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霸演技我服气

简介:野鸡表演大学的学生戚小竹终于获得一次表演的机会,正待逐梦演艺圈的她却被告知是在伦理节目里饰演小三……小三也就罢了,男主角竟然勾起她昔日避之不及的黑历史,戚小竹觉得很惶恐,怎么办,在线等。

许仙仙

一、悲哀的小三

戚小竹是清远市一所民办大学的表演系大三学生。

清远有一条街,市民称为二百五街。二百五街有数家民办野鸡大学,学生高考分数平均线都低于二百五。戚小竹就是这所“天耀之星演艺学校”的学生,就读于表演专业。

戚小竹有些姿色,但悲哀的是她自上大学以来就十分贫穷[之前就不贫穷了?]。她很想做些兼职赚零花钱,不过她除了劈叉什么都不会,就在这时,一个天大的馅饼砸在她头上。

当地一档很火的家庭伦理节目要找她当托儿。

戚小竹的姥姥天天看什么《 婚姻保卫战》《 将爱情进行到底 》之类的伦理节目,然而学表演的戚小竹知道这些基本上都是假的,都是节目编导精心编造的台本。这种东西无非是越离谱观众越爱看,重点是演出费一次有五千块钱还包盒饭,戚小竹立刻兴冲冲地签了保密协议。

戚小竹这次要在家庭伦理纠纷剧里扮演的是一个“极品小三”,抢别人男朋友还振振有词,最终在全场观众的唾骂声和原配女主的哭声里幡然悔悟。戚小竹擦了擦额头黑线,去找导演理论,怎么就不能给她个好人演演,导演吐出个烟圈道:“因为你长了张小三的脸。”

戚小竹差点当场就把协议撕了……

但是戚小竹想到那五千块……还是止住了冲动。

她不过就是长了张瓜子脸,凤眼,但她转念一想,如今演好人已经不能火了,只有演坏人才能大红大紫。戚小竹每日苦练台本,希望能练出小三的气质。配上她小三般的长相,之后拓宽戏路、逐梦演艺圈。

戚小竹觉得此举可行,光明前途正向她招手,于是她每天对着镜子苦练表情,希望能将小三表演得出神入化。

她苦练半个月之后,真正的考验来了。

戚小竹此时紧张地坐在台下,对面是一会儿要饰演被抢男朋友的女孩,一会儿她们要互相大打出手,然而此时“小三”和“正房”言谈甚欢、惺惺相惜。演“正房”的女孩叫郑辞,她有着一张圆圆的脸,一脸诚恳地说:“我之前一直想演小三,但导演说小三早就定好人了,今天一看你果然比我合适,长得一看就像小三!”

戚小竹感动得泪流满面,这是她听过最熨帖的夸赞。

“对了,男主呢?”戚小竹问。

“男主比较神秘,至今没出现,我也不知道……可能导演组想留点悬念。”郑辞说。

戚小竹沉吟片刻,不知道一会儿自己和对面妹子要争抢的男人是什么样子。

此时的戚小竹还不知道,再过几分钟,她的好日子就到头了。

二、腹黑的哄骗

镁光灯亮起,观众就位,惨白的灯光照在戚小竹的脸上。

对面站着的男子高大帅气,只是一脸不屑,面色冰冷地扫视着台下众人。

戚小竹一脸惶恐……沈子念!这男主居然是沈子念!

要说戚小竹此生最悲惨的回忆,当属他高中时玩“诚实勇敢[不是真心话大冒险更为人熟知一些吗?]”游戏玩输以后被死损友坑着去向沈子念表白……

在戚小竹高中的时候,女生群体里讨论最多的就是沈子念。每次聚会的主题热度最高的就是“假如我把沈子念追到手我要怎么把玩[好像不太好]……”

戚小竹和沈子念的认识经过很荒唐。那是学校的马拉松长跑,戚小竹低血糖,她跑着跑着就觉得头晕目眩,想拉住前面的人。在她就要摔倒在地上时,慌乱之中她似乎抓住了什么救命稻草……

那是沈子念的腰带。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四角内裤在女生们炙热滚烫的目光下“熠熠生辉”。

那之后沈子念那穿四角内裤的样子就被全校女生广为流传。

沈子念当时是所有女孩心里的白月光。他数学成绩基本每次都在一百三十分以上,戚小竹则是班上的“吊车尾”,属秤砣的,能将全班数学平均分拉低,她和沈子念正好可以中和起来。沈子念家很有钱,他爷爷是前任市长,他爸也当着官[注意一下]。由于戚小竹数学成绩太差,老师无奈,让戚小竹和其他“吊车尾”去沈子念家补习。戚小竹依旧记得那是个夏天,沈子念低头看书,他家空调坏了,他白色的衬衫被汗水浸湿,紧紧贴在皮肤上,戚小竹看着看着脸就红了起来,她好想变成那件衬衫,能和沈子念牢牢贴在一起。

戚小竹才疏学浅,觉得自己配不上这么优秀的师父,沈子念不爱说话,擅长以单音节词语表达情绪,“嗯,嗯?嗯……”三个字足够用在他的一切语境上。一道题讲两遍以上沈子念就要发火了,于是戚小竹只能天天买零食,抓住沈子念的胃,以此安抚他。

沈子念因为太帅,总被女生纠缠,这让他烦不胜烦。终于有一天,沈子念找到戚小竹,他冷冷地开口:“戚小竹,你帮我个忙吧。”

戚小竹喝着娃哈哈一脸震惊:“我能帮你什么忙?沈大爷你能耐几乎通天,有什么事情我能帮上你?”

“你来假扮我女朋友吧。”沈子念说。

戚小竹一口娃哈哈喷了沈子念一脸。

“高考之前,我不想受到任何女生的纠缠,我想安心学习三个月。这三个月你就假装是我女朋友,让那些女生都对我死心……”

沈子念这样说着,仿佛是修炼成仙的得道高僧。

“你不怕……我会对你动心之后骚扰你?”戚小竹疑惑。

“不怕,因为我觉得你傻。”沈子念说。

多么简明扼要的总结!

但那时候戚小竹太单纯,不知道答应了这样的条件对于她而言意味着什么。

她成了全校女生的眼中钉、肉中刺……

三、未断的孽缘

那三个月,是戚小竹地狱般的三个月。

天天有一群女生对戚小竹使坏,有一次是将废纸篓里的垃圾都倒进了她书包里,戚小竹不知道是谁干的,她只能在晚上默默地收拾。那时沈子念下了晚自习,刚好从教室路过,他看见了那个瘦小的女孩子一点点地打扫着座位,心头突然一紧。

于是第二天,沈子念找到了老师,沈子念是学习委员,他检举那几个在背后使坏的女生上课玩手机,偷偷化妆、吃零食。老师去座位一搜,发现果然如此,于是惩罚他们几个打扫教室卫生一星期,那几个女生只能含泪答应。

那个时候戚小竹就觉得,沈子念还真是蔫坏。

可是有什么办法呢?她太喜欢这个男生了,她觉得这个人是世界上最好的人,即便自己是个假女朋友,她也觉得为了沈子念受点委屈没什么。

不久便迎来了高考,高考结束之后,这段泡影般的日子也就结束了。

之后就是各种传言,说有女生看见沈子念和校花在一起逛街、一起吃饭。大家都传,吊车尾戚小竹被甩了。

戚小竹早知道有这么一天,却没想到这一天来得挺快。

那一天是高中毕业典礼。典礼结束后,戚小竹和一群死党在KTV聚会,她喝得有点高。后来他们还玩起了猜拳,戚小竹不知道怎么就输了,输了之后她受罚被同学逼着打沈子念的电话,向他表白……

那个逼戚小竹打电话的同学也喜欢沈子念,她逼着戚小竹告白不过是想借机看看戚小竹出糗的模样罢了。

戚小竹明白那些人是什么意思,可她还是拿起了电话。

“喂?”还是一样低沉的音色,在嘈杂的KTV里显得那样格格不入,似乎他一出声全世界都安静了下来。戚小竹愣了片刻,把酸楚和酒精一起压进胃里,她借着酒劲大喊:“老沈是吗?补课的时候你没少吃我的零食你知道吗?”

“嗯。”电话那边沉默了几秒之后,传来一声轻轻的鼻音。

“零食挺贵的,你不用还我钱了,你把你自己给我吧!我把你志愿改了!你就等着以六百八十分的优异成绩陪我上新东方吧!”

电话那头沉默了……

戚小竹还想再说什么,KTV这边已经被笑声所淹没,她当然没勇气改沈子念的志愿,她也没有勇气听沈子念拒绝她,于是她挂了电话。她瘫在沙发上,静静地看着天花板……

一挂电话再见面就是三年后。

三年后的今天,沈子念再一次出现在她面前。令人悲伤的是,他扮演的是今天的男主角,而她戚小竹却不是今天的女主角……

戚小竹要演小三……一个尴尬的小三。

蒙了半分钟后,戚小竹重整旗鼓,再一次拿出职业演员的素养,进入了备战状态。

不管来的是沈子念还是阎王爷,今天的戏她要演好,今天的小三她要hold住!今天的五千块钱她要顺利拿到手!

四、拙劣的演技

台下文文静静的郑辞在台上一秒变脸,情绪拿捏的很到位,眼泪如同黄果树瀑布一般倾泻而出。

“我就是今天的倾诉对象……这个人是我男朋友,呜呜呜……我们在一起经历了四年的爱情长跑……”

“嗯。”沈子念用一个熟悉的单音节字表示了肯定。

沈子念的演技简直是“无中生有”,换成另外一个人即便是傻子也代入不了这样的情节[写得。。不太好,令人费解。。。。]。但是看着这张英俊的脸,观众们瞬间相信了两个女人在争抢他的事实……戚小竹曾经最看不起流量小花和鲜肉,可如今她终于明白为什么即便他们毫无演技一样可以演戏……

千刀万剐一张脸,半身不遂都能演。就算演出来是翔,照样有人跪着舔[emm会不会不太文雅]……

台下观众齐齐点头,一脸“我们信了”的表情。

果然这是个看脸的世界啊!

“然而就是这个女人!”郑辞一脸深恶痛绝地指向站在一旁的戚小竹,她泪如泉涌,“这个女人勾引我男朋友,当着我的面和我男朋友搂搂抱抱,还给我男朋友发暧昧短信,我真的忍无可忍……”

“嗯。”沈子念表示肯定。

台下观众开始义愤填膺,纷纷拿出备好的黄瓜、鸡蛋、柿子……[这样真的可以吗]剧本上明确写了有情绪过激的观众往台上扔鸡蛋的情节……戚小竹早有准备,大外套底下穿了件他爸当警察时用过的防弹衣[……防弹衣很重的,上节目穿这么多?]……

“嗬,是又怎么样?反正她爱的人也是我!你平时穿得那么老土,也不打扮,他会喜欢你这样的女人吗?他肯定不会!”

这出神入化的演技博得台下一阵嘘声……

“嗯。”沈子念再一次发出这个单音。

时间似乎停了几秒。

“嗯?”导演瞪大眼睛望着沈子念。

按正常台本,沈子念此时该对戚小竹进行一系列的反驳,驳斥内容为他的女朋友是多么贤良淑德,根本不是戚小竹所形容的那样。然而沈子念并没有照着台本说,反而一脸赞同。

台下观众纷纷感慨,真的是女贱男渣啊!

戚小竹也蒙了,她发现郑辞也愣怔了。但戚小竹飞快地向郑辞使了个眼色,这个节目是直播,无论怎么样,这一段也不能就这样空白下去。

“嗬,看见了吧!你男朋友都这么觉得,他根本不喜欢你!你们在一起四年又怎么样?死心吧!”

戚小竹尽量演得刻薄,她不停地向沈子念使眼色,希望他能立刻反驳自己这个可恶的“小三”……然而沈子念默了片刻之后居然向戚小竹点了点头。

“说得好。”沈子念轻轻地说。

天旋地转,天塌地陷[?????]。

导演一口茶水喷出来,胖大海糊了一摄像机……

人民群众的鸡蛋、柿子都已齐备,原本只砸一个戚小竹,如今却要他们两个一起砸,明显弹药不够。

一只鸡蛋冲着戚小竹脑门飞来,就在这时,她却被沈子念一把扑倒。

戚小竹傻了。

她嗅着这个少年身上的气息,有种雨后青草地的味道,戚小竹有些发蒙。

节目的最后小三并未悔改,而是与渣男携手双宿双飞!徒留台上正房一脸蒙……情节恶俗成度堪比琼瑶剧,然而却恶俗出了高度、恶俗出了新颖、恶俗出了创意……

不到两天,这档地方节目的收视率就破了百万,一时间一众浏览器的头条都是:“惊!渣男小三竟逼走正房……”

戚小竹一瞬间就被推上了风口浪尖。她没想到,这恶俗而新颖的套路居然让她一下子就火了。

五、坑爹的命运

两天后,一阵门铃惊醒了戚小竹的美梦。

戚小竹的家是一栋老式公寓,每周一、三、五停水,二、四、六断电[再老的公寓也不会这样的吧???],此时正断着电。戚小竹睡眼惺忪看向猫眼,老旧楼房的声控灯坏了,楼道里暗暗的,却是在那一瞬间,三百度近视的戚小竹仿佛看见了一盏明灯!那悠悠光芒似乎治好了她的眼睛!

沈子念就站在楼道里,就那么静静地站着。

戚小竹颤抖地打开门,看着这个男人,沈子念突然摔入她怀里!戚小竹心跳一滞……她觉得沈子念就算再饥渴,也轮不到非礼自己。然而下一秒她就意识到自己想太多了……沈子念是晕了过去。

那一瞬间,戚小竹下意识地回手抱住他。他的身体滚烫,戚小竹觉得自己几乎要被沈子念的体温灼伤[太夸张了吧]……

沈子念低头的瞬间,嘴唇擦过戚小竹的耳朵。

戚小竹一个激灵,险些把这个人推出去……

戚小竹颤抖着探了探沈子念的鼻息,还有热乎气。她松了一口气,沈子念没有死……他发出轻轻的呼吸声,戚小竹一愣,沈子念居然睡着了!

戚小竹愣了愣,不晓得这是什么情况,沈子念居然在自己家门口累倒了……她正要把沈子念抬回去,这时手机突然响了……

“谁呀?”戚小竹问。

“是我!郑辞啊!戚小竹!这些天你怎么过的?声音居然还能这么淡定?!”

“苟延残喘啊……”戚小竹看着对面一堆泡面桶,“你怎么了这么紧张?”

“你拉开窗帘看看[地下室有窗户?]……”郑辞崩溃地说。

戚小竹拉开窗帘,下一秒就呆住了!她家不远处的街道入口都已经拉起了警戒线!有很多人在警戒线外探头探脑、面露怒色!如果没有警察拦着似乎就要冲了进来!

“这……这怎么回事?”戚小竹吓得完全呆掉。

“你演的那个渣女,彻底火了!你被人肉了!这些天你不上网吗?头条都是你!连你裸照都被搜出来了!”

“啥!”戚小竹大骇,“我没拍过裸照啊!”

“是你三岁穿开裆裤的照片!他们都说你三岁看到老,你三岁的时候就流露出了渣女的神态!”郑辞继续崩溃。

“我这里……地下室,信号不好,我不知道……我平时比较宅……”戚小竹颤抖。

就在这时,沈子念突然闪到窗前,戚小竹吓了一跳!

“你怎么醒了?”戚小竹颤声问。

沈子念靠在书架上摇摇头:“我已经被人追了好几天了,你这里有吃的吗?”他低声问。

戚小竹见状,拿出角落里一桶康帅父方便面……

沈子念拿着方便面看了半天,轻声问:“你这个方便面……似乎和超市的不太一样?”

“拼多多拼的……”戚小竹委屈,“两块钱一桶。”

沈子念的手颤了颤,但却是没说什么,戚小竹在一旁烧了水,默默地帮沈子念泡好了面。戚小竹看着沈子念吃面,再一次感慨,颜值高就是好,自己的吃相和动物园的猕猴没有太大区别,而沈子念吃饭却能吃出一种贵族气息,仿佛吃的是龙虾、鲍鱼。

“这些天你也是一直被追吗?”戚小竹看着沈子念,带着歉意地问。

“嗯。”沈子念发出一声闷闷的鼻音。

“你为什么要参加那个节目?难不成你也缺钱?”戚小竹难受的问。

“我不缺钱。”沈子念默了默,在泡面氤氲的雾气里抬头,眼神直视着戚小竹,这目光似乎能看穿戚小竹的灵魂。

戚小竹一个战栗。

“我缺心眼。”

良久之后,沈子念略带无奈地说。

他声音很低,如同一把小钩子在戚小竹的心里钩了一下。

戚小竹在内心附议,说你要是不缺钱还来这种活动不是缺心眼是什么……但是刚刚那一眼沈子念把她看得心中小鹿乱撞,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

“那你是……怎么来到我家的?”戚小竹问。

“我从房后,顺着你家楼下修空调的梯子一路向上爬,爬到顶楼再爬下来,爬到你的地下室。[这操作匪夷所思。。。。。]”沈子念云淡风轻。

戚小竹脸色惨白,她内心颤了颤:“大哥真是好身手!”沈子念要是个贼能把全楼的手机电脑都顺走,戚小竹惶恐地想。

六、赤裸裸的勾引

沈子念吃完泡面,就端端正正地坐在小沙发上不说话了。他闭着眼睛,如同参禅的老僧。

戚小竹叹息着刷着微博,看到自己的微博,评论里全是谩骂嘲讽,她索性卸载了这个软件,不再去看。

“你这两天……一直在外面?”戚小竹试探性地问沈子念。

“嗯。”沈子念轻声说,“和家里闹翻了,为了这个节目的事情。”

“你现在在哪里上大学?”戚小竹叹息。

沈子念一愣,淡淡地说了句:“离你不远。”

“什么?”戚小竹震惊,清远没什么好大学[查了一下好像清远连个一本都没有,不太清楚,你们再核实一下吧]。按照沈子念的成绩,他能去上更好的学校。

“你当年不是说,要改了我的成绩,让我陪你去新东方吗?怎么?”沈子念眼角一挑,斜斜地看着戚小竹。

戚小竹一个激灵,哈哈一笑,尴尬地说:“那时候我喝高了,喝高了。”

沈子念突然瞪大眼睛,静静地看着她。

戚小竹只觉得从脚底下生出一股凉意,她和沈子念四目相对,他的眼神仿佛是猎豹盯着猎物一般。

突然,一阵从厕所传来的“哗啦啦”的声音打破了尴尬……

更加尴尬的事情发生了。

戚小竹住的地下室,每周一、三、五停水,二、四、六断电,今天是周日[前面不是断电了吗?那就是应该是246,怎么这里又变成周日了,要不把前面的断电删了,要改哦!!],所以就来了点不一样的。地下室的自来水管爆了!

戚小竹打开厕所门,那一瞬间仿佛长江决堤,洪流喷涌而出……康帅父泡面碗瞬间如一条小船一般,悠悠漂浮。

漏水的时候,地下室永远是最惨烈的。

头顶的天花板开始漏水,仿若孙悟空的水帘洞。

“我大约知道你为什么要参加这个节目了,你过得可真是水深火热。”

戚小竹和沈子念站在水里尴尬地对望。

戚小竹赶紧拿了块抹布堵住水管子,但是天棚[是哪里??]还在漏雨。戚小竹不敢开门,门外是一群堵她的狂热网友。于是她就和沈子念找了个立柜,俩人坐在上面,戚小竹默默地对着泳池般的屋子发呆……

傍晚,地下室本就阴暗潮湿,爆裂的水管还在哗哗地漏水,戚小竹打了个哆嗦。

“冷?”沈子念轻声问。

“嗯,但是仅有的棉被已经被泡湿了,刚刚没有抢救回来。”戚小竹绝望地说。

沈子念叹息一声,一把将戚小竹拉进怀里。

戚小竹呆住了。

沈子念身上的气味还是那么好闻,淡淡的,像是三月淅沥小雨之后的青草香。

戚小竹僵着身子几乎不敢动,沈子念叹了口气,把自己的外衣脱了下来搭在戚小竹身上,戚小竹愣了良久,沈子念身上只剩下一件薄薄的衬衫,透过布料隐约可以看到锁骨和胸肌……

“你……”

“别凉到。”他轻声说。

戚小竹突然觉得很安心,没过多久沈子念便睡着了,睡着的沈子念真的很好看,浓密的睫毛,如洋娃娃般精致。。[你看这样改行不。。不行你再看一下吧]

“真是个白痴……”沈子念喃喃道。

戚小竹看向沈子念,发现他却是皱着眉头。于是戚小竹试图用手抚平那紧缩的眉头。

还没碰到他眉心,手就被沈子念一把抓住。

“怎么了?”沈子念低沉地问。

“没事……就是你皱眉头的样子……没有平时那么好看。”

沈子念突然笑了。

戚小竹没见过这样漂亮的笑容,沈子念仿佛是个小妖精一般,他垂下眼睑,看着戚小竹勾起一个媚人的笑:“我的眉头皱还是不皱,我笑还是不笑,在你眼里,难道不是都好看吗?”

戚小竹觉得鼻血就要喷涌而出了。

沈子念就是个妖精!

下一秒,戚小竹没有坐稳,大立柜突然“哐当”一声倒了下去……沈子念一把抱住戚小竹[这个动作有点奇怪,他们不是坐在柜子上吗?怎么可以一把抱住?那柜子不会砸到身上吗]……她的嘴唇在那一瞬间突然触碰到了湿润润的东西。

紧接着沈子念就和她一起摔进了水里。

“沈子念!我发现我遇上你之后就变得特别倒霉!”戚小竹欲哭无泪地大喊。

“是吗?”沈子念微微一笑爬了起来,这时他的衬衫已经湿透了……戚小竹完全没有想到,今夜的沈子念居然上演湿身play……

锁骨,胸大肌,人鱼线,腹沟……戚小竹一路看下来,有点难以自持。

“你把衣服换了,穿上这个外套吧。”戚小竹说。

沈子念听话地脱掉身上的衬衫……戚小竹几乎不敢看他,这个人的身体简直比美术书上的石膏像都好看,就在这时,沈子念突然闷哼了一声……

“怎么了?”戚小竹看过去,发现他脸色苍白。

“没有,胃突然很疼……”沈子念挤出这几个字。

戚小竹不顾一切地上前去扶起他,就在这时,一个人影突然闪到他们面前……

“哟,我的娘!你们孤男寡女的要做什么?”

戚小竹听着这声音,心下一沉。

陈昂——戚小竹的男闺密。

七、激情的gay[这样写。。。??可以吗]密

“你是怎么进来的?”沈子念剧痛中不忘问一句。

“我有小竹的钥匙哟!”来者拿出一个小猪佩奇的钥匙链嘚瑟。

那一瞬间,戚小竹明显感觉到空气更加冷了……

“沈子念,陈昂他是……”戚小竹还没说完,陈昂已经蹚水过来,搭着戚小竹肩膀对沈子念笑道:“我是她最好的朋友!”

“最好”两个字咬字很重。

沈子念轻哼一声,咬紧牙关,疼得脸色煞白。戚小竹吓得赶紧问他:“沈子念,你究竟怎么了?”

沈子念痛得额头上冒出一层细密的汗珠。

“让我看看,我是大夫……”陈昂终于严肃了神色。

“你是什么大夫?”沈子念在疼痛中问。

“我学的兽医专业。”

“你可以站远点吗?”沈子念颤抖。

“她这破地下室总共不到五十平,我能站多远?”

“……”

陈昂皱眉道:“怕是急性肠炎。”

“那怎么办?”戚小竹焦急地问。

“送医院啊,不然怎么办?我是兽医我能给他看吗?”

“可是……”戚小竹想起外面那些围堵的群众,心里一阵打鼓,可沈子念此时此刻浑身冒冷汗,如果再不去医院,怕是要出大问题。

戚小竹心一横,一把扶起沈子念,却反被他手一甩,推开了。

“你走开!不要你扶……”他闷闷地说。

陈昂在一边旁笑得花枝乱颤,他说:“那我来!”

“你走开!更用不着你!”戚小竹龇牙。

“沈子念,你是不是吃这傻妞的醋?”陈昂露出姨母笑问道。

“我……没有。”沈子念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

戚小竹登时呆在原地。

沈子念,吃醋了?

八、玩命地守护

沈子念此时十分崩溃。

戚小竹借了楼上大爷运土豆的推车,将沈子念装在里面,外面罩了层床单。沈子念觉得此时的自己像是躺在棺材里,就差在自己身边摆放一排鲜花……

“站住!你们干吗的?”门外保安突然拦下了他们。

“不让往里面进,还不让往外面出吗?”戚小竹愤怒地问。

“可以往外面出,但是你们两个……不觉得自己有问题?”

戚小竹和陈昂[怎么名字变了,到底陈昂还是赵昂?]互相对视,二人戴着口罩、帽子和墨镜,捂得严丝合缝,还推着个大车……似乎把“我是贼”三个字写在了脸上。

“我们不是……”就在戚小竹忙于辩解时,保安大哥一把掀开了小推车上的床单,满头大汗的沈子念就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我的妈!你们居然是人贩子!光天化日强抢民男!”

“快走!”就在这时陈昂开了辆小面包车过来[刚还在相互对视,下一秒就在车里,瞬间移动?],围观群众一见是渣男沈子念忽地蜂拥而上,保安拦都拦不住。

戚小竹见沈子念要被打,一把扑在沈子念身上……

沈子念呆住了,黄瓜、西红柿砸在这个瘦弱的女孩身上,沈子念没想到她居然会不顾自己来保护他。

“其实……我一直喜欢你,但是你太好了,我始终没有勇气告诉你……

“沈子念,我从上学的时候就喜欢你。

“很喜欢,很喜欢,喜欢到那时候我以为这辈子都不可能再有这么喜欢的人了。

“假如今天我被柿子砸死就好了,你就不会笑话我笨,也不会拒绝我了……”说完,戚小竹抬头,露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

突然,沈子念看见左边一个愤怒的女孩,举起一个硕大的榴梿就要砸过来。

沈子念想也没想,支起身子一把将戚小竹护进怀里,死死地抱住她……

就在下一秒,他们的耳边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陈昂开着小车来救他俩,下车之后飞奔过来,他试图拉开正缠缠绵绵拥抱的二人……谁叫榴梿不长眼,一下子就扎在陈昂的命根子上[怎么砸到那里呢?应该砸也砸到背上啊?]……

九、一生的勇气

沈子念的肠炎病是因为吃了那桶康帅父……不过,他洗了胃之后也就好了。然而陈昂很不好。

戚小竹握住陈昂的手安慰:“没关系,反正对你日后的生活也没啥影响……你本来就是个gay佬……”

“你说什么?”沈子念震惊地看着戚小竹。

“这是我男闺密,通俗点讲就是男gay密……”戚小竹叹息,“我觉得你吃谁的醋也不该吃这个人的……”

沈子念的脸垮了下去,他沉默了。

“我还不是担心你的幸福吗?!结果现在我的幸福没了!你说你怎么赔?把你男朋友[已经成为男朋友了???]赔给我吗?”陈昂哭喊。

沈子念默默地捂住了领口。

戚小竹龇牙:“我告诉你!你想都别想!”

“沈子念,你为什么要参加那个破节目,我今天就问问你!”陈昂支起身子怒道,“你又不像戚小竹这样,穷得叮当响,你去干吗?”

沈子念抿了抿嘴唇,最终开口:“是有星探来我们学校找到了我,原本我是想拒绝的,但是我在那个剧本上看见了小竹……

“这些年,我一直没有小竹的音讯,当年小竹把所有班级的群都退了,QQ也删了,手机号码也换了……我问过很多人,他们都不知道小竹的联系方式。我想见她,这是我见到她的唯一方法……”沈子念低头,默默叹息一声。

戚小竹低下头,那段日子里,她觉得高中生活真的毫无留恋。她默默地删掉了所有同学的电话和联系方式,她希望可以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静静地生活。

可她不知道,沈子念却不答应。

沈子念像疯子一样找她,找了那么久,久到戚小竹逐渐变成他心里的一根刺,扎得他心脏化脓溃烂。

“你……沈子念,你喜欢我?!不是吧……你当时不是和校花……”戚小竹一脸被雷劈的表情。

“知道自己被一个男人喜欢就这么惊讶吗?”陈昂一脸不屑。

“不是的……是我……我这么笨……”戚小竹语无伦次。

“校花什么!那个是我姐,我和我姐上街吃饭,被一群女生看见了瞎传。”沈子念皱眉叹息。

“在我心里,咱们学校根本就没什么花。”沈子念轻声说,“假如硬是要说的话,你勉强算一朵……”

戚小竹脸上一红。

“狗尾巴草。”

戚小竹永远不会知道,沈子念只是不会说话。当年,他听见戚小竹的告白之后蒙了很久,他其实说了一个字,可KTV的嘈杂声太大,把他那个字淹没了。“嗯。”他说。

之后戚小竹就挂了电话。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这个白痴就让他牵肠挂肚,这么久过去了,直到那天沈子念看见合同上那熟悉的名字时,他整个人都战栗起来。

“这个叫戚小竹的,是个女孩?”

“是啊。”经纪人说,“个子不太高,白白的,一笑傻傻的,这次的节目里她演小三。哎呀,你外貌条件这么好,你就去吧!”

“嗯。”沈子念说。

戚小竹悔得肠子都青了。

她抱住沈子念的肩膀使劲啃,早知道他已经答应了她,为什么要错过这些时光。

“所以,接下来的日子,我都不想错过你了。”戚小竹轻声说。

“接下来的日子,我想奉陪到底。”沈子念笑了,他的笑容宛如莲花一般。男孩轻轻地吻在女孩的眉骨上。

我知道了戚小竹,从此之后,我奉陪到底。

赞 (34)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