闹心!赔了棺材又折身

栏目:梦江湖

教主又来买棺材了

文/一剑青

简介:作为前武林盟主的孙女,棺材铺老板娘唐媚正直善良,顶天立地!她是绝对不会嫁给魔教头子沈见风为妻的!他有钱,不行。他长得帅,不行。他有钱长得帅还非夸她生得好看……看在你眼光不错的份上,那我就勉强也喜欢你一下好了!

一、魔教头子来买棺材

长安街头,有一家十年棺材老店,名叫唐记。

以前武林大乱的时候,每天能定好几百份棺材。现在生意不行了,每天都只能定一千来份。

“不行,我们不能做赔本生意。”唐媚摇头。

魔教左护法:“娘子,你会不会数数啊,一千明明比一百多吧?”

唐媚看着魔教护法手臂上的青龙白虎文身,咽了咽口水。

“不是不会数数,是我们做了你们这门生意,以后就……”

全武林谁不厌弃魔教分子,他们还给魔教收尸,那以后还做不做武林正道的生意了。

护法还要发飙,转而一想:“我懂我懂,武林正派大多软脚虾,死得比较快,确实比较好做生意。”

唐媚:“……”

你们定棺材难道不是因为下个月初,新任武林盟主联合八大门派要屠平魔教,怕战死了没人给收尸嘛。

当然这话唐媚不敢说,唐媚只是干笑:“护法大人,我看全长安棺材铺也很多,要不您换一家吧?”

就在几个魔教分子嘀嘀咕咕互相商量的时候,一个身穿白衣的翩翩公子走了进来。

看上去不染俗尘,其实是杀人不眨眼的魔教头子沈见风。

唐媚一时间情绪复杂。

想当年她也是疾恶如仇见不得一点魔教人士的,可是她现在,不过是一个苟且偷生之人罢了。

就在唐媚胡思乱想的时候,沈见风缓缓开口。

“打个折吧。”

唐媚:“这,打折也不行啊。”

“我是说,要是不肯,店家和小二的腿,全部打折。”

……

半晌,护法凑上去说了一句。

“那个字念折,教主大人。”

沈见风:“……”

唐媚:“……”

虽然沈见风没什么文化,但他对棺材的事情非常上心,隔三岔五就派人询问棺材制作的进度。

唐媚被问得烦了,抬头一笑。

“放心吧教主,一定赶在月初之前做好,让你们死得体面。”

沈见风:“?”

“啊,不是,是让他们,让武林人士死得体面,死得其所。敢招惹我们魔教,我们就给他们备棺材,砍一个备一个棺材,完美。”

唐媚一句话点醒了沈见风,沈见风收起扇子,赞叹这是一个好主意。

然后,在沈见风的金(暴)钱(力)驱使之下,唐记就变成青月教“御用”棺材铺了。

唐记专门负责在弄死武林人士后,再给武林人士的家属送上棺材。

唐媚:“……”

二、给教主定做棺材

唐家宗祠。

唐媚跪倒在地上。

其他唐家下人互相抱头痛哭。

“我对不起唐家列祖列宗,我对不起曾经身为武林盟主的爷爷!今天!我就在这里谢罪!”

说罢她拿起一颗毒药吞了进去,然后又吐了出来。

“这也太难吃了吧。”唐媚拍着胸脯,几个手下连忙把她扶好。

二当家思索了一下,将药丸踢走,但没踢稳,踉跄了一下。

“这算什么事!”二当家埋汰了一句,又正了正神色,“大小姐,虽然当年老大退隐后,召集我们一起建了这个棺材铺。但我们的心,还是属于武林的、属于正义的。”

“废话。要不是心有不甘,我干吗以死谢罪。”唐媚说着大喘着气,又掏出了一把匕首。

她身为前武林盟主的孙女,带着众多武林兄弟隐姓埋名。但就是死,她也不会给那个魔头做事!

想着,她将匕首举高,一时激动甩了出去。

众手下见状又抱在一起号啕大哭。

“就我们大小姐这三脚猫功夫,还不如现在死了算了。”

唐媚:“……”

这实话怎么听起来这么闹心呢。

唐媚啐了一口,还没来得及捡起匕首,却被二当家拦住了。

“大小姐,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忍到下月月初,新武林盟主要是赢了那魔头,那您就能亲手替那家伙收尸了。”

唐媚想着顿了一下,然后攥紧了手里的匕首。

行,她今天起就静心打造一个最完美的棺材,让沈见风完美入土。

沈见风发现去棺材铺的时候,见不到他们的当家,连问了几个,才知道他们当家正在潜心制造一个棺材,给新武林盟主。

“楚西南那种表里不一的伪君子,值得用这么好的棺材吗?”沈见风看着那个埋头苦干的小背影问道。

小背影听见沈见风的声音,动作明显僵硬了一下。

但是半晌,唐媚转头微笑:“不值得。”

汗水从她的额头滴下去的时候,沈见风竟然有不知名的触动。

但要是沈见风知道唐媚的“不值得”后面的潜台词是“你值得”的话,估计就没有这么意乱情迷了。

沈见风干咳了几声,问了一句:“棺材娘,你许配了人家没有。”

唐媚扯了扯嘴角:“给人家送葬的,您觉得会有人家吗?”

“哦,那……”沈见风那句“那本座最近缺一位妾”还没说出口,就听见小刀削动木头的声音。

动作利落,眼神生狠。

不出半个钟头,棺木上的花纹就雕刻得栩栩如生。

“棺材娘这身手,要是加入我教,也是顶尖角色。”

唐媚呵呵一笑:“削东西可以,削人不行,会手抖。”

要不是容易手抖的话,我早弄死你了,唐媚在心底里说道。

哪承想沈见风偏头思考了一下,便伸出了手臂。

“那你往这里砍。”

“?”

“心无杂念,直接砍下去。”沈见风只是想锻炼一下唐媚的能力,殊不知唐媚的眼神唰地就变了。

这是天大的好机会!

想着唐媚咬了咬下唇,抓紧手中的小刀。

“啊啊啊——”

她边叫边往沈见风站的地方冲了过去!

沈见风让她砍手,她偏不!她要往沈见风的心脏直直刺去!

她心里是这么想,又忍不住紧张,手一抖,刀子飞了出去,然后整个人跌进了沈见风的怀里。右手还抓紧了人家的胸部。

“疼。”沈见风吃痛,轻声喊了一下。

唐媚尴尬,想要站起来,没想到被沈见风抱得更紧。

“棺材娘要是见本座长得好看,想要以身相许。本座选个吉时,改日上门提亲就是了。没什么必要投怀送抱的。”

唐媚:……

这是耻辱。

作为前武林盟主的孙女的奇耻大辱。

三、魔教夫人不好当

虽然被沈见风那魔头占了便宜,但唐媚忍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只要再半个月,等到全武林攻打青月教的时候,她就能给那个贼人收尸了。

想到这儿,唐媚又继续潜心打造棺木。

偏偏天不遂人愿,半个月后,武林人士大败,损失惨重。那一千份棺材,竟然完全没有剩余。

而沈见风更是给她又追加了几百份的棺材订单,说是作为迎亲的聘礼。

气得唐媚一下子昏厥过去。

唐氏宗祠。

唐媚又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

后面的手下们抱头痛哭。

“我对不起唐家列祖列宗!对不起爷爷!今天我就以死谢罪死在这里!”说着她踩上了凳子,拉过早就系好的绳子,套在了脖子上。

还没套好,房梁断了,整个人跌在了地上。

手下们看这场景,哭得更凶。

“早说让大小姐不要吃那么多!吃那么多!现在都胖到没法自杀了。呜呜呜……”

唐媚:“……”

说真的,她爷爷留给她的这些手下还不如魔教头子讨喜。

这时,二当家才匆匆赶回来。

二当家边跑过来边去踢那个绳子,一样的,还是没踢中。

“嘁,还不是我老了。我以前的飞毛腿,一踢能扫十个。”

“你现在说这么多有什么用,你现在连只狗都打不过。”唐媚扯了扯嘴角。

二当家干咳了几声:“我就算打不过,也能智取。”

“那你倒是说怎么智取,人没死成我棺材白做了不说,现在还要我嫁过去给人家做妾。”

二当家闻言神色有些暗淡。

“方法倒不是没有,要看大小姐肯不肯了。”

“什么办法?”

“做沈见风的妾,夺取他的信任,到时候岂不是……”

唐媚听后拼命点头,对啊,她怎么没有想到。要是能够睡在他枕边,要杀他岂不是很容易!

就在唐媚兴奋的时候,二当家神色更加为难。

“但偏偏有件要命事,您可能会一出嫁就成了寡妇。”

“不怕,我长得好看很容易改嫁的。”

二当家:“……”

大小姐这盲目的自信,也是很要命的事啊。

沈见风对唐媚还是很好的,八抬大轿明媒正娶。是妻不是妾。

被送到新房的时候,唐媚有些局促不安。

“娘子。”沈见风掀开唐媚新娘盖头的时候,唐媚发觉自己的心脏突然怦怦直跳。

他好像喝酒喝多了,脸颊通红。

“娘子长得好看。”

“不不不,你长得好看。”唐媚说的是实话。

他的眉眼、五官,怎么看都是人中龙凤。要不是顶着魔教头子的身份,早就不知有多少妙龄女子对他趋之若鹜了。

不对,现在他也是被很多人喜欢的吧。

从她轿子被抬进青月教山脚的那一刻,周围女性的号叫声就接连不断,听闻他要娶妻,多少人肝肠寸断。

在唐媚胡思乱想的时候,沈见风俯身在她脸颊间亲了一口。

“不,还是娘子好看。”

“……”

唐媚咬了咬牙,握紧了枕头下的匕首。

对不起了。

谁让你是魔头呢,我们下辈子再做夫妻吧。

唐媚在心里念叨完,拔出了匕首,她还没来得及把匕首往沈见风身上刺去,沈见风便握住她的手,挑掉了她的匕首,然后整个人压倒在了她身上。

途中几次,唐媚想要去拿匕首,都一一被他抢了去。

她和他扭打,最后累了,躺在床上,呼呼大睡过去。

唐媚醒来的时候,正好看见沈见风在把玩那把匕首。唐媚不由得咽了咽口水。

“娘子昨天好兴致,居然在洞房的时候玩这么刺激的东西。”

“……”

“但娘子更过分的是,勾起我的欲望后,转头自己一个人呼呼大睡。害我昨天无聊,只能一个人耍匕首玩呢。”

唐媚:“……”

这个变态不会以为她玩匕首是因为情趣吧?!变态果然是变态。

不过所幸的是,因为沈见风的变态想法,唐媚逃过了一劫。

唐媚杀沈见风的计划暂时搁浅,但是她成为魔教夫人的事实却没有改变。

成了魔教夫人后,她不仅不能随意走出青月教,而且还必须帮忙处理教众之间的矛盾。

“夫人,夫人!王二狗的大牛踩了我家的地!”李大牛如是说。

“不要听大牛的夫人胡说!明明是大牛家的二狗吓坏了我家的大牛,我家的大牛才踩坏了大牛家的地。”王二狗如是说。

唐媚:“……”

等等?谁家的狗?谁家的牛?

你们取名字就不能认真点吗!

唐媚气得脑瓜子疼。

除了这种琐事,偶尔也有大事,比如沈见风不在教中的时候,有人来犯,唐媚就要帮忙指挥大军。

唐媚看教里这些愣头愣脑、走路都会摔跤的教徒们,不由得联想起自己的手下,实在不忍心放任他们死活。于是,她只得出门应战。

来人,正是新任武林盟主楚西南。

楚西南看见唐媚的时候,愣了一下。半晌笑道:“我还以为魔教出了个教主夫人是何方神圣呢,原来是前盟主的孙女啊。”

此话一出,魔教教众和武林人士皆是一惊。

楚西南又道:“唐老一生正骨,匡扶正义,怎么会生了你这个认魔头为夫君的孽孙呢。”

唐媚冷哼:“先不管我孽不孽孙,我爷爷任武林盟主的时候,强调过侠、义、礼、信四个大字。怎么到你这儿,先下战书说到江台决一死战,等人家真去了,却又反而带人攻入别人的老巢呢?”

“我这叫智取。对贼人不需要讲信用!”楚西南说罢,大旗一挥,两帮人马互相斗了起来。

沈见风带了教里能打的去了江台,剩下的大都是手无寸铁的教众,眼见武林人士就要攻入城内,唐媚第一次有些心慌。

她想,要是沈见风在就好了。

四、教主长得帅

沈见风折回来的时候,很是时候。

他带着魔教教众,以一挡百,很快就扭转了局势。楚西南见势不妙,第一个调转马头走人,也不顾后面的同伴。

沈见风进城的时候,正好看见唐媚把一个孩子抱在怀里。

沈见风上前碰了她一下,唐媚受惊,立马抄起匕首,看见来人是沈见风的时候,忍不住号啕大哭。

刚才有多少人欺负她和这个孩子,她就有多少委屈想跟沈见风说。

沈见风看着心疼,抱住了她:“好了,我回来就没事了。”

唐媚继续哭:“要不是你傻了吧唧的人家说江台决战就带一群人去江台,二狗和大牛至于没了吗!”

“二狗他们……”沈见风眼眸有些暗淡,二狗他们是被人欺压、沦落街头他收来照养的。没想到,他还是没能护住他们。

半晌,唐媚摇头。

“啊,不是。是二狗的大牛,大牛的二狗。就是他俩家的狗和牛你知道吧?出了点事就闹腾。现在牛和狗都没了,别提多伤心了。”

见唐媚嘴里,狗和牛不断切换,跟说相声似的,沈见风忍不住扑哧笑了一下。

“笑什么?”

“笑我娘子可爱。”

“嘁,这不废话吗!”唐媚嘟囔了一句。

沈见风哄唐媚入睡后,左护法急匆匆地进了屋子。

“教主,今日大战的时候,他们都说夫人是前武林盟主的孙女。”

“我知道。”

“那你说夫人嫁给您,会不会是想暗中行刺……”

暗中行刺?沈见风想着嘴角笑了一下。

他这个夫人连只鸡都不敢杀,就是他全裸摆在她面前,她也只会手抖。

新婚之夜,不就是这样。

由她去吧,就当夫妻间的小趣味。

沈见风想着摆了摆手让护法出去,然后吹灭蜡烛,将唐媚揽在怀里。

半晌,听见怀中的人说。

“沈见风,捏爆你的蛋蛋。”

沈见风:“……”

经过几个晚上的挣扎,在伪君子的武林正派人士和真小人的沈见风之间,唐媚选择了后者。更何况跟沈见风在一起的话,还有一群很可爱的教众。

青月教的教众除了最开始跟从沈见风的手下有武功之外,其他都是无家可归的贫民。沈见风见他们可怜就把他们召集到了青月堡里,教授他们谋生的手艺,整个堡里,几百口人,其乐融融。

可惜这个决定,唐媚不知道怎么和唐记的手下们交代。

就在唐媚纠结的时候,沈见风把他们带了过来。

手下们抱着唐媚号啕大哭。

“你们怎么来了?沈见风逼你们了?”

“不是,他太帅了。”

“啊?”

“我们说想要正式娶我们大小姐没问题,但必须给我们老大三跪九叩,他真就从唐府大门一路磕到宗祠。下雨了,雨水打在他脸上,雨珠从鬓角滑落……我的妈,帅到惨绝人寰!”

唐媚:“……”

唐媚想,爷爷留给自己的这群手下也太不靠谱了。她好歹是被他人品收服,他们居然被颜值收服啦?

唐媚拍了拍桌子:“二当家,你说说,这都叫什么事。”

二当家双手放在背后,语重心长道:“我们大小姐总归是命不好,还是嫁了个瞎子。”唐媚愣了一下:“等等?谁瞎了?”

二当家一脸愤然:“沈见风不就是个瞎子吗?不然怎么会喜欢您?”

唐媚:“……”

五、爱情让人盲目

唐媚很认真地研究了一下铜镜里的自己。大眼睛,小圆脸,还算好看,就是身材干瘪,比不得青月教的几个教花。

那些教花也是因为颜值高,看不起唐媚这个新夫人。她们天天打扮得花枝招展,就想着能把教主的芳心抢回来。

这边喝了点酒说头晕,那边平地摔了一下,总要往沈见风的怀里送。可惜沈见风一个一个躲过了,然后轻功一跃,一把将唐媚揽在怀里,“娘子娘子”地不断叫唤着。

唐媚看了一下背后那咬牙切齿的美人们,再看看抱着自己不放的沈见风陷入了沉思。

半晌,她郑重问道:“沈见风,问你一事。”

“啥?”

“你为什么喜欢我啊?”

“娘子长得好看啊。”

“有多好看,比她们好看?”唐媚一脸怀疑。

“嗯。”

“比你好看?”

“我是男子不用好看这种词,但娘子是我见过最好看的人。”

“当真?”这话唐媚自己都不信。

“嗯。”神情不容置疑。

唐媚:“……”

二当家说得对,沈见风可能真是个瞎子。

见唐媚不信,沈见风继续补充:“娘子可能不知道有句话叫情人眼里出貂蝉。在真正相爱的人面前,对方再丑也是美的。”

唐媚:“……”

“听过是听过,但那个叫西施,貂蝉是另一个。”

“哦……”

行吧。

虽然沈见风是个瞎子还没什么文化,但耐不住他长得帅、武功高,而且心地善良啊。

唐媚很满意她这个丈夫。

只是有一天,沈见风突然神色凝重。

“娘子,我想跟你商量个事……”

唐媚闻言坐地号啕大哭:“哇,你要给我写休书了对不对!”

沈见风:“……”

“不是这个,是关于棺材。”

“哇!你要送我入葬好娶下一个!算了,算了,这休书我收,我收还不成吗!”

沈见风:“……”

“不是,娘子,我是问你有没有好看一点的棺材。”

“你要棺材干吗?”

“给楚西南收尸。”

“嗯?!”

唐媚那晚看见了沈见风眼里的冷冽,却没看见他眼睛里的不舍。

沈见风没告诉她,楚西南找了千空大师作为帮手。

千空是整个武林,沈见风唯一打不赢的世外高人。

沈见风要去应战的时候,还想叫醒他家娘子。结果被唐媚踹了一脚。

沈见风痛到跪在地上。

他家娘子这力气,怎么偏偏不会杀人呢。

半晌,他轻声说了一句:“娘子,我出门了。”

唐媚只当是普通的出门,说了一句“早点回来”,然后抱住枕头,转身又睡了过去。

唐媚醒来的时候不见沈见风,却看见床头有一封休书。

休书的理由是,唐媚太好看了,沈见风觉得自己配不上她。

二当家得知这件事,气得抬脚踹倒了旁边的椅子,几个椅子一连被踹倒,颇有当年武林第一神腿的风貌。

没等唐媚夸,二爷这踢人武功总算恢复了一点。

二当家就捂着痛到发红的脚丫子气愤道:“沈见风想休妻就休啊,也编个像样的理由,整出个他长得不如你好看是怎么回事!这不是睁眼说瞎话嘛!”

唐媚:“……”

六、武林第一美人

沈见风的休书还是起到作用的。魔教第一美男子说自觉配不上棺材娘的美貌,所以送她休书放她自由一事,传遍了武林。这几日,唐记棺材铺的门槛都快要被提亲的人踏烂了。

好不容易劝退迎亲的人,更有难缠的采花贼用轻功,跳进了唐府的别院里。

采花贼看见唐媚,小声唤了一声。

“嘿,小妹。你家老板娘呢。”

“就是我。”唐媚白了他一眼。

采花贼看唐媚这平平相貌,笑了一下。

“你骗谁呢。我说的是唐记棺材铺的老板娘,青月教教主的前妻,前武林盟主的孙女。”

“没骗你,就是我。”

采花贼:“……”

“我的天,这年头谣言这么可怕?就这长相也能叫绝世美人?”

就在采花贼自言自语的时候,旁边突然出现一人,眉眼细长,面如美玉。

那人穿白衣,白衣中混有血迹。白与红之间,带了点异样的美感。

“原来还真有大美……”

“人”字还没说出口,这采花贼腹间就中了一拳,然后倒地不起。

“就你这长相还敢觊觎我娘子?疯了吗?”

穿白衣的人还在絮絮叨叨什么,唐媚已经热泪盈眶。

江湖人都说他死在千空大师手下了,幸好没有。

千空虽然慈悲,没有伤沈见风性命,但沈见风还是落得满身是伤。

唐媚心疼地要给沈见风换药,却被沈见风紧紧抱在怀里。

“抱得这么紧,你不痛啊。”唐媚心疼。

“痛啊,但我更怕见不到你了。”

沈见风说,他完全不是大师的对手,完全被大师吊打。

“你平常不可一世的,这次被千空大师打了一顿,一定很不甘心吧。”唐媚说。

“不啊。”沈见风摇头,“大师真是玉树临风,你都没看见他怎么耍拳的,那一招一式,宛如艺术……”

唐媚看沈见风那如痴如醉的样子,再联想起自己以前见过的大师,那大脑袋,大耳朵,白白胖胖的……实在很难跟玉树临风等同起来。

这么看来,沈见风觉得她好看也是有道理的。

这个人,真的审美不行。

沈见风有过休唐媚的黑历史,唐记的人说什么也不肯把唐媚再嫁给沈见风。

二当家说:“不行,我们大小姐不能让人这么糟蹋。”

其他手下接着说:“对,不行,你长得帅也不行。”

“可是娘子明明喜欢我也不行吗?”沈见风皱了一下眉头。

“当然不行。”一个小喽啰上前,“喜欢我们大小姐的人多了去,她很久之前还喜欢过楚西南呢,难道我们就要把大小姐嫁给楚西南那个表里不一的伪君子吗?”

楚西南?沈见风听见这三个字,原本温和的眼神变得冷冽起来。

居然被自家娘子喜欢过,还是弄死得了。

沈见风还没去找楚西南会战,楚西南先带了武林人马过来。

这次他请了很多以前的名士出山。

唐媚和沈见风一起在城台上观看来人阵势的时候,突然全部武林的人尽数跪在了地上。

“拜见新任武林盟主!”

“拜见新任武林盟主!”

唐媚见那阵势愣了一下:“他们怎么回事?拜哪个盟主?你吗?”

没想到沈见风笑了一下。

“娘子就不用装傻了吧。”

“什么?”

“这些人不都是娘子派的吗?”

……

唐媚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沈见风已经把匕首交到唐媚手上。

“大师和我交战的时候,跟我说过,我早已身中剧毒,命不久矣。所以才饶了我一命。”

“我想来想去,能够在我身边,天天引我喝慢性毒酒的人,只有你了。”

唐媚一下子怔在了原地。

他怎么什么都知道。

“死在娘子怀里,我愿意。”沈见风说罢,沈见风莞尔一笑,握住唐媚手中的匕首,直直刺向了自己。

七、欢喜棺材板

沈见风下葬到棺材里的时候,唐媚恸哭了三天三夜。

为什么,为什么。她是给他下过小毒,可是她第二天就后悔帮他解毒了呀。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唐媚哭了三天,二当家实在忍不住了。

“大小姐,再不下葬,这尸体就臭了。”

唐媚哭着摇头:“不,不会的,他就是死了也是香的。你不知道他的味道有多好闻。”

半晌,棺材里传来一个声音。

“娘子谬赞了。但能不能让我先洗个澡?”

“……”

诈……诈尸……

唐媚吓得瘫坐在了地上。

沈见风当然没死,他玩了个诈尸的小手段。

和千空大师决战的时候,他跟大师说过,他早些年确实杀戮很重,但他现在有喜欢的人,他知道要以命抵命,但他还是想多苟活几年。

大师跟他说,他心是善的,杀的也多是找他挑衅,或为非作歹的。佛祖会体谅他的。

但沈见风知道佛祖会体谅他,世人却不会。

在世人眼里,他只有死了,武林才能平静。

为了能够在世人眼里去世,他演了青月堡前被人弑杀的模样。

被别人杀,沈见风觉得面子会挂不住。被唐媚杀,唐媚杀只鸡都手抖,很容易穿帮。

所以他就仿写唐媚的字迹给武林各大门派写了自己卧薪尝胆多月终于要成功复仇的书信,召集了各大门派,自导自演了这场戏。

再联合唐记棺材铺的人打造可以通风的棺材。

沈见风表示,“死后”会以常人的身份入赘唐府,要是唐媚不满,可以随时休夫。

二当家和手下们进行了讨论。

最后决定留了一手,反正沈见风复活的可能在他们手里,要是大小姐不喜欢,他们就把棺材钉死。

他们做了一个可以通风的棺材,每天晚上在唐媚哭到睡着了的时候,才给沈见风送点饭吃。

但唐媚睡着的次数实在太少了,她一直抱着棺材哭泣。

沈见风表示要饿死了,二当家只好让复活的戏码提前上演。

不过令人讶异的是,当唐媚打开棺材,看见沈见风嬉皮笑脸的样子时,突然冷笑了一下。

“来人啊!给我把棺材封死!”

沈见风:“?!”

喜欢睡棺材是吧!宁愿听她哭也要装睡是吧!那你就睡死在里面吧!

唐媚想着欲要将棺材板合上,却被手下们拦住了。

“大小姐,别啊!他要死了你上哪找这么帅又可以当保镖的夫婿啊!”

唐媚想了想,觉得有点道理。

于是唐媚掀开了棺材板。

“那就先养着吧。等我找个更好看的,就把他抛弃了。”

沈见风:“……”

女人果然都是骗子。

前些天还哭着说非自己不要呢。

八、尾声

青月堡一战,唐媚成了武林众望所归的盟主,楚西南不甘心但也只能退居二位。

但他想,反正唐媚喜欢过自己,只要他再发挥点男色,应该能再拿回盟主的位子。

可是还没有拿回位子,唐媚就随手指派了一个继位者,回去继续开棺材铺去了。

而楚西南,每天都会在家门口被人暴打。

来人总是蒙面,看不清长相,但隐隐又觉得很熟悉。

唐记棺材铺。

唐媚看着沈见风又在换夜行服,扯了扯嘴角。

“你每天用轻功从长安飞西云,再到楚西南家里暴打楚西南你不累吗?”

“不累啊,这是我每天的运动。”

唐媚:“……”

“大师没让你不要随意使用武力嘛。”

“大师只让我别轻易杀人,没让我别打人。”

唐媚:“……”

半晌,唐媚想起一事。

“对了,你为什么讨厌楚西南啊?”

沈见风闻言,有点闹别扭。

“本座不想告诉你。”

唐媚:“嗯?”

过了很多年,唐媚才知道,沈见风不喜欢楚西南的原因,是因为她曾喜欢过楚西南。

“可是我喜欢的人多了去了。你要一个一个打过去吗?”

“可以啊,你列个清单,本座一个一个解决。”

唐媚思索了一下,提笔在宣纸上写了十个名字。

宣纸上所行之处,都只见“沈见风”三字。

赞 (48)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