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加遗产(二)

  • 花火·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4期】    
  • 桃之夭夭·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4期】    
  • 前情回顾:得知姐姐自杀去世的消息,温小辉感到十分震惊,他无法想象姐姐是以怎样的方式自杀,并在自杀后留给了自己一笔巨额遗产还附加养育一个十五岁的小外甥,温小辉如约来到律师指定地点,却在走路过程中不小心被一个骑着自行车的男生给撞了……

    温小辉愣怔在原地,瞪大眼睛看着他。

    他居然就是洛羿?!

    曹海道:“进来坐吧。”

    温小辉僵硬地跟着曹海进了一个雅间。

    曹海把俩人请进里间:“这酒庄是我和朋友投资的,平时聚聚会什么的,也算个私人兴趣,希望在这里你们可以放松一点,这里没有外人。”

    温小辉点点头。

    洛羿看了温小辉一眼,眼前的少年,目光竟是如此深沉,让人捉摸不透。

    “那么,两位先认识一下吧,听洛总说,你们从来没见过。”

    温小辉看了洛羿一眼,莫名地紧张。

    洛羿大方地伸出手:“舅舅,我是洛羿。”

    温小辉尴尬地伸出手和他握了握:“嗯……你好。”

    少年的手干净温厚,让温小辉绷紧的神经放松了一些,虽然这一声“舅舅”他听得很是别扭。

    他轻咳一声,虽然不太情愿被叫舅舅,但也忍不住想在洛羿面前有点长辈的样子,他道:“你几岁了?”

    “十五。”

    温小辉搓了搓手,艰涩地说:“我姐……是怎么……”他感觉舌头打结,难以启齿。

    洛羿垂下了眼帘:“你还是不要知道比较好。”

    温小辉也并不想刨根问底,让一个孩子复述一遍自己的母亲是怎么死的,也太过残忍。他道:“那葬礼呢?”

    曹海道:“葬礼已经办过了,很低调,这是洛总希望的。”

    “我姐留给我的信,我有些不明白的地方。”温小辉拿出信,“什么叫做不要询问她……她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

    曹海严肃地说:“温先生,这是我要着重提醒你的,请你尊重洛总的意思,不要深究,这确实是为了你和冯女士的安全。”

    “这和我跟我妈的安全有什么关系?”

    曹海看了洛羿一眼,斟酌着措辞:“洛羿的父亲,不是简单人家,我只能说这么多了。”

    温小辉搜刮记忆,对雅雅跟的那个男人,也没有太多的信息,毕竟当年他年纪太小,长大后也没有机会打听雅雅的事,只听说有权有势,难道这其中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不管是什么,既然雅雅和曹律师都这么警告了,他不会拿他和他母亲的安全冒险。他只得点了点头:“好吧。”

    曹海温和地说道:“温先生,今天约你们见面的目的,相信洛总在信里写得很清楚了,是关于洛羿的抚养问题。”

    “嗯。”

    “洛羿对洛总的安排没有意见,不知道温先生有什么想法?”

    温小辉看了洛羿一眼:“你觉得我能抚养你吗?我还不到二十岁,工资很低。”

    曹海道:“这点温先生不必担心,洛总已经给洛羿准备了足够的生活费,除去洛总留给你和冯女士的遗产,洛羿的生活费也由你支配,所以你不用担心钱的问题。”

    “不只是钱的问题。第一,我不会带孩子,我既不会指导你学习,也不会给你做饭洗衣服……呃……反正我不知道怎么抚养你;第二,我不能让我妈知道,我不清楚我妈会有什么反应。”

    洛羿的手肘抵在沙发扶手上,支着下巴,淡笑着看着温小辉:“第一,我不用你指导我学习和做饭洗衣服,这些我自己可以处理;第二,我妈留了房子给我,冯女士不会知道。”

    “那你要我干吗?”尽管相处不过十分钟,可温小辉看得出来,洛羿有着超越年龄的成熟,说话和交际应对好像比他还稳重,他完全相信洛羿能照顾好自己。

    “因为妈妈不放心我一个人,而她只信任你,她希望给我一个亲人,这是她的遗愿。”

    温小辉心脏颤了颤,缓缓低下了头去。

    曹海在旁边说道:“是的,温先生,洛羿比很多孩子都懂事,但毕竟也只有十五岁,洛总只有把他托付给你,才能瞑目。”

    温小辉叹了一口气,那两个字毫无预兆地冲进了他的鼓膜,狠狠地挑动了他大脑内的某一根弦,他咬牙切齿地反问:“瞑目?”

    曹海愣了愣。

    温小辉低吼道:“瞑目?!”他感到胸口一股躁郁之气像子弹一样横冲直撞,撞得他五脏六腑都在疼,“自杀的人怎么瞑目!既然放心不下自己的孩子,为什么要死!为什么!洛雅雅你为什么要死!”温小辉带着哭腔的吼声在整个酒庄回荡。

    下一秒,温小辉突然感觉一只温暖的手揉了揉他的头发,然后下移,指尖滑过耳朵,最后握住了他的脖颈儿,安抚性地捏了捏。

    温小辉怔住了,他没有回头,脖子上的那只手又大又温暖,完全不像是一个孩子的。

    洛羿轻声在他耳边说:“不要难过,妈妈去了一个很好的地方了,去了一个没有痛苦、欺骗和绝望的地方,这是她的选择,她解脱了,我为她高兴。”

    温小辉的身体颤抖了起来,他掐着膝盖:“你、你怎么会这么想……她死了呀,你再也见不到她了呀……”

    洛羿的眼神透过温小辉,毫无焦距地目视着前方,他的瞳孔如两个深不见底的黑洞,隐隐透着寒意,但他的声音却如春风般和煦:“我不能因为自私地想见她,就把她留在让她痛苦的地方。舅舅,不要难过,你也应该为她高兴。”

    曹海看着洛羿稚嫩的脸孔,身体不易察觉地抖了一抖,他做了个吞咽的动作,十指不自觉地绞在了一起。

    洛羿察觉到了曹海的紧张,朝他微微一笑,殷红的嘴唇配上完美的弧度,真是好看极了。曹海也回了他一个有些僵硬的笑容。

    温小辉深吸了几大口气,虽然他无法理解洛羿的想法,可那温柔的嗓音让他浮躁的情绪渐渐平复了下去,他重新坐回了沙发,使劲搓了搓头发:“曹律师,我不知道我要做什么。你说吧,我要做什么?”

    “所有的文件我都已经搞定了,你只要看看并且签字就行。其实你不用做什么特别的事,只要你把洛羿当成一个家人,我相信如何对待家人,不需要别人教你。”

    温小辉看了看洛羿,他在少年的眼中看到了信任,他闭了闭眼睛,下定决心一般点了点头:“把文件给我吧。”

    他把文件看了一遍,也看不出太多名堂来。文件里明确了他和他母亲的继承权,但是要在洛羿满十八周岁之后才能行使权利。在这期间,洛羿每个月有一万块的生活费,可以由他支配,如果出现紧急情况,将启动应急资金,应急资金和洛羿所继承的遗产,都在其他合同里,跟他就没有关系了,所以他也看不着。

    不过他确实有点好奇,洛羿满十八周岁后究竟能得到多少遗产,毕竟他对雅雅这些年究竟怎么赚的、赚了多少钱,完全没有概念。

    他看完之后就签了字,签字的时候他的手有点抖,那个时候他毕竟太年轻,也没想清楚,签了这个字,究竟意味着什么。他只觉得,他不能辜负雅雅的遗愿,而且,能得到那么一大笔钱和一套房子,对他和他妈来说怎么都算好事吧。

    曹海笑道:“恭喜你,温先生。”

    “呃……哦。”温小辉看了洛羿一眼,他感到有些别扭和茫然。

    洛羿笑道:“你要跟我回家看看吗?离这里不太远。”

    “行啊。”

    “也不近,正好我回家,顺路带你们过去吧。”曹海道。

    “好,谢谢曹叔叔。”

    曹海把洛羿的自行车放在了SUV的后座,载上两人往洛羿家开去。

    温小辉问道:“洛羿,你在哪个学校读书?”

    “第一中学。”

    “哦,离我上班的地方不远啊。”

    “你在哪儿上班?”

    “世贸路。”

    洛羿笑道:“那我放学可以去找你玩吗?”

    “行啊。”

    曹律师插嘴道:“温先生,你做什么工作呀?”

    “造型师,我在聚星实习。”

    “聚星啊,挺出名啊。”

    温小辉有点得意:“嗯,京城最好的造型工作室之一呢。”

    曹海赞叹道:“真厉害,像我这样手笨的,只能做这种枯燥的工作。”

    温小辉很少接触曹海这种精英型的人物,顿时觉得不愧是律师,又有范儿又会说话,也不自觉地谦虚了起来:“也没什么厉害的,我成绩烂,考不上大学,这个是我的兴趣,比较适合我。”

    曹海道:“哈哈,怪不得你担心自己辅导不了洛羿,其实这个真的不用你操心,洛羿智商非常高,他升高中的成绩是全市第一名。”

    温小辉惊讶道:“第一?”

    曹海笑道:“哦,忘了告诉你,洛羿现在跳级在读高三,马上要高考了,其实他考不考都无所谓,他已经收到七所国际一流大学的全额奖学金和免试入学邀请了,这还没包括国内的好大学。”

    温小辉瞪直了眼睛看着洛羿,心里狂吼:学霸啊。

    洛羿朝他眨了眨眼睛,露出乖巧的笑容。

    惊讶过后,温小辉心里又满不是滋味,堵得他心口闷痛。他无法想象,雅雅究竟是发生了什么,才会在自己唯一的儿子要高考前夕自杀?有这么漂亮又优秀的儿子,究竟是出了什么事,才舍得离开他、离开这个世界?

    曹海把他们送到一个别墅区前,这个小区应该有年头了,但维护得非常好,而且入住率是百分百,因为这里地段绝佳、房价死贵。

    洛羿把自行车扛了下来:“曹叔叔,谢了,你开车小心。”

    “好的,你也好好儿照顾自己。”

    曹海挥挥手走了。

    俩人并肩走进小区,温小辉问道:“你和我姐一直住在这里?”

    “我一直住在这里。”

    “什么意思?”

    “我从小在这里长大,但妈妈不常回来。”

    “那她在哪儿?”

    “忙生意吧,还有别的我不知道的事情。”洛羿说得很随意。

    俩人停在一栋三层半的大别墅前,最上面一层一半是阁楼,一半是天台花园,洛羿把车子往院子里一放。

    温小辉道:“你不锁吗?”

    “这个小区很安全,到处是监控,没事的。”洛羿打开房门,冲温小辉一笑,“欢迎你来我家。”

    温小辉走了进去。室内装修得简约雅致,能从很多细节看出用料价值不菲,客厅中央立着一架纯白色的三角钢琴,房子稍显清冷,他忍不住问道:“你小时候就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那谁照顾你啊?”

    “小时候有保姆,长大了就不需要别人照顾了。”

    温小辉皱起眉,他这个从小被父母带大的人,不太能想象父母不在身边是什么感受。洛羿本来就算是单亲家庭了,母亲还经常不回来,那该是怎样的孤独?他不是憋得住话的人,又脱口道:“那你爸呢?”

    问完之后,温小辉就后悔了,因为他看到洛羿的背影明显僵硬了一下,只听洛羿很平淡地说:“很少见。”

    温小辉不敢再随便问了,他环视四周,目光落到了一面照片墙上,墙上挂着洛雅雅和各个时期的洛羿的照片,幼年的、童年的、少年的。他已经很多年没看过雅雅年轻时候的照片,那张脸蛋儿真是倾城倾国之色,而且完美地遗传给了洛羿,母子俩长得很像。他看着洛羿,就好像看到了当年青春朝气的洛雅雅,曾经他最崇拜、最喜欢、最引以为傲的姐姐,如今只能存在于他的记忆中。

    照片墙下的展柜上,摆着一排奖杯、奖状,温小辉走过去看了一遍,写着中文的他认识,很多什么奥数比赛一等奖、国际物理竞赛一等奖,居然还有射箭、滑雪、钢琴等比赛的奖杯,那些英文的和一堆乱七八糟文字的他就不认识了,他抓起一个扭头问洛羿:“哇,你也太牛了吧,这些都是什么呀?”

    洛羿正在烧水:“你手里拿着的是国际泰拳比赛少年组冠军的奖杯,这些都是我参加各种比赛赢来的。你喝什么?”

    “你参加了多少比赛啊?”

    “嗯,挺多的,数理化、辩论、发明、语言、射箭、射击、滑雪、泰拳我玩得比较好,钢琴和大提琴还凑合,马术、网球和击剑比较业余。我精力旺盛,闲不住,所以就喜欢多学点东西。小辉舅舅,你喝什么?茶行吗?”

    温小辉的下巴有点扛不住地心引力,他快被洛羿身上的学霸光环闪瞎了眼,磕巴着说:“不要,我喝可乐。”

    “不好意思,家里没有可乐,我给你榨果汁吧?”

    “好。”温小辉颤抖着把奖杯放了回去,并摆正,然后他双手合十,对着那一桌子奖杯、奖状拜了一拜,希望自己能沾点学霸之光。

    洛羿一回头就正好看到温小辉这个举动,眸子里闪过一丝笑意。

    温小辉坐在沙发上,洛羿把一杯绿色果汁放到他面前:“黄瓜加猕猴桃。”

    温小辉拿过来喝了一口,味道不能说难喝,但也美味不到哪儿去,他皱起眉:“加点蜂蜜吧。”

    洛羿盯着他的脸:“这两样都是排水肿的,不加效果比较好。”

    温小辉有些紧张地摸着自己的脸:“我脸和眼皮是不是还肿着?完蛋了要长细纹了,我平时的脸比这小一圈,眼睛比现在大一圈的,真的。”

    “我知道。”

    “你知道?”

    “我看过你的照片。”

    “啊?我姐给你看的?”

    “嗯。”

    俩人陷入一阵尴尬的沉默。他们本来就算是素昧平生的,一时也难以找到话题聊,温小辉想了想,说:“你智商怎么这么高,吃什么长大的?”

    洛羿笑道:“天生的吧。”

    “你才十五岁,还要上学,怎么有时间学那么多东西啊?”

    “你把那些想得太难了,我参加的都是少年组的比赛,稍微训练一下就行了,大部分人都是玩玩。”

    温小辉心想,就算是玩玩,普通人能玩明白一两样就不得了,他记得雅雅虽然挺聪明的,但智商还不至于高到能碾压别人,居然生出这么一个天才儿子。

    洛羿道:“舅舅,你饿不饿,晚上在这儿吃饭吧。”

    “好啊,你做吗?我可不会做哦。”

    洛羿笑道:“我做。”他拿起笔写下一串数字,“密码,你玩吧,我去做饭。”

    “好。”

    洛羿走后,温小辉很没形象地瘫倒在那麂皮大沙发上,闭上了眼睛。

    今天发生的一切都很不真实,他到现在都觉得像在做梦,他真的成了一个陌生的天才少年的监护人?他对“监护人”这三个字完全没有概念,他也不知道他能为洛羿做什么,明显洛羿比他还聪明能干。而且,这么大的事瞒着他妈,莽莽撞撞地就签了字,他现在更不敢跟他妈说了。

    可他如何拒绝呢?当雅雅在信中恳求他,当洛羿说雅雅想给他一个亲人的时候……

    温小辉叹了口气,他度过了看似平静,实则很疯狂的一天。

    那沙发很舒服,温小辉整个身体都在往里陷,但又得到了很好的支撑,他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没睡多久,他就听到有人在耳边叫他。

    他睁开了眼睛,正对上一双又大又亮的眸子,洛羿的脸近在咫尺,近到他能清晰地看到洛羿脸上的汗毛。

    这皮肤才真是嫩得能掐出水来呀,温小辉相当羡慕地想。他打了个哈欠:“我睡着了?”

    “嗯,你要是困了,吃完饭就在这里睡吧。”

    “不行,晚上不回去我妈该说我了。”

    洛羿笑了笑:“你都这么大了她还管你呀。”

    “管呀,可凶了。”温小辉吸了口气,“好香啊,你做什么了?”

    “蛋包饭。”

    温小辉笑了:“你也喜欢吃蛋包饭啊?”

    “是你喜欢吃。”

    温小辉怔住了:“我姐告诉你的?”

    洛羿点点头:“妈妈说过,你最喜欢吃她做的蛋包饭。”

    温小辉的神色黯淡了下去,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滋味,有伤心,也有感动。

    洛羿轻轻抬起他的下巴,柔声道:“我说了,不要为妈妈难过,应该为她高兴。”

    洛羿的声音带着一丝难以形容的蛊惑力,温小辉有一瞬间的失神,他摇摇头:“我理解不了你的想法,人死了就没了,再也碰不到、听不到、看不到,这怎么可能不难过,怎么可能为她高兴?”

    “想着她解脱了,再也不用受苦了,为什么不为她高兴呢?”

    “那你呢?”温小辉的声音有一丝颤抖,“你失去母亲,你不难过吗?”

    洛羿淡淡一笑,没有回答,只是说:“来吃饭吧。”

    温小辉感到心里有些别扭,他头一次见识到有洛羿这种想法的人,难道高智商的人脑回路和正常人也不一样?

    坐到餐桌前,看着洁白的骨瓷盘里躺着的嫩黄的蛋包饭,温小辉鼻头有些酸涩,他尝了一口,跟记忆中的味道完全一样。

    洛羿道:“好吃吗?”

    “好吃。”温小辉看着他,“我姐常跟你提我吗?”

    “嗯,常提,还会给我看你的照片。”洛羿顿了顿,“也带我去你的学校看过你,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为什么?”温小辉无法理解,“这么多年来,我知道她有孩子,但是多大,是男是女,我一概不知道,她也从来不说。为什么她以前不带你来见我?”

    “她不想给你和冯女士惹麻烦。”洛羿避重就轻地说。

    温小辉知道,大概又是跟洛羿的生父有关系,因此硬把疑问吞回了肚子里。

    洛羿的勺子碰撞骨瓷盘,清脆的声音回荡在俩人的沉默之间,显得格外寂寞,他低声说:“所以,尽管你不知道我的存在,但我一直把你当作亲人。”

    温小辉看着少年低垂着脑袋,羽睫轻颤,一脸青稚又无辜的样子,顿生怜惜,他伸出手,揉了揉他的头发:“我们是亲人,以后舅舅罩着你。”

    吃完饭,洛羿道:“你要不要参观一下房子?”

    “好啊。”温小辉拿纸巾擦了擦嘴,仔细地抹上润唇膏。

    “走。”

    一楼主要是客厅、厨房、保姆房和储物室,二楼一整层有三个房间,洛羿推开离楼梯最近的一扇门:“这是妈妈的房间,隔壁已经打通了,是她的衣帽间,对面是健身室。”

    温小辉扶着门框,脚步有些沉重。

    洛羿贴在他耳边说:“进去看看吧。”

    温小辉在心里叹了一声,走了进去。

    跟整栋别墅素雅简约的装潢相反,洛雅雅的房间布置得很奢华,纯实木的意大利家具和床上厚重的水貂皮毯彰显着主人的品位和财富。房内所有的摆设都非常规整,像是许久未曾有人动过,可木地板却又刚刚打过蜡,一尘不染,这矛盾的冲突使整个房间显得更加清冷。

    床头挂着洛雅雅的照片,照片上的她一身珠光宝气,眉目锐利,美得锋芒毕露,温小辉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洛雅雅,他记忆中的洛雅雅,不会有这样冰冷又犀利的神情。

    温小辉走到梳妆台前。那巨大的梳妆台就像一个美妆品展柜,上面的每一样东西温小辉都梦寐以求,可他平生头一次,面对这些宝贝,却全无兴趣。

    洛羿道:“你看上什么就拿吧,过期了也浪费。”

    温小辉的手滑过那些造型精美的香水瓶,最终落到了一把古朴的梳子上,他拿起梳子凑到鼻尖,一股淳厚的原木香味,他道:“玉檀香?”

    洛羿点点头。

    温小辉摇摇头:“我姐这几年到底在做什么?一把梳子都要好几万,曹海叫她‘洛总’……”他转过头,目光直抵洛羿眼底,“你实话告诉我,她是不是做了什么违法的事?”

    洛羿道:“我不知道,我对她的事,几乎什么都不知道。”

    “你这么聪明,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你知道她痛苦、绝望,你知道她被欺骗,这些可都是你自己说的,你却不知道她究竟为什么痛苦、绝望、被欺骗?”温小辉的声音尖厉中又带着颤抖,他不是能藏得住话的性格,尽管被反复警告不要深究洛雅雅的死因,可是一个大活人平白无故没了,他怎么可能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

    洛羿皱起眉,眼神中有一丝委屈,他小声说:“我真的不知道。”

    温小辉看着洛羿惶恐的样子,以为自己吓着他了,顿时态度软了下来,他摸了摸洛羿的脸:“我不是针对你,你不知道……就算了。”

    洛羿点点头,看上去有几分可怜。

    温小辉道:“这把梳子,给我留个纪念吧。”

    “好。”

    温小辉走到洛雅雅的衣帽间,顿时又被震惊了,整个偌大的衣帽间就像是洛雅雅一个人的衣服、鞋包、珠宝展示厅,而这里只是一个她不常回来的家,温小辉感叹道:“就算我姐什么都不给你留,你把这些东西卖了也够吃一辈子了。”

    “我不会卖的,但你喜欢可以送你。”

    温小辉感到难以承受的失望,他看到了很多平时只能眼馋的东西,可唯独没看到他真正想看的——他记忆中的姐姐的痕迹,那个从小把他带大,攒下早餐钱给他买冰激凌,为省下两块钱的车费,背着睡着的他走两公里回家的姐姐,和这个奢华城堡里的女王,好像不是一个人。

    他甩了甩脑袋,想从那种压抑的情绪里抽离出来,故作轻松地问:“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啊?”

    洛羿靠在门框上,似笑非笑:“我看过你的微博,挺有意思。”

    温小辉想起自己的微博,大概尝到了一秒钟左右的尴尬,因为他的微博内容主要分两类:化妆造型教程和各种搔首弄姿的自拍。不过他很快就释怀了,他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他才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他,关别人什么事。他得意地说:“我红得特别快,也就一年多吧,你知道为什么吗?”

    洛羿笑道:“为什么?”

    “当然是因为我长得美了。”温小辉对着镜子戳了戳自己的脸颊。

    洛羿煞有介事地说:“有道理。”

    温小辉冲他一笑:“走,去你房间看看。”

    洛羿的房间在三楼,推开门的瞬间温小辉又看傻了。洛羿把整个三楼打通了,因此房间非常大,屋里的每一个角落、每一面墙都被完全利用起来,放置了数不清的东西,可同时又能保持整齐和干净。

    温小辉从来没见过有谁的房间这么难以归类风格的,因为这里什么都有。海量的书、三台电脑、游戏机、相机、各种模型、工艺品、收藏品、乐器、运动用品,高达模型和古欧洲铜币可以出现在一个展柜里,滑雪具和羊皮灯放置在一个角落里,总之这些东西从中到西、从古到今、从原始到高科技、从二次元到三次元,就像一个浓缩的百货商店,这些风格迥异的东西碰撞出来的违和感,反而变成了奇异的和谐。

    温小辉叹道:“你屋里东西也太多了吧。”

    洛羿笑道:“我说了,我兴趣广泛,四楼的阁楼里也全是我的东西。”

    “真是够广泛的。”温小辉坐在书桌前,摆弄着一支很漂亮的钢笔。

    洛羿俯下身,胸膛几乎贴着温小辉的脖子,抓住他的手,打开了钢笔帽。俩人靠得很近,近到他能闻到洛羿身上温暖的味道,那柔软的发碴儿轻轻搔着他的脸颊,一路痒进了心里。他的呼吸有些沉重:“你干吗?”

    洛羿轻声道:“突然想写你的名字。”他抓着温小辉的手,在纸上写下了“温小辉”三个字,笔锋苍劲,犹如斧凿,大气浑然天成,完全不像出自一个少年之手。

    温小辉夸赞道:“你写字真好看。”

    “谢谢。”

    温小辉站起身,继续在屋里“探险”,目光又落到了书架上:“嘿,你这儿终于有我感兴趣的东西了。”他拿起书架上一个精雕细琢的香水瓶,镂空的金色花纹和镶嵌的宝石颇有游牧民族的风情,他凑到鼻尖闻了闻,密封性很好,香味很淡,“嗯,挺好闻的。”

    “这不是香水。”洛羿道。

    “那是什么?”

    “是吉卜赛人流传了上千年的一种‘春药’,或者说毒药。”

    “啊?”

    洛羿笑道:“这个配方的浓度很低,是我自己调配的,如果浓度高的话,打开闻上一闻就会很有‘性致’,直接服用是能致死的。”

    温小辉把瓶子放回了原位:“你这孩子,是不是成天研究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都没人管管你吗?”

    洛羿眨了眨眼睛,眼神出奇地温柔:“你可以管我呀。”

    温小辉莫名地有些不敢看洛羿的眼睛,他翻了个白眼:“我可管不过来,操心太多会长皱纹的,我要回去了。”

    洛羿抓住他的胳膊:“舅舅,再陪我一会儿吧。”

    “天都黑了,再晚就没车了。”

    “那你今晚住在这里吧。”

    “不行啊,我妈会骂我的。”

    洛羿低下头,小声说:“这里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人来过了,家里有人跟我说说话,感觉真好,我真舍不得你走。”

    温小辉感到头皮发麻,想要走的话怎么都说不出口了。洛羿一个人在这么大的房子里生活,一定非常寂寞吧……

    温小辉挣扎了半天,才道:“那……我给我妈打个电话。”

    洛羿立刻笑了,那笑容用繁花盛开来形容也半点不为过,顿时让温小辉觉得,挨顿骂也没什么大不了了。

    他到底没敢打电话,编了个理由给他妈发了个短信,然后就关机了,其实他根本骗不了他妈,反正回去都少不了一顿骂,还不如今晚清静清静。

    洛羿显得非常开心:“你晚上想睡哪里?因为我家从来没有外人来,所以没设客房,保姆房好久没打扫了,没法住人,你要住妈妈的房间吗?”

    温小辉立刻摇头,他虽然很想念洛雅雅,但他胆子真不大,还是有点迷信的。

    “那你跟我一起睡吧,我的床很大,晚上我们可以聊天。”

    温小辉爽快地说:“好啊。”

    温小辉洗完澡,穿着洛羿的睡衣就出来了,洛羿去洛雅雅的房间洗去了,还没回来。温小辉不客气地把自己甩在洛羿的两米大床上,那床垫软硬适中,舒服极了,不知不觉就有些困倦,毕竟这两天发生了太多的事,他几乎没能好好睡一觉。

    洛羿回到房间,俩人躺在床上聊天,简单介绍一下自己的生活。

    洛羿的生活听来很简单,就是上学、读书,闲暇时用运动和别的爱好填满,温小辉则说起自己在聚星实习的经历,他的理想和他的计划,也有两三句抱怨同事中有小人和工资太低。

    闻言,洛羿说道:“我的生活费你拿去花吧。”

    温小辉惊讶道:“啊?那怎么行?”

    洛羿微笑:“没关系。”

    “那你怎么吃饭?”

    “我另外有存款,还有炒股、基金什么的。”

    温小辉眼里的洛羿已经快要变成发光的天使了,但他还是不好意思:“呃,其实我也够花。”

    “没事,反正那笔钱就是给你支配的,你就当工资吧。”

    温小辉心里乐开花了,他私心里还是觉得是他姐姐的钱,并没有太大的负罪感,但表面上还是推辞道:“再说吧,这钱我主要用来照顾你,对了,改天来聚星找我,我给你修下头发。”

    洛羿摸了摸自己的头发:“不长吧?”

    “不长,但是型不好,给你换个发型,保证比现在还帅,女孩子看到你都腿软。”

    洛羿笑了笑:“好啊。”

    温小辉挤眉弄眼地说:“哎,有女朋友没有?”

    洛羿摇摇头:“没有。”

    “真的假的啊?追你的女生肯定特多吧。”

    “还好,没有时间交女朋友。”

    温小辉翻了个白眼:“你就有时间弄这些?”他伸出手指头指着一屋子乱七八糟的东西。

    “这些很有意思啊。”

    “那你以前也没交过?”

    洛羿还是摇头,一脸青涩懵懂。

    温小辉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他端坐起来,口气里全是惊讶:“你看看你,长得帅又有钱,还没有高考压力,大把时间你就用来研究什么毒药、泰拳,你浪不浪费青春啊,年轻人就该去谈恋爱啊。”

    洛羿反问道:“那你呢?”

    温小辉噎住了:“我……哎,我要工作,没时间。”

    洛羿笑而不语。

    温小辉抓了抓头发:“再说很少有女孩子会喜欢我这样的吧,但也无所谓,我就做我自己。”

    洛羿笑道:“人就应该这样。”

    温小辉耸耸肩:“对呀,我根本不在乎别人怎么说,连我妈都不管我,其他人算老几啊。”

    “你说得对。”洛羿道,“如果你以后谈恋爱了,可不要冷落我啊。”

    “怎么会呢,你可是我的家人。”温小辉侧躺着,明亮的大眼睛静静地注视着洛羿,“虽然我们今天才见面,但是,我觉得好像已经跟你认识很久了。”

    “我明白,我也有一样的感觉。”洛羿温柔地笑道,“我明白妈妈为什么要让你来照顾我。”

    温小辉“嘿嘿”一笑:“虽然我不能教你学习、给你做饭什么的,但起码我比你大了四五岁,我能教你……嗯,一些人生经验什么的,比如分辨好人坏人啊之类的。”

    洛羿淡笑:“哦,那太好了。”

    温小辉认真地说:“有些人啊很虚伪,表面上是好人,其实不深入接触根本不会知道他们的真面目。工作了之后才发现,还是学校单纯。”他轻叹一声,想起从小因为与众不同而受到的冷眼,想起工作上的种种,确实是有感而发。。

    洛羿道:“嗯,这样吧,以后我谈恋爱的话,就带给你看看,让你参谋参谋,你也一样。”

    温小辉笑道:“好啊,互相参谋。”

    洛羿勾唇一笑:“你眼里的坏人是什么样的?”

    温小辉皱眉道:“就是坏人啊,犯罪的,人品差的,骗人的,暴力倾向的。”

    “这种坏人很容易分辨。”

    温小辉眨着眼睛,注意力不自觉地被洛羿吸引了:“对,你觉得什么样的坏人不容易分辨?”

    洛羿盯着他的眼睛,声音有些低哑,似笑非笑地说:“只有危及他的利益才会变成坏人的人。”

    温小辉莫名地感到后颈升起一股寒气,他以为是自己的错觉,搓了搓脖子,细细品读着洛羿的话。

    洛羿露出爽朗的笑容:“反正以后还要舅舅多提醒我。”

    温小辉眨了眨眼睛:“放心吧,毕竟我是大人了。”他忍不住摸了摸洛羿的脑袋,“我会代替姐姐,好好照顾你、保护你。”

    洛羿深深凝视着他:“谢谢。”

    “睡吧。”

    洛羿关上灯,温小辉打了个哈欠,闭上了眼睛。

    洛羿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眸子里的晶体在黑暗中显得格外明亮。

    下期介绍:

    在洛羿家睡了一晚后的温小辉已经彻底把眼前这个又高又帅还十项全能的小少年当作自己的亲外甥了,早上分别后除了提醒自己外甥要注意安全以外,还不忘给外甥物色一下对象,外甥对温小辉的举动毫不知情,还送给了他一个精美的礼物……

    赞 (14)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39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