颗糖。裴夜走马观花,朝那婢女勾勾手指,婢女便走来将盒子打开。一整盒糖,糖心是指甲盖大小的扶桑,比着光一看晶莹剔透。

传闻他的母亲是浓华陆上逃出的仙子,因仙脉缘由和凡人生下的陈疆目中蓄鬼,能通鬼得知旁人祸福。然而道破天机恐伤及己身,于是陈家家主命人时刻盯着他。

裴夜是陪家里二哥来走过场的,无聊得很,含了颗糖走去装模作样地拿扇尾挑起他的下巴:“你来瞧瞧我的命数。”

陈疆从善如流盯着她,末了说:“夭于十三。”

灵堂中有人低笑出声,裴夜跟着笑,一把小折扇摇出股冷香来:“胡说八道。小子,我昨天才过了十四岁生辰,你还是吃糖别开口吧。”

二哥走来问她好不好玩,裴夜随口回答尚可,等快走时陈疆便被裴家家仆提了过来。

裴夜拿扇柄敲一敲他的脑门,当着他母亲灵牌同他父亲说得轻松:“这个,送我吧?”

对方面如土色,裴夜嚣张地打了个哈欠,不耐烦写了满脸:“问问只是客气,你不给,就抢咯。”裴家在机关城中仿佛一杆折不断的旗,抗得了王权,小小一个陈家又算什么。

那日陈疆自然是被带走,裴夜包了处酒楼拎他上去。楼高不畏浮云,远可眺江心落日,近可观长街上百态众生。裴夜一扬下巴,笑嘻嘻地道:“看啊,讲讲大家都什么命。”

没人喂他吃糖,陈疆口无遮拦。

裴夜为旁人的滑稽运数拊掌而笑时袖子扫翻一壶酒,酒如蛛丝一线,裴夜歪头静瞧着。陈疆面不改色地拿一只小碗接酒汁:“夭于十三。”裴夜一扇子恶狠狠地敲过去,又微笑着倚回美人榻。

陈疆被她带回裴府不久便被抛到脑后,再见也不知是两年后的哪一夜,她扶醉而归路过梅花树,陈疆伸手扶了她一把。他眼上蒙了道白绫,竟也能这么准确地捧住她的手。

世人信命又怕命,陈疆得宠时府里没人敢说,失宠后别人怎会不作践他。大概什么时候谁跑来抱怨陈疆鬼话连篇,她就摆手不上心地乱应:“给他找条白绫绑住眼睛呗!”

她喝醉酒手抖,哆哆嗦嗦地给他把白绫解了下来:“对不住啊,忘记这茬了。”少年像春夜里被风扯高扯细的竹,眉间流连的孩子气不知何时褪去,静静站在她跟前,依然闭着眼。

裴夜醉酒后难得说了几句人话,手搭在他肩上:“别人不肯让你说就要堵住你的嘴,捆住你的眼。可我想听,偏偏要你睁眼,听不听话?”

这些事说来还是灵鲜告诉寿玉的。

那时她才进仆屋不久,整日有各种师父训她摸爬滚打,拆招变招。她学东西慢,学了整一年才被带进梅花屋和十二名少年死搏。陈疆漫不经心地玩扇子,末了吐出两字:“尚可。”

之后她便被他天南地北地派去取宝,几次九死一生,兽口下堪堪逃命。

算来最开窍的一回,是她去九华取宝时听闻赤水湖底藏着把扇子,她想起陈疆终年捏着的无双扇快要脱了扇骨,于是憋了长气潜下将扇子捞起来,回去巴巴地送到了陈疆跟前。

他正跟灵鲜在下棋,觑那扇子一眼:“要你找的东西在哪儿?”

寿玉回想了很长一会儿,恍然大悟:“忘记了。”

陈疆这才掂起那扇子,展开看一眼便丢进梅花树后的小湖里。

后来是灵鲜在陈疆离开的片刻里朝下水捞扇的寿玉笑得高深:“无双扇只有一把,裴夜也只有一个。你能在这里,大概是因为你跟那女人长得有点像?他可是要折磨你的。”

裴夜于陈疆有恩,芝麻大。陈疆与裴夜有仇,血海深仇。

这都是后话。寿玉当日只听完裴夜嚣张跋扈,仗家势欺人这段。她腹内无稿,偏偏每回说话都能火上浇油直刺他人痛处:“就像你能在这里,是因为你家大势大?”

于是,她在浑身湿透的惨况下,唯一完好的面皮又挂了彩。

事实证明,脸长得像裴夜只会平白惹陈疆发火,家大势大却就能嫁给他。

灵鲜会进陈家当主母已是板上钉钉的事,而今连陈疆举宴她也会协理。寿玉被忧心的宝存告知要去见灵鲜时,唯一担心的是自己的脸。但这次灵鲜并未打她,摁她坐下亲自为她梳妆。

寿玉是从城外流离来的,有些事只听宝存说过。

裴夜身负百年前一场卦,被高僧卜算会在机关城行将破城时救城,因此无论她如何不学无术斗鸡走狗,当年城中女公子排榜,她总能压灵鲜一头——看来脸上挨打并非没有理由。

琉璃镜中的脸与她之前并无太多不同,只是点朱画黛,眉飞起,稍显凌厉了:“这样更像她。”灵鲜笑完又递去一把扇子,“他的无双扇,原本就是裴夜的。”

寿玉当晚踏入筵席时列座皆惊,所有人都怀疑是否那个裴夜从灰里拼回肉身,回来寻仇。只有陈疆隔着帐纱与五光十色的走马灯淡淡望来,嘴角一挑,是个冷笑。

从前窥伺裴夜的子弟趁醉向陈疆讨要寿玉,他听罢,面上浮出微微的笑,嘱咐为这人准备客房。后夜她被领去客房,一点昏黄灯光晕开人影,寿玉推门进去,陈疆玩着无双扇,良久后站起走出,与她擦肩时浑身是冰冷的酒香。而床上卧着的子弟已无声息。

次日,寿玉被扣了失手杀人的罪名拖下去打板子,但出事子弟的家族不肯罢休。陈疆于是命人将奄奄一息的寿玉拖出,吩咐道:“留口气。”

如此寿玉又在烙铁、夹棍间过了一遍,生门死门里走了一遭,被人送回时确实只剩一口气了。一只碗递到她嘴边,她就迷迷瞪瞪地喝一口,才发觉不是宝存是陈疆。他问:“还喝?”

她不作回应,陈疆便搁了碗:“你不准学她。”顿一顿,又道,“谁都不准学她。”

这许多年她仍是不开窍,问:“你不要我陪别人睡,是因为我长得像你师父,还是因为恶心别人想睡她?你难道其实是喜欢她?”

陈疆一扇子将她劈到床下:“混账!”

寿玉在地上滚一圈,额头又磕出个血坑,好好的探病反而雪上加霜,真是开了光的嘴。

这回寿玉在床上整躺了一月,宝存进出总拿担忧的眼神看她。她能自己翻身下地后,有一日支起窗看了眼,府里张灯结彩,小寿童傀儡蹦蹦跳跳地贴喜字。

宝存瞒不住也不多说,是她自己倚着窗户看了会儿,春来早,梅花原来都已落光了。她问:“他怎么没娶他师父?”裴夜是定过亲的,却不是同那时身兼家仆与徒弟的陈疆。

裴夜为陈疆取下白绫后便将他带在身边,逢人问便说是便宜徒弟。二哥笑话她:“自己也不肯好好学傀儡术,还敢当人师父?成日斗鸡走狗,要别人怎么信百年前的一卦?”

那一卦不知是哪位老僧卜下,裴氏女救城。而这世世代代,裴家竟然只出她一个女儿。

“上头三个哥哥呢,你们得是死得多绝才得我上?”

裴夜嘻嘻哈哈。可后来蛮人南侵,裴家作为傀儡主当先上阵,的确是三人去,三棺还。再后她临危受命,还未上阵便困于傀儡府中送了人头,被一把大火烧成飞灰。

裴家倒前她从来不学无术,每逢城中傀儡大比便手忙脚乱地找便宜徒弟讨只傀儡应付。她从未教过陈疆一星半点傀儡术,然而陈疆的天赋她心知肚明。

可惜陈疆给出的傀儡是次品,她在台上受了气就拎起他的后颈骂骂咧咧,总没有师父的样。

陈疆还比她矮个头时,便会宠溺地拿手指拂去落在她眉心的梅花了,双目深如寒潭,似乎真是可窥命数轮回:“过盛易夭,师父,我实在是怕死。”

他眼神寂静,又有一派稚子的纯然。裴夜下不去手打他,恨得抓心挠肺。

便宜徒弟唯独在她的婚事上给出过指导性的意见,在裴夜定亲前知会她对方命不久矣。然而,裴家那时已渐遭受城主与其余傀儡世家两方挟制,定亲势在必行。

定亲前夜陈疆进了裴夜藏酒的地窖,酒量差,才喝半坛便驭着山高的傀儡摇摇晃晃地爬出来。傀儡颈臂耸动喷出白汽冲天,他居高临下抱着剩下半坛酒站在傀儡肩头:“师父,出扇吧,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裴夜站在那庞然大物跟前,如同当年一般,一把小扇子摇出股冷香,似笑非笑地晲去:“我死、你亡,嗯?”陈疆愣了一愣,因醉脚步虚浮,从傀儡肩头跌下掉进她怀里。

他目中蓄鬼的传闻在次日得到证实,与裴夜定亲之人暴毙巷尾,当真命不久矣。

裴家很快为她选定下家,白衣傀儡师驭兽在九十九级长阶下贺她生辰。裴夜站在长阶顶端笑眯眯地远眺,问的却是陈疆:“我可以嫁给他吗?”他沉默,她便转头装作叹气,“那这次你别再动手了。”

这些事是后来陈家崛起陈疆揽权时人们开始议论的,城中人说陈疆韬光养晦深入敌穴,不单为匡扶城主,更为取代裴家成为傀儡主。又说他并没有目中蓄鬼的异能,不过是个引裴夜上钩的噱头。命不久矣的那一卦,其实是他亲自动的手。

宝存叹口气,将药递去给寿玉:“可惜那人后来仍是没能嫁成。”

的确裴夜后来仍是没能嫁成。

结亲前蛮人南侵,三个哥哥驭傀儡上阵,最终仍被蛮人从傀儡机芯中挑出刺死,死前融了百只傀儡铸成一堵高墙,佑下机关城十数年安稳,及至今却也已摇摇欲坠。

裴夜收尸归来时裴府大门洞开,仆役逃光,有人正从府中将从前流水般送入的聘礼收回。

白衣傀儡师侧头不敢望她,裴夜将三个骨灰盒堆到陈疆怀里,伸手在一箱东珠上摸过:“实在对不住,另一箱东珠前些日子赏给了伺候我的小倌。”

分明是要对方难堪,而她得偿所愿,折扇半开掩唇笑,大摇大摆地踏上九十九级长阶第一级。陈疆紧随在后,裴夜转头来问得奇怪:“咦,你竟然不走吗?”

他将骨灰盒捧得很稳,静静地说:“还没将师父的本事学完,不敢走。”

裴夜点头道:“嗯,我的确还有许多东西没曾教过你,的确还有诸多大本事,没曾教这世间蠢人知晓。”后来春秋寒暑数载,唯有陈疆陪她沉默地挨过。

灵鲜嫁入裴府不久,向陈疆讨寿玉作女役。

宝存奉茶时听闻消息赶回要告知寿玉前,陈疆已先一步到仆屋,告诉她之后要去伺候主母,递了颗药丸给她。寿玉乖乖吞下肚后才问:“吃了会让我更扛打吗?”

他微怔,笑得很浅又仿佛很深:“这是毒药,吃下后剥皮拆骨,筋脉一遍遍断了又再一遍遍接上。你疼得多了,大概也就能扛打了。这药晚上起效,不妨碍她白天教训你。”

南边蛮人又算计着那堵墙,他说完便动身去前线,留下寿玉在灵鲜手底百般受刁难。

药的确是晚上才起效,她会睡得迷糊,却又清楚地察觉身体被拆碎又拼好,疼得冷汗如瀑欲死,偏偏是醒不过来。后来她果然疼习惯了,像是回到幼时。

寿玉生来迟钝,遇见陈疆前很长一段时间脑子里混沌不清,可她想起初见那日如此清晰。冬日逢雪冻得四体僵硬,陈疆蹲到她跟前,腰间折扇积了点雪被他拂去,说:“起来跟我走吧。”

她没能明白这话什么意思,直到他肯伸手过来。她忧心雪将掌纹无情地覆盖,于是把手压了上去,体温传来,渐渐四肢活络,陈疆用大氅裹了她回家。

他一路不再说话,在行经府中梅花树时有花枝拂发顶,才淡淡地道:“就叫寿玉吧。”

玉寿无疆,总不会如夜,终有尽时。

床板像忽然陷下,寿玉毫无凭依坠往深渊,等终于察觉灵识被肉体所锢时,她睁开眼,发觉自己脚踏重重傀儡枯骨,破铜烂铁叠满十丈高台。

身前是因败脸色煞白的少年灵鲜,身后有山高的傀儡耸动肩臂喷出白汽冲天。一个大绣球被人凌空射裂,吐出写有傀儡大比魁首的红榜,是裴夜。

她再不开窍,也懂得自己应当是藏在裴夜躯壳里的看客。而裴夜的风华意气,她终可窥一斑。那人摇起小折扇,白的扇面上不过是墨写的两字——无双。

“学我者生,似我者死。机关城傀儡术,从现在起,我说了算。”

裴夜招摇够了才回裴府,小雨浇得机关城雾气朦胧,陈疆坐在廊下静候。

那是寿玉未曾见过的陈疆,冷如浓雾,还不像后来,眼底会带一片死气的虚假笑意。她隔着如织的夜雨将裴夜望着,淡淡地道:“强极则辱,你就不怕死吗?”

大绣球玩腻了被她随手丢开,裴夜站在雨夜梅花下啄吻扇骨,轻轻笑起来:“那么至少死前我要风光无限,要登临绝顶,要众生仰我鼻息。要世人知,裴氏可死不可欺。”

寿玉待在裴夜躯壳内将裴氏的回光返照看过一遭,重又有人登门巴结,她有酒席无数场,再好的酒量也不好了,于是总是陈疆将她抱回。

那一路要拐无数弯,每处拐角却都有侍灯傀儡敛眉静立,将暗沉的命数照亮分毫。傀儡出自陈疆的手,她一向知晓他的本事。然而裴夜醉里飞出无双扇刺破傀儡机芯,笑笑说:“你要待在我身边,就必须比我差。藏好你的天赋,机关城傀儡术,只能跟我的姓。”

陈疆低头为她在脖子上挂一枚寿神像,说:“我不过是希望师父长命百岁。”

然而,再一届傀儡大比,裴夜对上的最后一位傀儡师是陈疆。他挑了长眉入鬓,玄衣广袖,襟前绣着陈家密密匝匝的暗色扶桑家纹,座下傀儡与裴夜的傀儡缠斗三百回合,险胜。

尘烟散去后陈疆走至裴夜跟前,一指自星月袖中探出点在她心口。那是他头回笑,比得过春风化冰。可他指尖聚起灵气不似凡人,裴夜周身一滞,寿玉垂头去看,血已洇花前襟。

陈疆笑得温柔惑人:“师父,十年了,我母亲这颗心,你用得可好?”

寿玉大汗淋漓地醒来,小窗薄纸外一片天尚是鱼肚色。宝存瑟瑟地站在床尾,她将眼一偏,瞧见了桌边坐着的灵鲜。一场大梦似真似幻,竟是身临其境:“她是怎么死的?”

灵鲜把玩一只青花瓷杯,笑笑说:“你问哪一次?裴夜死过两次呢。”

初遇时,陈疆说裴夜夭于十三。她的确夭于十三,在十三岁得了大病死去,再醒来便是十四岁生辰,胸口跳着颗别人的心。当时尚在的父亲将无双扇交到她手里:“裴家不会再有第二个女儿,机关城兴亡必然在你。”那颗心便是陈疆母亲的,浓华陆上仙人的心。

仙人可怜的儿子缩在灵堂一角,后来又被裴夜贪新鲜带回裴府。明明养虎为患,父兄肯纵容她,大概是为以后万一她那颗心不中用了,还能再挖一颗来换。机关算尽。

寿玉汗湿衣衫,被冷风一侵觉出恶寒。灵鲜挑起她的下巴,眼中杀意汇出形状:“我才看清楚你究竟是什么东西。”此后灵鲜变本加厉,寿玉在遭受各种私刑的同时还被灌了毒。

分明是见血封喉的剧毒,到了她肚中却只会令她疼痛欲死而不死。

灵鲜揪起她的发撞向雕花柱,巨响仿佛是脑壳裂开,寿玉脑中又成了糨糊一片,匍匐在地时只听见灵鲜冷笑道:“难道只能把你的脑袋砍下来?”

寿玉被拖去地牢时已气若游丝,她曾在妖兽口中逃命百次,并不一定要怕灵鲜。只是陈疆为达傀儡术巅峰留着灵鲜有用,她便不还手。她总归是欠着他,念着他。

夜里宝存溜进来撬开锁拖她逃跑,半路被早有所料的灵鲜截住。傀儡持刀架在宝存颈边,灵鲜从后头踱步而出,笑吟吟地望向浑身是伤的她。宝存咬牙朝刀口撞去,血洋洋泼了一地。

寿玉东躲西藏一阵子,伤好了有七八分时陈疆亲自过来找她:“府里来信说你打伤主母逃跑?”宝存死时她赤手同灵鲜和傀儡死斗,虽然最终不敌败走,或许也确实伤到她一两分。

于是,她点头道:“我不但伤了她。如果再见面,我会杀了她。”

她的双瞳自被带回起便没有什么神采,现今却虚晃着狠戾与微明。陈疆瞧她一会儿,微有笑意,拎着她跃上巨鸢。大风将她吹得摇摆落魄,寿玉道:“你要带我回去?我会杀她的。”

巨鸢在一处山穴前落脚,陈疆扔出颗珠子,侍灯傀儡爬出提灯照亮前路。

他递了一只手给寿玉,牵着她缓缓前行。终点是一处碧蓝色的池子,池中有金色光斑碎而微弱,仔细一看才会发觉是成千上万小指长细的虫子。池边立了石碑,上书“洗髓”。

陈疆回头,数年来难得重新温柔一次:“你一直都很乖,一直很听话。再乖这一次,为我跳下去换她回来,好不好?”这一问实则多余,因她犹豫时他已出扇将她劈进洗髓池。

密密麻麻的虫子蜂拥啃食她的肌骨,瞬间又吐出血沫覆上。寿玉在池底只露出一双眼睛,有虫子钻进前,她能看见陈疆毫无怜悯地离开的背影。

她命硬、蠢笨,但真不是不怕疼。

傀儡府里多木料,一点火星能烧出一片火海。

裴夜临危受命被城主告知今夜需在傀儡府点将出征,到后不见一只傀儡,但有诸多世家傀儡师。厅堂正央只摆傀儡主的主位,裴夜施施然走去坐下,将无双扇展开摇一摇,面露微笑。

声讨裴家罪行的檄文百条有余,杀字共有十七个,裴夜耐心听罢,在诸人图穷匕见之际一合无双扇召来大傀儡。大傀儡举步要踏平傀儡府前被疾奔赶来的青猊傀儡架住,缠斗百来回合,最终败倒。人群无声地分开供陈疆走出,胜利的青猊恭谨地匍匐在他身后。

只是一瞬,他手起手落,贯穿了她胸膛将一颗玲珑心掏出。心脏在他掌心犹动,裴夜撑着口气,涌出血慢慢笑出声:“果然是好徒弟。我死,你活。”心脏瞬息枯萎,血漫寿神像。

有人掷下火种,冲天大火烧艳了城里的天,连同裴氏最后一人。王权之侧岂容他人,百年旧卦又算什么?陈疆毫无所谓转身离开,唯一带走的是那柄书尽裴氏狂狷的无双扇。

倒挂石笋尖有水珠坠地清脆,点醒迷梦一场。寿玉睁开眼,原来还是在池底。虫子啃饱了血肉爆裂化回碧水,她伸手一看,白骨上的皮正在缓慢新长。

她疼得都麻木了,颤巍巍地自水底浮起,当先看到一只绣履,鞋头缀了东珠如凤目。苦寻至此的灵鲜揭下沾惹雪花的风帽,笑道:“你现下该知道自己是什么了吧。”的确是明白了。

灵鲜收敛笑意:“那也该知道,我容不下你了。”裴夜无双?那其他人又算什么?她出手挑破阵法将寿玉吸到自己掌中,手下用力却无法陷入皮肉分毫,更无法将她脑袋拧下。

寿玉不作挣扎片刻,面无表情地一掌穿过她胸膛,血泼了自己满脸。

等她蹲到池边洗脸时才发觉,那面孔已经十分像裴夜了。她晃了晃脑袋,又开始头疼。若没有灵鲜弄巧成拙挑破阵法,在池中多待几日,大概很快要完全变成裴夜吧?

寿玉逃出山穴后去了南边。

傀儡墙摇摇欲坠,外侧喊杀声震天,陈疆驭着巨鸢在空中垂目,四野全是未开化的蛮人。

后来他回去帐中时,寿玉掀起小帘爬进来,双目忽明忽暗,是属于寿玉的思想在慢慢破碎。她猜测是要被骂被罚,像每次搞砸了任务一样,但还是不知死活地说:“我做了个梦。”

此前她没有做过梦,陈疆通过药丸与洗髓池硬塞来的不算。她做了关于自己的梦——坐在小山堆上孤零零的,觉得小山堆不对劲,低头看才发觉全是尸体。

她抽出一具尸体,发现尸体长得跟她一模一样,再抽出一具,依旧一样。满堆的尸体眼神空洞肢体残落,是无数个她。有人走过来:“原来还有做成的啊,起来跟我走吧。”

陈疆不辨喜怒地抚摸着扇骨说:“你不一样,你是我为她做的傀儡,分明举世无双。”

那么卑微的,木料与冷铁拼凑成的东西,原来才是她。

而冬日大雪的初遇,只是他在她混沌初开时于耳畔叙说的谎言。她曾为他吃的苦流的血,她与宝存的情谊,在他看来只会是傀儡模仿人类的滑稽把戏。

她存于世的不二意义,是为今时今日裴夜死而复生有地可寄。但既然爱,何必杀呢?

寿玉沉默片刻,脑子已经全乱了,洗髓池洗去的是思想。她走到陈疆跟前,自有意识起第十年,第一次僭越吻上他,毫无章法磕得两个人都疼:“等你师父回来了,你会忘了我吧。”

陈疆合扇将她推开,而她不死不休。他终于失了忍耐,将她掀倒在榻上。本要离开,但帐幔被勾落如水般流下。寿玉枕着他一只手安安静静地看着他,黑的发撒了一榻。忽然竟就意识到,这样大逆不道的事,此生此世,只剩这次机会了。

寿玉陷入一场长眠,醒来时身侧浮云万千,脚底喊杀声震耳欲聋。

高高的傀儡墙轰塌掀起尘烟,蛮兵长驱直入擂鼓呐喊,图腾旗子遮蔽天际。她颠簸着站起,才发觉手中握着无双扇,懵懂展开折扇时,脚底有人颤抖着高喊出声:“裴夜!是裴夜!”

寿玉望向脚底,无数沟壑纵横如掌纹,再转头,寿神大傀儡眉间一粒朱砂如血,慈眉微笑。原来她是站在一只大傀儡的掌心。再凶蛮的蛮兵也因寿神大傀儡却步,大傀儡跨步时地动山摇,脚底尸魂无数。

可她分明不是裴夜。她有裴夜的悲欢喜怒,也记得寿玉的一言一行。

傀儡掌心皮肉耸动,陈疆自腕与掌相连处钻出脑袋,看了她许久,一笑。

“师父,好久不见。”

陈疆负有半身仙脉,的确能于目中畜鬼参透命数。

小鬼们告诉他的第一条命数与他母亲相关,母亲会在他七岁时被人剖心而死。他同母亲说,母亲却微笑似有所料:“逃得过便逃的是命,逃得过不逃的,才是情。”

母亲死后他在灵堂前沉默地探看生人命数,直到裴夜抢了糖来问命。这人分明该死在十三岁,活蹦乱跳的此时命途前路也是一片漆黑。可他竟听闻她身负救城一卦。

后来他被裴夜带回,麻烦师父不胜其烦来讨傀儡应对大比,但他从来只肯给出次品。他的解释是怕死。实则该怕死的,小鬼说他会死在登临傀儡术极点之时,身化傀儡,神魂两消。于是他藏匿天分,除裴夜外的所有人,都会认为他天资平平。万人之上又如何?活着才好。

之后,他发现裴夜的命途褪了暗色,可观前路,是条死路。许多事都会使她死去,譬如傀儡术登峰造极,譬如她与什么人接触。

他一丁点一丁点拨动她的行轨,将她的性命一日一日延长。

小鬼曾告知他裴夜第一任结亲对象命不久矣,劝解无果后他亲手杀了那人。白日清醒后悚然一惊——自负能与天争,却不过是掉进因果的漩涡。那人的飞来横祸,恰是他一手促成的!

他在眼中预演过无数次裴夜的结局,而命定他们无法共存到最后。他该要死在登临傀儡术极点之时,裴夜也该要救城。但因他为自己改了命,裴夜的命数相应而动,于是连现死卦。

后来诸多僵持,从不是要报那一仇或是匡正王权,因他知道母亲是死在贪慕长生将她骗出浓华陆的父亲手中,裴家不过是截和抢了玲珑心。他也知裴夜将他带出裴家是为避开他的父亲,疾言厉色要他藏好天赋,也只是从他言行中猜出了他的命数。

及至后来分道扬镳,血染寿神玉,挫骨扬灰,不过是遵循天命,置之死地而后生。裴夜该要死在傀儡府中,来日才能取灵骨锻为傀儡,暂敛无处可寄的魂魄。

他做坏过成千个的傀儡,曾想过与她一同死去,直到寿玉在傀儡尸堆上睁开眼睛。那并非普通的傀儡,是他心智尚还不全的师父。他与裴夜有过十年,后来也与寿玉消磨十年。

在应天命而死之前,他总算将傀儡锻得与常人无异,也总算将所有记忆交还给她。

天边霞光熨在寿神傀儡身后如佛光万丈,这光芒逼得他闭眼。十年思念日积月累,他以为情绪会在此时决堤。但看着她,却只觉世间千般早已烟消云散,不必在意。

明明都为对方殚精竭虑,可天命注定你死我活,竟然只能留下一人。

陈疆微笑闭眼,整颗头颅陷进寿神傀儡掌心。傀儡一臂高举将寿玉高高托起,横扫千军,所向披靡!寿玉在血雨中展开小扇摩挲无双二字,又合上磕一磕鼻子,笑道:“蠢货。”

有你无我,有我无你。到头来有什么区别?

动乱后边塞城民走出帐子,逐一跪伏在寿神傀儡脚边,虔诚无比。那是他予她的安定无忧的此生。寿玉抬头瞧遍山河与落日,想起了百年旧卦与陈疆,轻声说:“你为我改的这是什么命啊?”

千秋百载,万寿无疆。

赞 (10)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