嘟,主人格不在服务区

作者:静言思之

简介:刚进公司的唐和颜接到一个万分棘手的任务,让智商180分,情商1.08分的天才技术宅男配合公司的工作,可谁知宅男竟是精神分裂!谁怕谁,她捆绑的绳子都准备好了!

楔子

唐和颜一手举着手机照明,一手拿着同事手绘的地图深一脚浅一脚地往黑暗深处走。同事说的果然没错,到了这儿手机便失去了信号,这什么别墅造在这荒郊野外的,要不是看在“毛爷爷”的份上,她真想扭头就走!

好不容易找到了别墅外的围栏门口,像是受到了感应似的,整个铁门以及里头花园的灯光亮了起来,一旁围墙上的液晶屏上出现一道物理题目,机械的声音从屏幕上传来:“请算出此物理题的最终答案,答案即为大门密码,输入后即可入内。”

苍天啊!唐和颜毫无形象地抓着头发,她的物理是体育老师教的好嘛!这儿查不了“度娘”,又打不了电话,让她怎么办嘛!

难怪,当上司交给她这个任务的时候,同事纷纷投来复杂的目光,甚至有人递过来一整套的《五年高考三年模拟》,当时她不明所以,现在她总算明白了,做完那套卷子,说不定她能走到别墅客厅的大门口……

(一)颓丧的第一人格

唐和颜刚毕业,虽然自己的专业成绩很不错,但当面试SJ电视购物公司的时候,她丝毫没有信心,毕竟是业内最顶尖的公司,想要进他们的核心部门——企划部,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可谁知,面试后的第二天,唐和颜便收到了录取电话。后来才知道,上司是被她简历中的座右铭所吸引的:不管被拒绝多少次,我都会勇敢地爬起来。

“小唐啊,”上司亲切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微笑着说道,“你的座右铭说得非常好,坚韧不拔,我就欣赏你这一点,现在有个非常适合你的任务交给你,你去一趟商品设计师的家里,把设计修改意见书交给他。”

唐和颜像小鸡啄米似地点头,这种跑腿的任务有什么难的,不就是体力活儿嘛。她所在的部门是企划部,负责对接电视购物中将要销售的商品,评估商品的好坏以及流行趋势,做出修改报告,上报最适合本频道内销售物品。这是整个公司的核心,因为选出商品的好坏直接影响了销售额。

这一次将要销售的是智能界最顶尖的设计师——韩宇硕设计的超智能熨烫机,可公司试用组收到样品后却发现,这太“智能”了,一般的“妈妈们”很难驾驭这样的操作,因此希望韩设计师能稍微体谅下大众的智商,修改一下程序设定。另外,这熨烫机的外形实在是让人一言难尽,十分符合韩宇硕在业界的绰号——科学怪人。

第一次登门吃瘪后,成功激起了唐和颜的斗志。第二天,她带着世界名校的学霸闺密一起去了韩宇硕的别墅。有了学霸的加持,她顺利地来到了屋子的大门前,两人兴奋地按下了门铃。

不一会儿,门开了,里头走出来一男子,高高瘦瘦,像是一根电线杆。下巴上留着胡楂让他原本棱角分明的五官线条变得柔和许多,一双眼睛明明很水灵,头却无精打采地耷拉着,深深的黑眼圈配上他微卷的短发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异常疲惫。

“请问,韩宇硕设计师在家吗?”眼前之人让唐和颜有些局促,不安地搓着手指。

“我就是。”男子的声音像是深潭之水,低沉而平静,似乎对她们能走到这里并不意外。

唐和颜飞快地递上名片,说道:“我是SJ公司企划部的唐和颜,部长让我来把修改意见书交给您,希望您尽快做出修改。”

“好的,我知道了。”韩宇硕避开名片从唐和颜手里抽走了修改意见书,准备关门。

唐和颜有些尴尬地扒住门框,说道:“那、那个,还有一份外形修改意见希望能和您商讨一下。”

闻言韩宇硕微微皱了皱眉头,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他不在。”

“哦,那请问……”唐和颜猛地反应过来,“慢着,他?”

部长不是说程序和外形都是韩宇硕设计的吗?

“看来你是新来的。”韩宇硕无声地叹了口气,耐着性子解释道,“设计外形的是我的第二人格,我虽然是主人格但只负责程序设计,程序设计的部分我会在两天之内修改完毕并发送到你们公司的对接程序员手里,可至于外形修改,要看他什么时候出现了,如果你愿意等,你就等着吧……”说完他自顾自地关上了门,留下一脸蒙的唐和颜。

第二人格?韩宇硕这家伙是精神分裂?

“你听得懂他在说什么吗?”唐和颜转头去看闺密,却见她一脸的花痴样。

“韩宇硕好有型啊,”闺密双手捧着脸颊,露出姨母般的微笑,“有一种颓丧忧郁的魅力。”

“……”唐和颜无语地看着和刚才沉着破解题目时判若两人的闺密,推了推她的脑袋,“你也是精神分裂吧。”

(二)技术宅男的日常

都说“天才和疯子之间只有一线之隔”,这句话果然没错。

唐和颜回了公司,把情况一五一十地告诉了部长,没想到部长丝毫没有表现出惊讶的样子,反倒是语重心长地开解道:“你说的这些我早就知道了,可是小唐,你忘记你的座右铭了吗?我批准你不用来办公室了,去韩设计师家里守着,什么时候修改完外形设计图,什么时候回来上班!”

“……”

唐和颜回家收拾了点衣服和日用品,又背上了野外用的帐篷拖拖拉拉地往韩宇硕的别墅走,有了前两次的经验,这一次很顺利地来到了里屋的门口,按响了门铃。

韩宇硕开门看见她,又看了看她在门口打起的帐篷,一贯平静的脸上总算有了波澜,问道:“你准备在这儿打持久战了?”

唐和颜双手合十冲他拜了拜,又戳了戳他的胸口,说道:“拜托小小韩快点出来修改设计图哟。”

突如其来的“肌肤之亲”把韩宇硕吓了一跳,他不自觉地退后一步,盯着她看了半晌,然后默默地关上了门。

唐和颜抱着被子躺在帐篷里,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到了后半夜却突然被韩宇硕吵醒。只见他用脚踢了踢帐篷,说道:“你这个糖和醋还是糖和味精的家伙,快起来,我饿了。”

唐和颜浑浑噩噩地拉开帐篷的门,眯着眼睛看他,吼道:“我又不是你的保姆,饿了自己煮东西吃呀!还有,你这个没礼貌的家伙,我叫唐和颜!”

韩宇硕有些吃瘪,他根本不会做饭,这几日忙着赶设计程序,家里的速食没了都没发现,现在却饿得无心工作,这才想起门外的唐和颜。

“我正在修改SJ公司熨烫机的程序代码,但我现在饿了,一饿我就无法工作。”韩宇硕弯下腰和她对视,理直气壮地威胁道,“是你害得我无法工作。”

这韩宇硕简直就是强盗啊!

“好好好,我给你煮面吃吧。”唐和颜耷拉着脑袋钻出帐篷,跟着韩宇硕走进屋子。

一进屋,她便有些惊呆了,这简直就是个科技馆嘛!整个屋子到处都充斥着智能的气息,自动感知人体知觉的恒温系统,4D立体的电视投影,完全声控的开关和移门,就连打扫卫生都是由全自动的AI机器人代劳。最开心的是,进到屋子里手机便有了信号!

“你家有面条吗?”对于一个完全的理工宅男来说,这个问题显然是超纲了。

韩宇硕顶着黑眼圈目光呆滞地摇了摇头,而后又像是想起了什么,指了指厨房的位置,说道:“你可以自己去看看。”

唐和颜一路目瞪口呆地进了厨房,听到脚步声,厨房自动亮了灯,一个机械的声音响了起来:“请问你要做什么?”

“做、做面……”唐和颜有些不知所措,听到身后的脚步声更是紧张。

“现在是凌晨三点十五分,为了您的健康,建议您尽量清淡就食。”系统管家一字一句说道,“家中蔬菜都已腐烂,干面在左下角柜子里。”

唐和颜从柜子里拿出面条,又翻了翻柜子里的调料,都已经过期了……她回过头去看跟过来的韩宇硕,这“科学怪人”简直完全沉浸在自己的科技世界里,对生活真是漠不关心啊。

(三)精致的第二人格

唐和颜用过期的酱油做了碗拌面,本以为韩宇硕会嫌弃,没料到他却吃得津津有味。

“没有什么奇怪的味道吧?”唐和颜坐在他的对面,生怕他吃坏了肚子又找她的碴。

“很好吃,我已经很久没吃过热的面条了。”韩宇硕忙着扒拉碗里的面条,头也不抬地说道,“平时都直接咬干的方便面。”

闻言唐和颜竟有些心酸,谁能想到业界赫赫有名的韩宇硕过着这样的生活,她一手支着脑袋,脱口而出道:“你没有女朋友吗?”问完,她便有些后悔了,咬着指甲东看西瞧。

韩宇硕抬起头,用他大大的熊猫眼看了她半晌,理解了下女朋友是什么样的生物,摇了摇头,说道:“我读书一路跳级,读大学时才十五岁,周围没有同龄人,而且周围的女生都太奇怪了……都说要照顾我什么的,为什么要她们照顾?”

奇怪的是你吧!唐和颜忍了又忍才没有把话说出口。

“我吃完了。”韩宇硕站起来,瞟了瞟厨房,对唐和颜说道,“把碗拿去厨房,放洗碗机里就行……”

见唐和颜皱着眉恶狠狠地盯着他,韩宇硕慢慢地闭了嘴,想了想,迟疑道:“请……你……呃……帮忙……”

“哼!”唐和颜从鼻子里冷哼一声,气呼呼地把碗和筷子收拾起来,转身往厨房走,却听到后头传来韩宇硕的声音:“把帐篷搭客厅里来吧,在门口像个要饭的。”

唐和颜有些惊讶,转过身只看见他轻飘飘晃进工作室的身影。

第二天一早,唐和颜又是被人吵醒的,整个帐篷被他晃得就像地震一样,她从睡袋里挪出来,拉开帐篷的拉链,看清了来人,瞬间清醒了过来。

“你是谁?”

“你是谁?”

两人异口同声,唐和颜从帐篷里钻出来,上下打量着眼前的韩宇硕。简直是灰姑娘变白雪公主嘛!只见他梳着一丝不苟的发型,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格子衬衫外头套着一件宽松的灰色毛衣,一副“衣冠禽兽”的样子。

“韩宇硕?”唐和颜迟疑地问道,不知道这家伙是不是吃错药了。

“哦,你是韩宇硕带进来的。”面前的男子像是明白了什么,点了点头,上下打量她,“不过韩宇硕是疯了吗?竟然把陌生女人带进屋子,啧啧啧,还是这么邋遢的女人。”

闻言唐和颜有些局促地低头看了看自己,整理了番衣裳,试探着问道:“你是小小韩?”

“什么小小韩!”男子有些不悦地皱眉,走到沙发上坐下,“我是韩宇硕的第二人格。”

“什么?谁?你怎么突然出现了?”唐和颜有些摸不着头脑,愣了半晌,好不容易明白过来,飞快地从包里拿出名片递上去,解释道,“我是SJ公司企划部的,这次来是想和您商讨这次销售的熨烫机的外形问题。”

小小韩接过唐和颜的名片,看了看问道:“外形怎么了?”

“您不觉得外形太……丑了吗?”唐和颜迟疑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除了“丑”以外她想不到更好的词语能够形容这款熨烫机。

“熨烫机用的是功能,又不是外形。”小小韩有些莫名其妙,“你看,鲜花长得挺好看,你能用它熨衣服吗?”

唐和颜顺了顺气,咬着牙努力露出微笑道:“电视购物的受众群大多是中年妈妈们,若产品能有一个少女般美好的外表,岂不是更能吸引她们购买?”

“妈妈们为什么要‘少女’的外表?”小小韩有些无语地翻了个白眼,“都到妈妈们的年纪了,还这么肤浅吗?”

唐和颜一口气就要背过去,不论韩宇硕还是小小韩,尽管风格大相径庭,但万年不变的,是他那直男癌的性格和毒蛇般爱怼人的毛病!

唐和颜不想再和他理论,拿出修改意见书放在茶几上,说道:“合同上也说了,设计师有义务配合公司对商品做出必要的修改,希望韩设计师您能够谅解我这个小职员的难处。”

沉默了半晌,小小韩耸了耸肩,说道:“好吧,我答应,不过现在我先要去一个地方。”

“你不会回来的时候又变回韩宇硕了吧?有什么促使你转变人格的东西吗?”唐和颜看着他往外头走的背影,喊道,“先回答我呀,你这个变化无常的家伙!”

“谁知道呢。”小小韩头也不回地说道,“不放心的话,你就跟着来吧。”

(四)宅男的另一面

唐和颜确实不放心,她也确实跟着去了,像个跟屁虫一样,亦步亦趋地踩着小小韩的影子。

“我们要去哪儿?”到了停车场,被小小韩塞进车后座时,唐和颜才有些回过神来。

“因为不知道人格会在什么时候互换,所以我和韩宇硕会在前一晚详细地写明第二天该做的事情,”小小韩绕到另一边坐上驾驶位,把一摞资料扔到唐和颜手里,一边发动车子,一边说道,“今天要参加一个科技展览馆的剪彩仪式,这是韩宇硕准备的资料,你梳理一下人物关系,等下做我的助理。”

“那你记得赶紧帮我修改熨烫机的外形图。”唐和颜站起来凑上去,在小小韩耳边不停地念叨,“听到没有,听到没有……”

她呼出的热气喷洒在耳朵旁,痒痒的,小小韩不自觉地微微偏了偏头,耳朵不受控制地红了起来。他咳嗽一声,粗着嗓子应道:“知道了!别催了!”

两人到了科技展览馆时,唐和颜也把资料看得差不多了。韩宇硕作为科技馆的技术指导总监受邀参加剪彩仪式。

此时的他站在人群中,西装革履,比一般人高出一个脑袋,人们的目光不自觉地被他吸引。他虽然寡言但一直礼貌地向众人微笑,很难想象他在家里时顶着黑眼圈的样子。想到这儿,唐和颜忍不住笑起来,想必也是这样的应酬,让韩宇硕这个主人格躲起来了吧。

剪彩过后是酒会,各式各样的美食自助餐,唐和颜一大早被小小韩叫起来到现在还没吃过东西,可她却只能干咽口水,认命地陪着小小韩社交。

“这是高董。”唐和颜在脑海里搜索着资料上的介绍,“是科技馆最大的投资商。”话音刚落,唐和颜的肚子却不合时宜地叫了起来,声音大得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停下来看她。

“去吃点东西吧。”小小韩忍住笑意,低声道,“我自己应付。”

“那你记得帮我改设计图,”唐和颜用食指戳了戳小小韩的肩膀,“是你叫我吃的,别到时候找借口不修改!”

“你烦不烦!”小小韩挥开她的手指,这个女人真是太可怕了……

酒会结束的时候,唐和颜都快睡着了。小小韩把她从沙发上拖起来,拉着她往外头走,说道:“你会开车吗?”

唐和颜有些迷糊,愣愣地摇了摇头。

“我刚喝了酒不能开车,”小小韩牵着她边走边道,“那我们走一段路,到马路上打车回别墅吧。”

两人沿着科技馆边上的人工湖往大马路上走,微风拂面,唐和颜慢慢清醒了过来,看着他牵着自己的手有些局促,不安地找着话题道,想来想去,开口道:“那个……记得帮我改设计稿。”

闻言,小小韩突然停下来,转过头看她,面色微寒,冷声质问道:“在你眼里我是不是和画画的机器没什么区别?”

“什么?我只是想早点完成工作回去交差……”唐和颜不知道他为何突然生气,不怕死地小声嘀咕,“机器还不会罢工呢……”

“给你。”小小韩从手提包里把一叠画纸拿出来,“拿着你要的东西从我面前消失!”

“你什么时候修改好的?”唐和颜眼神直勾勾地盯着画纸,可没等她去接,小小韩就把画纸往后一扔撒向了空中。

“就在你刚才又吃又喝又睡觉的时候。”说完小小韩从鼻子里重重地“哼”了一声,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唐和颜站在原地,看着他电线杆似的背影,一股委屈感涌了上来,她吸了吸鼻子压下那股酸涩,一边捡起地上的画纸,一边自言自语道:“不管哪个人格,脾气都一样坏……”

“救命呀,有人跳河啦!”

听到呼救声时,小小韩还未走远,回头一看,这在湖里像鸭子一样扑腾的,不是唐和颜嘛!自己说了她几句,就要自杀了?

有没有搞错啊!

(五)心动的恶作剧

小小韩来不及脱西装,飞快地跑过去把唐和颜从湖里捞起来。只见她的右手里死死地捏着一张画纸,大概是刚才他扔的时候被风吹到湖里了吧。

这一刻他突然有些自责,可他来不及细想心头这诡异的情绪,飞快地拦了车把唐和颜送去了就近的医院。幸好,经过医生的救援,唐和颜并没有什么大碍,呛了几口水而已,只要等她从昏迷中醒过来便可以出院了。

看着她心跳检测器上有规律的心跳,小小韩才觉得自己的心脏恢复了平稳的跳动,他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这样,只是觉得一股烦躁的情绪萦绕着他,他坐在病床边,轻轻推了推她仍旧有些湿漉漉的脑袋,小声说道:“你是不是脑子不好使?不会游泳跳下去捡干吗?我重新给你画一张不就好了……”

正说着,床头的心跳检测器突然发出刺耳的声音,小小韩抬头看去,只见原本规律跳动的线条突然变成了直线。

“医生,快来个医生!”小小韩从椅子上跳起来,冲向门边,声音都有些不稳,“她没心跳了,救人,快救……”

突然,身后传来大笑的声音,小小韩愣愣地转过身去,只见唐和颜举着手里的心跳检测器的手指夹,冲他晃了晃,得意地说道:“送你个恶作剧,谁让你害我跳湖里捡东西……”

“让我担心很开心吗?”小小韩突然提高了音量,气哄哄地走到唐和颜面前,吼道,“我活到现在,第一次感到心里如此害怕!”

说完,两人都愣住了,唐和颜看着眼前暴怒的小小韩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小小韩懊恼地抓抓头发,飞快地走出了病房。唐和颜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病房门口,刚才捉弄他的喜悦荡然无存,回头看见他刚坐过的椅子上放了一张重新画好的画稿。

唐和颜心头微微一动,仔细地把画稿收了起来。

第二天一早,直到她自己办理了出院手续,小小韩都没有出现。她飞快地收起自己低落的情绪,赶回公司把修改稿交到部长手里。

没料到唐和颜能那么快把修改稿弄到手,部长喜不自禁,得寸进尺地要求道:“小唐啊,我希望你能邀请韩宇硕参加电视直播,作为这款产品的设计师,他能更好地介绍产品的优势,而且,他的形象也能吸引更多的粉丝购买,你说对吗?”

话是说得没错,但估计邀请韩宇硕比登天还难……

见唐和颜露出退缩的表情,部长赶紧放出诱饵:“从现在开始到商品上频道销售,还有十天的时间,只要你完成任务,我立马向上头申请让你跳过试用期考核,马上转正!”

“一言为定!”唐和颜开心地跳起来,心头暗自盘算着对策。邀请韩宇硕比登天还难,但邀请小小韩就容易多了,他比韩宇硕微微懂那么一丁点儿的人情,虽然他们才刚刚闹了点小矛盾,所以她的对策就是——卖惨!

她一刻不敢怠慢,飞快地赶到了别墅,瞬间影后上身,一边敲门,一边哭诉道:“韩宇硕,你一定要帮我,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嗷嗷待哺的孩子,可家里已经没米下锅……”

话还未说完,大门便从里头打开了,韩宇硕有些嫌弃地上下打量她,说道:“你怎么越来越像个要饭的了?”

“呃……”唐和颜一口气差点背过去,因为她发现,开门的人穿着一身黑色的衣裳,微卷的乱蓬蓬的头发配上他那标准的黑眼圈——韩宇硕的主人格回来了。

(六)羞羞的捆绑

“你是来收拾东西的吗?”韩宇硕微微让开一条路让唐和颜进门,嘴上却继续毒舌,“你那个破帐篷值不了几个钱。”

见唐和颜在沙发上端坐下来,韩宇硕有些不解,问道:“怎么了?看工作记录留言,他应该已经把外形修改稿给你了吧?”

唐和颜盯着他半晌,跳起来冲到韩宇硕面前,二话不说扶着他的脑袋前后左右地摇晃,一边晃,一边念叨:“天灵灵地灵灵,快出来,快出来!”

“你干吗!”韩宇硕被她晃得眼冒金星,挣脱她的双手,努力稳住身子,却还是不受控制地朝着沙发歪倒下去。

“我有话要对小小韩说。”唐和颜蹲到沙发边和他平视,“你快让他出来。”

“我才是主人格!”韩宇硕猛地直起身子,差点撞上唐和颜的额头,“有什么话不能和我说?”

“和你说没用!”唐和颜叉着腰站在韩宇硕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你帮不上忙!”

唐和颜的话深深地伤害了韩宇硕的自尊心,他也倔起来,梗着脖子说道:“修改图他已经画好了,那还有什么事是我这种天才办不到的?”

“我要邀请他上电视!”唐和颜看了看他,停顿了半晌,突然贼兮兮凑近他,说道,“要不……”

“不……”韩宇硕瞬间灭了气焰,起身绕过唐和颜,说道,“你还是找他吧,这不是天才该做的事……”说完便溜进了工作室赶紧把门关上,生怕唐和颜闯进来。

门外安静了许久,韩宇硕以为唐和颜走了,放下心静静地写自己的代码。突然外头传来“砰”的一声巨响,韩宇硕吓了一跳,赶紧开门出去,只见唐和颜手上拎着大包小包地站在客厅里,地上掉了满地的东西。

“你想干吗?要做生化武器把我家给炸了?”韩宇硕发现自己和唐和颜说最多的就是这问想她干吗,他实在搞不懂女人的脑回路。

“我给你做饭吃呀。”唐和颜装出一副委屈的样子,“不管你答不答应我……当然,最好答应我。”

“我觉得还是干的方便面好吃。”韩宇硕耸了耸肩,不紧不慢地回了工作室。可两个小时后,他就憋不住了。源源不断的香气从厨房里飘出来,直冲天灵盖!

“那个……”韩宇硕挪进客厅,瞟了眼桌上的佳肴,装模作样地说道,“看这卖相实在不怎么样,我来给你鉴定下。”

就这样,三菜一汤被他一个人鉴定完了……

时间很快过去,部长给的十天限制时间只剩下最后一天,韩宇硕似乎习惯了两人的相处,也不赶唐和颜走,可小小韩始终没有出现,唐和颜只好自己动手了。

这天晚上,好不容易等韩宇硕睡下,唐和颜蹑手蹑脚地从帐篷里爬起来,拿出早上买的麻绳,溜进了韩宇硕的房间。

按照网上的教程,唐和颜把他呈“大”字绑在了床上,随后从外头拿来了工具。

韩宇硕本想装睡不理她,可渐渐地他无法淡定了,有些惊恐地睁开眼睛看着唐和颜,竟然红了脸,说道:“你想干吗?我这别墅里可都有监控……实时监控的啊……你别乱来……”

(七)二选一的困境

“你别动,免得出血。”唐和颜站在床边,从身后拿出剃须刀和定型水,一边给他刮胡子,一边说道,“谁让你不肯答应,我只好自己动手了。”

唐和颜没有给男人刮胡子的经验,把泡沫弄得到处都是,笨手笨脚地还是把韩宇硕的下巴划了一个口子,血水很快就渗出来,她赶紧拿了纸巾按住伤口。

韩宇硕感到温热的手指在他下巴上拂过,不时地擦过他的喉咙,他抬头看去,唐和颜的脸近在咫尺,他不知自己为何心跳越来越快,只觉得周围的空气渐渐变得灼热,让人透不过气来,唐和颜每一次靠近都让他不自然地屏住呼吸。

“好了,好了,我明天配合你去电视台。”韩宇硕感到背上起了一层的薄汗,瞥开眼道,“你快把我松开……”

第二天,韩宇硕出现在SJ公司企划部的时候,众人惊得目瞪口呆,他温顺地站在唐和颜身后,全然没有人们口中难以接近的样子。每一次他想开口都被唐和颜狠狠地瞪了回去,委屈的样子像是一只小绵羊。

临近现场直播,唐和颜还是有些不放心,一边整理着韩宇硕的衣领,一边小声叮嘱:“别怼人,别乱说话知道吗?节目成功的话,我给你做一桌的好吃的。”

听到“好吃的”韩宇硕露出微笑,抬起手把唐和颜忙乱的手拿下来,放在手心捏了捏,随后转身走向了录制现场。

“有猫腻。”部长从一旁凑过来,盯着唐和颜上下打量,说道,“你和韩宇硕有猫腻,说,你们是不是在一起了?”

闻言唐和颜吓了一跳,此刻才意识到她和韩宇硕在外人眼里看起来是那样亲密。她看向录制间里的韩宇硕,此刻的他自信、从容而又专业,像是璀璨的星星。

节目录制很顺利,“科学怪人”首次上节目吸引了众多人的目光,他的外表更是吸引了一群迷妹,在节目前十分钟就把这款熨烫机所有的颜色都销售一空。

“你看,节目很成功。”唐和颜开心地拉着韩宇硕的胳膊,“你完全可以做的和小小韩一样棒。”

原本微笑着的韩宇硕突然变了脸,面无表情地看着唐和颜,伸手弄乱自己头发,又把领带解下来扔到地上,语气硬邦邦地说道:“你去买菜给我做饭,哼。”

唐和颜不知哪儿又惹他生气了,把公司的工作收了尾,没精打采地买了菜去了韩宇硕的别墅。

韩宇硕一直把她当空气,直到吃饭都没开口说过一句话。

“这鱼你尝尝,据说是野生的。”唐和颜努力地找着话题,“还有这猪脑,你写程序费脑子,我特地买来给你补补……”

韩宇硕抬起头看了看对面的唐和颜,一边自顾自吃饭,一边轻飘飘地说道:“你才是猪脑子。”

饭后,韩宇硕破天荒地主动收拾碗筷,他似乎随意地说道:“明天你陪我去看心理医生吧,我想治治我的双重人格。”

“什么?”唐和颜有些不知所措,“怎么突然想要治疗了?”

“我不喜欢有人拿我们两个比较,”韩宇硕语气平常得就像在聊天气,“也不喜欢有人分不清我们两个人。”

唐和颜知道, 自己下午在公司说的话可能伤害了他。

“你希望我哪个人格留下来?”韩宇硕停下手里的动作,定定地看着唐和颜。

“我……”唐和颜不知该如何回答,她似乎已经习惯了和韩宇硕这个主人格之间轻松互怼的日常,但又希望韩宇硕能像小小韩一样有个健康正常的生活,而不是人们口中的“科学怪人”。

“好了,我不想知道答案。”说完,韩宇硕转身走进了厨房。

(八)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心理医生说,韩宇硕的情况最适合用催眠治疗法。这么一听,唐和颜就放心了,这大概是骗钱的。

韩宇硕跟着医生进了诊疗室,唐和颜坐在接待室等他,听医生的意思说,最终哪个人格留下来取决于哪个人格更强大,那么说来,韩宇硕的赢面是不是大一些?

胡思乱想地等了两个多小时,韩宇硕走出了诊疗室,唐和颜迟疑地走上去,双手捧着他的脸左看右瞧,到嘴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怎么样,催眠了两个小时,我的黑眼圈是不是好了一点?”韩宇硕伸手揉了揉自己凌乱的小卷发。

唐和颜感到自己不着痕迹地松了口气,心脏恢复了正常地跳动,她有些不自在,翻了个白眼转过身不看他。

“担心了?”韩宇硕跟在唐和颜的身后慢慢往外头走,“果然你的智商很有限,这样的心理治疗哪是一次就成功的?肯定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你别和我说话!”唐和颜突然停下来,转过身冲他吼道,“谁关心你!”

话虽这么说,可每周一次的治疗,唐和颜都雷打不动地坐在接待室里,韩宇硕似乎改变了,又似乎并没有改变。

已经记不清第几次的治疗后,韩宇硕像往常一般来到唐和颜面前,她站起来往外走,可韩宇硕却站在原地,她有些心慌,伸手去拉他的胳膊,迟疑地唤他:“韩宇硕?”

“对不起,”面前的韩宇硕低着头,看不清表情,沉着声音说道,“他……可能并不想留下来吧,他一直不喜欢和外人接触不是吗?”

唐和颜不停地摇头,泪水终是落下来,她还有话没有告诉韩宇硕,那些她迟迟没有说出口的话。她想告诉他,她更喜欢那个“科学怪人”,虽然情商低,但更真实。她想告诉他,以后他可以活在他自己的世界里,因为她可以照顾他的生活。

可是没机会了不是吗?

唐和颜不敢面对这个事实,情绪有些崩溃,冲进诊疗室扯住心理医生的衣领,喊道:“你不是说,人格强大的那个会留下来吗?你对韩宇硕做了什么?你把他还给我……”

心理医生被她粗暴的举动吓到了,捏着自己的衣领,一边挣脱她的魔爪,一边解释道:“我没做什么啊,患者每次进来都只是睡了一觉,他根本就没有接受治疗,而且,经过我和患者的沟通,发现他根本没有双重人格,他自己也很清楚这点……”

“什么?!”唐和颜抬起胳膊抹了抹眼泪,抽抽搭搭地惊呆在原地,许久才回味过来,难道大家都被韩宇硕给骗了?

她气冲冲地跑到接待室,可韩宇硕却不见踪影,刚才她坐的椅子上放了一套《黄冈试题》,上面写了一句话:别墅密码我改了,做完这套题,你就能解开别墅的新密码了,我等你。

“神经病啊!”

(九)降服天才的笨蛋

一个星期后,唐和颜便知道了别墅的新密码,并不是因为她做完了《黄冈试题》,而是她靠撒娇撬开了韩宇硕的口。

此刻,她正搂着韩宇硕的脖子,不让他好好写程序。

“你说,你为什么要假装双重人格!”唐和颜挡在韩宇硕和电脑桌中间,直视着他,“不说我不给你做饭吃!”

韩宇硕无奈地把椅子往后移了一步,说道:“我不喜欢那些虚无的社交,所以就说自己有双重人格,这样就可以理直气壮地逃开那些不必要的应酬。而那些逃不掉的,便用另一个身份去参加,等不想见他们的时候,就说自己是主人格就好了。”

难怪,上一次的挂牌仪式,小小韩就出现了,其实不是凑巧,只是韩宇硕推不掉那个活动而已……

“我们天才的世界,你是不会懂的。”韩宇硕推开唐和颜,说道,“我饿了,去做饭。呃……请……”

唐和颜突然在他脸上亲了一口,然后飞快地跑了出去,一边跑一边说道:“有什么了不起,很多事情,你们天才也不懂!”

话未说完,便被韩宇硕抱了个满怀,他把逃跑的唐和颜搂进怀里,低头在她耳边意味深长地说道:“什么我不懂?嗯?我现在就‘懂’给你看!”

赞 (13)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