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恰恰甜(一)

  • 花火·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10期】    
  • 桃之夭夭·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10期】    
  • 【简介】沈婳成年后因为打不过自家那七个哥哥,独自跑到了西北去参军,带领手下一帮将士,平流寇,守边关,把西北治理得服服帖帖的。直到她遇到一个卷发蓝眸的异域汉子,没想到这小瑰宝是上头派来的监军——五皇子谢湛。谢湛不光长得好看,演技也是大晋皇室的扛把子,优秀得过分。沈婳不由自主地被他牵着鼻子走,从西北到长安,从自家府里拐到谢湛家的婚房……

    谢湛虽然总仗着自己聪明伶俐,经常变着法子去使唤沈婳,让她心甘情愿地帮自己办事。可着办着办着,怎么就把自己的情思给绕了进去呢?可这沈婳怎么就那么不着调,他都暗示得那么明显了!

    第一章颜值惊人的五殿下

    打从我记事儿的那一天开始,我爹就总拉着才到他膝盖高的我,浓眉粗气,一脸严肃地说:“我沈家人,流血流汗不流泪,打仗打人不打妻。你要是犯了沈家家规这一条,老子抽你,信不信?!”

    每当这时我那娇美的娘就会一巴掌打在我爹脑袋上,再把我抱起来,“婳婳是闺女。沈青山,你再这样我就揍你!”

    我虎背熊腰的爹顿时蔫了,但年岁渐长之后,我其实是理解我爹的。

    武安侯沈青山,征战沙场几十年,可谓威名赫赫震四方。可以和我爹这战绩比肩的是他生儿子的数量,在我之前,我娘一连生了七个儿子,后来被统称为“长安七煞”。

    所谓熟能生巧,七个儿子排着队地教着,再轮到教我这个姑娘时,我爹一时间摆正不了心态也是正常的。

    我七个哥哥长得各不相同,却都有一颗宠妹妹的心。但凡是我想要的,他们上天入地都会给我弄来,虽然最后的结果可能是我们兄妹八个齐齐站在大门前,每经过一个人就给人家鞠一躬,大喊一声:“我们知错了!”

    近乎无忧无虑地长到及笄之年,收了一屋子礼物后,我爹把我们兄妹八个叫到了沈家祠堂,表情严肃地道:“我沈家几代为将,一门忠烈。自为父太爷爷那一辈起,就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若是战乱之年,凡沈氏子孙皆要投军,为我大晋效忠。和平年代,则每一辈至少要有一人参军。”

    此话一出,我们八个面面相觑,随后齐声喊道:“一切听凭爹爹安排!”

    我爹宽慰且老泪纵横地说:“不愧是我沈家的好儿女啊!”

    之后,在这个不太宁静的夜里,我背着包袱准备从后院墙根儿的狗洞里钻出去,浪迹天涯。去军营这种事,我才不去,谁爱去谁去!

    我在路过花园池塘时看见我三哥、四哥潜入水中往院外游。走到厨房时,五哥、六哥、七哥三人叠罗汉似的往墙外爬。最后停在狗洞前,我大哥、二哥正撅着屁股抢着谁先过。

    场面一时很尴尬。

    最后我们谁都没能跑得了,府外面我那年轻时风靡半个长安城的娘正翘着脚坐在圈椅里等着我们自投罗网。我爹见我们一个个灰头土脸地爬出来,一巴掌拍掉了圈椅的把手,又忍不住挤出憨笑,半蹲身子对我娘“嘿嘿”两声道:“娘子没吓到吧?”

    在参军这件事面前没有亲情可言,之后我们八个就进入了相互坑害的相处模式,坑了小半年,我主动和我爹娘说,我愿意去投军,且越远越好。

    我爹自是海狗般鼓掌,“不愧是……”

    “滚远点儿!”我娘将他挤开,定定地看着我道:“婳婳,你是女儿身,娘最不想让你去受苦。”

    我乖巧地点头,“我知道。”

    “所以你为什么要一反常态,自告奋勇地去参军?”

    ……

    故事讲到这顿住了。

    “将军怎么不讲了,您到底为啥来参军?”

    山风习习,带着西北特有的泥土气息拂面,耳畔副将李常的声音和昔年我娘的声音重叠在一起,将我的神思从回忆里抽出来。我吐出嘴里叼着的狗尾巴草,摆摆手道:“我那七个哥哥能有‘长安七煞’的恶名,你以为是吃素的?我一个妙龄美少女经受不住他们拳脚的摧残,寻思着要是乖乖地去参军,运气好了混个功名就能回来打他们脸了,啪啪啪。”

    我左右开弓冲着假想的人抡了几巴掌,这才解气。抬头看看天,快到日落时分,讲故事可以说是消磨时间最好的方法了。

    “李副将,一切都安排好了吗?”

    李常道:“都好了,请将军放心!”

    我点点头,揉揉蹲麻了的腿站起来,看着对面的那座山头,慷慨激昂地指点道:“一会儿内应的暗号一响,一队打头阵从东边包抄,二队紧跟着从西边包抄,成合围之势而上,将那山匪王大一党一网打尽。切记!一定要保证人质安全!”

    李常抱拳:“将军说得对!”

    及笄那年的深秋,我离开长安城到西北投军。大晋军营素来没有女子参军的规矩,但是我爹是谁?那可是随着两代帝王南征北战的一代战神。战神连闺女都能丢出来参军,其他大臣不请命戍边就算了,哪儿还有那个脸来阻拦?

    我就在所有人都选择性目盲的情况下女扮男装到了西北,这一待就是四年。西北边境苦得很,再加上现在基本上没仗可打,上边调粮草就总是不及时到位,弟兄们饥一顿饱一顿的。

    谁夺我盘中一块瘦肉,我必毁他整个天堂。

    不想挨饿,只能想办法。西北时常闹山匪,我找了份地形图圈出附近所有山匪的聚集地,打算带着人各个击破。

    每到一个山头,剿灭一个匪巢,放了一批家里除了钱啥都没有的人质后,人质家中送来的赎金都会作为谢礼转送给我们。

    ——不不不,我们是军中人,不要什么谢礼。

    ——救命之恩呐,就请收下吧,意思意思就好。

    ——既然您这么坚持,那我就收下了。

    每次客套三句之后,军营就可以过最起码小半年好日子。由于我的机智,在前任将军调走之后,他们集体写万人书寄回长安城,一定要沈婳做将军。

    言辞之恳切,催人泪下,我爹知道了都想为我鼓掌。

    我做将军这三年,可谓是风光无限,潇洒赛神仙……直到两个月前,从长安城新来了位监军。官大一级压得我胸口都疼,因为自那时开始,我的风光,我的潇洒就都散在了风里。

    想到这我抠了抠眼角,抠出一滴泪来。恰是此时,前面山头一朵烟花窜上天,炸开成一个大大的“帅”字。我眼一凝,手一扬,道:“上!”

    有规划、有内应,再加上平山头的丰富经验,半个时辰就解决了战斗。再半个时辰李副将等人打扫好战场,作为主帅的我这才施施然登场。

    这跳崖都不会死的山头上竟然也窝着上百号山匪,叫个啥星火帮,大当家的叫王大,人如其名,脸大得目测洗脸时若是太投入,卡进水盆里都出不来。

    我在王大平日给小弟们训话的大堂里绕了几圈,这才坐在铺着虎皮靠垫的椅子上。

    “有光明大道你不走,非得拐进这阴暗的小树林里。本将军秉承皇上旨意,就要惩奸除恶,还这世间朗朗太平!”

    话音落,李副将带领众军士齐刷刷地鼓掌。

    我摆摆手示意他们低调,王大的“水盆脸”已经有些惨白了,我沉着的脸孔一松,转而丝丝入扣的引诱道:“不过本将军也理解你们,人嘛,总是需要有钱填饱肚子,养着老婆孩子的。按照我大晋律法,凡入山为寇匪者,至少要蹲个三五载牢房。但若有悔过、补救或其他减刑情节,我可以和衙门说说刑期减半。不如你这就给人质们家里送信儿过去,让他们来接人。若有谢礼,我会给你们留一半,等出狱时拿着好好过日子吧!”

    王大抬头,小绿豆眼中泪光闪烁,“将军……”

    “大哥不要听她的!”自人群中窜出来一个人,虽已经被绑了双手,但挤到王大身旁的动作倒是灵活得很,“大哥忘了前面山头李四从北义县衙门重金托人传出来的话吗?‘沈婳泼皮,假仁假义。我在牢里,咒她暴毙。’如此可见,这沈婳就是个小人。大哥您前脚给人质家里写信,后脚她就会叫人跟县衙打招呼,把大哥您关到地老天荒。”

    呦嗬,这厮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居然能看透本将军这么复杂的内心?

    我站起身,缓步往下走。下弦月刚挂上天边,朦朦胧胧的光浅淡地笼着这片大地。西北虽比不上长安城的繁华如醉,但清月与荒山,组合起来却有一番别致的美。

    更何况如今还要再加上一抹靛蓝。

    因为我娘倾国倾城,我几个哥哥也都生得不错,尤其是我四哥沈及,简直俊得宛若谪仙。我这些年的审美也算是被提到一个极高的水平上了,可如今见到这牙尖嘴利却样貌出众的人,还是没忍住短暂地失了神。

    皎皎若上好羊脂玉的脸,英挺的鼻,微弯的眉,那一双眼碎碎带光,眸底竟然是泛着靛蓝色,像是一湖碧蓝的春水,看一眼就想要跳进水里愉快地游弋。

    忽而那春水动了动,厉声喝道:“大哥你看,她现在还如此看我,此等小人,断不能信她啊!”

    我回了神,王大那片刻动容显然已经被这小哥的话搅合得退了大半。山匪中亦有胆子大的人窃窃私语道:“二当家的说得也有道理。”

    这春水小哥很是厉害,再留他事情就麻烦了。想到这儿,我眼一眯,手已经先一步探出去拎着春水小哥的衣领子把他拖了出来。

    “你要做什么?”小哥强自摆出一副镇定的表情,可眼里的神色却慌张,真真是我见犹怜。我邪邪地笑了笑,道:“既然二当家这么说,那我就给你现一现手段。还有你们——”我转过头看着王大,“如果不写信,那就等着本将军挨个给你们现一现。你们可能不知道,我在长安城的名号‘夜罗刹’,一夜过去,能在我手下还喘气的人怕是不存在的。”

    春水小哥面色发青,额上已经满布细汗,被我连拖带拽地带出大堂,还梗着脖子回头喊:“大哥!下辈子我还做你兄弟!星火!永不言弃!”

    听他聒噪影响趣味,我干脆利落地一个巧劲儿,他就落在我肩头,我冷笑道:“你再喊再叫啊,你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十足十话本里纨绔无赖的形象。

    大堂中的蠢蠢欲动被我抛在身后,我扛着人寻了个空房间,踹开门直接进去,自有手下为我掩好门,贴心得有点儿过分了。

    将肩上人放下,他整了整发皱的衣襟,走到窗前。

    虽如今是四月间,山间倒凉,窗子开了条缝儿,这个角度刚好可以看到大堂那边的风吹草动。他抿抿唇开口道:“王大此人年轻的时候在一个员外家做长工,身心饱受折磨后逃了出来,落草为寇。他最怕的不是官府,是对他进行折磨的人。”

    不过也难怪他透消息给我让我如此演戏,原来症结在这里。反正这几年在西北,我的形象早就入了土,多一次也不碍事的。

    果然,不一会儿李副将就快步走过来,隔着窗子汇报道:“王大低头了,说愿意给人质家中写信,只求将军将他速送到大牢,不要折磨他。”

    我一口口水差点儿把自己呛到,瞥见身旁笑吟吟的人,我轻咳一声道:“你安排人速去速回,明日天亮之前务必要解决所有的事返回营中。”

    李常应声道:“是。”

    脚步声渐远渐消,我心头一块大石头落了地,折身走到床边,将被子铺好。

    “这是要做什么?‘夜罗刹’。”

    我小腿一软,差点儿就跪下。堪堪扶着床边,我深呼吸转过头,挤出个尴尬又不失礼貌的笑,“这不过是随便扯出来的,五殿下不要笑话末将了。那什么,天色不早了,殿下将就睡一晚,明早就可启程回去了。”

    两个月前被派到西北的监军、当今皇上的第五子谢湛,就是我眼前的这一位了。这一位目前来讲,除了长得好看之外其他方面都有点儿一言难尽。

    从他亲自到山头作卧底,不过七日就和王大成为推心置腹的兄弟就可见一斑。

    当然,这种话我是不可能说的。

    谢湛点点头,解开头顶勒得发际线靠后、谁看谁头皮一麻的发髻墨黑长发绒绒卷卷地落下来,再配上他那双靛蓝的眼,我真的很想摸摸他的卷毛,再戳戳他的脸。

    被这想法吓了一跳,我后退几步,抱拳躬身一礼道:“五殿下早些歇息,末将先出去了。”

    “沈将军。”谢湛把我叫住,他歪着头,眼睛眨了眨问道:“我方才演得怎么样?”

    我状似仔细回想了片刻道:“身形优美,台词动人,情感逼真,末将自愧不如。”

    谢湛斜斜地靠在榻边,表情很是怀念,“将军也不必自卑,我毕竟之前有经验,所谓熟能生巧,就是这个道理了。”

    我觉得他说这话是想搞事情。

    他那“有经验”,正是本将军所为,为免他借此找我的茬儿,我还是闭嘴的好。我这人优点数不胜数,但最优的便是识时务。

    半晌谢湛见我没接这茬儿戏,自觉无趣,摆摆手就让我离开了。出去时,我入戏很深地伸了个懒腰:“这白面书生真的是不行,还没怎么的,就晕过去了。”

    伸长耳朵听到此话的兵士们,表情顿时变得无比之精彩。

    一切按照计划进行,这一晚人质七七八八都被接走了,银票一张一张都被我揣进怀里。趁着天还没亮,李常带着一队人马亲自押着王大一行人去北义县衙。

    临走前王大还低着头问我:“我家二当家呢?”

    问就问吧,这生怕和我对视一眼就会被我折磨致死的模样是什么意思?

    我摆了摆手道:“本将军并未杀他,我虽然口碑一般,但也不会草菅人命的。”

    王大像是想到了什么不堪回首的过去,哆嗦了一下,叹着气走远了。

    回去的队伍浩浩荡荡,最中间簇拥着一辆马车缓缓而行,我骑着马跟在一旁。我方才去叫谢湛起来时,他睡得迷迷糊糊,卷发胡乱飞在脸上。

    看模样他应该是比我要小上几岁,我上头有七个哥哥,打小就希望我娘再给我生个弟弟或妹妹。可我爹娘一看终于得了我这个姑娘,说宁可打死我四哥他们也不再生。

    瞧着熟睡的谢湛,我心一软,唤人拿着软轿把他小心地抬下山,再抬上马车。

    西北军驻扎在沧州以北,离此处不过三十里路,但因为谢湛这尊大佛在,走到日落才回去。中途谢湛醒过来一次,掀开车帘眼神带着些刚睡醒的茫然看着我道:“夜罗刹,我怎么在车里了?”

    我很无语,他还真记住这个名号了。

    身边有年纪小的士兵撑不住往这儿瞅,被我一眼瞪了回去。我深呼吸,马凑近了谢湛,低声道:“回五殿下,您梦游,嘀咕着说床榻太硬,就像只鱼儿一样自己游上了马车。”

    “我怎么不知道我有梦游之症?”

    我真诚地微笑道:“但凡病人都想不承认自己有病症,五殿下不必忧心,这很正常。”

    谢湛偏绯红颜色的唇角轻轻弯起个弧度,神志似是清明了稍许,深深看了我一眼放下了车帘。

    我若是承认是我背他下床的,估计他又要变着花样损我了,嗯……

    一路无话回到军营,我叫来军中的粮官,让他拿着一半银票先到附近城镇买上两个月的粮食,又叮嘱他:“再买些肉,苦了半个月,让弟兄们开开荤。”

    无仗可打,营中整日就是锻兵操练,除了钱外没什么可愁的。我一日一夜没睡,现下实在是熬不住了,对着谢湛客套两句后直接钻回营帐,把自己摔在床上。

    这一觉睡得极沉,最后是被外面的唱歌声吵醒的。每逢置办完粮草,营中都会搞个热热闹闹的篝火晚会。边境本就无聊,找点儿乐子有益身心健康。

    我摇了摇发胀的脑袋,套上鞋就往外走,刚走了几步我打着哈欠的动作一顿。营帐中只燃了一只蜡烛,光有些暗,躲个人真也还看不出来呢!

    我心下冷笑一声,再走一步,脚突然一偏,横着直接踹向西南角,只不过还没踹到实处就被抓住脚踝,随后那人将我的脚猛地往上抬,几乎要贴到我脸上,像横着大劈叉。

    那人自暗处走出来,我单脚金鸡独立只能往后蹦,像是小时候养的兔子一样可怜巴巴的。我泪流满面道:“四哥,谋杀亲妹妹是要被娘写进话本子,供她们传阅观看的。”

    脚踝上握着的手松了松,我的身体也跟着一松,随后他突然逼近,一把把我按到墙上,手臂也随着撑过来,“哎呀,敢威胁热血少年?威胁我还能喘气的人,在这个世间是不存在的!”

    这话和我对王大说的如出一辙,是我亲哥没错了。

    “沈将军。”这时营帐外有人出了声,我立马推了推沈及的爪子,“别闹了,五殿下过来了。”

    “管他一二三四五,谁也不能阻挠我们兄妹相亲相爱。”

    和我四哥讲道理,是一件比给猪上课还要麻烦的事情。

    “沈将军,我进来了。”话音落下,营帐的帘子被掀起来。迎着外面的月光,谢湛的表情显得不是那么舒展。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沈及,最后视线落在我快贴到脸的脚上,“沈将军,这是在练杂耍?”

    我一时竟不知如何作答。

    沈及玩儿够了终于把我放开,我将腿放下来,忍住想手刃亲哥的情绪,开口介绍道:“这位是皇上派来的监军——五皇子,这是我四哥沈及。”

    沈及拱手行了个礼道:“见过五殿下。”

    谢湛微微颔首,“都是自家人,不必多礼。”

    他这话说得倒是不假,我四哥三年前就被指婚,要迎娶的是当今皇上最小的女儿惠安公主。虽说至今还没成婚,但按照辈分,我四哥也算是谢湛的妹夫了。

    “外面已经开始喝酒了,沈将军和沈大人也赶快去吧!”谢湛说罢转身先行,我也跟着要走,手腕被沈及抓住,他看着坐在普通士兵间与民同乐的谢湛问道:“你觉得五殿下这人怎么样?”

    我含糊道:“还行,人倒是好相处,别的还不了解。”

    说起来这是谢湛来西北之后营中的第一场篝火晚会,他就那么席地而坐,跟着众将士一起喝酒、吃肉、唱歌,倒是一点儿也没有皇子的架子。

    长得好看的人,凶残地啃羊腿肉也是好看的。我多看了两眼,这才拉着沈及到安静点儿的地方说话。

    “今儿才十九,你怎么就过来了?”

    自我来西北之后,第一年每半年我四哥来看我一次,第二年每三个月来一次,到了第三个年头就几乎每个月的月底都来,看得我都要弃美爱丑了。

    “长安城不消停得很,我一个热血少年留在那儿很容易动手的,还是出来转一转的好。”沈及灌了口酒,桃花眼眼尾翘着,凑近我悄声说,“皇上已近古稀之年,最近连床都起不来,很可能见不到明年这个时候的太阳了。”

    当今皇上膝下孩子不少,活下来并且平安长大的却只有六子三女。但凡皇帝活得长,就会有一个隐藏的弊端,那就是皇子年纪也不小了,积年累月,各自势力在朝中盘根错节,到时候夺嫡就会异常激烈。

    话本里都是这么说的。

    “话说回来,五皇子虽说没什么可能即位,但在这么紧张的局势中皇上贬他到西北来倒也不失为一个保全他的好路子。”

    我又喝了一口酒,问道:“五皇子是犯了什么事儿?”

    “倒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五皇子身边伺候的一个太监自尽而亡,死前曾留遗言说主子苛责于他。皇上一直不太待见五皇子,再加上其他一些事,就直接把他贬到西北了。”沈及目光幽幽地看向不远处的谢湛,他的双眼倏地睁大,“谢湛喝酒了!”

    他将酒碗一扔,风一般地跑了过去,为免他作妖,我也赶紧跟了过去。沈及一把夺过谢湛的酒碗,谢湛猛地抬头,蓝汪汪的眼底像是蕴了水雾似的,轻咬着唇哀怨地瞪着沈及,“你干吗抢我的碗?!”

    这一说话不要紧,我的鸡皮疙瘩从脚心一直往上窜。

    谢湛平日里虽有时候说些奇奇怪怪的话,但大多数语气都挺正常的。可当下这有些委屈的、软趴趴的话,这呆萌得不要不要的神情,我脑子里只冒出一个念头:可爱!抢走!

    “快快快,把五殿下扶回去睡觉。”沈及招呼人架着谢湛就要走。

    我不解:“怎么了这是?”

    “公主和我说过,五殿下酒品很可怕,只要碰了酒就……”

    “放开我!”一声软糯的喊声响起,谢湛挣开左右,几步小跑回来,他脸上带着红晕,眼睛晶晶亮的,雀跃地道:“沈将军,我们玩儿捉迷藏吧!”

    我与沈及对望一眼。

    “我来捉,你们藏,谁输了就罚谁吃一勺盐怎么样?”

    我与沈及默默地做了个吞咽的动作。

    “好嘞,开始!”

    我们刷新了对五皇子的认知。

    别人喝酒变性情,谢湛喝酒变属性。还没等我们有所回应,他捂着眼已经开始数数了。我和沈及面面相觑,眼神交流了几个来回后,我将骨节捏得嘎巴作响,拍了拍谢湛的肩膀道:“五殿下,末将有个更好的玩儿法。”

    谢湛果然来了精神,移开手看我。我却望向东边,讶异惊呼:“看!皇上!”

    他循声看过去,我一个手刀劈在他脖颈儿后,再顺势一接扶住他,避免他和大地亲密接触。

    众将士目瞪口呆,我沉着眉眼道:“若明日五殿下问是怎么倒下的,你们该怎么说?”

    “喝醉,喝醉……在粗糙的草地上喝醉!”

    沈及翘起大拇指:“治理有方嘛‘夜罗刹’,来的时候路过北义县听到你这个名号,你哥我直想夸你。”

    我脚下一歪,直接压在了谢湛身上,昏睡的他发出“嗯”的一声,搞得我脸都红了。

    沈及来得匆匆,走得也匆匆,等谢湛被拖回去睡着了之后,他扔下带来的东西就跑了:“没想到这地方也不比长安城好过到哪儿去,天下容不得我一个热血少年啊!”

    这么多年了,我听了他这话内心已经毫无波动,甚至可以笑出声。

    不过笑完我还是有些心疼我四哥,如今长安城明争暗斗地夺嫡,若是哪个皇子能把沈家拉过去自然是有更多的胜算。虽说在我娘的管制下,沈家在长安城没有依附任何一个皇子,但如何长年累月地婉拒示好还不招来杀意,保我沈家在新帝即位后不受多大影响,这个度就很难衡量了。

    沈及除了给我带来一箱子当下长安城最风靡的话本子外,又扔下厚厚一个信封。大晚上的,我丁点儿睡意都没有,可能喝的是假酒,到帐外把火把杵在一旁,把信封拆开。

    信的一开头是我爹照例的一句:爹已经听闻我女治军有方,不愧是我沈家的好女儿!

    下面是我娘回怼的两句:别听你爹胡扯!他今日皮略紧,欠松。

    然后接上三页纸的嘘寒问暖。

    再然后是除了沈及之外我其余六个哥哥写的内容,可能是因为篇幅实在有限,轮到我七哥的时候他就点了个墨点儿。

    一封信就着一壶酒,看得我心里暖洋洋的。暖得就算谢湛醒来之后找我的茬儿,我也能不怕。

    每当我看见谢湛,虽然表面上很淡定,但我其实是有点儿慌的。

    两个月前我带着人去李四的山头剿匪,过程很简单,结局很美好,顺带发现个英俊的小瑰宝。

    李四这个天杀的,竟然绑了五六个沧州城里美貌的小姐姐。我这个人最看不得好看的人受苦,把她们放出来非但不要她们的酬谢,还请她们喝酒。

    几个小姐姐风姿摇曳地走出去之后,这柴房里还剩下个人。不看不知道,一看心狂跳。我的天,这世上还有长成这个样子的小姑娘?!

    卷卷毛,蓝眼睛,和玩偶一样看得人心发软。我双眼冒着星光凑过去,“这位妹妹也一起出去喝酒吧,喝完我亲自送你回家。”

    她定定地看着我,眼中有一闪而过的诧异,没有搭理我的讨好,沉默着走了出去。没看出来还是个冷艳风的,而且长得还真……高。

    山顶支了张桌子,我去的时候眼见着几个小姐姐挤在一起,那蓝眼的小姑娘一个人坐在了另一边。我眼睛一亮,美滋滋地坐到在了她的身边。长着一双狐狸眼的小姐姐喊道:“这人长得这么妖异,将军还是离得远一些为好。”

    我的天呐,我看你就是嫉妒人家比你好看才针对人家的吧!

    我心里想着,面上还是端着我大将军的严肃认真的脸,“看人怎么能光看人外表呢?一点儿内涵都没有。本将军就觉得她蛮好的,一看就乖巧可爱。”

    说完这句话,我就觉得身旁的人看我的眼神灼热得像是能把我的脸烧出个洞。

    我亲热地拉起她的手,她僵着想挣开,被我更热情地攥紧:“别怕,大家以后都是姐妹了。来,为我们的姐妹情谊干一杯。”

    酒还没喝上,李常就一路深情呼唤着跑了过来,“将军,在柴房外发现了样东西,瞧着贵重得很。”

    是块玉佩,上好的羊脂白玉,中间雕了个“五”字。

    “五皇子到了?”我霍地站起,“不是说还得半个月才来吗,这玉佩怎么会在这儿?不会半路被抢了吧?皇子的护卫这么弱的吗?”

    “没被抢,是方才掉的。”有些粗粝的男声响起,就在我的左侧。我一脸愣怔地看着那“小姑娘”,他将手从我的手里抽出来,接过玉佩很是熟稔地戴在腰间。

    “初次得见,沈将军果然如传闻那般潇洒不羁,本皇子算是开了眼,也不枉费我特意想办法被绑在这里。”他挑着眉头看着我。我后知后觉地发现,我不仅没认出皇子,还认错了性别,于是“扑通”一声跪下:“五殿下,这都是误会,误会啊!”

    “那你刚才夸我可爱,拉我的手也是误会?”

    我吞了吞口水,“不、不是。”

    他却一下笑了,笑得春风满面,左侧脸颊还有个浅浅的酒窝:“多谢沈将军对我的评价,这对我很重要。”

    毕竟得罪了人,天知道谢湛这话到底是真心的还是故意放出的烟雾弹,我表面祥和,内心炸锅地过了两个月,然后现在又一手刀劈晕了他……估计老天爷看了都想掉泪。

    之后我又战战兢兢地过了十几天,看谢湛并没有问那个晚上的事情,这才放心。也是,他自己什么酒量自己心里没点儿数?

    除了这个之外,我时不时地就会想起我四哥之前说的话,就总想找机会问问谢湛,他是不是真的苛责了那个自尽的小太监。

    但谢湛又不得宠,若是真的受苦,那小太监大可直接找门路告发,何苦赔上一条命?

    而且我虽和谢湛接触不久,但也觉得他并非那样恶毒的人,只是话在舌尖转了几回还是没说问口。

    【下期预告】

    我七个哥哥虽统称为“长安七煞”,但是很显然我四哥沈及是其中最煞的那么一个。

    沈及自小就在不正经的事情上显示出非常大的天分,比如拆东苑围墙,比如填邻居池塘。年岁越长心思越活络,前些年直接离家出走跑到西域那边去做生意,然后差点儿赔得裤子都没得……

    赞 (158)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44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