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赢家

  • 花火·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10期】    
  • 桃之夭夭·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10期】    
  • 1.

    叶朝与澳门权贵谈判的这一天,大厦楼下有不少高层人员在等她。

    偌大的会议厅的玻璃门被拉开,见到首座上的男子后,叶朝停下了与身边人的低声交谈,抬头迎上他复杂的目光,弯唇一笑,大大方方地走上前朝他伸手:“秦总,请多关照。”

    秦辛远起身和她握手,指尖刻意纠缠过她柔软的手心,偏偏面上滴水不漏。他回道:“客气了。”然而在握手结束松开的那一秒,他又重新拉住了她的手,指尖纠缠。

    叶朝收起笑,背对众人冷冷地看他,说道:“秦总有什么话,可以会议上谈。”

    每一句都客套疏离,就连在会议上她也毫不退让。而在她对立面的秦辛远无话可说,他有软肋,舍不得与她兵戎相见。

    一场会议结束,秦辛远的特助一脸苦色,借“两方负责人继续沟通”的理由,招手让其他人先走,留下空间给他老板和对立的叶朝。

    大型实木会议桌两边只剩下秦辛远和叶朝,而后者一刻都不想多待,起身站在桌边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仿佛嘲讽。

    秦辛远拧眉看她,开口道:“WY的投标项目……”

    “我不会退让。”叶朝打断他可能要说出的话,冷硬到底,“我们凭实力竞争。”

    2.

    叶朝第一次见秦辛远是在豪华邮轮的一场赌局上,在筹码铿锵的声音中无意间抬头看到他,那时她还不知道对方在澳门坐拥无数资产,相当有权势,只是觉得竟然有男人能长得这么好看。

    在这种赌局与烟酒缭乱的场合,他在几个保镖的簇拥中走下楼梯,冷漠、疏离,却因为他容貌盛极,让人看一眼就沦陷。

    他一出现就成了焦点,叶朝漫不经心地翻看着手中的牌,听旁人谈起才知道他的名字,在赌局加筹码时她直接翻了二十倍,瞬间将气氛推到了最高点。

    赌局上要的就是一掷千金,谁都不知道眼前这位姑娘哪儿来的气魄敢这样押筹码,一时轰动全场,十几步外的秦辛远也漫不经心地看过来一眼。

    叶朝临时起意,对庄家加了一句话:“如果我赢了,请把所有筹码送给那位先生。”

    周围更是哗声一片,秦辛远闻言神色不变,停步在原地和身边下属说了一句什么。紧接着明牌开始,叶朝手气一向很好只赢不输,在身边人纷纷的恭喜声中,秦辛远抬步走了过来。

    秦辛远身居高位,在场很多人都认识他,此刻更是不敢造次,只听秦辛远冷静自持地问了一句:“为什么?”

    叶朝被为难住,她只是觉得他长得好看便这么做了,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呢?眼下他走到自己跟前,叶朝才感受到了那种上位者与生俱来的压迫感,斟酌着用词回答道:“为了……讨美人开心。”

    心大皮厚如叶朝,即使是这种时候也不忘口头调戏一下。

    秦辛远的下属都面露惊讶,而他倒是半点儿不气,反而很平淡地问道:“那我要怎样回报你?”

    叶朝“唔”了一声,又看了眼前的男人一眼,胆大包天道:“和我共进晚餐?”

    秦辛远的特助就站在一旁,头一次见有人敢这么调戏他的老板,还没回过神来,就更震惊地听见老板竟然答应了!

    在邮轮所视夜景最好的餐厅,秦辛远包下了全场,叶朝坐在他对面时才后知后觉自己好像招惹了一个大人物,这哪里是那些筹码可以换得来的?

    秦辛远淡淡地出声:“叶朝小姐的运气很好。”一个下午她几乎赢遍了每个赌桌,没有输局。

    “除了运气,我的演技也很好。”叶朝不会出老千,在赌局上运气很重要,还有压下筹码前不管牌面或点数大小如何,都有十足的底气。她对秦辛远眨了眨眼,声音也是绵软的:“秦先生要和我打个赌吗?”

    “什么?”

    叶朝撑着脸看他,长发缭乱地落下随性又灵动,笑意盈盈:“我亲你,赌你会不会躲开呀。”

    秦辛远怎么也不会想到叶朝会说这样的话,准确来说,从来没有人敢对他如此大胆,但他又拉不下面子拒绝。

    便赌了。

    叶朝微微撩了下自己鬓边的碎发,她眉目漂亮,在餐厅幽幽明灭的灯光下,又衬着海景,仿佛是从海底深处游来的水妖。她慢慢靠近秦辛远时,两个人的目光都没有躲闪,交缠在一起,看是谁先躲开。

    秦辛远目光深邃,而相反叶朝眼里是带有笑意的,她笃定秦辛远会先躲开,毕竟这样的天之骄子或多或少对陌生人都有抵触感的……但她想错了。

    在最后两人距离不过几厘米时,叶朝有些慌了,彼此气息都缠在一起,秦辛远的眼里都能清晰地倒映出自己,但他神色从头到尾只是冷淡。而最后叶朝也没有躲开,她又快又轻地亲了他的嘴角一下,还带着一点儿香槟的味道。

    这在秦辛远意料之外,他也以为叶朝会先躲开。两个人互相试探的结果都没猜对。

    为了掩饰气氛,不服软也不服输,叶朝回到位置上后依旧笑意浅浅:“这是我今天第一次平局。”

    秦辛远说:“是叶朝小姐吃亏了。”

    叶朝淡定道:“秦先生这样的人物,我倒不觉得吃亏了。”

    3.

    邮轮一日游结束后,叶朝就回了公司。一个月前她完成一笔大单子,借着庆祝的理由去度了个假,回到G市,公司又要接新的项目。

    叶朝是商界奇才,数次创下资金回报记录。她明明是个小姑娘,冷硬强势起来却不输任何人。

    在一场大型工程合作项目中,叶朝再遇秦辛远,按理来说这种谈判案还不至于让他出面。偏偏合作方是个刚上市没多久的小公司,连负责人也是个初出茅庐的娇千金。

    虽然说这位娇千金宋斐斐的年龄和叶朝差不多,但叶朝在这种场合向来可以不动声色地四两拨千斤,宋斐斐一看就是什么都不懂,在资本市场上也是被宠着带过来的。

    所以澳门权贵秦少才会出面,亲自陪宋斐斐出席饭局。

    饭局上本应是叶朝和宋斐斐商讨项目投资风险与回报,大概是宋斐斐实在什么都不会,到后面直接发展成秦辛远代人回答。如果单单只是这么一个小公司,叶朝这方肯定是不同意合作的,但架不住宋斐斐背后有秦少这尊大神。

    饭局到一半叶朝去洗手间的镜子前简单地补了个妆,她年纪轻,有时候就得靠妆容显得干练一点儿,一转身就发现秦辛远居然在等她。秦辛远这样的人生来就带着冷淡,却会让人有一种再多看一眼,他就会温柔起来的错觉。

    他说:“以后就麻烦叶总照顾斐斐了。”

    这句话其实是很偏心的。

    “这样费心照顾,我有什么好处呢?”叶朝靠着洗手台的边沿,很轻地笑了,没有半分饭局交涉时的冷硬,声音又低又软,“原来秦先生谈生意,也要用这样的方法?”她抬头看过来一眼,即使妆容艳色,她笑起来也像是不食人间烟火。

    秦辛远看着她,并没有说话,而是抬步走上前来把她抵在了池台边,微微弯腰,指尖轻轻滑过了她眼尾,提弯嘴角低笑:“妆没化好。”

    这个话题转换得有些快,叶朝一时半会儿没反应过来,只是在秦辛远摩挲过她眼尾时下意识地闭了闭眼,而后慢慢地“唔”了一声,说:“秦先生这样算不算是在调戏?”

    眼前的人,眼尾被蹭,惹起淡淡的红绯,慵懒地抬眸看人时又骄又软,可明明前不久饭局上她冷硬得张嘴就能咬人一口。秦辛远想着,不免低笑,指尖滑落勾起她的下巴,开口道:“是我记性不好,忘记了一般会这样做的应该是叶总才对。”

    那声“叶总”又低又柔,像滑过喉咙、缠绵过唇舌后,再吐出来的。

    距离这么近,他声音低沉含笑,叶朝耳尖微微发烫,她想,秦辛远这样的人真是个难得一见的、亦正亦邪的人物。而后她又补了一次妆,和秦辛远一起回到包厢时,陪同叶朝一起参加饭局的王董私下还问了一句:“怎么和秦少一起回来?”

    叶朝慢悠悠地回答道:“调戏了他一下。”

    王董差点儿犯了高血压。

    4.

    秦辛远在商界呼风唤雨多年,倒是第一次遇见像叶朝这样的女人,无论是高调送筹码,还是在邮轮餐厅中的亲吻。而他来G市除了安排个饭局、牵牵线,还要参加一个寿宴。即使他的声望在澳门,但在G市也无人敢小觑。

    秦辛远心不在焉地结束了几个前来示好的人的应酬,等了半天,才看见叶朝姗姗来迟。只不过他们之间遥隔众人,不便上前。秦辛远和几个朋友交谈了一会儿,再看过去时人已经不见了。

    在宴会之外的露台上,叶朝靠着栏杆在喝酒,不知道是第几杯。她穿着掐腰的裙子,长发未束散在肩上,似乎是被酒气氤氲,唇色湿润又绯红,撩人于无形。

    见来人是他,叶朝弯唇很乖地笑了下,秦辛远脚步差点儿因此一顿,忽然觉得自己是为色所迷。

    “醉了?”

    叶朝近乎是甜软地抿唇,应道:“有一点儿。”

    她在资本市场上雷厉风行,私底下又乖成这样,饶是秦辛远也分不清哪个是在演戏,哪个是真正的她,又或者是每个都是她。

    叶朝一直很喜欢这种带着果味的酒,过渡色由蓝转粉,酒液是很清甜的味道,但是后劲儿很大,她容易醉,助理不让她多喝,才来露台偷偷地喝。

    秦辛远又问:“喜欢这种甜酒?”

    叶朝靠着身后的栏杆,眨眨眼看着他,答非所问:“没有秦先生甜。”

    某人即使有点儿醉了,也是本性难改,撩起人来一套一套的。秦辛远朝她走近一步,伸手撩起她肩头的长发,低头诱哄:“真的?”

    醉意愈发地重,叶朝都有些认不清眼前人是谁,但还是说道:“我不骗长得好看的人。”

    到底是什么样的环境才能养出这样一个乖巧又坏坏的她?

    夜色太重,星光与人间烟火一起璀璨,几乎让秦辛远有些心绪不稳,于是他低头吻上叶朝的唇。

    酒味是甜的,当然——她也是。

    叶朝没有醉得彻底,后来秦辛远让侍者煮了一碗醒酒汤来,她喝完在别墅二楼的房间休息了一会儿,才清醒了半分。

    宴会到了尾声已经是深夜时分了,叶朝喝了酒不能开车,秦辛远就让下属先离开,自己亲自送叶朝回去。

    宴会地点在郊区的独立住宅里,附近多是树林,而意外就发生在他们取车的时候。

    秦辛远注意到右手边的林子里有异响时,他以最快速度拉开了车门,把叶朝推了进去,声音瞬间低沉了起来:“锁车。除非是我,否则不许下车。”

    叶朝还在状态之外,记得最深的就是秦辛远在说完这句话后,指尖摩挲过她的嘴角,又音色温柔地安抚道:“怕的话就喊我的名字,乖。”

    他刚刚关上车门,林子里就闯出了五个人,带着家伙一股狠劲地冲向了秦辛远。叶朝被这一幕惊得酒也醒了几分,刚便想下车帮他,结果秦辛远就动了手,一对五正面交了锋。

    矜贵如他,不止在商界的资本市场里杀伐决断,在这种月黑风高时更是杀意凛冽,即使只有他一个人也能以暴力手段镇住全场。

    表面上是矜贵清傲的贵公子,实际上他更适合在危险地带坐拥财富与生死。

    安保人员赶来时,秦辛远已经结束了混战,在澳门他的产业链复杂,没有什么是不曾接触过的,即使刀光剑影他也没有受一点儿伤。而此刻他脱去沾了血的风衣朝叶朝走来时,上一秒的杀意在此刻尽数淡去。

    车门打开,一只玉白般漂亮的手先伸出来拉住了秦辛远的手,他微微弯腰与她靠近。

    “怎么了?”

    “你有没有受伤?”叶朝微微仰头看他,因为刚刚旁观,混乱的心跳有些剧烈,她继续问道,“那些人是谁?”

    “是澳门那边的亡命之徒。”

    秦辛远并没有过多回答,可能是刚刚脱身于暴戾间,周围是夜色浮动,只有她一身干净得像是初见。

    于是,他低声诱惑道:“要不要考虑和我在一起?”

    5.

    从大洋邮轮赌局的一掷千金,到重遇后宴会露台上迷离的一吻,所以当秦辛远垂着英俊的眉眼问她要不要在一起时,叶朝答应了。

    宋斐斐因为身体劳累住进医院,叶朝特意挪了行程去住院部看望她,忘记提前打声招呼,于是便换来了当前这一幕。

    叶朝在病房外最先听见的一句就是,秦辛远劝宋斐斐不要经商,天资不适。

    宋斐斐的声音里带着细弱的哽咽:“秦哥,我只是想离你更近一点儿……我在你身边那么久,你别一直把我当成小孩子。”

    秦辛远貌似有些无奈,低声道:“那好吧,合作项目这方面有叶朝帮你我也能放心。”

    “我不要!你为什么总是拿叶朝来挡我,在合作案之前你就提过,叶朝能力出众,能来帮我是最好的事情,可是我不要,我不要我们之间还隔着别的人!”

    病房外的叶朝只觉得手脚冰冷,将自己和秦辛远的认识过程从头到尾细想了一遍,眉间越皱越紧。

    宋斐斐是秦辛远一个老朋友的妹妹,她出身书香门第,原来是为了秦辛远才进入资本市场的。

    而叶朝想得更多的还是秦辛远的那句“以后就麻烦叶总照顾斐斐了”,一时思绪郁结差点儿弄折手里的百合。回过神来后,叶朝把那束百合留在了病房外的椅子上,走到走廊尽头发了条短信给秦辛远身边的林特助:秦先生说,在邮轮赌局之前他就认识我了,是真的?

    林特助很快回复:之前宋小姐的公司刚上市,合作方的资料总裁都看过。

    ——都看过?

    最后叶朝还是没有进去探望宋斐斐,离开医院后打了个电话,开车去了一个本被推掉的饭局。

    这场饭局接待的是一个投资行老板,大概是从外省过来的缘故,这位上了年纪、大腹便便的高总并不了解G市的情况,以为叶朝这般年纪不过是个普通员工,而且色欲熏心根本没听下属的介绍,在饭局刚开始就动起了心思。

    叶朝懒得费神回应高总话中的暗示,他便以为是佳人默许了,叫来服务生又上了许多瓶酒,打算直接把叶朝灌醉。

    这下叶朝烦了,连颜面都不想给对方留,领着自己的团队就想走。结果有些喝醉了的高总猛地一拍桌子起身,让人拦住她们,还骂道:“你玩儿什么欲擒故纵?”

    叶朝的团队里女性居多,而高总跨省来谈生意派头十足,来参加个饭局还带了四五个人高马大的保镖在身边守着,这时候便迅速围住了叶朝等人。

    场面不利于叶朝,高总笑得脸都起了褶子,边摸着油光锃亮的头顶,边绕过桌子走近叶朝,就在这时包间的门被猛地踹开——

    见状不对的保镖冲上前的同时就被踹翻摁在了地上,门外站着一排人,几个保镖一看就颓了下来,而高总被人一把拽着后衣领丢回了桌前。

    紧接着一群服务生端着啤酒走了进来,桌上的菜肴全被撤走,摆满了酒,阵势不可谓不大。

    叶朝正皱眉想着这是哪一出戏的时候,秦辛远走了进来,步履优雅,刚一出现就成为了那个掌握全局的人。他在各种交易里早就不动喜怒,此刻只是冷冷地吐出一个字:“喝。”

    高总这下彻底酒醒了,他再怎么无知也知道眼前这个人,是十个自己也惹不起的,于是没敢耽误半点儿,开了酒瓶就开始灌酒,但也只是喝了几瓶就撑不住了。

    这个中年男人刚一下桌求饶,身后就有人上前把他凶狠地按在了桌面上。

    “今天你要想离开这里,只有两种可能。”秦辛远面容淡漠,修长薄白的手指微微曲起扣着桌面,声色波澜不惊,“一是把这些酒都喝完,二是派人提前去医院给你挂个号。”

    听完这些,高总脸垮了下去呈现出一种灰白死色,他被摁着说不出一句话,眼珠子要瞪裂般看着那个男人走向了叶朝,把她带离了这个乌烟瘴气的饭局。

    出了酒店,侍者已经把车从停车场开到了门口。外面风大,秦辛远把自己的外套给叶朝披上,看似无意地问了一句:“中午已经到了病房门口,怎么不进去?”

    应该是那束留在门口的花以及林特助汇报了些什么,秦辛远不可能猜不到一星半点儿。而叶朝微微挑着嘴角,语调懒慢地回答道:“宋小姐在深情告白,我怎么方便打扰?”

    秦辛远看着她解释道:“你是正主,不算打扰。”叶朝被他半裹在怀里,看起来不争不吵,毫不在意,秦辛远低头亲了亲她的眼尾,笑了下,“和我之间不要有猜疑。”

    叶朝“嗯”了一声,不再说话。

    她在资本市场多年是相信直觉的。

    秦辛远不喜欢宋斐斐,但秦辛远确实是在利用她。

    6.

    不知道那天秦辛远和宋斐斐还谈了些什么,叶朝发现原本能力糟糕的她提出的方案和观点明显好了不少,项目情况报告表上的内容也条条清晰。

    这一天几个合作方一起开会讨论商业利益,宋斐斐阐述完观点后大家的脸色都不太好。会议结束,叶朝私下问了宋斐斐一句,刚刚会议的发言内容是怎么调查来的。

    宋斐斐支支吾吾没有说出口。

    她的发言太过具体直接,毫无分析直接阐述结果,几乎要擦边对手公司的商业秘密。叶朝见她还有要隐瞒的意思,开门见山地说道:“是请了商业间谍还是入侵了对方公司的网络?”

    宋斐斐顿时就慌了,说自己是急于求成才出此下策,再三说自己不会再犯,求叶朝不要告发。

    叶朝很头疼,不知道这位千金大小姐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还是因为有秦辛远给她撑腰,这种商业丑闻一旦传出,这单合作项目凉了不说,他们几个合作公司多少也会受到影响。

    “跟秦辛远说明情况,让他帮你解决。”

    听到这话,宋斐斐在会议室里当场变了脸色,白着一张脸带着哭腔指责叶朝:“你已经和秦哥交往了还有什么不满足?!非要我在他面前再丢个脸才甘心吗?”

    她都不愿意去相信,那天自己在医院跟秦辛远告白时,他说,自己已经有了女朋友,是叶朝。

    宋斐斐就像是当场被打了一个耳光。

    叶朝不想多谈,转身就离开了会议室。而事后过了半天,宋斐斐冷静下来后又跟她发短信道歉,求她帮忙。

    她客客气气地回复:我能力不足。

    不管是商业间谍,还是违法入侵敌方公司的网络,这些事儿迟早有一天会被揭发出来。叶朝在资本市场见过无数这样的例子,她不能只手遮天,只有秦辛远说不定还有可能保住她。

    而就是在这期间,叶朝第二次去了医院,她父亲高血压犯了,得住院观察一段时间。叶朝接到她父亲住院的电话时,秦辛远就在她身边,也是由他开车带叶朝去的医院。

    在单人病房里叶父正在看新闻,见到小女儿来是很高兴的。叶朝也简单地介绍了下秦辛远,说是合作伙伴。在探望叶父的时候,宋斐斐接二连三地发来了短信,应该是从叶朝助理那知道她在医院看望父亲,直接来医院求她帮忙。

    宋斐斐短信里说,对手公司好像知道她使用商业间谍的事了。

    叶朝回了个“八楼”,然后与叶父聊了会儿天后,就和秦辛远出了病房。在外面走廊上等了几分钟,宋斐斐就赶来了,但见到秦辛远时愣了一下,随后狠狠地看向叶朝,嗓音几乎要撕破:“叶朝,你不帮忙就算了,为什么要告诉秦哥?”

    叶朝还没来得及说自己什么都没讲,宋斐斐就红着眼眶继续说了下去:“我喜欢他那么多年,他现在和你在一起,我就算不死心还缠着他,你也不能这样报复我……”她是千金小姐教养良好,即使是生气,也是梨花带雨的模样。

    秦辛远在这时看了叶朝一眼,拧着眉目光沉沉,而后抬步走向宋斐斐,有着多年亲昵感地揉了下她的发顶,安慰道:“我会解决。”

    “你不多问一句是什么事儿?”叶朝双手环抱靠着白墙笑了下,觉得自己是个局外人。她应该知道,对面这两人认识多年,是该比自己与他更亲近些。

    就好像不管发生什么,他第一时间去的只会是宋斐斐的身边。

    秦辛远背对着她没有回应,叶朝觉得没趣儿,刚一转身便僵住了脚步——叶父就站在她身后不远处。

    叶父在大学做了好几年教授,少有严词厉色的时候,这时候见她看到自己,语气严厉了几分,道:“朝朝。”

    在秦辛远闻声回身看过来时,叶父又说了一句:“我教过你,不要参与进别人的感情里,有些情爱沾不得。”

    就像宋斐斐喜欢秦辛远多年,即使秦辛远不爱,也会眷顾。

    叶朝狠狠地咬住了牙。

    7.

    宋斐斐的公司安然无恙。

    不知道秦辛远用了什么手段,从澳门到G市,他不仅有本事压下所有不利于她的消息,甚至将宋斐斐公司的受损的程度降到了最低——

    最后被告发的是他们一同的合作方公司,在重压之下直接破产。而这次的合作项目由宋斐斐的公司领导牵头,合作公司一共五个,此事一出所有的合作方都受到了影响,只有宋斐斐的公司几乎毫无损失。

    叶朝刚毕业不到五年就能坐上资本市场的高位,不满她的自然大有人在,金融市场上勾心斗角也并不少见。

    将要年底,叶朝在公司高层大会上被几个董事轮着指桑骂槐地呛了一遍,场面几近冰点。叶朝坐在软椅上耐心听完每一句,结束后不耐烦地皱眉扔下一句:“说够了?公司造成的损失我会想办法补偿。现在与我针锋相对,最早同意这笔项目的是谁?”

    公司股权叶朝占得不少,要想撼动在场一两个人的地位也不是不可能。大会还没结束,她少有地发了脾气,起身推开了坐椅,冷声道:“一个月,我会让它的资金回报率再上五个点。”

    而后她径自离开了会议室,留下一桌子震惊的高层董事。

    叶朝离开公司后在附近的咖啡店坐了一个小时,然后就去了医院。她的父亲不喜欢这种时候身边有人照顾,安静时就一个人看文献。

    叶朝在病床边坐了好半天,叶父也没开口。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出声:“我似乎搞砸了……”

    她手握一杯热水,慢慢地平静下来,把自己和秦辛远的事从头到尾讲了一遍:“爸爸,谁对谁错呢?”

    叶父合上了文献,看向自己无措的女儿,说了今天对她的第一句话:“在你的立场上不该讲是非对错,你既然当初选择从商,那你纠结的应该是输赢利害。”顿了顿,叶父摸了下她的头,当她还是个孩子。

    “朝朝,输赢利害是对你,情爱对错在旁人。”

    叶朝不懂。

    她只是慢慢低下头,捂住了脸。

    秦辛远是一场叫人沦陷的诱惑,她唯一错的,就是不知不觉动心太早。从此不提对错,只讲输赢。

    当天晚上叶朝是在公司过的,而后一个月,她直接住进了办公室的休息室里,分分秒秒争夺每一个项目的资金回报率,将放纵以另一种姿态呈现了出来。

    与此同时,她拒绝了所有秦辛远的来电,联系方式统统拉黑。

    既然秦辛远选择牺牲这些合作公司来保全宋斐斐,那她也没什么好说的。秦辛远如果要解决这件事,最快最无后患的方法就是让一个公司替罪沉落,以及让参与进合作案的公司一同受损。

    宋斐斐生在澳门长在澳门,她的哥哥与秦辛远认识多年感情深厚,秦辛远自然对她颇多照顾。但叶朝在意的从来不是这些,她家世良好,即使后来在商场用尽手段,心境也是澄明的。她最在意的是那天在医院,在她最为敬重的父亲的病房外,秦辛远没有问她一句缘由,而是走向了宋斐斐身边。

    就此划清了界限。

    8.

    在月底,叶朝终于实现了她在众多董事面前说的那句话,不止让资金回报率上升五个点,更是在原本的基础上翻了倍,也因此她差点儿过度劳累进了她父亲的隔壁病房。

    在叶朝完成自己定下的指标后,身边的好友都纷纷抽空过来为她庆祝。

    在某会所包厢里,几个人在对着麦鬼哭狼嚎,累了一个月的叶朝就在沙发上坐着,边上还有个好看的男人给她剥着荔枝。

    好友看她不吃这一套,给人使眼色,于是那男人犹犹豫豫地靠近了叶朝,漂亮晶莹的荔枝经由他的手滑进了叶朝嘴里。

    身边的好友打趣开玩笑,问她是不是受不了美人在侧。

    这时候包厢门突然猛地被打开,正在鬼哭狼嚎喊麦的那几个好友顿时停了声音。叶朝懒洋洋地抬头看过去,刚好迎上了来人视线,漫不经心地开口道:“受不了美人在侧?”

    安静到了极致。

    “不。我最受不了有人骗感情就算了,还骗钱。”

    歌舞声停,她低头咬过身边那个愣住的男人手上的荔枝。

    门外的那人终于动了,朝她大步走来,周围即使有人想拦住,看到他的神情后都停住了动作。

    他在她跟前停下,没有过多言语,低下身便是一个深吻。

    唇齿相抵间,秦辛远终于从她身边有个男人的信息中冷静下来,紧接着看见了她眼底的淡漠。

    她开口便是凛冽的冷意:“我以为你不过是权欲失控才会喜欢我,毕竟我这人有时确实乖张惯了,和秦总身边那些大家闺秀不太一样,应该让秦总你很有新鲜感吧。但是秦总失策了,在利益跟前,我和你一样决不退让。”

    明明他的舌间,还有她唇里荔枝的清甜。

    而称呼已从那声甜软的“秦先生”变成了不带感情的“秦总”。

    秦辛远退开身子,在现场不少人复杂的目光注视下,他说:“一个月的时间,我可以当做是你在忙公事,无暇接我的任何一通电话。但是今天,在这种地方——你身边的是谁?”

    叶朝没有回答,只是说:“五天后WY公司有个投标项目,你猜我们谁会赢?”她眼里有淡漠,即使平日多是懒散的模样,在正事上却也有着铮铮铁骨的冷意,整个人锋利无比。

    宋斐斐有意WY这个投标项目,刚好叶朝也有。如果能中标这个项目,很大程度上可以压制宋斐斐的公司。

    叶朝明白,秦辛远又怎么会不知道?

    9.

    五天后的二十四楼会议厅,叶朝明明白白地对秦辛远说,她不会退让。说完这些,她就没有要留下来的必要了,说了句“秦总再会”,转身就要走到一边去拉门。

    结果她还没碰到门把手,身后像是有一阵风猛地袭来,下一秒她就被圈住了,双手反扣被秦辛远压在了怀里。

    “以后,都不准叫我‘秦总’。”秦辛远用另一只手捏住了叶朝的下巴,抬起来,逼迫她迎上自己的视线,“WY的投标项目,你以为我在乎?还在闹别扭?”

    “不敢。”

    秦辛远看她恨不得离自己远远的模样,好气又好笑,想起前些天她身边坐着的那个男人,指尖狠狠地摩挲了一下她的唇。

    “就因为宋斐斐?”

    叶朝想咬她,结果听到某个名字瞬间头疼起来,手腕被他紧紧扣住挣脱不开,只能冷冷地瞪了他一眼。

    秦辛远低头在她额间落下一吻。

    “宋斐斐的哥哥和我认识很多年,这些是你知道的。”他的指尖从她的下巴滑过她的唇边,最后滑过她因为恼怒而微微泛红的眼尾,笑了一下。

    “他们没有血缘关系,他喜欢宋斐斐……这些是你不知道的。”

    而秦辛远还说:“宋斐斐喜欢我,我很意外,但毕竟之后她可能会是我的弟妹,而且那家伙为了她,把家底都快掏空了给我钱让我帮她,我不好放着她不管。”

    叶朝愣住了,她想不到这背后会有这样的隐情,更不知道秦辛远帮宋斐斐原来完完全全是因为另一个人的喜欢和全部身家。

    到最后在秦辛远含笑揶揄的目光注视下,叶朝憋出了一句:“你不像是缺钱的人。”

    秦辛远也没挑明她在转移话题,声音低柔地哄道:“以后别不接我电话,更不准拉黑我。”而这些话他本是在那个会所包厢里就该跟叶朝说的,奈何她实在太生气,周围无关的人也多。

    叶朝含糊地“嗯”了一声。

    “伯父那天跟你说,输赢利害是对你,情爱对错在旁人。”秦辛远松开禁锢她手腕的右手,抚上她的脸颊,“叶朝,你把情爱给我,好不好?”

    到这里叶朝的心才突然有了涟漪,像是初见他时的悸动,咬唇问:“……你怎么知道?”

    秦辛远对她的避而不谈很有耐心,复而低下头吻了吻她的嘴角。他带着笑意说:“在那天后我也去拜访了伯父,伯父告诉我的。”

    叶朝怔怔地看着他。

    秦辛远又说了一句:“你不是好奇,我为什么会喜欢上你吗?”

    会议室的玻璃墙外是万里蓝天与白云,而有人仿佛诱惑一般,在唇齿相抵呼吸不稳时,对她说:“我只接受两类人送来的筹码,一类是输家,一类是挚爱。叶朝,我信命,也信一眼会万年。”

    赞 (37)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45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