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傻白甜

  • 下載PDF繁體中文雜誌
  • 1

    叶筝匆匆赶到大街上时,定北王穆云深正抓着第一楼的老板撒泼。

    “我就要坐天字第一号房间,只有在那儿我才能看见花蕊姑娘!我不管,我就要那间!就要!”

    叶筝眉心突突地跳,她火速走上前拽下穆云深的手,不但加深了力道,还在别人看不见的角落里,狠狠地踹了穆云深的腿窝子一脚。

    穆云深被这一脚踹得登时红了眼睛,可他一扭头见到叶筝,立刻话也不敢说了,唯唯诺诺地收起了哭腔,顺便可怜兮兮地瞅着叶筝,小声地喊道:“王妃……”

    第一楼的老板苦着脸向叶筝解释,实在不是他胆大包天敢拒绝定北王,而是天字第一号房间最近正在重新装修,实在是招呼不了客人。

    叶筝向老板赔了不是,又让下人送上银两补偿他被耽误的时间,这才扭头看了穆云深一眼,冷冷地说道:“王爷,我们该回家了。”

    这话虽然说得礼貌客气,但语气全然是在下命令。

    穆云不敢违抗叶筝,瘪着嘴低眉顺目地点了点头。叶筝一边吩咐下人把围观群众打点好,让他们别把穆云深大闹第一楼的事儿传出去,一边朝穆云深伸出了手。

    穆云深听话地牵住了她,动作像个小孩子。叶筝看了他一眼,拉着他往王府的方向走去。

    这画面在外人看来,好一副伉俪情深、情比金坚的模样,王爷王妃比肩而立,仿佛是这世上最合衬的两个人。

    然而,只有叶筝知道,事情远不如幻想得那样完美。

    一直到两个人回到定北王府,穆云深看起来还是悻悻的,也似乎打定了主意不打算再理叶筝。他连叶筝吩咐下人备好的饭菜都不顾,一个人径直走回房中生闷气。

    要知道,除了花蕊姑娘,穆云深最爱的可就是家中大厨烧的一手好菜了。

    叶筝倒也不着急哄,任由穆云深独自待在房中,自己则慢条斯理地用完午膳,听下人来报说已经把大街上的老百姓都打发走了,保证不会把今天发生的事儿传到皇宫和其他几位王爷那儿去。叶筝这才放下自己的碗,用筷子布了些穆云深爱吃的菜,朝二人的寝室走去。

    她推开门,一眼便瞧见床上的人影。穆云深穿着深红色的袍子,伏在织锦绸缎之上,露出耳后大片的麦色肌肤,乍一看上去倒像是个刚从泥地里捞出来的泥娃娃。

    叶筝把饭菜放到桌上,自己走到床边坐下。

    她听见了抽噎声。

    叶筝觉得好笑,她也不管穆云深乐意不乐意,稍微一用巧劲就把穆云深翻了过来。堂堂七尺男儿果真是在哭。让她忍俊不禁的是穆云深此刻的表情,委屈得要命,像被谁抢走了糖果一样。

    “这点儿小事儿就哭?”叶筝放低嗓子,柔声问道。

    穆云深抽抽搭搭道:“你帮着他们欺负我。”

    叶筝好言相劝道:“你是定北王,怎么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做那些事、说那些话呢?若是被父皇和你的兄弟们听见,王府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穆云深又撒泼,他扯着嗓子喊道:“我知道!我知道你们都嫌弃我,嫌弃我是个傻子!你也嫌弃我,你不是我的阿筝了!”

    叶筝张了张嘴巴,到底没说出话来。

    穆云深见她没反驳,心中委屈更盛,他哽咽地说道:“我知道,你们都想要以前那个定北王回来,可是我不喜欢那个我!你们凭什么都嫌弃我!你以前不是还说,会誓死追随我的吗?可你做了王妃,就变了!”

    一直到了最后,叶筝都没说出反驳的话来。

    眼前的男人明明有着一张轮廓分明、英俊硬朗的脸,在他的耳后有一条长长的疤,叶筝知道,同样大大小小的伤疤布满了他的全身,那都是他的荣誉和战绩。然而,此刻的他一脸憋屈,说话举止都像四五岁的小孩,这和昔日的他相比,实在是判若两人。

    其实,叶筝比谁都要清楚,以前的那个穆云深,恐怕是不会回来了。

    2

    定北王这个名号绝不是浪得虚名。

    穆云深是皇帝最优秀的儿子,在众多皇子中,他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文韬武略无一不精,是整个大江皇朝中最耀眼的那颗星。

    这样优秀的穆云深,自然得到了皇帝的器重,彼时边疆战火不断,有名为“北凉”的异族人造反,皇帝派穆云深前往北疆平定战乱,他果然不负所望,只用了短短一年的时间,击退北凉人数次,只差一步,便可使得北凉归顺大江。

    皇帝大喜,便赐封穆云深为定北王,并承诺等他班师回朝时,要再对他进行大封赏。

    军账中,烛火通明。

    穆云深展开双臂,站在大帐之中,任由叶筝为他穿衣。

    叶筝半环着穆云深,为他系上腰带,又为他整好衣领。她偷眼看着穆云深,男人的脸庞英挺坚毅,双眸似星。哪怕在黑夜中也自带光芒,让人不敢直视的穆云深很快让叶筝心生羞愧之意。

    穆云深却将这当成是她的不安。他握住她的手,笑着说道:“别担心,这一仗后,我们就能班师回朝了。”

    叶筝轻声说道:“王爷,我陪你一起去。”

    身披铠甲的穆云深却揉了揉叶筝的头,道:“你只是我的影卫,又不会上阵打仗,老实在家待着。”

    叶筝不敢违背主人的命令,只好点头。穆云深似乎对她的听话十分满意,动作亲昵地刮了刮她的鼻子,在叶筝心里化出一片涟漪。

    穆云深轻轻地叹了口气,道:“古来征战几人回?这亡命的生涯的生活也不知什么时候才是个尽头。”

    叶筝一愣,问:“王爷不喜欢打仗?”

    穆云深笑得无奈,“谁喜欢打仗?”

    “可若是没有军功,是做不成皇位继承人的。”

    穆云深摇摇头,道:“谁又要做皇上呢?”

    叶筝猛地一愣,自此才知道生在帝王家的无奈。穆云深未必是自己想做这种优秀拔尖儿的人,只是他不得不成为这样的人。

    正是这场战役,穆云深被敌军的主帅击落下马。他的性命倒是无大碍,却因这一战摔坏了脑子,虽不至于前事尽忘,但心智瞬间倒退了十几岁,行为举止都宛若孩童。

    说白了,穆云深这是摔傻了。

    皇帝疼爱穆云深,却也知道现在的穆云深什么都干不了,原本的大封赏到了最后仅仅是在京郊赐了他一座府邸,并命人好生照顾着他——偌大的皇室要照顾一个傻王爷,倒也不是什么难事。

    而穆云深出事之后,王妃哭着喊着请休。皇帝不愿意将这事儿闹大,让天下人都看定北王的笑话,便同意了。可是总不能没人照顾穆云深,皇帝决定为穆云深重选王妃,而挑选范围则在穆云深的贴身影卫中。最后,最得穆云深信任、又素来寡言少语的叶筝主动请缨,成了新一任的定北王王妃。

    叶筝身为王妃,其实也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儿要做,无非是看管好穆云深,让他不要惹是生非丢了皇家的脸面。皇帝呢,也没指望她给皇家开枝散叶,穆云深是小孩儿心性,哪里懂得闺房之事?更何况他心里还记挂着上一任王妃,这才对和上一任王妃有几分相似的花蕊姑娘念念不忘。

    远处传来的水声唤回了叶筝的思绪,她隐约听见穆云深嬉笑玩闹的声音,便循声来到后院,发现穆云深竟然挽着裤腿儿,指使着几个下人采莲玩儿!

    在皇帝赏赐的这座大宅院中,亭台楼阁,假山流水应有尽有,更别提这片从府外引来活水,养着全京城最娇艳的莲花的池塘。

    时值酷暑,叶筝不太担心穆云深会着凉,只是吩咐下人备好干毛巾,自己则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穆云深采莲。

    穆云深的脚踝上还有疤,但应该是不痛了,他大大咧咧地踩着水,衣服被打湿了也毫不在意,反而笑得十分开心。

    叶筝见穆云深笑得欢畅,也跟着弯了嘴角。

    穆云深嚷道:“都给我好好摘!我要把府里的莲花都拿去送给蕊儿!”

    叶筝的笑容僵在脸上,心中生出百转千回的刺痛来。

    那边穆云深不知道是不是踩到了水下石头上的淤泥,他的身子倏地一斜,眼看就要摔倒。叶筝慌忙从护栏上一跃而起,施展轻功飞到穆云深的身边,在他彻底摔入水中的刹那一把将他扶住。

    那些下人们连忙搀住穆云深,帮他站稳;叶筝却失了平衡,一屁股坐进水中。

    她自幼习武,又是踩着刀尖走过来的,仅仅是摔了一跤并不会让她觉得痛。只是她坐下时,隐约觉得自己坐坏了什么东西,紧接着,叶筝听见穆云深“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莲花,你把我的莲花弄坏了!”

    叶筝被下人们扶起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裙摆上有好一大片碾磨成泥的花汁,不过穆云深并没有在意她的狼狈,他还在为那些莲花哀伤,因为他没有礼物送去给花蕊讨她开心了。

    “都怪你!”穆云深指着叶筝哭诉。

    “对不起。”叶筝低声道歉,心却察觉到一丝凉意。

    许是她的道歉十分诚恳,穆云深委屈巴巴地看了她一眼,到底也没再多说什么。他抹了抹脸,悻悻地走了。

    叶筝觉得自己就像是破坏了他心情的罪魁祸首,她稍微动了动,一阵钻心的疼痛却从右脚传来,她面无表情地低下头查看,原来是刚才不小心扭到了脚踝。

    可这一切,穆云深并不在意。

    从前的他不在意,现在的他也不在意。

    叶筝的心底忽然生出一丝不甘来。

    3

    这日,穆云深收拾停当,命下人捡了些自己最喜爱、最宝贝的玩意儿,打算拿去逗花蕊一笑,可他还没走到门口,就被叶筝拦下了。

    叶筝冷冷的,犹如一尊煞神。她沉声道:“不准去。”

    穆云深缩了缩脖子,讷讷地问道:“为什么呀?”

    “没有为什么。”

    王爷歪着脑袋想了想,凑上来拽着叶筝的袖子晃了晃。他只是心智像个孩子,却并非不通晓人情世故。

    “阿筝,我想蕊儿啦,你让我去吧,我保证不惹事儿!”

    “你见不到她了。”

    穆云深瞪大眼睛,有点儿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叶筝还是那副冷若冰霜的模样,道:“我给了她一笔钱,让她去别处谋生。从此,你都不会再见到她了。”

    “为什么?!”穆云深大惊失色。

    “你是王爷,她的身份不适合你,她的存在迟早会害了你。”叶筝冷静地阐述着原因,“你迷恋她的事儿若是被父皇知道,那你就什么都没有了。”

    穆云深半张着的嘴巴慢慢张大,眼眶也跟着红了起来,他脸上的酸楚越来越多,忽然一把抓起叶筝的胳膊,狠狠地咬了上去。

    叶筝强忍着痛,任由穆云深咬着。从穆云深的眼底,她看见他对她深深的厌恶。

    这厌恶在她料想之中,却难免让她心灰意冷。

    穆云深咬够了,带着哭腔质问她:“你才不是害怕我什么都没有,你是害怕你自己什么都没有了!你这个大骗子,我讨厌你!”

    叶筝望着穆云深跑远,“我讨厌你”四个字在她的心中回荡,犹如一把凿石开山的斧子,一下一下地削平了她的骨血,麻痹了她的感知。

    其实她想告诉穆云深,她本来就什么都没有。她至今不会忘记皇帝赐封她为王妃时对她说过的话,在天子的眼中,她并不能算得上是他的儿媳,充其量也不过只是个监视者罢了。

    ——“既然你是深儿的护卫,那今后便由你照料深儿的起居。他以前虽然是我最得意的儿子,但现在我不希望他成为皇家的笑柄,你明白了吗?”

    没有婚礼,甚至没有穆云深的爱,她就这样成为了定北王妃。可她要做的事情和之前相比并没有什么差别,只是护穆云深周全罢了。

    送走花蕊的事大概刺激到了穆云深,他是真的生气了,一连几天都不肯和叶筝说话。叶筝也不打算向他求和,每天照样打点着王府的一切事务。和穆云深低头不见抬头见时,穆云深也会重重地哼一声,故意撞着她的肩膀和她擦肩而过,模样十足十是在挑衅她。

    每逢十五,都是各位皇子进宫拜见皇帝的日子。这日住在宫外的王爷们都会带上家眷,去宫中赴一场家宴。穆云深和叶筝自然也逃不掉。

    前往宫中的马车上两人并排而坐,穆云深却故意坐在离叶筝有些距离的地方,一点儿想碰到叶筝的意思都没有。

    叶筝的余光扫了他一眼,好整以暇地拿起早就准备好的食盒,从里面拿出一盘桂花炸糕来。

    果然,穆云深咽了咽口水。

    叶筝捡起一块最小的送到嘴边,轻轻地咬了一口,细细地咀嚼。炸糕的清香立刻在马车中四溢。余光里,穆云深不着痕迹地朝她坐近了一点儿。叶筝藏着笑,挑准时候扭过头,果然把又朝她这儿靠的穆云深抓了个现形。

    穆云深的脸涨得通红,扭扭捏捏地又坐回原来的位置。

    叶筝无奈地笑了笑,把炸糕推到他的面前,柔声道:“吃吧,本来就是让厨房为你准备的。”

    “我才不要!”穆云深大手一挥,盘子立刻脱手而出。炸糕撒了一地不说,盘子也摔了个四分五裂。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呆了穆云深,他没想到自己会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来。

    他偷偷地看了眼叶筝,记得刚刚他还能从对方的嘴角看到笑意,可这个时候,她又恢复了面无表情的样子。

    这个样子穆云深见过也记得,在他的记忆里,叶筝还是他影卫的时候,就总是这样的脸。穆云深可不喜欢这样的脸了,不说话又不笑的时候简直严肃得可怕,一点儿人气儿都没有。像蕊儿那样就很好,笑起来如清风拂面,动起来柔若无骨,还会问他好不好,高不高兴,这多贴心啊。

    一想到蕊儿,穆云深心底那点儿惭愧之意就烟消云散了。要不是叶筝送走蕊儿,他也不会和她发脾气的呀!所以还是她的错!

    穆云深在心底再一次肯定了这个想法,心虚地瞄了叶筝一眼,道:“我不会道歉的!”

    话一出口他有点儿后悔,明明打定了主意,叶筝不和他道歉的话他也不理她的!

    叶筝却对他的话置若罔闻,她在颠簸的马车中弯腰收拾着一地的狼藉,随着车身某个剧烈的颠簸,她被瓷器锋利的角割破了手。

    鲜血一滴一滴地落下,怎么看都不是一个好的预兆。

    4

    皇宫的家宴设在晚上,穆云深和叶筝是最晚到的,可也没几个人对他们的晚到表达出丁点儿的在意。

    穆云深携叶筝向皇帝请安,皇帝挥挥手便让他们下去了。他似乎并不太想看到穆云深和叶筝,毕竟穆云深曾是他最骄傲的儿子,而现在却是这副模样。

    他们在最偏僻的角落坐下,酒宴已经开始。一时间歌舞升平,言笑晏晏,唯独他俩面前像冷宫一样清冷。

    还好穆云深并不介意,他一门心思都扑在了眼前的点心上,吃得不亦乐乎。叶筝也不介意,因为她的习惯使然,与穆云深一起的场合她都无法放下防备心——她要监察四周的风吹草动,确保穆云深的安全。

    这时,一群打扮得颇具异域风情的女子上台,为皇帝敬献歌舞。管弦丝竹的乐曲声中,那些女子的身段轻盈,花枝招展,如弱柳扶风。

    穆云深总觉得其中一个舞女看起来颇为眼熟。直到她终于转过身来,那个盘桓在他心口的名字终于呼之欲出。

    “蕊儿!”穆云深激动地大叫。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那几名舞女腾空而起,从舞衣中掏出利刃,朝皇帝和诸位皇子砍杀过去。众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呆了,唯有时刻保持着警惕的叶筝在花蕊的匕首刺进穆云深的胸膛之前,徒手握住了那把利刃。

    花蕊并不是叶筝的对手,几个来回之间,已被叶筝制服。而那些终于回过神来的侍卫,也齐齐发力,擒住了这些刺客。

    穆云深吓傻了,他看着匍匐于地的花蕊,又看着满手是血的叶筝,也不知怎么的,一颗心突突地疼了起来。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穆云深傻傻地问道。

    花蕊嘶吼:“你们大江人狼子野心,穆云深,你灭我北凉族人,我要你们血债血偿!”

    皇帝气歪了鼻子,大吼道:“来人,把这些刺客统统给朕抓起来,严加审问!”

    花蕊却并不害怕,她竟又扭头看向叶筝,冷笑着骂道:“叶筝,你这个叛徒!亏你身上还流着我们北凉人的血,你居然还有脸在这儿做什么王妃!你以为你把穆云深变成这个样子,就能帮他偿还罪孽吗?”

    花蕊后面还说了什么,穆云深已经听不见了,他怔怔地看着叶筝,却发现她早已面如死灰。在她的眼底,再也没有任何多余的情绪,而只剩下一片苍白。

    他看着叶筝,叶筝也看着他。她看起来还是那么倔强。

    侍卫们把刺客押走的同时,把叶筝也扣下了。穆云深这才有些着急,他忘了自己还在和叶筝生气,他想扑上去从侍卫们的手中把叶筝抢回来,可是侍卫们把他拦住了。

    他听见皇帝暴怒的声音:“把叶筝给我关起来!朕要好好审问她到底对定北王做了什么?!”

    ——她没有对我做什么,她一直对我很好。

    ——她虽然不喜欢说话,看起来又凶巴巴的,可是我知道,她关心我。

    ——她把花蕊送走我很生气,但是现在我已经不生气了。我想要她好好的。

    ——你们别碰她,你们别打她!

    穆云深脑子里乱糟糟的,难道是自己忽然之间失语了吗?不然为什么他撕心裂肺吼出来的话,并没有人在意呢?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侍卫们把叶筝押走。

    他感觉到自己的脸上有些湿润,抬手摸了摸,竟然摸到了眼泪。

    行刺事件后的第三日,穆云深还在宫中,被诸位太医会诊。他数次问起叶筝,可没人敢回答他。

    太医们将他检查来检查去,依旧没有发现什么毛病,皇帝急了,终于命人传召叶筝,他要让叶筝亲口说出自己对穆云深下了什么毒。

    穆云深紧张而期待地看着门外,他已经有三天没有见到叶筝了,这是在他的记忆里还没有发生过的事。他想能见到就是好的,等会儿他向父皇撒撒娇、求求情,说不定父皇就会把叶筝放了,那他就能带她继续回王府过小日子了。

    穆云深发誓,这次回去之后,他一定不再气叶筝了。上次被他打翻的那盘桂花炸糕,他也一定好好地补偿给叶筝。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侍卫的脚步声。随着脚步声的临近,还有沉闷的拖行声。穆云深的心不安地跳动起来,这时,他看见遍体鳞伤的叶筝,就那么被拖了进来。

    她像一片残破的树叶般,浑身上下几乎看不见一块完好的地方。凝固了的血糊住了她的一只眼睛,只剩下另一只微微地张着。她小口小口地喘着气,每一次呼吸都会引来一阵轻微的颤栗。

    这……这哪里是他的叶筝?!

    穆云深一愣,他的叶筝,他的叶筝又应该是什么样的呢?

    5

    叶筝被拖拽到他们面前,侍卫松了手,她就像破败的落叶一样跌落在地上。穆云深想上前,却被皇帝拦住了。

    皇帝质问道:“贼子,你到底对定北王做了什么才将他弄成现在这副模样?!”

    叶筝微微地喘着气,却不发一言。

    皇帝又好言相劝道:“你说,只要你说出来,朕一定赦免你的罪过。”

    “呵……”叶筝终于抬起头来,她用仅有的那只眼睛看着皇帝,冷笑道,“我是北凉人,我不是你的臣民,你凭什么赦免我!”

    皇帝被彻底激怒了。他命侍卫剜去叶筝的眼睛,他就不信她不说!

    “不要!”穆云深终于回过神来,他连滚带爬地下了床,抱着皇帝的大腿苦苦哀求,“父皇,不要这样对她,求求你,不要这样对她!”

    穆云深跌跌撞撞地站起来,几步走到叶筝身边。他凶狠地推开那些侍卫,把叶筝牢牢地抱在怀里。他克制不住身体的颤抖,手也哆哆嗦嗦地,不知自己可以触碰叶筝身上的哪些地方。

    怎么忽然就变成这样了呢?明明进宫之前叶筝还好好的啊,早知道他就不和她怄气了。其实,其实他也没有那么生她的气。

    她不喜欢自己去见花蕊,那他不见就是了;他还欠她一盘桂花炸糕呢,不知道她现在还有没有力气吃?

    “阿筝……”穆云深呜咽着哭了起来。

    叶筝浑身一颤,她闭上眼睛,连看都不肯再看穆云深一眼。

    穆云深还在苦苦哀求:“你说吧,如果你不说,父皇真的会杀了你的,我不想让你死。我要你好好的,我想和你一起回家。”

    叶筝紧闭的眼中隐约有了一些湿润的痕迹,眼睑上凝固的血液不知是被什么划开了,使她的脸上多出一条淡红色的蜿蜒湿漉的痕迹。

    忽然,叶筝轻笑了起来。

    “别傻了,穆云深。”叶筝睁开眼睛,那眼中早就没有了情意,有的只是无穷无尽的冷漠与怨毒,“我的家在北凉。”

    “北凉在哪儿?我陪你回去,好不好?”

    “穆云深,你知道我有多恨你吗?”

    穆云深猛地一怔,他不敢相信地看着叶筝,慢慢地松开了抱着她的手。叶筝以前总爱管着他,可是对他呢又总是不冷不热的样子。穆云深不喜欢这样若即若离的叶筝,就总是想尽办法地想看她生气,让她能多对自己流露出一些情绪。他总是在担心,叶筝是不是不喜欢他呢?却没想过,叶筝对他的情感竟是恨。

    “为什么啊?”穆云深跌坐在地,问得十分茫然。

    “一万五千三百二十一人。”叶筝报了个数字,道,“这是你杀掉的我的族人的数量。”

    穆云深慌乱了起来:“那不是我,不是我……”

    “是啊,那不是你……”叶筝呢喃道,“所以,我怎么能让那个穆云深回来?”

    就在这时,有侍卫匆匆来报,急奔的步伐中透着欣喜若狂。

    “皇上!有犯人招了,说北凉却有一种秘术,只要将银针插入人耳后三寸处,便能使人心智倒退,武力全失……”

    叶筝瞪大眼睛,她忽然激烈地挣扎起来。皇帝大喜,命人按住叶筝,又忙让太医为穆云深检查。

    “不!”叶筝被压在地上,竭尽全力地嘶吼着。她身上的那些伤口又流出了血,血蹭在宫中的砖上,留下狰狞的痕迹。

    穆云深想保护她,却被侍卫按住。几个太医已经骑在了他的身上,伸手朝他的耳后摸索。

    “启禀皇上,找到了!找到针了!”

    那些声音在说什么,穆云深已经听不清了。耳后传来一阵刺痛,大脑像撕裂一般地疼了起来。

    再然后,他从叶筝的眼里看到了绝望。

    6

    穆云深还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叶筝的时候,她还只是个十岁的小丫头。他把她从大街上捡回来的时候,叶筝正拖着瘦弱的身躯,从一群男孩子手里抢下半只烧鸡。她虎视眈眈地看着他们,目光仿似凶神恶煞,带着那么一股子的狠劲儿。

    穆云深心生怜悯,便将她带回了王府,好吃好喝地养着她。两年以后,叶筝终于圆润了一些,她不再瘦骨嶙峋,看着他的时候眼里还多了些别的情绪。

    穆云深摸了摸她的头发,两年的时光终于褪去了她一头枯黄的发,让她的黑发亮丽如缎。叶筝瑟缩了一下,却没有躲开。

    “阿筝,你长大了。”穆云深喟叹道。

    叶筝咬着唇,沉默了一会儿说道:“王爷,我想加入影卫队。”

    穆云深皱起眉头道:“不行。”

    “可我不想再在王府里白吃白喝!”叶筝努力为自己争取,她迫切地看向穆云深,却在对上他双眼的时候慌张地垂下了双目,道,“我要报答你。”

    “你健健康康,快快乐乐的,便是报答我了。”

    “不!我想保护你!”

    穆云深哭笑不得,想他自幼习武,被当成父皇的第一执行者而培养,什么风浪场面他没见过,如今一个小丫头却说要保护他?

    “求求你,王爷!让我做你的影卫吧!”

    穆云深叹了口气,他捏了捏叶筝的脸,道:“你可知,做影卫是要杀人的?”

    “我不怕!”

    “我不想让你的手上沾满鲜血。”

    “我不怕!”

    最后,穆云深还是没有拗过叶筝。他将叶筝送去影卫队,让她接受系统的培训,可她学成之后,他还是将她留在身边,没有派她出过一次任务。

    到底,是心有不忍啊。

    想到这里,穆云深长长地吐出一口气。他正坐在冷冷清清的王府中,桌上摆放着的是有关叶筝叛国案的卷宗。他怎么也不能把卷宗里记录的那个狼子野心的叶筝和跟了自己十年的叶筝画上等号,可身边所有的人都说,叶筝心肠歹毒,竟然连对她最好的王爷都想谋害。

    事实上,叶筝用银针控制自己,再当上王妃的这段经历,很多也都是他听旁人口述的。太医诊断过,说那银针的用法是压制人体内的穴位和血液循环,才能使人的心智倒退。银针一旦拔出,人就会恢复,但相应的,被扎入银针这段时间的记忆,也不会留下。

    所以,穆云深无法从这一年多来叶筝对他的种种行为中推测出她的真实想法。

    门外传来了脚步声,穆云深不由自主地期待了起来,总觉得有什么人会端着一盘桂花炸糕走进来。可那人是谁呢?穆云深怎么也看不清。

    来人是王妃,她听闻穆云深是遭人陷害才心智退化后,主动上门负荆请罪。穆云深到底是和王妃有感情,两人便破镜重圆,重修旧好。

    王妃温声劝道:“王爷,明日午时叶筝将被问斩,您还要去呢,早些休息吧。”

    穆云深这才如大梦初醒般,一阵刺骨的凉意从他的脚底钻进了他的身体里,让他犹如置身寒冬腊月,不可抑制地颤抖了起来。

    穆云深猛地站起来,他道:“你先睡吧,我出去走走。”

    王妃无可奈何,也知自己和穆云深之间到底是有暂时消磨不了的隔阂。她深知不能在此时与穆云深意见相悖,也只好笑着同意。

    穆云深离了王府,只觉长街萧索。父皇见他大病初愈,大喜过望,不但又对他进行封赏,还命他再任征西统领,择日平定西方。

    这本是于穆云深而言无比熟悉的生活方式,不知为何却在此刻让他无所适从。

    穆云深一路茫然地走着,回过神时才发现,自己竟然来到了天牢。

    他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走了进去,并让看守的侍卫带他去见叶筝。

    他又得盛宠,侍卫自然不敢忤逆他的意思。上着层层锁链的八道大门依次打开,穆云深来到天牢最深处。在那个光线昏暗、潮湿肮脏的牢里,他看见了叶筝。

    他不知道,还能不能把眼前这副残破的身躯称之为叶筝。

    穆云深动了动唇,才从喉咙深处挤出一个支离破碎的声音:“阿筝……”

    趴在地上的人动了动,十分艰难地抬起头来。穆云深看不清楚她的脸,只依稀看见她的眼睛,在血污中仅剩的一丝微光。

    四目相对之时,穆云深才知满腹的话不知如何说起。他想问问叶筝从一开始接近他就是带着目的的吗?她蛰伏在他身边这么多年,就是为了报复他对北凉的征伐吗?可到头来,他一句话都问不出。

    他本就不爱征战四方,只是父皇之命不可不从。那些死在他刀下的北凉人,确实是他曾经犯下过的杀孽。叶筝要报复他,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只是为什么,看到这样的叶筝,他的心会疼成这样呢?那真是比任何一种伤痕都要来得刻骨铭心。

    “阿筝,你还好吗?”

    趴在地上的叶筝微弱地笑了起来,那是些微不可闻的气音,代表着她的虚弱和无力。

    “你来……送我……最后一程?”

    “对不起,我求了父皇,没有用。”穆云深惭愧不已。

    叶筝却仿佛没有听见他的忏悔,她又动了动,看样子是想坐起来。她一动,身上那些还未结痂的伤口又裂开,流出了脓和血来。

    穆云深连忙让侍卫打开门,他一把将叶筝扶住,让她能靠在自己的怀中。

    “为什么会这样呢……”穆云深喃喃地自言自语。

    叶筝的一双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他,她忽然伸出手,抚上了穆云深的脸颊。

    然后,她笑了。

    那笑容让穆云深觉得恍若隔世,因为他已经很久很久都没有见过叶筝这样笑了。

    上一次见到,大约还是在叶筝十八岁生辰的时候。那时,他带她去到河边,为她准备了一场盛世烟火。那些明明灭灭的火光在叶筝的脸上跳跃,让她俏丽的脸庞看上去明艳动人。

    那时的叶筝朝他笑,几分羞涩,几分明媚,就像个寻常人家的小姐,有着最平实却最幸福的人生。

    叶筝道:“穆云深,我可真讨厌这样的你。”

    穆云深苦笑道:“是吗?我也不喜欢。”

    叶筝的手顺着他的脸颊一路向下,抚过他的肩颈胸膛,最终像失去了所有力气一样停在他的腰侧。

    “我多希望,你是做一辈子的傻子。”叶筝吃吃地笑了起来,她道,“傻子不用杀人,傻子会快乐。”

    她忽然将穆云深猛地一推,手却在瞬间拔出穆云深惯常带在身边的匕首。

    “阿筝!”

    叶筝盈盈一笑,将匕首狠狠地扎进自己的心窝里。

    “谢谢你来看我。”她说,“死在你的匕首下,我心甘情愿。”

    尾声

    其实叶筝也有一个故事。

    她的故事是什么呢?她是在随穆云深平定北凉时,才知道自己是北凉人的。

    她的父亲是北凉的医官,早年逃来大江,认识了叶筝的母亲,这才有了她。她是北凉人与大江人的孩子,不同于花蕊那些自幼在北凉长大,对故土充满怀念和敬畏的人,对于叶筝来说,她的家,就是穆云深所在的地方。

    也是在北凉,她见到有人和父亲一样会用银针封穴,才知道自己和他们同出一族。

    可叶筝并不在意自己是不是北凉人,她在意的只是穆云深到底快不快乐。

    并不热衷于杀戮的穆云深只是皇帝手中的一颗棋子,他怎么会快乐得起来?从那时起,叶筝就下了一个决心,她要帮穆云深摆脱这种生活。只要可以,无论要她付出什么代价都可以。

    与北凉的最后一役,穆云深受伤了。她便用银针封了他的穴,让他变成了一个傻子。没有了任何利用价值的穆云深果然很快成了皇帝的弃子。叶筝终于得以带着她的定北王,过上了安定的日子。

    她做王妃,也是想更好地保护穆云深。却不料穆云深迷恋上的花蕊,竟是北凉的细作。叶筝担心花蕊会对穆云深不利,便想办法送走了她,不想同时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再后来,当她被皇帝逼问的时候,她便用花蕊质问她的话,将自己塑造成复仇者的形象。

    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因为她不想成为穆云深的负担。

    她苦心积虑谋划的一切还是失败了,穆云深只做了一年的快乐闲人。可这是她能给他的所有了。如果她注定要死,又何苦要让穆云深再对她牵肠挂肚,觉得自己欠了她呢?

    她宁愿让穆云深以为,她恨他,也好过让他知道,她爱他。

    毕竟,让穆云深快乐,才是她这一生所愿。

    赞 (55)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41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