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一生最心动

  “师姐,你体会过那种等了又等的心情吗?”

  作者有话说:

  之前三月、四月忙活了两个月,然后五月的时候给自己安排了一个小假期,飞去三亚玩了几天,而且还第一次尝试了潜水。感觉很新鲜很好玩。虽然我完全不会游泳!所以为了能去更多的想去的地方,玩更好玩的东西,我会继续好好写稿子的!

  “陆少,有阿真小姐的消息了……”

  电话里的人告诉陆进展,阿真遇到车祸了……

  也许是小时候狗血的电视剧看多了,陆进展一听到“车祸”二字,能想到的都是不好的画面,例如阿真失忆了,例如她瘫痪了,例如她变成植物人了!

  想着想着,泪水不知不觉地溢满眼眶,心脏的位置变得又酸又胀,像是被人往里面塞满一千只柠檬。

  陆进展才发现,原来过去这么多年,他从来没有忘记过她。

  他仍然,那么那么的喜欢她啊。

  1、那一场初遇,那时候的我和你

  说起初遇,那是多少年前的事儿了。

  那时候,陆进展刚满十六岁,正是天不怕地不怕、到处闯祸不嫌事儿多的年纪。

  陆进展的父母是赫赫有名的外交官,他有三个姐姐,姐姐们也相当优秀,他是父母的老来子,也是姐姐们最疼爱的小弟。

  陆家的家教很严,然而陆进展有着得天独厚可以狂妄的条件,所以在他长到十六岁以前,他的人生顺风顺水,也没有吃过一点儿的苦。

  按照惯例,他每一年暑假都会跟着家人去美国或者夏威夷度假,可就是那一年,不知道是谁谣传他在学校早恋了,没多久,陆进展他爸也听说了这件事。

  本来,谣言不完全是真实的,陆进展只要认真地跟他爸解释一下就没事,可他当时确实暗恋一个学姐,被学姐三番五次地拒绝,他觉得特别没有面子,所以当他爸问起这件事儿的时候,他头脑一热,点头说是。

  陆进展他爸当场震怒,抬手赏了他一个耳光。

  陆进展以为事情就这么结束了,没想到,第二天一早,他就被管家当行李那样打包塞到车上,他的父母带着他三个姐姐去国外度假了,而他却跟着管家与司机去到一个叫不出名的山上,开始为期两个月的修心养性之旅。

  何谓“修心养性”?

  陆进展一直忘不掉那一天。他记得下了车以后,还要再往山上走几个小时崎岖的山路,他当时不知道迎接自己的会是什么,也不知道会遇见什么人。

  他只记得天真热,日头很晒,他浑身都是汗,头发弄好的造型也被汗水打湿,变成软塌塌的一坨,无比狼狈。

  管家一直在骗陆进展,说他父母和姐姐都在山上等他,让他加把劲往上爬,等到了山上,他就可以吹空调和睡懒觉。

  陆进展信以为真。

  有那么一瞬间,陆进展看到一道白光从头顶直直地照下来,把他照得透明发白。

  在他终于熬不住、快要失去意识晕倒以前,他隐约看到一个穿着功夫服的少女从这一道白光中缓缓走来,他看不清她的模样,可那个画面,他这辈子都无法忘怀。

  陆进展再醒来时,已经是傍晚。

  也许是太累了,他醒了以后还是迷糊,没发现自己不在家里。他只觉得不可思议的热,空调的风吹不过来,然后他把身上被汗水打湿的衣服脱掉,光着脚走出刚刚躺了很久的小屋。

  谁能想到——

  小屋外面是个不算很大的操场,十几个穿着功夫服的少男少女喊着口号在练动作,蓦然看到一个光着上半身的男孩出现在视野里,所有人都停下来,齐刷刷地看着他。

  忘了说,陆进展生得英俊,小小年纪就很爱臭美。不一会儿,操场上的大部分女孩已经红了脸。

  下一秒,陆进展便看到一个少女逆着光、气势汹汹地朝着自己奔过来。

  阿真也没客气,直接飞起凌厉一脚,直直地踢中陆进展的心窝。几秒以后,陆进展狼狈倒地,他艰难地抬起手狠狠地揉着被踢的位置,愤怒地吼:“喂,你干吗踢我?”

  “臭小子,谁让你不穿衣服就跑出来的?”

  “你是谁啊?你知不知道你在跟谁说话……”

  “我叫阿真,是你的师姐。”

  十八岁的阿真,从小就被送到山上学习功夫,总是素面朝天,长长的头发扎成马尾甩在脑后,看上去不苟言笑。

  因为光线的原因,陆进展的视野从模糊过渡到清晰,待他看清楚阿真的模样以后,这个给阿真留下不好印象的富家少爷,一张俊脸不自知地红透了。

  2、那种等了又等的心情

  那时候,陆进展觉得他爸真是铁石心肠。

  他从小到大习惯了养尊处优的生活,突然之间把他丢到一个荒凉偏僻的山头,不仅要与十几人一起同吃同喝、练习功夫,还要住在环境简陋的木头房子里,他一时之间怎么适应得了?

  听说,陆进展他爸跟这座武馆的老师傅是认识多年的好朋友,还说陆进展几岁的时候就曾经被他爸亲自带上山。

  老师傅姓迟,长得慈眉善目,从外表看不出来具体的年龄,他倒是对陆进展不错,知道他住不习惯,特意给他打扫干净一间空房子,让他一个人住着。还知道他吃不习惯这里的饭菜,每天早午晚三餐亲自下厨,多给他添了一些荤菜。迟师傅不仅功夫好,厨艺也相当了得。

  然而,陆进展像一头小兽,暴躁易怒,不论别人怎么说,怎么对他好,他一心一意只想着早点儿离开这个鬼地方——其实,他也不完全讨厌这个地方,如果可以多见到阿真师姐几面,陆进展倒是愿意多吃几口饭。

  陆进展从没遇见过像阿真这样的女孩,说不出来哪里不一样,就是特别的与众不同。

  每一天,阿真永远是最早起来的那个人,起来以后会绕着操场一圈一圈地跑步,跑完步就去后厨帮忙做十几个人分量的早饭。她每天早上和下午都会教小孩功夫,她耍的功夫犹如行云流水,动作干净利落,丝毫不含糊。

  有好几次,陆进展躲在屋内安安静静地看着她一个人练功夫,他发现练功夫并没有所想的那么无聊,反而看得津津有味。

  可是,轮到他自己学习的时候,总是领略不到基本的要领,明明其他几岁的小孩都能很快学好的基本功,他花了两周的时间,连皮毛都没有学会。

  陆进展感觉得到,阿真对他从来不抱有任何希望,为了让她对自己有所改观,他只好经常在课堂上问她各种各样的问题。

  “师姐,有没有人说过你长得像年轻时候的林青霞?”

  “对了,你可不可以夜晚也给我单独教一下功夫?我请你吃夜宵啊。”

  “要不,等我可以下山的时候,带你去外面游车河?”

  陆进展不知道他哪一句话说错了,因为他突然看到阿真的脸色变了,先是变得惨白,然后又涨得通红。

  天知道,陆进展对她没有任何恶意,只是想多跟她说说话而已。

  “好,那你晚上十点在这里等我,在我过来之前,你不准动,听见了没?”过了一会儿,阿真用只有她和陆进展才听得见的声量说话,说完这句话,她便若无其事地走开。

  之后的半天,陆进展的心里犹如小鹿乱撞。他早就过腻了早睡早起的生活,甚至以为阿真莫不是从他进来的第一天就看上他了,所以找一个机会要对他表白。

  有时候,盲目自信不是什么好事。

  陆进展一直记得那天晚上,所有人都睡下以后,他自己一个人站在空落落的操场上,从晚上十点一直站到第二天早上四点半。他之所以知道时间,是因为阿真每天四点半会准时起床。

  他从没试过这么失落,就算是上山之前被学姐拒绝,也比不上这一刻——难受得感觉天要塌下来一样。

  他还不太清楚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上阿真了,如果不是喜欢,他为什么要傻乎乎地等到她出现为止?

  当阿真揉着惺忪的睡眼看到陆进展如石化一般愣愣地站在那儿的时候,整个世界好像突然之间安静了下来,在陆进展支撑不住晕倒过去之前,阿真似乎听见陆进展气若游丝的一句话:“师姐,你体会过那种等了又等的心情吗?”

  3、师姐,我好像喜欢上你了

  到底是公子哥儿,也没有吃过什么苦头,之后的几天,陆进展发了一场高烧,吃了几天药也不见好转。

  迟师傅担心他这个病拖着会酿成大病,连忙带他下山看病,为了减轻心里的愧疚感,阿真也跟着一块儿去。

  打过针,挂过点滴,陆进展的烧慢慢退了下去。当他再次睁开眼,看到阿真趴在他的手边沉沉睡去的侧脸,窗外的阳光把她的半张脸照得金黄,她的睡颜沉静又美好,他竟再次感觉自己发烧了——因为,心跳得很快。

  从那天以后,陆进展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

  他早上也会跟着四点半起床,跟在阿真的身后陪着她一起跑步;跑完步他也会死皮赖脸地去后厨帮忙,虽然什么忙也帮不上,但起码他认为自己能陪阿真说说话,尽管她不需要;他不再挑剔迟师傅做的饭菜,上课也不爱乱说话了,最重要的是,他真的有在用心学习功夫,背口诀,记动作,晚上睡不着的时候,他也会自己一个人跑到操场上去练,练到困了才回去睡觉。

  那一晚,阿真难得地失眠了,她从床上爬起来,小心翼翼地越过其他已经睡下的小孩,然后推开门。

  小屋外,月色淡淡,陆进展一板一眼地耍着招式,认真又不知疲倦。阿真倚在门边远远看着,嘴角不知何时多了一抹恬淡的笑容。

  暑假的两个月时间,其实倏忽一下就过去了。

  那一天,是开学的前一天晚上,陆进展约阿真晚上在外面的操场上碰面。这一次,阿真不敢再爽约了,怕这家伙又像上次那样,从晚上等到第二天的天亮。

  陆进展早到了,不久以后阿真也来了。等到阿真来了,陆进展什么话也没说,直接在她面前认认真真地耍了一套基本功,虽然距离标准还相差很远,但阿真还是很给面子地拍了两下手。

  “阿真师姐,你有男朋友了吗?”

  谁能想到,陆进展竟然会问出这样的问题。

  毫无意外的,阿真先是一脸惊诧,然后气急败坏,作势要捶他几下,让他不要胡说八道。

  陆进展早就猜到她会有所动作,不动声色地后退了几步,嘴角勾起一抹笑,但声音很轻:“师姐,我好像喜欢上你了。”

  因为喜欢你,所以才会逗你说话;也是因为喜欢你,所以才会努力在你面前表现什么。

  “你……”暗沉沉的夜幕下,阿真的脸红得快要爆炸。

  “好了,我以后会经常写信给你的,寒暑假也会来找你。你以后要是下山了,愿意找我的话,随时来找我。”

  什么算是真正的喜欢呢?那时候,十六岁的陆进展还不太懂。所以他需要做点什么来感受一下。

  4、物是人非事事休

  两年时间也过得很快。

  那两年里,陆进展真的说到做到,每一周都会坚持给阿真写信。阿真从来不会给他回信,因为她不知道要回什么。

  然而,陆进展虽然有坚持写信,可之后的寒暑假,要么是遇到国外的亲戚生病需要他们一家人前去探望,要么就是陆进展的学校安排了什么活动,还有就是,陆进展他爸像是感觉到什么,只要他一提起山上的武馆,他爸就会巧妙地转移话题,说别的事情去。

  终于,来到十八岁的这一年。

  两年以后,陆进展变得更高更瘦了,也已经长成一个年轻男人该有的模样,剑眉星目,脸庞坚毅,一双漆黑的眼睛总是闪闪发光,让无数女孩为之心动。可他真的没有再对谁心动过。

  他一直心心念念的人只有阿真,不知道两年过去了,阿真变成什么样儿了。

  这一次,陆进展没有对谁提过他要上山的事情,他爸也以为他忘了,他并没有忘,而是找个借口说跟同学出去旅行一段时间,实际上自己偷偷租一台车子开车上山。

  开了一天的车,陆进展再次来到山上的武馆,他还买了许多东西,打算全部给这里的小孩。然而,他一进门就笑不出来了。

  谁能想到,从前还算热闹的武馆,已经变得人去楼空,地上都是枯败的残叶,一缕缕的阳光把这个地方照得更显疮痍。

  只剩下迟师傅一个人了。

  不曾想,不过就是两年,迟师傅的眼睛竟然已经看不见了,但他还能认出陆进展,听到他的声音,这个老人缓慢且沉重地笑了:“孩子,你来了?”

  “师傅,这里是怎么一回事?”还有,阿真呢?陆进展想问,又不敢问。

  迟师傅似乎已经释怀了,他告诉陆进展,本来他的这家武馆就是惨淡经营,前些年还能勉强维持日常开支,可这两年日益衰败,到后来,也没有人愿意上山学功夫了。

  “那……”陆进展忽然无比怀念从前的师傅,还有他亲手做的饭菜,一双眼悄悄地红了一圈。

  “你是问阿真?”迟师傅露出一个“看”透一切的笑容,“她一年前就下山了,说要代替我去赚钱,让武馆起死回生。她已经很久没有回来过了。”

  跟师傅拜别以前,陆进展满世界地找了一圈,很快发现他从前寄来的信件被堆在不起眼的角落里。它们铺满灰尘,静静地躺在那儿,没有生命,也没有声息。

  陆进展把所有写给阿真的信件都拿走,他决定去找她。

  有心要找一个人不是什么难事,何况陆进展零花钱不少,只要花一些钱,就有人愿意替他跑腿跟找人。

  就这样,找了小半个月以后,传来阿真的下落。只是,陆进展做梦都没有想过,阿真竟然跑去当替身演员。

  生活不是什么偶像剧,长得好看又会耍功夫的人,不一定能当上明星。当陆进展根据地址来到片场,在人群中找到阿真的瞬间,他以为自己会冲着她的背影飞奔上去,可是他没有这样做,他不想影响阿真的工作。

  陆进展便在外面等,一等就等了六个小时。

  当阿真脱下戏服换回自己的衣服,拖着沉重的双腿走出片场时,夜色正浓,曾经的英俊少年正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她。

  那天晚上,陆进展带阿真去吃宵夜,阿真是饿坏了,狼吞虎咽地吃。

  “你别急,慢慢吃,不够再点。”陆进展心疼得不行。

  其实阿真没有太大的改变,只是,她的头发更长了,人更瘦了,一双眼睛显得更大了。

  还有,她的身上布满大大小小的伤痕。陆进展心想,她应该不止当替身演员,也做别的兼职活。

  “阿真……”

  “陆进展,我吃饱了。”

  “师姐,你住哪里?我送你回家。”

  多久没有人这么叫过阿真了?阿真愕然地回过头,意外撞进一双像壁灯一样,能把人给吸进去的双眼。

  阿真恍惚,这一年来,她找过无数的工作,碰过不少壁,还差点儿被人骗了,却再也没有看到比陆进展更好看的人,也没有再感受过,有人一直紧紧地追在她身后的感觉。

  5、她其实不一定要坚强

  阿真从来没有想过,她这辈子还能遇到陆进展。

  不久以后,在陆进展强烈要求的帮忙下,他先是帮阿真换了一个安全又安静的住处,然后又给她找了一份工作,让她到朋友的朋友家开的武馆当教练。

  后来,陆进展还不辞辛苦地上山去,把迟师傅接下来,送他去大医院做眼睛检查,看能不能给他动手术。

  到底还是太晚了。医生说师傅的一双眼睛耽误了太长时间,治不了了。

  那是陆进展第一次看到阿真掉眼泪,她从来都是个坚强得不可思议的女孩,原来她也和别的同龄女孩一样啊,她也有自己的软肋,自己的脆弱,她也不一定要任何事情都坚强。

  阿真从小就住在山上,很多事情都不是很懂,当她后知后觉地明白她一年前就应该带师傅下山去大医院看眼睛的时候,整个人都要崩溃了。

  迟师傅没有怪阿真,是他坚持要留在山上。

  陆进展心疼不已,下意识地把她拉到自己的怀抱,等到他反应过来这个动作有失分寸时,他竟然想起第一次见到阿真的时候,她不管不顾地朝他的心窝狠狠地踢上一脚,也许那一次,他就已经对她暗生情愫。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后来,阿真把迟师傅接到自己的住处,虽然师傅最爱的地方仍然是山上。陆进展只要有空就会去找他们,给他们做做饭,打下手,就算什么也不做,安安静静地陪在他们身边,也觉得特别窝心。

  阿真以前还会叫陆进展不要经常跑过来,要好好上学,她特别羡慕能读大学的年轻人,但到了后来,她发现这家伙来了也好,起码让家里多一些欢乐。因为她能感觉到师傅越来越不爱讲话。她只是不想看到,师傅一个人在山上孤独地死去。

  之后的半年,迟师傅的身体越来越差,阿真带师傅去医院检查,医生也检查不出来任何问题。

  有一天,迟师傅似乎醒了,他推了推阿真的手,让她喊陆进展,然后带他回去山上。

  陆进展已经用最快的速度开车,可迟师傅还是在车上去世了。

  后来,阿真操持师傅的葬礼,陆进展想要帮忙,可也被她拒绝了。她总感觉自己从下山以后就没有好好做过一件事,总是需要他的帮助,她想自己认认真真地做好一件事,也算是对养她、教她的师傅的一种尊重。

  几天以后,葬礼也在山上举行。阿真明明记得,她给师傅教过的,还能联系到的人亲自打了电话过去,可来的人,寥寥无几。总共也就来了十几个人,每个人凭吊一下就迅速离开,安静又残忍。

  要是以前,阿真会觉得这些人都好过分,可现在她终于明白,世界这么大,又这么残酷,师傅在她心中是最重要的人,可对其他人来说,不过就是一个教过他们功夫的老师而已。

  陆进展从始至终一直站在旁边陪着阿真,他好怕她会支撑不住晕倒过去。必要的时候,她会伸出手轻轻扶着她。

  “阿真,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吗?”

  那一晚,月色朦朦胧胧地照着这座已经破败的武馆,陆进展犹豫了很久,还是开口问她。

  他其实想说的是,要不,你试着跟我在一起吧……

  “我想去外面看看这个世界。”

  也是那一晚,阿真罕见地对陆进展说了不少话。

  在阿真的记忆里,她的家人从小就把她遗弃,是邻居好心把她送到山上跟迟师傅学功夫。

  阿真跟师傅学功夫很久了,可肖景更久。他比阿真年长几岁,总是像个大哥哥一样照顾她,细心教导她。

  一直到十几岁,阿真也开始有了十几岁的女孩会有的情愫,那时候,她以为肖景就是最好的男孩。

  可肖景在二十岁的那一年决定下山,他告诉阿真,外面的世界才更精彩,他们这么年轻,要是一辈子都留在这座山上,人生也就跟着完蛋。

  所以,后来很长的一段日子里,阿真觉得肖景背叛了她,连带着也讨厌和排斥外面的世界。谁要是当着她的面说外面怎么样,她都会莫名觉得窝火。

  “肖景?”

  “嗯,他是我的大师兄。”

  师傅去世以后,阿真混乱得不知道怎么做,是肖景听到师傅去世的消息,亲自打电话给她。他人在外地,没有办法赶来山上参加师傅的葬礼,但阿真想,大师兄还是记挂着师傅。

  “他说,如果我愿意的话,我可以跟他到外面去看看。”

  “阿真!”不知怎的,陆进展不管不顾地喊了起来,“其实我……”

  “陆进展,你才只有十八岁不是吗?你也应该努力学习,多去外面的世界看看……也许你经历多了,就不会再喜欢我了。”

  6、他就这样失去了她的消息

  到底应该怎么做,才算是真正喜欢一个人的表现呢?

  是每一周坚持写信,是在她有困难的时候出现在她身旁,还是默默地守护着她,守护到地老天荒?

  其实,答案不是这些……是为了喜欢的人,让自己也变成一个更好的人啊。

  电视剧里很多情节都是假的,他曾经以为一直陪在阿真的身边就是爱情,也以为这样长久下去,阿真也会像他喜欢她那样,喜欢上自己。

  在这个世界上,最让人觉得无力的,大概就是你自认为为对方付出了许许多多,到头来,只感动到自己,感动不了她。

  这一次,阿真默默地离开,连告别的机会都没有给陆进展。

  分别之前的那个晚上,她对陆进展说过:“如果有缘,我们总会再见的,不要花费不必要的人力跟物力去找我。”

  之后的几年,陆进展考上了大学,在大学里面混得风生水起。他没有再伸手问爸妈要生活费,业余时间,他都忙着去打工,他去武馆给人当助教,下课以后帮忙跪在地上擦地板,搞清洁卫生。

  他甚至还会自己下厨做饭,不知不觉,他竟然继承了师傅的好手艺,所有吃过他做的饭菜的人,都对他赞不绝口。

  后来,在兼职的武馆的老师的引荐下,陆进展竟然也去参加比赛。有人疑惑,像他这种吃穿不愁的官二代,到底为了什么去参加比赛。

  那时候,陆进展还没有什么名气,每一次上台比赛准被对手揍得满地找不着牙。可他长得英俊,又有殷实的家境,虽然功夫打得不怎么好,却慢慢地有影视公司听说了他,亲自到武馆比赛的场地找到他,问他有没有兴趣加入演艺圈。

  “没兴趣!”

  “这个孩子莫不是被人打傻了吧?”

  陆进展心想,他努力打比赛,努力把师傅跟阿真教过的功夫发扬光大。终有一天,阿真会在电视或者网络上看到他,然后,她会回来找他的。他是这么笃定地想。

  一晃几年就过去了。

  陆进展仍然没有阿真的消息,但让所有人都意外的是,他没有如愿成为父母想要他成为的那种精英,也没有加入演艺圈当明星或者模特,他把这几年来辛辛苦苦打比赛得到的微薄奖金,一点一点存起来,最后把当初打工过的武馆给承包下来了,成为新一代的馆主。

  7、余生往后没有你

  原本答应过阿真不去找她,可陆进展还是食言了,他重新找人帮忙寻找阿真的下落。终于,他赶到医院。一个一个病房地找过去,心跳跳得越来越激烈,直到,他在走廊尽头的房间看到阿真。

  又是几年过去,阿真没有以前那么瘦了,她的头发剪短了一些,看上去是健康的,是幸福的。

  “师姐。”

  当陆进展再一次叫阿真“师姐”,她狠狠一震,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然后,陆进展看到阿真的右腿打着石膏,他刚刚在赶来医院的路上想的那些乱七八糟的画面,统统没有发生。

  “陆进展?”阿真亲热地冲他挥手,“你怎么也在医院?你难道也受伤了?”

  陆进展激动地不行,差点儿喜极而泣……可就在一瞬间,阿真右手上戴着的一枚钻戒闪出的光芒,闪花了他的眼睛。

  “我,我来医院看个朋友。”

  “你这几年过得好吗?”阿真一脸真诚地问,似乎,她并不知道他这几年来,为了她,认真地耍着功夫,参加着比赛,还承包了一家武馆。

  “师姐,那你呢……还在练功夫吗?”

  “早就没有了。”阿真定定地看着陆进展的眼,开怀地笑了,“我结婚了……”

  之后,阿真对陆进展说起一些自己的过去。

  当年,阿真其实对陆进展也有过一丝丝的好感,毕竟,陆进展长得英俊,又有自己独特的魅力。可是师傅的离世,让她敲醒了警钟,她身上什么也没有,如何配得上别人的喜欢?她也要出去好好地闯荡一番,看看外面的世界,才能确定自己是否真的喜欢他。

  这几年,阿真也吃过不少苦头,但心境到底变得不一样了,她的人生不再只有练功,也有别的可能性。她去过更远的地方,看过更多的风景,还有,遇到她认为的最好的人。

  听完她的话,陆进展仿佛做了一场大梦,梦到现在,是时候该醒了。他的阿真,从来都不是他的,是他自以为是,是他以为多努力一下,就能够再次站在她的身边,给她她想要的东西。

  阿真已经努力往前走得很远,而他却一直故步自封,活在过去。真不应当。

  从阿真决定要离开的那一刻开始,她的人生,再也跟他没有任何关系。是他误会了,是他太孩子气。

  “哈哈,真好。”陆进展笑着说出这句话,笑着笑着,眼角滚下一串眼泪,很快便消失不见。

赞 (20)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