鳄鱼先生

  • 花火·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10期】    
  • 桃之夭夭·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10期】    
  • 【1】

    姜薇薇顶着一头桃红色假发,戴着猫耳装饰,即使她已经披了一件长款外套将身上的戏服遮住,电梯里的男男女女还是不住向她投来怪异的眼光。

    ST公司是出了名的工作狂聚集地,要不然周六的电梯里也不会这么拥挤。而姜薇薇也不会在去参加漫展的路上,因为总裁一个电话,就急匆匆赶回公司来确认文件。

    姜薇薇紧赶慢赶,终于将老板沈然说的资料发给了法国的合作方,看了一下时间,还好在半个小时内搞定了……姜薇薇长舒一口气,手机却又响起来。

    “薇薇,你怎么还不来?”是约好一起去参加漫展的桃桃。

    姜薇薇揉揉额角,说:“我刚刚遇上一点儿急事儿,你们先进会场吧。”

    “怎么又有事儿?这次不会又放我们鸽子吧?”

    听着桃桃的抱怨,姜薇薇只好讪讪地笑笑,连声保证自己这次一定能赶过去。自从她毕业后进了ST公司,当了沈然的秘书,她每天的二十四小时几乎都被沈然这个严苛的老板强占了……

    这次漫展的cosplay大赛,她的其他几个队友都是冲着获奖去的,而桃桃说她是一个关键的角色,不能缺席。

    姜薇薇一出公司大楼就赶紧打开手机软件叫车,趁着等车的空当,拿出小镜子检查脸上的妆。当亮黑的车子滑行至她身边停住,降下车窗,姜薇薇抬眼看清车里的人,手中的口红差点儿戳进嘴里!

    “沈、沈总?!”

    姜薇薇被载着驶出去几条街后,她还是有些怀疑驾驶位上这位“沈总”的身份。且不说沈然绝对做不出“接顺风车的单”这种事,他现在身上这套“大天狗”的装扮又是怎么回事?

    做沈然的秘书一年以来,这是姜薇薇第一次看见黑白灰以外的颜色出现在他身上。平时沈然的西服、皮鞋,同一个款式都会定做好几套,因为他觉得考虑穿搭是浪费时间的行为。

    而他现在竟然戴了假发、化了眼妆,甚至背上还有一双仿真翅膀!

    对比姜薇薇快惊掉下巴的样子,沈然本人十分淡定。

    “这个嘛……”他顿了顿,说,“最近二次元文化在国内的势头很好,想投资几个二次元项目,现在先来了解一下这个圈子。”

    闻言,姜薇薇松了一口气,还好老板不是脑子出了问题,如果是为了生意上的事,那就说得过去了。

    沈然在投资界有个外号,叫“尼罗鳄”,是鳄鱼中最凶猛的一种。他眼光准、出手快、手段狠,上学时就在国外赚了个盆满钵盈,回国创立ST投资公司一年,风头就盖过了他老爸的沈氏集团。

    姜薇薇偏头看着与平时截然不同的沈然,心中不禁啧啧感叹,怪不得沈总年轻有为,为了生意,他竟然连这样的手段都能用。

    【2】

    桃桃是姜薇薇大学时的同学,还有这次跟她们一起参加漫展的男生周越,以前都是同一个动漫社的好友,他们分别装扮成《荣耀》里的游戏角色,以团队的形式参加这次cosplay大赛。

    “校花和校草都在,一等奖肯定是我们的了!”桃桃将姜薇薇裹在身上的外套剥掉,看着她姣好的身材,满意地说道。

    周越当年可是C大万千学妹的梦中情人,姜薇薇的颜值和身材也是数一数二的,而且是与她本人性格极不相符的美艳型,所以桃桃才一定让她来扮“阿轲”的角色 ,还特意挑了最妩媚动人的“猫娘”装扮。

    她披在身上的外套一脱,就吸引了无数道目光。沈然也不禁望着她半眯起了眼睛,平时在办公室,她都穿得中规中矩,而此刻紧身的服饰将她的身材暴露无遗,肌肤胜雪,在灯光下闪着莹润的光泽。

    沈然径直走到姜薇薇身旁时,她正在专心练习游戏里的经典台词——“猫只会在愿意的时候才接近你,而不是被命令……”

    酥软的声音让沈然喉头一动,他眉头一皱,从桃桃手中拿过姜薇薇的外套,抬手盖住她胸前的风景,说:“喂,你穿上外套。”

    “这人是谁啊?”桃桃不满。

    “呃……他是我老板。”姜薇薇及时制止住桃桃的怒气,不解地抬头看向沈然,他不是说不喜欢抛头露面,坐在后台看看就行了吗?

    不等姜薇薇发问,桃桃就机关枪似的向沈然开炮:“老板怎么了?现在又不是上班时间,你凭什么管薇薇啊?”

    凭什么?沈然嘴角一勾:“作为我的秘书,她在外也代表公司的形象。”

    姜薇薇拿出一个半脸面具:“沈总,我这个角色是戴面具的,不会有人知道我是你的秘书。”

    “可我知道。”沈然捏住姜薇薇的下巴,居高临下地望着她。姜薇薇看着眼前的沈然,他一双好看的眼睛,因为眼下淡淡的粉色眼影,比平时更显撩人,姜薇薇心里一乱,手中的面具掉在了地上。

    “喂喂喂,什么情况?”桃桃两手一拨,分开暧昧的两人,叉腰对沈然说,“薇薇可是我们团队的核心,你让她裹得严严实实的,不符合角色设定,我们还怎么拿奖金啊?”

    “奖金有多少?”沈然的目光还停留姜薇薇身上,欣赏她局促的模样。

    “三万。”桃桃踮起脚尖,竖起三根手指在沈然眼前晃了晃。

    沈然终于转过头,“下个月财务会把三万块汇到姜薇薇的工资卡上,但现在她不能这么穿。”

    姜薇薇倒是对沈然这种解决问题的方式并不吃惊,毕竟他最不缺的就是钱了。但桃桃何时见过这种人?顿时说话也少了些底气:“……我们参赛获奖还能有人气,涨涨微博粉丝,说不定还能做个小网红……”

    “十万。”

    “成交!”桃桃的长篇大论戛然而止,她利索地帮姜薇薇把外套穿好,拉链拉到了脖子根儿。

    姜薇薇哭笑不得,到底是桃桃把她卖了,还是沈然把她卖了?

    【3】

    傍晚漫展结束的时候,姜薇薇他们的队伍空手而归,反倒是沈然因为“霸道总裁范儿”实力演绎高冷的“大天狗”,吸引了不少小女生,夺得“最佳人气奖”。

    果然应了那句话,优秀的人走到哪里都是优秀的,姜薇薇不得不服。桃桃也啧啧称奇,这位沈总竟然把校草周越的风头都盖过了。

    虽然没拿到奖金,但桃桃有了沈然的保证,还是乐不可支,一高兴就答应今天聚餐她请客。

    他们预订了母校附近的大排档,姜薇薇正要伸手打车,沈然却开口说:“坐我的车。”

    “沈总也要去?”姜薇薇摸不着头脑,他们要去的是大排档,又不是商务酒会,沈然怎么会有兴趣?

    旁边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周越听了,也走到沈然面前:“我们老同学聚会,您参加不太合适吧。”

    沈然见周越恰好挡住了他看姜薇薇的视线,眼神里的警戒和敌意难掩,心下已经了然,看来有人要跟他抢人,只是,这人未免太沉不住气了。沈然轻笑一声,不回答周越的质问,反而转头望向桃桃:“我作为十万奖金的赞助商,难道不应该出席吗?”

    这下桃桃不好意思赶人,只好附和道:“应该,应该……”

    沈然耸肩摊手,挑眉对周越露出一个微笑,长腿一迈,拉住姜薇薇的手腕:“上车。”

    姜薇薇没反应过来,被拉得脚下不稳,差点儿一个趔趄撞上沈然的后背。漫展结束后沈然就脱掉了戏服的外袍,此时他上身白T恤,下身是宽松的日式裤子,从背后看,少年感十足。

    平日里工作时的沈然总是一身黑西装,沉稳又干练,有着超出年龄的成熟与疏离,这时姜薇薇看着他的背影,才意识到这个冷静死板的上司,也只是一个跟她一般年纪的大男孩儿而已……而他的手,正紧紧地握着她的手腕,因为力度稍微有些重,姜薇薇能感受他手心的温度随着脉搏融进了她的身体。

    直到被沈然按着坐进副驾驶的位置,姜薇薇才回过神来,后知后觉地感到脸有些热。

    沈然却没有注意到姜薇薇脸色的变化,他依稀听见身后周越在和桃桃低声争论什么,“薇薇”“计划搞砸”“那家伙碍事”“表白”等话语断断续续地传到他耳中。

    虽然听不真切,沈然却明白了个大概,嫌他碍事?他偏要碍到底!沈然嘴角勾起一个微小的弧度,对着姜薇薇俯下了身。

    姜薇薇还沉浸在“第一次不把沈然当上司看待”的心情当中,沈然的身体此时突然靠近,她心下一惊,下意识地想要躲避,可身下的真皮座椅回弹力极佳,又把她的头原路弹了回去,不偏不倚,她的唇竟碰上了沈然的侧脸。

    两人皆是一僵,但沈然迅速恢复了冷静,头一偏,直直地望着姜薇薇慌乱的眼眸,说:“只是替你系安全带而已,用不着香吻相送吧?”

    “我……”姜薇薇想解释,但眼看桃桃和周越也走过来了,她做贼心虚,一把夺过沈然手中的安全带,“我自己来。”

    沈然也注意到了正往这边走的两人,特别是周越,看他的眼神像是在格斗场上遇见了仇敌,他应该是看见了刚刚的那一幕吧……这种来自其他男人嫉恨的眼神,让沈然心中的成就感油然而生。他步伐轻快地走向驾驶位,经过周越面前时,还看似不经意地将手抚上了刚刚姜薇薇的唇碰上的位置……

    【4】

    大学城的大排档价格实惠、味道好,姜薇薇没毕业时常常和社团的同学一起来光顾。

    “薇薇,上大学那会儿你整天跟一只脱缰的哈士奇一样,进了那个磨人精公司才一年,怎么就变成现在这副小白兔儿样儿了?”桃桃几杯酒下肚,便开始口不择言,全然不顾沈然还坐在饭桌边上。姜薇薇斜眼看了沈然一眼,他好像并没有生气……突然,沈然也偏头望向她,眼神一瞬间的交错后,姜薇薇立刻慌乱地别开视线,喝了一口饮料。

    小白兔吗?还真像。沈然看着姜薇薇局促的模样,眼神也柔和起来。

    一年前,沈然刚大学毕业,回国建立公司,新助理摸不清他的脾性,最后一轮秘书面试时便各种类型都留下一个,姜薇薇就是那个“妖艳”型的,她穿着紧身包臀裙,美艳的红唇撩人至极,所以沈然第一个就让她出去了,他可是正经总裁,向来不喜欢这样的女人。

    可接连几个人面试下来,也没有合心意的。沈然中途离场去洗手间,刚走到门口,就听见里面有一个女声在大声吐槽:“你说这种纨绔老板都喜欢美女,可能这总裁也太没眼光了!”

    虽然被吐槽了,沈然也没打算继续偷听下去,正打算离开,洗手间的门就从里面被打开了,沈然几秒钟之后才反应过来眼前的人就是刚刚被请出去的“妖艳”型,她此时已经换掉紧身裙,一身T恤热裤,青春逼人。

    她拿着电话,看着沈然愣了几秒钟后,就大叫:“死变态!竟然守在女厕所门口!”

    沈然哭笑不得,指指门口的牌子——“总裁专用”。

    姜薇薇自知理亏,忙灰溜溜地道歉开溜,走出几步后,又初生牛犊不怕虎似的,瞪着大眼睛问沈然:“凭什么连面试问题都不问,就让我走人?”

    沈然看着她T恤上的卡通图案,便随口说,“你不适合这份工作。”

    “没眼光!”

    “呵呵,我没眼光?”投资界都知道他眼光最为毒辣,没有买过一支亏损的股。沈然到底还是年轻,心高气傲,居高临下地看着姜薇薇说,“给你两个月试用期,看你能坚持几天。”

    事实证明,沈然看股票的眼光好,投资的眼光好,但在这件事儿上,他还真就看走眼了。公司起步初期,事情又多又杂,沈然又是个效率至上的人,往往一天下来,到姜薇薇手上的工作量都大得惊人。沈然本以为她会知难而退,没想到姜薇薇虽然手忙脚乱,但总能按照他的要求将事情办好。后来沈然才知道,那段时间,姜薇薇每天都在公司大楼里待到深夜……

    姜薇薇自己也知道桃桃说得没错,她进入ST公司一年的确成长了很多,一年前她初出茅庐,没有任何工作经验,就不知天高地厚地质问沈然。后来压力太大,她不知偷偷哭过多少回,好在她死要面子不肯服输,才咬牙挺到现在,工作能力才有了提升。

    姜薇薇回想着,不知不觉喝空了杯中的饮料,突然,杯沿轻轻一震,却是周越要给她倒酒:“薇薇,咱们老朋友好不容易聚一次,不喝口酒怎么行?”

    以前聚会,姜薇薇每次可是喝得最欢的一个,自从跟了沈然,饭局变多了,沈然却从不让她喝一口酒。

    “我饿了,头晕,送我回家。”不等姜薇薇开口,沈然就先一步挡住周越,他虚弱地抚额,眼下没有卸的淡粉色眼影衬得他更为我见犹怜。姜薇薇忙接过沈然递过来的车钥匙,转头对桃桃说:“沈总有低血糖症,这么一天没吃东西,恐怕真要晕倒了。”

    “这么大一桌子菜不够他吃吗?”周越将一盘糖醋排骨推到沈然面前。

    沈然瞥了一眼:“不卫生。”

    姜薇薇也歉然道:“不好意思啊,沈总肠胃不太好,不能吃这些。”她还记得有一次,沈然跟她一起吃外卖盒饭后,挂了两天的水。

    见姜薇薇对沈然满眼都是关心,周越忍不住埋怨道:“不能吃还跟来,事儿精!”

    眼看留不住姜薇薇,周越捏捏口袋里的小礼盒,露出失望的神色。他本来打算今晚跟姜薇薇告白的。姜薇薇工作忙,前几天他送去她们公司的花,里面的卡片她也没注意到,今天这种见面的机会更是不容易……

    沈然被姜薇薇搀扶着,余光瞥见周越颓然的神色,不禁露出了满意的笑容,长臂一伸,搭上了姜薇薇的肩膀:“我好晕,没力气了。”

    【5】

    沈然家中每天都有人更换空运来的新鲜食材,姜薇薇切了一块神户牛肉,快速做了一碗简单的日式面。当沈然坐在她面前吃面时,她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她已经和一年前高高在上的那位“没眼光的总裁”距离这么近了……

    因为沈然一工作起来常常忘记吃饭,肠胃出了毛病。姜薇薇便时常带着工作来沈然家里,替他做点儿简单的饭菜,沈然做事一向是效率第一,所以他有时候也会让姜薇薇一起吃,还在他家里指点姜薇薇的工作。

    两人在一起聊的也都是工作上的事,姜薇薇便一直觉得这些属于正常工作的范畴。可最近这些天,沈总未免有些反常。先是前几天她无意中抱怨玩儿了好几年的游戏要停运退出市场了,沈然就一言不发投资了那家游戏公司;然后是参加今天的漫展,沈然之前是绝不可能做这种“无用”的事情……

    再比如吃完饭后,他又要送姜薇薇回家,以前姜薇薇都是自己打车回家,所以沈然第一次知道姜薇薇住的地方,要徒步走好长一段没有路灯的巷子。

    “搬个离公司近点儿的公寓吧,这里不太安全。”

    姜薇薇听了脚步一顿,沈然是在关心她吗?她悄悄抬头望向沈然的眉眼,可是昏暗中看不清楚他的表情,只听见他又开口说:“住得离公司近些,方便处理一些紧急事务。”

    “哦。”姜薇薇随意应了一声,又垂下头,果然是她想多了。从前她觉得沈然就像是个芯片中只有“工作和赚钱”的机器人,而这些天她渐渐对他的印象有了改观,她发现自己已经开始不把沈然单纯地当作上司来看了……这实在是有些不太理智。

    姜薇薇兀自想着,没有注意到沈然的视线已经跟着月光落在了她身上。

    漫展结束后,姜薇薇就在后台换了件宽松的衬衫和牛仔裤,她领口处的扣子随意敞开,露出精致的锁骨,此时月光一照,皮肤更显白皙。

    因为和沈然第一次见面的场景有些窘迫,姜薇薇在之后上班的日子里向来穿得规规矩矩,黑白套装,扣得整整齐齐,从未有半分逾越。原来她不上班时可以把白衬衫穿得如此风情?沈然想到了周越那家伙,他就是因为看多了这样的姜薇薇,才会对她有那么多心思吧?

    沈然眸子一黯,把手伸向姜薇薇的领口……

    “啊!”姜薇薇被突如其来的触碰吓了一跳,连着后退了好几步,沈然还是不紧不慢地向她靠近,整个人的气场让姜薇薇想起了他的外号——“尼罗鳄”。

    姜薇薇愣怔间,沈然已经一手捏住了她的衣领,借着月光,他将她领口珍珠大小的扣子拈在指尖,慢慢扣上:“都说了,做我的秘书要注意仪容仪表。”

    “我……我下次一定注意。”看着沈然近在咫尺的脸,姜薇薇声若蚊蚋。沈然像是没听见,他垂着眼眸,格外专注,略凉的指尖偶尔地轻轻划过姜薇薇的皮肤,像是在挠她的心。

    离得近了,沈然觉得姜薇薇细小的声音,像是撒娇的呢喃。他手中为她系扣子的动作仍旧慢条斯理,喉咙却早感觉干涸。他沉着嗓子对姜薇薇说:“我今天心情好,就不跟你计较了。”

    沈然将姜薇薇的扣子整整齐齐地扣上后,终于肯松手放开她,继续踱步向前。

    姜薇薇这才重新找回了自己的呼吸,忙悄声喘着气,跟上沈然的步子。她看到沈然翘起的嘴角,不禁想,最近,沈总的心情好过头了吧?

    【6】

    姜薇薇不知为何,自从上次漫展过后,周越几乎每天都要在微信上问她有没有空,而恰好这段时间公司的事务又特别多,姜薇薇便因为忙,拒绝了周越十几次。

    好不容易这次周越不约她看电影,退而求其次约她在午休时间吃个饭,说有点儿事情,姜薇薇不好意思再拒绝,就同意了。可偏偏沈然一大早突然通知她一起去法国出差,说是已经订了一个小时后的机票。

    一个小时,姜薇薇收拾行李的时间都紧张,自然只能再次放了周越的鸽子。

    行程这么紧急,姜薇薇以为是前段时间与法国酒庄合作的项目出了问题,可她下了飞机才知道他们来法国只是作为投资商参观酒庄的。

    沈然以前从不会大费周章参加这种“无聊”的场合,何况公司最近正忙。姜薇薇摸不着头脑,只能认为这一趟沈然另有目的。可为期两天的行程过去了一半,沈然也只是逛了逛葡萄园和酒窖。

    沈然投资的圣美酒庄有着面积广袤的葡萄种植场,酒庄的主人亲自接待沈然和姜薇薇,在客套地介绍完酒庄的全部情况之后,他带着姜薇薇和沈然来到两列葡萄架前,侍者给他们各自一块刻着他们名字的小木牌,告诉他们可以分别成为一棵葡萄的主人,两年后,葡萄酿成的酒会邮寄给它的主人。

    姜薇薇觉得有趣得紧,十分兴奋,问了酒庄的主人很多问题,才慎重选择了一棵,将自己的木质名牌挂了上去。让她意想不到的是,平时总自恃“眼光好”的沈然,没有多看,就将他的名牌挂到了姜薇薇挂的同一棵树上。

    “两年后一起品品这瓶酒,看你的眼光怎么样。”沈然笑着说。

    “好啊!”姜薇薇也微笑着看沈然,葡萄园的阳光极好,像是给他的笑镀了层金,姜薇薇鬼使神差地觉得,比起“鳄鱼”,沈然更像是只孔雀,让人移不开眼睛。

    晚间,酒庄的主人在古老似城堡的建筑外举行露天晚宴,趁他去招呼别的宾客时,姜薇薇坐在葡萄架搭成的凉棚底下,自得其乐。

    沈然破天荒地同意她喝酒,面对世界顶级的葡萄酒,她当然要饮个尽兴,可沈然还是只吃了几口牛排,滴酒不沾。他总说喝酒会影响人的判断力,影响效率。有些微醺的姜薇薇“啧啧”摇摇头,觉得他太可怜了——纵使身家百亿,也从未学会享受。

    “你太老成,太冷静了!”姜薇薇给沈然面前的杯子倒入红绸缎般醇厚的酒,递到他手边,“陪我喝一杯,享受一下这花花世界,体会一下不冷静的感觉嘛……”

    姜薇薇贪杯,早已经喝得两边脸颊红扑扑的了,头伸着跟沈然说话的时候,尽显憨态。她自己大概不知道她此时的模样比酒还要醉人,沈然看着她喋喋不休的红唇,觉得自己已经不冷静了,他接过姜薇薇递来的高脚杯一饮而尽。

    酒刚下喉,沈然就迫不及待地低头吻住了姜薇薇的唇。

    姜薇薇还未说完的话悉数被沈然吞入腹中,两人唇上都还残留着酒的涩感,沈然只觉得自己越是啜饮,越是干渴。

    吻越来越迷离,姜薇薇却猛地清醒过来,沈总……在亲她?

    “唔……”这样不太好吧?姜薇薇作势要把沈然推开,却发觉他的吻突然迟钝下来,而沈然的身子越来越重地压上来,他……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沈然在酒庄古堡的房间里醒过来,觉得十分丢脸,他才喝了一口酒就醉倒了?不过……沈然摸摸自己的嘴角,姜薇薇吻的滋味他倒是还记得清清楚楚。

    他从小自律,对尼古丁和酒精这些让人产生依赖性的东西,都敬而远之,单单对她,已经有了上瘾的势头。

    【7】

    酒庄之旅结束,姜薇薇和沈然没有多做停留就回国了,一路上姜薇薇都尽量避免和沈然的接触,包括眼神。毕竟葡萄架下的那个吻让她失眠了整夜,现在她一看见沈然,就会不自觉地全身发热。

    她以为沈然是因为不胜酒力所以吻了她,以为沈然一觉醒来早忘了这事儿,却不知沈然吻她在先,醉酒在后,对这个吻记得比她还要清楚。

    沈然察觉到姜薇薇的不自然,便明白过来她是害羞,却不想让她的躲避得逞。飞机上,沈然闭眼假寐,故意将头轻靠到姜薇薇的肩膀上,感觉到姜薇薇的身体立马僵住,他心里立刻荡漾开来。

    感受着沈然均匀的呼吸就在耳边,姜薇薇心里直叫苦,动也不敢动一下,可她整晚没怎么睡,一对眼皮也渐渐失去警觉,重重地耷拉了下来。等她被飞机的降落广播唤醒时,却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靠在了沈然的肩膀上,一抬头,还差点儿碰上他的下巴,而沈然目光灼灼,正偏头望着她。

    姜薇薇一时不知如何是好。沈然依旧从容不迫,俯下身子,替她解开了安全带:“起来,下机了。”

    姜薇薇局促地出了机场,沈然不紧不慢地跟在她身后,见她耳根红了一路,心情便不由自主地愉悦起来。突然,姜薇薇停住脚步,沈然越过她的背影向前看去,便在大厅中央看见一个讨厌的人——周越。

    “薇薇……你最近都没空见我,我只好打听了你回国的时间,来机场接你。”周越手上捧着一束花,见到姜薇薇后就单膝下跪,十分虔诚,“薇薇,上次送花到你们公司,里面的告白卡片你也没看到;漫展那天,我准备跟你告白,也没抓住机会;后来你又老是忙……”

    送花?姜薇薇不知道有这样一回事儿,沈然却是一清二楚。

    一个月前,周越订花送到公司时,姜薇薇正好不在办公室。沈然看着姜薇薇办公桌上艳丽的红玫瑰,心里没由来地生出不悦,便将上面的卡片拿下来,当他看见上面浓情蜜意的告白后,更是怒不可遏,便“不小心”丢了卡片,撞翻了玫瑰花。

    也正是因为有周越这次幼稚老套的告白,沈然才看清了自己对姜薇薇的心动情绪。他这个人,一旦认清目标,绝不会犹豫不决,所以他“碰巧”投资了姜薇薇爱玩儿的游戏,“碰巧”和她一起参加漫展,“碰巧”耽误了周越策划的告白,“碰巧”让姜薇薇忙到没时间赴周越的约……

    说他机关算尽也好,引诱人心也好,为了让姜薇薇成为他的专属,他什么手段都可以用。

    偏偏这个周越锲而不舍,竟然追到机场来了。

    沈然长腿一迈,走到周越和姜薇薇中间,把姜薇薇的身影罩在了身后。周越瞪了他一眼,收起半跪的姿势,起身绕过沈然,将一大束花塞进姜薇薇怀里,竟然从口袋里摸出一枚戒指。

    “薇薇,我从大学就喜欢你,可你总说喜欢成熟稳重的男人,所以我特意去南非的分公司历练了大半年,这才回来追求你……”周越忽视沈然的存在,当着他的面跟姜薇薇告白。沈然很恼火,但他嘴角露出一抹得意的弧度,姜薇薇喜欢成熟稳重的男人,怎么不早说,他不就是吗?既然两情相悦,这就好办了……

    沈然转过身,不理会一边声情并茂的周越,长臂一伸就将姜薇薇搂入怀中,低头不由分说地吻上了她的唇。

    “唔!”姜薇薇的惊呼被堵掉了大半,机场的人特别多,刚才周越当众告白本就引来不少围观的群众,现在沈然又突如其来地吻她,人群中便又多出不少人起哄,姜薇薇挣扎道:“你要干什么?!”

    要干什么?沈然捉住姜薇薇在他胸口乱捶的手,“当然是继续那天的吻!”

    那天?姜薇薇头中轰然炸开,难道那天他是装醉?上一次他亲完她就自顾自呼呼大睡,醒了也一句话都不说,让她一个人因为这件事坐立难安这么久,这一次又在公众场合不问她的意见就亲上来,也打算亲完就跑,让她一个人收拾这局面吗?

    姜薇薇越想越气,恰好这时候沈然被周越拉开,她便一气之下挥起拳却砸在了没有提防的沈然的脑门儿上。

    周越看见沈然强吻姜薇薇,本想狠狠揍他一顿,但没想到姜薇薇让沈然吃了一拳头,他心中立时开朗,当下也不管沈然了,立刻亦步亦趋地跟上姜薇薇:“薇薇,我就知道你不喜欢那个怪大叔!”

    周越以为自己得了机会,却想不到姜薇薇脚步一停,转身就将他刚刚塞给她的花束塞了回来,咬牙道:“什么怪大叔?他也就是比你成熟,比你富有,比你聪明,其实,他比你还小一岁!”

    【8】

    三天后,B市中心医院,沈然躺在病床上,姜薇薇坐在床头一边整理文件,一边向沈然汇报最近公司的情况。沈然边吃边点头,他活了二十多年,还从没有连着三天都躺在床上过。他悠然自得,偶尔还会说自己脑袋还不太清醒,要姜薇薇替他读文件。

    “你头上的伤早就好了,怎么还会头疼?”姜薇薇读文件读得口干舌燥,抢过沈然的叉子,开始跟他抢水果吃。

    “外伤好了,心里难过。”沈然又做出一副虚弱状,“不过……那天被你打了之后,又听见你当着周越的面夸我,心里就舒坦了。要不,你再夸夸我试试?”

    沈然说着又从姜薇薇手中拿过水果叉,一口吃掉了上面的半颗草莓。他吃得利落,姜薇薇却欲言又止,那颗草莓她已经咬掉一半了……

    “说真的,只要你把我从头夸到脚,我就立马出院。”沈然目光灼灼地看着姜薇薇。

    “真的?”

    姜薇薇跃跃欲试,她心想,不就是给沈然戴一下高帽嘛,好像也不是那么为难,可是当她真正开始“从头到脚”夸沈然时,才明白这个任务的艰巨之处。

    “你剑眉星目,鼻子的形状比石膏雕塑还要完美……”姜薇薇本以为她随口背些言情小说里夸张的描写就好了,但此刻才夸到沈然的鼻子,她的脸就已经涨得通红,因为沈然正捉着她的手,她夸到哪儿,沈然就带着她的指尖摸到哪儿……

    “你的嘴唇……”被沈然炙热的手掌握着碰上他略带凉意的唇,姜薇薇的声音颤抖了一下,脑子里描写嘴唇的句子也忘了,只呆呆地脱口而出,“嘴唇也……也很好看。”

    姜薇薇太煎熬了,沈然带着她的手按上他的胸口时,她再也说不下去了,便用力把手缩回来,吞吞吐吐地说:“你……你从头到脚都很帅行了吧!”

    沈然见姜薇薇半路逃开,他不紧不慢地靠近姜薇薇,盯着她的脸说:“比周越呢?”

    “你……你比他帅。”

    姜薇薇如临大敌地别开头,可沈然的手接着又将她的脑袋扳过来正对着他,问:“那要是我跟他一样,请你跟我交往,你会答应吗?”

    沈然的声音很好听,像白葡萄酒一样轻盈,一声声浇灌在姜薇薇心头,她很想就这样沉醉在沈然的话里,但是残存的理智让她仓促地起身退后了好几步。

    “我们……我们不合适。”良久,姜薇薇才听见自己拒绝的声音。

    听她这样说,沈然也不恼,而是说:“我曾经,也说过你不适合做我的秘书,现在你不也是做得很好吗?就不能也给我一点儿试用期吗?”

    姜薇薇看着沈然,他一双琥珀色的眸子比窗外的黄昏都要美,每天面对这样耀眼的人,不可能没有过心动,但是最近姜薇薇才发现她根本不了解真正的沈然,她都不知道沈然是否只是一时兴起。

    她沉默了一会儿,说:“我们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你是商界精英,有那么多女孩子可以追,我虽然傻,但只会从一而终……”

    “那就对我从一而终,不可以吗?”沈然步步紧逼,已经将姜薇薇抵到墙边,她正要开口回答,沈然却又抬手捂上了她的嘴。

    “考虑好了再回答,你可以拒绝,但是你要知道,鳄鱼的习性有一条就是不达目的,绝不会善罢甘休。”

    沈然说完,见姜薇薇愣住了,便又开口道:“而且你对我来说,那么重要……”

    话还没说完,沈然突然觉得气息一窒,竟是姜薇薇踮起脚来吻了他。

    姜薇薇突然反客为主,沈然心里难得慌乱,但他还是努力平复自己紊乱的呼吸,说:“你都是这么不按常理出牌吗?”

    刚刚在沈然的攻势之下瑟瑟发抖的姜薇薇,此刻的眼神突然变得狡黠起来:“我想了想,既然我迟早都会是你的女友,不如早点儿答应……你不是一向效率至上吗?”

    窗外的黄昏印在沈然的眸子里,像是化不开的糖。姜薇薇听着耳边沈然柔情的声音,心中有些庆幸自己刚刚的勇敢,就跟一年前一样,她不知天高地厚的一声质问,才能留在沈然身边这么久,现在她用一个吻来答复,便可以光明正大地享受他的温柔。

    赞 (24)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1.01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