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嘴!这是你男友啊

文/三心草Flora

简介:资深生物学家苏棋和同伴随着“猎鹰”号宇宙飞船的坠毁一起穿越到了2058年。因为病毒泄露,在逐渐变异和与人类相互搏斗的过程中,苏棋得知了林氏集团和裴氏集团的惊天秘密,等待他们的会是什么?除了惊心动魄的营救,还有初恋情人林凡对苏棋忠贞不渝的爱。

1.OMG,我的飞船穿越了

夜幕降临,苏棋与同伴整装待发,准备出去觅食。

这是一座废弃的宇宙飞船,三个月前因故障坠毁在A城郊区。飞船队长苏棋与其余四名同伴因为基因病毒泄露的关系,被军方隔离在这里。而且很不幸的是,他们五人均已被感染,并且逐渐开始变异。

“这次来的是谁?”苏棋站在高高的舱门前,望见不远处耀眼的探照灯光问。

“A城特种兵。”有人答道,“看样子,他们的武器很是精良。苏队,我们该怎么办?”

只见苏棋漂亮的柳眉微微向上一挑,简明扼要地只说了一个字:“吃!”

其实关于吃人这件事,苏棋一开始是拒绝的。

她是所有成员中第一个感觉到身体有异的人,冷藏室里储藏的压缩饼干早已不能满足她对食物日益增长的需求。清晨,她做完运动,抬头瞥见有野兔从飞船旁边经过,一个箭步冲下去,徒手撕开它的肢体,生肉的血腥味令她周身一阵畅快。于是,他们开始不定时地在隔离区附近捕捉些野味。

第一个被同伴们吃掉的人类,是一个持枪攻击苏棋的男人。为了解救已然被逼至墙角的苏棋,他们痛下决断。那一夜,苏棋内疚了好久。诚然,作为飞船队长和资深生物学专家,她知道这样的变化不可逆转,可她还是想把内心中对人类的善意保持得久些,再久些。

可人类似乎并不这么想。

不知道为什么,近一个月来,他们不断遭受到人类的攻击。从开始的局部试探,到现在的全面狙击,次次狠烈。苏棋知道,现时的他们在人类眼中已然变成了一群怪物,哪怕他们人性尚存,处处退让,对来者手下留情,可他们还是拼尽全力要置他们于死地,而这一次,甚至出动了特种兵。

“你们上吧,不用给我面子。”只听苏棋一声令下,所有变异人如同脱缰的野马,奋力向前奔去。

热武器的攻击对苏棋他们来说,就像小石子丢掷到身上。人的味道令他们兴奋,她看见同伴们接二连三地扑倒袭击他们的人,血光四溅,嘴角泛出一丝冷笑。

那个站在军用卡车中间、全副武装的男人想必是他们的领袖。

苏棋跳下飞船,一路狂飙。

擒贼先擒王,这个道理她懂的。可面前这个男人对她的进攻非但没有表现出一丝恐惧,反而感到欣喜。

苏棋揉一揉眼睛,是的,她没有看错,他竟然在笑。

这个笑容好熟悉,令苏棋心头一震,不由得想起自己在出事前暗恋的博士生同学林凡。她作势掐住那男人的脖子,却感到来自身后的一阵暴击。苏棋回头,看见一个手持机关枪的妙龄女子,正在不停地向自己射击。苏棋扑身过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那女子按倒在地。

血液的味道充盈在四周。

苏棋记得自己曾经在教科书上看过,变异人如果接触到人类的心脏,便可以拥有那个人的记忆。她真的很想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这样残暴地对待自己。

苏棋往那女子的胸前探去。

忽然,苏棋眼前出现了一个热闹的生日派对场景,女子清浅的脚步正朝那个西装笔挺的男子身边走去。她甜美地笑,说道:“近枫哥,祝你二十四岁生日快乐。”

林近枫,他叫林近枫。

苏棋回头看那个女子试图救下的男人,他身着军装挥斥方遒的样子,似乎比平日里更显英伟。眼前的场景持续变换,只见林近枫温柔地抚摸女子的长发,轻声道:“谢谢你,裴静。现在是2058年7月6日,准备好了吗?明天就是‘猎鹰计划’开始的日子。”

什么“猎鹰计划”?

苏棋猛地清醒过来,松开手中奄奄一息的裴静。此时,已经有数名同伴扑到了林近枫身上,苏棋连忙站起来,把他们一一驱赶开去。

裴静是林近枫的女友。

苏棋接收了裴静的记忆,同时也接收了裴静对林近枫的感情。眼前浮现出一幕幕林近枫与裴静相亲相爱的画面,低头再看自己怀抱中汗血交加的男子脸庞,苏棋不由得心中一动。“他是我的,你们谁都不准碰。”苏棋厉声喝道。

同伴们听罢,怏怏地走开。苏棋独自一人把他扛进了宇宙飞船。

战斗终于结束,苏棋站在床前,看昏迷中的林近枫。那一刻,她终于清楚地意识到一个事实,那就是自己和飞船上的所有同伴不仅变异了,而且还一起穿越到了2058年,同时还将面临一个叫“猎鹰”的神秘计划。

2.这个人类有点甜????

苏棋记得他们一行人登上“猎鹰”号宇宙飞船的时间,是2018年4月7日下午五点三十分。

原定的基因研究计划时长是三年,本来一切都很顺利,可不知怎的,控制杆却在他们即将返航时失灵了。宇宙飞船穿过大气层极速地下坠,病毒泄露,苏棋本以为大家都活不成了。可谁知再度睁开眼睛,周围的设施与环境居然与坠毁前相差无几,她抬起头来看了看表,坠毁的时间刚好也是4月7日下午五点三十分。

只不过她没有想到,这中间竟然相隔了四十年。

苏棋端来一杯咖啡,在林近枫身边坐下。月光下,只见他清俊的五官被镀上一层淡淡的银色。她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林近枫便循着这轻柔的触摸,睁开了眼睛。

“裴静的事,我很抱歉。”苏棋低下头去说。

林近枫却不害怕,只镇定地望着她惨白的脸,问:“你是不是也会像你的同伴们那样?”

心扑通扑通跳得厉害,苏棋觉得自己没有办法向林近枫解释这样一种复杂的情感,只低低问道:“裴静,是你女朋友?”

“前女友。”林近枫道,“我们一个星期以前分手了。”

“可她似乎还爱你……”苏棋说。

“是的,我知道。”林近枫淡淡地说,“她是裴氏集团千金,这次袭击就是由他们联合军方共同发起的。”

“可是为什么?”苏棋问,“为什么要袭击我们?”

“因为病毒。”林近枫道,“你们这项研究的成果,对裴氏集团接下来准备全力进军的生物医学领域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而我正是这个项目的首席研究员……”

话音未落,只听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同伴们循着林近枫的气息赶到了这里,苏棋吩咐林近枫躺好,随后打开了房门。

“苏队,你是不是藏了个活人在这里?”其中一人来势汹汹地问。

“这样不好吧?苏队,你难道想一个人吃独食?”另一个人说。

“不,我倒是觉得苏队是想趁这几日把那人养胖些,到时候食物短缺,好分给大家……” 同伴们七嘴八舌地讨论。

“闭嘴。”苏棋怒道,“我说过这个人是我的,你们谁也别想打他的主意。”嘭的一声,她把门关上,然后听到林近枫虚弱的声音说:“对不起,让你为难了。”

黑暗中,苏棋使劲皱了皱眉:“你先好好休息,我明天再来看你。”

一连几日,林近枫都住在苏棋的房间里。

之前囤积下来的野味,已基本消耗殆尽。同伴们蠢蠢欲动,苏棋自己也是饿得前胸贴后背,但还是忍住欲望,没有对林近枫下手。

“这样下去可不行,我得想办法,尽快把你送出去。”苏棋掀开窗帘,对林近枫说。

为了掩盖他新鲜的人类气息,苏棋把房间四周的门窗都关得很紧,可还是架不住同伴们一天二十四小时轮番蹲守。苏棋素来在队里颇有威信,可这一次,却再也控制不了同伴们的行径。

她知道,那是因为人性正在他们的身体里慢慢消失。

“我走了,你怎么办?”林近枫伏在她耳畔,轻声问。

“什么怎么办?我是队长,他们能对我怎么样?”苏棋低声喝道,明明知道这只是一句简单的关切,她心里还是不由得一阵感动,“等太阳落山后,我掩护你从右前方的铁门出去,记住动作一定要快。”

是夜,苏棋掩护林近枫出逃。

同伴们听到响动,纷纷朝他们跑来。一时间,苏棋和林近枫被他们团团围住。苏琪随手抄起一根铁棒,叫嚣道:“走开,我让你们都走开。”

可再没有人听她的话。

变异的速度比苏棋预想中快了很多,她望着那一双双空洞的眼,简直不敢相信不久前他们还是并肩工作在一起的同事。

“让他走吧。”苏棋的泪涌出来。只见她奋力将铁棒扔向远方,同伴们便循着声响狂奔过去。“趁这个机会,你快走。”苏棋大声对林近枫说。

微光中,苏棋看见林近枫攀爬铁门的背影离她愈来愈远,不一会儿,受骗的同伴纷纷折返,她一个人拦在他们面前。雨点般的拳头不容分说地落在身上,她听见林近枫缥缈的声音说:“坚持住,我会回来救你。”

却不知道是真实,还是她的幻觉。

苏棋很快被同伴们打得不省人事,失去意识前的那一瞬间,她不知道林近枫有没有回过头来看她。

她希望他有,但也希望他没有。

?3.老同学,别来无恙??

苏棋开始后悔自己接收了裴静的记忆。

因为拥有了人类情感,苏棋的变异速度比其他同伴慢了许多。而裴静对林近枫的这份爱,既是支撑她保持人性的最后一根稻草,也是折磨她的一柄利刃。她发疯一般地想念林近枫,不知道他还会不会回来找她。

苏棋记得自己登上“猎鹰”号宇宙飞船那年,也是二十四岁。博士还没有毕业,只敢在心里偷偷喜欢自己的同班同学林凡。是因为他,苏棋才接受林氏集团的邀请,参与了这项绝密的太空基因研究计划。如今四十年过去,她没有回去,项目也宣告失败,不知道他和林氏都变成什么样了?

苏棋感到一阵懊恼。

真好,她现在还能拥有这些人类最平凡的思绪。苏棋抬头看舱外那些行尸走肉般游荡的同伴,不久的将来,她也会变成那个样子。

苏棋很害怕。

夜已经深了,可苏棋却还毫无睡意。忽然,一束刺目的探照灯光再度袭来,她下意识地用手臂去遮,重型装甲轰隆的声鸣和林近枫沉着的指挥哨音便一齐灌入她的耳朵。

是他回来了。

苏棋迫不及待地跳起身,来不及穿鞋,赤脚跑到野外。昏暗中,林近枫就像一个闪闪发光的将军立身前。只见他单手叉腰,另一只手则用力举起一挥,厉声道:“裴总有令,今晚务必活捉飞船上所有的变异人。”

苏棋几乎震惊。

这一次,他们出动的是比上一次多两倍的兵力。子弹夹杂着麻醉剂的味道,自胸口呼啸而过。苏棋回过头,看见同伴们纷纷在这样猛烈的攻击中败下阵去。身体里传出一种不可抑止的酥麻,她也不得不一个跟头,栽倒在地。

仿佛有什么人飞奔过来,用强健的臂弯护住了她。

苏棋强睁双眼,面前出现的是林近枫一张焦灼的脸。“为什么骗我?”苏棋弱道,“说好的来救我呢,可为什么还有他们……”

说完,苏棋便昏迷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强大的高压电流唤醒了苏棋。头痛欲裂,她挣扎着站起来,才发现自己已被放入一个巨大的玻璃瓶中。环顾四周,很显然,这里是一个研究基地。妆容精致的中年女人正穿着洁白的无菌服,冷笑着向她逼近。

“干得漂亮。”她对站在身后面无表情的林近枫说。

“我的同伴呢?”苏棋怒问。

“他们很好。”女人答道,“我已经吩咐下去,将他们变异进度稍快的四个统一安排在隔壁研究所。而你是特例,需要单独研究。”

“这就是你回来的目的?”苏棋的眼光射向林近枫。

林近枫没有回答,只微微把头低下去。

“林博士是我高薪聘请的基因研究专家,只会按照我的意愿行事。”女人正色道,“‘猎鹰’号消失四十年了,公司所有的人都说任务失败,可只有我相信,有朝一日,你们会重返地球……”

“难道你是……”苏棋惊道。

“裴心蕾啊。”女人笑道,“我的老同学,别来无恙。”

当年,苏棋、林凡和裴心蕾都是美国斯坦福大学生物学系的博士生。林凡和裴心蕾家境殷实,是外界颇为看好的一对金童玉女。苏棋家境贫寒,只能凭借自己的努力,靠奖学金获得大家的青睐。

回国以后,林凡和裴心蕾双双继承了家业。为帮助苏棋,林凡在自家公司为她安排了生物研究员的职位。林凡不知道苏棋对自己心怀爱慕,苏棋为感谢他的知遇之恩,在听闻林氏集团的太空基因研究计划后,她义无反顾地登上了“猎鹰”号宇宙飞船。而如今四十年过去,苏棋还是二十四岁登船时的苏棋,而裴心蕾已是年逾六旬的妇人。

“监控系统检测到‘猎鹰’号控件失灵时,林凡崩溃了。”裴心蕾满意道,“我就知道我没有做错,我等待着你被摔成血肉模糊的样子,可你和整架飞船却偏偏在进入大气层的时候消失了……”

“所以是你在飞船上做了手脚?”苏棋不可置信地问,“可是为什么,我明明跟你无冤无仇……”

“要说有什么冤仇,那恐怕就是你抢走了我的林凡吧。”裴心蕾猖狂地笑,“为了你,他甚至要取消与我的婚约。你失踪后不久,他因为忍受不了心中的思念和愧疚,跳楼自杀。而我力排众议,坚持收购了林氏集团和这个基因项目。你猜,要是林凡还在世,他会不会喜欢你现在的样子,还会不会为了你而抛弃我?”

苏棋的泪流下来,一句话也说不出。

她从来不敢去想,林凡是不是喜欢她。那一年的毕业典礼,在悠扬的华尔兹中,她紧紧拥着他的双臂跳舞。耳边尽是林凡轻柔的呼吸,他把头倚在她的肩膀,一伸手撩开她两鬓乌长的发,说:“苏棋,来林氏吧,我要你一辈子都在我身边。”

可那仅仅是因为需要她为他工作,不是吗。

舞步变得有些凌乱。

昏暗的光影中,她依偎在他怀里,矜持地点头。林凡不知道,为了他,苏棋可以放弃自己拥有的一切。

“这几个月来,我要求我的团队根据你们的变异性状,研制出了病毒解药。”裴心蕾走到工作台,从保险箱中取出一个白色小盒,“你如果不想变成他们那样,现在就给我下跪认错,兴许我还能看在同学情分上,救你一命……”

裴心蕾话音刚落,只觉背后被人狠命一击,随即晕倒在地。

只见林近枫潇洒地俯身,捡起她手中的解药,对苏棋会心一笑,道:“我说过要救你,就一定不会食言。”

4.没有什么不公平??

苏棋终于明白为什么林近枫的笑对她来说那么熟悉,不是因为裴静的记忆,而是因为他真的同年轻时的林凡长得好像。

“请问你是林凡的儿子,还是孙子?”苏棋看着身旁忙碌地替她解锁的林近枫问。

“林总一生未婚,哪里来的子嗣?”林近枫答,“苏小姐,有什么问题,等我们逃出这里再说吧。”

研究基地的结构颇为复杂,苏棋跟在林近枫身后一路穿梭,很快便来到一个视频监控的盲区。

“吃了它。”林近枫打开白色小盒,对苏棋说。

只见苏棋面露犹豫,“放心,这瓶解药是我亲自研制的,可以有效地抑制你体内的病毒扩散。”林近枫道,“难道你想变成你同伴那样?”

苏棋抓起盒子,将里面的液体一饮而尽。

“为什么帮我?”苏棋目光灼灼地看林近枫,“你是裴心蕾手下的人,完全可以借由这次对变异人的研究而令裴氏名声大噪……”

“不错,我是裴心蕾的人。”林近枫轻声道,“但你别忘了,我姓林,是裴心蕾三个月前刚从林氏集团挖过来的技术人员,你以为我会对她有多少忠心?”

“所以你的目的是?”苏棋问。

“击败裴氏,一雪前耻。”林近枫道。

“那你跟裴静?”

“自然是逢场作戏……”

彼时,因为太空基因研究计划的失败,林氏一败涂地。裴氏接手后,大肆招募人才,其中就包括裴静。进入集团那年,裴静才刚满十二岁。但就是这个天才少女解决了裴心蕾在生物科研上的一系列难题。裴心蕾对她喜爱有加,甚至把她认作养女。

裴静是孤儿,苏棋知道。在她所接收到的裴静所有的童年记忆中,苏棋没有感受到一丝一毫的温暖。哪怕是对裴心蕾,裴静也是尊敬有加。那种爱克制而完美,完全不像一个正常的人类,令苏棋心疼。

除了林近枫。

苏棋的脸红了,身体中涌动出一股久违的激动,却分不清究竟是裴静的,还是她自己。“你这样对她不公平。”苏棋说。

“什么叫公平?”林近枫反问道,“当年裴心蕾为一己私欲,擅自破坏‘猎鹰’号飞船,从而导致基因计划的全盘失败,对林氏集团又是否公平?”忽而,他话锋一转,“不过苏小姐,你那时是当真不知道林总对你的感情吗?我可听说,他是准备等你平安返航后,就向你求婚的……”

也许,是吧。

在林凡平日里若有似无的暧昧中,苏棋对他的爱愈发强烈。可她与他之间的差距之大,令她从来不敢有所僭越。登船前夜,林氏集团为他们一行人等举办饯行酒会。裴心蕾花蝴蝶似的跟在林凡身边。苏棋怔怔地看,多希望此刻站在他身边的那个女人,可以是她。

林凡喝醉了。

她同裴心蕾两个,踉踉跄跄地把他扶回房间。满屋子客人还在等待女主人的善后,裴心蕾匆忙离去,只剩下她和林凡笼罩在黑暗中。

恍惚间,她听见他含糊地低喃:“谢谢……谢谢你为我所做的一切……我真的好喜欢你……我不能没有你……”

是说的裴心蕾吧。

暖热的气息夹杂着酒精,喷洒在苏棋脸上。林凡整个身体靠在她身上,苏棋支撑不住,便顺着墙角同他一起滑坐下去。她感觉林凡不断向上探索的唇,印上她的脖颈,像一片羽毛,悠悠地落在她的心上。

她多羡慕裴心蕾,可以那么骄傲地拥有这个男人。

而她只能和衣抱着他,浸着月光,度过这稍纵即逝的一夜。

“我的事不用你管。”苏棋又羞又恼道,“林近枫,不管你的意图如何,我是绝对不会撇下同伴独自逃跑的。现在我还需要四瓶解药,你能不能帮我?”

“这个事情就不好办了。”林近枫一边思索,一边为难道,“你刚才也看到了,裴心蕾把解药保管在保险箱里,而密码只有她自己知道,你总不能让我再忽悠她一次?”

“你之前说,这解药是你做的?”苏棋问道。

“嗯哼。”林近枫得意地回答。

“那就麻烦你再做四瓶。”

“……”

5.营救???

苏棋决定同林近枫一起折返基地,解救同伴并盗取解药原料。

“我真是脑袋进水才会答应你的请求。”林近枫蹲在墙角,抱怨道,“现在基地里的报警系统已全部开启,不要说救人,就连你我都自身难保。”

苏棋一言不发。

“制作解药的原料全部储存在二楼材料库,我们从一楼过去,势必会经过裴心蕾的办公室。我刚才下手不重,这会儿她应该已经清醒了,所以才第一时间加紧了四周防卫,我们没有胜算……”

苏棋白了林近枫一眼:“这个世上还没有我苏棋想干,干不成的事。别婆婆妈妈了,我去引开裴心蕾,你先去拿原料,然后救人。”

就是这样!

就像那日她在隔离区对他的营救,他喜欢的,难道不就是她这种知难而上的样子吗?林近枫的嘴角微微上翘,顺着墙根溜到走廊。他抬头看见所有监视器的画面里,出现的都是苏棋狂傲不羁的挑衅:“裴心蕾,我在这儿,有种你出来见我。”

裴心蕾立刻集结了基地里所有警力,将她团团围住。

请尽量把时间拖久一点儿。

林近枫在心里暗自祈祷。他手忙脚乱地跑到二楼,按开指纹锁,翻箱倒柜地寻找原料。他记得自己曾经做过一大瓶解药的半成品,足够四个人的分量。只要找到它,再稍加提炼,苏棋的同伴们便可以得救。

不远处传来裴心蕾歇斯底里的吼叫:“是谁给她吃了解药?这个无耻的半变异人!还有林近枫,马上把他抓到我面前!”

解药在试管中不停地挥发、沸腾。

林近枫一边操作,一边听见苏棋气定神闲的声音说:“就算我是半变异人,可林凡心里还是只有我,不是吗?”

这话令裴心蕾彻底发疯。

时间过去一个小时,林近枫把提炼好的解药揣在胸口,避开摄像头的监控,潜入实验室。打开门,只见那四人周身的皮肤已然干瘪、发黑,眼里残留的仿佛只有对食物的渴望。他把分装好的解药递过去,他们甚至连器皿也一同吞下。

做完这一切后,林近枫淡定地按下植入在自己肩膀的智能报警器,走进裴心蕾的办公室。

“裴总,听说您在找我?”林近枫迷人地笑,低头瞥一眼被钳制在一旁的苏棋,轻声道,“不知有什么吩咐?”

“林近枫!”裴心蕾怒道,“我待你不薄,你为什么背叛我?”

“因为我是林氏的人呢。”林近枫道,“当初你在聘请我的时候,就应该想到这一点。”他潇洒地转过身去,“在场所有人都知道,林氏集团制定这项基因研究计划的初衷是想通过太空环境诱发动物器官生长,好在未来的生物医疗中造福人类。而自从裴氏集团接手以后,不仅与军方相勾结,用变异的基因生产生化武器,所谓的‘猎鹰计划’更是想要通过这次人体基因病毒感染事件来建造一支生化军队。裴总,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

裴心蕾的脸上一阵惨白。

“你知道的太多了。”半晌,裴心蕾从身后掏出手枪,直指林近枫,“你究竟是谁?当年林氏集团的计划是绝密的,你怎么可能知道他们的计划内容?”

林近枫也不慌张,厉声答道:“因为我就是当年林氏太空基因研究计划的制定者,林凡。”

苏棋和裴心蕾俱惊。

“这怎么可能?林凡早就已经死了!”裴心蕾叫道,“就算死亡消息是为了掩人耳目,林凡活到现在也已经六十多岁,绝不可能是你这样一副年轻模样……”

“不错,从理论上来说,我确实已经死了。”林凡不紧不慢道,“但我早就命人向外界放出了我跳楼自杀的假消息,并将我的身体冷冻起来,就是因为我相信这项由我发起的基因研究不会因为飞船的失踪而草草结束,我在等待它的重启,而它重启的那天就是我复活的那天。”

苏棋热泪盈眶。

“裴心蕾,你的野心,我在求学时就已知晓了。所以我怎么可能选择你作为我的终身伴侣?”林凡道,“现在,我已将你的反动研究罪行全部告知了警方,接下来你和你的集团就等待法律的审判吧。”

裴心蕾瘫软在地。

警方很快包围了裴氏集团研究基地。被带走的时候,裴心蕾嘴里反复念叨着一句话:“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而苏棋和林凡手挽手,相视而笑。

6.林凡的告白????

林凡的解药只能控制苏棋及同伴们体内的病毒扩散,以阻止变异,但却并不能消除已发生的变异,让他们恢复到以前的样貌。

“他们怎么样了?”林氏集团实验室,苏棋站在门口,关切地问林凡。

“也许以后可以找到消除他们变异性征的方法,但目前,他们只能这样。”林凡道,“都是我的错,苏棋,让你们受委屈了。”

苏棋摇摇头。

当年的计划,一切都是遵从他们本人的想法,自愿参加。那么不管结果如何,都理应由他们自行承担。苏棋望着明净的玻璃上映照出自己的倒影,那惨白的脸孔、乌黑的嘴唇和干瘦的四肢,不由得深深低下头去。

眼前的男人是林凡。

不管是在2018年还是2058年,她对他的爱都没有变。可如今她身为半变异人的身份,却令她再也没有什么能够配得上林凡。强烈的自卑感涌上心头,只听苏棋语无伦次地说:“对不起,林凡,裴静是我害死的。”

“没关系。”林凡抚摸她的长发,笑道,“我不是说过,我们已经分手了吗?”

“可是……”

“可是她对我的感情,现在已经变成你身体的一部分了,你离不开我,对吗?”林凡扬起眉毛,挑逗地说。

苏棋的两颊像熟透了的苹果,既无法承认,亦无法否认。“我的时空应该在2018年,我想回去。”苏棋抬起头来,对林凡说。

“可那个时空里已经没有我了。”林凡笑道,“苏棋,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

这就是苏棋期待已久的表白吗。

林凡的表白。

她的心里开出彩虹。“可是我毕竟害死了你的前女友……”苏棋低下头去,小声地说。

“我说了没关系。”林凡道,“实话告诉你,其实裴静只是一个克隆人,她所有的智商和情感都是我复制的你的副本,再植入她的体内。”

苏棋又一次震惊了。

“你是说你复制了一个我的克隆人?”苏棋睁大眼睛看林凡,“可是为什么?”

“因为项目需要,我必须要做好一切风险防控措施,以防万一。”林凡道,“苏棋,你是我这辈子见过最聪明的人,我担心一旦出事,你的科研才华会被埋没。”

怪不得,裴静的情感都那么隐忍,这是她身为克隆人的需要。

苏棋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事实上,那时候,林凡为所有登上宇宙飞船的成员都制作了思维副本。他们是太空基因研究计划的核心成员,也是林氏集团和全人类的精英,而这些拥有他们思维的克隆人,是林凡最后的资本。

“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林凡道,“冷冻前,我就已经立好秘嘱,如果裴氏集团的研究遭遇瓶颈,就让裴静加入,协助研究。这些年也正是因为裴静,我才掌握了大量的裴氏研究机密。她的思维是你的,情感也是你的,所以你不必再自责了。”

“可你说她是你的前女友……”苏棋娇嗔道。

“因为你的出现,她就变成了我的前任,这不是很合理吗?”林凡宠溺地捧起苏棋的脸,在她的额头上深深一吻。

“可是我的样子……”苏棋挣扎道。

“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喜欢。”林凡捏住苏棋的下巴,紧接着把嘴覆到了她的唇上。“再告诉你一个秘密,饯行酒会那晚,其实我是装醉的……你一早便在我心里,不管是裴心蕾还是裴静,统统都是浮云……”

7.你是我的解药

三年后,林氏集团科研基地。

经过不懈努力,林凡和他的团队终于成功研制出能够完全消除变异人变异性征的解药。作为第一个试验者,苏棋心里满是激动,因为她或许就要恢复成当年那个肤白貌美、玲珑剔透的少女模样了。

“苏棋,你怕不怕?”那一天,林凡手执药瓶,正色问她,“一旦吃下去,最好的结果是你恢复原貌,但也可能发生各种各样我们目前无法预知和掌控的情况……”

“只要有你在身边,我什么都不怕。”苏棋说。

一阵剧烈的灼热感席卷全身。

苏棋知道,那是解药正在她的体内发挥效用。因为对林凡的信任,她强忍剧痛,没有喊出声。所有人都屏息而待,一瞬间,神奇的事情发生了,苏棋身上的变异性征正在这种焦灼中,一点一滴地消失。

整个科研室掌声雷动。

而林凡热泪盈眶。

苏棋通过林凡的眼眸,隐隐约约看见那里面美丽、健康的自己。那一刻,她终于明白,原来感情不仅是可以阻止她人性沦丧的工具,更是能够令她坚定信念、陪伴林凡一直走下去的希望。

“走吧,还等什么?”她笑着对林凡说,“让我们把解药尽快分发给我的同伴们吧……”

林凡点了点头,亦笑。

然后甜蜜地牵起了她的手。

这真是一场奇妙的冒险,苏棋想。来自2018年的自己和来自2058年的林凡,原来他们已经爱了那么久,也许这就是最好的结局。

赞 (13)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