敲敲你的心

简介:安薇临危受命替鼓手老哥演出,却在现场打断了鼓槌,砸在了摇滚歌手许尽川的脑袋上。对此,许尽川表示:不,原,谅!论如何才能征服内心戏贼多的霸跩男青年,安薇总结:首先你要打他一顿,其次你要成为他的鼓手,最重要的一点,是你要成为他的暗恋对象。

一、安薇啊,你火啦

星期六晚九点,长河体育馆后墙。

一个双肩包被人从墙内扔出来,紧接着,一个黑色的身影从围墙翻过,动作潇洒利落,格外具有观赏性。

安薇平稳落地,捡起包左右看了看,见周围没人,这才站直身体,懒洋洋地走出黑咕隆咚的胡同。她刚走上亮堂堂的大路,想打个车回家,兜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安薇刚按下接听键,就听见闺密大萌的嘶吼:“安薇啊!你火啦!啊啊啊……”

安薇不由得把手机移开了一点点,略无奈地开口:“低调,低调。”

大萌继续吼:“低调个鬼啊!你以为我在夸你啊?你自己去看看热搜!”

安薇不以为然地打开微博,只见微博热搜排行榜前三名分别是:#许尽川#、#许尽川演唱会被打#、#是鼓槌先动的手#。

安薇撇了撇嘴:“火了的是许尽川好不好?又没有我的名字。”

“你当他许家的粉丝是花钱买来的啊?看着吧,不一会就会把你人肉出来。然后就会有无数人找到你,喷你、骂你、黑你,你这辈子都别想在圈里混了……”

安薇被她唠叨的不耐烦了,道:“我就根本没想再进圈!不就是打了他一下吗?我又不是故意的!大不了道歉就是了!”

“那你刚才在台上为啥不道歉?”

安薇缩了缩脖子,还能为啥?怂[造字]呗!

事情还要从两个小时前开始说起。

两个小时前,安薇正在家里一边敷着面膜,一边提前打开电视,看着演唱会直播前漫长的广告,突然接到自家老哥安莱的电话:“老妹老妹,江湖救急。”

安薇奇怪,这个时候老哥不是应该在现场做准备吗?怎么有时间给她打电话?还要她救急?救什么急?

“怎么了?”

安莱急道:“你侄子要提前出世了!”

安薇一惊:“怎么突然早产了?嫂子没事吧?”

“不知道啊,你嫂子还在产房里没出来呢。妹子,哥平时最疼你,你这回说啥都得帮哥个忙。”

安薇把面膜一揭:“放心!我这就去医院陪我嫂子生娃。”

安莱抓狂:“谁要你陪产啊!我要你过来替我完成演出!老子要去陪我媳妇!”

安薇愣住了,一时间脑子乱作一团,连安莱又说了什么她都没听清。

她有多少年,没拿鼓槌了?

但现实并没有时间让她伤春悲秋,她连脸都没洗,套上衣服打了个车来到了长河体育馆。

今晚,摇滚新贵许尽川将在这里举行演唱会,而他的御用鼓手安莱,此时正在后台门口焦急地等待。

安薇的路痴很严重,根本找不到去后台的路,还是安莱给她发了定位,她才靠着导航跌跌撞撞地找了过去。

眼见一个头不梳脸不洗的姑娘奔自己而来,安莱先是一愣,揉了揉眼睛才认出是自家老妹。

不过此时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安莱将安薇拉进后台,匆匆忙忙地交代了几句,就坐上车直奔医院去了。安薇迷茫,一时之间有些不知道该做什么。但演唱会马上开始了,也不能就这样耗着,想必老哥也跟工作人员说明情况了,安薇想先去问问其他工作人员。

周围的工作人员忙忙碌碌,安薇眼睛一扫,最终定在了一个看起来最闲的人身上。那人穿着黑色连帽衫,脑袋兜进帽子里,背对着安薇蹲在角落里不知道在做什么。

“您好,我是替补鼓手,请问流程是什么?我什么时候上台?”

“替补?”那人一愣,没回头。他的声音哑得恰到好处,语气中带着漫不经心,“会看谱吗?”

“……会。”从前会。

“哦。”他站起身,安薇发现这人比她高了整整一头。待他转过身,安薇才把人认出来——许尽川。

“你叫……”许尽川本来想问她的名字,却在看清她脸的一刹那失语。

安哥叫来的替补,怎么会是她?

他对于摇滚的喜爱,对于原创的执念,全部都是因为眼前这个在他世界里消失了五年又突然出现的人。

安薇。

二、是鼓槌先动的手

见许尽川久久不说话,安薇自我介绍道:“我叫安薇,是安莱的妹妹。”

竟然是妹妹。许尽川一边想着,低下头转身就要走,他还没有做好面对她的准备。

“那个……许……”安薇一时词穷,不知道应该叫他什么。他很年轻,叫许老师有点显老;叫许哥……又实在过不了心里那道坎,毕竟这人脸很嫩,看起来好像还没她大。

终于想起了“先生”这个比较稳妥的词,安薇刚想说,就被许尽川打断了。

他背对着安薇,随手一指边上的鼓:“这、这个和台上的一样,你先热热身。”他的语速略快还有点结巴,感觉有些许的慌乱。

“那谱子我能先看一下吗?”安薇好几年没打过鼓了,多少有点手生。虽然曾经风光无限,但现在是真的怕给老哥丢脸。

“我、我去给你找找……”说完,许尽川逃似的离开了房间。

安薇莫名其妙,怎么感觉这人是在躲她呢?

许尽川出了房间,靠着走廊墙壁滑坐在地上,似乎已经无力支撑他高大的身体。他伸手覆上心口,感受着就要跳出来的心脏。

安薇。安薇。

五年了,他终于又见到她了。这次,他绝对不会再让她离开。

距离演出还有五分钟,许尽川找工作人员要到了谱子。不顾催促地跑回那个房间门口。深吸了一口气,恢复了一张“厌世脸”推门而入,“啪”地一下将谱子扔在安薇面前:“给你十五分钟看谱子,至少先看完前三首,三首之后有休息时间。”

说完,没等安薇回应他就转身要走。他走到门口又停住,想了想,背对着安薇道:“你最好竭尽全力,珍惜这次演出机会,不要砸了我的招牌。”

似乎是为了赶时间,许尽川撂下这句算不上客气的话就跑着离开了。

安薇早就听说过许尽川脾气古怪跩得没边,白了他的背影一眼:“谁稀罕!”

她虽然嘴上傲娇着,但当她弯腰拿起谱子时,手却在微微颤抖。

在推迟了十分钟后,许尽川“不羁”演唱会于晚八点十分正式开始。

台下人山人海,台上灯光璀璨。在这华灯的包围中,安薇穿着帅气的演出服坐在鼓前,她感觉自己好像又回到了五年前。

失神只是一瞬间,安薇摇摇头让自己清醒。这一次是为了帮老哥的忙,就这一次,以后再也不会了。

一首歌结束,乐队所有人员都对这位名不见经传的替补女鼓手刮目相看。许尽川扭头看着安薇,一向淡漠的眼中流露出不与外人道的惊喜。

她并没有一蹶不振,她还可以打鼓。

然而不知是安薇许久未练掌握不好力度,还是她老哥的鼓槌太弱不禁风,身为替补鼓手临危受命的她,在第二首歌刚敲到副歌的时候,竟然把鼓槌打断了。

鼓槌断了就算了,偏偏好巧不巧,断掉的那半根鼓槌在空中转了几个圈后,准确命中了许尽川的脑袋。

安薇自己也很震惊,本来是想道歉的,但是面对台下乌泱泱的一片粉丝,她纵然是杠精本精,也不敢再多做任何停留。趁着许尽川被砸蒙、大家伙发愣的工夫,她拔腿就跑。

“安……”

安薇听到有人在身后叫她,却只喊了她的姓。她不敢回头,拿出百米冲刺的速度,也不管东西南北就跑了出去。

许尽川捂着脑袋,硬生生地把那个“薇”字咽了下去。

他不能叫她,不能把她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

“安静,安静。”许尽川出声稳定住情绪激动的观众们,摆摆手示意工作人员不要追。他抱起吉他,调整麦克风,“我们继续。”

反正安哥还在我的队里,不怕找不到你的消息。

三、你不是对我一见钟情了吧

许尽川演唱会被打的消息,在微博热搜上挂了整整三天。

当时许尽川为了不耽误演出,挨了揍还继续给粉丝们唱歌的举动,获得了业界的一致好评。许多路人纷纷转粉,许尽川微博粉丝直线上升。

然而演唱会结束后,粉丝们却发现自家爱豆及团队根本没有继续调查这场“鼓槌打人”事件。

粉丝们为给自家爱豆讨公道,纷纷去人肉“肇事者”,却连一丁点消息也没找到。那个“肇事者”就这样凭空消失了,连那些被粉丝拍到的、糊到分不清男女的照片都被删得干干净净。

于是大家纷纷猜想,看来这位鼓手的后台真的不一般啊!

此时,这位后台不一般的鼓手正坐在许尽川办公室的沙发上,等待着主角的到来。

当安莱说许尽川要安薇当面去道歉的时候,她是拒绝的,而且是那种从身到心的拒绝。

别说道歉了,她现在听到“许尽川”这三个字都浑身不适。她一想起那天晚上自己落荒而逃的傻样,就觉得那一点都不符合她“怼天怼地、专治不服”的人设。

然而她心里有负罪感,老哥和嫂子又一个劲地劝,她这才怀着忐忑的心情不情不愿地来到了许尽川的工作室。

工作室的人说老板正在开会,让她等一会,就把安薇一个人晾在屋子里了。安薇觉得无聊,便参观起许尽川的办公室来。

办公室装潢的色调非常暗,和他的人一样,给人一种阴郁的感觉。靠着门的墙壁上还挂着一颗鹿头,大鹿角支棱着,非常逼真。安薇凑近,仔细观察鹿头鹿角。

而许老板本人,此时正在走廊里努力地做着深呼吸,却还是无法平息狂跳的心脏。

“算了,就这样吧!许尽川,今天你要是能够靠演技把她留下,那你就可以进军影视圈了。”这样自嘲地想着,许尽川用力,一把推开房门。

安薇刚想伸手感受一下鹿角的手感,屁股墩儿就被猛然打开的房门撞到了。

许尽川也吓了一跳,见瘦弱的安薇坐在地上,他脑子一抽,直接蹲下身想要打横抱起她。然而他太匆忙,起身的时候没用好力,眼看抱着安薇就要扑个狗啃泥。

“啊!”安薇吓得紧紧搂住他的脖子。

然而许尽川的平衡力出人意料得好,只见他七扭八扭,竟然稳住了没摔下去。他站直身体,将安薇抱到了沙发上,自己坐在她对面。

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

“对不起……”

“对不起……”

“你先说……”

“你先说……”

两人一起开口,又一起谦让,简直尴尬到极点。

安薇见对面的许尽川面无表情,抿抿唇觉得还是自己先道歉比较好。谨遵老哥“圣旨”,安薇努力让自己的道歉富有感情:“对不起,许先生,那天晚上是我的错。”

许尽川还在想着自己刚才的莽撞行为,刚想脱口而出“没关系”,就听安薇接着道:“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场面,又是第一次见明星,一时激动没控制住,您大人有大量原谅我吧。”

听完安薇的“诚恳道歉”之后,许尽川愣了愣,然后内心出现两个字:我呸!

五年前的安薇,可是当时红到发紫的女子乐队“知更鸟”的鼓手,是他需要站在台下仰望的存在。她大大小小的演唱会开了无数次,什么场合没见过,现在竟然在这里跟他装?好,你装,那我就陪你装。

“不好意思,我不原谅。”许尽川道。

“……”安薇皱眉,抬头看他。

他似乎很喜欢穿连帽衫,戴着帽子双手插兜。他上身靠在沙发的椅背上,同样在看着她。他人是懒散的,眼睛里却有光。

他挨了揍却不追究,动用关系保护她的信息,现在却不肯接受她的道歉。安薇摸不清他的想法,干脆耍起了无赖:“不原谅拉倒。”说着,起身就要走。

“我看你技术还不错,来做我的鼓手吧。”

许尽川的话在身后响起,安薇一愣,大脑飞速运转也没想出个所以然。突然想到他刚刚抱自己,安薇不禁笑道:“你不是对我一见钟情了吧?”

她的这句玩笑话说完,就看到许尽川眼皮半合,遮住了眼里的光。

“不是一见钟情。”他说。

不是一见钟情,是旧情难忘。

只是这“旧情”,只有他自己知道罢了。

四、情窦似乎要萌芽

不管许尽川是怎么想的,但他的这个邀请安薇没有接受。

许尽川见动之以情、晓之以理都不能把安薇拿下,干脆采用激将法:“都说‘知更鸟’安薇无所畏惧,看来谣言不可信啊。”许尽川歪了歪头,“安哥要照顾嫂子,想让你来顶一下。既然你不同意,那我们就只能走法律程序了。”

“等等。”安薇打断他,“走什么法律程序?”

“你打我的事,咱得说道说道吧?”许尽川一边说,还一边掰着手指头给安薇算,“误工费、演唱会损失费、后期公关费、精神损失费……”

“Stop!”安薇叫停,“我做,我做还不行吗?”

事已至此,安薇也不想再纠结什么了。洋洋洒洒地在合同上签了自己的大名。

“明天上午九点过来上班,我们要排新歌。”许尽川收起合同,对安薇道。

安薇没说话,抓起自己那一份合同起身就走。却听他在身后悠悠地开口:“算我威逼利诱,你别有心理负担。既然已经重新开始了,就别想那么多。”

他的声音微哑,语气却不再那么倨傲,安薇甚至从那里面听出了一点……安慰。

安薇扭头,看到那张帅气的脸上依旧带着丧气和厌世。她眨了眨眼,突然对这个男人产生了一些好奇。

翌日九点,安薇准时来到排练室,却发现里面空无一人。

不一会,进来了一名穿着嘻哈、捧着水杯的女孩。安薇隐约记得,这人好像是键盘手阿朵。

安薇主动打招呼,阿朵却毫不掩饰地瞪了她一眼。安薇莫名其妙。

既然不招人待见,安薇也不会自找没趣。径自走向架子鼓边,想提前热热身。

阿朵喝了口水,眼睛盯着安薇。她突然想到什么,端着水杯走到安薇身边,在安薇准备坐下的瞬间一脚踹飞椅子。然而阿朵她脚下用力过猛,手上却一松,玻璃杯直接掉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安薇重心不稳,眼看着就要倒在那一地玻璃碴儿上,一只有力的手臂突然搂住她的腰,硬生生地将她揽了起来。

安薇条件反射般,紧紧搂住“救命稻草”。她扭头,看到了许尽川棱角分明的侧脸。

“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许尽川扶着安薇站好,担心地问道。

安薇摇摇头:“我没事。”

“啊!小川,你的手……”

阿朵突然尖叫一声,安薇这才发现,许尽川的另一只手臂被玻璃划了一道伤口,已经微微渗出了血。

阿朵想为许尽川处理伤口,却被许尽川推开,她只能愤恨地看着他拉着安薇走出门。

许尽川拉着安薇来到他的办公室,指挥着安薇去拿医药箱,道:“我可是为了你才受伤的,你必须亲手为我包扎。”

安薇看着那道伤口,被他逼迫来当鼓手的愤懑顿时烟消云散。她突然有点心疼,嘴上却责怪道:“你是傻子吗?你这个样子还怎么弹吉他啊?”

“伤在手臂,又不是手指,没关系。再说我不能弹,还有主音吉他手,你的手要是坏了,我去哪找鼓手?况且……”

安薇见他不再往下说,不由得好奇:“况且什么?”

许尽川突然凑近安薇,盯着她说道:“况且,作为队长,我也不希望我的鼓手受伤。”

安薇看着他,他的眼神一反常态的温柔,让她不自觉想要深陷其中。

好在她定力非凡,没有过多沉溺于盛世美颜之中。她摇摇头,拉起许尽川的手臂为他包扎,心里却似乎多了点什么。

安薇为许尽川包扎好伤口后,两人便回到排练室,与乐队其他成员一起排练新歌。

安薇一看谱子,猛地瞪大了眼:“这是从哪找来的?”

意料之中的反应。许尽川挑了挑眉,淡淡道:“一个曾经做经纪人的朋友给我的,写得一般我不太想要,他死乞白赖非要给我。”

阿朵“哼”了一声:“就是,什么破歌就给我们,当我们收破烂的啊?”

曾经做经纪人的朋友?安薇想,那可能是老雷,以前“知更鸟”的经纪人。这歌是她五年前写的,连demo都没来得及做出来她们团就出事了。现在再看,写得确实挺一般的。但是她自己写的东西,自己可以说一般,别人说就不行了。

许尽川就算了,这阿朵一看就是在找碴,对于这种人,安薇从来不惯着。她看了阿朵一眼,道:“这可说不准,毕竟某人看起来的确很像收破烂的。”

穿着破洞裤、梳着一脑袋脏辫的阿朵“中枪”,瞬间炸了:“你……”

许尽川手指用力,弹出了一段特别大声的吉他音,打断了阿朵发飙。

安薇看着他受伤的手,心里有些担心。她跑到许尽川的身边,小声地问道:“既然一般,为什么还要做出来?”

许尽川抱着吉他,手指轻勾示意安薇离近点。然后他凑到安薇的耳边,轻声道:“因为是你写的啊,就当是我送你做我鼓手的礼物吧。喜欢吗?”

他的呼吸似有似无地喷洒在安薇的脖颈,让她不由得轻微战栗。心却如同被羽毛滑过,酥酥麻麻。

好撩人啊……安薇想,沉寂多年的情窦似有要萌芽的趋势。

安薇定了定神,第一次发自肺腑地冲他笑了笑:“不过……还是改一改吧。”

“当然得改,不改不能发,我得对得起我歌迷。”

“……”

她的小芽瞬间蔫了。哪里撩了?这人还是一如既往的讨厌!

五、算我求你,离开吧

新歌被许尽川命名为《二次破茧》,安薇很喜欢,改编也让安薇非常满意。他们练了一段日子,定好日期直接去录音室进行录制。

然而录制当天,安薇迟到了。

她路痴,只能打车去公司,却被无良司机半路扔在了一个非常偏僻的地方。安薇拿出手机发现竟然没有网络,别说打车了,导航都用不了,只剩下两格微弱的信号。

安薇左思右想,只能给许尽川打电话。

信号太差,电话许久才打通,许尽川微哑的声音中透着焦急:“你迟到了,现在在哪?”

安薇有点不好意思:“我……我迷路了,不知道自己在哪,手机也没有网络,怎么办?”

许尽川知道这是她车祸之后留下来的毛病,连忙安抚道:“别慌别慌,你告诉我你前面有什么?”

“前面是路……”

“后面呢?”

“后面是路……”

“……那周围呢?”

“周围全是树……”

“……”许尽川彻底服气了,站起身来往外走,“你站在原地不要动,我这就去找你。”

安薇刚想说这边信号不好她发不了定位,许尽川已经挂了电话。安薇无奈,只能蹲在地上等着许尽帆过来。

没想到没过多久,就看到许尽帆的车朝她驶来,缓缓停在她身边。安薇惊喜道:“你是怎么找过来的?”

许尽川一下车就抱住了安薇,把她吓一跳,忍不住调侃道:“喂喂喂,你这是干吗?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许尽川放开她,恨恨道:“你还有心情开玩笑?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

“知道知道。”,安薇拍了拍他的肩膀,“所以你看,你占我便宜我都没说什么。”好吧,其实她是心甘情愿被占便宜的。

许尽川瞪了她一眼,这才道:“我去了警察局查找了你的手机定位。”他绕过车头上了副驾驶,“我的手臂有些疼,回去的路你来开吧,我来给你导航。”

他的手臂是救她受的伤,这次还忍着痛亲自开车接她。安薇很感动,二话没说上了驾驶位。

安薇一边开车,一边向他道谢:“谢谢你啊!还亲自来接我。”

“安薇,你知道我要的不是你的道歉。”他似乎有点生气,“你以后不要自己乱跑,我去哪你就跟我去哪吧!”

安薇努努嘴:“你这是限制我的人身……”

她“自由”两字还没说出口,转角处便疾驶过来一辆车。那车的车速太快,安薇一瞬间想到了五年前车祸的那一幕,一时间大脑一片空白,呆愣在原地。

“安薇!”许尽川大叫一声,伸手猛地打了半圈方向盘,这才堪堪避过。可他们的车却因为惯性,直接冲着道路一侧的护栏撞了上去。

巨大的声音响过,车子终于停了下来。安薇从安全气囊中艰难地扭头,看到了满头是血的许尽川。

“许、许……”安薇全身发抖,连他的名字都叫不出来。她害怕,害怕他会因此离她而去。

“我没事……”许尽川睁开眼,虚弱地抬手抚了抚安薇的脸,“别怕……”

安薇再也忍不住,号啕大哭。

六、本仙女不需要良心

许尽川坐在病床上,脑袋被包成了个大粽子,听着安薇向他汇报。

“副驾驶的安全气囊坏了,所幸我们的车速不太快。医生说只是你的头只是外伤,过两天就可以回家养着了。”

许尽川一听没啥事,顿时不愿意了:“那不行,我头疼得厉害,得多住几天,彻底养好了再走。”

他怎么会放过与安薇增进感情的机会,伸手指了指安薇:“你来照顾我。”

安薇心神不宁,没了往日的锐气,乖乖地点点头。

许尽川有些不适应这个样子的她,突然脑中灵光一现:“我身上很脏,想洗澡,但我手臂疼,你帮我擦擦呗。”

安薇虽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但他受伤自己也有责任,便点点头:“好。”

好听话啊……许尽川想,看来真的被吓着了。

安薇俯身,一层一层解开他的衣服。她红着脸、抖着手,拿起湿毛巾一点点擦,还不敢太用力,轻轻地从脸擦到脖子,从脖子擦到胸膛……

两人离得很近,气氛暧昧非常。

许尽川被她弄得痒痒的,身上痒,心里更痒。他一把抓住安薇的手,抬头看着她。

安薇一惊:“你的手,不是动不了了吗?”

“是……是啊……”许尽川睁眼说瞎话,“哎呀好疼啊。”

安薇见他一脸笑意,知道他是在开玩笑。

“讨厌!”安薇将毛巾扔到他身上,忍不住留下了眼泪。

许尽川帮安薇擦了擦眼泪,将她一把拉过,紧紧拥住她:“你放心,我没事,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安薇靠在他怀里,想了想,抬手圈住他的腰。

两人谁都没看到,门外注视着他们的阿朵。

新歌还在预热,然而一条爆料消息,将安薇推上了风口浪尖。

“听说这次的新歌不是许尽川的原创,作词作曲的叫安薇。你们知道安薇是谁吗?就是许尽川演唱会上打人的那个。你们知道她曾经的身份吗?那可是克死‘知更鸟’的鼓手!”

许尽川的脑残粉们当然不允许这样一个人在爱豆身边晃悠,纷纷留言让安薇滚出工作室、滚出音乐圈,滚得越远越好。

原来粉过“知更鸟”的人们,有些带着恶意来评论,说安薇是当年惨剧的罪魁祸首;还有些说安薇不配做偶像,没有正能量。当然,还是有一些人同情安薇,为她能够重新复出感到高兴。

许尽川当然不会在乎这种流言蜚语,但当安薇来找他的时候,他明白,她又要离开了。

“能不能不走?”许尽川几乎在恳求,“我让人把消息撤下来,没关系的。”

安薇苦笑:“这和上次不一样,事情已经无法挽回了。”

“你又想逃吗?你能逃到哪去?”

“不是逃,只是不想再添麻烦。”安薇笑了笑,“我想出国,想去学音乐。”

许尽川忙道:“我跟你一起去。”

安薇拒绝:“不行。你在国内发展得很好,没必要多此一举。而且你的经纪公司也不会同意。”

“只要我想去,没人拦得住。”

“许尽川,你别这么自私……”

“我自私?”许尽川被她气笑了,“我这么做到底是为了谁你不知道吗?我喜欢你,我舍不得你啊!安薇你还有没有良心?”

面对如此悲烈的表白,安薇多想回答他:“我也舍不得你啊!”可是她忍住了,她不能再给任何人添麻烦了。

她心中感动,表面却毫无波澜,爱答不理地道了句:“本仙女不需要良心。”

“安薇。”许尽川盯着她,一字一句道,“你太懦弱了!”

安薇抬头看了看他,转身就走。

她不明白,为什么所有人都觉得她没有走出来?好吧,她确实还没有完全走出来,但她一直在向着那个方向努力,她是打心底里想要重新振作的。

这段时间,许尽川帮了她很多,虽然一直在她面前装臭脸,但他为她做的事情,她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她以为他懂她,能够给她时间,没想到他还是觉得她懦弱。

话不投机半句多。既然如此,那就别在一起瞎掺和了。

七、我不喜欢学弟

安薇订了离开的机票,日期正是《二次破茧》发布的那天。

她没有骗许尽川,她确实是要去国外学音乐,学好了再卷土重来。她相信,那时的她已经足够强大,足够抵挡任何困难和挫折。

老哥和嫂子一边抹眼泪,一边帮她收拾行李。安薇看着好笑,刚想安慰,手机便响了。

安薇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她按下接听键,那边道:“好久不见了,安薇。”

安薇认出了这人的声音,是以前“知更鸟”的经纪人,老雷。

老雷道:“之前听说你准备复出,还加入了小川的乐队,我挺为你高兴的。怎么又想出国了呢?”

安薇听着老雷的话,突然有点想哭:“可能……可能我还没有准备好……”

“哦,没关系。你是个有主见的孩子,无论你做什么决定我都会支持。”老雷一如既往地温和,“就是可怜了小川,听说他已经辞退了那个散布谣言的阿朵,好像车祸时安全气囊出问题也是她动了手脚。对了,你还不知道吧,阿朵是原来咱‘知更鸟’里键盘手可可的妹妹。”

怪不得阿朵一直针对她,这就解释得通了。

安薇突然有些奇怪:“老雷,你和许尽川很熟吗?”

“还行,前一阵他找我,要买你的歌,那时候认识的,之后就聊得熟了。”

安薇一愣:“买我的歌?”

“是啊,你们不是已经做出来,就要发布了吗?”老雷道,“我都退圈五年了,他费了好大的劲才找到我。那歌本来就是你的,听说他是为了你,干脆就送他了。

“安薇啊,小川人挺好的,对你的事非常上心。你还不知道吧,‘知更鸟’那会儿你就是他的偶像,他是因为你才进音乐圈的……”

和老雷通完电话,安薇呆坐了许久。不知想到什么,她突然抓起外套跑了出去。

许尽川正坐在地上靠着房门抽烟,也不知抽了多少,弄得满屋子乌烟瘴气的。

他早就告诉了同事不许过来烦他,所以当安薇一脚踹向房门的时候,吓得他一个激灵。

许尽川心头一跳,连滚带爬地爬起来开门,果然,门外就是他朝思暮想的人。

“喀喀……”安薇用手扇了扇鼻子周围的烟,“你想死啊?嗓子还要不要了?”

许尽川看着她,一时无话。半晌才恶狠狠道:“要死一起死!”话音未落,便按住了安薇的头,封住了她的唇。

浓烈的烟草味传来,安薇被呛得流泪,想要推开许尽川,却没忍下心,最后轻轻地搂住他。

许尽川身体一僵,放开了安薇。他一改往日冷酷,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不敢看安薇的眼。

安薇“扑哧”一笑:“某人不是号称是我铁杆粉丝吗?还为了我学音乐、学创作,怎么现在亲完就蔫了?”

“谁蔫了?”许尽川梗起脖子,虚张声势道。

“好好好,不蔫不蔫。”安薇安抚他,“让我看看你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暗恋我的?”说完,抬腿进入许尽川的房间。

只见他的卧室里,整整一面墙上全是安薇的照片。大部分都是五年前“知更鸟”开演唱会时她的特写,还有一些是她的街拍。

“我的天啊,要不是我还算了解你,绝对认为你是个跟踪狂。”

“那时我兼职做狗仔,专门蹲你的。不过你放心,我绝对没写黑你的文……”

“等等……”安薇突然打断他的话,指着几张有些年头的照片问道:“这是我念书时学校艺术节演出的照片,你不会那个时候就蹲我了吧?那时候‘知更鸟’还没成立呢?”

许尽川脸一黑,咬牙切齿道:“我送了你三次情书你都没收。”

“是吗?”安薇努力回忆,也无法从众多追求者中想起眼前这一位,“我怎么不记得,你是哪班的?”

“我比你小一岁,比你低一年级。”

“这就对了。”安薇耸了耸肩,“我那时不喜欢学弟。”

许尽川猛地抓住安薇的肩膀,将她按在墙上,威胁地问:“你说什么?”

安薇抿唇一笑,主动搂上他的脖子,笑着道:

“但是现在,我喜欢。”

尾、

《二次破茧》一上线便横扫各大排行榜,而且位居榜首久居不下。公司为了庆祝,也为了化解粉丝对于安薇的误会,准备了一个发布会。

发布会很顺利,粉丝们了解了事情原委之后纷纷表示同情和原谅,又听许尽川和安薇讲述了一些创作上的事情。到了结束时间,粉丝们心满意足地准备离开,谁知最后,竟然猝不及防被塞了一嘴狗粮。

安薇拿起话筒,对许尽川道:“你为我做了许多事,我心里都明白。许尽川,我……”

“等等。”许尽川打断安薇的话,“表白这种事情,还是交给男人吧!”

说着,他单膝跪地,拿出准备已久的小盒子,对安薇道:“安薇,我爱你。”

安薇蒙了,她明明只是想感谢来着,怎么莫名其妙变成表白了?不过事情都到了这个分上,表白就表白吧!

许尽川打开盒子,将里面的戒指戴在安薇的手指上。安薇看到,那戒指上雕着的是一只知更鸟。

见安薇愣愣地盯着戒指,许尽川不乐意了:“你就没点表示吗?”

安薇“哦”了一声,踮起脚吻上许尽川。

“这样的表示,可还满意?”

许尽川微笑:“算你识相。”

赞 (15)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