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的小朋友

  • 下載PDF繁體中文雜誌
  • 罗娇最近胃口不好。

    天气太热,她吃不下饭,保姆担心她的身体,熬了鸡汤给她,她捂着嘴躲了好远,摆着手说:“姆妈,不行的,我真的吃不下。”

    一边的席长殊放下手里的报纸, 问她说: “ 不舒服吗?”

    “不是,就是不想吃。”她倒是不着急,还挺高兴地说,“正好减肥了,我瞧这几天,我的马甲线都要出来了。”

    她没心没肺的,席长殊刚要说话,保姆忽然对着他使了个眼色。等罗娇去上班了,保姆这才同席长殊咬耳朵说:“娇娇是不是怀孕啦?”

    席长殊先是笑了:“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你们在一起这么久,怀孕有什么不可能的?”

    “可我每次都……”

    他说到一半顿住了。记得有一次,两个人都喝多了酒,正是炽热浓烈的时候,也就记不住究竟有没有做防护措施了。保姆看他不讲话了,越发肯定地道:“我瞧呀,娇娇就是怀孕了!”

    席长殊并没有准备好迎接一个新生命,他和罗娇还年轻,二人世界还没过够,哪里想要一个小家伙儿来分薄彼此的感情?况且酒后怀上的孩子,从科学角度来讲出现问题的概率要大一些,备孕都没有做好,怎么能意外怀孕呢?

    可……可他又想到,一个拥有他和罗娇共同血脉的孩子,长着两个人杂糅在一起的相貌,这又是多么让人不能拒绝的事啊!

    罗娇下班时,看到席长殊的车就停在外面。他们两个人都忙,所以不怎么搞接送的这一套,难得一次,罗娇还觉得挺新鲜,上车就问他:“席博士今天怎么有空来了?”

    “看你胃口不好,接你去吃饭。”

    这倒是真的新鲜,罗娇好整以暇地看着车子开到了郊外。天色已经沉下去,晚霞如缎,浓酣地抹在天边,热气蒸腾得城市都模糊,可车里冷气开得正好,罗娇有些犯困,忽然听到身边的席长殊问她:“娇娇,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罗娇慢半拍才回答说:“都行。不过我更想养只猫。”

    “娇娇……”席长殊无奈,“猫暂时不要养了,过一段时间再说。”

    罗娇也是说着玩儿,毕竟天天加班,哪儿有时间伺候小动物?她是真的困了,打了个哈欠,裹着毯子睡着了,一边的席长殊望着她,嘴角翘起来,又替她将毯子盖得更严了一些。

    他带她去了一家意大利菜馆,老板是意大利人,开了三十多年店,临近五十岁时爱上了中国女人,将店搬了过来。罗娇食欲依旧不振,拿叉子卷了意大利面,看着上面的番茄酱说:“不够酸。”

    席长殊眉头一挑,打算多想几个男孩子的名字。又看到罗娇拿了桌上的辣椒酱,挤了一大堆到汤里,拿勺子搅了搅说:“这还差不多。”

    酸儿辣女,罗娇都爱吃,难道是双喜临门?

    晚上保姆替罗娇准备了宵夜,椰汁炖蛋,知道她不爱吃热的,特意放冷了。罗娇吃东西像是小鸡叨米,咽了几口就又不肯吃了。席长殊耐心地哄着她,她又要撒娇,拱到他怀里蹭着他的脖子说:“席博士帮我吃嘛。”

    席长殊吃了一口,捏着她的下巴吻过去,罗娇猝不及防,生气道:“我不要吃了!”

    “娇娇,”席长殊温和地道,“你不想吃,总要为了孩子考虑一下。”

    他说着,眼中柔肠百结,可罗娇瞠目结舌:“孩子……什么孩子?”

    “哪有你这样傻的,当了妈妈都不知道。”

    “ 可…… ” 罗娇结巴道, “ 我前两天刚来了生理期啊。”

    两个人对视半天,席长殊翻坐起来,抚摸她的肚子说:“不可能!那你最近怎么总是想吐,还爱吃酸的和辣的?”

    “我夏天经常这样呀。没胃口当然要吃点儿开胃的东西呀。”罗娇“扑哧”一声笑出来,说,“席博士,你怎么这么可爱啊?”

    席长殊有些生气,可还没说话,就看到罗娇睡着了,她睡的时候,一只手抓着他的衣角,就像是个小孩子。

    “算了。”席长殊到底笑了,低声说,“你这个小姑娘我还宠不过来,还是暂时不要有别的小朋友了。”

    赞 (43)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42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