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心悠悠

  • 下載PDF繁體中文雜誌
  • 1.

    午夜零点整,国民男神时昼准时发布了一条内容隐晦、指向不清的微博——单身,有人。

    短短的四个字,当即便炸出无数夜猫子,并在一小时之内将这条微博送上了热搜榜的榜首。

    众所周知,最近时昼和国民女神安娜合作的新戏正在热映,俊男美女的合作当然少不了话题度,一时间时昼和安娜的组合便被称为年度最甜蜜荧幕情侣,更有不少媒体纷纷揣测,时昼与安娜其实是在秘密恋爱。

    这段时间,关于时昼的恋情在网上传得沸沸扬扬,这自然也让他增加了不少话题度。

    然而就在这个风头上,时昼发了这样一条微博,自然成为媒体追逐的焦点。

    所以说,他这是在辟谣?

    就在网上对这件事儿议论纷纷的同时,正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的鹿悠接到了主编的夺命连环电话。

    “鹿悠,你现在就去打探一下内情。”主编如是吩咐道。

    “可是主编,现在是凌晨啊。”

    鹿悠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暗暗腹诽了时昼一通,什么时候发微博不行,偏偏挑凌晨来发,这不是成心让娱记们不能好好休息吗?

    “而且……”鹿悠顿了顿,几乎是哀号道,“我刚做完阑尾炎手术,现在还是在病假中啊。”

    然而主编一心想抢独家新闻,抛出了一枚糖衣炮弹:“你不是一直想去电视台吗?打探好情况,我就想办法让你去。”

    鹿悠没办法,只得乖乖就范。

    谁让她确实挺想去电视台做记者?谁让主编早就知道她和时昼是邻居,关系又非比寻常,总明着暗着向她打听时昼的消息呢?

    连睡衣都没换,鹿悠就拖着懒洋洋的身子叩开了隔壁的大门。一身白色休闲装的时昼双手环胸斜斜地靠在门边,饶有意味地看着鹿悠,半开玩笑似的说:“我这微博刚发出去,鹿大记者就上门了,生着病也不忘工作,还真是兢兢业业啊。”

    鹿悠白了他一眼,毫不客气地冲进房间,靠在沙发中生无可恋地望着天花板,埋怨道:“你说你什么时候发微博不行?非得晚上发,我这刚睡着就被主编吵醒了。”说罢便打了个哈欠。

    时昼看着鹿悠这一副困得不行的表情,轻笑了一声,坐到她身边,眼看着鹿悠从口袋里掏出录音笔来在他面前晃了晃,道:“开始吧。”

    “不急。”时昼一把夺下录音笔,慢悠悠地道,“你先让我看看。”说着伸出手就准备撩鹿悠的上衣。

    “啊?!”没想到他会有这样的举动,鹿悠张大了嘴巴,赶紧捂住衣服警惕地看着时昼道,“你干吗?我可是正儿八经的记者!”

    “正儿八经的记者?大半夜穿着睡衣来我家?”时昼慢慢凑近,一张被放大的、英俊的脸就那么停留在离鹿悠不到五厘米的地方,挑眉饶有兴味地看着她。

    鹿悠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一点儿困意都没有了,她来之前没想那么多,毕竟两个人住得这么近,又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就没想着要忌讳什么。

    但就现在的情形看,好像是有点儿那个啥……

    就在鹿悠愣怔的时候,时昼已经大手一伸,四两拨千斤,轻轻松松地拽开她的手,掀起了她上衣的左下角……

    没错,只是左下角而已。

    鹿悠小腹上白皙的皮肤暴露在空气中,白色的纱布将手术的刀口包得严严实实。

    时昼不由自主地触碰了一下,鹿悠吃痛,“嘶”地倒吸了一口冷气。

    见她这副样子,时昼当即黑了脸,冷嘲热讽道:“都这样了还工作,以前怎么不见你这么努力读书?”

    “废话!不工作哪儿来的钱,没钱,你养我啊?”鹿悠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哪知时昼紧跟着便说:“那我就养你啊。”

    明明是被赋予了暧昧意义的几个字,可从时昼嘴里说出来,却一点儿浪漫的气氛都没有了,因为他紧接着便云淡风轻地补了一句:“反正我小时候养的宠物也不少。”

    鹿悠深深地觉得,像时昼这么毒舌的人,能有女朋友才怪!

    2.

    时昼就那条微博表示他目前仍处于单身状态。

    主编交给鹿悠的任务完成,一周后,鹿悠如愿地进了电视台做记者。只是主编给她安排的身份让她有点儿出乎意料。

    最近电视台制作了一档明星与素人搭档的真人秀挑战节目,一个明星搭档一个素人组成联盟,一起完成节目组设置的任务。就这样,刚进入电视台的鹿悠便成了里面的素人嘉宾。

    “本来想让你去做实习编导的,但是名额满了,我就推荐你去做嘉宾了。”主编这样告诉鹿悠。

    然后,好巧不巧地她这个素人嘉宾就和时昼分到了一组。

    鹿悠怔怔地看着不远处朝她走过来的男人,一脸惊诧,差点儿咬到了舌头。

    时昼嘴角挑起一抹坏笑,道:“未来搭档,请多关照啦。”

    鹿悠扯了扯嘴角,咧出一抹苦笑道:“还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

    节目的前两期是在一个海岛上进行拍摄,第一个任务是要参加者在海边合力搭帐篷。

    一下子变成节目嘉宾,而且是时昼的搭档,鹿悠一时还不能从这巨大的转变中回过神来,正一边木讷地搭着帐篷,一边仔细梳理事情的来龙去脉,忽地手上一阵刺痛,紧接着便有鲜红的血液顺着手指头流下来。

    鹿悠还没来得及感觉到疼,下一秒手便被一双干燥、温热的大手裹住。时昼皱着眉头从包里拿出创可贴来帮她处理伤口,其间还不忘数落她道:“搭个帐篷都能受伤,真不知道你们主编是怎么放心把你送进来的。”

    鹿悠不知道是不是小时候时昼经常去她家的缘故,导致他训斥自己的时候那个口气和她爸简直一模一样,不过都是刀子嘴豆腐心,嘴上数落着她,也掩藏不住那份关心。

    想到这里,鹿悠看着时昼焦急的样子,突然心上一暖。

    血很快就止住了,时昼眉头皱得极紧,将鹿悠的手紧紧抓在手里,面上一副紧张的样子。

    镜头前的导演大概是没想到原来明星和素人搭档也能这么走心,笑着从不远处跑过来,拍了拍时昼的肩,嘱咐道:“你这个着急的表情很自然,接下来的录制记得就按照这个路子走,把你的演技发挥到最大知不知道?没准儿能炒一波热度上来。”

    合着时昼是在故意做节目效果啊,鹿悠心下一沉,继而便见时昼冷冷地甩开导演的手,道:“刚刚那个不是演的。”

    导演走后,鹿悠小心翼翼地凑近时昼,问道:“你不会拆穿我吧?”

    她来电视台主要是想挖掘一些内料,整个工作现场只有时昼知道她的目的,然而这个家伙又从小就和她不太对付,这让她不禁有些担心。

    谁知时昼这个家伙竟挑眉一笑,俯身凑到她耳边,竟然威胁她道:“看你表现了。”

    此刻他们距离很近,时昼脸上还带着明显的微笑,在别人看来,这对搭档的关系看来似乎很不错,只有鹿悠知道时昼说出的话有多气人。

    很快,鹿悠便认识到了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晚上结束拍摄之后,她刚回到帐篷中,一袭黑影也跟着钻了进来。鹿悠吓得差点儿叫出声来,接着就被某人紧紧地捂住了嘴巴。

    “看清楚,是我。”时昼低沉的声音传来,鹿悠这才看清面前这个素颜也仍旧俊朗的男人。

    “你不好好在帐篷里睡觉,来我这儿干吗?”鹿悠一头雾水。

    谁知时昼竟毫不客气地钻进了她的睡袋,俨然一副主人公的模样,闭着眼睛慢悠悠地道:“那个帐篷不舒服,我睡不惯。”

    “那你睡这个,我去睡那个。”鹿悠起身就要出去,却在离开之前听到时昼幽幽地说:“我听说这种海岛晚上特别容易有蛇虫鼠蚁出没,而且我那个帐篷比较靠近树林,现在又是夏天……啧啧……”

    蛇虫鼠蚁……这可都是鹿悠最怕的,她愤愤地望着时昼,这家伙大晚上的不好好睡觉,非得来吓唬她。

    “没事儿,谁叫我乐于助人呢,我就把帐篷让给你一半吧。”说着时昼往旁边凑了凑,露出一个人的地方给鹿悠,云淡风轻地道,“你睡这边,我睡这边,咱俩谁也不打扰谁。”

    说得好像他是这个帐篷的主人一样。

    鹿悠看着他那个很欠揍的表情,狠狠地剜了他一眼,嫌弃道:“谁要跟你住一起!”

    然后她便钻出了帐篷,跑到节目组一个女编导的帐篷里去了。

    时昼一个人躺在本来属于鹿悠的帐篷里,仰着头重重地叹了口气,突然感觉到了一股浓浓的挫败感。

    他好歹是个坐拥千万粉丝的大明星,怎么到了鹿悠这儿,就这么受嫌弃呢?

    3.

    第二天的拍摄任务不算简单,总共分为几个游戏环节,每组搭档之间都由一条一米长的绳子隔开,每输掉一个游戏,绳子便会剪短一部分,最后绳子最长的那一组取胜。

    手腕被牢牢地捆上绳子之后,鹿悠象征性地捶了捶时昼的肩膀,打气道:“加油!让我们向着第一名前进吧!”

    然而时昼却耸耸肩,漫不经心地道:“无所谓啊。”

    第一个游戏是要寻找节目组之前就在各个角落里放好的锦囊,哨声一响,各组搭档都飞奔了出去,唯有鹿悠这一组……

    时昼慢吞吞地走在身后,而本来心急如焚的鹿悠因为此刻手腕上缠着和时昼连接在一起的绳子,根本就走不快。

    拖着这么个人高马大又丝毫没有胜负心的队友,此刻她只能用“有心无力”来形容了。

    “喂,你再这么磨蹭下去,锦囊都被别人抢光了。”鹿悠催促时昼道。

    “怕什么?”时昼一挑眉,傲娇地说,“凭他们的智商,就算找到了,后面的游戏也赢不了。”

    此刻,鹿悠心里是无奈的。

    空有一颗想胜利的心,无奈有个拖后腿的队友。鹿悠没办法,最终也慢下了步子和时昼并肩散起步来。

    “算一算,我们好像很久没有这么心平气和地走一走了。”鹿悠突然感叹道。

    小时候两家离得近,每天上下学鹿悠都和时昼走在一起,虽然大部分时间都是吵吵闹闹,但那时候的时间总是过得特别快。

    她还记得以前放学之后总和时昼去学校后面的一座小山上看日落,每次都等天黑才回家,搞得两家家长急得不行……

    这边鹿悠还在追忆往事,那边时昼却好像洞悉了她的心思,突然低头凑近她,悄声道:“我数到三,就跑。”

    “啊?”

    鹿悠一头雾水,时昼却已经数起了数字:“一、二、三……”

    然后鹿悠便觉得腕上一沉,整个人都被时昼拉着飞速跑向了不远处一片树林之中,等两人停下来时,鹿悠早已经上气不接下气,她气喘吁吁地望着空空如也的周围,问时昼:“我们来这里干吗?还有……”

    此刻小树林里只剩下他们两人,鹿悠抚额道:“我们好像把摄像导演弄丢了。”

    这下不仅游戏赢不了,就连镜头估计都没有了。

    然而时昼却似乎并不在意这些,兀自躺在草地上,双手枕在脑后,闭着眼睛云淡风轻地道:“你不觉得这样更像小时候吗?”

    确实……那时候他们也经常这样躺在草地上。

    鹿悠学着他的样子也躺了下来,谁知她刚一躺下,时昼便大手一伸将她揽进了怀里,她的头搁在他颈窝,还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青草香。她下意识地想躲,时昼却揽得更紧了,沉沉的男声自头顶传来:“别动,让我抱一会儿,我好久没这么放松了。”

    他闭着眼睛,过了一会儿,均匀的呼吸声传来,似是在熟睡。

    鹿悠小心翼翼地抬头,便看到他眼眶下的黑青,生活在聚光灯下,被万人瞩目,但闲暇下来,他也只是个普普通通的男人,他……应该很累吧?

    那一刻,鹿悠望着时昼的睡颜,脑子里忽然冒出一个念头,她内心挣扎了一会儿,最终感性战胜了理智,悄悄凑过去在时昼削薄的唇上落下一个很浅的吻。

    然后再触电般弹起,脸上“腾”地泛起一片潮红。

    她这是在做什么啊?

    “胆子这么小,只敢偷亲吗?”时昼戏谑的声音传来。

    这下,鹿悠的脸更红了,指着时昼结结巴巴地道:“你……你不是在……睡觉吗?”

    “纠正一下,是你认为我在睡觉。”时昼一个翻身突然将鹿悠压在身下,嘴角勾起一抹狡黠的微笑,再度问道,“我说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只敢偷亲啊?”

    鹿悠感觉到自己心跳似乎停了一拍,以前趁时昼睡着的时候,她是偷偷亲过他,所以说……那些时候他都醒着?他都知道?

    太过分了吧!

    被拆穿的鹿悠心跳如雷,嘴上却还是不服气道:“谁说的?”

    “哦?”时昼挑眉,又凑近了几分,道,“那要不要证明一下?”

    “证明就证明,谁怕谁?”

    鹿悠嘴上强势,在吻上时昼的那一刻嘴唇却分明在颤抖。某人偷笑了一声,主动加深了这个吻,瞬间便将鹿悠的呼吸掠夺得一丝不剩。

    4.

    毫无疑问,鹿悠和时昼这一组成了当之无愧的倒数第一名,不单单是在寻找锦囊的环节两人一个锦囊都没找到,在后来的几轮游戏中,时昼也充分发挥了他游戏黑洞的体质,输得那叫一个惨。

    眼看两人之间的绳子越来越短,到最后一点儿不剩,鹿悠失落落地感叹了一句:“真是丢人。”

    时昼却耸耸肩,丝毫不在意的样子。

    晚上拍摄结束之后,时昼钻到鹿悠的帐篷中,彼时鹿悠刚刚和主编通完电话。作为首屈一指的娱乐杂志社,主编致力于挖掘明星的秘密生活,甚至每一条明星的微博都要钻研好几遍,跟做阅读理解一样。

    时昼那条“单身,有人”成功引起了主编的注意,现在时昼已经公开表示自己单身了,至于这个“有人”……

    “时昼心里肯定是有心上人了,你去旁敲侧击打听一下,有什么最新消息及时和我沟通。”主编匆匆忙忙地挂掉电话后,鹿悠重重地叹了口气,随即便看到已经换上了一身灰白色休闲服的时昼钻了进来。

    他此刻已经卸了妆,皮肤却还是好得像能掐出水来,一双深邃的墨眸在晦暗的环境中闪着光,灼灼地注视着鹿悠,分明带着几分笑意。

    “干吗呢?看我看得都入神了。”见鹿悠一直在愣怔,时昼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

    “没……没什么,”鹿悠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

    其实就算主编不吩咐,鹿悠也是打算问问时昼的。

    他那一句“有人”;和自己在树林里的那个吻;以及为什么在吻完之后还能若无其事地录制节目。

    那之后,鹿悠整颗心都七上八下的,她一直不敢承认她喜欢时昼,怕他太优秀,怕自己太差劲儿,所以这么些年,宁愿一直憋着不松口。

    但在那个吻之后,鹿悠隐隐约约觉得,有些藏不住了。

    “我问你几个问题啊,不是采访,只是简单的友情提问。”

    时昼躺在睡袋中,头枕着手,半眯着眼睛点了点头算是答应。

    “你的理想型女生是什么样的呀?”鹿悠小心翼翼地问道,“是安娜那种身材火辣的?还是娇小可爱的?”

    她这边还在羞答答地提问,那边时昼却懒洋洋地翻了个身,从鼻子里哼了一声。

    拍摄了一整天的真人秀,时昼早已筋疲力尽,此刻紧闭着眼睛,像是已经熟睡了。

    鹿悠正郁闷着,便听到时昼糯糯地回答了一声:“除了你……”

    这下,鹿悠更加郁闷了,不带这么直白的。

    “都不是很理想。”时昼的下一句话传来,睡意朦胧中带着几分笑意。

    鹿悠立马像打了鸡血一样,睁大了眼睛转头望着时昼,却发现他已经紧闭着眼睛,一副睡得极沉的样子。

    这到底是承接上一句话,还是普普通通的一句梦话啊?

    鹿悠心里抓了狂,但看到时昼熟睡的样子又没勇气叫醒他再问一遍。

    说话大喘气什么的真是最让人闹心了!

    5.

    在海岛拍完真人秀的前两期,时昼就马不停蹄地回去拍戏了,因着拍戏的地方是在深山中,手机完全没信号,所以鹿悠根本联系不上他。

    不过她听主编提到,时昼这次的新戏貌似安娜也来友情客串,这可是时昼澄清绯闻以来两人头一次同框,不免引起不少粉丝的关注。

    而粉丝的关注点可不仅仅在时昼和安娜这点儿事儿上。

    因为有时昼的加入,真人秀节目前两期一经播出收视率便直线上升,紧跟着关于时昼和鹿悠这对搭档的话题也跟着慢慢飙升。

    “时昼看那个素人的眼神有点儿不对劲儿啊,不会是喜欢上人家了吧?”

    “我们家时昼可是实力派演员,在真人秀里演戏炒一波热度还不是小事一桩。”

    “肯定是我们家时昼演技好,他怎么可能真看得上那个素人啊。”

    鹿悠窝在沙发中,看着屏幕上一连串的弹幕,气得鼻子都快冒烟儿了。

    这群粉丝也太不把自己当外人了吧,一口一个“我们家时昼”不说,还对她进行人身攻击,她这样的时昼怎么就看不上了?

    鹿悠这小暴脾气,当下便登录了自己的小号,紧跟着发布了一条弹幕:“我觉得时昼真情流露得很自然啊,说不定这两人真的因戏生情了呢?”

    然后鹿悠就在视频网站被炮轰了。

    “现在怎么还有这么单纯的粉丝啊?”

    “明明是我们家时昼的演技好,行不行?”

    “你让时昼擦亮眼睛,看看这女生有哪里好啊?”

    鹿悠看得怒火中烧,她和时昼认识那会儿这群粉丝还不知道在哪儿呢,竟然敢在这里指手画脚的,也太过分了吧?

    纵使节目内容再热闹,鹿悠也没看下去的欲望了,索性关了电脑正打算睡觉。谁知就在她打算关掉视频软件的时候,却又冒出一条惹人注目的弹幕——

    “我眼睛擦亮了,这女生还真不错,是我喜欢的类型。”

    这是回复上一条弹幕的话,以时昼的口吻说出来,大家都默认是某个搞怪的粉丝在冒充自己的偶像,然而只有鹿悠望着那个账号的昵称,突然愣了神。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竟然和时昼高中时候的网名如出一辙。

    一个大胆的念头划过鹿悠的脑海,她忙拿起手机给时昼打电话,电话那头却重复着不在服务区的语音提示。

    时昼现在应该在拍戏吧?怎么会有时间看视频、发弹幕?鹿悠一下子泄了气,看来是她想多了。

    鹿悠望着屏幕上还未来得及关掉的视频内容,时昼正拉着她做游戏,汗水明明浸湿了额前的刘海儿,却在拿到纸巾的第一时间帮她擦掉了额角的汗……

    鹿悠看着时昼望向她时那个深情款款的眼神,心下一滞。

    作为当事人,她也不知道时昼是不是在演戏,不过如果他是真情实感的话,鹿悠想,她一定会很开心的。

    6.

    本来预计一周后真人秀节目继续录制,然而还没等到那天,时昼就出事儿了。

    据说是在山里拍戏的时候滚石砸伤了时昼的脚,他被紧急送到了医院。

    鹿悠听说这事儿后忙不迭地赶过去,主编对她积极工作的行为表示十分赞赏:“看来你已经完全具备一个娱记的职业素质了,记得在医院多留意一下安娜有没有去探病,收到的消息称他们两个最近来往很频繁。”

    主编的话鹿悠一个字儿都没听进去,现在她满脑子都是时昼,不知道他伤得怎么样,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像新闻上写得那样严重。

    等到了医院,门口已经聚集了不少粉丝和媒体,鹿悠一到门口便被粉丝认出是真人秀里时昼的搭档,这下,在医院门口蹲守的记者的焦点便从时昼身上转移到了鹿悠身上。

    本来他们在节目中的亲昵举动就让别人揣测纷纷,此刻时昼出了事儿,鹿悠又第一时间赶到医院,很难不让别人察觉到点儿什么!

    记者们纷纷举起麦克风凑对着鹿悠……

    “请问你和时昼是什么关系?”

    “请问你和时昼在节目中是逢场作戏还是真情流露?”

    “你知道他和安娜最近的新闻吗?”

    鹿悠心里挂念着时昼,却被一群人堵在医院门口寸步难行,一个个犀利的问题如同雨点儿般地向她砸来,她低着头却怎么也躲不开,急得眼圈儿都红了。

    这下,她大概明白时昼曾经被她们这群所谓的娱乐记者围攻时的心情了。

    只是鹿悠没有时昼那么好的心理素质,没办法做到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面不改色,心不跳”地打太极,她被包围得太紧了,实在忍受不住之后高声嚷道:“我就是喜欢你们的时昼怎样?你们现在可以放我进去了吧?”

    几秒钟的安静之后,从医院门口走出一个人来,奋力挤到人群中,在鹿悠被下一堆问题困住时将她拉了出来。

    鹿悠一眼就认出,那是时昼的经纪人。

    “时昼知道你在医院门口被围住了,特意叫我来带你进去。”经纪人说。

    鹿悠上一秒还在纳闷儿时昼怎么知道医院门口的情况,下一秒踏进时昼的病房,便听到电视里传来一个女生的高呼。

    “我就是喜欢你们的时昼怎样?你们现在可以放我进去了吧?”

    这大概是世界上最窘的当众告白了吧?谁能想到这种采访媒体还现场直播呢?

    鹿悠怔怔地望着电视上那个满脸通红的自己,羞得都想夺门而逃了。

    不过她并没有逃掉,因为时昼眼明手快地抓住了她,并一把将她带入怀中。充满磁性的男声从头顶传来,带着几分笑意道:“没想到我就受个小伤,还能听到世纪大告白啊。”

    他声音里带着戏谑,鹿悠觉得丢脸,一拳捶在他的胸口愤愤地道:“你还有力气开玩笑,看来伤得不重,我走了。”

    病房中弥漫着淡淡的消毒水味道,时昼就在这一片刺眼的白色中,帮她擦掉了额前的汗水,轻声道:“看在你这么关心我的分儿上,我就正面回应一下你的告白吧。”

    “鹿悠,你听好了,我不接受。”时昼一字一顿地道。

    每一个字都让鹿悠的心一点儿一点儿地沉入谷底,没想到时昼在拒绝人这方面,也是这样直白啊。

    眼眶里眼泪还在打转,鹿悠尽力咬着嘴唇不让眼泪掉下来,这副楚楚可怜的模样让时昼“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果真,从小到大,逗鹿悠是最快乐的事儿了。

    正准备说些什么,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顺着声音源望去,美艳异常的安娜正捧着一大束玫瑰花站在那里,浅笑盈盈地望着里面。

    “阿昼,我来看你了。”

    7.

    国民男神时昼一下因为三条新闻冲上了热搜榜的榜首,这是之前任何一个明星都没有过的。

    一是他在拍戏途中受伤入院;二是他的新真人秀女搭档在医院门口大胆告白;三便是国民女神安娜携玫瑰花到医院中探病,两人在病房中交谈许久,疑似恋情将要曝光……

    第三条新闻一出,便将这出平民女孩勇敢追爱的故事变成了狗血言情剧,在网上流传的照片中,安娜坐在病床一边,眉眼含笑地望着时昼,甚至伸手帮他擦了擦脸上的污渍,那般亲密,任谁看了都会浮想联翩。

    就在围观群众纷纷为鹿悠感到同情之时,谁也不会想到,这组照片其实是鹿悠拍下的。

    那天安娜来了之后,开门见山地对鹿悠说:“鹿小姐,能让我和阿昼单独相处一会儿吗?”

    明显的逐客令,没等时昼开口,鹿悠便从他怀中挣扎了出来,迅速跑出了病房。原来,诚如主编所说,时昼和安娜果真关系不一般,既然如此,他当初干吗又要发那条隐晦的微博,让人浮想联翩?

    难不成真的只是想博关注度?

    那既然如此,干吗又要吻她?

    鹿悠越想越气,进而联想到主编的吩咐,反正爱情没有了,她还可以追求面包,工作还是要继续的。

    想到这儿,鹿悠果断掉头,潜伏到了医院窗下,举起相机对着病房中的景象就是一阵狂拍。

    主编对鹿悠这次的行动赞赏有加,拿到照片之后第一时间发布了新闻稿,成功地将时昼和安娜的新闻推上了热搜榜的榜首。

    “咱们加油好好干,还怕找不到优质男吗?”主编拍了拍鹿悠的肩膀,安慰道,“电视台那边说是还要你回去录节目,你要不要去?”

    “不去!”鹿悠回答得干脆果断,她可不想跟时昼产生什么瓜葛了,最好离他远点儿。

    然而没过两天,鹿悠便再次踏入了真人秀的拍摄现场。

    拍摄真人秀大家都是签过合同的,鹿悠想到违约金后面那一连串的零,最终还是心不甘情不愿地回去拍摄最后一期。

    最后一期是在游乐园取景。

    在游戏环节时昼总是故意拉着鹿悠不说,还在和她讨论的时候状若无意地低头,凑得要多近有多近,近到鹿悠甚至都能感觉到他的呼吸,惹得鹿悠当下一个激灵,转身就要逃跑,幸而被时昼紧紧抓住。

    “你……”她瞪大了眼睛,惊恐地望着他道,“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啊?别忘了你可是有女朋友的人。”

    “哦?你不说我都忘了?”时昼挑眉,不急不缓地说道,“我所谓的女朋友还是被你曝光的。”

    知道那些照片是鹿悠拍摄的后,时昼简直要气个半死,他这边还没说什么呢,她却给自己下了定论,这女人的情商怎么还和小时候一样低。

    被他当面揭发,鹿悠心有戚戚的同时,也仰着头示威道:“我拍的怎么了?你敢做还怕我拍吗?”

    “鹿悠!”时昼皱着眉头呵斥住她,下一秒便将她扔上了过山车,自己也坐到了旁边。

    “你干吗?”

    “惩罚你,顺便让你清醒清醒。”

    接下来的几分钟内,游乐场内便充斥着鹿悠惊恐的叫声。等从过山车上下来的时候,她已经晕得找不到北了。

    “时昼……你个大浑蛋,不……不喜欢我就算了,不带这么……折磨人的。”鹿悠东倒西歪地差点儿就要摔在地上了,是时昼一把扶住了她,并将她带入怀中。

    “谁说我不喜欢你的?”时昼口中有几分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还用说吗?你都不接受我的告白了。”连日里的委屈一齐爆发,鹿悠晃着混沌的脑袋,眼泪蓦地就淌了下来。

    时昼见她这副小孩子模样,无奈地叹了口气,道:“我喜欢的。”

    “嗯?”

    “我说,我喜欢你的。”时昼掏出手机,登录了自己的视频软件,递到鹿悠面前,道,“有我发过的弹幕为证,上次之所以和你说我不接受,是因为我觉得告白这种事儿应该由男生来说。当然……里面也有逗你的成分。”

    他只是没想到,安娜那时候会那么巧到医院,也没想到鹿悠会跑得那么快,不仅如此,还拍下了他和安娜的照片发布到了网上,引起一场轩然大波。

    其实安娜也并不喜欢时昼,只是一门心思地想利用她和时昼这一话题炒些热度,时昼一直不同意才会发了那条微博。

    毫无疑问,他所谓的“有人”,自然指的就是面前这个笨蛋、白痴的“小青梅”鹿悠。

    “所以,你现在有两条路,一是接受我的告白,二是接受我这个人,你自己选吧。”时昼双手环胸,饶有兴味地望着鹿悠。后者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却还是傲娇道:“告白和人我通通收着,不过要先考察一段时间再说。”

    “没问题。”时昼斩钉截铁地答应下来,并俯身飞快地在她唇上印下一个专属印章,“盖个章,你就不能耍赖了。”

    鹿悠在欢喜之余突然意识到这是在真人秀拍摄现场,摄像机早已经找准时机对准了他们,她下意识地想躲开,哪知时昼坦然地将她抱在怀里,对着镜头道:“最近有很多关于我的新闻,这里我要澄清一下。”

    “第一,我和安娜的事情,是谣传。”

    “第二,诚如我的微博所说,我确实心里有人,这不是谣传。”

    他顿了顿,低头看向怀中的人,嘴角扬起一丝幸福的微笑。

    “我心里有她,很久很久之前就有了,而且还会延续到很久很久之后。”

    赞 (43)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46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