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星辰(下)

上期回顾:总是活在公司最底层的童小悠终于在第一次为自家杂志社参加选秀节目中喜提“五个零”倒数第一名的好成绩,主编大人很生气,当机立断就让童小悠来他的办公室好好聊聊……

本职工作少不了,额外工作是任务,加班熬夜是福利。这些资本家的盘剥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资本家本人比你干得还多。童小悠看着陆星成犹如一台机器一样运作,而且不出一丁点差错,内心早已超越了敬佩,而是震惊。将第五杯美式咖啡送进办公室的时候,童小悠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陆星成头抬头看了她一眼:“你要是困了……”

童小悠有些感动地回看陆星成。

他说:“抽自己俩耳光,就好了。”

虽然他不关心自己,但作为下属童小悠还是关心地问了他一句?:“主编,你不累吗?”

陆星成端起咖啡喝了一口,语气平静,但越是平静,才越发有不屑的味道——不屑为此流露情绪:“工作八小时就会累的人,应该是没有进化好。”

童小悠认为自己还是比较勤奋的人,对于他的指控心有不服,但这个不服又不得不屈服于陆星成连续工作十五小时的事实?:“可是主编,不是所有人都和你一样天赋异禀啊!”

他头也不抬,一边改排版一边冷笑:“没有天赋就去搬砖啊,做什么设计师?” 做设计师是童小悠从十六岁起就有的梦想,这个梦想历经了十年,别说开花结果,连芽都没发,她知道很可笑,但它是神圣的,是庄严的,是每一位偶像剧女主都会不顾一切去捍卫的!可童小悠没有,因为她没能力去捍卫,她最浅薄的念想不过是能够留在时尚圈,留在这个能够看见梦想的地方。

童小悠记得陆星成在一次采访中说,知道会实现的叫目标,知道实现不了的才叫梦想,谈梦想没什么可自豪的。这就是陆星成,一个心想事成的人才能说出这样的话。而童小悠只能走艰苦朴素的革命路线。

比如,“主编,如果我和你一样工作十五小时,会成为正式设计师吗?”

“不会。”

“那……”

“你会过劳死。”

其实在陆星成身边,体力上的碾压不算碾压,人格上的侮辱也不算侮辱,精神上的挫败感才是最可怕的!

有天加班,童小悠去给陆星成买夜宵,回来拿着发票找Daly报销。当时Daly正忙着给陆星成整理文件,顾不上理她:“发票你拿去刮奖,就当报销的钱了。”

“刮奖?”童小悠无语了,按说她升职到主编办公室,请陆星成吃顿夜宵也是应该的,但是拿几乎没有中奖率的发票做借口,会不会太low了点。

见她一脸不信,Daly忍着耐心又说一句?:“你以为主编和你一样?”

Lucky Star了不起啊,封建迷信要不得!童小悠腹诽,伸出食指很不屑地抠了几下银色中奖区,然后僵化了。

小小的方框里赫然印着三个字——伍佰元。

童小悠感觉到身体里有什么东西稍稍地晃动了一下,然后咻地一下整个人轻飘飘地飞了起来。

她觉得整个人生都要被颠覆了。

**

这周是高订周,各大高级手工坊杀得不可开交,大师们为了体现不同于成衣的优越感拼尽绝招,要的就是一个猎奇抢镜。

加班工作,还一连陪陆星成看了三四天的秀,童小悠早已眼花缭乱。

陆星成倒是精神极好,童小悠间歇时从后排走到头排贵宾席,替他端茶倒水收名片,他全程都神采奕奕,不仅一直微笑着与人交谈,就连被媒体拍照都无一失误。倒是摄影师拍会场全景时几次带到童小悠,她不是斜眼就是歪嘴,还有一张她正在和Daly说话,不知怎么拗了个造型,很像吃香蕉的大猩猩。

“这个系列不错,雨伞材质的百褶裙和条纹很搭,嗯,上面印了兰花,让摄影师拍个特写。”陆星成偶尔会发表意见,童小悠则记下备注,作为杂志报道的重点。

童小悠睁大眼睛看了半天,才看出来透明质地的裙摆上印着兰花图案:“啊,我刚都没看到……”

“独特见于微小。要是不仔细就白瞎了别人的用心。”陆星成说。

虽然在公开场合陆星成都相当有风度,少见他毒舌刻薄,可有时候也不尽然:“呵,这个头饰倒是蛮拼的,简直是把龙虾扎在头上。”

这类评价偶尔会让童小悠有些迷糊:“主编,你这是褒还是贬?”

“奥林匹克……”

“嗯?”

“你说我叫你奥林匹克,是褒还是贬?”

“……”

正说着,全场突然一片喧闹沸腾,原来是压轴的温惜出场了,闪光灯如暴雨般密集,T台上她一身剪裁利落的米驼色连裤装配金属色西装,帅到不行。童小悠看得心潮澎湃,瞬间成了温惜的迷妹,不过目光从上扫到下,又从下扫到上,最后停在腰带上。

童小悠暗暗皱了眉头,但还是拿着本子等陆星成发表评价。

陆星成放在膝盖上的手指微微点了两下,问:“这是最后一个系列吗?”

“是的。”童小悠翻看了场次表,点点头,“这是本季主打的通勤装。”

“腰带太难看了。”陆星成的表情厌恶至极,丝毫没有因为这件衣服穿在自己女友身上就有任何的温柔,“应该换成……”他思忖着,稍有停顿。

童小悠心中一惊,像是两列不同轨的火车相撞一般惊心动魄。她脱口而出:“换成亮银色!”

陆星成指尖一僵,缓缓扭头看向童小悠。

童小悠激动地回看陆星成,眼神里的期待像一只渴望吃骨头的狗,陆星成被这种眼神恶心到了,别过脸去,冷冷地说:“黑色。”

“哦。”童小悠低头,默默记录。

陆星成用余光瞥了她一眼,然后继续看秀。

散场时,人群涌动,童小悠奋力张开双臂,替陆星成挡开人流。陆星成颇为满意,设计部部长说她力气大确实不假,看样子等《下一站,runway》的风波过去,就可以打发她去管仓库了。

正想着,不知从后面第几排狂奔而来一个年轻女孩,一把撞开童小悠,冲到了陆星成面前:“陆主编,我是设计学院的学生,我一直很崇拜你……”

突然被人截住,陆星成的神色骤然变冷,看来童小悠这个保镖连管仓库都不配了……

年轻女孩心情激动,并未在意他神色的冰冷,兴冲冲地掏出笔记本递到陆星成面前:“这次我好不容易能参加时装周,还能遇到你,你能给我签个名吗?”

陆星成纹丝不动,目视前方。虽然被人撞飞,但童小悠能够理解她的心情,小心地凑上前,帮女孩叫了陆星成一声:“主编……”

女孩不死心继续说:“陆主编,我是《CHIC》的忠实粉丝,我真的很喜欢……”

陆星成终于开口了:“这个世界崇拜我的人很多,每一个我都要回应吗?”

空气凝滞了三秒,女孩捂脸跑开。

陆星成起身整理了一下衣角,向外走去。童小悠站在原地没动,犹豫了一下才开口:“你是看不起她吗?你之前明明都在和周围的人说说笑笑。”

陆星成停下脚步,用看笑话的眼神看了她一眼,转身径直走开。

Daly上前拽走了童小悠,顺便给她科普:“以后不要问这种愚蠢的问题了,说说笑笑是因为和那些人有合作,至于看不起嘛,主编看不起所有人,这和他们的地位身份一点关系也没有。”

陆星成的目中无人,早不是什么新闻,而恶毒狠辣,她更是深有体会。只是讽刺的是,这样的人偏偏站在金字塔顶端,他所有的缺点在光环下都可以消失不见。而作为一个失败者,童小悠一点点的正义不平都是一种多管闲事。

这狠狠戳伤了童小悠。

**

最先发现变化的是宋儒儒,因为最近童小悠连续熬夜,尤其是在半夜三更下泡面,还往里面加一整罐午餐肉外加一勺豆瓣酱,那个味儿啊,熏得宋半仙都没法和天地神交了。

童小悠对此的解释是,她知道自己没有天赋,更没有运气,但她不想连努力都输给陆星成那样的人。陆星成是怎样的人?童小悠甚至没有评价他的资格,她只能埋头发泄,设计稿画了一摞又一摞,黑眼圈熬了一圈又一圈。

宋儒儒觉得这完全是条死胡同,和陆星成那种变态工作狂死磕体力,还是一场单方面的比赛!她翻看了几张设计稿,设计的是一个缎带系列,简洁素雅的通勤装搭配不同款式和色彩的缎带装饰,既优雅又活泼。童小悠小心地问她:“你觉得怎么样?”

宋儒儒耸了耸肩:“我当然觉得好,可是全世界都认可你,对你来说那才是重要的吧。”她说着突然想到了什么,“哎,你与其和他死磕,不如把设计稿给他看啊,他那么厉害,如果他认可你,你不就等于得到了全世界?”

“啊?”童小悠一愣,咬了咬嘴唇,“他看过,你忘了吗?”

宋儒儒想起来了,《下一站,runway》何止是陆星成看过,全世界都看过了。讲真,如果说之前的童小悠还是不为人知、尚有未来,那么现在简直是一身黑历史翻身无门。作为闺密,不能不鼓励她,但也不能看她一条路走到黑啊。“要不你来我们杂志社吧,我可以将毕生功力传给你一半!”

宋儒儒和童小悠同级毕业,她的专业是古代哲学,在一本畅销命理杂志社工作,现在已经是八卦板块的负责人了,江湖绰号宋半仙,神婆儒。

“我给人算命也不会准吧。”童小悠虽然没什么天赋,但很有自知之明,“你忘了我抽签……”

宋儒儒想了一下,把设计稿塞回童小悠手里,让她紧紧握住:“你说得对,设计师是最适合你的职业了,祸害自己,放过苍生。”

**

有了宋儒儒的鼓励,童小悠的斗志更激昂了,就连午休都不忘在助理办公室画设计稿。Daly风风火火地进来抛下一句指令:“奥林匹克,快去仓库把上午刚到的水晶烛台拿过来。”

童小悠立刻放下笔,小跑出了办公室。

“咖啡。”主编办公室里传来陆星成的声音,可惜无人回应。

“咖啡!”

“奥林匹克!”

嘭的一声,助理办公室的门替童小悠挨了一脚,屋里空无一人,陆星成颇为不爽地站在门口,目光一瞥,看到了童小悠桌上的设计图。

陆星成轻嗤了一声,转身要走,却又停下脚步,鬼使神差地走了过去。设计图上画着上次温惜穿的米驼色连体裤,配着一条亮银色腰带,色彩明亮又夺目。陆星成忍不住往下翻看了几页,目光由冰冷变得专注,甚至没有听到由远及近的脚步声。

“主编。”门口的童小悠捧着晶晶亮亮的水晶烛台,不可置信地看着门里的陆星成。

陆星成回神,傲慢的脸上流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尴尬。

“你在看我的设计稿吗?”童小悠认真地问,捧着烛台的手微微颤抖。虽然他是个彻头彻尾的人渣,但能被他看设计稿,依旧让童小悠心潮澎湃。

然而在她开口的同时,陆星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像被烫了手似的将整本设计稿往后一丢,设计稿砸向墙面,啪的一声,纸张瞬间散落。

童小悠甚至没能看清那个瞬间他脸上的表情是何等冷漠,因为她下意识地伸手去接自己的设计稿,然后哗啦一声巨响,水晶烛台应声落地。

一切发生在瞬间,散落的斑斓色彩和一地的晶莹透亮,两样美好的东西同时破碎,让童小悠心惊肉跳,而更可怕的是连眼皮都没眨一下的陆星成。

“怎么了?”冲进来的Daly用他的惊叫打破了死寂,“天哪,这款鸢尾烛台上午刚刚从巴黎空运来!”

“对不起,对不起……”童小悠慌乱地蹲下身子去捡地上的碎片。

陆星成终于开口了:“打碎的垃圾,拾起来又有什么用?”

童小悠的动作僵住了,目光看向不远处散落的设计稿,陆星成的每个字都像针一样扎进她心里。

“照价赔偿吧。”Daly轻描淡写地把此事翻页,语调轻快地对着陆星成报喜,“这个月杂志销量又破了新纪录,总公司给您安排了庆功宴,今晚……”

“不去。”陆星成径直走出去,“送杯咖啡到我办公室。”

**

世界上有多少人渴望被陆星成翻牌,就有多少人恨不得陆星成死,他让人恨得牙痒而又不得不屈居其下。如今庞大的队伍里,又增加了宋儒儒这一新成员。

“你说说,那个水晶烛台是镶了钻还是镀了金啊,要那么贵!钱不是问题,问题是他把你都践踏成啥样了!他除了长得好看、运气好,少年成名,呼风唤雨,捧谁谁红,卖啥啥火,还有什么了不起的?”

“这还不够吗?”童小悠沮丧地说,“我一条都没有呢……”

宋儒儒拎起没出息的童小悠狠狠数落:“你有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吗?你去告诉他,那破玩意儿我分分钟淘宝一个同款,咱、不、赔!”

“你就借我救个急嘛,等年底就可以还给你了。”童小悠可怜地哀求道,她没有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她有的是“只要能做设计师让我怎样都可以癌”晚期。

宋儒儒脸色通红,像是气的,又像是其他。

童小悠试探地问:“儒儒,你不会没钱了吧?”

“怎么可能!”宋儒儒愤然拍胸,“我的钱都在股票里呢!”

“……”

清晨四点,童小悠起床了。因为五点陆星成将亲自跟着摄影组去北山拍外景。下个月的新刊上市在即,而他对封面很不满意,决定重拍。陆星成的要求是拍出雨后山景的空灵和日光的通透,整个摄影组和模特都暗自叫苦,当然仅限于暗自。

今天轮早班的是Daly,童小悠本不必早起,可她一夜辗转,还是决定去求陆星成,商量一个分期赔款。

等她到的时候已经拍好了一组,模特在寒风中瑟瑟发抖,陆星成则站在一旁审阅样片。童小悠悄悄凑过去,陆星成并未在意她,倒是温惜披着长大衣走过来,对她笑了笑:“新工作怎么样?”

“挺好的。”童小悠说这话既真心又心虚。

温惜有些调皮地笑了一下:“我听说你运气不太好?”

听说?童小悠想了一下,她运气背人人皆知,温惜真是太温柔了,竟然还给她用了问句,她都会给自己加个惊叹号!“是很不好。”

看完样片的陆星成侧身看向温惜下达指令:“你一会还要重拍。”

温惜大概是唯一一个敢当面对陆星成翻白眼然后甩脸走人的,童小悠忍不住多看了几眼。一个是叱咤风云的时尚领袖,一个是风姿绰约的超级模特,童小悠真想给自己的悲剧命运加上一排惊叹号,有些事真的是七分靠打拼,九十三分天注定。

陆星成仿佛洞悉了童小悠的内心,语调冰冷地说:“别把失误怪给运气,懒就是懒,不是拖延症,蠢就是蠢,不是志不在此。”

童小悠硬着头皮解释,她没想推卸什么,只是想为自己争取到一丁点的公平:“主编,烛台的钱我可不可以用工资分期扣,我现在的助理工资是……”

“你从今天就去仓库工作了。”陆星成打断她的话,“库管的工资是现在的一半。”

童小悠愣住了,身体里最后一丁点力气轻飘飘地飞了出去。

“就因为我打碎了烛台?”

陆星成给了童小悠今天第一个正眼:“因为你把错误推给运气,我身边不需要这样的人,还好库房的衣服没长手也没长腿,你运气再差它们也不会打群架把自己撕碎。”他从不同情失败者,因为这些人最拿手的就是抱怨,抱怨天时地利,抱怨上司同事,抱怨出身,抱怨社会,抱怨宇宙里有七颗星星太亮影响睡眠!

二十六年的背运几乎把童小悠的底线磨平,无数次的失望让她对自己不再有任何自信,没有底气去反驳,也没有勇气去抗争,但有一件事她永远有200%的把握。

“主编,如果我能证明我就是运气不好呢?”

陆星成目光一转:“哦?”

半山腰有座道观,童小悠径直走进大殿,拿过求签的签筒递到陆星成面前,认真地说:“主编,我可以摇出所有的下下签。”

陆星成不说话,表示观望,心里却默算了一下概率。

童小悠深吸一口气,上下左右开始摇签。“啪!”第一根掉出来——下下签!

她如获至宝地奉上,然后继续摇。“啪!”第二根掉落,依旧是下下签,童小悠的自信心前所未有地膨胀!看到没,如果举办一个摇下下签比赛,她就不会拿五个零了!

如有神助,童小悠速战速决,逢摇必中。

陆星成握了一手的下下签,满满的凶煞。所以他才不同情失败者,这些人个个身怀绝技,要不就是怨气冲天,要不就像童小悠这样——衰神附体!当初要不是和温惜做交易,他怎么会留下这么个奇葩!太、可、怕、了!

童小悠很骄傲地说:“主编,我说了我不是抱怨,现在我证明给你看啦!”

陆星成点头赞同:“对,你不用赔偿,也不用去仓库,明天更不用上班了。”

“为什么?”童小悠脸色大变。

陆星成一脸“这还用问”的表情道?:“你衰成这样,我还留你在杂志社?万一你下次衰出新花样,你要让杂志社原地爆炸吗!”他虽然不信运气之说,可明晃晃的一个衰神站在他眼前,他不能不避啊!

“主编!不要啊!”眼见主编要遗弃自己,童小悠放下签筒就跑出来追他,雨后的石阶满是青苔,她脚下一滑,咕噜咕噜就滚下山去……

青石台阶真是硬,童小悠觉得全身都摔散架了,在更剧烈的疼痛感袭来前,她模糊地看见越来越远的陆星成,他的预测力真是神准啊——她果真衰出新花样了!

被抬上救护车的时候,童小悠想:这应该是她从小到大证明自己最成功的一次了,不仅一次到位,还超常发挥!只是疼得让她有点想哭是怎么回事?

眼泪一流出来,右脸颊就一阵刺痛。童小悠伤心地问站在不远处的Daly:“我是不是破相了?”

童小悠的额角磕破了一块,半边脸都是血。作为医美的忠实拥护者,Daly思忖了一下,摇摇头道:“我认为没动骨头都不算整容,鼻子没歪都不算破相。”

“那我会残废吗?”童小悠疼得直抽气。

“你卡在台阶转弯那里没掉下去,残不了。”

“哦。”童小悠应了一声,然后叹了口气,“我明天是真的不用上班了。”

站得远远的陆星成冷面冷心地开口:“手又没断,有什么资格不工作?”

童小悠突然两眼睁大,似乎明白了什么,张着嘴说不出话来。陆星成瞥了一眼,转身就走。

Daly解释:“工伤期间辞退你会违反《劳动合同法》。”

**

不幸的事已然发生,那只能去想一些幸运的事。

比如,因为山上气温低,童小悠穿着长袖长裤厚外套,所以只有右脚脚踝摔肿了,外加额头和左手腕有两处皮外伤,以她狼狗一样的复原力,留院观察四十八小时就可以回家休养了。再比如,因为工伤不但暂时保住了工作,还有一笔可观的营养费发。而陆星成呢,当真是言出必行,午后就让Daly送来一摞厚厚的请柬外加一张密密麻麻的名单。

“周末总公司办周年晚会,这是《CHIC》邀请的宾客名单,你负责手写请柬。”Daly说着指了指她受伤的右脚,“写字用不着脚,对吧。”

其实Daly低估了童小悠对干活的忍耐力,对她来说只要能留下,让她用脚写字也不是不可能。

“周年晚会一定很热闹吧。”童小悠有些羡慕地看向Daly,虽然她在杂志社工作了四年,可一次周年庆都没参加过呢。

“这次你也要去。”Daly对着童小悠比画了一个拉上嘴的动作,“你最近最好少吃点,否则以你现在的体重是穿不进2码衣服的。”

她也能去参加周年晚会?!童小悠瞬间满血复活,抄写请柬时奋笔疾书,势如闪电。

哇,风尚杯设计大赛的冠军也要来!必须去要签名!

不得了,还有大明星!影帝影后加舞王,一定要去合照!

我的天哪,连退隐多年的时尚教父都要参加,看一眼都会多活三年!

……

抄到最后一张时,童小悠突然发现自己的名字竟然写在备注的颁奖司仪那一栏,她?颁奖司仪?为什么有一种诡异的感觉。

“Daly,晚会的主持人请了谁啊?”

Daly坐在床边精心打磨他完美无瑕的指甲,心不在焉地说:“穆扬啊。”

童小悠醍醐灌顶,主编是要送她这个衰神去克穆扬这个死敌啊!一石二鸟,一箭双雕,她仿佛可以看见陆星成那抹淡漠里带着不屑、不屑里带着自负的笑容。

以后谁再和他说陆星成是靠运气,她就和谁急!陆星成能有今天,靠的绝对是慧眼识人,物尽其用!

第二章 能量守恒定律

有些人出现在你的生命里,点亮你的天空、震撼你的心灵、改变你的世界,都是为了告诉你:他是天上的神,而你是凡人。

——《孤独星人》专栏

宋儒儒来医院送晚饭时,Daly刚走。

她打量了一下童小悠从头到脚的累累伤痕,既心疼又骄傲:“我之前没算错吧,都说你凶星高悬,还有血光之灾!”

“是是是,你是宋半仙。”童小悠哼了一声,夺过她送来的猪脚汤,盛了满满一大碗,突然想起Daly的提醒,赶紧把碗推开,“不行,我太胖了,不能再吃了。”

宋儒儒撇撇嘴:“以你的体重,差这一顿猪蹄吗?”

童小悠沉默了。

宋儒儒把碗推给她,继续说:“我听说《CHIC》的销量又破纪录了,周年庆上陆星成肯定是众星捧月的焦点,啧啧,你去打听一下他的八字给我吧,我还从没算过这么好命的八字呢!”

童小悠愤愤地啃着猪蹄说:“这有何难?你顺着福布斯富豪排行榜一个个查,那些人的八字一定个个都很旺。”

宋儒儒感慨:“你们主编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还有这么好的运气。咱们家小悠衰成这样,竟然也没有一张红颜薄命的脸……”

童小悠想起自己肩负的重担,一时间胃口全无。

**

可就是胃口全无,童小悠也一斤都没瘦,反而因为行动不便胖了两斤。听说温惜为了穿进一条高订周T台款的礼服,把鱼肉都从食谱上抹去了。

Daly欣羡地说:“主编和温惜一定是全场最靓的一对,可惜人家男票不能参加,我只能孤家寡人了。”

童小悠很庆幸她不会形单影只,毕竟她要面对的可是穆扬呢!娱乐圈最红最嫩的小鲜肉,影帝穆斐的独子,收视率第一的节目主持人,每一个标签都闪闪发光,而人嘛,也是尖利得闪闪发光。如果说陆星成是王者的傲慢,那穆扬就是小屁孩的蔫儿坏,到了会场,两人尴尬照面,穆扬就开始了他的幼稚连环攻击炮。

“你颁奖?颁零分吗?”

“天哪,你怎么能那么胖?你穿的裙子和我奶奶穿的一样!”

“你知道吗?你笑起来比不笑丑一百倍,算了,你最好背对观众。”

……

如果童小悠真的有把霉运带给别人的能力,她一定会引爆自己的洪荒之力和穆扬同归于尽,可惜她没有。因为一进群星闪耀、熠熠生辉的场合,童小悠的存在感瞬间降为负数,倒是陆星成在这样众星捧月的环境里更加神采飞扬。就连对他心生怨怼的童小悠,在后台远远看见他夺目耀眼,都忍不住敬佩又羡慕。

开幕致辞刚结束,距离最后的颁奖还有一段时间,穆扬为了躲避人群,就坐在童小悠身边打着手机游戏。瞧她一脸欣羡,他冷冷地说:“陆星成那么哗众取宠,怎么会带出你这么寡淡的设计师?一会儿颁奖时你要是敢出错,我就让一千万粉丝把你的微博踏平!”

穆扬和陆星成的过节毫无征兆和理由,两个人就是不对盘,据说圈内还有不少关于他俩的同人段子,明明是两个男人的斗争,童小悠偏偏成了牺牲品。不过,寡淡有时候也是一种长处。

“我微博被人盗号了,上面发的全是微商广告。”

“那就公布你的微信!”

“可你都没有我的电话号码啊……”

“……”

穆扬起身,把手机狠狠往桌上重重一拍,愤然离开,留下四顾茫然的童小悠。

预知更多故事详情,快来天猫店搜索《悠悠星辰》吧~(悄悄告诉你,其姊妹篇《儒期而至》也在火热上市中~耿直男教授修颉颃VS人精占卜师宋儒儒,爆笑甜宠的爱情故事,看过的人都说好看!)

赞 (0)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