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仙女追夫记

扫描二维码关注,回复"免费" 可获得花火/桃之夭夭/南方人物周刊/等PDF杂志下载链接


1

芒种时,菱歌长。

顾家小姐顾忆筝误闯帝华山沼龙潭,危难之时幸得好心村姑搭救,方才脱险。

没错,我就是那个好心村姑。

“谁允许你跑去那种险地的?”半天没吭声的男人俊眉紧蹙,急得眼睛都红了,一边心疼地抱着他有惊无险的小女儿,一边训斥道,“还敢自己偷偷溜出府,真是越大越顽劣!”

“筝儿听奶娘讲故事,说帝华山上有仙女,筝儿想去看仙女!”

四五岁大的小女娃嘟囔着从她爹怀里滑出来,一点儿都没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事,反而红着脸振振有词地跟她爹呛声。男人星目愠怒,瞪向旁边的奶娘:“都说了少给她讲那些莫名其妙的故事!下去好好照顾小姐,再有一次,定重重责罚!”

奶娘哆嗦着抱起小女娃,路过我时,女娃伸出她嫩生生的小手,轻轻在我的发梢攥了一下,露出甜甜的一个微笑。

“多谢姑娘救了小女性命,有什么能满足姑娘的,顾某定当竭尽全力。”

男子纤长的睫毛淡淡地抖了抖,一改刚刚的呛辣,说出来的话都轻飘飘的。看样子小女娃的帅爹终于意识到我的存在了,我拍拍手上的灰,嘿嘿笑了两声:“我也不需要什么,实在要问的话,我比较想……”

“什么?”

男子见我还在犹豫,抬手招小厮端来一盘东西。我掀开红布一看,是满满当当的一盘黄金,又小心地把布盖了回去,摸摸鼻子说:“我不缺钱,你还是收回去吧。”说完,我提着裙角踏过主厅的门槛,又转头摆摆手,冲他眨巴了一下眼睛,“来日方长,说不定我们马上就会再见面的。”

果然,不出半个月,我们就又在顾家见面了。

但这次我的身份有点儿特殊,不是以救他闺女的好心村姑的身份——我换了一身正式的襦裙,跟着我义父一起被迎为上宾。我出入朝堂三十载的义父,是位高权重的丞相大人时瑞。他一边与顾家老夫人寒暄,一边把我往前推:“小女时雨,顽劣不懂事,年纪也小些。顾贤侄是出类拔萃的人物,是我们高攀了,以后还要麻烦老夫人多多照拂。”

“这是说哪儿的话。”年过七旬的顾老夫人笑得皱纹把眼睛都快挤没了,拉着我的手摸来摸去,“瞧这丫头生得多好,一脸福相,看着就招人喜欢!”

一脸福相应该不是指我的双下巴吧?

我收了收脖颈,心虚地往男人站着的方向瞟。他还是一脸板正的冷漠,视线却一直落在我身上,黑亮的眸子闪烁着讶异。见他犹豫又端着不开口,我索性主动点儿找个台阶下:“真巧啊!”我弯着眼睛冲他摆摆手,“你还记不记得我?”

这位一打眼就帅得让人移不开眼睛的男人名唤顾辞,不到三十岁,就已经做了顾家的家主。顾家从商,做得是玉石和珍宝方面的大生意,举国上下远近闻名。顾家虽不是皇亲国戚,却也系出名门,财力雄霸一方,不知多少官家想与顾家攀亲。顾辞膝下虽有一幼女,名唤顾忆筝,却还是京城内最值钱的黄金单身汉。

如果不是我义父的爹与顾老夫人在年轻时为莫逆之交,继室估计也轮不到我来当。

2

顾辞的夫人在四年前意外离世后,他就没有再续弦。

听说顾辞曾经爱那位夫人爱到情深刻骨,根本无法再接受其他女人。但一个家不可长期无主母,顾老夫人急在心里,前前后后跟顾辞谈了几次,最后都在他的坚持下无疾而终。可这次不一样,亲家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大人,且亲自登门,顾家没有了再推脱的余地。

不过日子还没定,我在顾老夫人的强烈要求下在顾家暂住下来,以便熟悉环境,熟悉气氛,跟我未来的夫君培养感情。顾家下人刚把我的行李都搬到客房,我未来的夫君就靠在门边等我了,不过脸色挺不善:“你先前就知道了?”

“如果你指我要嫁过来的事,是知道一点儿。”

“你是故意的吧?”

我消化了半晌他所说的“故意”,才明白他可能把我之前救他闺女那件事当成了心机手段,就为了等这一刻来讨他的欢心。我无语,不知该不该解释,又被他插话:“丞相大人既想跟我顾家结亲,却连诚意都不愿意拿。”顾辞撇嘴嗤笑一声,“义女?时丞相认个山野村姑做义女,还想把她送上我顾家主母的位置,你觉得你有这个资格吗?”

顾辞说话挺难听的,每个字都像淬了毒,跟他那张讨人喜欢的脸格格不入。

“有没有资格我不管,看现在这情形,你肯定是要娶我的。”我不在意地道,“不想娶我,要不你现在就掐死我好了。”

“别怪我没提醒你,我永远不会承认你是我顾辞的夫人。”

“没关系啊,我承认你是我的夫君就成。”

“你——”

顾老夫人分来伺候我的侍女巧云适逢其会地走出客房,我挽住她的手臂拉扯着走远,没再给顾辞反击的余地。巧云用她的小胖手捏了把脸,瞪圆眼睛冲我扬起大拇指:“时小姐你真勇敢,自从夫人走了之后,我就再没见过敢呛老爷的人了!”

“哇,我原来以为你们前夫人是温柔孱弱的大家闺秀类型,没想到还挺厉害!”

“你没想到的事情可多了!我们前夫人自嫁进门就没跟老爷过上一天安生日子,她不爱老爷,可老爷又不愿意放她走,互相折磨有什么意思呢?我就更不理解老爷,死心眼儿地单恋一枝花也就算了,小姐再可爱那也不是他……”

可能是我这人长得太友善亲切,巧云一激动,话就说多了。

她把嘴巴捂得严严实实,懊恼地自责自己差点儿祸从口出。我宽慰似的捏捏她下巴上的肉,拉下她的手安抚她的情绪,免得她一冲动捂死自己。

长廊转角处有一片宽阔的莲花池,风动莲花香,长廊口有个小小的身影“哒哒哒”地跑过来。小女娃穿着粉嫩的花边罗裙,两条胳膊伸出袖子,新鲜得就像池子里刚生的莲藕。

我蹲下身抱她,听她在我耳边悄声道:“听人讲你就要嫁给我爹爹了,是真的吗?”

我没肯定,只是问:“那筝儿开心吗?”

小女娃眨着大眼睛想了想,奶声奶气地反问道:“你的家在帝华山吗?”

我点点头:“从前是的。”

小女娃眼睛一亮,严肃地问:“那你能带筝儿去帝华山看仙女吗?”

我噎了一下,小姑娘的仙女情结着实有点儿严重,不过也不意外:“好,筝儿要是听话,有机会我就带筝儿去看仙女。”

“筝儿开心!筝儿喜欢你,你什么时候来当筝儿的阿娘啊?”

小姑娘就是好忽悠,听到我这么说,她瞬间就开心起来,不但直接接受了我当她后娘,还蹦蹦跳跳地在我的腮边亲了一下。

3

我来顾家的第一个晚上天气并不好。

入夜时突然起了云,府外狂风阵阵,飞沙走石。我掩面跑到门外,清了清口鼻里的沙土,仰头望着大榕树后抖动的树叶没好气地道:“东方你别猫了,出来吧,小气鬼!”

一道影子应声而下,稳稳地落到地上。

青衣长衫,君子端方,从头到脚流淌着风流韵致。他斜斜地睨了我一眼,没好气地道:“咱们俩到底谁小气?都不知会我一声,就跑到顾家来做了准夫人。我说小……”他似乎是愣了愣,才接着道,“时雨,你才是天下第一小气之人。”

“反正你早晚都会知道的。”我踮起脚,抬手拍拍对方的肩膀,“咱不提丞相大人,只有你才算是我真正的娘家人,成亲那天你可不能给我丢脸。”

东方俊脸一僵,神色复杂:“你……真的要嫁给那鳏夫?”

我瞪他:“话别说得那么难听嘛,顾辞有才有貌,我为什么不嫁?而且,而且……”我转了转眼珠,咳嗽一声,“我喜欢他。”

东方失笑:“喜欢?你懂什么叫喜欢?”

他忽然低下头细细地看我,精致的眉眼缓缓贴近,清浅的呼吸打在我的脸上,和着雾气与青草的味道。我反应不及,他便又抬手揽住了我的腰,将我往他身前拽了拽。

“咣当——”大门处传来不轻不重的一声响,我们俩都听到了。

顾辞默然立在那里,也不晓得他看了多久。我有些心虚地“噌”地一下从东方怀里窜出来,对着顾辞慌乱地理了理头发:“你,你别误会,东方是我娘家的发小,我不可能跟他有什么的,他来就是看看我……”

“其实我不讨厌你。”

我发现顾辞这人着实喜欢打断别人说话,这个习惯太不好了,以后有机会我一定给他纠正回来。他看我手舞足蹈地解释,脸色冷淡如常,看不出一点儿生气,也没有半分吃醋。

“君子好成人之美。如果你已经有了心仪之人,不需要藏着掖着。”他瞥了东方一眼,脸上居然添了几分轻松和庆幸,“我会说服奶奶退了婚事。”

我吓得连忙攥紧顾辞的衣袖,咬牙切齿地道:“你少拿东方做挡箭牌了,我告诉你,没用!我最心仪的是你,我是不会放弃的!”

顾辞的脸又黑了,我很满意。

他毫不留情地掰开我的手,倒退两步,寒气逼人地威胁:“好吧,既然你坚持嫁过来,那我也跟你保证,你在顾家,绝对不会过上一天好日子。”

他说完就头也不回地进了门,留下一地风中残枝,还有一个莫名被扯进来的东方。东方一贯很向着我的,顾辞说了这么过分的话,我以为他会替我骂他几句,可他只是悄声看着,转头对我挑了挑眉。

我有点儿纳闷:“你,你不想说点儿什么吗?”

东方煞有介事地“哼”了声:“说了你不听,劝了也无用。放你去撞南墙,等撞得头破血流的时候,自然也就知道疼了。”

他轻笑着转身,青衫蹁跹,掌心“啪”地贴上我的额头:“蠢蛋。”

4

婚期定在芒种过后的一个月,是个黄道吉日,顾老夫人亲自算过的。

这期间我一直闲在顾家,每天睡到日上三竿,下午再陪顾忆筝小姑娘玩会儿,晚上定点跟顾老夫人话家常。偶尔会得了允许去顾家的店面逛逛,按照顾老夫人的意思,作为顾家主母早晚要经手那些生意的,不如现在就去摸摸门路。

顾辞倒是没找我的碴儿,却也没理我。

与我打照面时,有长辈在就礼貌性地问好,没长辈在就从鼻子里蹭出个“哼”。他大概心如明镜,顾老夫人铁了心要个孙媳妇儿,就算不是我,也得是别人。

婚礼是一切从简的。

我虽然名义上为丞相之女,却也只是认来的义女,而顾辞呢,二婚,又是被逼上梁山的,怎么看都风光不到哪儿去。丞相大人能做高堂,在顾辞看来也是够给面子的了。他麻木地走过场,麻木地跟我拜天地,皮肉都不笑地绷着张俊脸,只有在我偷偷掀起盖头,指着他腰间荷包上的图案说“这鸭子真好看”时,他额角上的青筋才突了一下。

东方终究还是来了,跟在时丞相身边。

他用一根月白色的带子束了发,露出一点儿美人尖,依旧好看得很。他扒拉开一众围着他搭话的女眷,笑眯眯地走来捏住我的后脖颈,震得我步摇都晃了起来:“你干吗?”

东方贴着我耳朵轻笑:“抢亲。”

“真的?”

“假的。”东方翻脸如翻书,松开手捋了一下头发,“小石头,你会不会开心?”

会不会开心,我没法回答他,我唯一能确定的是,这个决定我不会后悔。

早知道我是个嫁过来要守空房的新娘子,新房里不见顾辞我也没觉得意外。顾家果然是名门大户,新房宽敞又气派,床又大又软,滚起来异常舒适。隔日顾辞进门时我正在床上睡得四仰八叉,他已经换了一身干净的便装,快掉到地上的床单被他抬手一扯:“收拾干净,跟我去给奶奶敬茶。”

我被他扯得整个身体转了个圈,脑袋“梆”地敲在床栏雕花上。

我揉着脑袋眯眼看向顾辞,他的侧脸在逆光里显得很温柔,我心头一动,眨眨眼道:“都说女人在睡眼惺忪、大梦初醒时是最美的,夫君觉得如何?”

顾辞牵起嘴角“呵”了一声:“最美?先把你的口水擦干净吧。”

他兀自丢过来一块手绢,正好砸在我的脸上。我任由那块手绢凉凉地盖了一会儿,等再揭开时,眼睛对上巧云胖嘟嘟的脸。她的眼神带着点儿同情和悲悯,吸着鼻子搀我起来,特别有保护者的架势:“时小姐,真不是我想说我们老爷坏话,他娶了你,还把你当萝卜干似的晾着,也太不负责了。”

话糙理不糙,我附和着点点头。

“还有,时小姐你也是,明知道我们老爷这德行,还硬要嫁来找罪受,图什么啊?”

我现在特别好奇,就巧云这张大嘴巴子,顾家是怎么忍住没把她给撵出门的?

我“呵呵”笑了两声,没回答她。图什么?只图个执念断,心内安。

5

对比那些家庭关系严峻的名门苦媳妇,我算是比较幸福的。

奉茶结束后出门,我跟顾辞迎面碰上了顾忆筝和她的奶娘。小姑娘手里攥着半串糖葫芦,屁颠屁颠地糊了她帅爹一脸糖渣儿,又满脸期待地跑过来抱住了我的大腿。

我了然地拍拍她的头:“放心,答应你的事,我一定办到。”

小姑娘立刻眉开眼笑,从善如流道:“谢谢娘亲!”

顾辞的眼睛都快冒火了,半天没吭声,指不定在心里怎么骂顾忆筝这个小白眼儿狼呢,憋了半天才憋出一句:“谁准你大清早就吃这酸兮兮的东西,奶娘呢?不晓得小姐胃不好吗?!”

奶娘真是世界上最无辜的人了。

我觉得好笑,弯腰把小姑娘抱起来,颠了颠:“走,咱不理他,娘亲现在就带筝儿出去玩儿,好不好?”我眉开眼笑地哄着娃,突然看见她胸前挂着的玩意儿,“哎呀,这玉坠子都磕掉了一角,成色也不好,赶明儿娘亲送你一块新坠子,好不好?”

本来我只是想讨好小姑娘,哪知我的手指刚接触那块玉坠子,就被顾辞一掌拍掉了:“你干什么?这可不是你能随便碰的东西。”

我吃痛地蜷起手指,笑了笑,突然生出几分无力感。

“什么东西?”我微笑着转向顾辞,“我看见了,上面刻了个‘筝’字——不可能是小姑娘自己的,是她亲娘的东西吧?”

我话说得直白,顾辞的眼睑红了,怒意清晰可辨。

奶娘见着情势不对,很有眼力见地赶紧抱走了小姑娘,直到她们从视线里消失后,我才又道:“她娘亲已经去世好几年了,你准备一头扎进那些回忆里活埋自己吗?”顾辞缓缓咬住嘴唇,而我越想越气:“又不是什么好的回忆,筝儿也不是你的亲生女儿。”我极为嘲讽地嗤了声,“养孩子也就罢了,你凭什么为了她殉葬爱情!”

“闭嘴!”

顾辞边吼边揪住了我的衣领。

他双目已经赤红,看得出是因为修养才忍住没手撕了我。不过他再生气,也顶多是恼羞成怒,因为我说得都是实话——是他不愿意触及、永远也无法愈合结痂,只能任由它在心底腐烂生疮的实话。

那个女人,顾辞的前妻,名唤慕筝,是他的青梅竹马。

从小姑娘的名字就能看出来顾辞有多爱她了,本来这两人打小就许了婚约,若佳偶天成,也能成个传世佳话。可惜的是,顾辞一腔热血,结果却是落花有意,佳人无情——慕筝爱上了别人。顾辞单方面的爱不可能使这段婚姻完满,自然也留不住佳人。

听人说,四五年前那段时间他们闹得很凶,慕筝心也狠,踩着顾辞的脸面和尊严轰轰烈烈地跟她心爱的男人生了孩子,这是何等的丑闻。顾家自然不能罢休,闹到后来把那男人逼上了绝路,慕筝心如死灰,什么责任都顾不上了,一心随爱人殉情,徒留下襁褓里的顾忆筝。还是顾辞碎了牙、咽了血,把她当成亲生女儿养着。

是是非非,在他面前说出来对我又有什么好处呢?我只是心疼他。

6

从那以后,顾辞对我连基本的礼貌都懒得维持了。

凡是我们打照面,他不是绷着脸,就是一脸“莫过来”的嫌弃表情,好像我是什么毒物一般。不过我跟他闺女的感情却日益浓厚。前阵子我得了顾老夫人的允许,带小姑娘去帝华山玩儿了一圈,去看我从前生活的地方。

小姑娘直到回府都难掩兴奋,拽着她爹吵吵嚷嚷:“筝儿见到小仙女了!是真的,真的有仙女!”

顾辞瞪了我一眼。

估计他很嫌弃我神神道道的,不但如此,现在把他闺女也带得神神道道的。他拍拍小姑娘的屁股叫她赶紧回屋睡觉,又十分不情愿地冲我道:“明早新一批的玉石样品到了,你也一起来店里看看,帮着点个数吧。”

我“嗯”了声,调笑道:“你这个口气,突然让我觉得我们很像老夫老妻哦……”

顾辞噎了一下,睫毛颤了颤:“没有,你想多了。”

小姑娘刚踏过门槛,又折回来扑进我怀里:“筝儿还没跟时雨娘亲道晚安呢。”她扑腾着,人精似的贴着我耳根小声问,“时雨娘亲先前答应给筝儿换个漂亮的新坠子,还算不算数?”不等我回答,她又严肃地皱着眉头道,“点数是什么,好玩儿吗?”

什么坠子,合着她就是想出门凑热闹。

我瞥了瞥顾辞,也贴着她小声地回道:“你爹肯定不会同意你去的,要让他知道,估计会打烂你的小屁股。”小姑娘扁起嘴,眼看就要哭了,我才坏心眼地松了口,“不过我可以偷偷带你过去。”

“拉钩!”

小姑娘得了承诺,心满意足地睡觉去了。顾辞全程用一种探究的眼神看着我跟他闺女嘀嘀咕咕做着秘密交易,几次犹豫却没问出口。而我目视前方,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

忤逆顾辞,小姑娘无所畏惧,而我,喜闻乐见。

不过如果我当时就知道第二天会发生意外的话,我肯定不会让我爱的人陷入危险,也肯定不会再次亲手促成这个以后让自己受尽折磨和伤害的契机。可惜我没有未卜先知的能力。东方从前总说我骨子里藏着劣性,做事全凭自己的意愿,从不考虑后果。从前他可以保护我,但是我忘记了一件事,我还没有能力去保护他人。

隔日,小姑娘就被我偷偷带了出来,连奶娘都没知会。

开始她好奇地满屋乱窜,我还能余出精力看着她,后来我忙起来就完全顾不上了,等我意识到她从我的视线里消失好久时,堂屋传来的尖叫声让我吓得直接扔掉了账本。小姑娘被一个红了眼的男人抓在手里,满脸都是鼻涕泡,脖颈间还横了把尖刀。

那瞬间我才猛然意识到,为什么顾辞不让她随便出门了。

以顾家现在的地位,在生意场上必然是前狼后虎,不可能不得罪人,多少双仇恨的眼睛盯着,伺机寻找报仇的机会,此刻挟持着顾忆筝的男人就是其中一个。

男人怕是已经神志不清了,笑得哈喇子都流出来:“顾辞呢,顾辞那个狗东西呢?”他把刀又往前比了比,“你顾家抢断行市,害我生意都没得做,全亏空了……老婆生孩子等着用钱,可什么都没了,一尸两命……老子今天必须让你的女儿偿命,偿命!”

小姑娘吓得哇哇大哭,什么话都说不出,只能拼命喊着要爹爹。

我停在堂屋外犹豫了一秒。

大概也就是那一秒吧,疯男人手起刀落,门口突然有人风一般卷过去。

顾辞,也无非就是个普通的生意人,他没有武功傍身,没有仙气护体。小姑娘被他平安地护在怀里,尖刀却直直插进他的背部。

他呕出一大口血,疼得青筋暴起,脸都扭曲了。他护着小姑娘把她交到我的手里,抬起黑黢黢的眼睛:“时雨,筝儿……照顾筝儿。”

这是他第一次如此认真地看着我的眼睛,这一看,就看到了我的心里去。

7

疯男人那一刀直插顾辞的心肺,宫里特意批了御医下来,都说等着办事儿吧。

顾老夫人昏过去好几次,我看着床上顾辞面无血色的脸,拽住御医的药箱:“大人,我夫君的气息好像稳一点儿了,要不您再给瞧瞧?”

胡子花白的老御医翻了翻眼睛,叹口气,机械地去号顾辞的脉:“夫人,顾老爷着实已经回天乏术,您就算再不愿面对也……等等……”老御医一个白眼差点儿没翻回来,难以置信地又抓了抓顾辞的手,“天啊!确实!”

顾辞奇迹般地捡回了一条命,如果他再能顺利挺过七日的话。

老御医活了六旬,从业几十载,头一次遇到这等事,由此对自己的医术产生了深深的怀疑。后来什么原因都解释不了,只能说是上天眷顾,顾辞祖上积德。虽然顾辞还没醒,但顾家所幸是见了点儿希望。

这七日我夜夜守着他,除了歉疚,也是希望他醒来第一眼就能见到我。

顾辞醒在一个诗意盎然的清晨,窗棂外能听见清脆的鸟鸣。

他半睁着眼睛看了我半晌,却不出声,我有点儿担心:“你没伤到脑子吧?干什么,见到我激动得不会说话了?”

顾辞的嗓子哑得很性感,他咳了咳,隐约有笑意:“我以为我见了阎王,下了黄泉……你怎么还阴魂不散。”

“喂!亏我照顾了你七天七夜,你不能说两句好听的吗?”

“怪不得,瞧,你都变丑了。”

我松了口气。顾辞身体应无碍了,才有力气呛我。

突然放松下来,我反倒没了力气,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往外走,都没顾上跟顾辞抬杠。巧云端着刚熬好的药跟我打了个照面,我通知她顾辞醒了,巧云应了声,犹犹豫豫地抬眼:“夫人,老爷真的没事了?”

“嗬!听你的意思好像很希望你家老爷有事儿啊?”

“不是。”巧云更加犹豫了,“先前全府上下都知道老爷不行了,这突然就……”巧云眼神往我身上瞟了瞟,“还有人在后厨见着夫人你往药锅里加,加……”

我的脸白了白,打断她:“说什么胡话,加的都是方子上的药引子,再瞎说,小心我关你一个月!”

巧云吓得一溜烟儿跑了,但我知道,凡是谣言,总有源头,一旦起了就很难再掐灭。

我时常能遇到在背后嘀嘀咕咕议论的下人,说什么,小小姐打娘胎里带的胃病,跟新夫人相处久了竟莫名其妙地好了;老爷明明快死了,却又不知着了什么妖法才起死回生……

对,妖法。

刚听到这种说法时我一笑置之,却也不反驳。

毕竟我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我只在乎顾辞。

8

顾辞在床上养了一个月,身子就大好了,得亏了他身体素质好。

或许是知道我先前没日没夜地照顾他,就算是块千年寒冰也融化了。他没再提起由于我的疏忽让小姑娘陷入危险的事,也没再给过我什么难看的脸色。

他甚至开始对我笑了,这让我周身战栗,觉得未来的生活都会是幸福的色彩。

隔日我原打算赖个床,却又被人叫起来。

老夫人召我去前厅,下人只来传话,也没说什么事儿。等我狐疑地到了前厅发现顾辞也在,他蹙眉坐在一边,顾老夫人身边还站着个獐头鼠目、看着就不像好人的陌生男人,他堆着一脸殷勤的笑,意味不明地盯得我直发毛。

“时雨,来啊。”顾老夫人笑眯眯地唤我过去,“听人说你最近身子弱,杨大师是调理身体的一把好手,我特意找他过来帮你调养,争取早日为我顾家开枝散叶。”

那位神神道道的杨大师煞有介事地给我诊了半晌,又端了茶盏,说是补汤。我不疑有他地喝下肚,没过几秒却觉腹痛难忍,一阵阵眩晕与窒息感汹涌而来,捂着肚子涨红了脸蹲在地上:“你……你给我喝了什么……”

杨大师跳大神似的蹦起来,拔高声音尖叫道:“妖,没错!她是妖!”

据说这杨大师,其实是个捉妖师,他给我喝的东西里面掺了化灰的符咒,一般人喝了不会有任何感觉,妖喝了却会即刻产生反应。先前府里的风言风语传到顾老夫人的耳朵里,她终于忍不住找个机会证实了。

我被五花大绑地锁进一个贴满符咒的笼子里,丢进了柴房。

顾辞来看过我一次,我隔着栅栏吹了吹上面的符咒,特别不正经地笑了笑:“夫君,你怕我吗?”

“你是妖吗?”顾辞不回答,只反问。

“如果我说我不是呢?”

顾辞漂亮的眼睛里写满欲言欲止。我在那瞬间看见了希望,还有他眼睛里闪烁的光亮。我多希望他能做一次我的英雄,或许他不爱我,但他可能不再讨厌我,也会选择相信我。但是他没有。他犹豫了那么久,还是默默地离开了柴房,亲手熄灭了我心里的光亮。

“时雨,你蠢吗?!”

顾辞离开后不久,我又吃了一嘴的土。

东方总能恰到好处地出现,落地时青衫尾摆在地面扫了一圈,他嫌弃地掸了掸,抬起手指指着我,咬着牙说:“我才多久没见你,你就把自己折腾成这副德行,呵呵!”东方气得笑出声,“开心的代价,可真够大的。”

“那是,您堂堂山神,日理万机,哪能总跟我这块臭石头操心费神呀。”我狗腿地笑了笑,艰难地往前蹭蹭,“不过你能先帮我把那些符纸揭了吗?我被镇了许久,怪难受的。”

我没力气了。

要是平时,这些小符咒根本奈何不了我,但是前段时间我灵力损耗太大,万般受不住这个。东方是我的邻居,也是帝华山的山神。他是天地孕育而生的山神,原本是没有名字的,只是他说过“日出东方红似火,帝华山景旧曾谙”,我才唤他东方。

东方颤抖地将我抱在怀里,我周身苦寒,从未想象自己是如此弱小。

他轻轻地撸起我的衣袖,手腕处横亘无数血痕,触目惊心。东方将嘴唇在上面贴了贴,带我离开那块是非之地,所到之处无不天际变色,飞沙狂卷,我知道他生气了。

“时雨,我好不容易护你化得人形,再过修行五百年,你便可做个无拘无束的逍遥散仙。”东方愤怒的声音像是从很远的地方飘来的,“如今你用周身灵血给那凡人做药引,换回他一条贱命,却被人打成下等小妖,折磨至此……你是算准了他命中有此劫,特意去渡他的吗?万物皆有因果,哪轮得到你去普度众生?先前我有句话说错了,你不是这天下第一小气之人,你是这天下第一的蠢蛋!”

“对不起,东方。”我迷迷糊糊的,意识渐渐消散,“我困了,想睡会儿。”

山主瞳色渐深,他耷拉下嘴角,神情异常冰冷。

“不会再容许别人欺辱你了……小石头,我带你回家。”

9

东方原本是没有名字的,我也没有。

他从前总叫我小石头,我本来就是这帝华山里的一块玉灵,被他护着长大。可东方不清楚的是我为何会为灵——时间再往前追溯五百年,也是一个芒种时节,少年披荆上山,不小心脚下踩空,从山崖上掉了下去。他摔伤了额角,眉间血染山玉,成了我的灵根。

所以在五百年后,我初化人形,就迫不及待地寻找他。机缘巧合之下我成了时瑞丞相的义女,赐名时雨,才终于有机会再见到他。

我因他而生,也便才有了还他恩情的机缘。

东方说我根本不懂得什么叫喜欢,但我不仅是想报他的化灵之恩。

当年芒种时落雨,我一直记得他,记得他的脸和他黑黢黢的、明朗好看的眼睛。

只可惜,大概他这辈子都跟我没有结尘的缘分吧。

“我告诉你,强扭的瓜不甜,强结的婚也不会幸福的。”东方把我拴在脖子上,分外不屑地说,“你就老老实实地待在我这儿,哪儿都不许去。”

先前我损耗太多,维持人形的话灵力恐怕消散得更快,于是东方自作主张将我化回护心玉——说什么以神养玉,其实就是变相地看着我。我骗东方说自己想要去尘世走一遭,体验过情爱,方知世事苦。可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他是断不允许我再回去受罪了。

这些损耗的灵力,怕是再有荒逾百年,才能再养回来。

“本山神放在心尖的孩子,怎能让他人随意践踏?!”东方用指腹轻抚微凉的玉身,心疼地说。

“我以后定会老老实实留在山里修炼,你能再答应我最后一个请求吗?”

“说吧。”

“跟小姑娘相处一场,我有点儿想她了,我能跟她告个别吗?”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了什么鬼主意,省省吧。”

“你看他啊,命也不好,连续两任夫人都留不住,到时候说不定还会被人冠上一个克妻的罪名,也怪可怜的。”

“不介意我让他更可怜点儿吧?”东方笑眯眯的。

我再不敢多言。

就那么从柴房消失,我猜顾家也不会追究下去,顶多当是放跑了一只力量被吞噬得差不多了的妖精。为了避免落了把柄,可能顺便封锁个消息,再用什么理由搪塞给时丞相,毕竟我只是个名义上从山野间收来的养女。过段日子风平浪静,宣告顾家夫人因病离世,再找不到我存在的任何气息。

所有人都会忘记时雨,顾辞也会。

怪不得别人都说,这世间最残忍、最难捱的良药,就是遗忘。

残忍和难捱是给我,良药,是给他。

尾声

顾家小姐又偷偷跑到帝华山去玩儿了!

顾家老爷顾辞派人寻到大半夜,才从山坳里把小姐揪回来。这孩子向来康健活泼,顾辞也不怎么约束她的活动,可最近是越发放肆了。

挨了罚的小姑娘哭得一抽一抽的,仍旧心有不甘:“爹爹坏,筝儿只是想去看仙女!”

“胡闹!哪儿有什么仙女!”

“就是有,就是有的!筝儿记得!”小姑娘气鼓鼓地辩解,“筝儿在那里见到过小仙女!”小姑娘说着说着居然哭起来了,“天亮了,太阳红红的,仙女姐姐笑起来很好看,裙子像云朵……然后下雨了……”

顾辞愣了一下,脖颈间剔透的护心玉在晃动中闪着的微弱光亮,名叫遗忘。

帝华山上,年轻的姑娘坐于山崖云巅,表面看上去在静心打坐,却时不时地睁开眼睛,再百无聊赖地打几个哈欠。青衣长衫的山神从身后敲她的头:“专心修炼,清不清楚你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一不小心灵体散了,我也救不了你。”

“知道了,啰唆!”

“知道了?”山神的声音变了个调,“灵力所剩无几,你还要分出去一多半聚化成玉留给那鳏夫,我看你什么都不知道。”

“夫妻一场嘛,纵然忘了,好歹留个念想。”姑娘宽慰地拍拍胸脯,缓缓扯出一个笑,“念想是给我自己留的,不是给他……哎,东方你快看,下雨了。”

日头短,菱歌长,当年芒种,旧时微雨。

赞 (63)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50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