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大佬用爱疯狂砸我

九唔识七

简介:对于十八线小编剧来说,有什么是比跟着煤老板拍戏更爽的事情呢?杨金宝人傻钱多,对辛蕾还有着莫名其妙的依赖和信任。对此,辛蕾表示,一切都是孽缘。要知道,她曾操控着他的一生,现在给他打工卖命,也算是报应了吧……

1. 给你三亿要不要

辛蕾恭恭敬敬地站在老板桌前,低眉顺目地等着杨金宝审阅她新写的剧本。时间仿佛静止,安静得能让她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杨金宝的身后是一扇巨大的落地窗,放眼望去能看见被皑皑白雪覆盖着的一个又一个小山头。那风景波澜壮阔,别是一番生动壮美。

当然,雪地上如果没插写着“宁可停工停产,决不违章蛮干”的标语旗帜就更美了。

杨金宝穿着一套和有他三个大的老板椅十分搭配的貂皮大衣,头上还戴着一顶貂毛做的帽子,整个人看起来活像座山雕,总之非常符合他煤矿大老板、土味暴发户的身份。

想到这里,辛蕾心里的小人怒扇自己一个巴掌:你怎么能嫌弃杨金宝呢?他除了是你的宝宝以外,还是你现在的金主爸爸啊!

杨金宝当然不知道辛蕾的心理活动,他还在认真地看辛蕾写的剧本,并不着痕迹地从纸巾盒里抽出一张纸,擦拭掉眼角溢出的那颗被男女主人公的感情深深打动才有的泪。

辛蕾心里的小人正在摇旗呐喊:谁说给煤老板写剧本不好的!这世上还有谁像煤老板一样人傻……哦不,是人单纯钱又多!她如狼似虎的目光停留在杨金宝那修长好看的手指以及那张足以欺骗大众的俊美脸庞上。

终于,杨金宝那双青葱一样的手翻完了剧本的最后一页,那张温良的脸上忽然涌上了严肃,眉头也似皱非皱。

辛蕾立刻紧张,心也提到了嗓子眼。

杨金宝:“一亿。”

辛蕾:“哈?”

杨金宝:“两亿。”

辛蕾:“哈哈?”

杨金宝:“三亿。”

纵使这世上没人比她更了解杨金宝的性格,辛蕾还是双腿一软,就差没给他跪下。天知道她写的也就是一小成本网络大电影,还是个没什么特效的爱情片儿。五千万就已经能拍出一线水准了,现在杨金宝竟然大手一挥要给她三个亿?!

辛蕾艰难地找回自己的声音,哆哆嗦嗦地问道:“杨总,您的意思是,给三亿让我拍这个本子?”

杨金宝点头道:“我很喜欢你……”

辛蕾瞪大眼睛。

杨金宝一个大喘气,接上了上面的话:“……写的故事。”

辛蕾干笑两声,忍痛掐死了那个呼喊着“不要拒绝他,不要拒绝他”的那个小人,她不能仗着杨金宝对她的信任坑他。

她斟酌了一下,说道:“杨总,其实吧,这片子的成本,五千万就够了。”

杨金宝皱眉:“五千万够干什么?”

辛蕾:“……”

杨金宝起身走到辛蕾面前。一米八三的个子像座大山似的,巍峨雄伟地几乎遮去辛蕾面前所有的光。这样强大的压迫感让辛蕾顿时屏息凝神,她避开目光,免得和他四目相对时自己会脸红心跳。

杨金宝:“你写的剧本,不论花多少钱我都要把它拍出来。”

辛蕾:“……”

她看着杨金宝眼底的欣赏与深情,对方完全没打算掩饰,可这些暧昧缱绻的小念头却让辛蕾脑中警铃大作。

辛蕾诚恳道:“杨总,我很感激您对我的认可,但是我真的不能昧着良心坑您。您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这本子您愿意拍我已经很高兴了。您相信我,五千万真的够了。”

辛蕾说完这番话,忽然看见杨金宝那双深情的眸子里隐约闪动着泪光。

辛蕾:“?”

心中的疑虑还没消散,杨金宝忽然郑重地握住她的双手,无比激动地说道:

“我从没见过像你这么单纯的人。说好三亿就三亿,你不要这钱,我跟你急!”

辛蕾:“……”

她实在是拿杨金宝这说一不二的性格一点儿办法没有,一阵自我挣扎纠结之后,她问:“那……我能请十八线小花旦林可可来演女主角吗?她业务水平很好,人长得又可爱,还特别善良。”

谁知杨金宝兴致缺缺,随意地挥了挥手,让辛蕾自己做主。

辛蕾观察着他的反应,有点儿失望。她认为,革命刚刚开始,同志必须努力!

2. 强扭的瓜必须甜

辛蕾在片场接受万民朝拜。

“蕾姐,你看这服装行吗?”

“蕾姐,你看这灯这么摆对不对?”

“蕾姐,你看这机位,这个角度好不好?”

林可可也挂着笑容来到辛蕾面前,天真无邪地说道:“蕾姐,谢谢你。”

辛蕾露出老母亲般的笑容,摸着林可可滑溜溜的小脸蛋儿,问道:“傻囡囡,谢我什么啊?”

林可可有点儿不好意思:“听说要不是你,这部剧也不会请我来拍。”

辛蕾大手一挥,道:“应该的!就算你要天上的星星,妈妈都给你摘下来!”

妈妈?林可可吃了一惊,后又立刻意识到可能辛蕾是自己的妈妈粉,于是连忙收起惊讶的表情——都说辛蕾背后有大金主撑腰,自己可不敢得罪她。

辛蕾神神秘秘地凑过来,压低声音说道:“可可啊,等会儿杨金宝来的时候,你主动点。你别看他看起来黑脸,其实只是有点儿傲娇,真人非常软萌的……”

林可可的笑容僵在脸上,一副受惊过度的模样。辛蕾这才发现自己刚才说的那些话有多么惹人误会:自己拿着杨金宝给的资金开了组,身兼编剧制作人两职,莫名其妙就成了全组人眼中的资方妈妈,每天想着法儿来和自己套话的人一批又一批。林可可会不会误认为自己是在暗示让她进行某些不正当交易?!

“不不不,你听我说,这事吧……”

忽然,辛蕾听见一阵引擎的轰鸣声。

一辆镀金的跑车似万钧雷霆一样轰鸣驶来,在漆黑的夜里像个“行走的金子”一样反着光,带着不把人眼睛晃瞎决不罢休的邪魅狂狷。杨金宝穿着他的貂皮大衣坐在车上,冷峻的面容在风中一丝不苟,梳在脑后的头发也不知用了多少发胶。

辛蕾隐约听见有人在耳边吐槽“有钱人的品位真是难以理解”,然后她看见面瘫杨金宝下了车朝自己走来。

辛蕾看见杨金宝被冻得通红的脸实在没忍住,上手摸了一把,果然皴了。她有点儿心疼地问道:“你不冷吗?”

杨金宝严肃正经的脸上隐约闪过一丝赧然。

对此辛蕾浑然不觉,也并没有意识到身边人看她时本来就很敬重的眼神变得更肃然起敬了。

辛蕾忙把林可可推到杨金宝面前,道:“杨总,你看,这是林可可,她……”

“和你说了多少次了,在外人面前,喊我大宝就行。”杨金宝嗔怪地瞪了辛蕾一眼,浑身散发出暧昧的气场。

很懂得看气氛的林可可干笑两声,和杨金宝打招呼:“杨总好。”

“嗯。”杨金宝一脸冷漠。

就“嗯”一下?辛蕾有点儿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心里的那个小人又跳了出来,想掐着杨金宝的脖子问他现在这个高冷面瘫男到底是谁呀?平时那个动不动就拉着她的手深情款款、热泪盈眶的人哪儿去了?

林可可匆匆打完招呼之后就找借口遁了,辛蕾想留都留不住。

辛蕾望着林可可离去的方向暗自着急,杨金宝却在她耳边冷冷地开了口:“辛编剧喜欢女人?”

“我是直的!”

杨金宝眯了眯眼,在辛蕾面前俯下身子,轻声问道:“那辛编剧又喜欢什么样的男人?”

离得太近了……辛蕾偷偷地咽了口口水,整个人向后退,希望离杨金宝远一些,免得被他发现自己满脸不自然的红晕。

“我、我干吗告诉你啊!”

杨金宝忽然笑了,那笑容促狭,又带着调戏成功后的怡然自得。他慢悠悠地说道:“辛编剧,我这个人公私分明,不喜欢有人借职务之便谈恋爱。”

辛蕾连忙举手发誓:“杨总明鉴,我一腔热血向工作,恨不能以身战死于岗位之上!”

杨金宝的五官立刻柔和下来,“战死就不用了,你得好好给我好好活着。”

辛蕾看他心情不错,鼓起勇气问道:“林可可,你觉得怎么样啊?”

杨金宝扫了她一眼,装模作样地想了想,问道:“谁?”

辛蕾气结:好啊,这人刚才根本没往心里去!

杨金宝霸气侧漏地朝身后招了招手,几辆卡车排着队开了过来,齐刷刷地停好之后,厨师打扮的人整齐划一地从车上跳了下来,和随车卸下的烧烤架一起摆出一个方阵。再然后,十几辆堆着成袋成袋包装精美的冷冻肉的小车被推了出来。

辛蕾被这操作晃得头晕,她看着杨金宝脖子上的大金链子,觉得眼睛也快被晃瞎了。她战战兢兢地问道:“这是……”

杨金宝万分温柔地冲她说道:“这段时间你辛苦了,今晚我请整组人吃烧烤。”

制片主任立刻听出杨金宝话中的门道,又敏锐地嗅出这暧昧的气氛。他十分有眼力见儿地向辛蕾鞠躬:“多谢蕾姐!”

一时之间,“多谢蕾姐”的呼声此起彼伏,喊得辛蕾很是尴尬,觉得自己就像是借着有土大款撑腰就狐假虎威的女明星。

辛蕾只得干笑两声,道:“不愧是杨总啊。”

杨金宝显然将这声唏嘘错当成是对他的夸赞,他眉眼弯弯,笑得更满意了。于是在看向辛蕾的时候,他的那双眼睛里不知不觉又多了些名叫温柔的东西。

辛蕾不傻,不会看不出杨金宝眼底的情意。赶在他想要对她说点什么之前,她连忙将话题岔开:“你怎么来了?”

“来探班,顺便在这儿待几天,看看你们拍戏。”

“待几天?”辛蕾警惕地瞪着杨金宝。

饶是杨金宝再迟钝,也不可能看不出辛蕾对他的防范和排斥。杨金宝到底是土大款,这么热脸贴人冷屁股,脾气也就起来了。

他重重地说道:“我爱待几天就待几天!”

辛蕾看着杨金宝甩手走远,心头千万只羊驼狂奔而过。到头来,满腹的无奈只能化成一声叹息。

辛蕾找来制片主任,吩咐他林可可的房间安排到杨金宝旁边去。

不知为什么,辛蕾心中百感交集。没来由的内疚和不甘将她吞噬,心底的小人似乎也在告诉她,强扭的瓜不甜,她这么对杨金宝不地道。可是除此之外,她根本没有其他选择。

因为她和杨金宝,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3.M两个世界

事实上,杨金宝和林可可只是辛蕾笔下的角色。

辛蕾是个紫红网文写手,大概半年前在某文学网站上开了一个坑,讲的是煤老板杨金宝和小明星林可可的浪漫爱情故事。

原本在辛蕾的设定里,这篇文是悲剧,杨金宝要因为意外死在矿难里。可是编辑阻止了她的想法,告诉她真要这么写读者非把她给撕了不可。辛蕾没办法,只好硬生生安插了个大团圆结局——杨金宝拿出雷霆手腕帮林可可解决事业道路上的小人,二人远赴好莱坞开始没羞没臊的生活。

可辛蕾始终不能说服自己,她觉得杨金宝是有自己的灵魂的,那灵魂告诉她,他根本不爱林可可。

无法按照自己的想法写故事的痛苦一直萦绕着林可可,沮丧至极的辛蕾买了场醉,然后对着电脑上打开的Word文档把杨金宝数落了个狗血淋头,跟着她又开始痛骂自己。骂着骂着,辛蕾趴在电脑旁边睡着了。

再醒来的时候是在雨中,她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来到了一间饭店门口,一个油光满面的中年男胖子将她狠狠一推,她竟一屁股坐在地上。

中年男胖子恶狠狠地说道:“辛蕾,你别在这儿造谣,我从来没抄袭过你的剧本创意!”

辛蕾头顶三个问号,根本没明白发生什么事儿,那中年男胖子竟然再次扬起手还想推她!就在这时,一个身着貂毛大衣、脖子上挂着大金链子的男人准确无误地抓住了男胖子的手。

“欺负女人算什么本事?”

男胖子立马点头哈腰地退下,口中念叨着“杨总说的是,杨总说的是。”

辛蕾只觉得眼前发生的种种匪夷所思却似曾相识,可她一时半会儿也想不起来自己是在哪里见过与这相似的场景。

这时,那身形高大的男人朝她走来。他手中撑着一把伞,动作温柔地把伞遮在她的头顶上,又朝她伸出手,把她拉了起来。

辛蕾咽了咽口水,她瞧眼前这人剑眉星目,虽然穿着打扮有点儿土气,但举手投足之间都是不怒而威的英雄气概。

“你没事儿吧?”男人放轻了语气,听起来有几分温柔。

“没事儿,没事儿。”辛蕾甩甩身上的水,她向来皮糙肉厚,不过跌了一跤对她来说可算不上什么。

“没事儿就好,有什么事儿可以随时来找我。”男人顿了顿,郑重地说道,“我叫杨金宝。”

天边适时劈过一道闪电,惊雷声四起,辛蕾仿若被雷劈了一般,半边身子酥麻无知觉,同时也傻了眼。

她想起来了,为什么会觉得眼前的画面似曾相识:这可不就是她在小说中亲手写下的场景吗?!

在她的故事里,本有个女十八号,那是个热心肠的编剧。当时辛蕾懒得想名字,便把自己的名字随手写了上去。故事里的辛蕾是一个怀揣着热忱与梦想的小编剧,结果却被有地位的大前辈骗走了创意。辛蕾上门讨回公道时认识了杨金宝,却因此得到他的赏识,从此跟着杨金宝,成为他和林可可征战演艺圈道路上的好助攻。

彼时辛蕾的第一个反应是自己喝多了在做梦,她一边感叹着“想不到梦里面的杨金宝长着这么一张祸国殃民的脸”,一边伸出手把杨金宝的脸揉扁搓圆,全然不顾杨金宝身后的小秘书惊恐到几乎便秘的脸。

“你长得比我写的可好看多了。”辛蕾色眯眯地说道。

杨金宝:“……”

“早知道你这么好看,我就给辛蕾加戏了。”

杨金宝的脸上闪过诡异的红色。

“不行,不行,亲妈怎么能玛丽苏。”辛蕾摇摇头,拍拍杨金宝的脸蛋,道,“宝宝,听妈妈一句,好好对可可啊。”

杨金宝红了的脸瞬间黑了。

辛蕾“嘿嘿”一笑,又捏了杨金宝的脸一把,才道:“好了,美梦该醒了,妈妈要回去面对惨淡的人生了。能把你写出来是我这辈子最有成就感的一件事,虽然你被吐槽人设崩了,但在妈妈心中,你永远是最帅的。”

她捧起杨金宝的脸,在他的脑门上印下了一个亮堂的kiss。然后一把推开杨金宝,朝着一辆疾驶过来的车走去,全然不顾杨金宝在她身后的惊呼……

事后辛蕾住了三个月的医院——还好那司机眼明手快,踩了一脚刹车。

总之,血淋淋的事实告诉辛蕾,她来到了她笔下的世界,而一时半会儿之间,她根本想不出什么方法能回去。

而杨金宝的人设崩得无可救药,竟然不管林可可死活,说什么害她受伤然后每天粘着她。杨金宝虽然土了点,但是人帅心善,也不会油嘴滑舌。性格虽然有点傲娇,可男友力十足啊!不可否认的是,辛蕾在为他设计人物性格时,完全是按照自己的喜好来的。她的原意只是想塑造一个完美情人,却不想被这情人撩的竟然是自己[看不懂想表达什么]。

辛蕾有些黯然,她不能放任自己呀!杨金宝不知道乱抛绣球,难道她也放任自己随便接吗?她可是要想办法回原本的世界里去的!就算杨金宝再好,于她而言他也是不真实的。

辛蕾于是认为,只要她能把剧情拉回主线上,说不定她就能摆脱当下的世界。于是才想方设法地撮合杨金宝和林可可。她只有一个念头:但愿剧情早日回到正轨,那她才能大大方方地和杨金宝说声拜拜。

即使,她好像有点儿舍不得他。

4.打扰主角恋爱要遭雷劈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杨金宝来了的缘故,剧组上下就跟打了鸡血似的,拼命工作,生怕被大老板认为消极怠工,克扣工资。

按照剧情发展,林可可开始主动跟杨金宝寒暄示好,奈何杨金宝就是黑脸以对,让林可可热脸贴了好几次冷屁股。

辛蕾一看林可可那小媳妇的委屈样,心道:这样不行啊。于是,辛蕾决定亲自出马。

今天正好有林可可的戏。辛蕾走到等会儿要取景的广告牌下,抬头眯着眼睛盯着看了好久,把同样来探班的杨金宝拉到附近。

“你就在这儿等着,等会儿手脚动作快点。”辛蕾认真地嘱咐道。

“做什么?”杨金宝好脾气地看着她,似乎对她特别有耐心。

“你别管,一会儿你就知道了。”辛蕾笑得神秘兮兮。在她的情节设定里,促成杨金宝和林可可第一次亲密接触的就是片场发生意外,杨金宝英雄救美,从下落的广告牌下救了林可可。

那边随着导演的一声令下,林可可已经开始了她的表演。不可否认她的演技精湛,爆发力又很强,明明是很复杂的一场戏竟然一条就过了。

导演那边准备拍下一条,林可可站在原地补妆。辛蕾的眼睛一直盯着广告牌,那块广告牌稳稳的,即使有风吹来,也一点儿掉下来的意思都没有。

林可可很快开始了下一场戏的拍摄,场上风平浪静,什么事儿都没有发生。

“见鬼了……”辛蕾瞪着眼睛小声嘟囔道。

“哪儿有鬼?”杨金宝出声发问,心情听起来那是相当的好。

“那广告牌怎么没掉下来?我不是这么写的啊!”辛蕾还沉浸在疑惑中,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

“你写的?你写了什么?”

辛蕾猛地意识到眼下的场合,她赶忙捂住嘴巴,用力地摇摇头,“没什么,没什么。”

杨金宝淡淡地笑笑,抬起手揉揉她的脑袋,道:“乖,晚上我烤肉给你吃。”

辛蕾是个吃货,听见有肉吃,心头的疑虑飞了一半,全然没注意杨金宝方才的动作有多暧昧。待杨金宝走后,辛蕾亲自爬上二楼检查那广告牌——拴着广告牌的铁链结实牢靠,被人换成是新的。

新的?!

辛蕾觉得不可思议,她明明写的这里的铁链年久失修,方才断裂。怎么会和她设定中不一样呢?

那边杨金宝叫她,辛蕾来不及多想,只得将疑惑暂且收起,快速跟上。

夜晚很快来到,一天的拍摄任务终于完成。辛蕾打着孜然羊肉味的嗝儿,揉了揉圆滚滚的肚子。如今她坐在杨金宝旁边,看着杨金宝大刀阔斧站在烧烤架子前烤肉的样子。

貂皮大衣猎猎生风,配合着杨金宝手起孜然落的豪迈气势,平生添几分英雄气概来。

辛蕾看着看着不由得有些痴,心想杨金宝长得可真好看啊。等她反应过来自己在想什么时,猛地甩了自己一个巴掌。

手中忽然多出一把羊肉串。辛蕾被那肉香勾引着立刻忘了烦恼,笑得眉眼弯弯。

杨金宝看她一眼,声音里带上笑意:“好吃?”

“好吃,好吃!”

“你怎么不问问我,为什么会烤肉?”

“你在当煤老板之前在新疆饭馆帮过两年厨!”

杨金宝不动声色:“我的事儿,你怎么会这么清楚?”

辛蕾生生噎了一口,一滴冷汗爬上了她的背,她心虚地四下望了望,发现林可可坐在他们对面。

辛蕾连忙招呼:“可可,你过来坐我这儿……”

话还没说完就被杨金宝伸来的大手按住。

杨金宝脸色奇差:“你就坐在这儿,哪儿都不许去。”

“可是……”

“我只想烤肉给你吃。”

辛蕾心中一跳,连忙将心底泛起的阵阵涟漪按捺下,不让它们在心中放肆。她只好给杨金宝吹起耳旁风:“你听我说,林可可这个人可有意思啦!你和她多聊两句,一定会喜欢她的!”

杨金宝淡淡地扫了辛蕾一眼,没说话,又递给她一大把羊肉串儿。

辛蕾见达不到目的,只得悻悻地吃着手中的羊肉串儿,嘟囔道:“你说你这傻孩子,放着那么好看的林可可不稀罕,成天粘着你妈我做什么。”

“我妈?”

辛蕾反应过来,为时已晚。杨金宝在她面前俯下身子,高大的身躯立刻拢成黑影,将她罩在其中。他也不顾如今他们的姿势有多暧昧,有多少人正在朝他们的方向张望,他只是眯着眼睛瞧着辛蕾,隔着空气都能嗅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危险味。

“不是,不是,你听错了!”辛蕾慌忙否认,想跑却发现逃生无路。

“辛蕾,你还记不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杨金宝凑近辛蕾的耳边,呵着气问道:“你那个时候明明亲了我,怎么说翻脸不认人就翻脸不认人?”

辛蕾惊慌失措,她猛地站了起来,用力地把杨金宝推开。却不料她这动作太大,杨金宝竟然撞上了烧烤炉。烧烤炉倒了,四窜的火星子飞到摆在一旁的油上……

“小心!”

辛蕾只听见杨金宝的嘶吼声,再然后她看见杨金宝飞身向她扑来。轰隆一声巨响,一阵热浪向她袭来,可杨金宝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把她死死地护在身下,决不让这些意外伤害到她。

漫天的火光中,辛蕾怔怔地看着杨金宝毅然的脸,他的衣服烧着了,头发也烧焦了,可他好像不怕疼,那双深邃的目光里只有她。

辛蕾的眼眶湿了。

看吧,辛蕾,这就是你不按照剧情走要承受的报应。你怎么能忘记自己的身份,越来越像玛丽苏小说里面的女主角呢?

你不怕天打雷劈,难道不怕杨金宝被天打雷劈吗?

5.别离有点痛

辛蕾再醒来时,她躺在医院的床上,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

有那么一个瞬间她分不清今夕何夕,直到她看见守在她床边的林可可,她才意识到自己仍然在小说世界里。

这个认知让她不知是该沮丧还是该庆幸。

“蕾姐,你醒啦?”

“杨金宝呢?”他怎么不在这里?难道……辛蕾立刻紧张起来,“他是不是出事了?”

“你放心,金宝没事。”林可可宽慰道,“他只是去安排点事儿,一会儿就过来。”

辛蕾讷讷地应了声,又听到林可可对杨金宝的称呼,干笑了两声。

不一会儿杨金宝来了,辛蕾急切地看着他,想看看向来硬朗的男人是不是真的没事。还好林可可没有骗她,杨金宝除了脸上带了点伤以外,看起来很健康。

辛蕾松了口气,大难不死却让她心酸起来。

“杨金宝,你……”

“你醒了。”

让辛蕾意外的是,杨金宝只是淡淡地扫了她一眼,并没有流露出任何她熟悉的关切。这让辛蕾也只好把对他的问询咽进肚子里。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了好一会儿,还是林可可起身扯了扯杨金宝的袖子,杨金宝才回过神来。

“既然没什么事我们就先走了,你好好休息。”

辛蕾不想他走,绞尽脑汁地搜刮着问题。她问道:“剧组没事儿吧?”

“我让人盯着了。”杨金宝抬起手腕看了看表,一副很赶时间的样子。而林可可站在他身边又是那么的小鸟依人。两个人看起来十分登对,简直是一对天造地设的璧人。

辛蕾张了张嘴巴,半晌只能“哦”一声,目送他们两个人走远。

偌大的病房只剩下她一个人,空气安静得可怕。没有了“大型犬”杨金宝,辛蕾却觉得身边的一切都让她不自在起来。

真是奇怪,她明明巴不得他赶紧回到原定的情节里,和林可可双宿双栖,怎么现在反而舍不得了呢?

辛蕾把脸埋进枕头里,不知不觉间,枕头湿了一大片。

这样也好,她在心中安慰自己,这样一来,她很快就能回到自己的世界了。

辛蕾住了几天医院才出的院,她没什么地方去,只好先回了剧组。她到的时候,林可可正在拍戏,工作人员对林可可毕恭毕敬,仿佛是对着第二个她。

辛蕾寻了好一会儿,发现杨金宝不在。她黯然地垂下头,又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期待些什么。

制片主任是第一个发现她的人,迎了上来告诉她杨金宝乘今天早上的飞机飞走了,因为矿上要开工了。

辛蕾讷讷的,清风徐来,原来已经到了春天。

制片主任递给辛蕾一杯水,看着正在演戏的林可可笑着调侃道:“辛编,不瞒你说,我干这行干了这么久,什么人没见过。我敢跟你打包票,林可可攀上杨总这个高枝儿以后,分分钟就要飞黄腾达啦。”

辛蕾笑了笑,没有说话。

制片主任又在感慨:“不过我还真没见过杨总那么事必躬亲的人,原来我只以为他是个没什么审美的土暴发户,后来发现人家细心着呢!就咱们上次拍戏时那广告牌,还是他告诉的我有问题我才找人去换的,要不你说可不得出事儿吗……”

辛蕾一个激灵,紧紧抓住制片主任的手,失声问道:“你说什么?”

“什么什么?哎哟,辛编你松松手,我要疼死了!”

辛蕾顾不上制片主任的呼喊,整个人都颤抖起来。杨金宝知道那块广告牌会掉下来,他是怎么知道的?

她猛然想起杨金宝救她的那个瞬间,在她因为恐惧还昏过去的前一秒,她明明看见杨金宝的眼神,是那么的悲伤懊悔。

他对她说:“对不起,我不该让你来到这里。”

可这句话却随着她的昏迷被火光吞噬。

还有那天,杨金宝去医院看她的时候,他的黑眼圈那么重,手指都在微微颤抖。他对她说的每一句话都带着喟叹,她怎么能听不出来?

6.注定的结局

辛蕾回矿上的时候不知为什么就是不顺利,不是航班延误就是天降大雨,总之等她回去的时候,几乎耽误了整整一天的时间。

雨一直不停不歇,天边电闪雷鸣,让辛蕾本就着急的心情更加焦躁。等辛蕾来到杨金宝的公司,却听说杨金宝亲自下矿了。

辛蕾猛地一怔,她更加确定杨金宝一定知道了什么。那场本来杨金宝会死在那儿的矿难她写了,只是狗血的让林可可出现救了他。但小说的情节里那一段并没有下雨。包括烧烤引发的火灾,也是她没有在小说中写到的。这意味着,她的小说世界发生了某些改变,而这些改变预示着危险……

辛蕾拔腿往矿山跑去。

冷冷的雨水拍打在她的脸上,她顾不上了,只想尽自己所有的力量去阻止杨金宝。尽管她知道,按照剧情设定杨金宝不会有事,他会凭借着对林可可的爱活下来,但是当事情真的发生在眼前,她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杨金宝出事?

那是一个鲜活的人啊!不是她笔下的角色,而是一个会呼吸的、有温度的人。

那是她喜欢的人啊。

饶是辛蕾拔腿狂奔却还是晚了一步,工人们告诉她,杨金宝在五分钟之前清出所有工人,亲自下矿做最后的安全确认。

辛蕾心中的不安更盛,她拜托矿工带她下去。那些矿工耐不住她的软磨硬泡,只得同意。

矿道里一片漆黑,光线微弱,视野能见度极差。辛蕾艰难地摸索前行,矿道里的空气并不好,对她来说刺鼻极了。

她眼泪鼻涕糊了一脸,也不知那是被刺激的还是急的。

“杨金宝!杨金宝!”她大声叫着他的名字,却无人回应。

“你出来!我知道你在这里!”辛蕾吸了吸鼻子,难过地问道,“你知道我是谁了,是不是?你也知道你自己是谁了,对不对?”

前方忽然传来了脚步声,那脚步声沉稳,一步一步踩在煤渣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

辛蕾怔怔地看着眼前,杨金宝迎着她的视线走了出来。

辛蕾欢喜不已,想向他跑去,矿道却剧烈地摇晃了起来。大地颤抖着,地表龟裂成几块,仿佛下一秒整个世界就要分崩离析。

“不要再往前走了!”杨金宝道,“你会死的。”

辛蕾猛地一怔。

杨金宝慢慢露出一抹笑容,那笑容温柔而无奈。他说:“你说得对,我知道你是谁,也知道我是谁。”

杨金宝发现自己只是个角色,是在那场矿难里。他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林可可却出现了。她出现的太过突然,甚至根本不合理。而他们的思想和行为根本不受自己控制,好像冥冥之中有人在操纵他。就连他的感情,似乎也根本不由他选择。

他并没有那么喜欢林可可,但好像有个声音一直在对他说,你要喜欢她,她是你的终生伴侣。

而和林可可正式在一起,两人去了好莱坞以后,那种被操纵的感觉消失了。与此同时,是他和林可可的生活乏善可陈。林可可就像一只断了线的傀儡玩偶,他也没好到哪里去。他们的生活里再也没有了意外和陷阱,一切平顺得可怕,也更加像个假象。

说来可笑,两人就这样过完了余生。杨金宝活到了七十八岁,弥留之际,他觉得自己好像连接到了另一个时空。

他来到一间布置温馨的卧室,一个看起来喝多了的女孩子抱着电脑哭号:“金宝宝宝,妈妈对不起你……”

杨金宝:“……”

“我就该把你写死,我为什么没把你写死呢?”

“……”

杨金宝什么都明白了。

难怪他觉得自己的人生就像是被安排好的一样,原来他本来就是个虚拟角色,创造出他的人名叫辛蕾——和那个一直在撮合他和林可可的编剧朋友同名。

杨金宝对这个不着调的女人充满好奇,按理说,他们才是彼此之间最亲密的人。他继而又有些负气,心想这个女人怎么能随意操控他的人生呢?还安排了一段他根本就不喜欢的感情给他,又把他写的这么蠢、这么傲娇。

辛蕾还在喃喃自语:“对不起,把你写的不像你,对不起……”

杨金宝心底的那些怨怼不知何时已经烟消云散,他走到昏睡过去的女人身后,也不知是受什么驱使着摸了摸她的头。

改变就是在那个时候开始的,当他触碰到辛蕾的那一刻,他们所在的空间发生了扭转。沉睡中的辛蕾什么都不知道,杨金宝只能在急速下坠的旋涡中,紧紧地握着她的手。

再然后,一切重新开始。

辛蕾竟然来到了他的世界,而他的人生得以重头来过。

知道这次将不受人操纵的杨金宝过得十分舒心,他不用再被迫爱上自己不喜欢的人。这一次,他所有的目光和注意力都在这个叫辛蕾的人身上。

辛蕾对这里的一切都很好奇,大概是知道自己不属于这里,所以总会做些让杨金宝好气又好笑的事。他们会聊天,聊起辛蕾的那些远大理想,杨金宝这才知道,原来辛蕾想成为编剧,想写自己的东西。

他想帮她实现心愿,在他的世界里。

慢慢的,这份想帮她的心情就变了,他想让她留下来。他不想要林可可,他只想要她。

杨金宝说到这里,站在他对面的辛蕾已是泪流满面。他们之间隔着不近不远的距离,却仿佛一个天南,一个地北。

“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杨金宝苦笑:“我告诉你有用吗?你每天都想着怎么撮合我和林可可在一起。我知道,你想让剧情回到原本的轨迹,你想回到你的世界。”

“我……”辛蕾被戳中心事,有些不好意思,她嗫嚅道,“可我现在不想走了。”

“不,你必须得走。”杨金宝安静地看着她,语气不容置否。

“我不!”

“可你发现了,不是吗?”

杨金宝的反问,问得辛蕾哑口无言。

是的,她发现了,当这个世界的剧情不再按照她预设的那样发展时,她就会遇到危险。仿佛所有的规则都在提醒她,她不能和这个世界里的人产生太多的接触。

“辛蕾,没有人比我更想把你留下。”杨金宝自嘲地笑笑,说道,“可是,那场火让我清醒。强把你留在这里,只会伤害到你。而只有按照你预设的剧情发展,你才能平平安安地回到你的世界。”

“杨金宝……”辛蕾咬咬牙,大声地说了出来,“我想和你在一起!”

轰!回答辛蕾的是矿道里地动山摇的轰鸣声。一时尘嚣四起,无数煤渣瓦砾纷纷落下,迷了辛蕾的眼。龟裂的大地四分五裂,将她和杨金宝分开。

距离使辛蕾心慌,杨金宝站着的地方如同一个孤岛,仿佛随时都要被黑暗吞噬。她知道,如果自己再不上前,她就会永远地失去他。

辛蕾鼓起勇气,助跑两步然后一跃而起。男人被她的动作吓到,只得张开双臂接住她。辛蕾笑了,她闭上眼睛,稳稳地落进男人的怀里。

她紧紧地抱着他,闻着他身上的气味,那味道让她无比安心,可她直到现在才敢承认。

“我再也不撮合你和林可可了,我哪儿也不去,我们在一起好不好?”

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辛蕾听见杨金宝的声音。

“好。”

辛蕾高兴极了,她又把他抱得紧些。然而,她听见杨金宝说道:“可是,我们不能。”

话音刚落,辛蕾只觉得脚下的土地摇晃得更加剧烈,从头顶倾泻下来的石头仿佛要将他们掩埋。跟着,她的肩膀一轻,原来是杨金宝推了她一把,让她回到原来的位置。

而他自己,则随着那急速下坠的土地一起,快速地从辛蕾的眼前消失。

但他的声音却自辛蕾耳边响起,仿佛从未离去:

“辛蕾,我现在觉得,你之所以会来到这里,不是因为我触碰了你,把你带入小说的世界。而是作为你笔下的角色,我应该给你一个你想要的结局。也许,把你最想要的那个结局还给你,你就能回去了。”

“很高兴你能把我写出来,很高兴我能见到你。”

“你要记住,无论何时,无论何地,我都是因你而存在,也为你而存在。所以,不要在乎别人的要求,写你想写的故事,爱你想爱的人。”

“我喜欢你。”

尾声

辛蕾被电话吵醒了。

她睁开眼睛才发现自己趴在电脑前面睡着了,电脑屏幕上正是她还没有落笔的故事结尾。

辛蕾怔怔地将电话接起。

电话是编辑打来的,催问她结局有没有写好?并再次对辛蕾进行规劝。

“辛蕾啊,你听我的吧,千万别把杨金宝写死。他人气这么高,你写死了他,粉丝可是要暴动的啊……”

辛蕾挂了电话。

她看着屏幕里杨金宝的名字,仿佛看见他的脸。耳边回响起他说的话,辛蕾想笑,但眼泪却不争气地先掉了下来。

也许和杨金宝的相逢不过只是一场梦。可在那场梦里,他教会她的,她永远都忘不了。

辛蕾擦掉眼泪,在文档里书写下杨金宝的结局。

只是这一次,那个结局和另一个名叫辛蕾的人有关。

赞 (32)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