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大夫是话唠

简介:忘忧谷神医另招弟子究竟意欲何为?高人气的美男弟子相亲为何失败?这一切的背后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待《江湖周刊》实习记者苏故潜入忘忧谷为您一探究竟。

1.光棍大夫

忘忧谷里住着神医与其唯一的弟子。

神医医术高明,妙手回春,那弟子更是青出于蓝。如今弟子到了婚配年龄,却打着光棍,无合适人选。

明明弟子医术高超,相貌不凡,甚至是当今江湖美男子榜单的榜首,如今却为婚配问题发愁,成何体统。

虽然有不少姑娘吵着嚷着要嫁入忘忧谷,可那些和追星似的小姑娘没几个见过弟子,只是道听途说了一些江湖传闻就自发地当了粉丝。

神医急了。

神医和当今武林盟主是好友,正巧武林盟主的女儿也到了婚配年纪,两人有意撮合。神医还特地赶到镇上买了最贵的衣服给弟子换上,势必要弟子娶个媳妇回来。

然而,弟子和盟主的女儿相处不到两日,她就起身告辞。问弟子原因,弟子挠了挠头道,可能有急事吧,我觉得我们相处得挺融洽啊。

盟主女儿打道回府后,称与那弟子性格不合,后又加了一句,选夫婿应该找个沉默寡言的,最好一天讲话不超过十句。

神医闻言,扶额叹气。

忘忧谷里常年无人,地形奇特,机关遍布,想进谷真可谓难如登天,只有一些武林高手才进得去。

神医更是深居简出,一个月才去一回镇上采购,买完就走,毫不逗留。

进谷难,出谷少,自然弟子就没什么玩伴,没有人聊天。

神医从未听过弟子抱怨,加上弟子长着一张沉默寡言的禁欲脸,他想当然地认为弟子天生喜静。

谁知,弟子居然是个话痨。具体表现在一有外人过来,弟子和他们一说上话就滔滔不绝,天南地北一顿侃,让人头疼不已。

神医觉得弟子可能是平时没人说话憋得慌,这样下去很有可能会重蹈被盟主女儿嫌弃的覆辙,于是对外宣称破例招收第二个弟子,有一个硬性要求——喜欢聊天。

《江湖周刊》——当今江湖最权威的文娱机构。

据说这家报纸信息准确率奇高,记者遍布五湖四海,各行各业。

苏故,一个刚被《江湖周刊》录用的实习小记者,心怀赤诚,势必要写个大新闻。

忘忧谷向来神秘莫测,很少有人得见神医与其弟子的真容,只听说那弟子妙手仁心,生得剑眉星目,仿若画中仙,是无数江湖少女日夜追捧的爱豆。

听闻忘忧谷神医要破例新招弟子,苏故跃跃欲试,摩拳擦掌地准备向大众还原一下忘忧谷神医与那美少年弟子的真实生活。

主编听了苏故的想法以后,大加赞赏:“作为新人,你这个想法真是了不得啊!那弟子自带流量的,我表妹连真人都没见过就捧着那话本天天喊着、念着他!这个新闻要是写好了,我直接给你转正!”

主编是今年年初刚上任的,籍贯不详,为人友善,眼光独到,手段高超,让之前名气一落千丈差点倒闭的《江湖周刊》起死回生,因此名声大噪。

可他就是有个毛病——嘴里有时候会冒出让人听不懂的话,什么“流量”、“社会主义接班人”、“穿越办”等不胜枚举。

也许这就是高人的境界吧。

这回苏故依旧没有听懂主编的话,但是写好了就转正的中心意思还是听懂了的。慷慨激昂的苏故做好万全准备,策马加鞭来到忘忧谷。

来竞争的人数以万计,大部分还是小姑娘,打扮得花枝招展,甚至有些人在脸上写了“陆之墨”三个字,就是那弟子的名字。

负责考验的是神医,神医已年过半百,但看着像而立之年,他扫了一眼众人,摸着胡楂道:“考验开始。”

经过面试、笔试层层筛选之后,苏故和另外五名入选的人在神医的带领下前往一处密林里接受最终考核。

最终考核是在密林里待一夜,第二天一早谁还健康完好,谁就能通过。

神医临走之前,给了每人一个信号弹,只要拉响信号弹就可以退出。

神医的话给在场的人留下了巨大的心理阴影,早闻忘忧谷危机四伏,连普通的蛇虫鼠蚁都能置人于死地,没想到招收弟子还要赌上性命。

夜晚的密林,树影幢幢,间或伴着狼嚎虎啸,煞是可怖。

有两人不到一刻钟时间就承受不住心理压力拉响了信号弹。

另外三人早就相识,如今抱团在一起,被排斥的苏故只好背着自己的行囊,往别处走去。

苏故在不远处发现了一条小溪,口干舌燥的她正准备过去,却发现在小溪的下游站着一个穿白衫的男子,此刻正背对着她。

夜晚的密林中出现的白衫男子,苏故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上前询问:“你是谁?你在这里做什么?”

那人回过头,苏故就觉得自己心跳不太规律了。

苏故此刻特别想对着他鞠一躬,大声道一句“仙子您下凡辛苦了”!

那人看着苏故,眼睛一亮,说:“我在这里抓鱼,这里的鱼最好吃了,肉质鲜美,再撒上点孜然,绝对让人口舌生津。”

仙子居然挺接地气,苏故硬是被他说饿了:“我这里有桂花酿,我们能一起吃吗?”

那人点点头。

2.套话写稿

第二天拂晓,苏故迷迷糊糊地醒来。

神医从远处一边鼓掌一边走来,和善地对她说:“恭喜你,成为我的第二名弟子。”

昨夜那人一直在讲话,苏故无心搭话也插不上嘴,索性任他讲,看着他的脸啃了好几条鱼,不知道何时睡了过去。醒来后那人不见踪影,只有地上狼藉的鱼骨头提醒着昨夜的美男子是真实存在的。

苏故问:“另外那三人呢?”

神医的眼里是掩饰不住的嫌弃,道:“大毛出去觅食的时候看见他们,想和他们打招呼,他们一个个都没出息地吓尿了,直接拉响了信号弹。”

苏故疑惑:“大毛是谁?”

神医答道:“一只温顺可爱的老虎,跟大猫似的。”

苏故:“……”

神医将苏故带到他们日常居住的木屋,苏故大老远就看见昨夜与自己一起吃烤鱼的男子在晾晒一些植物,身姿挺拔,白衫翩翩。

神医注意到苏故的眼神,说:“那是我的大弟子陆之墨,人帅话多医术高,人品性格都很好,顺便说一句,我们这里不反对同门师兄妹的恋情。”

原来这人就是国民爱豆陆之墨啊。

苏故转头看着神医一脸写着“你真的不考虑和你师兄谈个恋爱吗”,顿时一阵无语。

那厢陆之墨注意到他们,走了过来。

神医道:“之墨,这是你的师妹……你叫什么来着?”

“苏故。”陆之墨答道,“昨晚就认识了,你对医学有兴趣?”

苏故点头如捣蒜,信口胡诌:“对啊,我从小就有一个医学梦!此次前来拜师就是为了能向二位学习的。”

陆之墨微低下头全神贯注地盯着她,不知是否错觉,总觉得这眼神里有几分愧疚。

神医从两人交谈的内容提取出了重要信息,两人昨夜相识交谈至今苏故居然没有嫌陆之墨烦!老天有眼,弟子的婚事可算是有着落了,不禁看向苏故的眼神愈发和蔼。

苏故本以为成了神医的弟子之后,就能一举写出大新闻,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可现实是残酷的,苏故来了以后,神医拿了一大摞的书给她,要求她熟读全文并背诵,一个月之后要考试。在这一大堆医书中间还夹着几本奇怪的书,诸如《新人恋爱手册》《如何套牢你的心上人》《倾听爱人的碎碎念》等,甚至还有陆之墨的个人资料。

苏故看书看得头晕眼花,好半天才想起此行的目的,起身朝门外走去。

陆之墨依旧在晒植物,看到她来了,停下手中的活计,道:“你怎么来了?”

苏故说:“出来转转,我觉得新人还是先熟悉环境比较好,直接让我背医书难度系数太高了。”

苏故拉过旁边的小板凳坐下,开始发问:“之墨师兄,这些植物是什么?”

“这些都是药草,颜色稍暗的是草药,下边那些鲜艳的都是毒药,你平日里要小心些别碰着。”

苏故不着痕迹地套话:“那你们平日在谷里的生活是什么样的啊?”

陆之墨深吸一口气,给了小师妹一份详细的答复,从吃喝拉撒到治病救人,从艳阳高照讲到日暮西沉。

连趴在草丛里暗中观察的神医都听得昏昏欲睡,苏故却听得格外认真,甚至还做起了笔记,每听一句就感觉离转正加薪成为江湖第一记者更近了一步。

讲完后,陆之墨望着夜色深沉的天空,羞涩地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啊师妹,我的话是不是太多了点。”

苏故摇摇头,露出了餍足的神情,心想:多亏了仙子师兄的健谈,我收集到了很多有用的资料!

“我以为师兄最多回我两个字——走开,没想到师兄如此亲切近人。”妥了,妥了!我的转正铁定妥了!

陆之墨头一回收到这样的夸赞,一时不知作何反应,顿觉周遭的空气温度都高了些许,脸颊泛起了微微的红。

不远处的神医欣慰地抚着大毛的脑袋:“大毛啊,你看之墨也要谈恋爱了,我是不是也要给你找只母老虎了。”

大毛:“……”

当晚苏故回房连夜将陆之墨今天的口述整理成一份手稿,绑在信鸽的腿上,任信鸽往《江湖周刊》总部飞去。

几天后,苏故收到了信鸽传回的信息,兴致勃勃地打开,主编这消息回复得好快,肯定是让我回去转正加薪!

然而将纸舒展开后,只见上面白纸黑字——太普通了,这和山谷里的大夫有什么区别?!

他们不就是山谷里的大夫吗?!

苏故懊恼地抓着头发,原本梳好的发髻被抓得像鸡窝似的。

3.花灯节意外

“师妹,我考考你,如果中了赤瑾花的毒该怎么办?”

“将它的叶子碾成粉末,兑水服下。”

苏故这几日心灰意冷,她发现神医和陆之墨的日常生活确实如同那日陆之墨所述,没有爆点。如果不是陆之墨的脸格外好看和他们的医术十分高明,她有理由相信忘忧谷如今都只是默默无闻的山谷。

苏故这几日愈发心烦气躁,主编给的时限是两个月,如今都快一个月了,自己除了背医书一无所获。

要不干脆改行当大夫得了,苏故自嘲地笑笑,忘忧谷出身加成,怎么着也是全长安最有名气的大夫,在门口放几幅陆之墨的画像,连生意都不用愁了。

“师妹,为了奖励你刚刚回答正确,我们去镇上玩吧,今天是花灯节可有意思了。”陆之墨眼神微飘,耳根子泛起了红。

为了约师妹出去玩,陆之墨也是煞费苦心,钻研了许久古今中外的恋爱故事。

这花灯节有许多情侣一起出去游玩,据说在水灯上写下互许终身的话就能得到神明的祝福。

苏故自无心向陆之墨打探后,发现这人不是健谈,是话痨。

他总是会扯着她聊天,从一个饭点聊到下一个饭点,话题也是跨越幅度很大,无论是晦涩难懂的医学知识还是啼笑皆非的市井八卦,他都能侃侃而谈。

这人怎么能有这么多话要讲!

我要路转黑了!

苏故扪心自问,如果不是这张脸,他此刻应该是要看急诊了。

热闹的花灯节啊……苏故的眼睛霎时亮了,凭陆之墨的脸肯定有许多小姑娘给他送手绢、递荷包,大胆示爱的花季少女和外表高冷的话痨神医,这下一定是头条了吧!

陆之墨不知道是哪里出了差错,自己一步步按照《新人恋爱手册》陪她聊人生、谈理想,刷了好几天的好感度才鼓起勇气约她去花灯节,可为什么是如此光景?

每当有女子靠近自己的时候,苏故总是两眼放光,掏出随身携带的炭笔和纸,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吃醋吗?怎么和书上写得不一样?

在拒绝掉不知道第几个过来送东西的女子后,陆之墨拽着苏故在摊子上买了个面具戴上才没有频频受扰。

头条没了……

失落的苏故索性把炭笔和纸收起来,全身心投入花灯节。

不得不说这里的花灯节很漂亮,街道两侧都是摊子。原本昏暗的街道被摊子上各式各样的花灯映得通透明亮,偶尔有些摊子上还会摆些精巧的手工艺品。大部分少男少女都会精心打扮一番出来逛逛,碰上心仪之人可以约着一起去河边放水灯。

“前面的那对非常般配的狗男女站住!”

苏故和陆之墨对视了一眼,双双回过头来,眼神里带着浓重的疑惑,只见身后有两个蒙着面穿着夜行衣的男子朝他们步步逼近,手上拿着一把小刀,嘴里发出不怀好意的笑声。

这年头居然还有这般教科书似的反派角色!

苏故掏出炭笔和纸就开始奋笔疾书,完全没有碰到坏人的自觉。

陆之墨蹙起了眉:“你们是什么人?要做什么?”

蒙面坏人甲:“少说废话,我现在要拿你身后那个小娘子的命。”语罢,拿起刀就刺向苏故,明晃晃的刀子终于让苏故有了点危机意识,顿时脑中警铃大作,身体却不受控制地僵在当场。

陆之墨上前一步,挥起手臂打在坏人甲的手腕内侧,对方的刀子应声落地,坏人甲踉跄着倒退了几步,口中吐出鲜血:“啊!竟然有如此厉害的武功!小娘子嫁给你真是有福气了!”

一旁的坏人乙不甘落后地捂着心脏缓缓倒了下去,口中溢出鲜血,眼角还噙着一滴泪珠,满脸不甘地道:“好一招隔山打牛,你居然为了那姑娘使出了多年绝学,你真的很爱她啊!”

陆之墨:“……”

陆之墨蹲下身拉过其中一人的手开始把脉,只见原本吐血身亡的坏人甲朝他神秘地眨眨眼,随后又倒下去作尸体状。

这俩人不去戏班子真是可惜了。

陆之墨愣在当场,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正打算张口给这两人做思想教育,却突发异变。

一支箭凭空飞来,直直射向苏故,陆之墨眸中寒光一闪,起身轻点几步退到苏故面前,那支箭射中了他的右肩。

他捂着伤口蹲了下来,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子就朝远处扔了过去。

坏人乙睁开一只眼睛:“大哥,神医安排了这场戏吗?我怎么不知道?”

坏人甲:“闭嘴,你现在是尸体,有点演员的自我修养好吧。”

坏人乙遂乖乖闭上眼,安心扮演尸体。

苏故终于反应过来,关切地蹲下身,手忙脚乱地查看他的伤口:“我们就不应该出来玩的,你都受伤了,快告诉我应该怎么办,我医书还没看到这里……”

陆之墨安慰地摸了摸她的脑袋,道:“没事,师兄没事的。”

“这怎么会没事!”苏故急得都带着一丝哭腔,“这是中箭啊!又不是中奖!师兄你疼不疼,箭上有没有毒,我要不要帮你把毒吸出来……”

陆之墨扑哧一声笑了,在苏故的怒视中才勉强收敛笑意:“这把剑没有毒,你帮我把箭拔出来再包扎一下就好了。”

苏故颤巍巍地按照陆之墨地指示做,等处理完伤口自己已经出了一身虚汗。

“扶师兄起来。”陆之墨朝她伸出手,明明这点伤对于他这种身怀绝技、名声又被推到风口浪尖的人来说没什么,被暗杀简直是家常便饭,但此刻他却一副弱柳扶风的模样。

苏故犹豫着,我会不会被那些刚刚和他示爱的姑娘撕成碎片……

陆之墨哀号道:“啊!我的伤口好疼!是不是发炎了,还是绷带没缠紧,今天的风儿有点大吹得我的伤口好痛啊,那边的乌鸦叫得我更痛了……”

“我扶,我扶!”苏故认命了,这人怎么受伤了话也那么多。

刚刚还想黑转粉的苏故觉得自己还是黑转路吧。

4.小树丛里的心动

陆之墨被苏故扶起之后,整个人都压到了她身上,呼出的气拂到苏故面上惹了一片绯红。

“去那小树丛里看看。”陆之墨极具磁性的声音响起,“肯定有个大宝贝。”

去小树丛看大宝贝?!

我像是随便和别人钻小树丛的人吗!但对方可是国民男神陆之墨啊,而且他刚刚还对我有救命之恩,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都救命了钻个小树丛也没什么关系吧……

苏故忐忑又期待地扶着陆之墨进了小树丛,只见墨色的树丛间又蹲着一个穿夜行衣的男子,正一动不动地维持着拉弓的姿势,显然刚刚被人点了穴。

陆之墨邀功,身后仿佛有条尾巴在飞速摇晃:“这人就是刚射箭袭击我们的人,被我用石子点了穴,待我好好盘问一番。”受伤了也能反击,加上英雄救美,这下好感度肯定爆表了吧!

然而好一会儿都没有等到苏故的夸奖,他道:“师妹你怎么一副冷漠脸?”

苏故:“呵呵。”

被心上人“呵呵”了的陆之墨委屈地打了偷袭者一顿,一点都没有刚刚虚弱的样子。

出够了气的陆之墨解开他的哑穴,问:“是谁派你来的?”

那人咬牙切齿道:“没有人派我来,我自己要来的!”

陆之墨和苏故两人盘腿坐下,苏故敬业地掏出炭笔和纸,听众的配合让发言人格外入戏。

那人恶狠狠地瞪着他们,说:“陆之墨!这都是你咎由自取!我和孙姑娘从小青梅竹马,互生情愫,都是你横插一脚,迫使她爹安排她和你相亲,回去后竟然和我说她不喜欢话多的人了,而且异想天开要嫁给魔教教主,只因教主不会理她,不愿意和她讲话!”

苏故听到相亲这两个字怔愣片刻,心中泛起一阵酸楚,失手炭笔掉了下去,她似乎也没有注意到,只是眼睛牢牢地盯着陆之墨。

陆之墨目光凌厉:“所以你就打算伤我师妹?”

那人梗着脖子:“是啊!我也要让你尝尝失去心上人的滋味!”

“哼!”陆之墨站起身,眼里晦暗不明,仿佛暴风雨前的宁静,“这样的话那就……”

苏故突然道:“师兄你清醒一点!你快看他的颧骨处!”

黑衣人蒙着面,只露出了一小部分的脸,只见颧骨处有一块赤色,不仔细看的话是不会注意到的。

陆之墨摘下他的面罩,发现他的脸上红痕遍布,像一个巨大的蛛网,一路延伸至脖颈,想必身上也是如此。

“这是……”

黑衣人说:“这是我去魔教找孙姑娘时被右护法下的毒,叫断魂散,三十日后皮肤将会溃烂至死,痛至骨髓。反正我是将死之人,无所畏惧。魔教的人我动不了,我就来让你尝尝失去心上人的滋味。”

陆之墨攥紧拳头,眼中杀气一闪而过,一副风雨欲来的架势,苏故和黑衣人在一旁噤若寒蝉,半晌只听他道:“师妹,对不起……”

苏故愣了一下:“怎么了?”

陆之墨继续道:“我知道我该替你报仇,手刃了他。但是我是大夫,医者仁心,我不能违背,无法眼睁睁地看着他人在我面前死去,我会治好他的毒,然后送押官府,他的罪行足以得到相应的惩罚……”

陆之墨张了张嘴,那句“师妹你会不会怪我”始终没有说出口。

他俯下身,拿出随身带的医疗包就开始医治,殊不知身后的苏故先是神情复杂地看着他,后渐渐露出了笑容。

完蛋,我要对这家伙路转粉了,苏故心想。

苏故从小看透了所谓的快意恩仇,不过是由着性子冤冤相报,常人口中的侠客也不过是刽子手的一员,那样的江湖不是她心中的江湖。

而陆之墨却无意间触到了苏故心中的意中人形象。

在一片寂静中,陆之墨收起银针。黑衣人脸上的赤痕淡了些许,他神情古怪地看向陆之墨。

陆之墨不敢回头,怕一回头就对上苏故指责的眼神,原则相悖,这也许是最伤人的利剑。

“师兄……”轻柔的声音响起,“听说这里的水灯很好看,我们去放水灯吧。”

这一句话打破了静谧,让陆之墨的心尖为之一颤,他受宠若惊:“师妹,你不怪我吗?”

苏故摇摇头:“我很欣赏像师兄这样坚持原则的心善之人。”

那夜仿佛似梦一般,他们有说有笑地一起去河边放了水灯。在水灯上写愿望的时候,苏故遮住不让他看,但是水灯飘向远处的时候,他清清楚楚看到了那娟秀的字迹——希望陆之墨永远保持本心。

苏故的侧脸在皎洁的月色下泛着柔和的光,那一刻,仿佛有根羽毛在拨弄着陆之墨的心脏。

5.辞职成亲

苏故将那夜的事情写成了一篇文稿——震惊!神医夜晚钻小树丛为哪般,为你揭晓忘忧谷国民爱豆陆之墨的本性!

此篇文稿被主编大加赞赏,此文标题夺人眼球,内容跌宕起伏又凸显了人性之善。主编说回来就给苏故转正加薪。

然而苏故不为所动,洋洋洒洒地写了一大篇辞呈寄了回去,中心意思是我要改行当陆之墨粉丝后援会会长了。

陆之墨见苏故捧着书傻笑,问道:“师妹你在看什么书?”

苏故一本正经地回答:“医书。”

陆之墨挑眉:“《霸道神医爱上我》……是什么医书?”

苏故把书藏到身后,若无其事地说:“师兄你知不知道话太多是会找不到对象的。”

“是你让我保持本心的啊。”陆之墨无辜道。

“那是你没看到背面的字——希望师兄话能少一点。”苏故翻了个白眼,对着陆之墨半信半疑的眼神,内心早已面红耳赤,羞得想找个地缝钻——那夜水灯上写得字居然被看到了!怎么办!他会不会要求我嫁给他!

陆之墨并没有如苏故所愿要求她负责,反而略过了这个话题,苏故心尖没来由地一阵失望。

苏故问道:“师兄你今天找我什么事?”

他敛起笑意,难得正经地说:“师妹,我不想骗你,有些事情我认为你有必要知道……”

苏故看着他一脸凝重,不由也随之紧张,莫非他们发现我拜师目的不纯要把我逐出忘忧谷了?

他深吸一口气,说:“其实……我们当初招第二个弟子并不是为了真的要招徒弟,而是师傅认为我一个人话多憋得慌才说要招第二个弟子的,不过你放心,你想学我一定会好好教你的。”

他第一次听她说一心向医的时候内心一直充斥着愧疚,每次看到她“挑灯学习”的时候,那份愧疚就更加沉重了。

她不仅没有嫌他话多,也不责怪他那夜没有替她出气。

他怎么还有脸继续瞒下去呢?

苏故愣了半晌才开口,道:“师兄,你不必自责,也不用教我医学,但是我有一个要求。”

学医真的太难了,那么多症状相似的病情,还有五花八门的药材,简直让人头痛欲裂,苏故知道自己此生是当不了大夫了。

陆之墨又惊又喜,长长的睫羽眨动,拨弄着苏故的心:“什么要求?”

苏故说:“我为了来这里学医失去了原本的工作,我希望你能对此负责。”

“没问题,我养你!”压在陆之墨胸口的大石终于落地了,差点喜极而泣,后又补充了一句,“一辈子。”

没想到对方的负责如此果断,还有些许暧昧,苏故感觉脸有些发热,轻轻应了声:“好。”

“既然这样那还等什么?赶紧办喜事啊!”神医突然从屋顶跳下来,吓了两人一跳,他无视二人惊慌失措的脸色,继续道,“实不相瞒,婚礼要用到的东西我早已准备好了,下个月初八就是良辰吉日,宜婚。”

陆之墨嗫嚅道:“会不会太快了?”

神医恨铁不成钢地拍了他脑袋一下:“哪里快了!这些东西我都准备了两年了都没用上!都是你这小兔崽子不给力。”

神医看着苏故,立刻笑得和蔼可亲:“小故没有意见吧?”

怎么一下子就要结婚了?

神医注视着她的神情,脸上写满了失望:“莫非小故不同意成亲吗?”

这下陆之墨也露出了失望的神情,在陆之墨和神医两双可怜巴巴的眼神攻势下,她缓缓道:“也不是不同意……”

苏故说:“不过我喜欢热闹的婚礼,可我自幼父母双亡,也没什么朋友……”

陆之墨摸了摸她的脑袋,心生怜爱。

神医摆了摆手:“这些都是小问题,我们可以从这小兔崽子的粉丝后援会里挑人,先笔试后面试再复试,层层筛选挑些心善的人来参加你们的婚礼。”

苏故有些惶恐:“我不会在婚礼现场被她们杀掉吗?女人的嫉妒是很可怕的。”

神医道:“放心,这小兔崽子的粉丝群体里不仅有女友粉,也有相当一部分妈妈粉、姐姐粉、阿姨粉什么的,撑场子绝对够了。”

饶是神医再三保证,苏故还是有些胆战心惊,她的年纪已经不适合学武了,因此她每日都会去镇上搜罗些防身工具。

胡椒粉、小飞刀、金丝软甲堆满了一整间屋子,让陆之墨有些哭笑不得。

幸好成亲当日粉丝们都整齐有序,其中居然还有小部分男粉咬着手帕哭成了泪人,那些道具一样都没用上。

苏故被掀开盖头的那刻,映入眼帘的陆之墨衣冠楚楚,墨发红衣,如画中仙。这人就是自己的夫君了,虽然时间有些快,他话也有点多……

陆之墨一整天都挂着笑,一反常态地一言不发。

多年之后,苏故问他:“为什么你这个话很多的人在婚礼当天一句话也没说呢?”

当时的苏故在枕头底下还特意准备了两只耳塞,以及神医偷偷递给她能暂时让人说不出话的药。

神医的原话是——洞房花烛夜那小子要是话痨起来实在太扫兴了,你先备着,说不定用得上。

陆之墨回答:“那天实在是太幸福了,比治好病人还要开心,明明心里有一箩筐的话想说,但是话到嘴边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苏故看着他,笑而不语。

自忘忧谷那位国民爱豆和《江湖周刊》的实习记者成亲后,江湖上流传着一个传言——只要进入《江湖周刊》实习都能嫁给男神。

《江湖周刊》总部瞬间人满为患,都是打扮得漂漂亮亮的面试者。

主编气到掀桌:“穿越办给我的任务是当主编不是当媒婆啊!”

赞 (23)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