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青空,今晚见

  • 花火·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7月B版第14期】    
  • 桃之夭夭·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7月B版第14期】    
  • 徐墨白与顾椰的婚礼在富士山下举办。仅仅三个月,一座巍峨的教堂修了起来,从图纸到施工,通通由享誉亚洲的建筑设师周薄暮操刀,被誉为殿堂级艺术品。而让这座教堂价值翻番的不止是设计,还有花园里一座瓷雕耶稣像。

    灵动鲜活、鬼斧神工,不是寻常青瓷造就,有人惊鸿一瞥认出了这抹青空色。一时间,宾客们倒吸一口凉气:普天之下,除了那个人,还有谁做得出青空釉瓷器?这仅仅只是陈列品之一啊,如此大手笔,那其他的呢?院落里铺就的手织地毯、战乱国运来的十万支玫瑰、园子里放养的孔雀,还有,全部出自那个人之手的陈列品,这哪里是教堂,分明就是史诗级艺术馆!

    人人都知道徐墨白为新娘一掷千金,可这满目的珍品,真不是有钱就能买来的!

    顾椰听到这些议论更紧张了,不是踩到裙摆,就是掉了捧花。徐墨白牵着她的手,眉头紧皱道:“手怎么这么凉?”

    顾椰嘟哝道:“害怕搞砸。”

    休息室里,伴郎是秦唐,伴娘是俞绵绵,两人嘴角一抽。

    “放心,”秦唐幽幽地道,“你要是走花道时不小心摔倒了……”

    俞绵绵适时接话:“某人会勒令所有人都向后转、装没看见的。”

    秦唐笑起来,说:“你要是宣誓时结结巴巴……”

    俞绵绵笑嘻嘻地接话:“某人也会让其他人捂住耳朵、装没听到的。”

    配合默契,两人相视一眼,啪的一声击了一掌。

    “咳——”一声干咳扰乱一室美好氛围。俞绵绵朝门口看去,周薄暮慵懒地抱臂,目光扫过来,落在她……哦不,准确地说,是她与秦唐相贴的手掌上。

    四周寂静,俞绵绵想溜,周薄暮提住她的衣领:“趁着婚礼没开始,我们聊聊?”扫了眼他沉沉的脸色,俞绵绵摇头如拨浪鼓,忽地,身后覆上一道阴影。秦唐单手插兜,长身玉立,道:“要不,换我跟你聊?”

    两个男人的眼神隔空相撞,周薄暮凉凉一笑,道:“好啊。”

    该私聊的私聊去了,俞绵绵蹑手蹑脚地跟了过去,休息室里静下来,剩下顾椰和一脸恬淡的徐墨白。四目相对,顾椰问:“他们不会怎样吧?”

    徐墨白淡淡地道,“打不起来。”

    那两个人能聊什么?还没问出口,顾椰被徐墨白拉了一把,他道:“走吧。”

    “干嘛呀?”顾椰满头雾水,徐墨白眼底闪着盎然的光,道:“逃婚。”

    富士山下,结婚当天,新郎要带着新娘逃婚?!

    徐墨白凑近,额头与她相抵,道:“不是紧张么?不是不习惯人多?不是怕出错?”

    顾椰犹豫道:“可是,宾客们……”

    “让他们等,”徐墨白嗓音低沉,道:“是我要跟你结婚,又不是他们。”

    是儿戏吗?不是。徐墨白撇下半个洛城的权贵,撇下斥重金打造的教堂,撇下所有,带着顾椰穿过草地与花园,他们停在富士山下,交换戒指、彼此拥抱、浓烈地吻在一起。

    远处教堂传来钟声,他闭上眼,道:“顾小姐,我蓄谋已久,终于把你变成了徐夫人。”

    教堂花园里,秦紫左顾右盼,终于找到了目标——角落里面容俊朗的男人。

    豁出去了!秦紫一咬牙,端着酒杯撞上去。杯子应声落地,她故作惊讶地道:“呀!对不起!”手指擦着她的三件套西服,她指尖一弯,正摸到目标物,突然,手腕被拽住。男人似笑非笑道:“怎么这样不小心?”

    他的眼眸眯起,秦紫心中惊涛骇浪,只差一步了!她无辜地看着他道:“人家道歉了嘛!”

    两人各怀心事,三秒后,手腕还是被松开了,秦紫顺势一勾,将目标物收进袖口里。擦肩而过的一瞬,她的心脏咚咚直跳——这么顺利呀?那个出名难搞的家伙,也不怎么样嘛!

    她心底一阵窃喜,自然不知道,身后跟着一道灼灼的视线;自然也不知道,男人盯着她的背影,悠然地勾起嘴角。

    秦唐走过来,拍了拍他肩膀,点评道:“惹上我这个堂妹,傅青空,你很不容易。”

    男人站在原地,摸了摸口袋,房卡不见了。他点头,深表赞同。

    不过……

    傅青空看向秦唐,道:“做个交易吧。”

    “什么?”

    傅青空眼眸一眯,道:“秦家老爷子的寿辰,你要的青空釉五福捧寿碗,我答应了。”

    秦唐眉毛一扬,道:“哦?”

    “作为交换,”傅青空笑起来,缓缓道:“今晚酒店里有什么动静,你装没看到吧。”

    一个是足以掀翻天的堂妹,一个是举世闻名的瓷艺大师,秦唐权衡三秒,认真道:“成交。”

    良久,傅青空伸出手,纤长的五指上挂着的,是刚从她身上取下的项链,瓷珠坠子闪着淡淡光芒。傅青空扯了扯嘴角,想起很久前,某个娇俏女人说的话——

    ——“青空色,是我见过最美的颜色。”

    ——“而你,傅青空,你是我见过最讨厌的人!”

    讨厌么?傅青空收好瓷珠,嘴角一勾,喃喃道:“今晚见。”

    赞 (109)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17.62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