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获一只野生贵族

作为一个监督异界的警察,我偶然间救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吸血鬼。本以为站在敌对的立场上,他会讨厌我,结果他说要对我以身相许。本以为他接近我是有目的,结果在事情的可怕真相被揭开的时候他说:“人家只是很单纯的喜欢你啊!”

1、救了一只吸血鬼

在一座颇有古典欧式风格的城堡内,灯火摇曳,窗上印出两个身影,我手上握着枪,不动声色地靠近那扇紧闭的门。

屋里的声音断断续续,我贴上去,只听见一道肆意狂笑的女声,她乐呵呵地说:“没想到啊,吸血鬼里还有这样的极品,姐姐我今天走了运了,放心,只要你配合,我不会太欺负你的。”

然后是一个弱小无助的男声,疑似抽泣了一会儿,说:“老板,只要你给钱,什么都好商量,但是,能不能先放我下来!”

真是上道啊,我打了一个寒战。

但是,我可不是千里迢迢来听他们床角的,子弹上膛,我一个转身,猛地踹开大门,气势汹汹地踏了进去。

屋内惨不忍睹。

只见一个肤白貌美大长腿的西方面孔的男人,被一个浑身肌肉、粗壮张扬的女人用疑似藤条的东西捆住,吊在这屋里的大型水晶灯上。他上半身只剩一件深V领白衬衣,衣服疑似被撕扯过,他白皙精壮的胸膛若隐若现,下半身惨淡地挂着裤子,要是我晚来一秒,这裤子估计就该阵亡了。

“住手,特警办案,请两位克制一下。”我对着他们喊了一句。那男人像是看见了救命稻草,眼神中顿时闪烁着光芒,我身后的小女警瞬间捂脸,好帅!

那女人见被扰了好事,顿时双目赤红,两颗尖利的獠牙亮了出来。我挑眉,狼人发怒了。

“最近这界内发生了连环屠杀的案子,原本不归我们管,可是这位大姐,你杀吸血鬼、杀美人鱼都算了,你知不知道自己还杀了个人类啊。”我怒道,而且那些雄性生物都是被先强暴后咬死,作案手法十分残暴,证据留得到处都是,丝毫不避讳,因此轻易就查到是个女狼人干的。

粗暴,太粗暴,果然动物是克制不住自己的需求的。

“就算我杀了人类又怎样?他是自己跑到这里来的,怪不得我认错。”狼人嚣张地说。

“你杀人还有理是吧?”我怒了,“说好的互不干涉,你先碰了人界的东西,就别怪我了!”

那狼人怒气上来了,不管不顾地朝我扑来,我一个闪身,身后的警察朝她开了几枪,但都没把她打趴下,我猛地转身开了两枪,直接打中了她的脑袋。随后“砰”的一声巨响,狼人倒下。

我赶紧去放下吊在灯上的男人。

他慌里慌张地揉揉手腕,看样子应该是吸血鬼。他皮肤白皙,身形修长,身材更是没得讲,微长的头发凌乱地散着,被汗水打湿,贴在面颊处,美得一塌糊涂。

“呜呜!好可怕!那个狼人一点都不温柔!”他可怜兮兮地喊,然后一头扎进我怀里,抱着我不撒手。

我脸顿时感觉热了,呼吸有些乱,好半天才从僵硬的状态挣脱出来。

“呵呵,刚才我似乎听到你说,只要给钱,你什么都好商量?”我看着他在我胸口蹭来蹭去,咬着牙说。

他咬着唇,不满地看着我,眼睛湛蓝,给人一种纯净的感觉。

“那不是在拖延时间吗,要不是那个狼人用我们吸血鬼最怕的紫藤条来对付我,我才不会说那么没有节操的话!”他愤愤地说,然后开始耍赖撒泼,“人家手疼,腰疼,哪儿都疼,你是警察,你得负责。”

我严肃地推开他,说:“不好意思,我是人类警察,会出现在这里也是因为这个狼人误杀了人类,你们吸血鬼的死活不干我事。”

他听完后一愣,呆呆地看着我,仿佛在看一个冷血怪物,我几乎都感觉我在他眼中的形象瞬间破碎了。

“队长,他好像受伤了,要不咱们带他回去检查一下吧,明早再送回来。”身后的小女警心软道,显然这个雄性吸血鬼已经俘虏了她。

我瞪了她一眼,吃里爬外的家伙!

不过,我想了想,就这么射杀了个狼人,这边的组织估计也不爽,留着这个吸血鬼也算是个证人,先控制起来也好。

于是,我冷着脸点点头,眼前的男人瞬间心花怒放,又要朝我扑过来。我立马起身,头都不回地收枪离开。

外头已经是深夜。

2、我们做朋友怎么样?

我叫吕瞳,是个可以穿梭在异界和人界的警察。

2028年的今天,大批外来物种渗入地球,其中包括吸血鬼,狼人,以及各种西方传说中才存在的稀有种族。由于怕他们引起风波,所以在多番交涉和商讨后地球方面表示:只要不危害人类身心健康,让他们过来生存什么的,也是可以的!

组织的态度直接让这些外来者心安理得地在地球居住。在日常人类生存范围的外围,形成一座结界,外来者不得擅入人类的活动范围,人类也没这个心思去他们那里,除了有特别通行证的人,比如我。

谁都不乐意自己的地盘被外来者占用,因此[前面的句子意思和这个没什么因果关系,最好改一下]这些生物的活动受限,而且只要沾惹了人类的事情,人类这边的机构都有权利参与。于是,本来在高级警务机构当差的我,被调到了这个异界的外围,成了盯着异界一举一动的特警,但凡这其中有跟人类扯上关系的事情,通通都要摸清楚。

所以,我才会大晚上地去杀狼人,还顺带救回个吸血鬼。

特别警务处到处都是抑制着外来者的紫外线,我不怕这个好看的吸血鬼有小动作。反倒是他,来了这里后,一下子倒在沙发里,半个身子都陷了进去,睁着好看的眼睛,打量四周。

“你叫什么名字?”我问。

“里斯特。”他激动地说,然后目光闪烁地看着我,“你呢?”

我冷冷地移开目光:“你没必要知道。”

不怪我冷淡,对于外来者,大多数人类都心有芥蒂。我冷哼一声,正要从沙发上起来,他却忽然扑了上来,将我抱了个满怀,下巴在我耳旁蹭了蹭,说:“哇你看起来真的好有个性,冷冷淡淡的样子让我好受伤呢!”

在我暴走之前,他用修长的手指轻轻挑起我的下巴,嘴巴凑到我脸颊处,而后就是一阵冰凉却柔软的触感,还有一声“mua!”

我:“……”

他眼睛闪闪的,温柔地说:“我们做朋友怎么样!”

我红着脸,咬牙切齿地推开他,大吼:“不怎么样!你给老子滚!立刻!”

我气红了眼,他却委屈地缩在一旁,小声说:“我是真心的。”

我立马伸手拔枪,几个警察听见动静赶了过来,将我拉开,推了出去。我心里气到不行,还莫名有种被调戏的感觉。

虽然打架杀人都赶在前头,可我好歹是个女的,被一个不同种族的雄性生物亲了,还是会生气啊!

可是,在传说中,异界里战斗力最强的就是吸血鬼,这个种族里没有长得难看的,这个里斯特怎么会这么弱不禁风?

我抹了把脸,走到办公室里,窗外幽幽的月光投射进来,浅白的光亮让人心安不少,我挑眉,今天是满月啊,怪不得。

满月时,狼人会狂性大发,吸血鬼则会被削弱一大半的体力,所以里斯特才会被那个母狼轻易放倒,差点失身。

想必明天起来,他就会恢复性情,到那时,肯定就不是这个模样了。

我倒在沙发上,很是疲倦。

“你们这个警局对我真是充满了恶意啊,哪里都摸不得,随便碰一下都跟触电一样。”悦耳的声音很诡异地在我耳旁响起,我猛地抬起头,里斯特趴在窗户上,一双眼直勾勾地盯着我。

月光下,他美得如同西方传说中的神,似乎每寸皮肤都在泛着光。

我面无表情地起身,拿枪。

里斯特一愣,立马翻身进来,扑过来按住我,长腿占据了大半个沙发,我顿时感觉到一股压迫感,心跳有些加速,耳根子和脸诡异地出现了些热度。

“你怎么对我这么有敌意啊。”他不解地问,伸出一只手摁住我拿枪的手,另一只手不知何时环到我的腰间,整个躯体贴了上来。虽然我感觉不到他的呼吸,但此刻我还是面红心跳、手忙脚乱。

“那我们不做朋友,做情人好了!”他笑着说,眼瞧着嘴唇就要贴上来了。我咬牙,踹了几脚没能把他踹开,于是恶狠狠地对他说:“你脑子被月亮照傻了吧!”

他完美的脸庞在我眼前晃动,幽幽地说:“知道吗,我活了几百年,你是第一个救我的,所以我喜欢你。”

我只感觉自己的大脑被重击了一般,手脚并用地挣脱,最后一滑直接滚下了沙发。

这货多半是有病,所以胡说八道。我红着脸怒气冲冲地瞪着他,可却一句话都没说出来,最后愤恨地拿起枪,落荒而逃。

3、来日方长

作为一个脾气不怎么好的单身女性,里斯特成功地让我在接下来的一整夜,辗转反侧,胡思乱想。

为了不让里斯特再出现,我抱着枕头到实验室里去睡,可却一夜无眠。第二天起来时,他不见踪影,反倒是异界机构的人早早地来了,他们对于我直接击毙那头母狼的事情,抱有极大不满。

队里的警员过去做案件陈述,我懒得搭理,拿着东西准备回家。异界的特殊事件发生得少,所以我大部分时间很闲,里斯特似乎已经离开,一丝痕迹都没有。

他说他已经活了几百年了,吸血鬼的寿命极长,几百年了,他脸上连一丝褶皱都没有,好看得有些扎眼。

昨晚就当是他的恶作剧,我独自回了家,内心没有一丝波动。

屋内有些暗,我感觉有一丝凉意从手背爬到了耳后,怎么回事,才几天没回来家里就冷成这样?

一开灯,一双指节分明的手缓缓地搭上了我的沙发[这是从哪里冒出来?],我心惊,下意识地摸枪。这是哪个不长眼的小偷啊,环顾一圈我家除了那个买回来动了就不超过三次的冰箱,没有任何值钱的东西。

手臂缓缓缩了回去,接着立起一个身子[这个动作怪怪的,人是本来就在沙发还是躲在沙发后面呢?前面又说手搭在沙发上?这几个动作看怎么修改一下比较顺。],我一愣,待看清沙发上的人后,瞬间脸都绿了。

“嘿,瞳瞳你终于回来啦,人家等你好半天呢。”里斯特慵懒地坐在沙发上,冲我眨眨呀,眼神里温柔的一塌糊涂。

“你……”我气得半天组织不好语言,咬牙切齿地喊:“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他慢慢起身,整理了下自己凌乱的衣衫,笑着说:“你忘了,自从你开始担任巡查异界的特警后,你的资料也被送到我们这边来了,我当然知道你家的地址啊。顺便说一句,我也是异界防护组织的一员,所以,我也有资格来到人界,你不要急着拿枪对准我。”

这浑蛋的身份还很不一般,我磨牙,转身把门拉开,冷冷地说:“不管你有没有资格,你都不能擅闯我家,趁我还能好好说话的时候赶紧出去!”

“可是瞳瞳你的态度并不像是要好好说话的样子哦。”他上前,眼里明摆着对我一丝惧怕都没有。大门敞着,他步步紧逼,我有些紧张,连着退了几步,已经是背后贴着墙了。

“你这模样真惹人喜欢。”他笑着说,手绕道我耳后,眼瞧着就要扑上来,我猛地按住他胸口,正要骂人,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惊呼:“啊呀!小吕你们这是在干吗!做这种事情不关门吗!”

我一扭脸,隔壁大婶一脸八卦地扯着嗓子喊,我这时才惊觉,门开着,里斯特半搂着我,姿势别提多暧昧。

我耳根子滚烫,转身猛地拍上门。

“哎呀,你看你紧张的,我刚才过来得急,又被你这么一弄,浑身都是汗,浴室在哪儿呀?”他笑着说,然后一转身直扑我的浴室。

我慌了:“你给我停下!”

可他没有停,长腿跨了一步便进了浴室,我还没跑到那里,就听见了水声。

“瞳瞳你别进来,我不是那种随便的人!”他喊着,氤氲雾气中我看见他完美无缺的上半身,以及一脸坦然还带着一丝戏谑的表情。

你不要太随便好吗!我气呼呼地扑上去,大喊:“滚出去!”里斯特看着我张牙舞爪的身影,居然张开手臂,直接把我兜了个满怀。

这年头流氓都不怕警察的吗?

他摸了摸我的头,诚恳道:“放心,我不会强迫你的,我们来日方长。”

他一脸无赖,我一时没有办法,正想着怎么脱身,手机却响了起来。

一接通,是警局里的同事。

“队长!快回来,异界又出人命了,昨晚杀的那个狼人应该不是凶手。”

里斯特在我旁边,清晰地听到了,他微笑:“又死人了,那瞳瞳昨晚杀了那母狼,岂不是犯规了?”

根据规定,人类不能毫无根据地诛杀异界的生物,如果昨晚那个狼人不是之前连环屠杀异界生物和人类的凶手,那就等于我杀了不该杀的生物。

可是情况紧急,况且证据那么明显。

我恍然大悟,对啊,证据太明显了。现在想来极有可能是误导我,再加上昨晚满月,狼人易发狂,如果凶手另有其人,他只要稍加引导,很轻易就能甩锅。

我有些慌,但仍面不改色,里斯特好整以暇地看着我,我瞪回去:“要不是我,你还能好好站在这吗!那个母狼自己承认杀了人类,保不齐有两个凶手呢?反正动了人类的异界生物都该死!”

里斯特一愣,瞳孔似乎缩小了。我气呼呼地拿着东西准备回警局,身后的气温却似乎更低了,突然我的胳膊被猛地拽住,我一扭头,里斯特的眸子在我眼中放大,接着,我的嘴唇被冰凉的触感覆盖。里斯特死死地抱住我,半晌才松开,他意犹未尽地舔舔嘴唇,欠揍地说:“那我现在动了你,你是不是也要杀了我。”

我颤巍巍地扶着门框,理智顿时阵亡,眼里似乎要喷出火。

“滚!马上!否则我杀了你!”

4、心动?不存在的

我当然没能杀了里斯特,这家伙不仅脸皮厚,而且身份特殊。我一路开着车回了警局,他赖在副驾驶,弄得我好几次险些把油门当刹车踩。

警局的气氛很不好。

凶案现场遗留的证据和之前一样,似乎就是一个人做的。狼人死了,我本以为这个凶手不屑于处理现场,现在看来,他是处理得有些太好了。

这次死的是个雄性美人鱼,现场惨不忍睹。美人鱼论外貌仅次于吸血鬼,这个人鱼更是好看得无法形容,他倒在血泊里,就像一幅美丽又凄惨的油画。

“看来凶手还是会挑长相美貌的雄性生物下手。”我琢磨道。

“对啊,所以你要保护好我。”里斯特黏在我身后,特别自然地接过话头。

我一阵恶寒,这男人是拐着弯说自己好看吗?虽然在我短暂的人生中确实也没见过比他更好看的。

他冲我眨眨眼,我心里一阵乱七八糟的荡漾感,然后马上意识到这是不对的。

“我认真地思考了一下,这次的案子这么棘手,我们也不好让你们人界的警察全部担负下来,所以我决定帮你一起查。”里斯特说着,又凑上来咬耳朵,“何况你看我们的关系这么不一般。”

我下意识地就想一巴掌拍开他,可是视线刚落到他白皙的面上,手怎么都动不了了,转念一想,一个邪恶的念头浮现了出来。

“既然你这么热心,那就帮我个忙吧。”我挑眉,他眼睛顿时亮了,我凑上前,幽幽地说,“你看这个凶手这么爱好美色,你长得又好看得有今生没来世的,不如你当诱饵吧,抓着一个是一个,我也好早交差。”

他一愣,顿时满脸写着伤心,我自觉这样不厚道,但见他只挣扎了一秒,就坚定地点点头。

呃,我瞬间有些语塞,本以为这人就是恶趣味地来逗我,可现在似乎并不是这样。

我压制住心头的一丝异样。

说干就干,我查了异界的近日的活动,发现后天晚上在海岸边上有场酒会,以里斯特的外形肯定很吸引眼球,说不定能引诱出凶手。他听了我的计划后,没有拒绝,反倒思考了半天后,严肃地说:“那瞳瞳后天也要去,但是你穿这身肯定不行,走我们挑衣服去!”说着拉着我跑了。

你完全搞错了重点啊,喂!

一晃,时间到了。

异界的酒会和庄严的人界酒会不同,我到了场地才发觉,原始的野性和不同物种幻化出的人形所展现出的不同气场,都给我造成不小的冲击力。许多西方面孔的人好看又张扬,这里似乎真的是另一个世界。

不过,这里看似和谐的气氛,在我身旁的人出现的时候,瞬间变得不同。

里斯特穿了件简单的西装,袖口边绣着金线,头发简单地梳理了一番,但即便这样,他依旧从里至外散发着贵族的气场,一颦一笑都是由内而发的高傲。

一瞬间,我有些愣住,呼吸像是顿住了一般。

吸血鬼总是自诩是最高贵的种族,现在一看,似乎有理。

我拽着身上繁复的裙子,艰难地行走着,里斯特挑眉,伸手兜住我的腰,将我揽了过去。

“瞳瞳,你很紧张?”他明知故问。

我懒得理他,却猝不及防地被搂得更紧,四周的眼神变得有些不和善。我留意打量,却发现很多看着里斯特的,除了爱慕和忌妒,还有一点惧怕。

没错,惧怕。

我揉揉眼,看错了这是?里斯特这个黏人又没脾气的存在,谁会怕他。

夜晚的海面泛着点点蓝光,我坐在一个酒桌旁边,不动声色地打量四周。

里斯特看着我,眼神里的温柔比海水还泛滥,我有些不自在地移开目光,他笑了笑,低声说:“我去给你拿点异界独有的鸡尾酒好不好?你嘴唇都干了。”说着,凑着我的额角亲了口,我一个激灵,心想:老子是来办案的!喂!正经一点好不好。

里斯特这边前脚刚离开,我瞬间感觉如芒在背,似乎有掩藏不住的敌意正在向我袭来。我摸摸手臂,身后的海浪声似乎大了些,冷风席卷,忽然间,一双冰凉又黏糊的手箍住了我的脖子,我呼吸一滞,整个人瞬间被带了过去,来不及反抗,海浪便包裹了我的身子。我拼了命回头看了眼,只瞅见一个凶神恶煞的女人和她拖着的那条大鱼尾。

岸上似乎没人想救我,我的力气在海里微乎其微,挣扎间似乎听到身后那个美人鱼说:“不堪一击的人类,凭什么和里斯特在一起,他是无人可以亵渎的!我要杀了你!”

救命啊!这里有疯子!海水覆盖了我的面部,我觉得身子越来越僵硬,这人鱼是铁了心要杀我,就在我快要绝望的时候,凭空出现一只手,将我往上托,并且稳准狠地抓住身后的人鱼,几乎是撕扯一般将她扔了出去。

我无力地靠在眼前的胸膛上,声音断断续续:“里,里斯特。”你总算来了!

里斯特红了双目,恶狠狠地瞪着不远处的人鱼,接着低头,他那带着无限温柔的唇朝我覆盖上来。 我呼吸一滞,嘴唇上传来的温软触感让我短暂地忘了害怕,甚至就想沉溺在这个人的保护和怀抱中,这种让人在脆弱时候无法拒绝的温柔,大概就是该死的安全感吧!

下一秒,我惊到了,自己居然对这么一个异界的吸血鬼心动了?!这怎么可以!

而此时,几乎是电光石火的一瞬间,那条人鱼猛地扑上来,露出尖利的牙齿,直取我的面门。里斯特在水里的速度再快也快不过人鱼,我几乎是绝望地闭眼,面前却横过一条胳膊,里斯特将我紧紧抱在怀里,人鱼一口咬在了他肩上。

顿时,鲜红的血在水里漫延开来,我脑子里一空,心里一闪而过的竟然不是愤怒,而是让我自己都震惊的一抹贪恋。

将自己生死抛开,毫不犹豫保护我的人,偏偏是他。

下一秒,我猛地挥拳砸向那只人鱼,里斯特强忍着痛将它踢了出去,环绕在我腰间的手却纹丝不动,我终于意识到这样不行,于是想挣脱开这个怀抱。

可我根本没有力气推开他,里斯特定定地看着我,然后咧开嘴笑了,像是在安慰我一般。

“瞳瞳别怕,你不会有事的!”

明明就快出大事了好吗!我伸手捂住他不断流血的伤口,眼角不知何时湿润了。

他身子似乎僵了一下,看我的眼神也有了些变化。

我感觉自己离岸边越来越近,可此时那个人鱼似乎是被眼前的一切刺激得失去了理智,不知道从哪儿摸出一把尖利的鱼骨,尾巴摆得跟螺旋桨一样,冲上来要找我拼命。里斯特目光一寒,伸手猛地攥住她扑上来的身体,手部一用力,一声清脆的骨骼断掉的声音,人鱼身首异处。

我心里忽然有些恐慌,也是此时才意识到,他与我的差别竟然如此之大。而此时,岸上传来尖叫,里斯特带着我上了岸,我这才看见,原本立着的几个帐篷上,渗透出了血,打开一看,一个衣衫不整的雄性吸血鬼被咬断了脖子。

又出命案了,在我眼皮子底下。

5、有危险

看来,在我被拖入海里,以及里斯特来救我的这段时间里,凶手再次行凶,而且咬死了一个如花似玉的雄性吸血鬼。

我将礼服拧成一堆,蹲着查看现场,里斯特在一旁守着,头发微乱,可面色如常。

异界的人大多都不管别的生物的死活,他们还是信奉弱肉强食的铁律,但是当着我这个人类的面,死了吸血鬼,而且里斯特还活活地捏断了一个人鱼的头,这让群众有些不高兴。

终于,有人按捺不住了。

“里斯特,你为什么会和人类混在一起,还为她杀了一只美人鱼!你作为异界防护组织的最高执行者,就是这么庇护外来者的吗?”

不知道谁起了个头,怨怼声瞬间此起彼伏,我有些震惊地看着他,早猜到他的身份不一般,谁知道居然这么不一般!

他颇有些无奈地看了看他们,然后拧着张小脸,走到我跟前,说:“可是瞳瞳是和我有着不清不楚关系的人,我怎么能看着她被可恶的人鱼欺负呢?”

什么不清不楚的关系?!我顿时噎住,不要用这么奇怪的词擅自定义我们的关系啊!喂!

看他痛心疾首的样子,似乎真的是又纠结又心疼,我有些冷,抱了抱臂,这才感觉到胳膊里侧一阵刺痛,一摸,一手的血。

应该是在海里的时候被割到的,里斯特的目光顿时变得凌厉了,我还来不及反应,就被他扛了起来,然后头都不回地离开案发现场。

“喂!我还要取证,你干啥!”我大惊失色。

“取什么证,走路都不方便,听话,我找个理由带你离开容易吗?见好就收懂不懂啦。”他低声说,我愣住。

世界安静了,海边的夕阳还泛着幽幽的光亮,里斯特扛了我一会儿,然后又将我打横抱着,我勾着他的脖子,伸头去看他的伤口,他也不喊疼。

“嘿嘿,没事的,我经常受伤。”他笑着说,“我背上还有好些伤口呢,这点小伤不稀奇,要不脱了给你看看?”

还有心情开玩笑,看来的确是不怎么疼,但是,我怎么就不信呢。

“当时在我家浴室里我又不是没看过,你身上哪有什么伤口啊。”我郁闷地说。

他乐了:“原来你趁机偷看我,果然你还是喜欢我这种类型的对吧?”

破天荒的,我没有反驳。

他要是对我只是满嘴跑火车,我也能说服自己不去在意,可是偏偏在生死关头,他奋不顾身的护着我,这种境况下,我又怎能忽略自己的心情。

他顿了顿,面色温柔。

“你知不知道,今晚上的事情,让这里的人对我有了不小的看法,甚至是记恨。” 里斯特慢慢地说,我抬头,只见他带着我进了之前我击杀狼人的那座城堡,里斯特将我放在床上,拿了一条浴巾给我裹着。

“但是我不在乎哦。”他看着我。

我莫名有些尴尬,不敢直视他。

“因为我很喜欢你,从第一次见面开始我就很喜欢你,可你似乎还是把我当外来者。”他笑着说,好看的眼眸中带着一丝显而易见的温柔和坦然。

这几天,里斯特对我的照顾算是无微不至。我本来只当他是在演戏,可是到最后,在我险些深陷泥潭无法自拔的时候,却也不得不认真思考一番,他图什么呀?

如果眼前的温情只是他的陷阱,难道我也要毫不犹豫、姿势优美地蹦下去吗?

我默默地裹紧了浴巾。

里斯特没有接着说,从他的眼神中,我大概看出来那么点意思。

他在问:我不嫌弃你是手无寸铁的人类,你能不能也做到不嫌弃我是外来者,你看我条件也不错吧,我蛮喜欢你的,你呢?

我地低下头,颅内演练了无数遍狗血戏码,想到我和里斯特的现状,通俗点说不就是那么一句话:人妖殊途啊!

跨种族恋爱是没有好下场的啊!

我一言不发地挪了挪身子。

其实,如果里斯特是个正常的人类,是个老化速度和我一样的人类,我想,我或许会考虑一下。

可惜不是。

他俯下身,鼻尖似乎要碰到我的额头,又在那里停留住,半晌,他慢慢起身,离开了。

又是一夜无眠,可是身边安静得不像话。听说吸血鬼是睡棺材的,我躺在床上,莫名觉得身边凉飕飕。第二天一早,我赶紧跑回了警局,换回警服,拿着枪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舒服了。

里斯特没有再跟着我。

凶手在我生命垂危的时候作案,那他当时肯定是在酒会现场。想到那晚所有人看里斯特的眼神,我有些慌张。

他是个被所有人爱慕着的存在,他是特别的,是所有异族里最高傲的存在,所以他被紫树藤捆着吊挂在灯上,被轻薄的事情,肯定还有第二次。

一连数天,我不敢去异界,凶手没有再犯案,上头却催得紧。

直到这一日,一封邮件发到我邮箱里,我点开一看,冷冰冰的字样挂在那里,有些刺眼。

“里斯特今晚就要遇害,你确定不要去抓‘凶手’?”

我莫名其妙地看着这一串字符,半天没能理解这其中的意思。

可是心里却没来由地升起一阵恐慌,里斯特有危险!

6、我也可喜欢你了[这个正文有七个小标题,注意一下哦]

里斯特在满月时,与人类没有差别,对他有非分之想的人,在这晚都是蠢蠢欲动的。

在异界,他是举足轻重的人物,他要是死了,异界一定会陷入混乱。

我脑子里杂乱无章,手里却迅速收了枪,大步离开警局,向他的城堡走去。这座古堡永远只亮着一盏灯,别的地方都是黑暗,无边无际的黑暗。

里斯特的房间门半掩着,我熟门熟路地躲在外面,望进去,他虚弱地躺在床上,一旁还有个身影。

是人类,戴着獠牙面具,拿着枪的人类。

里斯特嗤笑:“没想到,在异界疯狂杀戮的,不是狼,不是吸血鬼,而是人啊。”

戴着面具的人声音带着不屑,冷哼:“你不用知道那么多,你很快就要死了,庸庸碌碌地活过了几百年,也该歇歇了。”

里斯特高傲矜贵的面容没有丝毫波动,反而轻笑一声,没有不屑,只有冷漠。

我眨眨眼,突然目光凝聚了,里斯特的肩膀处似乎有些许银线,他像是等着对方下手,对生死置之度外的模样。

不对,我目光一紧,猛地推门进去。

“住手!”我喊,对面的人一个激灵,在看见我后松了口气,但是语气冷漠。

“是你啊。”他说,“看你最近和这家伙走得很近,怎么,是来保护他的?”

“你为什么在这里?你不是被发配到遥远的法兰西去了吗?”我愕然,眼前这个人,是以前一起共事的人,他已经消失了好一段时间,可是即便这样,我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

难道!

“别动手,否则我们今天要都死在这。”我看着床上的人,一个可怕的念头在脑内成形。

“你是听了组织的命令,来异界杀死他们制造案件,然后引起争端是吗?”我冷冷地说。

他笑了:“你也不是外人,我不否认,还要多谢你最近频繁出入异界,为我指引了里斯特的位置,果然不管是不是在一起工作,我们都有着默契啊,只是你为什么不让我杀他?你在拖延时间?想救他?”他眼神变了变。

我一时不知道怎么组织语言,我原本以为,只要我揪出凶手,至少能保证异界与人界的和平,至少不用引发战火,不用死人。

可是,我被利用了,我一开始就是人界给异界的一个幌子,是打着公平的旗号,暗暗掩护他们在异界屠戮的一块挡箭牌罢了。

如果里斯特死了,那就是我的锅。

没来由的,心里一阵抽搐。

我伸手指了指里斯特肩上的银线,说:“没文化真可怕,看到这些线没有,这副身躯根本不是里斯特,是一具傀儡。”

幸好我眼尖,极少数的吸血鬼还具有操控傀儡这项技能,没想到里斯特这么厉害。

“信不信,只要你伤了这具傀儡,他就会暴走,然后将现场的一切物体全部撕碎,包括你和我。”

我皱眉,里斯特这么做是早就料到今晚会有危险,还是,他就是在等着这一刻?

“厉害,不愧是特警队长呢,真是见多识广。”清亮的男声带着无比的凉意从窗外传来,我一扭头,里斯特穿戴整齐地站在窗口,黑夜中,他好看得让我有些恍惚,只是没有了以前看我时的那份温柔,眼里冰凉。

“你,你什么时候知道我在这儿的。”我有些慌。

“从你进来的时候,原本我只想用傀儡来对付这个人类,他用诡计杀了那么多异界的人,还栽赃嫁祸,无论怎样,也该死了,但我没想到,你出现了,还跟他很熟的样子。” 里斯特慢慢地说。他明明心里什么都明白,却还要说这样的话。

“呵,吕队,你救了我呢。”身旁的人幽幽地说,“虽然你表现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可是也难以保证不是在演戏哦,毕竟我们都是人类呢。”

我握着枪的手蓦然收紧。

里斯特连笑容都没有了,他直直地落下来,走近,望着我。

里斯特他不相信我。

“我在海里救你的那个晚上,就察觉到了,你的身手很厉害,就算是在水里,你也能把那个人鱼撕碎。你装作溺水,让我去救你,一方面是为了让他更好下手杀人,另一方面,是为了让异界的人对我不满,对不对?”他冷冷地问。

不是啊!这是你的臆测罢了,就算是身手了得的人类在海里也一样会很弱小的!

“所以,如果今晚我死了,想必也没有人想要追查,只当是那个被我杀了的人鱼亲友来寻仇罢了,不会有人怀疑到你们人类头上。只是这么一来,异界就乱了,这大概就是你们的目的,对不对?吕队长。”他凑上来,语气有些颤抖,“费尽心思,让一个人类来异界屠杀无辜的人,为什么?我,我可从没有想过要伤害你!”

我不是,我没有!

“里斯特,或许你无法理解,我知道你们原本也是地球的生物,只是回来晚了,就不被人类接受,可是没办法,谁都无法容忍自己的地界被一群高危的物种分占,但是……”我咬牙,有些痛苦地说,“我真的没有想过这样做,这个计划我完全不知道,我根本不希望你死。”

里斯特愣了愣,似乎没想到我会说出这种话。

“但是我却不一样。”里斯特忽然笑了,目光有些狰狞,“今天你们既然来了,就别想走。”

话音未落,一旁的人猛地拔出枪,朝里斯特扫射过去,只是里斯特更快,我只觉得面前一阵风,里斯特不见踪影,再一看,他悄无声息地出现在那个杀手的背后,我还来不及喊出声,他猛地握住前面人的脖子,轻而易举地捏碎了他。

可怕的能力,就是因为这种先天的优势,所以人类才无法容忍。

里斯特,太强大了。

他步步逼近,我被逼到窗口。他双目赤红,那一瞬间我甚至以为自己看到了死神,在千钧一发之际,他突然伸手拉住我,往旁边一带,窗外立马好几颗子弹飞了进来。

看来今晚,上头是不准备放过他,我凄然地笑了,终于看懂了那封邮件,那是特地提醒我,是要我看着他死,让我不要和他走得太近,毕竟这是要付出生命的。

我看着里斯特的脸庞,突然有些后悔。

我似乎有点开始喜欢他了。

他警惕地看着外面不断扫射进来的子弹,我眼角有些酸涩,没忍住伸手抱了抱他。

怀里的身子僵住了。

“对不起。”我很真心地说。

他有些伤感地看着我:“怎么办,刚刚还很生你的气,现在忽然不生气了。”

四目相对,我瞬间难受得要命。

“里斯特,你告诉我,你一开始接近我到底是为什么?”我轻声问。

只要你说,你也是带着目的,希望如我这般的人类不得好死才有意为之的,我或许就不那么内疚了。[就原谅你???这是什么逻辑??]

他的目光很坦然:“当然是因为你看着讨喜啊,难道还是为了调查你吗?如果我想调查你,即便是跟踪你一个月,你也不会发现的。”

居然是这样吗?

他忽然笑了,又像之前那样,笑得干净好看又温柔,怒气似乎因为我的一句话烟消云散。

“别怕,你不会死的。”

他低声说,然后将我护在怀里,猛地冲出门,想从城堡后方离开,可惜四周都是人,即便是看到我,他们还是会毫不犹豫地开枪。

里斯特在黑夜中,猛地张开巨大的羽翼,我目瞪口呆地看着他的羽翼挨了几枪,但是依旧护着我。他一跃到空中,艰难地想要离开,但是带着一个人的重量,没等离开就得被射成靶子。

我突然有了骨气,伸手抱住他脖子,在上面用力地啃了一口,凄然地冲他笑了笑,然后用力挣脱开,里斯特吓到了,使劲抱着我,可我也不是省油的灯,我用力踹开他,从空中笔直地掉下去。

“快跑啊!”我听见自己撕心裂肺的吼声,然后重重地砸到地上。

晕过去之前,空中巨大的羽翼被子弹打得惨不忍睹,可是里斯特越飞越高,到最后枪无法击中他,我恍然地看着他的身影,脑中他的脸越来越模糊,直到记不清。

对不起,我也可喜欢你了,从一开始就是。

晕过去之前,我这样想。

7、重置

头像是被砸开又被缝上,疼得无法形容,我费尽力气睁开眼,眼前一片洁白。

“醒了?”一旁的医生说,“挺厉害,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还活着。”

我无力说什么,只能痛苦地回忆之前的事情。

可是,脑子里一片空白。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我突然问。

我这是怎么了?

窗外似乎有什么一掠而过,然后窗口飘飘荡荡地落下一根羽毛,黑色的。

似乎有着熟悉感,但我不曾多想,只是看着这根奇特的羽毛,我忽然一捂胸口,这突如其来的心塞是怎么回事?

三个月后,我出院了,虽然不记得之前发生的事,但我好歹记得自己先前是个警察,只是受伤后身体不如从前,所以只在研究所里待着。

那时研究所正在制作一台类似恢复人类生理机能的机器,需要小白鼠,大家觉得我脑子不太好,所以都让我去试试。

可我看见那台机器时,心里却生出抵触的感觉来,似乎我失去的那段记忆让我不要再试图去打开它们。

我心一横,还是使用了。

在接触到它的那一瞬间,我的脑内忽然闪过一阵令人心悸的光亮,我试图去抓住它,但是心里忽然很疼,疼到抽搐。我死死地坚持着,终于在快要失去意识的那一刻,脑子里出现一张熟悉的脸。

登时,我的眼泪就下来了。

不知道为什么,看见这张脸,痛苦的情绪就出现了,接着无数的回忆片段涌入。我呆愣着,看着那些东西如走马灯一样映入我的眼睛,里斯特的怀抱,他的话语,他的保护,让我在极度痛苦中,回过一丝甜来。

那时我才记起来,那天落下去之前,里斯特捂着我的脸,对我说:“答应我,如果你能活着,就一定要把我忘掉,好不好?”

这是什么奇葩要求啊,我拒绝!

可是他没有给我回答的时间,在落下去之前,他的瞳孔突变成银色,似乎要将我吸入一般。

我对于他的记忆,在那一瞬间消散了。

原本就是错误的事情,我似乎该感谢里斯特在最后一瞬间帮我重置了一切,除了,我再也见不到他之外。

三个月后的这一天,我重新记起来一切,然后在没有里斯特的世界里,哭成了狗。

赞 (14)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