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姑娘她很甜

  • 下載PDF繁體中文雜誌
  • 1

    深夜的永和路并不寂寞,璀璨的霓虹街灯下车辆往来如梭,姜唐穿着一身制服套着荧光背心,站在熙熙攘攘的路中央显得有些单薄。红绿灯转换,对面的车开过来,她例行公务地伸手拦下一辆黑色轿车,示意司机将车停在街旁。

    “您好,例行抽查,麻烦配合一下。请出示您的身份证、驾驶证。”姜唐敲了敲车窗,敬了个礼抽出腰间的本子道。

    黑色的车窗缓缓降下,姜唐侧头瞥了眼就愣住了。驾驶座上的男人没有看她,目光直视着前方。城市的霓虹灯色彩斑斓,打在他轮廓英挺的脸上,明明暗暗。

    “小唐?”开口的是坐在另一边副驾驶座的女人,穿着粉色露肩连衣裙,长长的卷发散在肩上,看起来精致而温柔。

    姜唐冲她点点头,道:“真巧啊。”

    李沐也点头微笑,随即她目光又投向姜唐的穿着,犹疑不已地说:“不过,你怎么……”

    姜唐顺着她的目光看了下自己,了然道:“这不是年关了吗?交警大队里人手不够,就派我来执勤。”

    姜唐的话音刚落,驾驶座上的人突然抬手将证件递来,他的目光依旧没有看她,表情似是有些不耐烦。李沐和姜唐面面相觑,顿时有些尴尬,李沐无奈地笑笑,姜唐抿了抿嘴也只能笑着接过了证件。

    “做一下酒精测试吧。”姜唐其实也不想多留他们,但到底还是负责地走程序,把证件还给方申,并将酒精测试仪递到他面前道:“麻烦吹口气。”

    方申的表情终于松动了,只见他缓缓侧头看向姜唐,眼眸深邃,迟迟没有动作。姜唐被看得有些不自在,目光闪了闪,就在以为他不会接过的时候,他却低头凑向她手中的仪器。

    “嘀嘀——”姜唐看了眼显示屏,合格。她抬头道:“谢谢配合。”

    方申的身体正回原位,车窗又缓缓上升,将姜唐隔离在外,随即车子便启动离去,方申自始至终都没有说一句话。姜唐站在原地,看着那辆黑色的轿车回到车流里,很快便不见了。心里莫名升起的一丝怅然,让她觉得此时这个世界空旷到令人寂寞。

    执勤一天的姜唐拖着疲惫的步伐回到了警队,将身上的装备都卸下换回往常的制服,路过队长老张的办公室时,发现门虚掩着,里面还亮着灯。

    “这次行动姜唐是立功的,虽然中间是有错判,但结果是好的,您怎么不赏倒罚?局长我跟您说……”

    老张浑厚通透的声音从办公室内传来,听到自己的名字,姜唐推门的手落下,侧耳细听,却听老张突然压低了声调,疑惑道:“什么?方家?”

    2

    姜唐是趁着午休的时候来到方氏集团的,她跟前台说要见方申,却被告知需要提前预约。姜唐心里窝着火,但还是忍下来拿起手机摁了他的号码。

    电话通了良久才被接起,她直接开口道:“我想要见你。”

    那头方申低沉的声音响起,他说:“好。”

    在去总裁办公室的路上,前台小姐暗暗好奇地打量姜唐。姜唐长相清秀,五官并不出彩,胜在皮肤白皙如玉。她穿着简单的牛仔裤和T恤,头发乌黑亮泽,随意地用一根黑色皮筋束缚,给人的感觉舒适易亲近,但换句话说也就是很普通了。这样普通的人,却可以一个电话直接让总裁接见,任谁都会好奇。

    姜唐被领进总裁办公室时,方申还在埋头看文件。秘书小姐退下,偌大的办公室便只剩姜唐以及并未抬头看她的方申。

    “为什么?”姜唐问。

    方申翻了一页文件,神色淡然,似是没有听见。他身后巨大的落地窗可以将这座城市大半收进眼底,而他背对而坐,日光散在他的周身仿佛镀了一层朦胧的光晕,让人感到迷幻而不真实。

    姜唐没有等到他的回答,她沉默地走过去,在他的桌前站定。阴影投在他面前的文件上,方申似是才意识到她的存在,终于抬起头回应她的目光。

    “为什么干涉我的工作?”姜唐再次重复道。

    方申索性向后躺在椅背上,转起手中的笔,嘴角牵起一抹笑意,但更像是嘲讽。他说:“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姜唐知道他明白,如今却故作懵懂,她不欲再做纠缠,冷静地说:“我知道你明白,我们已经没有关系了。方申,请你以后别再干涉我的一切。”

    姜唐当了多年的警察,什么该赏,什么该罚她再清楚不过。这次的任务是救一个跳楼轻生者,众人苦劝也无果,姜唐见他犹豫着,没有马上跳下的意思,便兵行险着,一边慢慢靠近,一边用激将法试图激起他的求生欲,奈何那人听后愤然起身,却忘了自己身在高楼之上,脚下不稳,身子晃着便向后仰去。

    姜唐也是被惊到,下意识地便扑上前拉住他的手,可姜唐毕竟是个女人,男人的力量差点儿将她也带落,若不是身后的人及时赶上,姜唐怕是要连同那个轻生者一同从高楼之上坠落,粉身碎骨。

    纵是现在回想起来依旧是惊心动魄。虽然人是救下了,但她误判了形势,因此当领导责罚下来,姜唐并无多言,却没想到会是方申在背后插手。他不想让她当警察,这是姜唐知道的,只是没想到他已经开始插手她的工作。

    方申听了她的话,神色倏然一敛,像是在隐忍着强大的怒意,他站了起来绕过桌子走近姜唐,俯身锁住她的目光,道:“没有关系?姜唐,你可真是狠心!”

    3

    临近年关,姜唐也变得忙碌起来,进出城的人流量突增,每日都被大大小小的琐事充斥着。她好不容易在休息的空隙里,记起今年方奶奶该做八十大寿了。和方申在一起的时候,方奶奶是最支持他们的人,虽然两人没有走到最后,但方奶奶对自己也是极好的。

    姜唐挑了一天休息的时候去拜访方奶奶。老人家念旧又图清净,一个人住在老宅不肯搬去与方申的父母一同住别墅,倒是方便了姜唐。方申的母亲并不喜欢姜唐,加上真到了寿辰那天,姜唐因为工作也不一定能有时间来参加,于是便只能提前来拜访。

    宅子坐落于城西的一条巷子里,方奶奶爱花,院子里种了许多姜唐都说不出名字的花。姜唐来时,方奶奶正躺在院子里的躺椅上悠闲地摇扇听着昆曲,年代感十足的收音机里放出“咿咿呀呀”的戏腔,直到姜唐走近时,方奶奶才察觉到。

    “小唐?”方奶奶惊喜道。

    “奶奶,我来看看您。”

    其实姜唐对方奶奶是有愧的,当初跟方申分手后,方奶奶特地打来电话跟她说:“小唐,你和小申不能走到一起,奶奶也觉得很可惜。你们年轻人的事情奶奶也不好插手,但奶奶是真心喜欢你的,以后有空也常来看看奶奶。”

    当时姜唐应下,可还是因为种种缘故也没有兑现。其实方奶奶终究是方申的奶奶,而她和方申既然已经结束了这段感情,他身边又有了李沐,姜唐想李沐应该也不愿他们再有牵扯。

    一番寒暄后,方奶奶说正好邻居送了几株花,邀姜唐陪她一同种花,姜唐自然乐意。方奶奶毕竟年纪大了不便蹲下,只能弓着腰在一旁指导,看着姜唐娴静的模样,方奶奶不自觉地叹道:“可惜了,我们申儿没这福气。”

    姜唐敛了眉目,淡笑道:“是我没福气跟您成为家人。”

    那时两人相爱,只知道当下的美好,哪儿想过未来?直到方申要求她辞职的时候,姜唐才意识到,他们之间其实一直横亘着一道彼此视而不见的鸿沟。她是警察,而他只是想要一位能相伴左右的知心恋人,他们虽然相爱,但她不可能就此放弃自己的工作,只当个家庭主妇,为他洗手作羹汤。

    几经思虑后,姜唐主动提出分手,她说:“方申,我们分手吧。你一直反对我当警察,可我不可能放弃的。其实你我都知道我们在一起后会有多累,与其到时候被无数的分歧消磨掉感情,使我们慢慢地互相憎恶对方,倒不如现在就断了。”

    分手是她提出的……

    方奶奶叹了口气,姜唐故作没听见的样子,将最后一抔土盖在花根上,拍了拍手站了起来。

    一道温柔的女声打破了这沉默。

    “奶奶,我们来看您了。”

    姜唐和方奶奶看去,只见通往院子的长廊下李沐和方申走来。方申走在前面,他穿着简单的休闲毛衣和牛仔裤,但依旧掩盖不了他出色挺拔的身姿。李沐穿着素雅的连衣裙跟在他的身后,两人看起来般配极了。

    李沐看见姜唐也在,有些诧异道:“小唐?你也在。”

    姜唐笑着朝两人打了个招呼,见方申目光冷淡,也只是碍于在奶奶面前,朝她点头。姜唐讪讪地低头看到了自己手上的污泥,对方奶奶道:“奶奶,我先去洗个手。”

    李沐向来温婉可人,同方奶奶寒暄了起来,方申的话不多,只是偶尔淡淡地问了几句奶奶近来的身体状况。从谈话里知道是李沐觉得许久没来拜访,心中过意不去,因此特地与方申一同前来,没想到竟然这么巧遇上了姜唐。

    自从上次与方申不欢而散后,此时再见,姜唐不免有些尴尬。见他们谈话自己也不便插嘴,便生了退意,可方奶奶执意留她一起吃饭,姜唐不好推拒,只能答应。

    4

    李沐主动请缨要帮忙准备晚饭,姜唐不好意思坐享其成,可厨房内三个人倒也显得多余,在方奶奶的劝说下,她只能待在客厅里同方申一起看电视。

    方申坐在沙发的另一侧低着头摁手机,姜唐其实也看不进什么节目。不得不承认,和方申在一起,此刻她的心并不如表面那般平静。那次她冲动地找他对质后,两人便没再联系。她当时话说得决绝,让方申别再插手她的事儿,把方申气得不轻,最后他说:“好,这次算我自作多情。姜唐,今后你的事与我再无关系。”

    本以为那次之后大概是再难相遇,没想到天不遂人愿。好在菜很快便上了桌,李沐轻声招呼着姜唐和方申,姜唐如获大赦,借着帮忙端菜的由头赶忙逃离。

    “我手艺没有奶奶好,只能打打下手,所以今天这桌菜还是辛苦奶奶了。”李沐有些不好意思地道,语气温柔而乖巧,让任何人看了都忍不住喜欢。

    李沐与方申自小一同长大,两小无猜,曾经姜唐一直以为他们的情谊如同兄妹。到底是自己太过天真,他们之间大概是情深而不自知,在方申经历了与自己的这一段恋情后,两人应该是更加能认清对彼此的感情。

    方奶奶笑道:“你就别谦虚了,没有你,我这把老骨头哪能折腾出这一大桌子,大家快吃吧。”

    “方申,奶奶说你以前最爱吃的就是炒荷兰豆,这些荷兰豆的丝我可是剥了好久,你要多吃点儿哦。”李沐夹了一筷子荷兰豆自然地放在了方申的碗中。

    “你剥得干不干净?”方申看着碗里多出来的菜难得开口笑问道,引得李沐气呼呼地扬起筷子作势要打他。

    方奶奶看不下去,嗔怪道:“你们哪,从小就爱拌嘴,现在长大了还改不了。”又转头招呼姜唐:“小唐,我们吃饭,不理他们。”

    姜唐笑了笑没说话,低头扒了口饭,她觉得自己有些多余。就在这时,她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姜唐拿起来看到上面显示的名字,有些抱歉道:“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说着她转身向门外走去。没说两句,姜唐便匆匆挂了电话,回来朝方奶奶他们道:“奶奶,对不起,我突然有事情,恐怕得马上赶过去。”

    方奶奶见她一脸着急,知道她是有要事,关心道:“是出了什么事儿吗?让方申送你吧,我这里不好打车。”

    “是啊,让阿申送你吧,小唐。”李沐也跟着附和道。

    姜唐只当是客气话,忙要拒绝,一直沉默的方申却径自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令正在互相推让的三人都愣住了,呆呆地看着他朝着门口走去,不知他是什么意思。就在这时,走出几步的方申回头对着姜唐道:“走吧。”

    一句多余的废话都没有。

    5

    事出紧急,姜唐没有再推辞,她让方申驱车到城西的一处民宅,一到地方她便急忙解开安全带道:“谢谢你。”说完打开车门便要走,方申拉住了她,姜唐不解地回头,见他神色肃穆,姜唐愣了一下,但实在要赶时间,她欲拂开他的手,却听他声音低沉道:“注意安全。”

    姜唐今天休息,身上并没有带防身的武器。可事出突然,这让姜唐无法冷静,如果那个线人出了什么事,那么姜唐多年来的努力便功亏一篑,她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有事儿。

    根据线人提供的线索姜唐来到一处出租房前,她敲了敲门,里面许久没有回应。姜唐看了下时间,预估队长这时应该也在快赶到的路上,里面不知是什么情况,她不能再等了。姜唐又朝里面喊了几声没人回应,只能抬脚踹门。这里的房租低廉,设施落后,破旧的门很快便被踹开。

    门才踹开,姜唐的脖子上便被架上了一把匕首。屋内共五个人,一个人头被按在桌上不能动弹,另外四人正一脸防备地看着姜唐,见自己找的人无恙,姜唐的心落下了。

    她扯起笑道:“不好意思,我好像踹错门了。”

    拿刀的人恶狠狠地盯着她,见她一身常服又没有武器,目露怀疑,似是在分辨她话中的真假。

    被控制在桌上的人见到姜唐的脸,突然大声道:“是警察!警察来了!”

    姜唐反应迅速,反手将脖子上的刀扭下,一时间屋内的壮汉都向自己冲来,那个被控制的人得了机会便跑了。姜唐无暇顾及,匆匆应付了几式也不恋战,向着出口跑去。

    身后的人追得紧,姜唐对这边的地形并不熟悉,只能依着直觉慌不择路,祈祷着队长赶紧赶到,亦或是自己运气好能成功地甩掉那些人。就在她跑得气喘吁吁时,突然面前的巷子口一辆黑色的轿车停下,车窗摇下,姜唐看见了方申的脸。

    姜唐狼狈地上了车,方申的车技娴熟,很快便将后面的人甩开。姜唐的心刚安下,却瞥见后视镜里熟悉的身影,没想到刚刚跑掉的人那么笨,竟然又落到了那四人的手中。

    她拉着方申的手道:“等等。”

    方申不解,姜唐回头对上他的目光道:“我要下车。”

    方申看向后视镜,只见刚才那四个追着姜唐的人此刻正押着一个人,可姜唐身无长物,就算下车又能如何?方申没停车,姜唐急了,她道:“他不能出事!我那么辛苦才找到他,为了他差点儿从高楼坠下,他绝对不能出事。方申,我求你了!”

    6

    方申猛地踩下刹车,冷然道:“比你的命还重要?”

    姜唐无比笃定:“对,比我的命还重要。”

    方申点点头,深深地看了眼姜唐,说:“好好在车上给我待着。姜唐,你欠我一个解释。”说完他便打开车门下了车,姜唐反应不及,眼睁睁地看着他比自己先一步朝着身后走去。

    姜唐看见他挽起了袖子,夜幕下,他的背影高大而森然。她与方申第一次相见,是他的车子被人破窗行窃,她负责给他立案做笔录。那时他来到警局,穿着白衬衫黑西裤,身材颀长,样貌出众。看起来那样斯文的人,姜唐却不知他竟然也会打架,原来一直有所隐瞒的不只有自己而已。

    虽然方申的身手不错,但到底寡不敌众,更何况对方手上还有凶器,持久战只会消耗他的体力,姜唐正要下车帮忙,手机响了起来,是队长打来的。姜唐报了位置,很快队长带着局里的人便赶到。彼时方申刚好撂倒一个壮汉,赶来的同事上前将所有人控制住。

    “方申,你还好吗?”姜唐走到他身旁问道。

    “好久没松筋骨,确实有些生疏了。”他兀自说道。

    那几个人都是训练有素的打手,方申虽占了上风但腹背受敌,不免也吃了些亏,姜唐感到十分愧疚。回去时路过药店,姜唐跑进去买了一堆药又跑出来道:“你背上的伤用药酒揉一揉吧。”

    小寒刚过,夜晚的冷风呼啸刺骨,但车内开着暖气,姜唐让他脱下身上的衣服。方申犹豫了下,配合地将衣服脱了。他的背上有两道触目惊心的棍痕,姜唐将药酒倒在上面,轻柔地揉开瘀血。

    冬日的寒冷被阻隔在外,药酒的气味弥漫在狭小的车厢内,一时间两人各怀心思都没有开口,也并没有察觉到气氛在这样的沉默里变得诡异而暧昧。

    良久,是方申先开口打破了沉默,他道:“姜唐,你欠我一个解释。”

    姜唐手下一顿,方申顺势转过身面对她,他的目光灼灼,像是一定要得到一个答案。姜唐内心挣扎,只觉得他所带来的压迫感让她无处遁形,是方申的手机铃声拯救了她。

    方申看了眼手机再看看姜唐,最终接了起来。

    “方申,你送完小唐没有?我还等着你来送我回家呢,我明天也是要上班的。”那边是李沐略带责怪的声音,温柔的人连生气都是轻柔的。

    姜唐仿佛惊醒般要推开了方申,她道:“李沐还在等你,快走吧。”

    可方申并没有被她推动,挂了电话,见姜唐仿佛又筑起的心防,他的目光里有些失望,但还是带着一丝希冀,他希望姜唐能跟他坦诚。曾经他们还在一起时,他是不希望姜唐继续再当警察,也提出过让她辞职,谁都知道警察这份工作有多危险,他不想让她受到一点儿伤害。可姜唐在这件事上的态度坚决,方申无奈,但谁让他爱着她,最后也就没再提。

    那次姜唐出任务受伤住院,几乎是死里逃生,她躺在病床上昏迷了几天,方申就守在她的床边几天,可是姜唐醒来的第一句话竟然是提出分手。

    姜唐态度决绝要跟他分手,几次三番提出都被他拒绝,最后她竟以不配合治疗为要挟,方申自认为不是神,他也有心,再强大的心也会冷。

    那次他赌气点头道:“好,姜唐,你别后悔。”

    可是即使是现在,姜唐还是什么解释也没有给他:“方申,我们不是都过去了吗?”

    方申为自己感到可笑,原来一直放不下的人只有他而已。他原以为她有什么苦衷,只要她说出来,那么他愿意陪她一起去面对,可是姜唐的心门从来不曾为他打开。

    7

    方申将她送到家后便绝尘而去,他铁青着脸直到离开也没有再看她一眼。姜唐站在原地叹了口气,他们的关系好像变得更加糟糕了。刚才在他的逼视下,她差点儿就忍不住……

    幸好李沐的电话让她回到现实,她才记得自己还有未完成的事,至少在那件事没结束之前,她不该再沉溺于感情。

    这么想着,倒好像也不该觉得遗憾。这时她放在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队长打来电话说那个被姜唐救了两次的人终于愿意配合说出全部实情,姜唐感到难以置信,愣了许久才反应过来,不顾现在已是夜深,拦了辆车便直奔警察局。

    游轮在蔚蓝的大海上缓缓前行,甲板上的游客迎着徐徐海风自在又惬意。这是一艘商业游轮,今天这艘游轮上有许多商业名流,他们在此相聚,一同参与一场慈善拍卖。谁都想不到在这样的场合会有人借机暗度陈仓,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姜唐穿着一身服务生的制服混在其中,据线人提供的线索,若不出意外这艘游轮的货仓里混着这次交易的毒品。只是毕竟今日这里也有一些国外的商业大鳄,贸然搜查怕会引起不必要的慌乱和误会,只能先由姜唐伪装来打探情况。姜唐守在角落里暗暗观察着目标等待时机,见目标离开视线,姜唐低下头准备跟上,却在转身时撞到了人,姜唐连忙道歉。

    “小唐?”轻柔而熟悉的声音令姜唐迅速抬起头,没想到方申和李沐今天竟然也在这艘游轮上,而自己好巧不巧撞到了他们。

    此时方申正皱眉看着自己,李沐对姜唐穿着的制服亦是一脸疑惑,姜唐不好细说,也无法解释,只能装作不认识,绕过他们匆忙离开。被耽搁了那么一会儿,目标便不知去向,姜唐在船舱里四处寻找。

    “你在找什么?”突然,身后传来一道阴冷的声音。

    姜唐一顿,没有回头,假装没听见继续向前走着,只是暗暗加快脚下的步子。耳边是身后的追踪者小跑上前的脚步声,姜唐不能让他看见自己的脸,不然接下来若是要再继续跟踪,必然会引起注意。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姜唐看似从容其实慌不择路地左拐右绕企图甩掉他,就在姜唐思考着如何甩掉身后的人时,旁边伸出一只手将她重重地扯了过去……

    这是一处横向走廊的尽头,有一扇小窗,追踪者追上来不见了姜唐的身影,却一眼就看见了在窗旁正吻得火热的男女,这处确实僻静,没想到有人竟如此急不可耐。只见男人将女人困在怀中,双手在女人大腿上游走,甚至撕破了女人的丝袜。他站在姜唐消失的地方左右巡视,确定四周只有这么一对男女,将怀疑的目光投向他们。

    只见男人穿着名贵,而今天这艘船上不乏背景显赫之人,他小心翼翼地开口道:“您好,请问看见一个服务生经过吗?”

    被打扰的男人不耐地瞥了他一眼,语气冷冽道:“滚!”

    任是谁都不愿这时被打扰,那人讪讪的,但终究还是离开了。

    8

    直到脚步声远去,方申才放开了怀中的女人。方才情急之下将头发散开,外套扔出了窗外,此时姜唐头发凌乱,面颊潮红,她不敢与头顶上的目光对视,低着头轻声道:“谢谢你。”

    “这么轻易就被人盯上,你可真是一点儿长进也没有。”方申低头盯着怀中的姜唐道,不知为何声音有些暗哑。

    姜唐无地自容,两人靠得太近,他身上传来温热的气息,姜唐才意识到自己还被困在墙壁与他的胸膛间,这个姿势实在太暧昧了。她红着脸轻轻推开了他,没有反驳他的话,而是说道:“今天这里不太平,你和李沐小心点儿,尽量别出房间。”

    姜唐理了理自己的头发要走,身后方申凉凉地道:“你可真是敬业爱民。”比起姜唐的狼狈,他身上衣着完好,他慢慢地走向姜唐,俯身在她耳边低声道:“不过,你说我和你并没有关系,所以你不需要以一副救世主的模样来告诉我该如何做。”

    “我不是那个意思。”姜唐想要解释,可看见方申的表情她便知道了他是故意曲解她的意思,他还在为上次的话耿耿于怀,姜唐道:“方申,我们这样较劲儿没有意义。”

    方申笑了,仿佛姜唐在说一个笑话,他讥讽道:“那什么是有意义的呢?以身犯险?为国捐躯?姜警官,你告诉我。”

    他的眼神渐渐冷了下来,姜唐无言以对,只能看着他漠然转身离去。

    姜唐偷偷去了货仓,有服务人员在附近休息,不好分辨是不是派来看货的眼线,她只能看似随意地经过。耳麦里传来队长的声音:“姜唐,目标让小丁跟了,你现在只负责去货仓找货。一旦发现,我这边就联系海警出动,记住千万不要打草惊蛇。”

    货仓里堆着许多中外往来的货物,而要从这里找到被混进的走私物品无疑需要一段时间。这里随时都会有人经过,而藏货的人肯定也会派人来盯着。据线报,这些亡命之徒每次交易都会安排好后路,在四处埋炸药,若交易被发现,就迅速引燃炸药销毁证据。正是因为这群人做事实在滴水不漏,因此这些年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逍遥法外。

    姜唐尽量快速地在一大堆货物里翻查,若是被人发现,引爆邮轮,后果不堪设想。就在她没有头绪地翻找时,脚下被东西绊到,方才开的箱子里掉出一尊木艺娃娃,姜唐还不小心踢了一脚,那娃娃滚动间竟然散开了,露出里面用透明袋子装的白色粉末。

    姜唐惊喜,跑过去查看,那粉末是她再熟悉不过的,她正要拿起对讲机告诉队长,后脑勺便被什么东西抵住,姜唐一下子就顿住不敢妄动。

    “你是什么人?”身后的人厉声问道。

    9

    持枪的人冲门外喊来同伙,很快姜唐被四五个人围住,她缓缓起身不敢妄动,暗道这次栽了,脑中迅速思考着要如何拖延时间。

    “你是什么人?”那人再次问道。

    “我们是坤哥的人。”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姜唐浑身一震,而方申却一脸镇定地走上前来继续道,“坤哥不放心特地派我们过来看货。”

    见方申自然地说出这次买主的名号,那几个人互相看了眼对方,在辨别他话中的真假。

    “如果是坤哥的人,那就带我们去见他。”执枪的人道。

    方申摆出无所谓的姿态,转身的时候看了眼姜唐,姜唐立刻会意。两人几乎是在同一瞬间出手将那些人手中的枪踢落。

    “别让他们跑出去通风报信。”姜唐一边说,一边一个箭步冲去守住舱门。对方身形高大又都是训练有素的雇佣兵,姜唐毕竟是个女子,在体型上占不到优势,方申几次相护才免于被袭。终于,在默契的配合下两人占了上风,那些人被打倒在地爬不起来,姜唐用绳子将他们捆住,自己也累得坐在地上,接下来就是等待海警到来了。

    方申倚在一旁仔细看着从地上捡起的一包白色粉末,姜唐看得出来他并不想搭理自己。方才那种情况下两人默契地一致对外,此时这样静默着,姜唐忍不住问道:“你怎么会来?”

    方申听见她的话才将目光投来,冷声道:“路过而已。”

    “谢谢。”尽管他态度冷淡,姜唐还是道了谢。就在两人又陷入沉默时,方申突然走过来猝不及防地拉起姜唐的手,他将一方帕子不耐烦地塞到她的掌心擦拭上面的血迹,姜唐这才发现原来自己手受伤了。他的动作有些粗鲁,姜唐没忍住疼得轻呼出声,方申依旧没理她,只是手上的动作轻柔了许多。

    大概是压在心中多年的大石头落地,姜唐也不禁放松了下来,她说:“方申,你知道我爸爸也是警察吧?”

    方申抬头瞥了她一眼,姜唐淡淡地笑了下继续说:“我爸爸当年突然被人枪杀,那时他就是在暗中调查这伙人。这么多年了,他们的势力越来越大,警队跟了这么久都苦于找不到证据。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了突破口——上次天台上我救下的,也就是我说比我命还重要的那个人——原本是他们的心腹。他也是杀害我爸的枪手。如今因为利益相争,他被他的“大哥”追杀,是我拼死救下了他,不过就是为了这一天。”

    方申一直想要解释,这就是姜唐给他的解释,她道:“从他们发现我在暗中调查这个案子开始,我的生活注定就不会太平,也许我随时都会步我爸爸的后尘。”

    “所以你跟我分手就是因为怕连累我?”方申问。

    姜唐低下了头:“警察是挺危险的,况且李沐更适合你。”

    10

    方申不知该喜还是该怒,那时突然被分手,他有不解、有不甘,有愤怒。现在她终于给了自己解释,他却觉得自己被巨大的失望笼罩着,原来在她的心里自己不过如此,在面对危险时,她自作主张地将他排除在外,以为这样是对他好。

    如今一句话就将他推给了别人,该夸她伟大无私吗?还是怨她不信任自己?他与李沐自小一同长大,若是真有意走到一起,如今他倒是该开心吧,毕竟李沐不是一个薄情的女人。他放开了她的手,姜唐抬头看他,他的眼底里一片晦暗。

    “姜唐,你真是太自以为是了。”他说。这是对她彻底失望了。

    “是不是看到我和李沐在一起,你的心会有稍许安慰,毕竟你这么无私地来成全我和她?不过我不打算让你心安,我说过,李沐从来都只是我的妹妹,而你永远都是那个背弃我的女人!”

    方申逼视着她的双眸残忍而嘲讽地说道,他的话让姜唐无措地低下头,一股迫人的气势让她想要逃离,可方申没有打算就此放过她,他一步一步地向她慢慢靠近,姜唐下意识地节节后退。

    突然,方申朝她扑来将她护在怀中,随之而来的是一声枪响,姜唐的背重重地磕在了地上,但此时她丝毫顾及不到自己的疼,因为她看见原本被捆着的其中一人,身上虽然还被绳子捆着,但手里却多了把枪对着他们。来不及反应,耳边又是几声枪响……

    “方申——”姜唐近乎失声。

    方申忍耐着极大的痛楚抱着她滚到一旁的障碍物后,他艰难地道:“快走!”

    他的额头冒出了冷汗,脸因为疼痛而变得惨白。姜唐的脑子一片空白,看着他身上的血不断涌出来,她流着泪用衣服去堵住那不断冒出的温热液体,可发现那血越来越多,姜唐只感到这一刻毁天灭地般的绝望,耳边是那些人走来的声音,此时他们身无寸铁,而方申受了伤,根本不是对手。

    方申伸手推她:“快走!”

    姜唐摇头道:“你怎么这么傻,你不是恨我吗?你当时就该走啊……”方申已经疼得不能说话,姜唐紧紧抱住他,无论如何她都不会抛下他的。

    方申虚弱地抬起手,姜唐以为他又要将自己推开,她握住了他的手道:“方申,我不会扔下你的。”

    方申的嘴唇轻微蠕动,姜唐凑近听,他在说:“你已经扔过我一回了。”

    他还在赌气,姜唐落泪,扯起一抹笑赖皮道:“对不起,所以这次我再也不会扔下你了。”

    方申还想说什么,只是他太虚弱了,姜唐静静地拥他在怀中,不管下一刻是生也好,死也罢,这次她再也没有理由抛下一个这么爱着她的男人。

    这时门外传来一阵响动,有人破门而入,仿佛一道曙光照入。

    “统统不许动!警察!”

    结尾

    方申醒来时眼前白茫茫的一片,他还以为自己已经死了。他试着动了动手指,耳边一声清脆的玻璃落地碎裂的声音,他侧头看去,姜唐眼眶通红、一脸憔悴却掩饰不住欣喜地看着他。

    “医生!”姜唐迅速跑出了门,方申甚至没来得及叫住她。

    方申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只知道昏迷的时间里,耳边有一个人一直在叫他,诉说着她对自己的爱意,她的眼泪灼热地落在他的手上,他心疼地想起来抱抱她,可是怎么也无法摆脱那梦魇。

    方申看着雪白的天花板,突然笑了起来。活着真好,毕竟还有个傻姑娘在等着他。

    赞 (56)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42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